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变身系列 » 正文

色诱张无忌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张无忌始终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他脑海中仍残留着当日卫壁干朱九真的场景,大鸡巴在小穴中进进出出所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始终环绕在他的耳边。

  这天,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一间装饰的极为豪华的房子,里边还又许多女儿家的东西,看上去好象谁家闺女的闺房。他从小在孤岛长大,回中土后到处颠簸流离,何曾住过如此华丽整洁的地方,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这时,走过来一个颇为漂亮的侍女,看到张无忌醒了,连忙上前说道:“公子,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张无忌迷惑地看着那个侍女,问道:“你是谁呀?我这是在哪里?我究竟怎么了?怎么会昏迷这么久?”那位侍女答道:“我叫小凤,是小姐跟前的贴身丫鬟,你那天被小姐打昏了,是咱们老爷把你救回来的,这几天一直给你用了各种上好的药材,都是老爷亲自配的。这里是小姐的闺房,老爷特地让你住在这里调养,让我来伺候你。”

  张无忌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又问道:“那小姐怎么样了?”小凤听到张无忌问起小姐,便向无忌诉苦道:“小姐可惨了,老爷知道他和表少爷的奸情,又知道了你是被她打伤的,发了很大的火,一怒之下将小姐关进地牢里让她反省,每天只给她送些粗茶淡饭,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哪里能受得了如此之苦,公子你大人大量,就不要怪罪小姐,去帮小姐在老爷面前求个情,让老爷把小姐给放出来吧!”

  张无忌听到小凤这一番话,心中隐隐作痛,虽然他的伤是拜小姐所此,但是他一点也不记恨小姐,因为他毕竟是十分喜欢朱九真的。此刻听到了朱九真被惩罚,正在地牢里受苦,他的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他恨不得立刻将小姐就出来,便起身准备去老爷房里为小姐求情。

  还没等他起身,朱老爷便来看望他了。朱老爷他慈眉善目,一看就是个大好人,他连忙起身跪下,为小姐求情。但是朱老爷却说朱九真是罪有应得,她自小娇生惯养,应该给她点教训。张无忌见朱老爷这么说,知道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朱老爷见无忌的伤愈合得很快,便安慰了张无忌一番,随便问起张无忌的身世。

  张无忌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至于自己的父母则说早已过世,便敷衍过去。

  朱老爷夸了他的宅心仁厚,并替朱九真向张无忌赔了个不时,张无忌受宠若惊,心中暗想:这个朱老爷还真是一个大好人。

  又过了两天,张无忌的伤势转好,已经可以自由下床活动了,便走出门外透透气。突然她听到有任在门外哭泣,像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他走近一看,原来是小凤,便上前问她为何哭泣。小凤见是张无忌,便哭着对他说道:“我刚才去偷偷看过小姐,她在地牢里真得很可怜,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还得反省,真是太令人心酸了!”

  张无忌听到小凤这话,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于是便问朱九真被关在哪里,他要去看看小姐,顺便给她带些吃的。小凤告诉无忌老爷不让人去看小姐,更不让给小姐带吃的。

  张无忌可管不了这么多,他问清了小姐关的地方后,便到厨房里去,让厨子做一顿好吃的,准备带给小姐。厨师问是给谁做的,张无忌便说是自己想吃,厨师知道张无忌是老爷的客人,便做好了一些好吃的,让无忌带走。

  走出厨房,张无忌来到后院的地牢,朱九真就被老爷关在那里反省。他转了好几个弯才找到哪里,地牢的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便开了。但里边的场景令无忌始料不及,只见里边点着几盏昏暗的烛光,朱九真正赤身裸体的跪在里边,虽然只是被对这他,但给他带来的震撼却是巨大的。

  他不禁失声叫了出来:“小姐,你怎么会弄成这样?”朱九真回过头来,脸色苍白,看见是张无忌,忙先用手捂在胸前,怯怯地说道:“你怎么来了?都是你把我还成这样的!你还想来看我的笑话吗?”张无忌连忙摇摇头说:“我也不想这样,是老爷硬要把你管起来,我已经求了老爷了,他说让你要好好反省!”

  朱九真听到这话,似乎看到一线生机,便对无忌说道:“无忌,你再去求求老爷好吗!我在这里真得很可怜呀,又冷又饿,还得跪着,好几天都没见都外人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张无忌见状便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呀?”朱九真回答道:“是爹不让我穿,说是我犯了淫贱,让我就这样反省自己!”张无忌心中暗想:小姐可真可怜呀,我一点要向老爷求情将她放出来。

  朱九真见张无忌肯帮自己求老爷,便轻轻地将遮在胸前的双手拿开,这样,朱九真那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就近距离地暴露在张无忌眼前。张无忌看见这一对玉乳,不禁血脉喷张,心跳加快,忙将头扭向一便。

  朱九真见状便说道:“无忌,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身体,还害羞什么!”

