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和儿子这一段婚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和他结婚,当时是教内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教会的祭司,在圣殿里把我们结连在「永恒的婚约」的时候,特别赞扬我们的勇气。他说,这是我们进升天界所必经的手段。

虽然世俗的法律禁止多重婚姻,也将近亲结合视为淫邪和罪恶,但教祖曾娶了三十个妻子,他的妻子有些是姊妹,有些是母女几人共事一夫。甚至有些先贤曾与同胞姊妹和姑母,婶母结婚,缔结永恒的婚姻。

教会也鼓励信徒追查家谱,教内兄弟可以和列祖的女性冥婚,让她们有永恒的归属,她们的灵魂可荣升天界。而我,更是少数愿意与自己的儿子真正结婚的教友,本应表扬,但碍于国法,只能暗中为我们举行仪式。

当然,永恒的婚姻与肉体的结合是两件事,但丈夫就是丈夫。无论他是谁,如果他要求有肉体上的亲密关系,甚至期待从这个结合里生养儿女,这是他应有的权利,也合乎神有经书上启示的教义。于是,我的儿子就成为我的丈夫,我成为了儿子的妻室,开始和他亦妻亦母共同的生活。

婚前,儿子求偶的攻势,确实令我神魂颠倒。我也怪自己意志薄弱,他的甜言蜜语,使我的春心荡漾,因为我从没想过,儿子会是我裙下的追求者。

他自小体弱多病,常叫我担心。他对宗教热诚,而对其他事情一派不在乎。先夫不是我教信徒,对我和儿子的宗教大不以为然,我常常要像母鸡,把他保护在翅膀之下、维护他。

不意,先夫死后,他就把我当做追求的对象。在一次回乡传教的途中,他表白心迹,单刀直入的向我求婚,要我嫁给他。

从未想过儿子会向自己求婚,以为他是开玩笑,却发现他是认真的,更未想过他以宗教的抱负作为非我不娶的理由。我明白教义所指,以为他只是关心我灵魂的归宿而提出宗教意义的婚盟。

这一点我感激他的关怀,但他绝不含糊的澄清,他要求和我同时履行地上的婚姻责任,在教义上也不禁止。他以神的意旨为依归,使我无从推搪,因为如果他真有这样的领会,天命不可违。

我考虑了一个礼拜,也请教过教内经师的见解,竟然决定委身下嫁给他。

答应时的勇气不知从何来,一定是神的支持了,婚期马上安排时,想反悔但来不及了。

成婚之前,他按教规待我,交往止乎礼。

我们订下婚盟之后,在旅程中都共处一室,但分床而睡,表示他对我的求婚非贪恋色欲,而是不违天示。

为了避免令我尴尬,他和我飞到国外的圣殿去行礼,洞房的时候,他以处子之身和我合体交欢,他做得处处周到,既能顾全我身兼母亲的感受,当然也照顾到身为妻室的需要。我愿不愿意裸露身体、裸露到什么程度、用什么方式做爱、做几多次,都先征求我的同意。

蜜月其间,已体验到得到丈夫尊重和爱惜的甜头,心灵和肉体都按我的要求而尽力满足我,教我相信,我没嫁错人,这个决定是合乎神的意旨。我相信先夫若有知,也不会怪罪于我。

蜜月归来,首先将这件好事告诉大哥。他是教内的信徒领袖,他似乎不以为然,但所做的事合乎教规,也无话可说,接受了我们。

丈夫也保证继续在公司倚重他。因为需要要应付复杂的人和事,我的丈夫就表现出他经验肤浅的弱点,主要是生意上的来往,和家族里的明争暗斗。我身为母亲,想替他拿主意,但同时也是他的妻子,应让丈夫自己亲已出头。

