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漂亮妈妈多年守寡,儿爱她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今年20岁了,180的个头,在读大学。我爸死的早,就我和妈妈共同生活,妈说爸是在美国被飞机撞死的。那年我妈刚怀我时才18岁。我爸生前是个公司的老板,爸死后妈妈卖掉大部股份,财产富有,所以吃穿不愁,慢慢的把我养大。

所谓温饱思淫欲,因我从小不愁吃喝,妈妈的钱尽着我用。刚上大学时给同学带坏看上了片,自己也花钱买了一大堆的回家去看,后来也学着到外面去玩女人。因为怕得病,所以找的都是学生和处女。后来玩多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有时看起a片来倒觉得有刺激,所以没有可心的女人时,就看看碟片过过瘾了。

一天回到家,进门我就喊道:「妈,我回来了。」随着声音,我把门一开,「噫,怎么没人呢?」一般妈听到我回来的声音就会出来接我的啊,今天怎么?想着我拿着可乐,边喝边往我房间走去,走到房间门口,听到里面电视的声音,还有女子「嗯」「啊」的呻吟,惨,谁在我房间看录像,我的房间没其他人有钥匙啊,除了每周日来整理的女佣,就是老妈了,难道??想到这里我全身冒了一阵冷汗,小小心走到房间门口,门没锁紧s出一条缝,往里看去--晕啊,真的是妈妈!

她坐在靠背椅上背对着门看的津津有味,再看大萤幕上,那里男女真干的起劲。

妈妈这个时候看来也是有点冲动了,只见她的肩膀开始微微耸动,衣服从背后看也开始慢慢的松开,因为天气热,她就穿了件黑的纱衣,里面的胸罩吊带是透明的,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她是裸露着肩膀,长发如瀑布般撒下,黑的衣服、长发跟雪白的肩膀相映,更显得妈妈的皮肤欺霜赛雪,也难怪,拥有天使般的容颜和美丽动人的曲线,相信是所有女孩子的共同梦想。在这方面老天似乎对我妈妈特别垂青,使她成为一个能令所有男人疯狂的美女。整天闲着无聊,就想着怎么美容,保养的40岁的人跟30的少妇一般,身材又好,穿上高跟鞋都跟我比肩了。有几次我俩去上街买衣服,店里的服务员以为我们是情侣呢,一个劲的推销情侣装,搞的妈妈都不知道多尴尬,脸红的像苹果。

随着电影的播放,妈妈的肩膀耸动的更加剧烈。肩膀上因为运动跟天气热的缘故香汗淋漓,这样的场景看的我的小弟弟起立致敬,把个短裤撑出了个帐篷。

手也伸了进去套弄着因为想看的更清楚身体不知觉的往前移去。终于,在电视萤幕上那个黑人如喷泉似的发射时,妈妈也到了高潮,肩膀有如满弦的弓箭般绷紧着,夹杂著一阵一阵的颤抖。我看得目瞪口呆,我从未看过妈妈这样的景况,我心理所承受的快感竟然比以往任何一次性交都畅快淋漓,无与伦比。

这时,只听的「咿呀」一声,门的转轴发出了声响,声音不大,但是对我俩来说不缔一声爆炸。妈妈回头一看,用力过大,带着转椅也转了过来,使得她的正面对向了我,两眼对望,一时我们都呆住了,而我的眼睛却大吃霜淇淋,只见她的胸罩已经给推了上去,一只手正抚摩着雪白的乳房,另外一只手正放在内裤里面,而内裤已经给水禁的湿了,淋淋漓漓的像是失禁一般。弄的身下的椅子也流满了一滩水。

看见这样的景色,我再也受不了了,早已起立的小弟弟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高潮,龟头射出一阵精液,直射得有二、三尺高。

