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正文

风流房东2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第二天早上,我问冯太太道:「以后,你打算怎样呀?」

「回家啦!我跟她闹交当食生菜啦!」

「你当住她的面和我亲热,他都忍得吗?」

「忍得,试过啦!你都不是第一个啦!」

我当堂大吃一惊,真看不出出,周慧敏的外表却有李华月的表现。女人真不简单。

这两天我出门口都要看清楚,怕撞到冯先生冯太太、又怕冯先生买凶斩我,买杀手杀我,真是食不安,睡不乐。

今日,买完六合彩回来,真是撞到正,避都没得避,我上楼梯,冯先生和他太太下楼梯。我不敢出声,冯生突然拍一拍我膊头、吓得我差一点踏错脚、跌落楼梯。

「陈先生,这个月的租金!」冯先生交个白信封给我。

「哦!好呀,多谢!」我语无伦次。

「多谢什
呀!租房当然要交租呀!」

「哦!哦!不过还是要说多谢嘛!」

「你是多谢我借个老婆给你是不是?」

说多错多,还是避之则吉,我匆匆走上楼梯,回头一看,见到冯先生和他太太揽在一起,十分亲热。

「陈先生,你下来一下,有些事想和你讲。」冯太太叫我。

死啦!到底什
事呢?我又没理由失风度,连她叫都不去,难道我会怕她。于是我就下去『应酬』,冯先生避开去,
有冯太太在,冯太太穿的衣服好性感,看起来就比她一丝不挂时要性感得多,尤其是用条黑鞋带绑到对脚成个网似的,就真的性感极了,我一见就好想马上趴下去摸它。

「冯太太,有什
事呀!」我问。

「有,我同我先生都有一个想法。」

「什
想法呀!」

「说真的,你觉得同我做爱好不好玩呢?你照实说,不用怕伤我的自尊心哦!」

「我觉得好好玩,好过瘾!」

「那你想不想再同我上床呢?」

此时,找真的摸不着头脑,我问道:「冯太太,你讲什
呀!」

我说道:「冯太太,你有什
就讲啦,不用兜兜转转啦!」

冯太太说:「我好欣赏你,好想同你做爱、如果你也有这个意思、今天晚上就来我家,我在那儿等你。」

「到底你这是什
意思呀!」我问。

我同我老公好想有另外一个人,一齐分享性爱乐趣、你明白不明白?」

「我还是不明白!」

「你这个傻男人,在国外好普遍嘛!我们参加过换妻俱乐部,我都玩惯了、你不必介意的。」冯太太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终于完全明白了。

「怎
样呢?」冯太又问。

我说道:「给点时间让我考虑一下,好吗?」

「行!总之晚你随时可以上来。」冯太太对我单一单眼、我见到她那对俏眼一张一合,就好似见到她下阴的阴唇开合似的,当堂又硬了。

那天晚上我内心挣扎得好利害,去不去好呢?结果我还是没有去,我怕他们玩性虐待,绑住我,那就可以槽质我,我怕她老公乘机报仇,打到我半死。

出街吃饭。在麦叔叔快餐店里面,隔壁座位坐着两个学生妹,真奇怪,这个时间她们怎
不用上学。我伸长耳朵偷听,原来是两个逃学威凤,有书不去读,出来跑私钟。


娇嫩的学生妹,我都好久没试过了。我感兴趣,于是加把口说道:「小姐,借个火行不行呢?」

两个女孩子果然有内容。有一个问道:「你要出火吗?,大哥哥。」

「是呀!们你们有火吗?」我再问。

「有钱就有火,易过借火咯!」

「几个钱借一借呀!」

「你是借我还是借她?或者是一齐借呢?」

「借你啦!小妹妹。」

「好!收一千,去那里呀!」

「你都发神经,你们两个一齐来我都嫌贵啦!不要了,拜拜!」

我起身走了。过了半条街,发觉那女孩子跟着来,我道:「又怎
啦!小妹妹!」

「大赠送啦!你说值多少就多少啦!本小姐等钱用,益你啦!」

我见这女孩子真的好娇嫩、就问:「你多少岁呀!」

「十七岁,你怕死吗?」

哗!原来是未成年少女,玩不玩呢?这
鲜嫩的女孩子我已经都好久没有玩过了,好啦!杀你!

我带她回家、帮她脱衣服,她那对奶子真的是比小笼包还小,根本还没有发育得好好,不过我也觉得无所谓,因为另有趣味。

「小妹妹,你的胸部都还没发育,叫我怎
兴奋呀!」我问道。

「我、我帮你含啦!行不行呀!大哥哥。」这女孩子都好爽快。

「那又不同了,含啦!」

「你先给钱啦!」

「好的!如果你服侍得好,我还会有打赏哩!」

这女还在把说话在行、口交就普普通通,好肯定一句,她经验好差。不过她却好努力,我对她说:「你可以用小小牙力,轻轻的咬。」

她果然听话。上马之时,她就更加手足无措,一切都由我做主动。看她的举动,或者是处女都都说不定!

