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俏管家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拎着背包,跟往常一样的走向街角,却发现一堆同事挤在门口,有人叫骂,有人静坐,一旁还有几个男生点着烟,我走了过去,拉了拉领班的衣服。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大门贴着:餐厅倒闭,从今日起停止营业!」他叹气说着。

「怎么会这样?欠我们的薪水呢?」「谁知道?!一点征兆都没有,说关就关,这些老板一点良心都没有!」「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这种不大不小的餐厅,员工就这些,谁会帮我们申张正义?!如果能够马上找到工作换跑道就不错了..」「既然是这样子,我想我该要赶快去找工作了!」「好!妳快去吧。」

「老大,你保重!」「jane,妳也保重!」他抱住我,拍拍我的背。

毫不犹豫的就去应征另外一家餐厅同样的工作,却吃了闭门羹,原来有人比我早一步。

又去试了好几个不同性质的职务,但不是不合雇主的需求,就是已经有人捷足先登,还有一个职务根本就是跑业务。

这样子就浪费掉一整天,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自己的空间,望着月历上,缴房租的日子已经逼近,如果再没有找到工作,最后就是被房东扫地出门,流浪街头。

「神啊!请帮帮我吧..」我跪在地上大声哭了出来。

「妳怎么了?」rose住在我隔壁,是我『蕾丝边』

的伴侣,听到我的哭泣声开门进来,听完了我的事之后,她也急得不晓得怎么办。

「要不然就先和房东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先展延一点时间。」

她拉着我去敲房东太太的门,跟她说明之后,房东太太完全不理会,「..工作没了是妳的事,反正时间到付不出房租,那就是请妳走路!」这一夜辗转反侧,几乎根本没有睡,天亮之后,没有什么考虑,见到工作就进去应征。

「会不会炒菜做饭?厨艺怎么样?」在一个颇具规模的公司办公室里,这位秘书拿着我填写的资料问着我。

「会!应该说相当不错,我之前是西餐厅的二厨。」

「哇喔?!这个不错,妳在这里等一下,我找我们老板过来跟妳谈谈..」他拿着我的资料走出去。

不一会儿,这位秘书走了进来,「嗯..老板还有要事,他说既然是做过西餐厅,那么就没有问题,jane,妳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吗?」我毫不考虑的就回答:「请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试试!」「那么请签名,试用期1个月。」

他递给我一份合约,合约里说要住在别墅里,任期是一年,问了才知道,这位大老板不愿意管家熟悉太多,因为前面的管家偷走他很多值钱的东西,犹豫了很久,终于把名字签上。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rose,抱着她吻了好久,她说她要等我;也向房东太太结清了我的租约。

下午,我搬进了这个不小的别墅里,开始当这个大老板的管家。

按照时间烹饪好了晚餐,这位大老板-jack,他也真的按照时间回家,见到我的第一眼,不晓得怎么回事,一直盯着我看。

他看起来是个中年男子,但是并没有什么大老板的架子,要我以后都跟着他一道用晚餐,聊着聊着才晓得:他年轻时就丧偶,不愿意再娶,事业有成之后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也一直不愿意再去触碰情感上的事,所以之前请的管家都是男的,而且是2位,但前面的那2个管家别有用心,把这个别墅了解得差不多的时候,趁着他出国开会,内神通外鬼的把他值钱的东西都搬得一干二净,而这2家伙到现在还没有抓到;所以现在重新规定只用1位而且不再限制性别,男性女性都可以来应征,但是一年到期就换掉不再续约,而我竟然是第一位进到这栋别墅的女管家。

jack除了对吃的喝的相当的讲就外,清洁打扫和杂七杂八琐碎小事根本就没什么,跟以前西餐厅繁杂的工作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而且薪水比我以前多整整一倍,但很难让我忍受的是:这一年的任期是没有任何的假期;晚上jack回家之后,如果要我到市区跑跑腿那就是我最自由的时间。