妈妈这个时候才清醒了过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刷的一下变的通红,把衣服拉拢后急忙从我身边的门冲了出去,而我却呆呆的站着,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良久,我才反应过来,走进房间,把电视关了,坐上了沙发,想着现在该如何收场。在外面搞七搞八只要不给妈妈知道都没关系,现在一下弄的这样,可该怎么办啊。想着想着,眼睛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刚才妈妈坐的那椅子,上面的水还没干,我走了过去,用手摸了一下,粘粘滑滑的,弄了点吃在嘴里感觉很好。跟外面叫的女孩的味道感觉都不一样。这就是妈妈的味道啊,不禁的,刚刚射精的鸡巴又抬了起头。「不管了,死也是一刀,找妈妈去,看她怎么说吧。」想着我往老妈的房间走去。心里想着该怎么对妈妈说话。

来到妈妈的房间门口,门没关,从房间门看进去,妈妈坐在床边呆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衣服已经扣好了,我走了进去,小小声的说了一句:「妈!」

妈妈整个人蹦了起来。回过头来,满脸通红,看来还是没有从刚才回过神来:「是儿子儿啊,你~~~」「妈妈,刚才我不是故意的,我回来没见你,想回房间,结果就~~」说到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啊,刚才的事没什么的,我的身体你小时候都见过了么」妈妈装做很放松的样子,其实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隐含的紧张。「倒是你,怎么房间里面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碟片啊,你还小,这个时候看这个对你来说不适合。」妈妈摆出了训人的架势。脸也板了起来,不过看的出来是强装的。

「是,是,这个是朋友那里借的,我一时好奇就借回来看了,本来想明天还的」老妈训人的时候还是安分点认错安全。

「这件事就算了,以后不要再看这些东西了。现在你去把饭弄一下吧,我休息一下就下来。」妈妈说道。

「哦,那我下去了。」关上门,长出一口气,险险过关。到楼下打了个电话叫饭店送了一桌外卖,都点的妈妈最爱吃的(开玩笑,我哪里懂的做饭啊)一会工夫,菜齐了,我上楼敲门:「妈妈,饭好了,下来吃饭吧」。

「好的,你先吃,我马上下来」

在楼下等了一会,妈妈下来了,神色镇定了点,衣服也换了。坐在饭桌上,沈默的吃着饭,谁也不说话,但一种奇怪的感觉流淌其中。饭吃完,我上楼整理房间,把那些碟片放放好,锁上锁。「明天要是妈妈问起来,就跟她说还了吧」我这样想着。

第二天相安无事的过去了,第三天,第四天--日子很快过去,我们母子两也似乎把这个事给忘了,日子也仿佛进入了平常,但是我在睡觉前总是想起妈妈的美妙身体。而且觉得有点不对的地方,又说不出来在那里,反正我神经比较粗线条,没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也不大注意。

直到那天–

学校里上完课,几个哥们说去把mm,我觉得没意思就先回了,到家的时候发现钥匙没带,我晕,肯定是早上去学校的时候太匆忙掉房间了。只好打手机找妈妈了:「喂,妈啊,你在家么,我在门口啊,钥匙没带呢,帮我开个门」。

「哦,你等等,我马上下来。」妈妈的声音有点抖。

「在干什么呢,这个时候是她去美容的时候啊,怎么在家?」疑问中。

正想着呢,一会功夫妈妈把门打开了,低着头,呼吸有点喘,脸带红晕。

「妈,你在家啊,还以为你去美容了呢,早知道就直接按门铃了。」说着我进了房。

「你的钥匙在家里啊,我帮你整理的时候,看见了怕你回来没门过就在家等你回来了啊。」妈妈说道。

「哦,那谢谢妈妈了」。

「你是我儿子,做这些还要你说谢谢么?」妈妈白了我一眼。说着把钥匙给了我。接过钥匙的时候触到她的手,只觉得她好像颤了一下。

拿着钥匙回到房间,一时间不知道干什么,想想再看看片吧,自从上次事发后就没看过了。打开抽屉寻找中~~「不对啊,我的片怎么少了?」我奇怪的发现我的片少了几片,都是很经典的,一片是《富士山之恋》(真的有这片啊,我高中的时候看的,全是美女啊)另外一片是经典的日本母子乱伦。而且我放在桌子上的日记好像也有翻过的痕迹「我都好久没动过了呀,还有谁动过呢?」我猜测着「兄弟们好久没来了,我房间没钥匙进不来,更何况是要抽屉的钥匙。钥匙,钥匙!!」我蹦了起来。

