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亲历儿媳家的快乐乱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觉醒来,已经早晨9点多了。丹萍还在甜蜜的睡着,她侧卧着身体,一条腿向上卷曲,大腿根部露出毛茸茸的半隐半现的嫩屄,一只乳房压在胸下,一只乳房侧垂在胸前,左手握着我的鸡巴。看着这个和我淫浪了大半夜的儿媳,我不想惊扰她的睡梦,悄悄地起身,鸡巴从的手里滑落,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爸爸,几点了。」

「哦,9点了。」我在她的屁股上爱抚了一下。

「爸爸,你昨晚太疯狂了,把人家都快肏死了。」她懒懒的翻过身,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

看到她四仰八叉的淫相,我砰然心动,俯下身舔弄她的微微裂开的屄缝,屄缝里流出黏黏的液体,那是残留在屄腔里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液的融合物。鸡巴硬了起来,我趴到她身上,鸡巴顶着屄口顺利的肏进去。

她推着我的肩膀说:「爸爸,别肏了,你要保持体力。」

我继续在她的屄里抽插:「好宝贝,没关系,看见你这个美妙的小屄,爸爸就有无穷的力量。」

「爸爸,你要保持体力呀,我妈和我姐那两个骚货可够你对付的。」

「你爸妈知道咱们今天去吗?」我想起昨晚和丹萍说的去她家的话。

丹萍嘻嘻笑着说「我爸妈就等着这个好消息呢,我当然要在第一时间汇报啦。昨晚你睡了,我就告诉妈妈了。她们可高兴啦。」

我恋恋不舍的在丹萍的屄里又肏了几下抽出鸡巴,拉着丹萍一起去洗漱。

当我跨进丹萍家的房门,顿时愣住了。虽然我知道今天将要发生什么样事情,但眼前的一幕还是让我惊愕不已:在宽敞的客厅里,三面相围的沙发上,丹萍的爸妈和姐姐、姐夫、弟弟精赤溜光的互相依偎着逗弄调笑。看我进来,先后站立起来,谁也没有丝毫的尴尬,丹萍爸爸热情的说:「亲家公,欢迎你的到来。」其他人也笑着向我致意。丹萍妈妈,一个略显丰腴、体态妖娆的中年女人,颤动着两个圆鼓鼓的大奶子走到我身边:「亲家公,我们家这样疯惯了,没吓着你吧。」

「哦、哦,这样好,这样好。」我回过神来。

「那你就入乡随俗吧。来,先把衣服脱下来。」

在丹萍他*的帮助下,我也赤身裸体了。丹萍爸爸忙着指挥尹中丹杨把茶几抬到客厅的一角,沙发前厚厚的地毯就成了戏耍的地铺。丹萍妈妈拥着我坐在她和丹枫的中间,两人的手交互抚弄我已经翘起的鸡巴。我左拥右抱,两手分别握住她们一个大奶子揉搓,可惜只生了一张嘴,只好央︻摇摆着头迎接母女两人火辣辣的浪唇。

「哈哈,亲家公也是个急色鬼呀,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丹萍爸爸嬉笑着说。

丹萍也已经赤裸着依偎在爸爸怀里了,听了爸爸的话,娇嗔着说:「爸,不许你笑我爸爸。」

「呦,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爸爸爸爸叫的真亲,还这么护着呢。哈哈哈。」丹萍爸爸戏谑丹萍说。

「姐姐,是不是让你那个爸爸肏的特过瘾呀?」弟弟丹杨的嘴离开丹萍的屄嬉笑着。

「去去去,你再捣乱,今天姐姐不让肏屄。」丹萍努起嘴装生气。

「我的好姐姐,我不说行了吧。」丹杨又埋头舔弄丹萍的屄。

「彩凤,你和丹枫要好好和亲家公玩玩。」丹萍爸爸大声对丹萍妈妈说。

「你放心吧,我们娘俩会让亲家公玩的高兴的。」丹萍妈妈说着把我放倒在沙发上,含住我的鸡巴吸吮嘬舔,丹枫把两个大奶子压在我的胸上蠕动,我全身麻酥酥的舒服极了。丹萍妈妈口交技巧好极了,两片丰厚的嘴唇紧紧箍住龟头冠状沟,像婴儿吃奶一样咂进咂出,舌尖还顶在马眼上滑动,痒痒的感觉传遍全身。一会儿,她慢慢把头压下去,我感觉鸡巴插进她的喉咙,接着,她的柔软肉感的手按在我的鸡巴根部,口含鸡巴套进套出,指尖抓挠着鸡巴根部的阴毛。

