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老公不在家的一次淫乱记录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老公出差了,又是一个人在家。朋友给了我一个成人论坛的帐号,看见了朋友们发的一些文章,禁不住回想起上星期老公出差时所发生的事情……

我们经营了一家比较大的建材连锁商店,平时工作忙的要命,生活上也就疏忽了很多。我是学美术设计出身,喜欢浪漫的氛围。但是为了生活却走上了我并不喜欢的道路,结果到现在却没有办法刹车了,只能这样继续走下去。

上个星期,老公因为一单工程,去外地出差了。寂寞了两天,我就给我的死党阿真挂电话,要她陪我吃饭聊天,她说正好有朋友约她,一起吃饭,出去玩,是个帅哥。我开玩笑说别这样啊,怎么着也要给我找一个好配对啊。她说这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别反悔。我的心动了一下,嘴上却说开玩笑的,到时候大家一起随便吃饭聊天无所谓的,你来安排地方,回我电话好了。

阿真是我原来工作单位的同事,27岁,比我小两岁,人长的漂亮,男朋友走马灯一样的换,可是就是不结婚,我们都替她着急,人家楞是说自己是时尚女人,要一辈子单身。

晚上六点三十我们约了一家巴西风格的烧烤酒店,我以前没有去这家酒店吃过饭,开着车转悠半天,不停地用手机联络,终于找到了。下车一看,这个家伙果然带着两个男人在门口等着。我远远看到两个人都是穿着t恤,深色长裤,其中一个还戴着眼镜,至少感觉还不讨厌,也没有过多打量。这时,阿真花枝招展的打着招呼,这个家伙就是让人嫉妒,一件色彩斑斓的吊带衫紧紧绷在身上,下面穿着一条毛边的牛仔短裤,身材不高,但简直就是魔鬼身材。

我身高170公分,在她面前身高和皮肤是优势,但是相貌稍逊一点,不过也应该算中上了,可是身材真的比不上她惹火,我自己身体的其它地方都可称完美,惟独胸部。用我老公的话说就是俩鸡蛋,而且是煎蛋。不管用什么丰胸方法就是不见效,所以也就失去信心了,反正是一年四季全部是加垫的胸罩。外衣稍微宽大点,还能显得风姿绰约。

走到跟前,她忙着给我们相互介绍。戴眼镜的那个叫昊,个头比我稍微高一点,长的很白净,头发有些自来卷,身材匀称,下巴上有颗痣,没有胡须,却在痣上比较可笑的长出几根毛,还比较长,看来是有意留着的,感觉年龄也就是27、8岁的样子。另外一个叫斌,个头大约有180公分,稍微有些瘦,显得比较干练,笑的样子很好看,大约30岁的样子。

阿真介绍着我,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啊,菲菲。美女吧。今天特寂寞,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一定要好好玩个痛快,啊?!我明显感觉到了一语双关……坐下后,我们聊着天,喝着生啤酒。我观察着我对面的两个男人言行和谈吐,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感觉还是可以交往的,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较好的素质修养。问起年龄才知道他俩都是三十岁,眼镜昊反而要略大几个月。

酒店里面在七点的时候竟然还有节目表演,一个男孩子拿着吉他唱着那些怀旧的老歌,旋律中我体会到了一丝丝酸涩,难道生命就是这样子么?生活就是这样子么?我早已经忘记了大海的样子,忘记了深秋的林间小径……我们被世俗所束缚,每日拚命一样的工作,赚钱。我举着大大的啤酒杯,不断和每个人碰着,透过橙黄透明的啤酒,看着每个人脸上的欢笑,我的思想被那忧郁的旋律给带走。

也许我眼中沁着一汪泪水,但是它没有流出来。我们交谈着生活的感受,用大口的啤酒麻醉我们的神经,我刻意保持着自己的仪态,但是我的大脑告诉我,我今天要失态了,我今天可能会发生一件绝对意料之外的事情,在我心底竟然是在隐隐等待着。场上的拍卖活动—-了,主持人抱了一个巨大的绒毛熊出来拍卖。底价是一元钱,每次加价幅度为十元,主持人用言语在诱惑着酒意涌动的人群。不断有人举手大声叫喊着,笑写在每个人的脸上,灯光忽闪着,现场一片亢奋状态。

