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干家庭主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天仔:18岁职业:无业游民孤儿。兴趣喜欢干别人的老婆,只要干到手的太太!没有一个太太要离开!

艳姨:44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38d、27、40生育:1女

娥姨:42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38f、27、42生育:3女

玫姨:40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42f、28、42生育:3女

慧姨:41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40e、28、42生育:2女

雪姨:43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36d、26、41生育:3女

彗吟:26岁职业:家庭主妇三围:36e、24、36刚嫁1年未育儿

  故事的由来:我和5位阿姨缠绵的性爱,我由于服完兵役找不到工作,只好每天找人聊天,我和这5位阿姨最好,而且这5位阿姨有共同的地方!就是老公、儿女都上班去,在家很无聊,而且这5位阿姨把我当作儿子看待,对我提出任何要求绝对照做,先由娥姨说起、我每天一定到娥姨家里面去聊天,娥姨家老公、儿女都上班去,我到娥姨家门按电铃,娥姨出来开门让我进入,娥姨每次都只有穿着透明睡衣在家,我每次看到娥姨粉红色镭丝的胸罩内裤,黑乳头和鸡掰毛,我的懒叫一定翘起来,娥姨每次说天仔、你看娥姨的身体还看不烦啊?

  我说:娥姨身材很好看,娥姨说:我是老太婆了!我说:娥姨你很年轻漂亮,娥姨说:天仔你只会哄娥姨,我说:娥姨我每次看你的身材,我的懒叫都翘起来!

  娥姨说:天仔你有没有打手枪?我说:我都会幻想我和娥姨修干,娥姨说:死天仔、你想要和我修干,娥姨等着看你如何和我修干,我抱住娥姨亲嘴,娥姨说:天仔、你真的要和娥姨这么个老太婆修干?我双手脱下娥姨睡衣和粉红色镭丝的胸罩内裤,娥姨说:天仔你和女人修干过吗?

  我说:娥姨、我没有和女人修干,我摸着双乳房搓揉,娥姨说:天仔到房间娥姨教你,我到房间马上脱光衣服,扑上娥姨的身体上面,我说:娥姨我要看你的鸡掰,娥姨说:我都以这样子了,你要做什么事随机应变,张开娥姨双脚,头往娥姨的鸡掰舔下去,娥姨的妊娠纹、鸡掰毛我一一亲吻,拨开鸡掰皮中指前后抽插,娥姨淫水流出一大堆,床单以湿了一片,娥姨叫我起来,娥姨摸着我的懒叫说:天仔我拿尺量你的懒叫有多长?30公分的尺一比,娥姨说:天仔你懒叫有25公分长吓死娥姨了,我家男人才12公分长,天仔你的懒叫比起我家男人的懒叫是两倍长跟粗,等一下和娥姨修干,懒叫要慢慢干入鸡掰,娥姨以5年以上没有修干,我说:娥姨你鸡掰不会养养啊?

  娥姨说:我自己手指解决,我家男人不会和我干,只会嫌我老、鸡掰洞松弛,也不想到自己的懒叫太小只了,干进去时候我都没有感觉,只会嫌弃我,我的娥姨,天仔会干到娥姨爽快的要命,娥姨说:天仔快把懒叫干进去娥姨的鸡掰猛烈的干,娥姨养死了,我的懒叫狠狠的干入鸡掰,娥姨尖嘴大叫出来,娥姨说:天仔我鸡掰好痛喔?娥姨我不知道你鸡掰洞那么样紧紧的,包住我的懒叫好爽,娥姨的鸡掰好像处女的鸡掰!

  娥姨说:天仔你的懒叫太过大只,不是娥姨鸡掰小,天仔、慢慢的干,我将肉棒儿,对准了娥姨的鸡掰,用力一送,已整根尽底,我这次的干鸡掰洞,如狂风暴雨般急速抽插,干得娥姨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啊……我的鸡掰好美……我美死了……啊……。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老公……哦……用力的斡鸡掰……用力的干我……哦……。娥姨……你的鸡掰好美……我的懒叫好舒服……。“好亲亲……好老公……娥姨美死了……哦……娥姨舒服死了……好老公…。好老公哎……娥姨……娥姨……我爱你……哦……

  哦……我爱你?好丈夫……好老公……用力的……哦……用力……哦……哦……亲爱的……快……鸡掰洞好美……哦……。

  “哦……好老公……我舒服死了……我爱……好老公……。”

  娥姨……哦……你的鸡掰洞好爽……哦……哦……好爽……。

  平日视男人爲无物的娥姨,今天竟也是如此淫荡,我的抽插更加用力,更加使劲,虽然我小懂真正的性爱技巧,可是我知道该如何控制比较不容易泄情,娥姨泄了之后,缓缓地站起身体,便拍拍我的懒叫说:不错,你还真能干。你要不要换个姿势,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弄你。娥姨叫我躺下来,她则双腿打开,屁股慢慢坐下来,一种新的滋味又让懒叫尝,我不但可以休息,而且可以观赏娥姨的鸡掰洞套弄懒叫的情形,以及她那淫浪的表情。娥姨套弄的很有节奏,上来一下必紧紧的拉着懒叫,一下来懒叫整根到底,她的功夫实在是很棒,这一上一下的,刮着懒叫舒服透顶了。

  好老公……嗯……怎么样……舒不舒服……。好鸡掰洞……我好舒服……你真的好会弄我舒服透顶了……。嗯……哦……你的手摸我的奶……哦……。好老公呀……我实在好美……你的懒叫顶到花心好美……。哦……哦……哦……我要丢了……你弄快一点……哦……。好鸡掰洞……哦……你快点弄……我……啊……啊……。

  娥姨一看我屁股一直用力的往上顶,知道我要泄了,她上下的速度,快了许多,我的大懒叫也被夹紧了很多,一阵畅意,使我把不住精关,一泄如注,整个人在这个修干的刹那,全爲之软下来。娥姨从我身上下来,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才对我说:你以后若是想修干,我一定给你玩,只是你不可再外面乱来。我不会乱来,你放心好了,我好困,你陪我睡一觉好吗?好啊,你乖乖的躺到晚上,我会叫醒你吃饭再回家。

  隔日我到玫姨家去准备修干,娥姨以和玫姨说出,我修干很厉害!玫姨一让我进来,就牵起我到房间里面,玫姨全身脱光开始躺下床上等我修干,玫姨说:天仔直接修干我以经手淫过了,我脱光看玫姨的身体,生産3个女儿身材还不赖,我看出玫姨是很淫荡的女人,我魁梧而又火烫的东西懒叫,这次的修干,将使出混身解数,不同于前几次的温和。我要尽所有的力量、摧残、狠干,把小穴给捣穿。

  所以,我告诉玫姨:玫姨,你要忍着点,我用的力量会很大。好天仔,我知道,我想那可能是另一种舒服。大懒叫先是慢慢的在鸡掰洞中抽插,让淫水多流一点,免得鸡掰洞多受皮肉之苦。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好天仔……嗯……美死了……嗯……我爱你……嗯……。我的亲亲……喃……哦……鸡掰好舒服……嗯…。我看着玫姨那如痴如醉的神情,口中轻声的淫叫,我看了一下大懒叫在鸡掰洞中进出的情形,我知道,我要开始疯狂了,我要大干一场了。慢慢的提出大懒叫,拍的一声,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啊……天仔的力量好大……啊……鸡掰有点受不了……啊……。好天仔……轻一点……啊……轻一点……啊……不要那么大力……。玫姨……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好了……。啊……天仔……慢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哦……玫姨……忍耐一下……哦……大懒叫会爽死你……哦……。

  我的大懒叫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下都相当相当的重,干,干,干!啊……啊……大懒叫哥哥……小力一点……啊……鸡掰会痛……。我的好老公……小力一点……鸡掰会受不了……啊……啊……。好好老公……好爱人……啊……我会痛死……啊……鸡掰痛呀……。

  此时的我,已失去理智,已失去怜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会玫姨的嚎叫。就这样狠插猛干的干了一百多下,我已是大汗淋漓,玫姨呢!