一眨眼试用期就过了,觉得虽然工作轻松,但是乏味的生活确实让我开始厌倦,而且如果做不满一年,那是什么都没有,这段时间我还不能随意跟任何家人和朋友连络,话言话语之中,我向jack抱怨起来。

「明天是周末,妳帮我准备两人份的烛光晚宴..」他写下菜单,其中还有一样是红葡萄酒。

「喔!」看着菜单,「boss,那个红酒家里已经喝完咧..」「那明天妳叫采购送2箱,还缺哪些菜叫他们一并送进来,送多点。」

他还是目不转睛的在看着他的财经节目,我也不想去理他,回到房间就觉得全身无力,又拿出枕头下的双头龙,「也不知道现在rose过得怎么样?」「咿咿..咿..咿..咿..」咬着毛巾拼命忍住不要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咿..咿..咿..」脑海一片空白,身体一挺,吼了一声,毛巾已经离开嘴巴「呵啊..」手已经不停,懒得再去把毛巾拣起来,「好想妳..好想妳的大咪咪..好想妳的浪穴..」我已经不知道我后面还说了些什么,「呵啊..呵啊..呵啊..啊..」洗完了澡,匆匆的走出来,原来他已经回房间去,但是客厅的灯还亮着,熄了灯,转身回房又继续拿出双头龙抽插,一直抽送到全身无力。

不太像周末的周末,jack起床没多久就出门,出门前还从头到脚一直端详我老半天,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而从采购把我订的一个星期菜量和今晚烛光晚宴的东西送来开始,我的手就没有停下来过,先是把沉重的菜用推车推进冷冻室去,接着是那两箱沉重的红葡萄酒,这个是要放在厨房附近。

然后马上就要料理一部份今晚的菜色,中午过后,开始试吃一些晚上准备上桌的食材,接着就开始料理须要长时间烹调的鱼和牛排。

回忆着以前在餐厅,这些料理都是很多人合力完成的,今天却是要我自己独立完工,手忙脚乱不说,还差一点搞错时间,终于赶在他回家之前搞定,只见他独自一人,但是手上多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boss,晚宴好了,客人到了吗?」「她已经到了啊!」他把手上那一袋一袋的东西都交到我手上。

「是怎么?」「就是妳啊..快点去换衣服,如果不合身还可以马上换!」嘴巴张得很大,完全不知所措,直到他把我推进我的房间我才大梦初醒。

袋子里是一套漂亮到不行的晚礼服,那个标志我想任何女生都认得-chanel!另外两袋里还有她们的香水、化妆品。

「你这家伙,应该是不晓得我..这些根本不是我喜欢的东西,送到rose的手上,她可能会昏倒吧!唉..」不想辜负他的美意,也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性向,无奈的把晚礼服换上,还真是奇怪,这衣服出奇的合身,原来早上端详那么久就是在看我的身材是吗?!剪了短发之后就不曾化妆的我,随意的把一些化妆品往脸上乱涂乱画,随意喷了几下香水就走出去,更夸张的事在我眼前,jack也换上西装打领带,把手抬起来,这意思就是:我真的就是今天的『女主人』。

「boss,你今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啊?」我扶着他的手。

「今天叫我jack!」我们开始吃着这些今天我花了很久时间烹调的料理,其他的菜都还不错,尤其是我最拿手的牛排,但是烤鱼就很糟糕,吃第一口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赶忙想要阻止他,但是他还是把他的量都吃完。

高脚杯跟他碰杯好几次,一整瓶的红葡萄酒已经空了,他拉我起来,把客厅的音响开启,邀我跳舞,不胜酒力的我已经有些天旋地转,刚站起来椅子都被我撞翻,被他带着跳舞没多久就晕头转向,还差一点摔跤,他一把就把我扶住,突然,他捏着我的下巴,唇不客气的就吻了过来,许久没有肉欲生活,我的身体马上就有反应,嘴就狠狠啃了回去,但是没多久就回神过来,我用力挣脱了他,一直退到墙边,他也一直近逼,他的唇就在我的唇正前方,那样子似乎已经准备好再吞我一口。

