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牛大丑风流记(22)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二十二) 锦绣
 
 
早上,大丑上班。在服装城门外,正好看见一辆轿车停下。里边先下来那位小帅哥,他忙不迭的去开后门,没等他开,后门自己开了。铁仙子走下来。冲帅哥点点头,她轻声说:“以后早上,你不用送我。我还是喜欢走着来”。声音虽轻,却很清晰,又含着无限的威严。那帅哥连连点头,说:好的,以后每天早上,我陪你走来。
 
 
铁仙子说:你每天也很忙,去忙自己的事吧。别在我身上搭太多时间。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快回学校吧。也别上楼了。上去还得下来。
 
 
那帅哥又是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走”。冲铁仙子挥挥手,上车走了。
 
 
铁仙子往大门走,见门口站着好多同事,有男有女,都盯着自己看。等她快到门口时,老王喊一声:“戏都散了,大家都干活去吧”。立时,大家如鸟兽散。各忙各的去。小王也在其中,认真瞅一阵铁仙子,等她要碰到自己鼻子时,这才快步上楼。他的脸色很复杂,有爱慕,迷恋,也有愤怒,伤感。
 
 
大丑对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也心潮澎湃,难以平静。想到她可能名花有主,要投到他人怀抱,他也老大不舒服。可有什么法子,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只希望她能嫁到一个好人家。想到她嫁人了,便可能离开这里,以后再难想见,不禁心境黯然。
 
 
小君照例是比别人晚到的,总是踩着点来。她与铁仙子合租一处,大家从未见两人同来。今天,小君穿一条浅蓝色长裙,内衣隐约可见。她满面春风,走路如风吹杨柳,比平时都美。大家觉得她比平时更漂亮了。都对她行注目礼。小君清脆动听的声音,从楼下响到楼上。她心情很好,爽朗地笑着跟大家问好。女同事们含笑相对,说:小君越来越漂亮了。男同事们更是露出色狼神情,大呼小叫的。有的问:“小君,你什么时候把你那位踹了?要及时告诉我呀。我当后补队员”。小君眯眼笑道:你排不上号。我的后补队员有一个团呢。
 
 
当她到三楼见到大丑时,大丑正在用拖布拖地。她毫不掩饰地无限深情地瞅着大丑,眼中充满火一般的热情,水一般的柔情。朱唇动了动,要说什么。大丑心里怦怦跳,生怕她口无遮拦,泄漏两人的秘密。向她直使眼色。
 
 
小君到他跟前,低声说:“男子汉敢做敢当。看你吓的那样。哪天你要惹我生气,我站在三楼大叫,让大家都知道你强奸我”。
 
 
大丑瞪她一眼,瞅瞅周围,怒道:胡说八道,那是你自愿的。
 
 
小君不满地瞅着他,问道:难道是我主动的骑你身上的?
 
 
大丑微笑道:难道你没骑我身上吗?
 
 
小君想起那天,确实骑过。想到风流之处,眼上泛起红霞。嘴里却说:哪有那事?就是你强奸我的。
 
 
大丑求饶道:好了,小宝贝儿,快上楼吧。大家会注意的。
 
 
小君说:咱俩的帐,怎么算?
 
 
大丑脸露坏笑,小声说:这事好办,哪天你到我家,你强奸我一次,大家都扯平了。
 
 
小君大怒,在他的脚上踩一脚。疼的大丑直咧嘴。心里暗骂:小骚屄,你也够狠的。下次老子操死你。表面上却不敢出声。
 
 
小君知道踩得重了,也不认错。大声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接着低声说:人家里边还疼呢,都是你害的。这两天陪不了你了。说着,很妩媚地一笑。大丑看得一呆,都忘了疼了。
 
 
小君迈着迷人的步子,一步三摇的上楼了。大丑望着她的倩影,那一天床上的镜头浮现眼前,下边一下子膨胀起来。
 
 
小君那句话大家都听到了,小周过来问:你说什么了,她那么生气?
 