  玫姨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快的呻吟。吗……哼……老公……老公……老公……啊……鸡掰美死了……哼……。大懒叫哥哥……我好痛快……我好爽……哼……好爽……。娥姨……娥姨……哦……你爽了吗……哦……你舒服了吗……哦……。哼……哼……天仔好老公你真会干娥姨……干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好老公……大力的插鸡掰……哼……大力的干我…哦……让玫姨去死吧大力的干……哦……哦……哼……。娥姨……哦……娥姨……我会大力的干死你……哦……大力用力的插穿鸡掰洞……插死玫姨这个小鸡掰……哦……玫姨……………玫姨……。好天仔……哼……快……快……再快……哦……再快……鸡掰要美死丁……。

   哦……大懒叫……用力使劲的干……哼……快……快……哼……。……好玫姨……屁股顶上来……哦……让大懒叫插到花心……挺上来……我汗水如下雨般流着,懒叫、鸡掰的淫水也小停的流着,拍,拍,又是一挺,干得玫姨爽到天边去了,插得玫姨的穴,不停的抽搐。

  玫姨……哦……玫姨……屁股顶上来……哦……玫姨……我爱你……。哼……哼……玫姨快不行了……哦……玫姨实在是好过瘾……哦……。天仔好老公……你快大力用力的干我……哦……鸡掰美到了顶点……哦……。哦……我要浪了……玫姨……快顶……哦……快顶……哦……快……大懒叫……用力……啊……哦……玫姨也要…˙哦……。啊……啊……玫姨……玫姨……我爱你……啊……玫姨……玫姨……啊……啊……玫姨!

  哦……我……泄了……好天仔……哦……玫姨爱死你了……哦……。一场人类最原始的战争,就如狂风暴雨后的晴天,整个停下来。

  沉重而又急促呼吸声,在我们的耳边传送,汗依然是流着,可是我和玫姨却因爲高度的满足而爲它流,满足后的瘫痪,满足后疲乏……。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高潮后的眼神、樱唇……。

  天仔,我们一块去洗澡,刚刚流了太多的汗,该去洗一洗。玫姨你修干时候叫我天仔好老公,修干完毕叫我天仔,玫姨说:好老公、只要没有人玫姨是你的好老婆这样可以吧?,玫姨,你躺着,我先去放水。天仔好老公,你刚刚真的把我干上了天边,我今天真的是好过瘾,好爽。玫姨,你能过瘾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的义务。你真会说话,走,玫姨帮你洗澡去。“哎哟!玫姨,你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我没有不舒服,?

  玫姨是小穴会痛,可能是你刚刚插我时的力量太大了。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没关系,玫姨不会怪你,走吧,进去洗澡。玫姨替我洗澡时,真是细心,身上每一部位,一寸一寸梳洗干净,洗得我通体舒泰,混身上下好不舒服。玫姨,我也替你洗一洗。玫姨的肌肤好白好嫩,丰满的乳房,丰满而又圆厚屁股,阴毛适中而肥厚的鸡掰,这些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借着洗的机会好好把玩一番。

  好老公,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那么顽皮。没办法,谁叫玫姨长得那么漂亮,个性又温柔体贴,爱乌及屋嘛,我当然也喜欢。它们。少在那里油腔滑调,快点洗!洗完了澡,整理一下战乱后的现场,我拥着娥姨,在她温软的胴体下,一起寻梦,共同入睡。

  由于昨天的大战,我感到特别的累,所以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正当中,已近晌午,玫姨打电话说:好老公你的艳姨鸡掰养了,赶快去干艳姨的鸡掰!我到艳姨家我轻轻的把艳姨带入怀中,不言不语的享受这沉寂黑暗的一面。我的手在艳姨的背上滑动,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上衣的领口,扣弄着她的乳房,她也不甘示弱的跟我的玩意儿。

  天仔,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了。没想到艳姨是这么的干脆,毕竟是守寡的人,作风大胆、俐落,不拖泥带水。我刚刚把衣服脱掉,艳姨就来了,一手握住了我的大懒叫,一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不停的游移,艳姨的手作成套筒状,在爲我的宝贵懒叫按摩、套弄。艳姨,你能不能用嘴巴含住大懒叫。艳姨没有答话,却以行动来表示她可以,艳姨愿意。也不知艳姨是怎么含的,大懒叫让艳姨的小嘴及得好舒服、好美。

  啊……艳姨……哦……我好舒服……哦……

  大懒叫好美……哦……。哦……哦……艳姨的嘴太棒了……哦……艳姨真会含……哦……。艳姨一:哦……大懒叫太爽了……哦……哦……太爽了……。艳姨……我实在太舒服了…太美了……。艳姨的嘴含的我几乎快升天了,我要美死了,突然艳姨停了下来、问道:天仔,你要怎么干我?艳姨靠近床铺躺着好了。

  我想用昨晚跟玫姨修干时用的那一招,来干死这位艳姨。在黑暗中。大懒叫摸索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在艳姨的引导下插了进去。啊……天仔的大懒叫好大……啊……鸡掰胀死了……嗯……。嗯……嗯……鸡掰胀的好舒服……嗯……鸡掰美死了……嗯……。大懒叫真好……哼……弄得鸡掰好爽……嗯……嗯……。嗯……嗯……好天仔……大懒叫真会干鸡掰……嗯……嗯……。

  我依照原新计划,一下一下的慢慢来,先让艳姨好好享受一下美的滋味,等一下,我要重残艳姨的鸡掰。就这样插了约莫五六分钟,艳姨的淫声已开始叫爽,淫水也流了不少,我将大懒叫整根拉了出来,调节一下呼圾,深深的吸了一口真气,拍,拍,拍,我要重重的摧残艳姨,狠狠的插烂艳姨。啊……阿……轻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鸡掰会痛……!啊……痛……啊……痛……轻一点……小力一点……

  天仔的大懒叫快顶穿花心……好天仔……轻一点……啊……会痛……鸡掰会受不了……。

   哦……艳姨……艳姨忍耐一下……哦……等一下艳姨就会舒服……哦……。哼……哼……天仔的力气好大……哦……鸡掰要干穿了……哦……。嗯……哼……天仔哥哥……哼……你真行……艳姨的鸡掰爽死了……。好情人……鸡掰从没有被这么大力干过……嗯……庸快死了……。

  嗯……舒服……哦……舒服……好天仔……大力干……干死鸡掰……。好鸡掰洞……嗯……用力夹懒叫:哦……懒叫干的好爽……。啊……嗯……艳姨好爽……嗯……懒叫每次都顶到花心……哦……美死了!