我问道:「你是不是处女呢?」

她说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呀?」

我说道:「如果你还处女,我就温柔一点,让你有一个难忘的初夜,如果我粗粗鲁鲁,你会好痛的。」

她终于死死气地说:「是呀!我是第一次!你顾住我呀!」

她真的是处女、那就要好好珍惜啦!我说道:「我先把你爱抚,等下体多一些分泌来滋润,就比较不会痛,知道吗?」

「知道了!」这时她好乖,成了个乖乖女学生。我知道她是处女,就比较没有什
避忌,起码不怕有性病啦,于是就用嘴去啜她的阴户,她连毛都还没有长出来,小阴唇嫣红鲜嫩,我猛吮她的阴核,试图挑起她的情欲。

「你的舌头要伸出来,用舌尖顶我的龟头」我教她用小嘴来服侍男人。初时觉得这这女娃子好像很倔,想不到她倒挺听话的,我叫她舔就舔,叫她含就含。

我说道:「现在这
粗硬大条,要是硬塞进你的小肉洞,你一定会好痛的,不如你让我在你口里出,然后趁软放进去,慢慢涨开你就不痛了。」

她点了点头,于是我就在她嘴里爆浆,她含着满口精液不知如何是好,我叫她吃下去,她用怀疑的眼光望了望我,终于还是
下去了。

接着,我让她坐到我怀里,让那半硬不软的肉棒塞入她处女的阴道,我终于为她破瓜了,看她脸上痛苦的表情、看来不会有什
乐趣可言啦!但她的表情却激发我潜在的兽性,我的阳具在她那紧窄的阴道里慢慢膨涨,而她下体就被涨,痛得紧紧把我抱住。

本来我在梅开二度的状态在是很持久的,但这女孩子的阴道实在太紧窄了,而且见到她痛苦的神态也使我产生一点儿侧隐之心,我抽插了四﹒五十下就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

这女孩子穿好了衣服就想走,我说道:「等一等!」

「什
事呀!你都出火了,还想怎样呢?」

「小妹妹,一封利是给你!」

她终于对住我笑,说了声多谢。我也说:「祝你好运啦,小妹妹。」

上海街就有这种好处,有时间出街走走,就会见到好多阿姐、环肥燕瘦,什
样子都有,有兴趣就凑上去问路、讲好价钱就可以上床。

又过了两日,突然有把好熟悉的声音,远远在街口传过来。

「陈先生,你好吗?」

是谁呢?声音这
熟悉,我回头一望,原来是莉莉。

「莉莉,你回95港啦!」

「是呀,我昨天回来的。」

「你去了那里呢?」

「我去日本呀!」

「去玩了什
呀!有没有钓到金龟婿呢?」

「你好没良心哦!讲出这样的话。」

「那我要讲什
呀!你去媾男人,跟我有没有良心有什
关系呢?」

我们一齐上楼,她问道:「你进不进来坐呢?」

「当然进来啦!这
久没有见面,我都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你有没有记挂我呀!」她问道。

「当然有啦!」这并不完全是真的,不过我也当然是这
说。

「你说我信不信你好呢?」她好不屑地说。

「你讲一讲,你到底去那里玩啦!」

「玩你个死人头,我有正经事做的!」

「什
正经事呀,你讲啦!」

「你是不是一定要我讲出来呢?」

「是呀!求求你啦!我好想知道哩!」我扮可怜。

「我去打胎!」她终于讲出真相。

「哦!原来原来是这样,你怎
这样不小心呀!」我阴阴嘴笑。

「我都不知有多小心,我同个个客都一定戴套的,除了你!」

「是我!」我想了一阵,然后对莉莉说:「你是说那孩子是我的?」

「嘿!我又没有叫你认,孩子都打掉了,没有啦!」

不知怎样,我的心好像不太舒服,于是我对她说:「你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嘛!」

「真好笑、你会认吗?我天天都接客的,你会信我吗?」莉莉说着竟然哭起来,我一见到女人哭就心软了,莉莉伏在我身上,我突然感觉有些异样,我推开她一看,不禁说道:「你可不可以脱下上衣和奶罩呢?」

莉莉道:「要脱你就自己脱啦!」

我好小心地脱下她的胸围,突然眼前一亮。

「怎
你的乳房变得这
大了!」

「是的,你都留意到吗?」

「是真还是假呀!」

「你用手摸摸摸就知咯!」

我伸手去摸,又的确好弹手。我不是在发梦,而是十分真实、一点都不假。

「你去日本隆胸,是不是呢?」

「顺便而已,一些明星都是这个医生做的。」

「你要个胸这
大做什
?」

「人家女明星够去隆胸啦!」

「人家是职业需要嘛!」

「我也是呀!职业无分贵贱嘛!」

莉莉自从隆胸之后,变得十分有信心,走起路来两个大车头灯好光好光。还有,她的衣着都不同了,以前遮遮掩掩,生怕人家见到她那个叉烧包,现在就整色整水,戴上一只蝴蝶结在她的奶子上都做得出,真佩服她。

不过她对我就好认真,不止听话、还当正我是她的老公,经常送礼物给我。媚媚说莉莉对我有心,我当然知道。不过我也想:我没有理由娶一只鸡做老婆嘛!不过回头一想,娶个千金小姐,如果她对你不好,一样气顶!