我随口说了一句这个玩具真好玩,眼镜昊举手了,我的心底涌出一丝丝感动,经过几轮下来,他终于用200元拍下了这个玩具。服务员抱着玩具熊来到我们桌前,主持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着:「恭喜这位帅哥赢得这个玩具,我们来看看他要送给哪个美女,大家掌声热烈一些……」

眼镜将玩具熊递给了我,脸上竟然有一丝羞涩,我顿时对他有了好感。当我们摇晃着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变成了手拉手地状态。到了我的车前,他们坚决反对我继续开车,我说:「就让我们放肆一下吧,不怕死的就上。」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大家嘻嘻哈哈挤上了车。「去哪」?「当然是夜总会唱歌了」。

我们到了一家很大的夜总会,外面霓虹闪烁,里面灯火通明。服务员将我们让进了一间包房,我只是觉得这个房间四个人用未免奢侈了一些,宽大的沙发足足能够十几个人使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金碧辉煌的吊顶,华丽的墙面装饰,暧昧的挂画……沙发对面一台大大的背投电视,电脑电歌系统……宽大的茶几上上来了啤酒,果盘,小吃,我特意要了一瓶红酒,我觉得红酒才般配这样的房间和情调。我们四个人唱着歌,猜着色盅,赌着酒。

把自己全部的兴奋调动起来。阿真疯叫着,「我们今晚要玩就要玩透了,知不知道啊」?我们这时已经分成了两对,我和眼镜一对,阿真和斌一对,无意当中我感觉到阿昊的胳膊搭在我的腰上了,我的身体紧了一下,但心里告诉我自己我需要这样。斌从自己包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几颗红色药片,我问昊这是什么,他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坏坏的笑了笑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斌和昊每个人吞了一颗,昊深深地看了我的眼睛一会儿。随着酒精慢慢的上头了。我们这时候也不闹了,只是和自己身边的人聊着,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寂静当中。我和昊漫无边际的聊着,工作、人生、家庭。慢慢聊到了性、需求。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的非常快,身体—-出汗,空调明明开着嘛。我感觉到全身酸软,身体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轻柔,呼吸急促,目光迷离。

热啊,感觉好热,我推开昊搂着我腰的手,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洗手间。昊赶紧抓住我的胳膊,扶着我走进卫生间,卫生间里一阵清凉,让我意识恢复了一点,我洗了把脸,一转身却撞在等我的昊的怀里,他就势把我抱住,面颊贴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体一阵冲动,一股欲望从下体传了上来,我任由他抱着我,吻着我的颈项,手不老实的穿进我的衣服。

我的下体突然感觉到一股电流一样的东西,我把他推开,对他说,你在外面等我,我要小便。我脑袋翁翁的坐在便桶上,朦朦胧胧的意识到今天晚上在这个包房里面真的将要发生只有在色情片里面才可能出现的情景了,我对此竟然是充满了期待,我渴望着发生,或者说我希望亲手导演出这样的一幕……我仔细地清理着下体,用水洗了一下,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有任何不雅的味道破坏这个夜晚。

走出门以后,呵呵在昊的身上,看斌在挑着音乐曲目。阿昊顺手关掉大多数了灯光,只留下角落里两盏红色的灯闪烁着色情的光晕。音乐骤然轰鸣,沉重的低音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马上每个人动了起来,我和阿真甩动着自己的长发,手拉着手在房间中央剧烈扭动,汗水立刻从每个毛孔里面冒了出来,两个男人插入我们中间,拉着我俩的手一起跳了起来,嘴里面跟着节奏不停的呼喝着,还不时拍着掌,情绪完全被调动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陶醉,满足的笑容。昊这时突然从我背后搂着了我,抓着我的双手完全展开,像《太坦尼克号》电影中的主人公一样翱翔在激烈的乐曲中。