  艳姨……屁股顶上来……哦……对……顶上来……哦……。好天仔……天仔干的真凶……真猛……鸡掰被干的好舒服……哦……。快……天仔在用力……大力……啊……大力的干……哦……快……。好鸡掰洞……夹紧大懒叫……我要插死你……哦……哦……。

   大懒叫……快……重重的干……鸡掰要升天了!:快……快呀……。鸡掰过痒死了……哦……舒服死了……。哦……痛快死了……好天仔……天仔干的鸡掰爽死了……。

  艳姨……夹?喔j懒叫……艳姨……夹紧……哦……哦……。我的大懒叫并末因爲艳姨的泄而改变抽插的力量,一样是那么的大力,一样是那么的狠。拍,拍,拍,滋,卜滋,拍,滋,卜滋……:。

  大懒叫哥哥……哦……好老公:哦……鸡掰受不了……好老公不要再插了……啊啊好老公不要再插了……好老公太猛……啊……鸡掰真的受不了……啊……不要再干了……艳姨用嘴巴吸……啊……艳姨用嘴给好老公吸……。看到也听到艳姨如此的呼声,我想,我也该够了,再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将大懒叫抽出来,移动躺在艳姨的嘴巴里。一根湿淋的懒叫,红红的大龟头,就这样又塞进了另一个洞里——艳姨的嘴巴。  艳姨用力的含它,好好吸它。哦……好舒服……好舒服……大懒叫美死了……哦……。艳姨……哦……用力吸……对……哦……用力……哦……大懒叫会爽死……好小嘴……艳姨吸得我真爽……好爽……哦……好爽…哦……。哦……哦……大懒叫要插穿艳姨的喉咙。约莫又过了几分钟,大懒叫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一阵要崩溃的念头急速的侵袭了整根大懒叫。快……艳姨……快…我好痛快…?我要出来了……快……用力含住……艳姨你快……含紧……啊……啊……啊……啊……。大懒叫急速的在艳姨的樱桃小口里,快而又猛的插了几十下。

  一股强大的精液噗、噗、噗……。完全的射入了艳姨的喉咙深处。哦……哦……我好舒服……哦……我好爽……哦……哦……爽死我了!我翻了一个身,慢慢的平息急促的呼吸,艳姨起了身,走到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和一叠卫生纸,擦去我身上的汗水,也擦去了我大懒叫上的液体。艳姨紧紧的偎着我说:好老公,天仔好老公的大懒叫真能干,干的艳姨真的爽死了。

  艳姨你和玫姨、娥姨,好老公会好好的照顾你们的鸡掰!艳姨、你的家庭只有你一人,女儿又嫁人,干脆艳姨家就是我们修干的场所!艳姨说:好老公、你说的就是!我们三姑六婆等待好老公你来修干。

  艳姨你问雪姨要不要修干,艳姨马上打电话说:雪、鸡掰痒不痒啊?我有止痒的大懒叫赶快过来。艳姨马上挂电话,不一阵子雪姨就到艳姨家了,看到我和艳姨全身脱光就知道怎么回事!雪姨说:原来是天仔的大懒叫啊!吓死人!天仔你的大懒叫怎么那么长?雪姨我鸡掰等待天仔的大懒叫修干,艳姨笑嘻嘻说:雪、等一下修干你会被天仔干到叫好老公啊!雪姨说:天仔、我都脱光衣服了,还不赶快干雪姨的鸡掰,痒的要死了,天仔你放心、雪姨的鸡掰以经好几年没有人干过了!

  我说:雪姨、我没那意思,雪姨说:天仔、雪姨在跟你开玩笑,我说:雪姨你好可怜喔?鸡掰以经好几年没有人干过了,天仔会让给雪姨知道修干的快乐!

  我扑上雪姨的身体,扛起雪姨的双脚于肩膀上,艳姨帮忙我的大懒叫对准雪姨鸡掰洞干下去,艳姨按我的屁股猛烈推来推去,艳姨叫我不用出力,我亲吻雪姨的嘴唇、双手摸着雪姨的乳房,雪姨只有嗯嗯的叫,我叫艳姨不用推我的屁股了。

  我想雪姨除了老公那的懒叫外不曾尝过别的男人的大懒叫,今天第一次偷客兄就遇到我这粗长硕大的大懒叫,雪姨哪吃得消?不过我也想不到今天居然能让我吃到这块天鹅肉,而雪姨的鸡掰洞居然那么紧,看雪姨刚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欲高涨猛插到底。

   雪姨娇喘呼呼,望着我说:“天仔真狠心啊,天仔的这么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对不起,我不知道雪姨的是那么紧,让雪姨受不了,请原谅我。雪姨,我先抽出来好吗?“我体贴的问雪姨。

  “不行……不要抽出来……”原来雪姨正感受着我的大懒叫塞满鸡掰洞中,真是又充实又酥麻的,雪姨忙把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背部,双腿高擡两脚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大懒叫抽出来。雪姨的老公常喝醉的回家,害雪姨夜夜独守空闺,孤枕难眠,难怪被我稍爲逗一下就受不了,此时此刻,怎不叫雪姨忘情去追求男女性爱的欢愉?

  “雪姨……叫……叫我一声好老公吧!不……不要……羞死人……我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叫嘛……我的好老公……快叫。你呀……你真坏……好老公……好老公……“雪姨羞得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真他妈的有够淫荡。”喔……好爽……好老公……好老公……人家的鸡掰被你大懒叫插得好舒服哟!好老公……好老公……再插快点……“春情荡漾的雪姨,肉体随着大懒叫插穴的节奏而起伏着,雪姨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好老公……好老公……好老公……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哟……我要丢了……喔……好舒服……“

  一股热烫的淫水直冲而出,我顿感到龟头被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我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阴核、九浅一深、左右摆动。雪姨的娇躯好似发烧般,雪姨紧紧的搂抱着我,只听到那大懒叫抽出插入时的淫水“噗滋!噗滋!”不绝于耳的声音。

  我的大懒叫插穴带给雪姨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雪姨几乎发狂,雪姨把我搂得死紧的,大屁股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好老公……啊……死我了……哼……哼……要被好老公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雪姨经不起我的猛插猛顶,全身一阵颤抖,鸡掰洞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的大龟头。

  突然,阵阵淫水又汹涌而出,浇得我无限舒畅,我深深感到那插入雪姨鸡掰洞的大鸡巴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般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雪姨酥软软的瘫在沙发上,我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雪姨突然不动了,让我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擡高雪姨的两条美腿放在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雪姨的肥臀下,使雪姨的鸡掰洞突挺得更高翘。我握住大懒叫,对准怡如的鸡掰洞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雪姨娇躯颤抖。

  我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龟头在花心深处磨擦一番。雪姨还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大懒叫、如此销魂的技巧,被我这阵阵的猛插猛抽,雪姨直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般的

  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我……*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鸡掰要被你……*破了啦!好老公…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雪姨的放浪样使我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鸡掰才甘心。

  雪姨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淫水弄湿了床罩。

  “喔……好老公……你好会玩女人,雪姨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

  “雪姨……雪姨……雪姨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雪姨知道我快要达到高潮了,配合提起余力将肥臀拼命上挺,扭动迎合我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阴功,使鸡掰洞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好老公。“心肝……我的好老公……要命的……又要丢了……啊……雪姨……我……我也要泄了……啊……啊……“雪姨一阵痉挛,紧紧地抱住我的的腰背,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

  感到大龟头酥麻无比,我终于也忍不住将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雪姨的鸡掰洞深处。雪姨被那热烫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好老公……好老公……爽死我了……”

  我们同时到达了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着,享受激情后的余温。

  门铃响起来,艳姨早已穿着衣服出房间开门,艳姨说:慧、赶快进来,慧姨一进入艳姨家里面,艳姨说:慧、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慧姨说:艳、是什么好东西啊?艳姨说:一只25公分的大懒叫!

  慧姨说:怎么可能有那么样的大懒叫!如果有的话?我一定会偷客兄也要爽快一下子,艳姨说:雪、刚刚才偷客兄爽快了,正在和天仔好老公温醇享受呢!