「jack!别..别这样,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我的手挡住他的身体,阻止他再向前。

「不然妳是哪个样?」他的两只手已经搭在墙上,瞪着我的眼睛在冒火。

「好吧,我老实告诉你,我是『蕾丝边』

,是不可能会爱上你的!」「可是妳刚才明明跟我吻得那么起劲..」「那是假的..」「我不信!」「信不信由你。

」「好,敢不敢打个赌!」「赌什么?」「这星期只要我要亲吻妳,妳都不可以拒绝,而且要好好的吻回来,赌妳下星期这个时间一定会爱上我!」我问道:「那赌注是什么?」「如果妳真的不爱我,那马上放妳自由,还有妳该得的一年薪水。」

「嘿,还真是不错!」「听好喔,妳如果爱上我,那我要妳在我身边永远不分离!」确实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豪赌,但是我应该有把握,就不过是接吻,我才不信他有那么大的魔力。

「好!我接受,从什么时候开始?」「当然现在就开始了啊!」他的唇马上就盖上来,舌头拼命的搅动我的舌,吻得我春情荡漾,但是仍然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去抱他,把手靠在墙上,只是享受他的吻。

「好了!晚安了..」突然他就放手走上2楼,吻得正起劲的唇突然被他放掉,心里竟然有些不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收拾刚才的残局。

果然之后的日子,他只要一见到我的面,马上把我抱住,不客气的就吻起来,不晓得为什么,我开始陶醉在他的吻里,甚至有天他下班,我是自动小跑步过去跟他接吻,而且愈吻愈起劲,我真的愈来愈害怕,还好时间已经进入倒数。

到了周末的早晨,我起床做早餐,「哈!只要忍过今天我就自由了,耶!」按照平常的时间叫他起床,但是他竟然没有吻我,心中突然有些慌乱起来,吃完早餐他就出门,也没有吻我,这时我强迫自己镇定,「不怕!不怕!他应该已经无计可施了。」

虽然不晓得他最后这几个小时要做什么,但是我仍然按照他交代的,按时把晚餐准备好。

傍晚时他竟然带着两瓶香槟回来,晚餐之后,他要我开香槟,「现在开香槟是要庆祝什么?」「不管赢还是输,有一方都该好好庆祝的,不是吗?!妳再多拿些冰块过来,我们先干它几杯!」我不疑有它的到冷冻室里拿了一包冰块,回到客厅时他已经坐在沙发上,倒好一人一杯香槟,冰块丢进杯中,气泡马上冒起来,看了看时钟,「boss,距离时间截止只剩下3个多小时,我一点都没有喜欢上你,你输了吧?!」「没关系,先喝它两杯,来,干杯!」他碰了我的杯子。

我喝完之后,他又倒了一杯给我,照样一饮而尽。

然后他示意要我到他身边坐下来,坐下来以后,他要我躺在他的大腿上,我也没有怀疑,调整好位置,他便低头下来。

没错,那张火热的唇马上就压上来,舌吻没有多久,我突然觉得全身像是着火一般,呼吸急促了起来。

「热了吗?我帮妳解开..」解开了我衬衫的全部纽扣,胸罩的后扣也被他解开之后,轻揉了一下我的胸部,推开了我的胸罩之后,他毫不客气的开始吻着我已经尖挺的乳头。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我已经开始喘气,拼命的想要起来。

「这是妳啊!」他指着我的小胸部,「我是在『吻妳』

,这有错吗?!」「不行..不..行..」我愈来愈没力。

他开始隔着短裤揉着我的蜜穴,才揉两下我的身体就狠狠的挺了起来,「不可以..你不可以..」我无力抵抗,然后他开始脱掉我的衬衫和胸罩,接着就是短裤和内裤,我连挣扎的能力都使不出来,这时已经是全裸的在他面前。