在教外,没有人知道我们结为夫妇的关系。唯一知情的人是我的大哥,他在教内德高望重,在公司位高权重,先夫在生时已颇信任他。他的野心,不久就显露出来,想要在公司夺权。

局面紧张,做事手法和风格不同,为此,我们夫妻常有争吵。有一段时间,我们分房而睡,婚姻生活亮了红灯。我设法维持,只能退居幕后。

婚后不久,因为没有避孕,我就有身孕,精神压力更大。

年少的丈夫,不懂权术。攻于心计的大哥,以我们母子成婚的秘密为把柄迫宫,要我的丈夫另娶他的女儿为妻,他借此可以控制大局。

我的侄女,也是教内中人,知道要和姑姑共事一夫。在家族里,我是长辈,论教规,我是正室,但法律上她是正式的妻子。

他们结婚的日子,为顾全大局,我亲作主婚人,我顶着大肚,向宾客解释是发福。

不久已腹大便便,出国待产。丈夫却受到威胁,不能陪伴着我。

我的儿子出世的时候,在产房独自应付一切,感怀身世,觉得凄凉,而因年纪不轻,差点难产,幸好渡过危险,母子平安。

自此,我要与丈夫分离,与新生儿子在外,过着好像是流亡的生活,大哥警告我,我一回去,我们母子结婚生子的事就会遭到揭发,丈夫身败名裂,我们所生的儿子子也无以立足了。

我在外流亡其间,丈夫只能偷空来看我,互诉相思,我们珍惜相聚的时刻,分离的考验,证实了我们的关系经得起波折。

他做爱时,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激情和爱恋,使我们的爱情整固,加深了。这时,他想放弃一切,和我相宿相栖,丈夫如此爱我,我死而无憾了。我不值大哥所为,誓要保存先夫家业,决定部署反击。

我的侄女,一年之后也为我的丈夫生了个女儿。我暗谢苍天,因为根据先夫遗嘱,男丁享有继承权,以为是神对我的安排保佑。

我为了反击,暗中回去。

公司里仍有些先夫的亲信,对我是忠心的。而董事局里,也有些老朋友,他们都不值我大哥所为,我以母亲的身份去拢络、疏通,得到他们愿意相助,终于抓到他作弊的证据,迫他自动辞职。他舞弊所得,我不作追讨,以换取他保守我们的秘密的承诺。

我们重掌大权,但认为家庭比事业重要,决定放下事业,和我到国外过新的生活。

我教教义,不容离婚,丈夫对他的表妹也有情有义,而且看在她所生的女儿份上,我们三人见面摊牌。她深明大义,愿意接受合乎教义的安排,与我同为共妻,但承认我为正室,甘愿屈居偏房。我也大方地接纳她,以「姊妹」的平辈身份,不以姑侄的关系与她相称。

因为我年纪较大,和我的「儿子丈夫」生第一胎时差点出事,丈夫虽然爱小孩子,但一定要我避孕。于是,生养儿女的责任就落在他的表妹身上。

她连生了两个女儿之后,第三胎起终于生个儿子,她叫儿女们尊称我为「大妈」。

丈夫对我义重情深的另一证明是,一个礼拜七天,与我同房六天,第七天才到表妹房里去。

我觉得这样对妹妹不公平,因为既为共妻,就必须共享房之乐才对。而我年纪比丈夫长二十年,会有自卑感,怕年老色衰,丈夫嫌弃。

但他毕竟是个有孝心的人,不会叫母亲难堪,处处为我的感受考虑。表示对我的爱永不变,给我更多体贴和爱护,而妹妹比丈夫年轻七、八载,性生活应由她管,可是她管生育,肚皮没空,一个接一个的生,和丈夫做爱,到头来仍由做姊姊的我管下去。

到她停止受妊时,丈夫的的性欲也降低,而我比她更能体贴上了年纪的人的性需要。

在两个妻子之间,我儿子知道必须作妥善安排,一个曾共患难,亦妻亦母,一个青梅竹马。亲如兄妹,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两个都亲,而且亲上加亲,既然这么亲,就公开与我们商量,提出我们夫妻姊妹三人同床同枕的折衷办法,我们都认为是可行。

丈夫与我结婚二十年,我对我上床是妻子,下床是母亲,为他受过委屈,为养他的骨肉甘冒死亡的危险。

他对我忠贞不二,被迫娶了年轻貌美的表妹,但仍以我为重,情深义厚,我是女人,深明妹妹要与人分享丈夫的感受,于是这一晚丈夫和我做过爱,第二晚就把丈夫推给身旁的妹妹。

侄女见我对她有如亲妹妹,亲女儿般的爱惜,对我更尊敬。不过,我们姊妹俩争宠,是出自女人天性,不争才怪。

我们争的不是谁大谁小,而在床上显功夫,较高下。这一点,我是占优的,先夫的性欲,其实比儿子强,但儿子和我做爱时,有一样是先夫所无的,那份近乎执着的宗教热诚,满足我肉体和心灵的需要是神交给他的责任。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