 
大丑说:她问我,她今天漂亮不漂亮。我说漂亮。
 
 
小周不解地问:她听这话应该很高兴才对呀,怎么会这样。
 
 
大丑说:我后边又加了一句,没有我以前对像漂亮。
 
 
小周一听,呵呵地笑了,教训他:你可真不会说话。难怪她要生气。也难怪你这么大年纪找不到老婆。
 
 
稍后,小周把这话对同事们学了,大家都笑起来。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了,都当做笑柄。都笑大丑弱智。大丑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们哪里知道,杨小君早叫他给收拾了。他们若知道真相,一定会张大嘴,半天都合不上。
 
 
因为铁仙子恋爱的事,大丑莫名其妙地心烦。一天都放不下这事。尽管极力开导自己,应该心如大海,乐观向上。人家与你有什么关系,多管闲事。可他那股忧郁之情,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下午回来,他买一只馋嘴鸭,几瓶酒。打算畅饮一番。在喝酒前,他分别给倩辉与小雅打过电话。倩辉说,肚子鼓了起来,好难看。让大丑抽空去看她。大丑好言安慰一番。
 
 
小雅说几天后,她就不忙了,会来看他。随后,又通知他,小聪这几天要搬来了,让他好好照顾小聪。大丑满口答应。
 
 
大丑问小雅,想不想我。小雅说:每天都想。大丑笑问:有没有想哥哥的香肠。小雅羞涩地笑了,半天才说:才不想呢。大丑低声说:小雅妹妹,我天天都梦见你。天天都想着和你睡觉,和你操屄。
 
 
小雅骂道:难听死了,我不理你了。接着声音放低:我也想。不多说了,别人瞅着呢。我挂了。
 
 
大丑放下电话,想到小雅的美丽与温柔,心里甜蜜无限。心说,有这样的女朋友,也应知足。何必三心二意呢。这么一想,满天的乌云一扫而光。
 
 
他把鸭子切好,摆到盘里。打开酒瓶,准备大喝一通。
 
 
这时,敲门声响起。声音很柔和,很礼貌。大丑在猫眼一瞅,原来是她。打开门,锦绣走进来。手里拎个装蔬菜的塑料袋。是些柿子,黄瓜,茄子之类。大丑笑道:你再不来,我要去公安局要人了。锦绣也笑道:人家怕你去要人,赶紧把我送来了。大丑说:来得正好,和我一起吃饭。我正少个伴呢。
 
 
锦绣一瞅桌上有只鸭子,欢呼道:这下好了,有好吃的了。我正饿肚子呢。大丑说:先别忙吃,把你手里的菜也上桌子吧。锦绣笑问:怎么,你生吃吗?茄子也能生吃?大丑注视着她,说:当然要看看你的手艺了。锦绣说:我那两下子,不中看。只能做熟儿。大丑说:能吃就行。锦绣长叹道:那我只好献丑了。
 
 
说做就做,两人一起动手。锦绣干活儿真麻利,柿子切成块,拌糖。茄子做成烧茄子。黄瓜最简单,洗干净沾酱。大丑在旁打下手。很快,菜都上桌了。大丑主要尝烧茄子。锦绣微笑道:做得不好,对付吃吧。大丑郑重地说: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说着,深吸一口气。
 
 
锦绣白他一眼,阴沉地说:你最好别吃了,我在里边放了天一神水。大丑拍拍胸,大声说:即使里边有化尸粉,我也不怕。我像段誉一样,百毒不浸。两人相望一眼,都哈哈地笑了。
 
 
两人对面坐下,大丑先尝一口,滋味真不错。不比自己在饭店吃到的逊色。连忙夸道:味道好极了。你可以去当厨师了。锦绣被夸,眉开眼笑的。她说:好吃多吃点。大丑说: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来,尝尝鸭子。说着,挟一块肉过去。
 