   慧姨说:是天仔啊!艳姨说:天仔好老公的大懒叫修干很爽快也,慧,你的加入,我们5姐妹正好可以有福同享受!

  慧姨说:艳、雪、娥、玫、你们4人以被天仔用大懒叫修干过了吗?艳姨说:慧、剩你一个人而已!敢快进入我的房间和天仔好老公修干!

  慧姨说:我不好意思,艳姨牵起慧姨的手进入房间里面,好老公、雪,你们看谁来了!我抽出干入雪姨鸡掰里头的大懒叫,起来走到慧姨身边,捉起慧姨的手摸着我的大懒叫来,慧姨说:天仔、你真的不会嫌弃慧姨。我说:慧姨你还年轻呢?艳姨把慧姨衣服全部脱光,雪姨自动起床叫慧姨躺下来,慧姨犹豫一下子?

  然后躺下床上来,我激动了抱紧了慧姨。于是,我移动身体,将慧姨的两腿擡放在我的肩上,一手扶着慧姨,一手扶着慧姨的臀部“滋”的一声,将龟头插进阴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慧姨忽然左右大力的摇动头部,身体急速的扭动着。我的龟头前端才进入一半而已,慧姨便如此喊叫着,不禁又大力的一插、一抽又用力一插下,整根大懒叫完没入了鸡掰中,被肉壁紧紧的吸住了,慧姨用比刚刚还大声的呻吟声呻吟着:“啊啊……痛……啊……啊。终。终于……啊……痛。痛。啊。啊……没想到慧姨以生2个女儿,鸡掰洞还有处女般的紧缩,“唔唔。

  慧姨……慧姨……你的。你的鸡掰……好……紧喔……夹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干……死你……爽死……你……爱……死你……呼呼……慧姨……你的淫水好。好多哟……呜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边插着慧姨的小穴边爽道。”哟。哟……啊啊……啊喔。喔喔……好老公……好老公……哟。

  占有我……快……占有……我……呜呜……哟……我。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哦哦喔……抱紧我……喔。喔……快……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啊啊……“

   慧姨边说着,边要我抱着她、干着她,于是我将慧姨的两脚放下,将慧姨抱起,我坐到床边,让慧姨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慧姨扶正我的大懒叫对准鸡掰洞后坐了下去,双手缠绕在我的后脑勺,并让两个大奶紧夹着我的脸部摩擦着,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将慧姨的身体直上直下的让阴道能垂直抽、插着我的大懒叫。”啊啊……哟……爽爽……爽死我了……哟。哟……这样……好。好爽哟……啊……啊啊……啊……喔喔。好老公……我爱死你了……你……你真强壮……啊……啊……这……这样好……很好……啊

  啊……啊……“慧姨急扭动全身,享受做着干的乐趣,不时的发出淫叫声,声声悦耳。慧姨的双手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胸前,两颗奶子正左、右、左、右的拍打着我的脸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鸡掰洞正持续”噗滋!噗滋!

  “的吸入、吐出我的大懒叫,我的头则左右左右的摇动,用舌头舔着慧姨胸前那两颗一直摇晃的大乳房,我的嘴中也不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气息,更充满的有如交响乐般,你一声、我一声的发出了爱的呼唤声,让我们两人互相干的浑然忘我。手有点酸了,于是我抱着慧姨的腰站了起来,而慧姨的双手及双腿随着我站起,分别抱紧了我的脖子及夹紧了我的腰部,身体向后荡着,让慧姨的鸡掰洞以45度角插着,这也让我比较好抽、插,我们将姿势摆好后,我臀部一挺、一缩间,又将慧姨送到另一高潮了。

  慧姨的头及乌黑的秀发,正随着我下身的突击,上身受到憾动而乱摆着,我紧咬着牙,努力的干着慧姨,让慧姨欲仙欲死了,好不快活,看到慧姨的嘴角已不自主的流着口水,两眼翻白起来,嘴边还持续的发出高潮的淫叫声:

   “啊……啊……啊啊。啊……好老公……啊……好……好强……好厉害……哟。哟……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了……快泄……高。潮了……哦哦喔喔……

  慧姨的淫叫声也憾动着我,我也不禁说着:“哦。哦……慧姨……慧姨……我……我……干……干……爱……你……哦。慧姨……好……好……慧姨。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泄……了……啊……哦哦……呼……呼……呼。喔喔……喔……“

  这时,我们两人同时泄了,一股灼的精液直冲向慧姨的子宫中,而淫水则顺着我的大懒叫流出,我抱着慧姨“碰”的一声,一起倒在床上,我的大懒叫还在她的鸡掰洞并没有拔出来,而慧姨仍紧紧抱着及夹着我的身体,整头缩在我的胸部里一动不动的,我们正静享受着彼此高潮后的快感、刺激感。良久,我们俩人对视了一眼,才分开彼此的身体,我看着慧姨那美丽动人的肉体,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兴奋的情绪,擡起头向慧姨说道:“慧姨……慧姨……你。你还好吧?会……不会很痛呢?”

  我的手轻抚摸着慧姨的秀发,轻声的说道:“慧姨,你的心情好很多了,我轻托着慧姨那秀丽的脸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额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慧姨说道:”慧姨……慧姨愿意……鸡掰洞。给……我干……吗?……嗯……嗯……“无言的对视,又让慧姨的眼眶流出湿热的泪水,不知所措的摇摇头又头头。

   ”慧姨……我要你亲口说出……愿意。鸡掰。给。我……干一生……“我又坚定的说,眼睛里迸发出渴望的火焰。”……我……我愿……意……我愿意给你……干一生……“

  说完后,马上满脸通红的低下头。慧姨最后的一句话,终于让我听清楚了,我不禁狂吻着慧姨,慧姨的身体各部份,又抱着慧姨跳了起来,让慧姨不知所措的始终不敢看我一眼,只是随着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泪水,代表着慧姨心中的喜悦也不下于我。我又跟慧姨两人大战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秽的身子,两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来,这一天仿似拨云见日般,让我们的心彻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欢了。

  两人出来到客厅坐下来,艳姨、雪姨说:慧、你和好老公修干很爽快呦?慧姨说:好老公也和你们爽快过了,我说:3位好老婆不用斗嘴了,明天艳姨好老婆通知另外2位好老婆,我们6人要好好的修干一下!艳姨、雪姨、慧姨说:好老公你要我们5位老婆服侍你一人啊?我说:5女共同伺服一夫,真的是人间享受!我明天给你们不同的享受,我要回家睡觉了,来3位好老婆亲嘴一下,亲完3位好老婆,各摸好老婆的双乳房和抠挖好老婆的鸡掰洞、我就回家了。

  隔天一大早我就到艳姨家里去了,一看到5位好老婆早已到达,心满意足的说:好老婆们、看到好老公、还不叫一声好老公来听一听啊!好老婆们一同说:好老公早安,我说赶快衣服全部脱光准备修干,好老婆们说:是、我们的好老公。

  我说:好老婆们、全部趴跪姿屁股翘起来,我说:照我说的人员跪好,艳姨、娥姨、玫姨、慧姨、雪姨,5位好老婆们马上跪好了,我好老婆们的屁股后面、怃摸着好老婆们的屁股,大懒叫对准好老婆们的鸡掰准备干入,修干的顺序是艳姨、娥姨、玫姨、慧姨、雪姨,然后在反过来修干,抱住艳姨屁股大懒叫干下去鸡掰洞抽动,干100下后,又干娥姨的鸡掰洞、又干100下后,到了干我最喜欢的玫姨,我捉住玫姨的屁股用力的干,因爲玫姨的屁股大又有弹性又圆又翘,干起来很爽!玫姨生3个女儿屁股还是那么好,我也比较喜欢干玫姨,玫姨长的漂亮,不会太肥而又丰满的身体,身高又刚好,真的是修干的对象,玫姨说过她的老公懒叫小只,修干时间不到1分半钟头、然怪玫姨生3个女儿!