我想起妈妈在我回来时候的奇怪表现:不去美容呆在家里,说话的声音,脸上的红晕–「难道是妈妈拿去看了???」得到这个结论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没办法,只好当做不知道了,总不能去问妈妈「妈,你有看见我的片」吧,那是找死的。

收拾完下楼,正好看见妈妈妈妈正在厨房作晚饭,我就循着声音来到厨房。

「先去洗澡,很快就好了」妈妈背对着我说。

这时妈妈弯下腰打开柜子拿东西,我本来正要转身,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脚,原来妈妈今天穿着一件很短的窄裙,当她弯下腰的时侯,我从后面清楚的看见她那三角裤,只有细细的一条线连着,而那条线又嵌到了股沟里面,雪白的肉臀全都露在空气里,前面只有一小块布片遮着阴户,可以看出来是很小很性感的一件丁字三角裤,我不禁看得下身发热起来,不知道有多久,妈妈好像一直找不到她要的东西,而我也更仔细的欣赏这风光。

「啊!」妈妈似乎感觉到我火热的眼神,回过头来,我有点失措,匆匆的回过身走向浴室。这一幕一直停在我的脑海中,洗澡时忍不住开始套弄着我那已勃起的阳具,突然,我发现一个影子在浴室门口,犹豫了一下,我轻轻打开门,看见妈妈的背影闪进厨房,我心里一阵狐疑:「妈妈–」

自从发生上次那件事情后,我一直觉得日子里有点不对。妈妈一直有些异常的举动。比如以前她是从来不叫我干什么家务的,可是这阵子,总是叫我去把浴室篮子里换下来的衣服拿去丢进洗衣机洗,虽然是举手之劳,但妈妈还是坚持要我去。而我每天都会在篮子里发现妈妈各式各样性感透明的三角裤,有时一件,有时好几件,有的还残留着一些黏液,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衣物的最上层,好像怕我看不到一样。

还有有的时候我同学打电话来,妈妈总是先接,要是女生,她总是横我一眼,再似乎不情愿似的把电话给我,然后有点气鼓鼓的在一旁呆着,等我打完电话问一句:「谁啊?是女朋友?」口气现在回想起来有点酸。

还有想到有一次早上,我刚睡醒,睁开眼睛发现妈妈两眼直看着我勃起的下面,并没有发现我已经醒过来,只看见她似乎在犹豫一件事,突然,妈妈伸出手慢慢靠近我已快撑裂内裤的部位,就快接触到的时候,她的眼神跟我对个正着,妈妈反应强烈的马上把手缩回去。

「我--我--怎麽不把被子盖好」妈妈避开我的眼睛,回身出去。

还有~~~~~诸如此类的事情在这阵子经常发生,但是我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奥妙,直到刚才,才把前后的所有事情都联系在一起。「莫非妈妈是有意的在诱惑我?」起了这个念头后,心里不禁一阵兴奋和冲动。当然具体的怎么样我不能肯定。

我匆匆换好衣服离开浴室,妈妈还在厨房,我走了进去,发现妈妈好像在想什麽,并没在做菜,只是看着炉上的锅子发呆。我轻轻走过去,拍了她一下,她好像触电一样,大叫一声:「啊!」

「妈,是我」

「儿子儿,你要吓死我啊!」

「哪里啊,老妈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吓死呢。你在想什么啊?」

「啊,没--没什么儿子儿,我们可以吃饭了」。

我一直都觉得妈妈很美,现在这个样子更让我动心不已,我伸出手拉着她的手,「好,一起吃吧。」妈似乎被我的举动弄得不所措,但是并没有拒绝。

饭桌上我一直注视着妈的眼睛,妈一直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儿子儿,你干什么老盯着妈看啊?」

「你今天特别漂亮,所以就多看了两眼啊」。

「小鬼!你可别乱吃你老妈的豆腐哦」。

「是真的,妈,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好漂亮」。

「哎,妈老了。」说着,妈用手摸着自己的脸,轻叹一声。

「切,谁说你老了?记得上次咱去买衣服么,那个售货员不还以为咱是情侣么。要是咱不是母子关系,我还真~~~」我顿住不说了。

「真怎么?」妈妈看着我,眼睛里流露着一种资讯,是鼓励?是诱惑?