  说完,便干脆将无忌的双手抓住,按到自己那一对娇嫩的乳房上。无忌突然觉得自己双手摸到一对柔软滑嫩的尤物,手感极佳,于是便好奇想看看究竟是何物。

  一转头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正放在朱九真的一对玉乳上,此时的他早已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朱九真看见张无忌的窘态,微笑着说:“无忌,你觉得我漂亮吗?我的身体好看吗?你喜欢不喜欢呀?”张无忌面对朱九真这一番极具挑逗性的话语,顿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想了半天才说道:“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呀?你不是已经和表少爷好上了吗?我很喜欢你,但是小子无福,不敢奢望什么,只是看看小姐我就心满意足了!”

  朱九真听到张无忌这话,便说道:“你再别提那个无情无义的人了,他强占了婴姐,又把我给强暴了,我恨他都还来不及呢!无忌,你就不同了,我知道你痴心喜欢我,只会对我一个人好,不会三心二意的!何况你长的有那么帅,很能吸引姑娘着迷的!”

  张无忌听到这话,并不大相信,便说:“那你既然恨你表哥,那为什么那天还主动和他那个呢?”

  朱九真害羞地低着头说道:“那都怪他,把我挑逗起来了,让我不能自己!

  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的!这些天来,我在这里反思,终于想明白了,像你这样宅心仁厚的男人才应该是我喜欢的!”

  张无忌心中仍是半信半疑,他知道小姐可能是想要他多在老爷的面前说些好话,好早日放她出来,所以才会对自己美色相诱。但他又听朱九真说的还是有些道理,因此,心中便还存在一些美好幻想,以为朱九真是真心喜欢他才会这样。

  但不管怎样,此刻美人在怀,玉乳在握,怎能不令他动心,他心中暗想,不管是真是假,自己也没有多少天可活了,不如及时享乐一番,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心中的女神。

  想到这里,无忌便一把握住了朱九真那一对富有弹性的乳房。软绵绵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险些从无忌的手掌中逃逸而出。他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两个呈梨形的乳房雪白浑圆,看上去像小山苞一样既丰腴又挺拔,乳峰的顶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蠕动。

  看到这样的情景,张无忌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使劲的将朱九真的乳房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的上翘挺立。张无忌兴奋的俯身相就,用舌头舔弄着她的乳蒂,接着又把整个乳尖都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开始热切的吮吸。

  朱九真被弄得扭摆娇躯,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羞愤又迷乱的复杂表情。张无忌贪婪的舔舐着朱九真的乳房,鼻子顶着肌肤,入鼻是热甜的幽香,舌尖大力的滑、撩、缠、吸,拨动挺翘饱实的乳尖。那圆润的奶子似乎装有弹簧,被无忌舌尖一压便是一跳,大嘴一吸却又弹回,两粒乳头因为吸吮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最后朱九真整个胸脯全沾满无忌的唾液。

  张无忌低头一看,只见那一对娇艳欲滴的乳头,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

  朱九真的乳房被张无忌含在嘴里吮吸着,而无忌的双手却丝毫不老实,顺着朱九真的纤腰向下摸,沿着少女平坦的腹部,向少女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摸去。张无忌毫不客气的伸手抓起了一撮阴毛,用指尖把玩拉扯着。

  “你轻一点–啊呦–”朱九真娇媚地呻吟着。

  张无忌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茂盛的草丛,灵巧的翻开了娇嫩的花瓣,触到了一个小小的肉疙瘩上。朱九真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整个人跳了起来,嘴里犹自喃喃的道:“不–不能在这儿–别碰那里–”说着,朱九真便推开无忌,用纤手护住自己的小穴。

  张无忌正在兴头,突然被朱九真拒绝,心中很不是滋味,便说:“表少爷都能玩你那里,我为什么不能玩?我看你是一点也不喜欢我。”

  朱九真委屈地说道:“无忌,在这里万一被老爷发现了,不知该如何惩罚我们,等我出去以后,我一定好好谢你!”听到朱九真这话,张无忌也没有什么好说了,便拿出自己为朱九真带来的美食,让她先吃个饱。朱九真依然是赤裸着身体,她已经好几天没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所以狼吞虎咽低便把饭菜吃光了。看着美人一丝不挂地吃着东西,那情景真仿佛欣赏一幅美丽画卷,很是赏心悦目。

  从地牢里出来,张无忌便径直去老爷房中,为朱九真求情。朱老爷见张无忌苦苦哀求,便说:“那你原谅真儿将你打伤了?”张无忌自然是点点头,并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

  听到这话,老爷便差丫鬟去叫小姐过来问话。不一会,朱九真便被丫鬟带来了,此时她已穿好了衣裤。朱老爷见她已饱受折磨,得到了教训,便说道:“真儿,你这次太过分了,不但和你表哥勾搭成奸,而且还将这位小兄弟打成重伤,不但犯了淫戒,而且还有违武林道义。现在,是看在这位小兄弟为你求情,所以才暂时饶了你,不过,这位小兄弟的伤还未痊愈,就罚你照顾这位小兄弟的衣食起居,你愿意吗?”

