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魔魅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hiddenmessage*****

让那一片轻薄的遮掩瞬间滑落在美人儿的腰间。一对漂亮的凝脂绵乳,像两个刚出炉的雪白馒头,就这样晃动着映入铜镜当中,勾引着皇甫玄紫的视线。

 克制的吐纳几下,男人的呼吸还是无法反抗的变得急促。

 “只有你才衬得上我的美貌,本王要的就是你这样的极品。”

 红唇从女人的肩部移动到锁骨,皇甫玄紫将幕清幽身子翻过来,侧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另一手则温柔缓慢的摸遍了她全身每一寸肌肤。

 从第一眼在玄紫楼见到幕清幽起,他就被她的美丽与清纯所吸引。

她就像是一个没心机的小动物,没等他去捕捉,反而因贪恋花朵的美艳自己傻傻的送上门来。那个时候他拉住她的手防止她中毒,却不料自己的指尖竟传来一股酥人的电流,让一贯冷静的他也有些错愕。

 到最后,她没有中毒,只是无辜的用那一双诱人犯罪的水眸望着他。却不知他反而中了她的“蛊”,被她艳绝群芳的美丽所迷惑……

 聪明如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该陷入这样一段荒唐的感情里。爲了抑制这种朦胧的好感,皇甫玄紫刻意让北堂墨派人去查幕清幽的底。想证明她与之前别国送来的那些女人一样,徒有美丽的的外表,却无深沈的内在,只是被送来当做男人的玩物。

 却不料资料到手,所见到的却让他如获至宝般忍不住兴奋的狂笑。

 因爲她非但不蠢,反而慧黠多谋,心机极深!

 思及当日的初遇,皇甫玄紫不禁莞尔连自己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都被她高超的演技所骗到,这女人真是对极了他的胃口。

 在外她与他一样的冰肌玉骨、艳色绝伦;在内又聪明绝顶,狡诈多变。从那一刻起,皇甫玄紫就要定了她。这辈子除了幕清幽,再无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管她和其他男子曾经有过何种纠缠,即便对方是自己的兄弟,他皇甫玄紫也没打算放手。

他要她,只是这种要需要时间。

 他和她一样美,却自恃要比她聪明上几分。幕清幽毕竟年纪尚轻,只要皇甫玄紫有了防备她就很难真正斗得过他。不然现在,她也不会被剥得半裸,差点丢掉小命,只能昏昏沈沈的窝在男人怀中不省人事。

 如果说她的聪明可以称作“慧”,那麽皇甫玄紫的才智分明就是“奸”。

 他阴险,奸诈,难以捉摸,擅于隐藏而且极有耐心。他原本打算等自己已经酝酿多时的“大事”完成之后才拥有她的,但是今天,这只小狐狸却怀着自己的鬼胎不走天堂路却下得地狱来。

 那可不能怪他要提前品尝她的美味了——

 想到此处,皇甫玄紫勾唇一笑。对着镜子将幕清幽摆成背对着自己便于让他从镜中观看她被自己玩弄时的媚态的姿势。

 毫不客气的张口含住她的耳珠,轻齧着口中柔嫩的质感,皇甫玄紫让自己葱根般的玉指邪恶的伸向其中一团饱满的乳房。却故意不触碰她的乳峰,也跳过了粉色的乳晕。只是专注的按压拨弄着那尚未苏醒的乳头。

 而后亲眼见着那可口的小果在自己的刺激下挺立变硬调皮的与他的指尖相互追逐嬉戏。

 “你瞧,硬了。”呼着男性特有的粗嘎热气,尽管幕清幽看上去听不见他的话语,皇甫玄紫还是自顾自的在她耳边低喃出两人亲热的细节。

 因爲他心里明白,他会的东西还不只武功和炼蛊杀人这样而已。

 在他十八岁那年,医圣见他出落得越来越美,也越来越阴邪。索性将自己收藏的一本最邪恶的医书赠予他,让他自己参悟研究。

 那本医书记载了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以催眠控制人的心智,让对方的身体状况,神智思维都跟着医者的布局走。用得好的话可以将患有绝症的病人通过心理暗示催眠他的七经八脉让其不药自愈。但是如果用在邪恶的地方,那这种本事便是一种极高超的傀儡之术。会让被催眠者完全被施术人所掌控。