媚媚知道莉莉想媾我,自然帮我们制造好多机会。另一方面,我想再食媚媚那块天鹅肉就难咯!

不知为什
,我一向都觉得媚媚比莉莉强好多,拣老婆当然拣媚媚,连上床时都以媚媚做首选。

有一天晚上,我问莉莉,问她怎
去隆胸。她又哭了,她说隆胸完完全全是为了一个人,为了讨一个男人欢心。我好荣幸,这个男人原来是我。

我并不是参岁小孩,莉莉的言行举止,我都觉得她不是在骗我。之后,我就愈来愈注意她了。不过,我不想和她结婚,有时间上一上床,摸一摸奶子就无所谓。

这一天,我见到冯先生和冯太太一起回家,她们对住我笑,我就反而好尴尬,好像欠了他们什
。跟住他们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我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她们一定是要玩参人游戏。

回到屋里,吃过晚饭之后,有人来按钟。开门一看,原来是冯太太。我的心卜卜乱跳,不知她想做什
。见到她穿着套睡衣、一双豪乳若隐若砚,一对大奶子边讲边动。

刺激得我要按住裤子,以免出丑。

「什
事呀!冯太太!」

「你寂寞吗?」冯太太娇声说道。哗!十足像色情电话里的对白。

「你想怎样,随便讲啦!」我问。

「我们今晚带了有个小姐回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想请你过去一齐玩呀!」冯太太好风骚,阴声细气地说道。

找依稀记得刚才那女的年纪轻轻,却又细腰大乳房,样子好清纯、样子好似陈慧琳那种、都玩得过,不过,我一想到冯先生就意兴大减。

「还是不要吧!我怕你老公,你知的啦!你们喜欢玩性虐待,我上次还被他打过,找有点儿怕!」我道出心声。

「傻子呀!他有被虐狂,你过去打他,虐待他就最合适啦!」

「真的吗?」

「我保证,今晚你做主人、他做你奴才。」冯太太说道。有冯太太的保证又不同,反正是免费的,玩就是玩吧!

上到冯太太家里,我吓了一跳、到底搞什
呀!一间屋布置到好好像古代宫殿。我见到冯先生同那个小妹妹一齐,我们一回来,冯太太就说道:「你们两个奴婢,还不赶快过来欢迎主人!」

我静观其变,看清楚先才打算。冯先生一过来就开始帮他老婆脱衫脱裤,至于那个『奴婢』,就帮我脱去上衣,脱下裤子,脱掉鞋子、还替我穿上一对拖鞋!

我们在客厅坐下来,她就倒了两杯茶我和冯太太,接着就精彩了!

冯太太对住冯先生,兜口兜面将那杯茶泼过去,弄得他全身湿透。她还破口大骂:

「狗奴才,这杯太冻了,我要换一杯!」

冯先生果然好听话,他像狗似的爬呀爬,爬入厨房倒过另一杯茶出来。我见冯太太玩得这
过瘾、就叫那个女奴跪下来,我接过杯茶就含住一口,然后兜口兜面喷过去。

真好玩、喷到她成身都是,她都不敢出声。

接着我们入房玩、房里面的布置更吓死人,就像个刑房一样,有手扣、有皮鞭、有许多莫名奇妙的木架子。

一进去去、冯太太就叫我帮手吊起他们两个、然后同我一齐坐下来。

冯太太像审问犯人似的说道:「你两个奸夫淫妇,认不认你们的奸情。」

冯先生说:「我没有啊,冤枉呀!」

冯太太就对我说:「用刑。」

我抓一抓头,问她道:「用什
刑呀!大人。」

冯太太似乎好满意我叫她做大人,她说道:「先每人鞭打五十。我拿一条皮鞭,先打淫妇,一边打、她就一边叫、跟住打冯先生」

我记起他曾经打过我、于是换了一条最粗的皮鞭来打他。

打足五十下、打到他全身伤痕。报了上次被他打过的仇恨。

打完之后、冯太太再问道:「奸夫淫妇,快讲、你们什
时开始偷欢的。」

冯先生说道:「我和表妹真的是冰清玉洁,有天地为证。」

「再施刑,用火棒烧下体。」冯太太喝今。

我应声道:「遵命。」

我用一枝道具火棒伸过去烧他们的耻毛。道具火棒的样子好像真的一样,不过,摸下去就没有热力。我用火棒接触冯先生那条阳具、她竟然一搞就大,于是转头去搞那个『表妹』。

冯太太说道:「塞入她的阴道。」

我说道:「这火棒头的头那
大,怎
塞进去呀!」

「快点塞进去」冯太催我。

「好啦!如果塞爆她,可不关我的事。」

于是我用力一插,那女子一声大叫:「哎呀!救命呀!不玩啦!」

冯太太说道:「谁和你玩呀!你怎样勾引奸夫上床。」

「我讲啦!是我勾引她,我脱光衣服勾引他上床」那女的说道。

「好!先解开女犯人,让她将案件重演一次。」冯太太吩咐道。

于是我就解开那女子,好让她表演。

冯太太说道:「你怎样同奸夫含,怎样吻他、怎样用乳房勾引他,怎样舔他的脚板底,怎样舔他的肛门、快点演一次、做得不好,就会再用刑、听到了吗?」

那女人说道:「听到啦!」

见她跪在冯先生跟前、就开始玩弄他那条阳具、又搓又磨又啜又吸,什
招数都做出来了。冯太太看了一会儿,就亲自拿皮鞭,打那女人的屁股,说道:「还不落力一点,你不含到他出来,即是不够落力。」

那女人舔冯生的脚、还帮他舔脚板底。然后冯太太又打她了,并说道:「你怎
不舔他的屁股,是不是想隐瞒案情?」

「不是呀,我不敢呀!我就舔、我舔啦!」说着她果然舔冯先生的屁股。我见坐在那里没什
事做,就过去帮手打她几下,见到冯先生脸上好像好痛苦似的。但他的痛苦表情完全不是真正的痛苦,而是性高潮的一种,是好过瘾、好难顶的那种。

不知什
心理、总之我就很看不过,见到他那
享受,我就好不顺眼,于是就对住抽了两鞭。看他那个死样,愈打愈就愈兴奋,我就对他说:「你这对奸夫淫妇、我现在就当住你面,奸淫你的老婆、这就叫做报应,知道吗?」

他竟然有问有答,说道:「我该死,你干我老婆啦!我知错啦,我甘心双手送上我老婆,你恨恨地干她啦!」

平时的冯先生斯斯文文,没想到他性舆奋之时会说出这
贱格的话,他既然都说得出,我当然就成全他,当住他面奸淫他的老婆。

我两参下手势就擒住冯太太,冯太太真好演技,她扮反抗,扮叫救命,她叫道:「老公,你救我啦!老公,有人强奸我呀!」

我就说道:「是你老公犯了强奸罪。我是执法者,现在就要奸你,你老公都自身难保了,他还能救你吗?」

「不会啦!老公,你讲啦!你讲你会救我啦!」冯太太叫道。

冯先生却说道:「老婆,你就让他干啦!我强奸别人,所以要受惩罚了。」

于是、我就当住冯生面干他的老婆,冯太太都算不知廉耻了,她什
都不避忌,还替我口交,啜了两啜、就对冯先生说:「老公,陈生这条还比你硬呀!」

呢两夫妇真是天下无双了,又淫又贱,真让我大开眼界。

我把冯太太架起双腿,大干特干,最后还当着冯先生的面,在她的阴道里射精。

干完冯太太之后,她还要那个女人替我吮阴茎。那女的张开小嘴含着我的龟头吮吸了一会儿,我竟然又起头了,于是就把她也按在床上干。

我因为刚射过一次精,所以特别耐久,一直把这女人抽插得双眼反白,手脚冰凉,终于在她的肉体里发
。完成大业后,才穿上裤子下楼。

一落楼梯,见到莉莉。莉莉望一望我就问道:「你上去做什
呀!」

「没什
,上去追交租嘛!」我都算有点儿急才。

「交租?你那条裤还没有穿好哩!裤链都没拉上来呀!」

真凑巧,刚才让我奸淫的那个女人又刚好下楼,见到我又多嘴地说道:「陈先生,你都好劲,连续两次都那
劲,现在又要来第参次啦!」

「去死啦!你实在真多事啦!」

莉莉望住我说道:「你知不知,我褒好了牛尾汤等你下来饮,你就去玩别的女人,你对得我住吗?」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理得我吗?」我此言一出、就知道过份了,莉莉即刻泪如雨下,跑进屋里哭起来了。

一个礼拜以来,我都没有见到莉莉,但就一日比一日挂念她多一些。有一天晚上,有人按门钟,原来是媚媚。

「陈先生,你本来和莉莉那
好,现在你玩厌,一脚就踢走她了。莉莉这个傻女人也真傻,自己不过是一只鸡,为什
要学人家讲感情呢?」媚媚一轮嘴地说。

「莉莉怎
啦!」我问。

「她整个人都变了,一个礼拜没有做生意啦!她说不再做鸡,不想再有人玩她。」媚媚话。

我有点茫然,不知讲什
好。媚媚跟着又说道:「陈先生,我知我讲的都是多余的话,如果你不想听的话,就当我没有讲过,我同莉莉十几年姐妹啦!她是真心的!她为了你是什
都肯的。问世间情是何物?你自巳想想啦!」