「小淫娃,」他摇着我半湿的三角裤,「湿了一大片,是不是爱上我了?」我拼命的摇头,「我不是小淫娃..不是!」他让我自己躺在沙发,两脚放在扶手上,接着把我的两腿一分,「不行..」我尖叫着,但是已经太迟,蜜穴已经被他强吻着,「这也是妳啊,不可以抗拒啊!」事实上我也已经没有抗拒的力量,而且身体愈来愈难过。

「jack,停下来..求你..」才说完,他又回来吻着我的胸,但是手仍然不停的按摩着我的蜜穴,我已经疯狂了,如果这时候没有东西赶快来安慰我的蜜穴,那是比杀了我还难过,「jack,我要..我要..」「小淫娃,告诉我妳要什么?」「我要你..我要你的..」我已经向是在乞求他,手伸向他的棒子。

「那么小淫娃是不是爱上我了?」我的身体在颤抖,想要摇头,但是身体却是在抗拒,没想到这时他又加重了力道,蜜穴已经忍耐不住,牙关紧咬,眼睛一闭,我豁出去了,含着泪用力的把头点了下去。

「说出来,honey!」「小淫娃爱上你了,jack,快给我!」我说得很小声。

「我听不到呢!honey..」「我爱你..我输了!求你了!」我已经接近疯狂的喊着,眼泪都出来了。

他把我抱起来,走上楼梯,进了他的房间之后把我放在床上,我早已按捺不住,解开他的皮带,退下他的裤子,开始套弄他的肉棒,他脱完上衣之后,也已经是全裸,压到我身上之后,马上抓着他半硬的肉棒硬是塞进我的蜜穴里,「呜..」他并没有任何动作,我只好像无尾熊一样用脚夹住他的腰,手搂住他的脖子,自己开始做起活塞运动,「呵啊..呵啊..呵啊..」冷不防的被他压住,整个动作停了下来,「小淫娃这么饥渴啊?」「不要..不要停..我要..快给我..」他开始跟我舌吻,我全身已经紧紧的夹住他,慢慢的,他开始抽送,手轻捏着我的乳头,然后愈来愈快,「呵啊..啊..啊哈..」身体一挺,脑海是一片空白。

捏揉乳头的力量愈来愈大,慢慢变成在揉我的胸,我的胸部本来就不大,他的两手五指已经完全深陷进去,身体抽送的力道也愈来愈猛,房间里『啪..啪..啪』

的声音伴随着我的淫叫,「呵啊..呵啊..」没有多久,只感觉他的手非常用力的掐住我的胸部,身体用力一挺,男人滚烫的喷泉第一次冲向我的禁地,把我荒芜的花园完全淹没,我快活的晕了过去。

醒过来时还是悸动不已,我是躺在他的身上,他轻搂着我,我毫不考虑的吻了上去,他竟然开始流泪,「你已经得到我的人了,为什么还哭呢?」「我把整个故事告诉妳好了..」他把他以前和他老婆的故事一点一滴的都说给我听,他们相当的恩爱,但是一次空难悲剧,造成了天人永隔,也让他再也不想碰触感情这一块地方,所以连管家都用男的。

「妳的出现,让我十分惊讶!」「为什么?」「为什么?!我给妳看她的照片..」他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一个相框,我接过来一看,着实吓了我一跳,里面的女子,除了头发的颜色和长度和我不一样之外,容貌几乎和我一模一样。

「见到妳资料上的照片,我连想都没想就录用了妳,目的就是想追妳、想得到妳,可是我们的年龄差了一大截,我的岁数几乎都快要可以当妳父亲了,自然一直让我裹足不前..」「后来,不经意的让我听到妳几乎每天都在房间里自慰,我才又想要..」「你这坏家伙!」我娇声抗议着,轻捶着他的胸,「竟然偷听..」「本来设这个赌局我只是想要吻妳,然后让妳离开,避免自己再陷入感情的漩涡,但是我发现我办不到,我愈来愈不想要让妳离开,所以,我耍了个卑鄙的小手段,妳离开去拿冰块的时候,我在妳的杯子下了药,会让妳发浪的春药..」「对不起妳..我真的对不起妳..我真的..好想得到妳,我跟妳招认,这次如果失败,我真的不想要继续活着,所以,哪怕妳只爱我这个晚上,甚至只有刚才被药迷惑的那一下子,我都心甘情愿,所以,jane,请原谅我,原谅这个自私的坏家伙..」这么大的男人,竟然在趴在我身上淘号大哭,但是听到他的告白,我『蕾丝边』