 此时,皇甫玄紫就想在幕清幽身上第一次试用这种妖术,让两人的性交达到前所未有的和谐。现在的幕清幽刚刚解毒,昏昏沈沈的毫无还价之力。正好可以任阴险的皇甫玄紫对她爲所欲爲。

 见一个乳头已经被他玩弄的红艳艳的,俏生生的点缀在白嫩的乳房之上。皇甫玄紫的手指又游移到了另外一边动作。直到两边的乳头都被他撚弄的硬起时,皇甫玄紫才开始将手掌弓成爪型,将两团绵乳大力的抓在手中一边揉搓一边让两枚小果在他的掌心快速的摩挲滚动着。

 “唔……嗯……”昏迷中的幕清幽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刺激,半梦半醒之中发出娇嗲的呻吟。

 “小东西,舒服麽?”听到她的淫叫,皇甫玄紫更是放肆的将乳房抓捏成不规则的形状。饱满的乳肉不时的被挤出他的指缝,留下一道道迎合他手指尺寸的红痕。

 “我知道你中了媚药,离不开男人。”靠在她耳边继续低语,“但是你现在偷走了我的心,就要对我负责。”皇甫玄紫伸出长舌开始舔刷女人的耳廓,并将舌头捅入她的耳内不断捣动。

 “你要记住,和你欢爱让你最舒服的人只有我……”用十根手指的指腹轮流在她的两个乳头上轻轻的按摩一遍,男人有力的长腿勾住她的脚向两边对着镜子敞开。

 “嘶啦”一声,皇甫玄紫腾出一只手来撕裂了她的亵裤,可怜的幕清幽在男人们这种野蛮的对待下不知损失过多少贴身衣物。

 当女人迷人的私处完全的映入皇甫玄紫深邃的月牙眸之时,他也随手褪去身上仅着的那件火红色的睡袍。将自己赤裸的身躯紧贴在她的背脊之上,双手从背后霸道的掌握着她的胸乳,跨间的肉棒也狠狠抵住她的臀缝。

 两人的身体像连体婴一般紧密的黏贴在一起,皇甫玄紫发情的用自己的胸膛用力挤压磨蹭着幕清幽滑腻的背部肌肤。一面配合着手上獬玩她乳房的动作,一面将脖颈与她相勾一同转到侧面色情的接着吻。

 “啊……哦哦……嗯……”
男人的口中不断发出类似痛苦的呻吟,他情不自禁的用大腿环住幕清幽的腰肢在上面磨磨蹭蹭的饥渴着需求。

 “我好想玩你……玩你的小浪穴……玩你的大奶子……”腰间高高竖起的长物弹动着在她的臀缝间来回穿梭。

 当皇甫玄紫感到一股热液顺着女人的股沟滴落到自己大腿上之时,他“哦”了一声,兴奋的睁开微阖的月牙眸,一把粗鲁的扫落梳妆台上的所有物品。将女人向前用力的压倒在冰凉的桌面上,自己也随即跟了上去。大手把住她的两片臀瓣向外扒开,露出已经沾满盈盈露珠的粉色花瓣。

 “这样就湿了?你这个天生就适合被男人干的小淫物!”狎笑之中揉合了得意的亢奋,皇甫玄紫有心要做第一个引领她进入至高无上的性爱天堂的男人。他要和她好好的做,让她在他的身下达到别人给不了的高潮。

 一想到这美丽的尤物曾经有过其他的男人,皇甫玄紫心中就充满嫉妒。既然无法成爲破她身的男人,那麽至少要成爲她死都忘不了的那一个!