「真想追你当女朋友。」我脱口而出。

妈妈眼睛中发出了一道亮光,但很快就消失了。「别乱说了,来吃饭吧」。

吃完饭妈妈去收拾东西,我上了楼,不一会我听见妈妈也进了房间,而且传来了翻衣柜的声音,看来妈妈是要换衣服洗澡了,这时,妈妈那美丽的身体又出现在我脑海。

「不管了,看看再说。」我悄悄打开房门,来到妈妈房间门口。

房门轻掩着,并没有关上。我轻轻地推开,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让我一阵冲动,原来妈妈背对着房门,正在全身镜前换衣服,只看见妈妈轻轻脱下上身的t恤。我看到妈妈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面一件黑色胸罩,跟刚才在厨房看到妈妈的三角裤一样,是成套的。

这时,我发现从妈妈的角度,她可以从镜子里看到我,但是她没有作声,而是轻轻的解开窄裙上的扣子,再慢慢的拉下拉链。妈妈似乎刻意要脱给我看一样,这种挑逗,已让我的小兄弟抬头挺胸了。真是憋的难受。

那件黑色丁字三角裤终于又呈现在我的面前,又窄又小的裤衩,这时候穿在妈妈身上的感觉,跟在洗衣篮里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慢慢的,妈妈解开上胸罩,我从后面仍可以看见那蹦出的乳房,是那麽的坚挺,然后妈妈又轻轻地,很优雅的拉下三角裤。我完全的看见了,妈妈全裸的身体,好美,好美,几乎快让我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妈妈。但是我还是忍了下来,妈妈弯下身,拉开橱柜,拿出另一套内衣裤,天啊!我已经血脉贲张了,就在妈妈弯下身的时候,我看见了,从镜子的反射里清楚的看见妈妈顺着臀沟往下,一条细缝,旁边杂著许多细细的阴毛,那是妈妈的阴户,妈妈的骚屄。

我再也受不了了,推开房门,看着妈妈,而妈妈好像在这个时候才发现我:「儿子儿,你--你干什么」。

「妈妈,我--我在上次看见你的身体后就忘不了了,我想你--我想你当我的女朋友。」不知道怎么的,我说了这样的话。

很奇怪妈妈没有生气,只是在听了以后看了我一会说:「儿子,你还小,现在说说是可以,以后你大了,遇到心爱的女孩,就不会这样想了的」

「不,妈妈,这些年来辛苦你了,让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为了我,你忍受了多少寂寞,我都知道。妈妈,我要你知道,我真的非常爱你,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动了感情,深情的望着妈妈,而妈妈也很感动,眼中也流下了泪水,看来是给我的话动了伤心事。

「妈妈也爱你,儿子。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只要你过得好,吃多少苦妈妈都无所谓。因为,我是你的妈妈。」妈妈还嘴硬。

「不,妈妈。我不仅因为你是我的妈妈而爱你,也因为你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人」我豁出去了。妈妈身体一震,睁大眼睛看着我:「你在说什麽呀!」

我走了过去,用手抱住妈妈。「看着我的眼睛,妈妈!不要骗我,也不要骗你自己。你是需要我的,你是那麽美,只有爸爸和我才可以配得上你。妈妈,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我们不应该只是母子。」我停了一下,然后在妈妈的耳边轻轻说:「我们还应该是情人」。

「可是–」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说不下去了,我用我的嘴堵住了她的嘴。我用力向下吻去,用我的唇吮吸着妈妈的唇,用我的舌头开启她咬紧的牙齿,我的双臂紧紧的抱着她。慢慢的,妈妈的身体也热了起来,在我怀里变得柔软,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妈妈张开了嘴,让我深深的吻下去。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吻融化了相拥着的我们。