「嘘……呵……」我长长地呼出欢快的气息:「彩凤,好爽呀!你太会吃鸡巴了!」

「刘叔叔,你也尝尝我的技术。」丹枫挤过来,占据了他*的位置,张开樱唇含住我的龟头,牙齿轻咬冠状沟。「啊!」微疼、酸麻让我全身一颤。丹枫格格一笑,纤细的手掌握着我的鸡巴撸动,樱唇含着龟头随着撸动的节奏吸吮。彩凤趴在了我的两腿间,舌尖在睾丸上扫来扫去。在母女二人的玩弄下,我的鸡巴涨的更大更坚硬了:「我肏!痛快!太爽了!」

母女相视一笑,彼此会意的站起身,彩凤刚要骑跨上来,丹枫挡住她说:「妈妈,你也太不自觉了吧,爸爸、尹中、弟弟的鸡巴都是你先玩的,刘叔叔的鸡巴该让我先玩了吧。」说着一偏腿骑在我的身上,手扶着鸡巴对准屄眼坐下来:「啊,好硬呀。」

「好啦好啦,就让你个骚妮子站个先。亲家公,肏死这个骚妮子。」彩凤淫笑着蹲在我的头部,一个浓毛肥唇水淋淋的大屄贴在我的嘴上。

我的鸡巴随着丹枫身体的颠簸在屄里肏进肏抽出,嘴唇贴着彩凤的屄唇,舌尖顺着屄沟从阴蒂舔到屄眼。「嗷嗷嗷……」「啊啊啊……」

母女俩的浪叫声此起彼伏,手也没闲着,互相揉捏着对方的奶子。过了三、四分钟的样子,丹枫已经气喘吁吁了,两人同时起身,并排跪爬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屁股高高翘起,我先将鸡巴肏进彩凤的屄里抽插起来,心里暗自点着数,肏到一百下,抽出鸡巴肏进丹枫的屄里,在她们两人的屄里循环肏了四、五次,我也喘开了粗气。这时,彩凤仰面躺下,丹枫趴在彩凤身上,双腿跪在彩凤胯骨两侧,彩凤两腿抱在丹枫腰上,两个淫水泛滥的肥屄一反一正的紧挨着。我跪在她们屁股后面,看着鸡巴在两个屄里上下交替的抽插,眼前淫靡的景象刺激的我淫兴大发,连呼:「过瘾!过瘾!」大力肏了一会儿,彩凤嗷嗷叫着:「肏死我了,我来啦……,」屄腔有力的收缩起来,我的鸡巴在她屄里停了一会儿,感受鸡巴被紧紧夹裹的快感,接着我肏进丹枫的屄里,又时一阵猛肏,丹枫也「啊啊啊啊」的叫着高潮了,我使劲在丹枫紧缩的屄腔里狠插了十几下,一股电流从鸡巴根部顺着脊柱蹿上去,迅速传遍全身,鸡巴跳动着狂喷了。

这时,丹萍淫浪的喊声正一浪高过一浪,只见她背向爸爸坐跨在爸爸腿上,身体稍稍后仰,上下耸动,爸爸也默契的耸动着屁股,鸡巴在屄里进进出出,丹杨跪在她们的腿中间,舌尖舔弄着丹萍露出包皮而勃起的阴蒂,尹中在旁边玩弄丹萍的两个奶子。

「亲家公果然厉害,两个骚屄都被你肏趴下了。」丹萍爸爸冲我笑笑说。

「你更厉害呀,一股劲肏了丹萍这么半天了。」我回应着。

「我也快了。」丹萍爸爸说着,开始快速耸动屁股。在「嗷嗷嗷」「啊啊啊」的叫声中把精液射进丹萍的屄里,停了一会儿,拍拍丹萍的肩膀,丹萍会意的起身下来,丹萍爸爸过来和我并排坐着聊天。

丹萍搂着丹杨的脖子吊起身子,丹杨站立着架起她的腿弯,鸡巴熟练地找到屄眼插进去,尹中贴在丹萍背后,双手托住丹萍的屁股,鸡巴对准满是淫水的屁眼插进去,丹萍的身体上下颠起来,尹中、丹杨微屈膝盖,随着耸动,两根鸡巴在丹萍的屁眼、屄眼里进进出出。看配合默契的样子,肯定经常这么玩。三人一边淫语连连的调笑,一边耸动着身体肏屄,不一会儿,都喘开了粗气。尹中和丹杨抽出了鸡巴,放下丹萍,丹萍冲我做一个调皮的怪脸:「爸爸,肏我妈和我姐过瘾吧。」说着躺在沙发上,尹中立即爬上去,挺着鸡巴肏进丹萍的屄里。丹杨则把姐姐丹枫的腿架在肩上肏了起来……丹萍妈妈彩凤准备好了午饭,对着客厅喊道:「肏完了吗?开饭啦。」

「肏完了,肚子正饿着呢。」丹萍回了一句,我们就一起围坐在餐桌上。

丹萍爸爸从酒柜里拿出一瓶五粮液,又拿出一瓶没有商标的殷红色的酒,丹杨接过来,从我开始每个男人倒上一杯。「亲家公,哦不,我还是叫你老刘吧,你就叫我老沈好啦。」丹萍爸爸端起酒杯说:「你尝尝这酒。」