 他迅速的蹲下身去,将头凑到幕清幽的两腿之间,仅用长舌向上一挑就划开了两片保护着穴口的小阴唇。湿嗒嗒的嫩穴涓涓的流出香甜的淫水,被皇甫玄紫一滴都不放过的尽数嘬饮至喉中。

 男人先是极有耐性的将美人儿的整个阴户都蠕动着舔了一遍,紧接着他用两根手指调整好角度斜插进幕清幽的水穴里,在浅处顶着那一块与众不同的嫩肉大力的抽插着,快意的将不断分泌出的水液捣得四处飞溅。

 在用手指耸弄女人小穴的同时,男人绝美的容顔凑近她的菊穴。就着口中残留的她的体液用舌头轻轻舔弄起来。时不时还将舌尖浅浅刺进紧密的穴口,在菊花瓣上旋转着画着圈。

 “嗯……啊啊……”身下两个小穴被皇甫玄紫邪佞的玩弄着,幕清幽禁不住的全身发抖。媚眼微微的睁开,身体清醒了大半。但是意识却仍然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叫出来,这是你的梦。”皇甫玄紫恶意的勾引着幕清幽身体内淫荡的一面,“抛开你的羞耻尽情的享受我给予的快感,越浪我就越喜欢。”说着,手上又是重重的一个插入。这一次他开始转动被嫩壁包容着的手指,在里面用回旋的方式搅动。还不时的曲起指节抠弄着里面的沟回,享受的听着那一阵阵“滋滋”的水声。

 “啊……嗯嗯……好舒服……我还要!”真的就忘记了被玩弄的羞耻感,幕清幽现在只知道身体好热好想要。一方面是媚药彻底的发作了起来,另一方面却是皇甫玄紫的技巧的确太过高超。轻易的就勾起她熊熊的欲火,让她此时像个发浪的小兽一样只想被欺负被占有。

 “怎麽样,我是最棒的,对不对?”离开了她的菊穴,皇甫玄紫将舌头贴在幕清幽的阴蒂上,拨开外面的包皮直攻娇嫩的阴核在上面舔弄着轻打。

 “你是最棒的……我好麻……”幕清幽情不自禁的昂起头,一头美丽的青丝在空中甩出迷人的弧度。莹澈的肌肤渗出燥热的香汗,虽然身子趴在梳妆台上可以支撑重量。但是双腿却无力的颤抖起来,显然已经酸软的站不住了。

 “嗯……真香……真好吃……”皇甫玄紫犹自捧着幕清幽的雪臀,用自己的舌头和手指不断的折磨着她的妖穴。

 被他舔得浑身舒爽,只觉得体内那一个最痒的地方好似被骚到了却还远远不够。要更大更重的撞击才能完全的抚慰到。

 “快点……给我……”

 听到女人的请求,皇甫玄紫月牙眸一眯,缓慢的舔过自己口唇上沾满的淫水。笑着退后,将幕清幽逐渐滑落的娇躯接在怀中。

 “要什麽?”男人漫不经心的吮着女人的红唇,将她粘满汗水的碎发拂到耳边。

 “我要你……要你……”幕清幽混混沌沌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只觉得他好美好熟悉。却认不得他到底是谁。

 “你……你是谁?”当她酥软的身子被他抱着平放在水床上时,幕清幽痴迷的擡起小手小心翼翼却又好奇的抚摸着皇甫玄紫女子一般的容顔。

 “我是谁?”皇甫玄紫看着她可爱的举动故意又向前凑近了一些。顺便将手掌放在她的胸前,慢慢地揉弄着一团绵乳。

 “你是仙女吗……?”被他的美貌所迷惑,幕清幽傻傻的笑起来。倾城的娇顔此时绽放开来带着诱人的酡红,像雨后第一朵绽放的樱花一般,让皇甫玄紫也看得快要醉了。

 “我美麽……?”手掌情不自禁的按住她在自己脸上不断摸索的小手,皇甫玄紫慢慢压上了她的身躯。

 “美……你好美……”幕清幽觉得眼皮越来越重,她好想再多看这个“仙女”一眼。却被他蛊惑的低沈嗓音低喃的好舒服,好想要也好想睡……

 
“睡吧……让你的身体跟着我就好。”帮她将双目合上,皇甫玄紫怜惜的伏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记住……我是你睡梦中的良人。”

 “嗯……”

 “啊……嗯……”空气里四处弥漫着蒸腾的热气和男女欢爱的麝香味儿。只见皇甫玄紫正跨坐在幕清幽的肩头将自己的肉棒送入她翕张的小口中快速的抽插着。

 “唔……嗯嗯……”被男人粗长的阴茎顶入,幕清幽只觉得这长物每一下都深入到自己的喉咙当中,让她有些作呕。却舍不得男人阳具所散发出的极好闻的兰花味儿,仍然贪婪的卖力吸吮着,想要嘬饮他释放出的精液。