良久我们的唇终于分开,彼此喘着气,妈妈的脸红得像第一次接吻的少女。

我们凝望着对方,许久,妈妈喃喃的说:「你很像你爸爸。」我忍不住又吻了下去,妈妈轻笑着躲开,在我耳边像呼气一般的低语:「傻瓜,不需要抱我那麽紧,我还会逃跑吗?」这一句温柔的责怪,像雷声在我耳边响起,因为我知道,从此开始,妈妈是我的了!

我走过去,牵起妈妈的手,深情的说:「妈妈,我爱你,我~~」突然说不下去了,原来妈妈用她的嘴吻住了我。「儿子,什么都不要说了,20年来,我都在想念着你的爸爸,现在我终于不用了,因为有了你。原来我还不知道,直到刚才你说了那段话以后,我才知道我是那么爱你,我好想当你的女人,妈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能接受我么。」说完这段话,妈妈的脸红的像是苹果,紧紧的抱住了我,把头埋在了我的颈后。

听到这样爱的表白,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浑身颤抖的妈妈的香唇找到,又深深的吻在一起,当我们的舌缠绕着,我的手也开始在妈妈的身上游走。左手在妈妈的背上轻轻摩挲,沿着脊背的凹陷到达腰,再向下缓缓的在臀部移动。右手则从腋下滑向胸前,当手开始感到隆起时停住,在乳房的边缘轻轻的绕圈。

妈妈终于忍不住笑起来,把身体更紧的贴向我,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轻轻咬我的耳朵,说:「坏小子,经验很丰富哦!怎麽学会的?还不快坦白」。

我的心都醉了,说到:「妈妈,对不起,以前因为太想你了,又不敢说,所以在需要的时候,只好去外面找女人–」话还没说完,我的嘴又被妈妈的嘴堵住。然后只觉得一下痛楚,舌头给妈妈轻咬了一下。

「以后不许你再去找外面的人了,我能满足你一切的需要,只要求你爱我。行么?」说着妈妈抬起头来,勇敢的看着我。「我是你的儿子,不是你的还是谁的,你要对我有信心好么,妈妈」。

我再立保证。「嗯」妈妈低下螓首,微微的点头。

我把头埋在双乳中间,呼吸着带有成熟女人味道的气息,双手在裸露的腰肢揉动。我笨拙的去解开胸罩,却不得要领。妈妈不给我帮助,反而像小女孩一样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有些难堪,决定给妈妈点厉害。我把妈妈顶到墙边,用手使劲一扯,拉断了不很粗的吊带,然后用嘴咬住胸罩,一甩头丢在一边。现在,世上最有诱惑的乳房就在我面前。将近四十岁女人的乳房,丰满、浑圆,不像少女般单薄。而妈妈的乳房又不像其他同龄人那样下垂,是我最爱的半球型,向前方挺出。

我双手各捉住一个乳头,轻轻的揉捏,我抬头用挑逗的目光看着妈妈。妈妈的眼神朦眬,像是有一层雾,嘴里发出低沉、颤抖的呻吟,双手轻抚我的头发。

接着我用嘴含住一个乳房吮吸,用牙齿轻咬乳头,来自童年的熟悉的感觉让我如痴如醉。

我吻遍妈妈的胸,再向下,亲吻可爱的肚脐再向下,渐渐到了生命的禁区。

我的手开始抚摩妈妈内裤,我的脸贴在妈妈光滑的大腿上,皮肤泛着光泽,肌肉富有弹性,我忍不住去吻、去舔,同时用手抚摩着浑圆的小腿,妈妈双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胸前,体会着我的爱抚。我的手从后面揉捏丰满的臀部,双手的拇指向前,滑向大腿的内侧。妈妈开始颤抖,她的手一下抓住我的手似乎要阻止我,又一下放开似乎害羞般的掩住自己的脸。

