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姐妹花我和当空姐的表姊乱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由于北上求学的缘故,所以住在表姊慧敏家。

表姊从小就是个大美人身高168,三围34b2425身材姣好,外型艳丽,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叫台湾之翼的航空公司当空姐。

表姊和另外两个也是空姐的同事合租一间三房两厅的公寓,另外两个空姐的同事,外型和姐姐不分上下,也是个美人胚子。

我未搬上去时,她们一人一间房,我理所当然的和表姊一间。

由于表姊她是第一学府台大毕业,所以爸妈特别要表姊她下班后有空帮我补习末牷c

某日晚上表姊一个人刚刚从飞机场下班回来,一看到我正在客厅看英文;

「哦!来,先把这段文章,念给表姊听听,看你会不会熟不熟!」

「是!表姊!」

表姊还穿着公司的绿色制服,窄裙下那穿着肤色丝袜的修长美腿美艳动人,,性感极了。看得我心神飘荡,口中错字连连而出。

「!你今晚是怎么了?念得错字连篇,要好好用央a不然你考不上大学。表姊答应你爸爸教你末牷a没有把你教好,表姊也没面子,知道吗?」

「表!表姊!可是我这几天老是心神恍恍忽忽的,书都读不进脑子里去嘛!」

我开始用语言来引诱她,看她反应如何。

「你才是个十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心思?使你恍恍忽忽,!你又不愁吃不愁穿,又不愁没有零用钱,有什么心思的!」

「表姊!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表姊真的给你弄糊涂了!」

「那我说给表姊听了以后,表姊不能对我爸妈讲哦!」

「为什么呢?」表姊奇怪的问。

「因为妳是我的表姊,学识及知识都比我丰富,而且妳比我年纪大,所以妳才能替我解决困难嘛!」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说说看,表姊是否能替你解决!」

「可是我说出来,表姊不要生气,也不要骂我!」

「好!表姊决不生气,也决不骂你」,

「我的下面常常都胀胀的。」

表姊一听,心中微震,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半不大不小的男孩,已是思春的年纪了,看他长得高大健壮,而出奇的早熟,一定是想尝试女人的异味了。

「不错!人有七情六欲,但是你还是个十八岁的男孩,不应该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上面去,要好好读书才对呀!」

「表姊!我就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才心神恍恍忽忽的无法安心读书,尤其是住到表姊这了以后,我更心神不定了!」

表姊听了,心喘气促的道:「为什么住到表姊这了以后更心神不定呢?」

「坦白讲!表姊!因为妳长得太美艳动人了,由其是你穿着空姐制服,我在睡梦中都梦见和妳穿着制服做爱,使我不是手淫自慰,就是梦遗,实难忍受这相思之苦。亲爱的表姊,妳想想看,我那有心情读书呢?」

表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全身好像触电般的抖了一下脸红耳赤,小穴里情不自禁的淌出淫水来。连话都答不上来了。

我一见表姊面额通红,知道她已被我挑逗起春心了,于是打铁趁热,走到她的背后,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表姊我好喜欢妳!好爱妳!希望妳能帮助我解决我的相思之苦!」

表姊低头摇了两下说:「!不行!我是你的表姊,又比你大,再说我们是姊弟,怎么和你相爱呢?」

「亲爱的表姊!现在这个社会姊姊和弟弟相爱太普遍了,,让我享受一下性爱的滋味。也让妳享受一下销魂的滋味!好不好嘛!亲爱的表姊!亲爱的姐姐!好不好嘛?」

我说完之后,双手从背后伸到前胸,一把握住两颗丰满的大乳房,又摸又揉,手指也捏着那两粒奶头,再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樱唇,吸吮着她丁香小舌。

表姊被我摸得浑身不在的颤抖。

「喇!…不行…我是你的表姊呀!…不行!…呀!」

我不但不放手,反而一手插入她的衬衫内的乳罩,握着她那胀卜卜的肥乳,一手去解她下衫的钮扣,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把衬衫和乳罩全部脱掉,她的上身变得赤裸裸了。

她一面挣扎,一面叫道:「哎呀!弟弟!我是妳的表姊,你怎么可以这样胡来…快…快放手…不然我要生气了婀!啊…别咬奶头!…好痛啊!…快把手…拿…拿出来…哦…哦…」

我又使出一套连环快攻的手法,一手摸揉着大乳房,一手插入窄裙内隔着丝袜三角裤,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

表姊她拼命夹紧双腿,,急忙用手来握住我摸穴的手,口中叫道:「弟!你不能对表姊这样无礼…求求你把手拿出来!表姊被你弄得难受死了…乖…听表姊的话!好吗?」

「不行!谁叫表姊妳长得那么美艳动人,我想妳想了好久,今晚非让我享受一下不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那个女孩婚前不玩性爱游戏,求求妳治治我的相思病吧!妳不是答应替我解决困难的吗?」