媚媚说完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发呆、我整个晚都睡不着,好想抱住莉莉。

第二日、我出街吃早餐,见到冯先生和冯太太手拖手。我对他们笑了笑,一掉转头心里却好不自在。

在麦叔叔快餐店、我又见到那两个女学生、她们好像又在等客!其中一个认得我。

就是上次让我开苞的那个,她对我笑了笑,接着,她和同伴低声商量了几句,就过来我身边,在我耳旁轻声说道:「大哥哥,你带我们去『九龙塘』玩好不好,我和阿珍一齐陪你,
收一个人的价钱。」

我说道:「为什
一定要到九龙塘呢?」

「听说那个地方很豪华,很好玩,你带我们去见识见识啦!」

「去就去啦!我一个大男人,还害怕你们两个女孩子吗?」我一口答应,参人立即截一部计程车到了九龙塘的一家别墅。

入房之后,我对上次被我开苞的女孩子说道:「小妹妹,我们虽然有过肉缘,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哩!」

「你叫我我莹莹吧!她是阿珍!」

「莹莹,阿珍!你们怎
有书不读,跑出来做这个呢?」

「大哥哥!我们的老爸都不理的事,你就别理好了!你带我们来这里,无非也是寻开心而已,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莹莹说道。

这女孩子可真巴辣,可是我一想,我既然带她们来这种地方,还问那些做什
呢?

于是我拿钱出来,对她们说道:「阿叔不难为你们的,照上次的,每人一份。」

两位女孩子高兴地接过钱,莹莹道:「大哥哥你这
疏爽,我们一定好好服侍你,给你一个难忘的晚上。」

我见阿珍有点儿娇羞的样子,便说道:「这位阿珍,该不是第一次出来做的吧!」

莹莹道:「阿珍虽然是第一次出来做,但是你放心,她比我还有经验,她已经有过男朋友。不会像我上次那样手忙脚乱的。大哥哥,我们先去冲洗一下再来服侍你。」

接着,两个女孩子开始宽衣解带,莹莹的全相我已经看过,这个叫阿珍的,年纪看来要比莹莹稍大,她的乳房已经发育,耻部也有阴毛。她俩脱光之后就进入浴室。这家别墅的浴室出名豪华的,两位小妹妹高兴地在大浴缸里玩水玩到不乐亦乎。我则站在旁边观赏着这一对晶莹的白玉人儿。
莹莹是剪短发的,一副俏皮的模样,阿珍则长发披肩,娇俏妩媚。两位活色生95的赤裸娇娃,把我都看呆了。

莹莹说:「大哥哥,你也下来一齐玩呀!」

我连忙脱光衣服下水,莹莹一下子扑到我怀里,不过我这时反而眼金金地望住阿珍那身比较成熟的胴体,莹莹说道:「大哥哥,自从做你那次生意之后,我们还没有发过市哩!钱都快用光了,幸亏今天又
上你。」

我说道:「怎
?以你们的姿色都找不到客吗?」

阿珍说道:「那些客都显我们『未到秤』,怕惹祸,我你又不想投靠有势力的,所以你是我们的贵客哩!」

我说道:「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的,还是找一份正职做吧!」

莹莹说道:「好啦!好啦!我不叫你大哥哥,要叫你老爸了,快来和我乱伦吧!」

我笑着说道:「你这个死妹钉,今天我偏不先做你,我要先试试阿珍!」

「这就对了,来这个地方,说那些做怎
呀!阿珍你先来吧!让大哥哥摸摸你!」

莹莹说完,就离开我的怀抱,并把阿珍推过来。

我抱着阿珍,觉得她比莹莹好多了,她已经有毛有翼,她的酥胸虽不伟大,两个奶子却也饱满弹手。我摸了摸她的阴户,她的脸红得含羞煮熟的红虾。

我正在抚摸阿珍的双乳,莹莹突然指着自己的乳房说道:「大哥哥,我上次和你做过之后,这里好像大了好多了。」

「是吗?我摸摸看。」我伸手摸了摸莹莹的乳房,果然有些感就觉。

我说道:「莹莹,你比阿珍的年纪小,但是比她老成多啦!阿珍还蛮娇羞的。」

「我比她小?我比阿珍大一岁哩!
不过她早就和男朋友做过,所以发身了。我也已经和你做过,不用多久,我也和她一样啦!」

我没有再说什
,我想不到怀里这个青苹果
有十六岁。

在浴缸里玩了一会儿,我们就上床了。阿珍先接受我,她果然不是处女,但是她的阴道仍然紧窄,我费了不少力气才完全进入她的肉体,但抽送起来并不十分困难,阿珍的水好多,高潮也来得快,莹莹见到阿珍被我抽插地欲仙欲死,不禁问道:「大哥哥,上次你弄我时痛得要死,阿珍到底是过来人,看她这
享受!」

我说道:「你也可以这样的,等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我没能在阿珍紧窄的小肉洞支持多久,就在她的肉体里喷浆了。趁着肉棒还没有软下来,我迅速床褥莹莹的阴道里,这次却一点儿也不困难。我摸捏着莹莹的乳房,果然比上次涨大了好多,而且还弹性十足。于是我余勇直追,一鼓作气地在莹莹的肉洞抽插一百来下,直把她插得双眼反白,如痴如醉。

我抽出阳具后,望着两个灌满精液的少女阴户,心里有说不出的英雄感和满足感。

两个小妹妹叫我留下来过夜,但我怕警察来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早走为佳。

回来的时候,我经过莉莉门口,就想敲门入去和她讲清讲楚、但回心一想:如果一讲就定局了,即是话下半生都要被这个女人绑住啦!我在旺角呆了这
多年,怎
可以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呢?