我抱起妈妈,走到床前,把妈妈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妈妈两腿中间。脱掉裤子,终于让压抑许久的鸡巴释放出来。慢慢的,将妈妈的内裤拉下来,黑色的丛林就在我面前,粉红色的蜜屄颤动着,已经有闪亮的液体。

妈妈紧闭着眼睛,头发散乱,咬住嘴唇喘息着。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挺起鸡巴,便向妈妈的蜜屄插下去。妈妈似乎有点痛,一下抱住我,哼了一声,而此刻的我像在天堂。妈妈也许是很久没有做过了,蜜屄很紧,肉壁完全把我的鸡巴包住,那种温暖、充实的感觉,是手淫不能相比的。我顾不上温柔,一开始就快速的抽插,让身下的妈妈忍不住的呻吟。当我的嘴含住妈妈饱满的乳房,当我的手捏住妈妈丰满的臀部,当我听见平时端庄的妈妈在身下呻吟时,我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我的频率越来越快,妈妈的乳房也随着每一次撞击抖动着,她尽量闭上嘴,但还是发出呻吟声。我一下抱紧妈妈,一股热流射向妈妈蜜屄深处,那里是孕育我的地方。

我忽然想,这一次会不会又有一个新生命呢?我趴在妈妈身上,头枕着乳房,喘息,鸡巴在妈妈的骚屄里慢慢软下来。「妈妈,你还好吗?」妈妈睁开眼睛,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我,彷佛又恢复了平时的镇定。

「儿子,既然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妈妈爱你,从此以后,妈妈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会是妈妈唯一的男人」。

「妈妈」我不禁再次拥妈妈入怀,给她一个甜蜜的吻。

我用一只手搂住妈妈,另一只手爱怜的在妈妈平坦的小腹上摩挲,妈妈乖乖的靠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呼气让我的脖子好痒。

「妈妈,上次我看见你在我房间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凶呢?」

「那个时候给你吓着了嘛,而且我还没准备好。」妈妈的手在我胸口画圈,弄的我好痒「那今天怎么又?」

「还不是你害的!?」说着重重的拍了我一下。

「我?」

「是啊,自从上次在你房间看见碟片后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少了点什么,才知道自己这些年少了男人,就想起你了,本来是想试试你的心意,也不敢对你说,结果今天在你的抽屉里发现了那么多片,一时忍不住就拿了两片看,结果--结果」妈妈说不下去了。

「哈哈,结果就春心动了,然后便宜了我,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抽屉里有片啊?」

「你的日记啊,你的日记没放好,我随手翻了一下。那里知道那上面写的东西彻底打动了我,所以今天才~~~」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说到「妈妈,对不起」。

「对不起什麽?」

「真是难为了你的一翻苦心。我没有及早的知道。而且我刚才太冲动了,没有体贴你,我知道你一定没有满足。不过」

「不过什麽?」

我一翻身,用我再次勃起的鸡巴给了妈妈回答。这一次我放慢速度,一面抽插,一面爱抚妈妈的全身。也许是刚射了一次这次更持久。我不断变换频率,把妈妈搞得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喃喃的叫着我的名字。在最后的时刻,我坚决的向深处挺入再挺入,直到妈妈的手指使劲的抠住我的背,直到妈妈的嫩屄一阵阵收缩,知道妈妈无力的靠进我怀里。妈妈的眼神已经模糊,还沉浸在巨大的快乐中。我望着怀里美丽的女人,发型已经淩乱,端庄的表情被快乐取代,这就是我的妈妈,此刻乖乖的在我怀里,任我亲吻、抚摩身体的每一部分、每一个隐私。我现在一定是在天堂!