 
又打开两瓶啤酒,对锦绣说:要不要喝酒?锦绣说:我不喝酒,你自己喝吧。大丑笑道:还是我自己喝吧,要是让你喝酒,备不住我的脑袋也要挨打。说着,摸摸自己的脑瓜。
 
 
锦绣笑道:你要是不安好心,本姑娘照打不误。嘴上这么说,却主动倒上一杯。给大丑也倒满。大丑提醒道:我可没逼你呀,要有什么事呀,记着,别打我的头。
 
 
锦绣羞涩地说:还能什么事,大不了贞操不要了,反正我这身子也是你救的。
 
 
这话听得大丑很不好意思,他端起杯来,说道:为我们千里能相识,能相聚,来,干一杯。
 
 
碰一下杯子,大丑一口喝净。锦绣也不落后,一口下去。
 
 
大丑吃口菜,问她:你的事情怎么样了?都办好了吗?锦绣一听,眼睛顿时亮了,大声说:那群大坏蛋都被抓起来了。姐妹们都救出来了。还是公安局人厉害。
 
 
大丑替她高兴,问道:那你们也要回家了吧?锦绣说:是呀,就快走了。我们几个一起走,公安局人护送。因为要走了,我赶忙来看看你。谢你的救命大恩。
 
 
大丑一摆手,嘿嘿笑道:没什么了不不起的,说那个客气了。换了谁,只要有良心,都会伸手帮忙的。锦绣直视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像要把他看穿似的。
 
 
大丑叹口气,问:以后,我还能见到你吗?锦绣双手交叉,柔声说:我希望能见到你。大丑喝口酒,洒脱地一笑,说道:这里离河北不远,想去便去,车也方便。锦绣问:你会去看我吗?大丑说:只要你老公不反对,我去。锦绣叫道:我哪有老公呀。大丑说:那有男朋友了。锦绣说:我好可怜,连男朋友都没有。对了,你有没有女朋友。
 
 
大丑很诚实,说:有呀,正上大学呢。锦绣夸道:你好行呢,找个大学生女朋友。她一定很漂亮吧。大丑皱眉说:她哪有你漂亮。锦绣摸摸自己的脸,我长得一点不好看,跟那个吴君如似的。大丑说:她要有你这相貌,早就成巨星了。锦绣笑道:是吗,你是在哄我开心吧。
 
 
两人边说边谈,转眼喝下两瓶。锦绣只喝了两瓶的三分之一。脸便红了。令大丑想起家乡盛开的月季花来。大丑又启开一瓶,递给锦绣,逗她说:这个也给你吧。锦绣一笑,把瓶子推给他,说道:你真想灌醉我呀。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只管直说,我都答应你。说着,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大丑。一点也不怕。大丑心中一荡,挠挠头发说,你多心了。我可没有那个想法。锦绣说:有也不怕。
 
 
大丑看她身上穿的,是自己给买的那套牛仔装,心里很温暖。因为天气关系,又喝了酒,锦绣感到热了,便脱掉上衣。里边是个小背心,胸前隆起两个小馒头。大丑不禁打量一下。锦绣见他瞅自己的胸脯,不由大羞。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大丑见状,立刻把目光移开。
 
 
锦绣说:牛大哥,给我讲个故事听听。大丑笑道:我不会讲故事。锦绣说:那讲个笑话吧。大丑有点尴尬,说道:我只会讲一些黄色笑话,还是别讲了。锦绣说:黄色的也没关系。反正这里只有咱们两人。你又是好人,不会把我怎么样。
 
 
大丑说:“那我可讲了。你凑乎听吧。别脸红。说有一个小女孩,在上一年级。她喜欢穿裙子打秋千。妈妈经常嘱咐她,别打秋千,别让男生看到小内裤。小女孩记在心里。有一天,小女孩很高兴的回家来。跟妈妈说:妈妈,我参加秋千比赛了,还得了奖呢。妈妈生气了,说,我不是不让你打秋千吗。小女孩说,我没让他们看到小内裤。我想到一个聪明的办法。妈妈急问,什么办法。小女孩说:我打秋千时,把内裤脱了。
 