的心已经崩塌,完全被他攻陷。

「是我输了,我真的..已经爱上你,我再也不想要离开你了!」他疯狂的吻着我,然后一翻身又把我压在身下,今天以前我以前只看过a片,还从来没有真的跟男生做过爱,所以完全不知道:原来被男人『内射』

是那么舒服美好的事,这一夜,我们不停的在做爱,懒得数他射了几次,但是每次都要他射在里面。

还好老天很眷顾我,失身给他的那个夜晚并没有造成怀孕,但从那时候起,我每天都按时服用避孕药,因为我真的爱上了他,好喜欢他来蹂躏我的身体。

刚开始时,我还会穿着短裤,晚上回自己房间睡。

到后来,索性只穿着内裤,他只需要把我内裤往旁边拨开,肉棒随时都可以长驱直入,经常都是晚餐前一发,睡觉前再一发,沐浴后裸着身直接跟他一起睡在床上。

星期六日他没上班的那两天几乎没有停,而终于停下来是我『好朋友』

来的时候,他这么强的体力,让我开始有些吃不消,而且那样子根本不像是个年近50大关的中年男人,虽然和他做爱真的是相当快乐的事,但是仍然忍不住向他抱怨。

这天晚上,晚餐前的那一次,我就有些吃力,开始向他求饶,但他在睡觉前还是又上了我。

「小淫娃吃不消了?!」他压在我身上一边快速抽插一边笑着说。

「主人太猛了..小淫娃..小淫娃要被你干死了..」每天被他操,我已经完全不顾形象,什么猥亵的话都敢说了,「呵啊..啊哈..啊哈..啊..」「那怎么办?」他停了下来把我抱起来,我搂住他的脖子,「一天不做的话,我可以撑得更久,小淫娃会更受不了的,不是吗?」「小淫娃去找..我的..我的『另一半』

..一起..嗯..啊哈..跟我..一起给主人干..啊哈..啊哈..可不可以..呵..呵..呵..呵..」「她不是女的『蕾丝边』

吗?会这样接受我的爱?」他抽动得更猛,但是说话完全不费力。

「啊哈..这周末..烛光晚宴..小淫娃..啊..啊哈..带她来..啊..」乳头被他狠狠的捏着,喷泉冲向我的禁地,我又几乎晕死,闭着眼喘着大气,然后被他扛进浴室里。

浴室里全身无力的站着,然后全身都被他抹上香喷喷的沐浴乳,还正在慢慢回神之际,他又把我抱起来,扶着我的身体让重力下压,肉棒直接达阵,我这才知道还有这种站姿,赶紧夹住他的腰,深怕摔下去,但是他每一下下去都直接送到底,才两下我的魂就飞了,「饶了小淫娃..啊..啊..停..真的..要被干死掉了..啊..啊..」到后来已经爽到喊不出声音,没有多久,他紧紧抱着我狂抽猛送,浴室里只有『啪、啪、啪..』