从此以后,妈妈在家时随时都会换上各种各样诱人的三角裤,等待着我的爱抚,也许是从母子关系解放之后的结果,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比一般的情侣更为亲密。

我们每天都一起洗澡,在浴室里做爱,妈妈做菜时,我偶而会从后面掀起妈妈的裙子,褪下她的三角裤,从背后插入妈妈的骚屄。我们母子都能充份的享受到那种抛开伦常道德顾忌以后那种无拘无束的性爱。

我尤其喜欢妈妈像情窦初开小女生的那种天真和顽皮,更喜欢妈妈大胆奔放的淫声浪语,我真的好快乐,好幸福。我和妈妈真的是天天沈醉在性爱的乐趣当中,我也很惊讶我很母子两人竟然都一样,似乎只要在一见面,身体就自然的点燃熊熊欲火,一个眼神的交会,彼此就会明白彼此的心意。人说贪心总是不知足的,我还有个愿望没有达成,苦于没有机会说出来。只好蒙在心里,先享受与妈妈的性爱快乐再说。

和妈妈一起这样生活了几个月之后,有一天。我从学校回来,还没进门口,一股香风袭来,接着就是温玉满怀,原来是妈妈抱住了我,口舌缠绵之后,我搂着她进了门,发现她刻意地打扮了自己,不但头发特意拉直过,而且身上更换上了崭新的低胸晚礼服。由她的眼中不时放出的自信、幸福的眼光,这几个月得到爱情滋润的她,显得更年轻、更令人怜爱了。

我鼻子磨擦着妈妈的脸颊、粉颈说:「小乖乖妈妈,你好香!好美啊。今天怎么打扮得这样好看呢?」

她柔柔的说道:「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哦,我弄了一桌子的菜等你呢!吃完了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哦」

啊,妈妈没说我还忘记了呢,主要是这几个月过的太快乐了,不知人间何世啊。

「嗯,还是我骚妈妈细心,我都忘记了呢,那我先来看看有哪些好吃的」。

来到桌前,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妈妈偎依在我身上,用那双迷死人的眼睛看着我:「怎么样,儿子,还满意么?」

「这么多菜,真是太丰富了,肯定好吃。不过–」我故意停了一下。

妈妈急了,离开我的怀抱盯着我说:「还少了什么菜么?你快说,我马上就弄好!」

「哈哈哈」我开心的笑着「不过要是你肯喂我吃的话,那味道一定更好了」。

「讨厌,你坏死了!!」妈妈不依的用粉拳打着我的胸口。

「怎么?不愿意么?今天可是我生日哦。」我调笑道。

妈妈横了我一眼道:「你羞也不羞,都这般大了还要人喂!什麽时候变得这麽会撒娇了?」一边顺服地去拿碗瓢。

我坐在椅子上等她靠近时,突然出手拉了她一把,使她失去重心,重重地跌坐在我的腿上,几乎把手上的碗瓢给掉了,当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但已被我牢牢地拦腰抱住,而且紧要之处紧紧地压住我裤档。

我一手捂着她的乳房,另外的一只手伸到她的胯下,触手之处滑腻无比,原来妈妈今天没穿上内裤。欣喜之下开始用中指在妈妈的嫩屄里抽动时,忽地发现,有比淫水黏稠许多的液体源源流出,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确定这一阵阵由妈妈屄里溢出的黏液应该不是阴水,而是自己今早留在她体内的精液。

于是我靠近母亲的耳边道:「妈妈,今天怎么不穿内裤啊?这些又是什么哦?」

妈妈正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指头给她的愉悦,听我这么问后睁开美目白了我一眼:「讨厌!你当我喜欢这里黏不溜丢的啊?还不是你的杰作?还记得你起床前的那泡精是怎麽样射到我身体里的?我的屄都没办法装了,你还是一股劲儿的往里面肏,最后把我的屄心硬是挤开,把你那精水没命地往我子宫里灌。可能是射的太深,妈妈的屄心一闭,你那些精水就一直留在子宫里,任我怎用力,它们就是不肯出来,害我去外面买菜跟弄头发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的,就怕它们流出来,湿了裤子,让街上的人看笑话。回来后正想洗洗来的,你就回来了。这不,脱下的内裤都没来得及穿就去接你了,你还笑人家」。