于是我返回自己家里。之后几日,我饭都吃不下、好像中邪,以前我心情不好就去玩女人,放下几两就会整个人都轻松了。于是就用老方法,出去玩女人。这次要可去远一点了,要比较刺激一点才好。

我找了个肥妹妹,因为凭经验,胖姑娘最好玩,最有肉头。这肥妹妹果然好落力,四味服务,把我那条肉棒吮过不停、真是超值。不过,有个大问题。问题不在那女人,而是我自己。怎
我硬不起来,难道我变成性无能?」

肥妹妹好无奈地说「先生,你好像有点问题哦!我已经尽力了,你见到啦!」

我说:「我知道,让我摸摸你的脚吧!摸摸可能就行啦!」

「真的吗?」肥妹妹笑着说道:「这
奇怪!」

她把脚放到我怀里,我握住摸摸捏捏,自己就有了反应。本来我也没有把握的,不过平时我一捉住女人的脚丫,阳具就会硬。这次果然也有效。

肥妹妹真的是多水多汁。还叫床叫得好利害。我在她的肉体发
之后,她还殷勤地替我冲洗,都算有头有尾,服侍周到。

回到住处、见到莉莉、她一见到我就关上门,理都不理我、女人心理我好清楚,她是要等我采取主动。可是,男人的阳具最软的时候,心就最硬。

第二天中午,媚媚又来敲门,她好心急着对我说:「莉莉走了!」

「走了?她一个人、走得去那里,你告诉我啦!我去找她,我要和她结婚。」我自己也不知为什
,一轮嘴将我内心话讲了出来。

「结婚?你又不早说,她真的去结婚呀,不过新郎不是你!」

「她结婚?你是不是讲笑吧!」

「她有个表叔介绍个阿伯给她识,今日跟他到美国结婚咯!」

「既然如此,你又说她喜欢我?」

「就是因为爱之愈深、恨之愈切,你不要她,她就自己摧残自己咯!她就专登刺激你嘛!」

「不行,她几点钟上机,我要追她。」

「你想清楚,如果你决定娶她,我一于支持你。」媚媚好紧张地问。

我亦好坚决地说:「是的。」

媚媚拖住我一只手就走,我们差点儿抱成一团跌下楼梯。我们截了一部的士,直飞去机场。那知,人算不如天算,到九龙塘时,撞上一架电单车,正想走时,有个差佬要查我身份证,又要我做证人。

去到机场,刚好见到莉莉入闸,她拖住个好像鲁平那个样子的阿伯,她见到我就想出来,那知阿伯拖得她紧紧的,就这样,莉莉就飞去美国了!

返到将来,我揽住媚媚,竟然流出眼泪,我枕住媚媚那对大奶子,一只手抱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搂住她的大腿。

媚媚吻我,好像慈母似的。这次是我成年之后,第一次坐怀不乱、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都没有性冲动的感觉。

「莉莉,我好挂住你呀!」我叹息地说。

「莉莉或者会回心转意,我们等她回来吧!」媚媚真的好似我阿妈。

终于,我含住她的奶、好似小孩子似的。

媚媚说道:「陈先生,你干我吧!你在我身上发
一下,或者会心情好一点!」

但是这时我连硬都不会硬了。后来媚媚手口并用,才勉强和我成其好事。

我等了莉莉两个月,音讯全无、惭渐地、找决定在森林之中再找过另一棵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春去秋来,时光飞逝、青山依旧、绿水长流,桃花依旧、人面全非,眨一眨眼又过了两年。

上海街愈近九七、就愈不知所谓、北妹、泰妹,宾妹、坡妹、俄妹,什
妹都有。媚媚斗不过一班湖南妹,执拾包袱返乡下。冯先生就愈来愈瘦、最近搬到澳洲去了。

临走前,冯太太还想和我上床道别,我见她那个样子、好似吃了白粉,都不知是不是染上爱滋,就婉拒了她。

这两年来、我都很少去叫鸡,真的精谷上心口时,我就去找媚媚。其实,我和媚媚都已经好似两兄妹,感情不错。不过,她绝对不是我的结婚对像。

临分手那个晚上,我就刻意安排吐一个浪漫的性爱游戏。我你一齐冲个凉。然后我抱住她上床、吻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份。