  怎么写都不知道,玫姨的老公、现在连玫姨脱光衣服张开双脚要修干,玫姨的老公连修干都不要!玫姨说:我的没出息的老公原来阳痿了,所以玫姨身材能保持住。结果我干玫姨快要200下、又干慧姨,慧姨的屁股跟玫姨一样大,可是干起屁股好像一坨软泥,我干100下、又干雪姨的屁股,雪姨人小屁股大,干屁股时要比慧姨好干,可是比起玫姨又差一点,雪姨被我干100多下,我才到艳姨的屁股后面说:艳姨、你的乳液拿出来,艳姨拿出乳液给我、马上又趴跪姿翘起屁股说:好老公、你拿乳液要作什么?

  我说:好老婆们、你们鸡掰早已被你们的老公干过头了!所以好老婆们的屁股洞,好老公要爲5位好老婆开苞,好老婆们听完说:好老公、你的大懒叫太大只了,我说:好老婆们,你们全身上下有什么地方是在室的,也只有屁股洞而已!

   好老婆们说:好老公、只要你高兴好老婆们没有话说。我把乳液涂抹在大懒叫上,在帮好老婆们涂抹乳液在屁股洞上,艳姨、娥姨、雪姨、慧姨一起说:好老公、你最爱玫姨好老婆,就由玫姨好老婆开始吧。

  我说:玫姨好老婆来、我们两人开始吧,玫姨翘起屁股来,我将大懒叫对准屁股洞慢慢的干入,我的大龟头才进入而已,玫姨就哎哎大叫叫苦连天,于是我狠心用力的把大懒叫整只干进入,玫姨说:好老公、我们不要干屁股洞,我说:玫姨好老婆大懒叫整只干进去了,等一下你不痛时候,我在慢慢的干,玫姨好老婆说:好老公你可以慢慢的干了,我捉住屁股前后抽插,屁股洞夹住大懒叫真爽!

  跟玩在室女的鸡掰还要爽快!  玫姨被我干到高潮了,我捉住娥姨屁股洞开始慢慢的干,干好又干慧姨,又干雪姨、才干艳姨,我来回干的好老婆们的屁股洞,乳液涂完了,干到最后,我把大懒叫干进去玫姨的鸡掰洞里面射精了。我又抽出来大懒叫、干进去娥姨的鸡掰洞里面射精、我整个人趴在娥姨上面休息,休息好,我爬起来躺下叫玫姨鸡掰洞自己对准大懒叫修干,我叫雪姨、娥姨抱住张大双脚跪到我的头上面,慧姨、艳姨舔我的胸部,我叫玫姨双手插入慧姨、艳姨的鸡掰洞里面抽动,我们6人玩的乐在其中,我舔雪姨、娥姨的鸡掰,玫姨玩我的大懒叫,慧姨、艳姨舔我的乳头,玫姨双手抽插慧姨、艳姨的鸡掰,5个女人的叫声听起来真爽,我叫5个女人轮流换位子,5个女人的鸡掰都被我舔过,5个女人的鸡掰都被我干过,我要射精了、我叫艳姨、慧姨、雪姨趴跪好,我在3个女人鸡掰洞里面射精,我说:好老婆们、你们的鸡掰毛太难看了!

  我看剃光鸡掰毛好了,反正你们的老公,连要跟你们修干都不愿意!好老婆们说:好老公、你说的话也对!我们的老公连干都不干,我们剃光鸡掰毛好了,艳姨你去买刮胡刀跟脱毛剂马上回家,玫姨跑过去抱住我说:好老公、如果我们的没出息的老公发现了,好老公、你要我们怎么办啊?我说:玫姨、你还要给你的没出息老公干鸡掰啊!

  玫姨说:一夜夫妻百日恩、难道他想要修干都不能给他干吗?我说:是我和你们修干比较好?还是你们的没出息老公和你们修干比较好?

  你们自己想像得到,想出来以后再跟我说,艳姨回来了说:好老公、你在生什么气啊?娥姨跑到艳姨旁边说出原因,艳姨说:好姐妹们、记然我们以经和好老公修干了,你们还愿意给你们没出息的老公干吗?4位好老婆们一同说:现在开始我们的身体,只有好老公才可以干!我说:这样才能当我的好老婆,快点把鸡掰毛剃光,好老婆们进入浴室剃毛了,过一阵子,好老婆们一同站立在我的面前,我看好老婆们没有毛的鸡掰,大懒叫又翘起来,我走到好老婆们的鸡掰前,先亲一下鸡掰、然后双手剥开鸡掰皮舔者鸡掰洞、5个好老婆的鸡掰一视同仁都亲过跟舔过,我双手扛起艳姨、娥姨的一只脚于肩膀上,艳姨、娥姨两人抱住对方,两人的各一只手扶在的腰部,大懒叫干入艳姨的鸡掰洞里面,干一下艳姨、娥姨也一起叫出来,真爽!

  我说:艳姨你要叫小声点,艳姨你站在门口旁边,艳姨说:你们不要怕!我死亡的老公以前喜欢在客厅修干,所以整间房子全部都有隔音!

  艳姨说完、我干艳姨的时候越干越大力,肉与肉的撞击声音大到吓死人!淫水喷洒整地,艳姨高潮了,我放下艳姨、娥姨的脚,然后我把娥姨、玫姨的脚擡起开始干娥姨鸡掰洞、我听到玫姨的叫声,我的大懒叫好像变的又粗又长了,娥姨说:好老公你的大懒叫好像变的又粗又长,娥姨的鸡掰受不了,娥姨高潮死了,放下娥姨、玫姨的脚,抽出大懒叫、雪姨跑到大懒叫面前看,雪姨说:好老公的大懒叫真的变的又粗又长!

  艳姨拿出尺一比对,艳姨说:正好一尺长、粗有7公分也!

  我二话不说擡起玫姨、慧姨的脚,干下去玫姨的鸡掰,猛烈的狂干,玫姨一下子就高潮,在所难免的一定换慧姨、雪姨,大懒叫干下去慧姨鸡掰,慧姨可能听修干的声音太多了,干不到30下就高潮,我抱起来雪姨的双脚,使用周游列国这招,干起来声势浩、大,走到4位好老婆的面前猛烈的狂干,好老婆们、看到我的大懒叫干雪姨的鸡掰的状况,个个目瞪口呆!口水、淫水流满地,雪姨的淫水喷洒好老婆们的脸蛋上,玫姨的头伸入我的夸下,舔我的睾丸,雪姨也高潮了,我马上抱起来玫姨,一样用周游列国这招干玫姨的鸡掰,一边走一边干,我和玫姨两人快要高潮了!

  我们叫艳姨躺下,娥姨躺在艳姨的身上,我抱玫姨躺在娥姨身上面,玫姨双手擡起娥姨的双脚,我擡起来艳姨的双脚,猛烈的狂干玫姨,玫姨高潮了、我射精液到玫姨的鸡掰洞里,然后在射精液到艳姨、娥姨的鸡掰洞里,

  大门突然打开,原来是彗吟姊、艳姨的女儿,彗吟姊说:妈咪、阿姨、天仔,你们也太夸张罢了!天仔你干我的妈咪和阿姨,妈咪、阿姨你们知道伦理吗!你们是长辈怎能和晚辈修干,还好是我!如果是别人你们就惨兮兮!妈咪你守寡20多年,女儿不会怪妈咪的,阿姨你们有老公也?