的声音,我闭着眼,嘴巴开着,只能使出最后仅有的力量用手勾着他的脖子,最后的一挺,滚烫的精液再度爆发,「啊哈..死了..」我真的晕死过去。

jack这几天真的没有再碰我的身体,让我好好的休息,碰到我只是跟我舌吻,让我真的是感动万分。

好不容易到了周六早晨,弄好早餐后把他从被窝里挖出来,跟他凹了车子和无限白金卡权限,要他先跟chanel乔好。

「我会不会等一下就变成穷光蛋啊?」「不会,不过我会拿一些该拿的!嘻嘻..」我还俏皮的亲了一下他的脸。

阔别已经接近3个月,不晓得rose是不是真的还在等我,还是已经投向别的『男人』

的怀抱,心中确实相当的不安。

到了原先的出租公寓门前,拨了电话给她,她高兴得哭了,几乎是用冲的冲了下来。

「有没有想我?」我和以前一样捏捏她的脸。

「想死了!想到我已经快要疯掉..」她扑到我身上,马上嘴唇就亲上来,这些日子被jack亲习惯之后,rose的唇反而有些不太习惯。

「jane,妳怪怪的,怎么了?是老板对妳不好吗?」「没有,他对我好极了,但是今天我有重要的大事要请妳帮忙!」我先带她去chanel,一件漂亮的套装、一些化妆品和2瓶香水,我就把rose骗到手,然后跟她说这是今天帮忙的酬劳,她马上兴奋的尖叫,当然,我也不忘记自己也买了一些。

带着她回到别墅,赶紧先支开jack,然后就要rose帮忙我做今晚烛光晚宴菜单上的料理,2个人一起做果然就不一样,虽然说rose是生手,但是简单的事都帮得上忙,果然就没有像上次那么手忙脚乱。

同样的情景又上演了,不一样的是:rose是在厨房大快朵颐,我和jack是在餐桌这一边推演,之后我拉着她出来,也把她介绍给jack,jack这时谢谢她帮忙这次的晚宴,当然,加料的香槟又派上用场,她更是豪爽的连干了3杯,亲了她的脸之后,我拥着她在沙发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她就已经面色潮红,我让她躺在我的腿上。

我开始吻着她「呜..呜..」,轻揉她丰满的胸,她开始还挣扎了一会儿,没多久就上气不接下气,我点头示意jack开始,他马上掀开rose的裙子,扯下她的内裤,不客气的吻了起来,「啊..啊..怎么..嗯..嗯..」上半身是我吻着她的胸,下半身是jack吻着她的蜜穴,她的身体抽动起来。

「停下来..嗯..嗯..嗯..啊..啊..」大概太久没有肉欲,rose竟然两三下就潮吹了,喷了jack整个脸都是爱液,我点点头,jack马上举着肉棒就刺了进去,「嗯..不可以..」她拼命的摇头,但是没有多久就开始淫叫,「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看得我春心荡漾,不停的吻着rose,手揉捏她胸部的力道也愈来愈用力,「嗯..嗯..嗯..」她的眼睛紧闭,牙关紧咬,这时我要jack这时把肉棒退出去,左手揉着她的胸,右手揉着她的蜜穴,不一会儿rose就投降,哀声叫着:「求求你..插进来..我还要..我还要..」「喜不喜欢我今天帮妳准备的棒棒?」我问她,顺便两手都加了一些力道。

「喜欢..喜欢..好喜欢..我还要..求求妳..」她的身体在颤抖。

领着她走上2f,jack的房间,赤裸的2女1男的大战准备开始。

开场当然是jack和rose继续刚才未完的第一次亲蜜接触,我也按捺不住,一脚跨在jack的肩上,要jack给我口交,jack休息多日,凶猛异常,没多久两个女人的声音都尖起来,而rose这么长时候没有性爱生活,现在身体里又是真实凶猛的肉棒,jack狂抽猛送没有多久,她的高潮就来了,「嗯..嗯..嗯..呀啊..」整个身体挺起来,jack的棒子硬是被她退出来,爱液喷得jack和我身上到处都是,jack赶忙把嘴凑上去,狂吻rose的蜜穴,她身体又开始颤抖,牙关紧咬「呜..呜..呜..」jack放开她时,她已经完全摊在床上,这时,jack的棒子还是坚挺异常,休息多日,我当然知道他的厉害,但是我的蜜穴也多日未尝到他棒子的滋味,转过身跪趴在床上,蜜穴向着他,头低下来准备迎接他的蹂躏。