  朱九真听到可以不用再呆在地牢里了,自然十分高兴,连忙说她愿意。可是张无忌听了觉得小姐如此的尊贵之躯,竟要像丫鬟一样伺候自己,觉得很过意不去,便说自己伤势已好,不用再照顾了。但朱老爷坚持要朱九真伺候无忌,朱九真也说这是她应该的,她诚心诚意愿意照顾无忌,因此无忌也再没多说什么了。

  当晚,朱九真便随张无忌回到她的闺房。朱九真让无忌睡在自己的闺床上,自己则坚持睡在外屋的丫鬟床上。张无忌怎肯喧宾夺主,坚持要自己水在外边。

  朱九真见无忌硬要自己睡进去,便羞涩地说道:“无忌,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我和你一并睡进去,你看如何?”

  张无忌正求之不得呢,能何自己的梦中情人同眠而卧,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但他想起刚才朱老爷教训小姐的话,想到这样不也是淫亵之事,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不知道要怎样惩罚,便说道:“这样不好,要是被老爷发现了就糟了!”

  朱九真甜甜地一笑说道:“不会的,我爹从不来我这边的,最多是差丫鬟叫我,丫鬟们都不能随便进我的闺房,所以不会被发现的。你就放心吧。再说了,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就让我先服侍你宽衣吧。”说完,便去解张无忌的衣服,被美人伺候宽衣,张无忌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前几天小凤也要帮无忌宽衣,但被无忌拒绝了,他觉得那样会不好意思。

  没几下,朱九真便将张无忌脱得只剩下一个内裤,然后将他扶上床,接着,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朱九真将自己的衣裤全部脱下,里边只穿了一件淡黄色的肚兜和一件白色的亵裤。

  张无忌缓缓打量着横躺在床上的朱九真,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映入眼帘的,是娇嫩的脸上白里透红,小巧的樱唇微微翘起,勾人心弦;一件肚兜将丰满的酥胸及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更令人感到血脉喷张,美人卧床最是销魂。

  张无忌兴奋地说道:“真姐,你真是太漂亮了,我真是很喜欢你得很!”朱九真娇媚地说道:“无忌,爹让我来伺候你,今晚我就是你的了!”听到这话,张无忌两只手,向着婀娜娇美的朱九真伸去。张无忌手开始抚摸朱九真的身体,并沿着她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美丽的朱九真身体歪扭着躺在床上,任由张无忌抚弄……此时的张无忌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坐在朱九真的身边,仔细打量着她的身体:柔软的长发飘落在床边,被微风吹的轻轻飞舞;双眼紧闭着,细巧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边;一条雪藕一样的手臂无力的垂到地上,露出了白嫩的腋下肌肤;修长的双腿肌肤细嫩,莹白的肤色让人想起了象牙雕塑。朱九真的身上只剩一件肚兜和亵裤,高开的腰部让她近乎完美的双腿显得格外的修长匀称,肚兜质地弹性极佳,紧绷在她的身上令她骄人的身材和曲线尽览无遗,就连高耸的双峰上两个精巧的行栽小点点也清晰可见。肚兜的低胸设计使浑圆洁白的双乳边缘隐隐显露在外面,让人不仅浮想联翩。

  张无忌惊叹于朱九真的天生丽质,伸出双手放在朱九真雪白雪白的大腿上抚摸着,光滑的肌肤更加刺激他的欲望。于是他低下头,在朱九真柔软的双唇上亲了一口,他尝到了一种香甜的味道。他整个人骑跨在朱九真温软的身体上,一次次的亲吻着她的光洁的脸蛋、脖子和圆滑的香肩,他的舌头舔着朱九真的双颊,还把她小巧的耳垂轻轻咬在口中,他甚至举高朱九真的怂双臂去舔吸她腋下洁白娇嫩的肌肤。

  同时张无忌的双手不停的抚摩着朱九真的身体,还不时地揉捏。朱九真的娇躯被抱起,横卧在张无忌的膝上,张无忌一只手放在朱九真的胸前,手指伸入肚兜的下面揉捏她柔软且极富弹性的玉乳,另一只手则伸到朱九真两腿之间,抚摩着她隆起的阴阜。

  张无忌将朱九真轻轻的压倒在床上,然后将她的上身扶起。朱九真的身子软软的全靠靠在张无忌身上,张无忌左手拦腰搂着她平坦的小腹,右手轻轻的抚摩着她光滑的手臂。他让朱九真枕在他的肩上,自己则不停的吻着她柔软的脖子和肩头。