「表姊是答应替你解决困难!但是也不能用我的肉体呀!那是多么不道德,多见不得人的事嘛!」

「好表姊!这有什么不道德和害羞的嘛!我希望妳把妳和男朋友积有多年的性爱经验。用身教行动来教导我,让我尝尝男女性爱的乐趣,以慰我相思之苦!好嘛!亲爱的表姊!妳不知道,我爱妳爱得快发狂了,妳若不答应我,我是会被相思病纠缠死的!」

「这就奇怪了!我有什么地方让你爱得发狂呢?」

「表姊!你有这美丽娇艳的脸,丰满成熟的身体,妳这些外在美的魅力就叫我着迷,再加上妳是一个空中小姐,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和空中小姐做爱吗?」

「弟弟!我不相信你真能了解男女性爱的真谛,你还是个孩子嘛!」

「表姊!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不信妳看!」

说着走到她的面前一站,用手把学生裤的拉链拉了下去,把那条硬翘翘的大鸡巴掏了出来,直挺挺的高翘在表姊的跟前。说道:「表姊!妳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呢?」

表姊一看:「哎呀!我的妈啊!」她心跳脸红的暗叫一声。这小鬼头的阳具,不但粗长硕大,就有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比自己的男朋友大了一倍,要是被他插进自己的穴里,不被他插穿了才怪呢!

她羞红着脸说道:「小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收起来!」

「丑什么!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表姊!妳摸看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

拉着表姊的手,来握住自己的大阳具,一手揉捏她的大乳房和奶头。

表姊被他摸得全身直抖,已无反抗,终于张开樱唇,伸出舌头,两人就狂吻起来。

她那握住阳具的手也开始套弄起来,性欲已经上升了。

我看她这种反应知道她已进入性欲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卧房中走去。

「!你干什么?」「!不行!快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我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反身去把房门锁好,动手为她先脱去下衫和乳罩。

她那一双肥大丰满的大乳房美艳极了,我用手摸着她的大乳房,竟然还弹性十足,入手像是被电到一般,舒服极了。

我知道她是又想要,而又怕要。,女人嘛,都是天生一付娇羞的个性,心里十肯万肯,口里却叫着「不行!不可以!」,其实女人口中叫的都是和心里想的恰恰相反。欲火烧得我像是发狂似的,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得精光。把她的一双大乳房,用嘴又吮又咬又吸的玩弄着,一手摸揉着另一颗大乳房及奶头。我玩弄了一阵之后,再把她的裙窄及丝袜蕾丝内裤全部脱了下来。她娇喘呼呼的挣扎着,一双大乳房不停的抖荡着,是那么迷人。

「哦!!不可以!不行。求求你…不要…」

她此时春心荡样,全身发抖,边挣扎边娇听浪叫,真是太美太诱人了。她的阴毛浓密鸟黑又粗又长,将整个阴阜包得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还红通通的好像少女似的阴阜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

我把她两条腿分开,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

「啊…啊…哎呀…弟…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表姊被我舔得痒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屁股不断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愈c

「啊!哎呀…弟…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泄泄…了…」

[email protected],她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

她全身一阵颤抖,弯起双腿,把屁股抬挺得更高,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

「亲爱的表姊!弟弟这一套奶牷a妳还满意吗?」

「满意你的头!死小鬼!我的命都差点被你整死了…你呀…真坏死了…小小年纪就知道这样子来整女人!你真恐布…我…我真怕你啊!」

「别怕!好表姊!我现在再给妳一套使妳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尝尝!好不好?亲爱的表姊!」

「弟弟!别叫我表姊,听了使我心里发毛,以后我俩单独在一齐时,叫我名子!」

「是!我亲爱的慧敏姐!那妳要叫我老公」

我翻身上马,手握大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他的阴阜上研磨一阵,磨得慧敏飘痒难当的叫道:「好弟弟!别在磨了…我里面痒死了…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下去…给我止止痒…求求你…快嘛…」

我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自己舐咬时已丢了一次淫液,现在正处于兴奋的状态中,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抽猛插,方能泄一泄心中的欲火。

「死相!我都快痒死了!你还在捉弄我!快点插进来啊…真急死人了…快…快点嘛…」

我不敢再犹豫了,立刻把大鸡巴对准穴洞猛的插下去。「滋!」的一听,一捣到底,大龟头顶住了她的花心深处。

「哎呀!我的妈啊!痛死我了!」慧敏表姊本来希望我快往里插,想不到我的鸡巴太大,用力又猛,她自己的穴虽然已被多任男友插过但是天生就很紧很小。加上除了她现任男朋友那短小的阳具外,还没有吃过别的男人有我这么大的阳具,她当然吃不消呢!头上都已冒出冷汗来。

我也意想不到,交过不下10个男人的她,小穴还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那种骚媚淫荡急难等待的脸色,刺激我三不管的一杆猛插到底。

过了半晌,她才喘过气来,望我一眼说:「小乖乖…你真狠心!也不管姐姐受得了,还是受不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差点都把我的老命插死了姐姐真是又怕你,又爱你,我的小冤家…啊…」