听着妈妈薄嗔的话语,我不由的心头一荡:「妈妈,爱死你了,现在你老公我饿了,好不好先吃完饭再给你赔罪呢?」

妈妈噗嗤一笑,用手指顶了一下我的额头。「哼,一会看你用什么来给我赔罪!」一来二去的,一顿丰富的晚餐在笑声中结束了。

「好啦,现在是你赔罪的时候啦,你用什么来赔罪呢?」收拾完碗筷,妈妈盈盈走到我身边说道。

「解铃还需系铃人,哪里干了坏事就让哪里给你赔罪啊。」我坏笑着说道。「就知道你想的没好事!」说着,妈妈想起身。我急忙一把拉住:「妈妈,你去哪里啊?」

「去卫生间把里面洗一下啊」。

「没事!我就是想用我的鸡吧把你那里清干净的」

说完,就把轻盈盈的妈妈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抵不过我的纠缠,妈妈只得顺了我的意,三步并两步地抱着妈妈走到我的房间,把她放在了墙边的电视柜上,让她背着墙坐了下来。四眼相对的两个人,舌对舌地吻着对方,我猴急的地将妈妈的晚礼服脱了下来,为了增加我视觉的享受,妈妈把两条葱白的大腿,对着我张得开开的,看得我张口结舌。

再也忍不住的我,顾不得自己的裤子只褪了一半,两手扶着母亲的屁股,将充血已久的鸡巴,塞进母亲开始溢出淫水的嫩屄。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两个人毫不保留地吞噬着对方,交接处满是喜悦的浆液,满屋尽是呻吟声、喘息声和性器的撞击声,甚至连作为临时战场的电视柜,都像一个受到感染的旁观者,不断吱吱嘎嘎地附和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妈妈刚刚从第二次的高潮回转过来的时候,突然在我的耳旁轻声说:「儿子,妈妈要你待会儿想交货的时候,忍上一忍,告诉妈妈一声,其他的就交给妈妈,妈妈担保你泄得痛快」。

正肏在兴头上的我说道:「一切听你的就是」。

说着,屁股又动了起来,尽情地在妈妈的股间驰骋、追击着,很快地,又把疲于招架的母亲,顶上另一次高峰,使妈妈的阴道因高潮的到临而不自主地收缩着。受不了这麽要命舒服,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急道:「要射了」。

「快让妈妈下来!」

千钧一发地,我硬是把鸡巴从母亲的体内拉了出来,那生气勃勃的龟头兀自颤抖着,似乎不愿离开它的温柔乡。从电视柜跳下来的妈妈,在我的面前跪了下来,不假思考,两手抓住我湿淋淋冒着热气的鸡巴,一股脑儿地含了上去。

母亲的大胆动作,让我吃了一惊,当回过神来时,我发现母亲不但含了自己的鸡巴,且已用力地吸将起来,那每一次的吸动,都让底下原已胀大的龟头,又膨胀了几分。终于,在妈妈嘴巴的攻击之下,我啊的一声,射出了第一道精液十几秒之后,妈妈抬起头,深情的望着我,张开了小嘴儿,露出满口脓稠的乳白色液体。「乖」,我看着妈妈美丽的面庞,上面沾满晶莹剔透的汗水珠,真是美不胜收,「想吐就吐出来吧。」妈妈合上了樱唇,雪白的喉咙一阵蠕动。

由母亲微皱的眉头可以看出,她是第一次尝到这种怪异的玩意儿,一时间仍觉得不适,这让一旁的我十分不忍「妈!对不起,我只想到自己享受,却让你吃苦了」。

「儿子,只要能让你舒服,妈什麽都愿意做」。抚着妈妈的秀发,我满怀感激地道:「妈。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这时,妈妈已把我的东西舔得干净,抬起头站了起来,用她那湿润的眼睛看着我,一只手仍握着我的鸡巴柄儿有意无意的搓着,春意盎然地道:「今天我送你的礼物还满意么?」

「是啊,妈妈。这个礼物太好了,我真喜欢。」我由衷的说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尽着你玩,全都听你的,不过现在先休息一下好么,然后养足劲头,妈妈要让你尽情肏妈的屄,让我们母子大干一场!」

 妈妈娇媚柔声的说……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