  淡黄色的肚兜衬托着朱九真娇嫩白皙的肌肤,两条细细的带子在背后绑结固定。他吸了一口气,伸手去解睡衣背后的带结。绑结不很紧,一拉就松开了,粉色绑带慢慢的滑到身体的两侧,朱九真平滑洁白的背部肌肤尽在张无忌的眼底。

  他的手拨开朱九真散落脖子上的秀发,然后平贴着她的后颈,自上而下的滑了下去,掌心有一种触摸丝绸的的感觉。他低下头,沿着朱九真光洁的后背一路吻了下去,淡淡的体香钻进了他的鼻子,让他想到了盛开着的玫瑰花。张无忌伸出双腿,架在朱九真身体的两侧,将她拉近自己身边,两人肌肤相贴,张无忌感到有点口舌干燥,双颊发烫。他的手慢慢向上移动,停在朱九真高怂耸的前胸,握住了朱九真盈盈可握的一双椒乳。

  虽然隔着睡衣,张无忌仍然体会到掌下椒乳饱满而弹力十足。张无忌用面颊摩擦着朱九真细嫩脸蛋,双手抚弄着她浑圆饱满的乳房。他忽而挤压忽而搓揉,忽而隔着肚兜捏夹乳峰上诱人的小点点,喉浇吵结上下移动,喉头也发出“啊”

  的声音。张无忌伸手抓起肚兜的两条带子向下脱出,于是肚兜也随之一点点的往下褪,两座玉白晶莹的半球形乳峰摆脱了肚兜的束缚,终于完全的显露在眼前。

  朱九真的完美无瑕的身体半裸着躺在了张无忌的怀中。莹白娇嫩的肌肤刺激着张无忌的神经,他兴奋的感受着掌下美丽温柔的女体,一遍又一遍的热吻着朱九真的身躯,两只手更是握着一双玉乳不愿放手。又一番的抚弄后,张无忌让朱九真平躺在床上,他抓住亵裤用力的往下一扯,白色的亵裤“唰”的一声被扯到了大腿上,朱九真身上最后一片神秘地两腿之间紧夹着的黑色丛林,终于也被张无忌揭去了神秘的面纱。

  随着朱九真的亵裤被脱掉,她一丝不挂地裸露在张无忌的眼前。躺在床上的朱九真洁白无瑕的胴体无遮无掩的完全裸露着,她醉眼朦胧地看这张无忌,期待着无忌更进一步的动作。

  张无忌拉靠开朱九真的双腿,露出了少女迷人的小穴。张无忌蹲下了身子,趴到了朱九真身上,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一亲芳泽了。张无忌一边含着朱九真鲜嫩粉红的乳头“滋滋”的吮吸着,一边抚弄着她挺拔高耸的雪峰。他的一手伸到身下,抚摸着朱九真浑圆柔软的臀部和雪白修长的大腿,另一只手按耐不住,抚摸着朱九真微隆的阴阜和柔软乌黑档档的阴毛。张无忌沿着朱九真温软的前胸、平滑的小腹一路吻下去,直到她温润的双足。他捧起朱九真纤巧的玉足,将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吮吸。然后他把朱九真的双腿分得大开,用脸摩擦着她大腿内侧娇嫩莹白的肌肤。

  张无忌低下头仔细的注视朱九真的小穴,只见柔软而乌黑的阴毛下两片丰满的大阴唇紧紧关闭着,娇嫩的黏膜呈现可爱的粉红色。朱九真的阴毛很浓密,张无忌揉捏着朱九真的阴蒂,同时张无忌也开始抚弄起两片娇嫩的大阴唇。

  朱九真地敏感区域受到这样的触摸,身体很快有了变化,粉红的大阴唇渐渐的充血张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花蕊和娇嫩的果肉,阴户里也慢慢湿润,流出了透明的爱液。张无忌索性埋下头,用舌头舔吸朱九真的玉门。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再也抵挡不住,打开了紧密的门户。朱九真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地大叫起来:“无忌,我要,快给我–”张无忌此时却十分苦恼,自己的下边依然是丝毫没有起色,见朱九真的情欲已经被挑起,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

  朱九真见张无忌停止了动作,便好奇的问道:“无忌,怎么了?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为什么停下来了?人家想要嘛!”张无忌听到这话,不知该如何作答,但他总不能就告诉朱九真说自己不行,自己硬不起来。

  只好推诿说答:“我们这样不好,没名没份的,做这种苟且之事,被人知道了就不好!”朱九真见张无忌这样说,怎么好意思再主动要求,她怕无忌将她看成是淫荡的女人,只好悻悻地穿好衣服,搂住无忌便睡了。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变身系列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