他的手轻柔地滑过我胳膊上赤裸的肌肤,在我身体里激起一股股电流,滑过我的胸膛,伸进了我的外衣。「你全身都是汗,我给你脱掉好么」?他附在我的耳边呢喃着,不时用嘴唇轻轻碰触着我的耳廓。我把头向后仰着,头发磨蹭着他的脸,寻找着他的嘴唇……蓦然间,他吻住了我的唇,我的手臂紧紧攀住他的头,舌头伸到他的嘴里,和他的舌搅在一起。他的手激动地抚摸着我的腰,把我的衣服掀了起来。

眩晕,室内一切都在旋转。我的外衣不知被扔到何处,我的七分裤也已经被褪到膝盖上,我依旧吻着他,双手在他的t恤里面摩挲,我甩掉鞋子,把自己的裤子用脚蹬了下来。我的身体上只有那件胸罩和丁字型内裤了。

他双手放开了我,吸住我的嘴唇,—-脱自己的裤子,我掀着他的上衣,直到他仅剩一条内裤挂在腰上。他的身体真好看,很结实,很匀称,在蓝色的萤光屏下发着耀眼的光。他太白了,甚至要比很多女人都白。我抱住他,调笑着,「你可真是一个小白脸啊。」不知斌什么时候又换了一首曲子,很缠绵很飘渺的感觉,画面上马上出现了一对对男女纠缠的镜头。

阿昊拉着我的手坐到沙发上,我看着画面,竟然没有一点点羞耻的感觉。我偷眼看了看阿真和斌,他们躲在电视后面阴暗的角落里面缠绵着,阿真被从后面顶在墙壁上,好像已经全部赤裸着。

我全身发烫,只感觉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胸罩,另一只手在我的胯部揉捏,我从背后解开搭扣,释放出我那小小的乳房,我对他说着:「呵呵,是不是刚才没有看出来我的这么小啊」。昊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含住我的乳头。我低声呻吟着,手胡乱的摸索着他的后背、胸膛和他的乳头。他的手已经掀开我内裤的底边,把我阴部暴露出来,一股热流从我下体流出夹缝,我完全泛滥了……

画面上的男男女女相互亲吻着对方的下体,我推倒阿昊在沙发上,跪在他的两腿中间伏身吻住他的胸,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杯子,也不顾什么液体,直接倒在他身上,干红的味道溢满鼻中,我用舌尖舔噬着液体,向下滑到他的肚腑,滑到他的内裤。一股男性的味道冲进我的大脑,我狂乱的隔着内裤亲吻他的下体,他的阴茎还没有完全坚挺。

我用牙齿咬住裤边给他拖到大腿处,他抬起屁股迎合着我的动作,他的阴毛也不是很浓密,一条粗大的阴茎树立在我的面前,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粗大,而且和我所见到过的不同的是,他的龟头那么硕大,冠状的边缘显得特别宽。我用手轻轻握住,指尖滑着他的龟头,低下头轻轻吸吮他的睾丸,舌尖挑拨着他的会阴。

我张开嘴将整条阴茎吞了进去,用舌头包围着,研磨着,头部上下推动、吞吐,他的阴茎明显的涨大坚硬起来,我不得不吐出来给自己换气,我的手指插在他的身体下面,摩擦着他的肛门,他的身体僵直着,几乎能感觉到他肌肉的颤动。

我挺直身体,跪在他的面前,挑逗着抚摩自己的乳房,阴部。他冲动的坐了起来,把我的内裤一把扯下,把脸埋进我浓密的草丛中,我的身体向后弓着,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他的双手用力抓着我的臀瓣,舌头灵巧的拨弄着我的阴蒂,我的喘息粗重起来双手无助的抓挠着,我只想大大分开自己的双腿,把阴部完全暴露给他。我再一次推倒他,把自己的阴部完全坐在他的面部,他的舌头探索着我的阴唇,在我阴道里面旋转、拨弄。