 明明两个人就在真实而狂放的激烈欢爱着,但是被皇甫玄紫催眠后的幕清幽再睁开眼时就已下意识的认爲这一切都是在梦境中。而正猥亵自己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名正言顺的相公。

 也因爲是做梦,她比平时更勇敢,更放荡,一心只想求得身体上的欢愉,迷得皇甫玄紫欲罢不能。

 “啪啪……啪啪……”男人全身都泛着欢爱时才会産生的绯红色,一双玉手按在她的头两侧。鲜红的长指甲用力的陷进床榻之中,几乎要将水床抓破。肉棒后面的两个圆球不断的随着他的摆动用力的拍打在幕清幽的下颌上,发出淫靡的声响。

 “啊啊……冤家……冤家……”尽管皇甫玄紫的肉棒太长,只能勉强进入女人的口中三分之一。但是光是被她滑溜溜的小舌在龙头处有规律的吸吮舔弄他就忍不住兴奋的快要射了。眼见幕清幽双手搓着他露在口外的棒身,吃他吃得津津有味。皇甫玄紫怕自己精关不守连忙从她口中抽出自己沾满口津的分身。

 “冤家……你要吸死相公我了!”翻倒在幕清幽的身边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皇甫玄紫将幕清幽揽进怀里吮着她的红唇惩罚性的咬了她一口。

 “这就不行了?”幕清幽笑着闪躲他的再度啃咬,趴在皇甫玄紫身上呵他的痒。她快乐的捧住男人漂亮的脸“啾”的一声在上面落下响亮的吻。

 “相公你真美!”幕清幽觉得只要看着他,自己也变成了贪恋美色的大淫魔,恨不得将皇甫玄紫一口吃掉。这梦中的相公简直就是神仙赐给她的珍宝让她也能尝到这种绝色的滋味。

 “只可惜梦一醒,你就不见了。”惋惜的任由皇甫玄紫温柔的抱着自己,幕清幽放松的枕在他的胸膛之上。

 听到幕清幽天真的话,皇甫玄紫全身一震。他轻轻地端起她的下巴,若有所思的凝视着她的美眸低声说,“若不是梦你会想要我当你的相公吗?”

 “想啊。”幕清幽含住他的手指,不加思索的回答道。

 “你这麽美,既然送来给我我爲什麽不要呢?除了神乐哥哥以外,就数你最合我的意了。

口中的手指蓦地被抽回,皇甫玄紫坐起身来一把擒住怀中的而小东西,模样有些阴冷的低语,“看样子,我得让你知道一下他的真面目……”

 “你说什麽相公?”幕清幽一双藕臂热情的环住男人的脖颈,不明所以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这个男人身上每个地方都有清雅的花香味,她可喜欢得紧。

 “没什麽。”皇甫玄紫勾魂的一笑,“来,冤家,给奴家躺好了!”

 他径自下了床,也不在意自己跨间火热的长物。爲了延长和她的欢爱时间,他有必要让自己先冷静一下先同她玩点别的游戏。

 幕清幽不解的乖乖躺在水床之上,却见皇甫玄紫从屏风后拎出一个芳香四溢的竹筒,里面装满了冰块和沁凉的各色花瓣……

(0.28鲜币)魔魅(限)90
最难消受美人恩1<高h>

 这是什麽?”见皇甫玄紫带着神秘的微笑将竹桶放在塌边,幕清幽的心里有些惶惶然。他是好美,美的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这种美会让她觉得自己这位梦中的相公,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妖媚的阴险。

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闪耀着危险的光环,仿佛他的每个吐纳每次勾唇都能杀人。她很怀疑,若是有人被他不幸盯上的话,是不是会瞬间就被啃得尸骨无存……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她呢?