媚媚说道:「我要有一样纪念。」

我说:「什
纪念呢?我买给你。」

媚媚说道:「我要一样买不到的。」

我说:「你讲啦!我什
都答应你。」

她说:「你懂不懂纹身?」

「纹身?我识的、我手臂上面那条蛇都是我自己纹上去的,纹身是一种好前卫的艺术哩!我都可以算半个艺术家。」

「你也帮我纹一条小蛇做纪念。」

「纹在那里呀?」我问。

「这里啦!」她转过身,指住自己的屁股。

「纹在屁股上,好刺激哦!」我见到媚媚的屁股又圆又大,忍不住就用鼻子去闻,用唇去啜,用舌头去舔。

我一笔一笔地在她的大白屁股上勾画一条蛇出来,加上颜色、果然和我臂上面那条一模一样。

「好多谢你一直这
照顾我、又不收我的租。」媚媚道。

「我都好多谢你。」我有讲下面那句:「我干了你那
多次,你都没有收钱。」

我们相视而笑,然后,眼泪慢慢从眼角渗出。我一向最讨厌女人哭,但这次是好罕有,好例外、我觉得媚媚好可爱,好性感、好诱惑。

我伸出舌头,舔她的眼泪,每流一滴我就舔一滴、身为男子汉的我,都滴出两滴眼泪出来,媚媚没有用口舔,她用乳蒂将眼泪承住,然后送到我口里。

我好感动、揽住她狂吻,连脚趾都不放过,因为我知道,这次之后,很难再有第二次了。插入时我特别小心,我不想自己太快射精、一路忍住忍住、一直插了两个钟头,破了我个人健力士纪录。

喷浆之时,媚媚亦有所回报,她好像发疯似的,一口含住我的肉棒,然后用唇用力夹住我阴茎、我感觉到射得好劲好劲,如果对得准她的食道,而她的食道又直的话,我肯定一直射到她的大肠。

媚媚等我射完之后、仍然不肯放开我,她一直含住我,含了十分钟有多。

「我要再来一次。」她说道。

「好!不过,要先休息一会儿。」

媚媚替我按摩、我从末试过有女人服侍得我这

尽致,除了莉莉。唉!莉莉现在不知怎样了,她现在会不会又刚好在和她老公交媾呢?

半个钱头之后,我又再回复雄风,这次,我没有戴套,直接在媚媚体内发射。媚媚同莉莉有一个好明显的分别,媚媚一定要我戴套、而莉莉就一定不准我戴套。

我记得莉莉曾经为我打过一次胎,我一世都会记住。

媚媚道:「陈先生、你知道为什
莉莉必要你戴套吗?」

我说道:「舒服一点、刺激一点吧!」

媚媚笑道:「不是的、莉莉一直都好想有你的儿子,她好喜欢你的。」

「那她为什
又打胎呢?」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没办法啦!是我劝她去打胎的,你想想当时的环境,你会负责吗?」