我感觉自己的体液在流着,应该沾满了他的脸。他的舌头大面积的来回舔着,偶尔鼻头碰到我的阴蒂,都会让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我大口的喘息着,快速心跳的感觉让我迷乱。我拉开他的双手,俯身爬在他滚烫的身体上,亲吻着他的嘴唇,那里有我体液的味道。

我扶着他的阴茎在我阴道口上研磨,我下体的阴毛挂擦着他的龟头,看他偶尔会皱起眉头,我把身体慢慢调整,将他的阴茎缓缓送入自己体内,我大张着口,却不知该如何呼吸,只感觉到一条异常粗大的东西插入进来,胀满,撕裂。

我不敢再过多活动,只是试探着让它更深入一些,渐渐顶到我宫颈的口上,我想喊,却没有发出声音,一股巨大的涨塞感觉充满了体内,我深深地吸着气,空气中弥漫着烟酒和性爱混合的味道,夹紧自己的双腿,感觉自己体内好像不再那么满涨,我试探着耸动了几下屁股,酥麻的感觉马上传遍全身。

我无力的趴在他的身上,只是用屁股轻轻旋转着,他的双手扳开我的屁股,然后轻轻向上耸动身体,每一下的顶撞,都让我喊了出来,我紧抱着他,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对我的冲击,我的灵魂感觉要飞出身体,巨大的快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把我翻转过来,躺在沙发上,我的双腿高高举起分开,把阴门全部暴露在他的面前,他笑着跟我说:「我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疯狂」。

我悄悄回答:「我还没有完全—-疯狂呢,你怕不怕呀」。他亲昵地吻着我的嘴唇,将阴茎又送进我的体内,「真热,真滑,很舒服」。我只是无声地搂紧他,让他在我的体内抽动。随着抽动,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异样,我需要更强烈的冲击,我的身体随着他的身体起伏迎合,「快啊,快给我」!

我胡乱呓语着,并不停的将阴部撞击着他的耻骨,摩擦着我的阴蒂,他的节奏明显的快了起来,双手不停搓揉着我的乳房,屁股。有时一个指头插入我的后庭,疼痛,也顾不了那么多的疼痛了,我只要快感,只要高潮。终于,我的身体给了回应,我的下体传来舒爽至极的感受,我的双腿紧紧盘在他的腰上,全身僵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喊,全身的毛孔猛然放开,汗水涌出,从阴道里面明显感觉一股热流溢出体外,他慢慢停止了运动,伏在我的身体上,轻轻舔着我额头的汗水。

「你到了」。「嗯,你怎么那么长时间还不到啊」。「他轻轻的吮吸着我的耳垂,悄悄的告我,他们刚才吃的药是缅甸的一种男用延迟药。然后接着说等一会再来好么」?我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呵呵,起来,我要去厕所」。

我赤身裸体地去卫生间,经过阿真和斌两个人的时候,顺手拍了一下阿真的屁股,阿真猛的跑起来抓住我,「斌,再给你一个美女」。顺手把我推倒斌的怀里。斌一把抱住我,说:「菲菲,我们换着来的话,你会不会介意」。「我先去趟洗手间好么」?其实就是默许了,这就是我今晚想要的效果。我坐在马桶上,脑子依旧旋旋的,我身体感到了满足,但是我的心还是需要狂野,我思索着一会出去怎样玩……

我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冷水刺激着我火烫的肌肤,我看着镜中自己的身体,小小的乳房,粉嫩的乳头,洁白的皮肤,我甚至怜爱地拘起一捧水,让它沿着身体流淌。

等我出去的时候,阿真已经和两个男人搅在一起。她和昊拥抱在一起亲吻着,掘着屁股被斌从后面抽插着,我走过去,顺手抽出一只烟点燃,坐在旁边,我原本会吸烟,只是很少吸,烟进入肺中,马上被一种迷离的感觉包围起来,画面上两个女人在相互纠缠,我明显感受到了性的欲望。我并拢双腿,手指搓揉着自己的阴蒂,闭上眼睛,靠在沙发的靠背中,幻想着那两个女人。