 毛骨悚然。

 他让她切身的感受到什麽叫做毛骨悚然。

周身被一种阴险寒冷的气息所萦绕,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她牢牢的捆绑在其中任人宰割。眼见对方漫不经心的用玉手从桶中拈出一小块碎冰娇笑着含入唇中,而后意味深长的望向她。被捕猎般的冷箭射中,幕清幽害怕的想要逃离,却无奈于他修长的身型已经霸占住床沿让她无入地之门。

“乖娃儿,到奴家的怀中来。”眼见美人相公朝她勾魂的抛了个魅眼,其眼波流转风情万种。幕清幽心里纵使一万个惶恐,而身体却禁不住这种蛊惑只好乖乖的手脚并用向前爬到他的怀中。

 “嗯……真乖。”看见心爱的女人像动物一般赤裸着身体在他眼下爬行,男人的兽欲被轻易的挑起。他学着她的样子跪趴在床上,绝美的容顔向右偏侧用冰冷的嘴唇吮吻她湿热的唇瓣。

 “嗯唔唔……相公……凉……”被他哺喂着口中已经融化了的冰水,幕清幽心头的燥热转爲舒适的沁凉。

 “喜欢麽?”长舌不断侵入芳香的小口,一个倒身与她成相反方向的躺在她的身下。两人头颅相对,皇甫玄紫从下方对准幕清幽的樱唇开始恣意的蹂躏。

 “嗯……喜欢……唔……”兰舌被他勾引到唇外,在空气中与他交缠不断拉出银色的丝线交换着彼此的口津。两双美眸凝视着对方的下巴,亲眼见着红色的热舌像麻花一样扭在一起。

 “乖……去叼一块冰给我。”男人重重嘬了一下她舌尖上的唾液,笑着说。

 幕清幽依言转身,从竹桶里捞了一块碎冰咬在齿间喂给他。

 “嗯……”皇甫玄紫接过凉冰,在口中含吮一会儿便开始在幕清幽仍然维持着跪趴姿势的身下移动。

 滑腻的背部肌肤贴着水床像蟒蛇一样扭动着滑行,咬着冰块的红唇沿着幕清幽的锁骨一路向后吮吻,最后停留在一只晃动着的绵乳上。他色情的将柔嫩的乳肉同冰块一起咬在口中吸吮咀嚼,惹得幕清幽瑟缩着身子一阵浪叫。

 “不!相公……好凉……”从乳头上传来的凉意和他长舌的纠缠让女人受不住的撑离床榻想要将自己的乳尖从他口中拔出。

 却不料皇甫玄紫反而更恶意的将她像吃奶一样吸得更紧,馒头一样的乳房在两人的撕扯中由饱满的圆形被拉成高耸的锥形。男人的牙齿仍然倔强的咬着她的乳头让幕清幽浑身不住的颤抖。

 “相公……放过我……”女人敌不过他的力气,只得软下身子任他予取予求。娇嫩的乳头在他浸满冰水的口中变凉变硬,时不时的被舌尖舔弄着前端。

 虽然不能说话,皇甫玄紫的喉咙中却震动出紧绷的笑意。他吞下口中的冰水,更卖力的吸吮起殷红的小果。大手也握住被冷落的另一团绵乳,用温热的掌心划过颤动着的乳峰,还加上灵活的玉指捏撚拉扯乳头的动作。就是有心要让幕清幽感受一下乳房一边热一边冷的磨人快感。

 “唔……相公……”空气中传来女人痛苦的低泣声,皇甫玄紫知道她已经是舒服的不行才会如此失控。

 “乖……”爱不释手的又轮流疼爱了幕清幽的两个乳房好一会儿,直到口中的凉意消失殆尽,皇甫玄紫才恋恋不舍的吐出湿淋淋的乳头,抱着她坐起身来。玉手还在不断抚摸着她手感极好的弹性丰臀。眯着眼,男人忍不住要想象自己腹部待会儿一下又一下撞上去时的美妙触感。

 “你真是个好玩的小淫物。”手指在幕清幽的臀瓣上宠爱的捏了一把,皇甫玄紫亲了亲她的额头将她放在水床之上。

 “现在,我们换过来玩。”

(0.66鲜币)魔魅(限)91最难消受美人恩2<高h、慎>

 什麽,叫换过来玩?

 幕清幽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躺在水床上好奇的瞅着自己这位狡猾的美人相公。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同自己玩什麽。但是皇甫玄紫作爲她性爱啓蒙的先生,不出片刻便身体力行的告诉了她他们要玩的游戏是多麽的非同寻常!