他并没有凶狠的刺进来,而是徐徐的插入,慢慢的挺进到底,然后伸手紧握住我胸部那两颗小球,慢慢的抽送,但是每一下几乎完全退出再送到底,这感觉实在太爽了,「哈..哈..哈..」忘情的吼着,慢慢的,他的力道愈来愈强,抽送的速度愈来愈快,「哈啊..哈啊..哈啊..」稍微回神过来的rose,竟然爬到我的身体底下,开始亲吻抠弄我的花蕊,这么强烈的刺激,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上半身整个趴下去,「啊..啊..啊..小淫娃不行了..」感觉他也要爆发,这时已经是在狠狠的撞击我的身体,「啪!啪!啪!」淫荡的撞击响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最后一撞,我的胸部被他紧紧握住,屯积好几天的量一下子爆发出来,「啊哈..」整个蜜穴好像都被他灌得满满,吼到魂都飞了,停了好久才被他放开,我的身体躺在床上不停的在抽慉,rose趁着这个机会,指头又是捏我的乳头,又是抽插我的蜜穴,奸诈的笑着,「妳好坏,竟然这样子出卖我的身体!」我娇喘连连,身体还在不停的在抽动,毫无抵抗她的能力。

jack这时又把rose拉过去舌吻,rose曾经跟我承认过:她是被男人始乱终弃之后才偷偷的把我给上了,而且把我变成男的。

现在有个强壮的男人在眼前,被jack抓过去吻起来马上就没有停,而且把jack抱得紧紧的,然后jack伸手揉着她的蜜穴,她竟然两脚张得大开,毫不避讳的让他揉捏,没多久又动情起来,身体开始扭动,「还真是骚啊,」jack的手指已经在抽送,「我叫妳小骚货好了..」说完,两只手指伸进去,「是..是..我是你的小骚货..啊..啊..啊..」rose的爱液又喷了一些出来。

看着他们两人还没有停,我下了楼准备把香槟拿上去,突然又想拿双头龙去小小的报复一下rose,两手都拿着香槟进了房间,看着双头龙,正在想怎么带上去,「干脆就插着带上去!」想都没想,很顺的就插进蜜穴里,带着两瓶香槟,一拐一拐的上楼进了房间,这时,jack和rose已经开始在玩69,两个人吸得不亦乐乎,我推了推jack,然后把rose翻回正面,马上就压在rose身上,握着双头龙没有任何阻碍就冲到底,开始吻着她,「浪穴有了男人就不理我啦,看我给妳好看!」然后就在jack的面前开始狂插rose,「嗯..嗯..嗯..不要..啊..啊..」rose当然不可能忘记这个滋味,我们开始用力的磨擦乳头,「哈啊..哈啊..哈啊..」两个大女生忘情的淫叫,已经分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声音。

突然,我感觉菊眼一阵一阵凉凉的感觉,停下来回头一看,jack拿着润肤乳液在我的菊眼大把大把的抹着,指头不时还轻轻的探进去,我大吃一惊,「主人,你..你要做什么?住手..」他把乳液的瓶子放到一边,笑着说:「当然是要好好报答小淫娃,让小淫娃爽到天堂去的啊!买这东西回来妳都不用,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话才说完,肉棒就往我的菊眼刺了进去,「好痛..不要..啊..主人停下来..裂开了啦..」我的眼泪喷了出来,「别怕痛,小淫娃,等一下别又晕过去..」有乳液的助兴,jack刺进去之后,他开始慢慢的抽插,底下的rose这时也动了起来,突然之间,神经开始完全紧绷,肉壁两边一起磨擦,那个充实的感觉真的无法比拟,jack慢慢的加快速度,「小骚货,妳也要快一点,这样子出卖妳的人才会投降的!」rose竟然听从他的话,速度也开始快起来,天哪,这样子的快感从来都没有过,直冲脑门,「啊..」嘴巴才刚开起来就被rose的唇给盖上,闭着眼喘着大气,「等等,咱们来一段让小淫娃更难忘的..」两个人都离开了我的身体,但是jack把我整个抱着下床,然后又用站姿插了进去,「呵啊..主人不可以这样子干小淫娃..停..停下来..」jack这时指挥着rose,「来!小骚货,换妳进那一边。