  怎么能够和天仔修干,你们怎么对得起你们的老公,4位好老婆一起说:彗吟、你不知道我们4人以经5年以上没有修干,彗吟说:怎么你们的老公都不要修干,好老婆们说:我们的老公、不是嫌弃我的们鸡掰洞太大、或是嫌弃我的们身材变样,不然是阳痿,你说彗吟,我们遇到天仔好老公大懒叫,我们不会鸡掰痒吗?

  你老公几天就会跟你修干!而我们5年以上没办法修干,彗吟说:原本回家是要问妈咪事情?听到阿姨你们的原委,我干脆直接说了,妈咪、阿姨:我和老公的身体、医院检查正常,可是还是不能怀孕,我的婆婆说、如果1年以内不能怀孕,威胁我!让我要给老公娶小老婆,妈咪、阿姨,我到底要怎么办?

  艳姨说:女儿,老公有射精液到鸡掰里面吗?彗吟说:妈咪、我们该做得到的,都以做过了,慎至于每天修干,艳姨说:女儿衣服脱下让给我们检查、彗吟全身脱光,彗吟姊的身材真的一级棒!葫芦形的身高,配上丰满的双乳,圆而翘的屁股,害我的大懒叫翘起来,彗吟姊看到我的大懒叫问起艳姨说:妈咪、男人的懒叫跟天仔的差不多吗?

  艳姨说:只有天仔的例外,一般男人的懒叫大概12公分左右。

   彗吟姊说:可是我老公的懒叫只有5公分左右,一只小指粗,而且每次干进鸡掰时候早已射精,我连淫欲都还没想到就完成了,艳姨说;你们修干的时候,你的鸡掰有流血吗,彗吟姊说:没有!

  艳姨说:女儿、你老公连你的处女膜都没有干到,女儿你跟本不可能怀孕,就算是处女膜破了,你还是不可能怀孕,因爲没有淫水帮助精子不可能进入子宫,你干脆离婚好了,女人结婚就是要修干的,不然结婚做什么?

  你看天仔的大懒叫!

  爲什么妈咪和阿姨会迷恋天仔,因爲天仔可以一次干我们5个人,女儿躺下来吧,天仔给彗吟姊上一课,让你彗吟姊知道什么是修干的快乐,我马上趴在彗吟姊的身体上,我的手也不停止的爱抚彗吟姊的鸡掰,使得彗吟姊淫叫连连"啊~~啊~啊~啊~~舒~~服~~~~喔~喔~啊~不~行~了~"

  彗吟姊喘息着,摇动着身体,这时我换一个姿势,将头埋进彗吟姊双腿之间,用舌头舔泛滥成灾的鸡掰洞,并将从鸡掰洞流出的淫水喝下,并用舌尖轻舔拨弄鸡掰洞的阴蒂,彗吟姊似乎已经快高潮了,舔……舔……哦……哦……舔得彗吟姊好舒服……喔……喔……宝贝……好弟弟……哦哦……这样……太……完美了……哦……彗吟姊要死了……好弟弟……你要弄死彗吟姊了……哦……亲亲……彗吟姊……哦……哦……彗吟姊……不……不行了啊……哦……哦……要泄了……彗吟姊的肉穴像是地震般,鸡掰洞肉剧烈地翻动,淫水如同决堤般汹涌而出,彗吟姊如同抽羊癫疯般痉挛着,肌肉完全绷紧,我没有停止工作,一边大口地吞咽彗吟姊的淫水,一边用手指在阴蒂加大拨弄的力道,彗吟姊也已达到疯狂的颠峰。

  此时,彗吟姊的身体突然弓起来,然后重重躺在床上,然后一会儿气喘嘘嘘说:好弟弟……呼……你要弄死彗吟姊了……呼……

  彗吟姊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疯狂……的快感?是吗,那待会会让你更舒服的,彗吟姊、于是,我将我的大懒叫移到彗吟姊的嘴巴前,彗吟姊,好好服务我的彗吟姊吧!如果服务的好,我再让你爽上天!彗吟姊听到之后脸红的摇摇头,一付不愿意的样子,于是我不动声偷偷用手挑拨彗吟姊鸡掰洞的阴蒂,结果彗吟姊一声呻吟,唉了一声,无力的倒在床上,这时我立刻将我的大懒叫塞进彗吟姊的嘴巴中,而我则再一次将我的头埋埋进彗吟姊双腿之间,舔那刚才泛滥成灾的鸡掰和阴蒂,而彗吟姊因我的大懒叫太大而无法整根含入嘴巴中,而呻吟着。

  “呜呜……嗯……呜……呼……我的大懒叫在彗吟姊嘴巴服务下涨得更大,彗吟姊的舌头有如舔冰淇淋般舔我的大懒叫,彗吟姊的嘴好烫,彗吟姊含的好紧,彗吟姊含得大懒叫涨得更大!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彗吟姊……哦……彗吟姊……你含的真棒…………哦…我的好情人……哦……好姐姐……哦……我快爽死了……哦……彗吟姊……彗吟姊……哦……我爱你……哦……大懒叫爽死了……哦……哦……彗吟姊……哦……小弟弟太爽了……哦……哦……好姐姐……你的嘴巴真好……哦……哦……哦……爽……爽……呀……爽死我了……哦………哦……彗吟姊则在我的舌头近攻下惊呼连连,彗吟姊的喉咙发出了呻吟声,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大懒叫,轻轻的来回套弄含着;淫水像是水库泄洪般的多水,我吻着阴毛、阴唇,乃到彗吟姊最敏感的阴蒂,红红的阴蒂,因爲过度的兴奋,膨胀而充血,显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

  嗯……嗯……好爽……爽……嗯……爽死了……嗯……好舒服……好爽……嗯……小穴爽死了……嗯……嗯……好爽……嗯………嗯……嗯……好弟弟……嗯……小穴受不了……嗯……受不了……嗯……彗吟姊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臀部,身体一阵猛顿,鸡掰拚命摇动,嗯……好弟弟……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鸡掰痒死了……求求你……嗯……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嗯……弟弟……受不了…彗吟姊的淫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彗吟姊已近于求饶,疯狂的地步。鸡掰洞里的淫水,如海般的时大时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像想夹住什么东西。啊……啊……嗯……怎么这么爽……怎么这么舒服……嗯…嗯……嗯……我好爽……哦……好爽……嗯……天仔……大懒叫好棒哦……天仔……鸡掰爽死了……嗯……好弟弟……嗯……嗯……鸡掰快爽死了……嗯……嗯……鸡掰舒服死了……嗯……舒服死……嗯……鸡掰爽死了……彗吟姊被舔的兴奋难耐,频频哼叫着。

  “求求你……我受不了……鸡掰里面痒死了……呀……受不了……好弟弟……快……天弟……我真的受不了……快

  用大懒叫干我……用大懒叫干死我……全身炙烫发热,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我唯一想做的就是修干,我要干彗吟姊的鸡掰。我压住了彗吟姊,压在她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我准备好好享受这未经人事的世外桃源。彗吟姊的鸡掰,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淫水像黄河泛滥似的,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似乎想含住什么。阴蒂更因爲淫水的侵润,春火的燎原,显得更加的鲜红,而又夺目。

  大懒叫顶上了彗吟姊的鸡掰洞口,可是我不急着让大懒叫进去,只是在彗吟姊鸡掰洞口中间,阴蒂上来回磨擦,大懒叫的磨擦,更把彗吟姊弄的娇躯一阵猛顿,阴户拚命的往上顶,磨得彗吟姊更是需要,更是需要大懒叫的滋润。我身体往下滑了一点,大懒叫头对着鸡掰洞口,略一用力,顶力进去,我的大懒叫,才迸末二寸左右,便听到彗吟姊的尖叫。

  痛……痛呀……鸡掰痛死了……你不要动……好痛……天弟……鸡掰痛得受……不了……天弟……好痛……大懒叫头似乎被什么东西档住,原来是处女膜,没想到彗吟姊还是个处女。我看着彗吟姊,只见彗吟姊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按住大懒叫不动,让大懒叫头在鸡掰洞口活动,跳动,轻轻的抖动着。吻!