 
笑话讲完,锦绣格格的笑了。说:这个小女孩真好玩。真是个孩子。
 
 
大丑说:要是你是那个小孩儿,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
 
 
锦绣说:我还不如她聪明呢。
 
 
大丑说:换了你一定更有意思。说不定连裙子都一块脱了。
 
 
锦绣一拍桌子,大声说:牛大哥,我好讨厌。我不理你了。说着,把头转到一边去。
 
 
大丑觉得有点过分了,忙道歉说:对不起妹妹了。我是开开玩笑的。别当真了。锦绣还是不理。
 
 
大丑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说:不会真生气吧。我拿你当自己人。说着,又拍拍她的肩膀。锦绣忽地站起来,勾住他脖子,脸贴在他胸上。美目半睁着,柔声说:我是逗你的。没有生气。比这黄的,我都听过。
 
 
大丑说:快放手,我最怕女人抱我了。一抱,我就当不成君子了。
 
 
锦绣笑了,说:今天,我就不让你当君子。说着,把红嘟嘟的嘴唇凑上去。香气传来,胸上还压着她软绵绵的两团尤物。大丑只觉心摇神驰。本能地搂住她的腰,伸嘴压在她的唇上。温柔的亲了起来。锦绣身子一颤,不知如何是好。显得很被动。
 
 
她的唇很热,也很香。大丑先是用唇触碰着,又以舌头在她唇上舔着,啄着。细尝着其中的美味。两只手在她腰上抱一阵,很自然地向下,在她的圆溜溜的屁股上揉着,抓着。锦绣被他两路进攻,紧张而兴奋。呼吸有点粗浊了,鼻子不时发出哼声。
 
 
凭感觉,也知道她是新手。这让大丑得意非常。心说,不知道她会不会让我上。心里想着,动作可没停。两手分开,一只到前边握住一只乳房。另一手伸到她胯间捏弄着。锦绣啊的一声,两眼迷离,双手本能地推大丑,似乎不满他的无礼。
 
 
大丑到她耳边低语:锦绣,你的乳房好软,屁股好圆呀。摸起来真舒服。锦绣大羞,说道:放开我,牛大哥,我不想再继续了。声音很媚,显然是动情了,言不由衷。
 
 
大丑哪里肯放,一张嘴又回到她的嘴上。两手各握一只奶子,很有技巧地按着,玩着,隔着两层布,很准确在奶头上挑逗起来。那种酥痒的快感,刺激得锦绣全身乱扭着。大丑把嘴一挪开,锦绣啊啊的叫着。乘此良机,大丑把舌头伸她嘴里,在里边扫荡着。对香舌恋恋不舍地缠着。
 
 
大丑见她脖子都红了,一弯腰,把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大丑很迅速地扒掉她的背心。于是,只穿了花色胸罩的上身露出来。锦绣不如倩辉,小雅,小君等人长得白,她稍黑一点。是那种健康的太阳晒黑的皮肤。腰身倒顺眼。大丑把她压在身下,在她的脖子,肩膀上乱亲着。亲得锦绣头直摆,嘴里说:讨厌,牛大哥,你真是大坏蛋。
 
 
大丑哈哈笑着,说:一会儿,你就得说牛大哥,我好爱你。
 
 
说着,摘掉她乳罩挂勾,锦绣害羞,用手捂胸。大丑便亲她的手,痒得锦绣手一闪,大丑伸嘴便叨住一只奶头。另一手则握住另一只。直接触摸,感觉真光滑。如软玉一般。锦绣奶子不大,但很结实,很有弹性。是典型的圆锥形。奶头呈深褐色。乳晕可不小。她的乳房却白,显然平时不经常出来见光。
 