她如泣如诉的说着,一付可怜的样子,使我于心不忍的安慰道:「慧敏姐!对不起!弟弟不知道妳的小穴是那么紧小,而弄痛了妳!我真该死!请原谅我的鲁莽,姐姐要打要骂,小弟毫无怨言!」

慧敏见我轻言细语的安慰她,娇媚的笑道:「姐才舍不得打你骂你呢!等一下可不扣a太鲁莽,需听姐的,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要知道,性爱是要双方都配合好的,才有情趣,也才能得到最高的享受。若是只单方面得到发泄,那对方不但毫无情趣可言,反而会引起反感而痛苦,知道吗?小宝贝!」

「哇!听姐这样一讲,性爱的学问还真大嘛!那我就不太了解。不过嘛,妳在男朋友身上得不到满足,才甘愿和我做爱的,是吗?」

「你说对了一半,还有一半等我慢慢的对你讲!来开导你,指点你,现在你开始慢慢的动,别太用力,姐姐的小穴里面还有点痛。记住!别太冲动!」

我开始轻抽慢插,她也扭动屁股配合我的抽插。

「嗯!好美呀!亲弟弟…如姐的小穴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好舒服,亲丈夫…再快一点…」

「哎呀!老公,你的大龟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呀…老婆被你的大鸡巴搞搞死了…我又要泄给你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滚烫的淫水直冲而出!

我感到龟头被热滚滚的淫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我的原始性也暴发出来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猛力抽插,研磨花心,三浅一深,左右插花,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来,她则双手双脚紧紧的掳抱着我,大鸡巴抽出插入的淫水声。

「普滋!普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亲弟弟,姐姐…可让你…你…插死了…小亲亲…要命的小冤家…呀!我痛快死了!啊…」

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感,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我掳得死紧,把屁股猛扭猛摇。

「哎呀!亲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丈夫!痛快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飞了!亲人!乖肉…你是姐姐的心肝…宝贝…我不行了…又…又要泄了…呀…」

我是猛弄猛顶,她的花心一泄之后,咬住我的大龟头,猛吸猛吮,就像龟头上套了一个肉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

如姐这时候双手双脚因连连数次泄身的缘故,已无力再紧抱我了,全身软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种模样分外迷人。

我抽插停正无比舒畅时,见她突然停止不动了,使我难以忍受,双手分开她的两条腿,抬放在肩上,拿过个枕头来,垫在她大屁股的下面,挺动我的大鸡巴,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

她被我这一阵猛搞、粉头东摇西愈a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淫声浪叫:「哎呀!亲弟弟…不行呀…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的大鸡巴顶穿了!小冤家…我受不了啦…哎呀…我会被你搞死的!会死的呀…」

「亲姐姐…妳忍耐一下…我快要射了!妳快动呀…」

倩如知道她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提起余力,拼命的扭动肥臀,并且使出阴壁央a一夹一放的吸吮着大鸡巴。

「啊!亲弟弟…小丈夫!姐姐!又泄了!啊!…」

「啊!亲姐姐…肉姐姐…我…我也射了…啊…」

两人都同时达到了性的高潮,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猛喘大气,魂飞不知何去。

休息了好一阵子,表姊先醒了过来,一看手表,快九点了,忙把我叫醒,说道:「小宝贝!快九点了,起来穿好衣服,你末珜ㄗs温习我听了也吃了一惊,急忙起床穿好衣服,二人走回客厅书桌,相对坐了下来,如姐这时粉脸娇红,春上眉间,一付性满足的模样,于是我悄悄的问她:「表姊!刚才妳痛快不痛快,满足不满足?」

她被我问得粉脸羞红过耳,低声答道:「死相!你知道还来问我,真恨死你了!」

「表姊!妳现在男朋友的东西和奶牷a此我的如何呢?」

「死小鬼!别再羞我了!他…他要是行的话…我也不会被你这个小色狼引诱上勾…你呀!坏死了!」

「表姊!我的艳福真是不浅!能玩到妳我真的好高兴啊!」

「死弟弟!不来了!你怎么老是羞人家嘛!你真坏死啦!人家的身体都被你玩遍了,还来取笑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恨死你了,不教你的末狺f。」

「好表姊!!别生气嘛!我是逗着妳玩的,妳要是真不理我,我真会被相思病整死的,妳忍心吗?」

「活该!谁叫你老是欺负我,羞我嘛!」

「表姊!妳好狠心,我又没有欺负妳,羞妳嘛!」

「弟弟!姐姐并不是狠心,姐姐好爱你,若是我俩独处,才可以讲这些亲热话,我不但不会怪你,而且还可以增加做爱时的情趣,以后我同事在时千万别讲这些亲亲我我的话,万一给我同事听到了,那就糟了,知道吗?我的小心肝!」

「是!我如道了!亲姐姐!」

此时表姐的其中一个同事刘若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和表姊都吓一跳,心想:还好没被发现。

自从和表姊有了第一次后之后,表姊机乎每天晚上都要和我来个一两次。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