」我大惊失色,「不行..不行..这样我会死的..会死的..停下来..啊..」rose的双头龙竟然很顺的就进去,然后jack扶着我的胳肢窝上下摇动,两个洞穴都是剧烈的快感直冲脑门,「死了..死了..你们停下来..求求你们..啊哈..拜托..不要..啊哈..」我已经无力承受那个快感,rose这时更不放过,伸手过来用力捏着我的乳头,「啊..啊..啊..」眼睛闭着,好像连眼泪都已经出来,声音已经尖到不行,我只感觉愈来愈无力,突然,jack狠狠的一挺,热腾腾的精液再度在我的蜜穴里疯狂的扫射,「啊哈..」我狠狠的忍住,又几乎晕死过去,被jack抱回床上时,好像全身的毛细孔都被打开,「好爽..好爽..」眼睛根本无力张开,喘着大气的嘴巴也阖不起来。

rose有些尖锐的淫叫让我睁开了眼,「嗯..不要..嗯..」转头一看,这时的rose屁股翘得高高的,jack好像又用对付我的招式,准备征服rose,只见他慢慢的抽送,但是每一下都是几乎完全退出再送到底,「嗯..嗯..嗯..不要..啊..啊..」rose已经开始发浪,突然,看到了jack抖动的屁股,让我也想要让这个男人被我征服,算了算rose好朋友的日子,今天『内射』

应该是没有问题,而且刚才身体已经接收了他2发炮弹,应该要让这个小骚货也接1发,我在rose耳朵窃窃私语,只见rose闭着眼睛,不停的点头,然后绕到jack身后,拿起润肤乳液,也在jack的菊眼大把大把的抹着,他大吃一惊,动作整个停下来,回头看着我,「小淫娃,妳..妳..想干麻?」「干麻?!换小淫娃来『干』

主人了!小骚货,要把主人夹好啊!」只见rose飞快的转身,然后像无尾熊一样,手搂住他的脖子,两脚紧紧的夹住他的腰,开始自己抽送,「嗯..嗯..嗯..」我站在jack的身后,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握着双头龙开始刺进jack的菊眼。

「不可以..啊..会痛..啊..小淫娃..妳不停下来..啊..等一下一定..啊..啊..要妳..晕..啊」慢慢的,他的身体不再抵抗,这个大男人竟然开始淫叫,「啊哈..好..好刺激..啊哈..怎么会..啊哈..好舒服..」我知道他已经适应了那个感觉,而且开始上瘾,忍住身体的快感,加速了双头龙抽送的速度,听到我心爱的男人臣服的声音,「啊哈..啊哈..啊哈..」还真是悦耳,在他身体下做活塞运动的rose,「嗯..嗯..嗯..啊..啊..啊..」这时也吼叫起来。

两手都抓着他的腰,蜜穴狠狠的用力紧缩,用最快的速度抽插,没有多久,只见jack全身抽动,拼命的狂吼,「哈啊..」他身体下的rose身体发红,手脚紧紧的抱住jack,「嗯啊..」然后两人无力的瘫在床上,看着他们,我满意的笑起来,「哈哈..终于也有人爽到天堂去了..」这一夜,rose和我一左一右的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我紧紧的搂着他直到完全睡着。

故事到了尾声,jack的别墅之后聘用了第二个固定的女管家,当然你们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就是那个小骚货rose,我们的任期也被jack更改为『无限期。』

之后我还教了rose不少的厨艺,我们轮流秀这些手艺,他也赞不绝口;而且我也开始留头发、化妆,胸部也变得愈来愈坚挺,愈来愈有女人味。

这样子的日子没有多久,jack竟然开始把所有的经营权都交棒出去宣布退休,过着退休的生活,外人都相当奇怪,我和rose则一点也不会奇怪,但是他惊人的体力又搞得我们俩个大女生死去活来,我们真的很想找第三个女管家进来帮忙,这该怎么办啊?!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