他们三人依旧在运动着,我伸出抚摩自己的手,闭着眼睛在搜索他们的身体,我摸着昊的大腿,他的阴茎,给他套弄了一会。然后又摸到了阿真的脸,她的乳房,我都不由自主地感慨了,她的乳房真的手感很好,结实,丰满,弹性十足,真是自惭形秽啊……

吸完了烟,我拍拍手,说:「停一下嘛,你们去洗一下,回来坐一会,玩游戏怎么样」?「好啊」,他们停止了动作。依次去洗手间了,我把内裤穿回来,把房间的灯全部打开,把音乐关小,我喜欢这样的画面,所以我没有换其它的曲子,只是任由画面继续着,让每个人的欲望不至于冷却。

我把两个吧凳放在沙发对面,这样我们就可以彼此相对了。他们陆续出来以后,看我穿了内裤,感觉到一丝犹疑,阿真还问我怎么不玩了吗,我说笨蛋,我不玩我还不全穿了啊。阿真笑嘻嘻地跑对面坐斌的腿上了,我说不行,现在要换人了,我和斌一伙,你和昊一伙。然后斌来到我旁边的吧凳上坐好。现在—-玩游戏「。我说,」我们玩色子,分两帮啊,哪帮输了,那就请到中间来表演一段舞蹈。「大家拍手叫好,阿真还说,真没想到你敢这么疯玩,小心你老公回来我告状。

我有些尴尬,嗔她:」你闭上嘴会死啊你「。—-游戏之后,就一直是我俩在输,一直用各种办法搪塞着不去跳舞,没有办法,只有多喝酒,很快酒力就上来了,我的口齿—-有些不清晰了,越这样越输,实在抵赖不了了,我只好摇摇晃晃拉着斌站起来准备表演,我趴在斌的耳边对他说把灯全部关掉,然后我把窗帘全部打开,月光洒进房间,马上一种浪漫的感觉布满了房间。

他俩调笑着,要我们直接表演作爱,不用跳舞了,这正是我想要得到的结果。我现在充满了表演的欲望。我要将自己的欲望彻底的释放出来。我要在月光底下和男人作爱,和两个男人同时作爱,我需要解除我全部的压抑,我好像看不到明天的希望了……我不仅仅是要解放我自己,我要同时解放我们四个人,我要这个夜晚狂乱霏糜,我知道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就势躺倒在吧凳上,两条腿只能垂在地上,我手里拿着几颗小西红柿果在身上滚动,所到之处都留下一点点凉意,每个人都抑制着自己的呼吸,我知道,月光照在我的皮肤上会给人什么样的触动。我的长发散乱的垂着,房间没有音乐,我听到自己剧烈地心跳声。我要表演了,我用一只手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把修长的双腿伸向空中,然后分开、合拢、再分开……

斌看着我的眼神明显的多了很多柔情,他跪在我的面前把头埋进双腿间,没有吻我,只是用脸来摩挲着我的外阴,我没有特别的欲望,只是感受着他的柔情,他不断变化着部位摩擦着我的下体,绝不伸出舌头来舔噬,他很懂得我的需要,我需要温情需要甜蜜。

现在还不是狂乱的时候,我抚摩着他的头发,轻轻地抚摩,鼓励着他,他的手也—-在我身体上游走,摸过我的锁骨,我的胸脯,我的小腹,他捏到了一颗小西红柿果,滚动到我的阴唇上旋转,挤开阴道的缝隙,在我的阴蒂上摩擦,我试着抚摩了一下阴道口,体液又充盈了我的花园,我轻轻哼着,闭着眼睛感受这种美好的感觉,我估计他俩已经看傻了,没有想到我这样一个女人会如此不顾羞耻地表演着自己的欲望。我要这样的感觉,我要他们一起来参与,」阿真,过来,我们一起好么,我们今天晚上疯掉好了「。我让她趴在我的身体上,顺便给她把内裤脱掉,这样我们俩人的阴部就共同呈现给他们了。

这时已经不需要男人作什么了,因为他们也是慌乱的,没有章法的抚摩着我俩,甚至把酒滴在我们的阴部来吸吮。我们只需要感受这份刺激,这种疯狂的感觉,人生一世,能有几回这样的感受呢,当物欲和压力向我们袭来的时候,我们可曾会有这样的美好幻想么?现在竟然变成了现实,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现实……