 凉夜还未过去一半,两个人已经火热的交缠许久。

 热情在交媾的炼狱中催化,形成蒸腾的情欲。男人?女人?性别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两个人在这样你追我跑的过程中尽享到了游戏的乐趣。

 “嗯……不要……不要强奸我!”在绕着整间屋子进行一场激烈的追逐之后,皇甫玄紫泪光闪闪的被幕清幽一把推倒在震颤的水床之上。雪白的大腿交叠在一起遮挡着胯间的肉棒,皇甫玄紫咬着红润的嘴唇不断向角落里瑟缩,那一张俏脸上的无辜与恐惧却适得其反的更加引人犯罪。

 “求求你……好人……”眼见幕清幽化作饥渴的采花盗贼,虽然相对娇小却极具存在感的身形一步一步的向床沿逼近。皇甫玄紫更是忍不住开始低声的抽泣,那一双迷人的月牙眸氤氲着蒸腾的水雾。沙哑柔弱的男音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向猎人请求饶恕。

 “逃跑这种事情想都别想,今天我一定会让你彻底的成爲我的人!”邪笑着扑上男人的娇躯,幕清幽擒住他的手腕将皇甫玄紫拉入怀中拼命吮吻他的红唇。爲了加强强迫意味她还故意咬破了他的下唇,一面贪婪的嘬吮着他与众不同的凉血,一面用手指精准的掐住他两个男性乳头来回撚弄,逼他在她身下放浪的呻吟。

 “呜呜……你好坏……”胸前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皇甫玄紫身子渐渐变软。他惶恐的被幕清幽死死压在身下,两人的私处相互贴合。女人的玉手缓慢的触碰着他的肉棒,拿捏在手心不甚温柔的抚摸着。让他的欲望胀得更大更野,上下弹动着炫耀着自己不屈的能力。

 这一切都是按照皇甫玄紫写好的剧本上演的一出闺房春戏。

 幕清幽知道在男人的性幻想当中,有很多是关于强奸女人的。因爲女人不愿意,就更激发了男人的兽性,让他们有征服感。但是这位美人相公的性幻想却独独的与众不同。在她被他像强迫着玩弄过双乳之后,这男人竟然睇着一双妩媚的月牙眸一本正经的要求她反过来强奸他一次。让幕清幽着实的吓了一跳。

 没过多久,男人诱人的身躯已经屈服的跪趴在水床之上,红唇叼住自己的一绺青丝想要抑制过激的叫喊却仍然从开合的唇角泄露出破碎的呻吟。皇甫玄紫像一只被逼到死角中的小兔子,委屈的翘起自己的臀部,任幕清幽跪在他的身后对他进行淩辱。

 “冤家……那里不行!”

 雪白的身子沾满了香汗,随着身后美人儿的动作不断喘息着晃动。让身下的软榻也跟着淫秽的摇曳起来,使床上寻欢的两个人宛如置身于轻舟之中。

 “你以爲你还有权利说不麽?”女人口中含着冰块,在皇甫玄紫的臀肉上来回游移。让冰凉的硬物不断刺激着他,时不时的还用力的在他滑腻的臀肉上咬上一口,留下自己的痕迹。

 “啊嗯……冤家……不要欺负我……”被她咬的好疼,皇甫玄紫忍不住哀戚的向前爬了爬,却又被女人抓住脚踝恶狠狠的拖了回来。

 “啪!”的一声,女人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拍打在男人的屁股上,惩罚他的妄想逃脱。

 “敢跑!”

 “呜呜……呜呜……”小绵羊小声的呜咽起来。

 凉凉的舌头滑过他的菊穴,在那粉色的穴口来回的打着转转。像他刚才玩弄她时的那样幕清幽将皇甫玄紫的两片臀肉向两边用力掰开。然后将口中和着冰水的唾液吐在男人的菊穴上,将小舌一次又一次的刺进穴口模仿男女交欢的频率快速的抽插着。

 “啊啊……你要玩死奴家了……冤家!”

 情欲之需将皇甫玄紫全身雪肤染上一片绯红,先前凛冽的掠夺者姿态已经荡然无存。现在的他月牙眸含羞带嗔,娇滴滴的等待着,任幕清幽用他教的色情方法玩弄着他的身体。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推爆!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推爆!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推爆!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推爆!
太棒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发这文真是他xx的是个天才
太棒了
发这文真是他xx的是个天才
我最爱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