  吻着彗吟姊的耳根,脖子,额头,彗吟姊的嘴,并用手轻揉着彗吟姊的敏感乳房。过了好几分钟……彗吟姊的脸色由白到红,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我感觉到彗吟姊的鸡掰,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大懒叫。

  弟,嗯……鸡掰现在比较不会痛……你再插进去试试看。彗吟姊的手,环袍在我的臀部,仿佛暗示我用力插进去,大懒叫借着余威,再一顶〝噗滋〞一声,立刻插入鸡掰洞深处,但是彗吟姊痛的几乎昏过去。这时我停止动作,感觉彗吟姊鸡掰真紧,朝鸡掰洞口看,看到从彗吟姊鸡掰洞口流出红色的血:彗吟姊的第一次被我夺走了!

  彗吟姊以经嫁人1年多,,也给老公干几百次以上的鸡掰,竟然让给我干到,年轻、人长的漂亮、身材又丰满,还是别人家的[太太妻子],重要的是!竟然由我干破鸡掰的处女膜,真爽!啊……痛……好痛喔……痛死我了……鸡掰裂开了……啊……喔……你的……大懒叫……太大了……鸡掰涨裂了……停……你不要动……鸡掰受不了……痛……彗吟姊,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会舒服的。

  天弟……鸡掰……痛得……受不……了……宝贝……鸡掰洞……好像……涨裂了……彗吟姊,过个几分钟,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彗吟姊,我现在开始轻轻的动,慢慢的抽,如果你很痛,我就不插了。于是,我轻轻的把大懒叫抽出来,在彗吟姊的鸡掰洞口又插回去,如此来回抽送几十下,彗吟姊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我知道可以了,但是我澴是轻柔的抽送。不知过了几分钟,彗吟姊渐渐尝到美味,领略到快乐,淫水比先前所流的还要多,喉咙所发出的淫叫声,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痒……嗯……天弟……天弟……我的鸡掰好痒……嗯……嗯……你快一点……天弟……快一点……嗯……小穴痒死了……嗯……求求你……天弟……大力的插鸡掰……嗯…好弟弟……鸡掰不会痛了……你尽量的干鸡掰吧……弟……好彗吟姊……你开始舒服了是不是……看着彗吟姊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现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开始卖弄了。

  大懒叫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转一下,每一次抽出来,都是整根抽出来,让彗吟姊的鸡掰,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让鸡掰对大懒叫美感持续不断。我这样的抽插鸡掰,更让彗吟姊舒服不已,淫叫连连。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嗯……嗯……嗯……嗯……鸡掰爽死了……鸡掰爽死了……嗯……啪……鸡掰洞好爽……嗯……我好爽……嗯……彗吟姊……哦……你的鸡掰爽死我了……哦……哦……嗯……彗吟姊好爽……嗯……鸡掰好爽……嗯………嗯……我痛快死了……嗯……嗯……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天弟……大懒叫干……的鸡掰好舒服……嗯……嗯……好个……大懒叫…嗯……好天弟……你太好了……嗯…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小弟弟、淫穴口的肉撞肉声,再加上姐姐的淫叫声。

  嗯……嗯……你太会干了……嗯……好爽……嗯……彗吟姊的淫叫声,连绵不断,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荡。彗吟姊的两只脚,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乱蹬,不停的乱顶。彗吟姊的表情真是美极了,春情洋溢着,在彗吟姊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吐气如丝如兰,美目微合,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心跳加速。天弟……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大懒叫……爽……美呀……嗯……我会爽死……嗯……啊……爽……爽呀……哦……真爽……嗯……天弟……嗯……大懒叫……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

  “……嗯……大懒叫……你干的我太爽了……嗯……只见彗吟姊一面淫叫,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双腿则高高的跷起,彗吟姊的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凑大懒叫的抽送。我一见彗吟姊是如此高张淫浪,柳腰款摆,极尽各种淫荡之能,大懒叫更是疯狂的猛干,如快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送,干的山崩地裂,山河爲之变色。

  啊……天弟……快……用力的干鸡掰……啊……我要爽死了……爽……快用呀……鸡掰要升天了……啊……啊……啊……天弟……我乐死了……我爽死了……啊……啊……。

  此时我改变方式,将大懒叫整根拔出来,深深的叹了口气,气贯丹田,大懒叫在这瞬间,比平常胀了许多。滋“的一声,大懒叫要开始狂插了,非插的淫穴爽到天边不可。挺腰,送力。啪!啪!啪!好清脆肉声。滋,滋,滋,好大的水浪声。

  啊……啊……痛呀……鸡掰涨死了……啊……天弟的大懒叫怎么突然涨的好大…鸡掰痛呀……天弟……天弟……你轻一点……力量小一点……鸡掰会受不了……啊……痛……弟……婀……。彗吟姊……哦……我的好彗吟姊……哦……彗吟姊……哦……好鸡掰……哦……彗吟姊忍耐一下……哦……忍耐一会儿……哦……哦……。弟……啊……弟……你干……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鸡掰洞痛死了……啊……大懒叫变得好大……啊……。

  我不理会彗吟姊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干,狠狠的插。

  鸡掰的淫水,被大懒叫的陵沟,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溅得大腿内侧,阴毛,周围,都被淫水弄得黏湿湿的,好不腻人。彗吟姊被我这一阵子的狂插猛干法,有点昏昏沉沉的,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弟……啊……弟……鸡掰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子宫口顶得好舒服啦……你的力量太大了……啊……好姐姐……哦……好姐姐……哦……过一下你就会爽……哦……嗯……鸡掰受不了……嗯……弟……轻一点……弟……嗯……我就这样干了彗吟姊,大约抽插了五百多下,彗吟姊似乎苏醒了,渐渐的,又开始了她的浪叫,彗吟姊香臀的扭动更大,更快嗯……嗯……哥……鸡掰被你干的又舒服又痛……嗯……嗯……。大懒叫……哦……花心爽死了……哦……嗯……。

  好姐姐……好姐姐……大懒叫开始舒服了吗……哦……。嗯……花心……好爽……嗯……弟……啊……啊……鸡掰开始爽了……哦……鸡掰被干的好爽……嗯……重重的干……对……大力的干……。嗯……嗯……鸡掰好痛快……弟……嗯……鸡掰好舒服……嗯……我乐死了……哦……花心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弟……再快一点……快……弟……鸡掰要升天了……啊……弟……快……我乐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好姐姐……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彗吟姊的鸡掰……忍耐……哦……。好弟弟……啊……啊……鸡掰受不了……啊……鸡掰要出来了……啊……快……呀……弟……快……啊……鸡掰……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我爽死……我升天了……姐姐……哦……哦…啊……我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啊……好鸡掰洞……我爽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大懒叫一阵抽搐,一股浓浓精液,完全射进彗吟姊的鸡掰洞里,烫得彗吟姊又是一阵头抖,一阵浪叫,我猛喘着大气,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我和彗吟姊同时高潮了。彗吟姊,你过瘾了没有,有没有舒服?弟,我会被你害死、我以危险期!你还射精到鸡掰里面,我一定爲你生儿育女,天弟你干得太猛了,鸡掰真的受不了,天弟,你快擦擦汗吧!好老婆们一起说;好老公你和彗吟修干,我们痒到受不了?我说:好老婆可以互相舔鸡掰,好老婆们说:修干比较好!艳姨、想个办法让彗吟姊留下来几天吧?女儿、打电话给你婆婆说;妈咪生病、你要在家里照顾妈咪,彗吟姊说:妈咪、我马上打电话给我婆婆,彗吟姊以跟婆婆说出原因,彗吟姊的婆婆说:照顾好亲家母的身体,病好再回家,彗吟姊说:妈咪、天弟干脆住下来,反正天弟无所谓,我说:好老婆、可不可以啊?