阿真明显地—-狂乱起来,从我身体上爬起来,搂着昊—-亲吻。我想要主宰今夜,我站起身,拉着斌的手走到窗前,外面是绝不可能看进来的,镀膜玻璃将外界的眼光隔绝在它之外。我爬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和车流,路上已经没有行人了,半圆的月亮挂在空中,静静地把光撒在我们身上……

我翘着自己圆润的臀部,引诱着斌的目光,他很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双臀,臀沟,肛门和部分暴露的阴唇。我故意的扭动着臀部,嘴中轻轻喘息,我的手摸索着他的内裤,掀开裤脚掏出他的阴茎,他的阴茎应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和昊的是有些差距的,但是我依旧感觉手感很好,他的阴囊紧紧贴着腹部,我撕扯着他的几缕阴毛挑逗着他,直到我听到他粗重的呼吸,我拽着他的阴茎靠近我的阴道,分开双腿,让它进入。

很容易地一下顶到我最深处,电流的感觉又来了,我伏低身体,从胯下摸着他的阴囊,我的体液从他的抽送中流了出来,沾满我的手。这种抽送是很温柔的,我俩都是在感受这种摩擦的感觉,很美妙,很甜蜜。

阿真也伏在我的旁边,我扭头看着两个男人,他们是像比赛一样抓住我俩我腰肢—-冲刺,马上呻吟声和喘息声破坏了原来的宁静。我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希望等到圆满的高潮。啪、啪的撞击屁股的声音此起彼落,空气中充满了疯狂的气息,我想这应该是男女之间相互传达的信息。

突然,斌的阴茎脱离了我的身体,马上一个更大的阴茎插了进来,我明白他俩在交换伙伴,我紧紧闭着眼睛,不管他们如何的操作,我只要体会这种从未体会过的高潮。

我的手不停的揉搓着,下体已经全是水的,我感觉有些液体顺着大腿在向下流淌。昊的手把住我的一只乳房,用力的捏着,给我挤的变了形状,但是强烈的快感从身体传递给大脑,我大声的要着,屁股不断地和着他的节奏向她顶,有时脱离的过大,阴茎直接掉出体外,然后硬生生地顶在我的阴唇上,疼的我马上大喊。

长时间的冲击下,我终于又得到了高潮,我感觉到自己阴道内的肌肉抽搐着,闷闷的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喊叫,并紧了双腿,依然感觉着阴茎的运动,我的屁股不安地扭动着,夹紧让我得到快乐的阳具,身体用力地向后弓起,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臀部,压在我的身体上。

或许是我的感染,我感到了他的阴茎颓然停止了运动,猛然不规则地抖动起来,一股热流喷洒在我的阴道深处,他的头埋在我的颈项,胡乱的咬着我,亲吻着我。

他的一只手扭曲着我的乳房,另外一只手狠狠抓着我阴埠的肉丘和阴毛。耳中传来一种野兽般的叫声。就这样僵直的挺立着,感受彼此抖动的余波,身体慢慢的放松瘫软,倒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过了会我慢慢清醒了,想起昊跟我说的红色药丸……于是我故意假装不知道问斌,你们怎么那么厉害?斌坏坏的笑了笑说,还记得我们吃的红色药丸吗?那是缅甸的一种男用延迟药。是通过朋友介绍和一个qq网名叫,缅甸商贸城的人那里买的。平时不吃药能做10分钟左右,但是吃了药能做一个多小时……

想想平时老公最多也就10分钟,于是我刻意记住了那个qq昵称。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但是我还是打开了电脑上了qq查找了缅甸商贸城,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

于是我加了他的qq就去睡觉了。第二天他通过了我的请求,于是我跟他聊了起来,问了价钱,还有药效后。我买了一包,3天之后收到的货。但是老公出差还没有回来,所以还没有试过药……等老公回来了我再告诉大家这药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期待吧……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