 
大丑津津有味地奶子上工作,锦绣受不住折磨,嘴里直叫:别……舔了……牛哥哥……我好痒呀……快停吧……
 
 
大丑听得舒服。一手下去,去解她的腰带。锦绣当然要阻挡了,只是她已经没有那晚以瓶砸人的雄风。很快裤子被拉下来。里边是一条葱绿色的三角裤衩。大丑向旁移一下身子,那只手便在锦绣的下身活动起来。又是摸腿,又是捏屁股的。忙个不亦乐乎。最后定格在玉腿间,隔层薄布在小穴上点着,蹭着,磨擦着。
 
 
锦绣唔唔地叫着,像是兴奋,像是痛苦。她的小穴很敏感,不一会,便湿了一大片。大丑决定脱光她。锦绣两手推着她,求饶道:牛哥哥,好了,……到此为止吧……
 
 
大丑如何能停。两手拉住裤衩两端,在她的肚脐上舔几下,锦绣痒得格格笑。大丑乘机给褪了下来。大丑一观察,脱口夸道:锦绣,你的玩意长得真美呀。
 
 
锦绣的秘处包子般突出来。上边阴毛疏密有致,一条紧揪揪的红缝张开了,缝里缝外,水光闪闪。把小屁眼都弄湿了。锦绣羞得想并腿,大丑不许,拉她到床边,抱住她的屁股,在锦绣的下身狂吻起来。吻得锦绣发出令人销魂的声音。她全身像触电一般颤抖着,一对小奶起伏着。
 
 
锦绣流了不知多少春水。大丑以最快速度掏出家伙来,它已经变成大枪,杀气腾腾的。锦绣一见,吓了一跳。生平头一回见那东西,心说:好丑呀。
 
 
大丑站在床前,将锦绣双腿挎着。龟头晃晃的,顶住洞口。嘴里问:锦绣,我要进去了。行不行?锦绣说:你这个坏蛋,都这样了,你还问这个。
 
 
大丑说:忍一下。一会就好了。
 
 
屁股一挺,龟头进去半个。锦绣叫道:好疼呀……停……停……大丑劝道:长痛不如短痛。挺住。说罢,又是猛地一捅,一下把那层膜给刺破了。大丑见到鲜血流出。不禁心里一沉。又一个黄花姑娘变成少妇了。自己真不是好人。算她,刺破三个少女了。
 
 
锦绣皱眉,身体战栗着。显然很难过。大丑不忍心,便拔出来。把她放床里休息。自己也也爬上床,趴她旁边,在她的脸上亲吻着,在奶头上拨弄着。好久,锦绣才好过一点。大丑这才重新上马,把肉棒又慢慢塞入,一边舔奶头,一边作小幅度动作。锦绣哼哼着,粗喘着。好像不难受了。
 
 
大丑想着,便把整根肉棒缓缓进去。好紧那,到底是姑娘的穴。大丑伏在她身上不动,嘴里柔声说:锦绣,对不起你,弄疼你了。你恨我吧。
 
 
锦绣咬牙道:我恨有什么用呢,都失身了。让你占尽便宜。玩了人家,也不娶。
 
 
大丑说:你愿意的话,我娶你好了。锦绣说:那你女朋友怎么办?你要抛弃她吗?
 
 
大丑说:一块儿娶了吧。锦绣在大丑屁股拧一把,哼道:你当你是皇帝呀。
 
 
大丑说:我要使劲了。疼的话就叫出来。说着,肉棒一出一入,拓展着小穴。锦绣忍了半天,那性交的快感才体验到。那种涨满感,顶花心的爽快感,都是前所未有的快乐。大丑插不到一百下,锦绣就快活得呻吟起来。
 
 
大丑知道她没事了,使出本领,猛抽猛插。把春水挤得直往外淌。处女穴是敏感的,快百下时,锦绣才高潮了。大丑被小洞夹得舒服极了,强忍冲动。不到二百下,实在忍无可忍,一股水箭射进小穴深处。
 
 
之后,大丑把床整理干净。铺好被子,抱着锦绣一块儿睡了。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

 谢谢 谢谢
谢谢

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 谢谢

 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

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
谢谢

 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 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

 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

谢谢 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

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 谢

谢谢 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