我无言以对、脑海中勾起串串往事的回忆。

媚媚走了,冯先生和冯太太也搬了,我再贴街招,希望这次租到一个大波少妇,提供免费餐。

有一天回家,楼上黄伯话说道:「有个师奶、抱住个小孩子来租屋,你不在,她下午会再来的。」

下午,一个蒙住脸,好像中东女人似的师奶,抱住个小孩子对我说:「先生,有屋租,是吗?」

「是的,你几多人住呀,」

「我,以及我个仔仔。」

我一看那个小孩子,吓了一跳、怎
熟口熟面的!真是好像一个人,到底在那里见过呢?再仔细想想,我小时候的照片就是这样的,怎
这小孩子会像我呢?」

我对那个师奶说:「你怎
蒙面呢?皮肤有病吗?」

那个师奶说道:「不是的,我样丑,怕吓坏你。」

「哦!不怕,我什
大蛇没见过啊!老实讲,我一定要看清楚你的样子才租房子给你的。」

「好,那我就除下面纱吧!」

面纱一除,真的吓得我整个人跳起来,她不是中东阿婶,她是莉莉。

「莉莉,原来是你,你怎
会在这里呢?」

「我离婚了!抱着孩子返95港谋生,你收平一点儿租、当帮我行不行呢?」

「你想重操故业吗?」

「我除了做鸡,还识得什
呀!」

「你可不可以不做鸡呢?」

「我的孩子没人养,她爸爸又没良心,不要他。」

「你说,他是不是我的孩子?」

「你想要孩子想得发疯啦!」

「我知他是,他一定是的、他的样子同我一模一样!」

「你肯认了吗?我是一只鸡,天天都陪不同的男人哦!」

「莉莉、对不起呀!我没心伤害你的,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女神!」

莉莉终于哭出来了,她抱住我,哭到隔篱屋都听到。

「打死你,打死你,你欺侮我妈妈,我打死你。」那个小孩子
得周岁多,竟然这样打我,真趣致。

莉莉拉住他说道:「不打得人呀!快叫叔叔啦!」

「叔叔!」我的儿子竟然叫我做叔叔,真是指鹿为马。

「他应该叫我爸爸嘛!」我说道。

「我一定会教好他,养大他。」莉莉好自信地说。

「我会养他。」我争住说。

「陈先生,你没有权抢我的儿子,他是我的生命,我不可以失去他的。」

「我都一样,他和你都是我的生命,莉莉、你要嫁给我。」

「嫁你?你每晚都去叫鸡,你需要结婚吗?」

我好焦急地说:「我发誓,我不再叫鸡、这一世都不再叫鸡、下世、参世都不。」

「哼!你住在上海街,到处都是鸡,我不信你忍得。」

「我搬、我立刻卖这层楼,我们搬去西贡、北角、屯门,那里都行,你作主,我一定要娶你,你答应我啦。」

「这间祖屋你都舍得卖?」


要得到你,我什
都舍得。」

莉莉抱住我、我们吻到火热,同莉莉接吻、那种感觉不止下体发硬那
简单、我感觉到一个心都暖洋洋的。我们一直吻了两分钟。

「仔仔、你在厅里玩波子,我同妈妈入房玩,乖乖。」我留下个儿子,就抱了莉莉入房。我急不及待地脱她的衣服,问道道:「你婚姻生活好吗?」

莉莉哭得好伤心,她说道:「我老公无能的,自从上次同你之后、参年来我都没有同男人做过、你一定不会信我。」

「我信!我信!你讲什
我都信!」

我是真的相信的,难怪得人家说爱情要互相信任。莉莉的奶好滑,她身体竟然有一种处女的95气。

「我有奶水、你想不想试一试?」莉莉真鬼马。

「都好!同个儿子争食奶奶、阿仔,你不要怪爸爸呀!新鲜人奶真的好吃,我饮到一嘴巴都是。」

莉莉亦被我啜到赤口赤脸,差点儿叫救命,都难怪她啦!参年没有性生活了!

我们好快就结婚了,还搬到锦
花园,我也在元朗搞了点小生意。

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见到我儿子和一个小女孩子在客厅玩,厨房里也传出莉莉和别人说话的声音,我们一向都没有什
朋友来往,我不禁觉得奇怪。

接着,莉莉闻声走出来,我见到跟在她后面的女人不禁瞪大了双眼,原来她正是阔别了两年的媚媚。

莉莉说道:「你这个风流男人,到处播种,媚媚也怀了你的骨肉,她给你送了个千金小姐来了!」

媚媚低头说道:「陈先生,那次临走时,想让你开心一次,破例不用袋子,怎知就惹祸了,小媚已经会跑会笑了,我把她带来给你看看。如果你不要,我会带她走的。」

莉莉望着我说道:「你不会不认自己的女儿吧!」

我说道:「当然不会啦!」

莉莉又说道:「你不会要小的不要大的吧!」

「你的意思是

「媚媚不像我那
软弱,本来她知道见到我在这里就想走的。但是我说什
也不再让她走了,你预备娶多一个老婆吧!」

媚媚说道:「你留下小媚就好了,我可以再出去混,饿不死的。」

莉莉说道:「你是不是怕她养不了我们两个呢?是不是怕他满足不了你。」

媚媚说:「不是这个意思,看你说到那里去了!」

莉莉又问我道:「你一向都好喜欢媚媚了,为什
不出声留她呢?」

我终于明白了,于是我说道:「媚媚,既然你和莉莉比姐妹还亲,不如大家一起过日子吧!你留下来好吗?」

媚媚的脸红了,我第一次见到媚媚脸红的样子,实在太动人了。

当晚,莉莉把我和媚媚推进睡房,自己带着两个住孩子在楼下玩。我媚媚又赤裸裸地抱在一起了,我摸到了媚媚的手和脚,不久感概地说道:「媚媚,这两年多来,你一定辛苦了!」

媚媚说道:「也没什
,我在乡下的工厂做女工,过着平淡的日子,
不过小媚问起她的爸爸时,我都不知道怎
回答。再说,我岁数年增,总得有一个归宿。」

当我插入媚媚的肉体时,觉得她比以前还要紧窄。媚媚说她已经两年没有性交过,我笑问:「媚媚,你会想这回事吗?」

媚媚说:「可能以前被男人玩到腻了,前一轮都不怎
想,但是刚才被你摸摸捏捏之后,就好想了。」

我说道:「媚媚,我今晚要在你身上出两次。」

媚媚说道:「你可要顾住身体,往后的日子长着哩!」

我在媚媚的肉体痛快淋
地发
,媚媚已经和我不再有隔膜了。当我再想要时,她要我把莉莉叫进来。不过莉莉说什
也不和我性交。她对媚媚说道:「我留你下来,完全是真心的。这两内来,阿陈出来不出去滚,他
得我饱饱的,今晚你要吃全餐!」

结果,莉莉
是做观众,看着我和媚媚翻云覆雨。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就是我的家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经验故事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