  艳姨说:好老公住在这里最好,我说;晚上好老婆要陪伴好老公睡觉知道吗?

   艳姨说:这是作爲妻子的责任!彗吟姊、晚上我要和你们母女玩的痛快,艳姨、彗吟姊说:知道!

  我说:4位好老婆、你们有时也可以向家人说、要在艳姨家里面睡觉,这么一来,我才能每天干你们,4位好老婆说:这么一来!好老公就是我们的真正老公,我说:好老婆们的鸡掰爲我生、好老婆爲我生儿育女好吗?

  好老婆们说:好老公:我们都没有避孕,如果怀孕了!我们准备和我们家里面没有用的男人离婚!

  我们就可以做爲夫妻,我说:那么绝情啊?你们的儿女怎么办!好老婆们说:只要跟随天仔好老公一切不管了!我们5人以决定要在找几位太太加入,让给好老公、好好的干一下别人家妻子的鸡掰感觉!

  我说:好老婆们真好,晚上了!4位好老婆回家了,艳姨自己在煮饭,彗吟姊陪伴我,彗吟姊说:天弟、我们抱一起,我的大懒叫干在彗吟姊红肿的鸡掰洞里面,彗吟姊说:天弟、我们不要修干的抽动,只要抱住一起看电视就好,我说、彗吟姊、你该叫我老公了?

  彗吟姊说:好老公你最好,大懒叫干劲十足,我的鸡掰都受不了,难怪阿姨还要在找几个别人家的老婆给你干!我说:大懒叫太大只的好处,你没出息的老公干你鸡掰的时候!

  一定感觉鸡掰洞很大!彗吟姊说:还不是好老公你的杰作,艳姨听到说:母女供侍一夫就对了?

  死了……啊……。好姐姐……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彗吟姊的鸡掰……忍耐……哦……。好弟弟……啊……啊……鸡掰受不了……啊……鸡掰要出来了……啊……快……呀……弟……快……啊……鸡掰……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我爽死……我升天了……姐姐……哦……哦…啊……我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啊……好鸡掰洞……我爽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大懒叫一阵抽搐,一股浓浓精液,完全射进彗吟姊的鸡掰洞里,烫得彗吟姊又是一阵头抖,一阵浪叫,我猛喘着大气,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我和彗吟姊同时高潮了。彗吟姊,你过瘾了没有,有没有舒服?弟,我会被你害死、我以危险期!你还射精到鸡掰里面,我一定爲你生儿育女,天弟你干得太猛了,鸡掰真的受不了,天弟,你快擦擦汗吧!好老婆们一起说;好老公你和彗吟修干,我们痒到受不了?我说:好老婆可以互相舔鸡掰,好老婆们说:修干比较好!艳姨、想个办法让彗吟姊留下来几天吧?女儿、打电话给你婆婆说;妈咪生病、你要在家里照顾妈咪,彗吟姊说:妈咪、我马上打电话给我婆婆,彗吟姊以跟婆婆说出原因,彗吟姊的婆婆说:照顾好亲家母的身体,病好再回家,彗吟姊说:妈咪、天弟干脆住下来,反正天弟无所谓。

     我说:好老婆、可不可以啊?艳姨说:好老公住在这里最好,我说;晚上好老婆要陪伴好老公睡觉知道吗?艳姨说:这是作爲妻子的责任!彗吟姊、晚上我要和你们母女玩的痛快,艳姨、彗吟姊说:知道!我说:4位好老婆、你们有时也可以向家人说、要在艳姨家里面睡觉,这么一来,我才能每天干你们,4位好老婆说:这么一来!

  好老公就是我们的真正老公,我说:好老婆们的鸡掰爲我生、好老婆爲我生儿育女好吗?好老婆们说:好老公:我们都没有避孕,如果怀孕了!我们准备和我们家里面没有用的男人离婚!我们就可以做爲夫妻,我说:那么绝情啊?你们的儿女怎么办!好老婆们说:只要跟随天仔好老公一切不管了!我们5人以决定要在找几位太太加入,让给好老公、好好的干一下别人家妻子的鸡掰感觉!我说:好老婆们真好,晚上了!4位好老婆回家了,艳姨自己在煮饭,彗吟姊陪伴我,彗吟姊说:天弟、我们抱一起,我的大懒叫干在彗吟姊红肿的鸡掰洞里面,彗吟姊说:天弟、我们不要修干的抽动,只要抱住一起看电视就好,我说、彗吟姊、你该叫我老公了?彗吟姊说:好老公你最好,大懒叫干劲十足,我的鸡掰都受不了,难怪阿姨还要在找几个别人家的老婆给你干!我说:大懒叫太大只的好处,你没出息的老公干你鸡掰的时候!一定感觉鸡掰洞很大!彗吟姊说:还不是好老公你的杰作,艳姨听到说:母女供侍一夫就对了?反正天弟无所谓,我说:好老婆、可不可以啊?艳姨说:好老公住在这里最好,我说;晚上好老婆要陪伴好老公睡觉知道吗?艳姨说:这是作爲妻子的责任!彗吟姊、晚上我要和你们母女玩的痛快,艳姨、彗吟姊说:知道!我说:4位好老婆、你们有时也可以向家人说、要在艳姨家里面睡觉,这么一来,我才能每天干你们,4位好老婆说:这么一来!

  好老公就是我们的真正老公,我说:好老婆们的鸡掰爲我生、好老婆爲我生儿育女好吗?好老婆们说:好老公:我们都没有避孕,如果怀孕了!我们准备和我们家里面没有用的男人离婚!我们就可以做爲夫妻,我说:那么绝情啊?你们的儿女怎么办!好老婆们说:只要跟随天仔好老公一切不管了!我们5人以决定要在找几位太太加入,让给好老公、好好的干一下别人家妻子的鸡掰感觉!我说:好老婆们真好,晚上了!4位好老婆回家了,艳姨自己在煮饭,彗吟姊陪伴我,彗吟姊说:天弟、我们抱一起,我的大懒叫干在彗吟姊红肿的鸡掰洞里面,彗吟姊说:天弟、我们不要修干的抽动,只要抱住一起看电视就好,我说、彗吟姊、你该叫我老公了?彗吟姊说:好老公你最好,大懒叫干劲十足,我的鸡掰都受不了,难怪阿姨还要在找几个别人家的老婆给你干!我说:大懒叫太大只的好处,你没出息的老公干你鸡掰的时候!一定感觉鸡掰洞很大!彗吟姊说:还不是好老公你的杰作,艳姨听到说:母女供侍一夫就对了?:大懒叫太大只的好处,你没出息的老公干你鸡掰的时候!一定感觉鸡掰洞很大!彗吟姊说:还不是好老公你的杰作,艳姨听到说:母女供侍一夫就对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