我抿了一小口,用舌尖品味,这酒有点微微的腥味,甘洌清香:「嗯,不错。什么酒呀,还真没喝过。」我赞叹说。

老沈一笑说:「这时特制的保健酒,培补元气的。传说轩辕黄帝夜御72女,就是喝的这种酒。别看这么一小杯,也就是不到半两,一会儿你就知道它的妙处了。」说着喝下一口。

我也喝了一口,一会儿,感觉丹田处开始发热,坐在我身边的彩凤用手抚摸着我的鸡巴,疲软的鸡巴竟一下子硬了,她格格一笑:「怎么样?这酒好吧?你又可以大展神威了。」

我肏,别是春药吧?我心里暗想。看到我面带疑惑的表情,老沈说:「老刘,你放心,这可不是催情的春药。是我们远祖传下来的强身健体的秘方,可以迅速的激发气血运行,补充精力体力,而且功效持久,像我们这样的年龄,每周喝一小杯就足够了。平时是不会产生性冲动的,只要遇到外界的刺激,就会很快产生反应。现在这个状况,你不硬才怪呢,哈哈哈。」

听他一说,我心中释然:难怪老沈这么精力充沛。于是对这种药酒产生极大地兴趣,把杯中的就一口喝干:「老沈,可不可以给我配方,我也配制一些?」

老沈歉意的一笑说:「实在抱歉,祖上有严训,次方决不许外传,怕被坏人利用为非作歹,而且所用药材不是可以轻易得到的,炮制工艺也极其复杂,我也没有亲自做过,这是我爷爷偶然得到了一些药材,数量挺多,就做了一缸,因为不需要多喝,所以直到现在还有一些。不过我可以送你两瓶。」

「哎呦!坏姐夫,吃饭也不老实。」丹萍突然大叫一声。

尹中嘿嘿的笑着从桌下伸出手来,食指上沾满黏黏的液体:「丹萍可够浪的,刚才我们三个大鸡巴都没喂饱她,现在还流口水呢。」说着把手含在嘴里吸吮了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美酒配蜜液,太棒了,哈哈哈。」

丹杨见状,也喊着:「姐夫,你太有创意了,我也尝尝。」他干脆蹲下趴在丹枫的两腿间,嘴唇贴到屄上使劲吸了几下,站起来鼓着吸满丹枫淫液的嘴,端起酒杯仰面喝干:「太美了,琼浆玉液呀。」他咂着嘴做着调皮的怪脸。

「就你们鬼名堂多,当着客人也没规矩。」彩凤故作嗔态的说了一句,转向我笑笑说:「亲家公,你别介意,来,我陪你喝一杯。」说着拿起五粮液给我倒满杯。

「不对不对,妈妈,你叫刘叔叔什么?」丹杨嚷嚷着。

「叫亲家公呀,有什么不对?」彩凤不解的问。

「当然不对啦。」丹杨坏坏的笑着:「他肏了你的屄,就应该是你的老公,要叫老公才对嘛。」

「对对,叫老公,叫一个。」几个孩子一起起哄。

彩凤脸红红的说:「就你们能闹。」然后看看我说:「老公,我陪你喝一杯酒。」

「不行,不能这样喝。」丹杨的手压在我的腕上拦住我说:「妈妈,你今天有了个新老公,你也是新娘子,新郎新娘要喝交杯酒才对。」

「好,好,必须喝交杯酒。」大家又一阵起哄。

在这样的气氛里,我没有了丝毫的拘束感,端着酒杯对彩凤说:「亲家母,哦,不对不对,应该叫老婆。老婆,咱们喝交杯酒。」彩凤春情绵绵的一笑,端着酒的手臂勾在我的脖子上,身体紧紧贴着我,两个大奶子在我胸前挤压着,肉肉的很舒服。我也把手臂勾着她的脖子,两人对视一笑喝干杯中酒。

辟里啪啦一阵掌声过后,丹杨搂着丹枫说:「大姐,你今天是不是也有了一个新老公呀。」

丹枫在丹杨脸上捏了一把:「你个坏小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喝给你看好啦。」说完端起酒一口喝干,但含在嘴里没有下咽,她坐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脖子,把嘴唇凑到我的嘴唇上,我会意的张开嘴,她把酒吐到我的嘴里。

又是一阵掌声夹杂著叫好声。我也喝了一口酒,努着嘴贴着丹枫的嘴吐了过去。丹杨目视丹萍,扬扬眉头,丹萍一笑,在丹杨背上拍打了一掌,走过来和我嘴对嘴的喝了酒。

一家人在欢乐戏谑的气氛里结束了午餐。丹萍和丹枫收拾餐具、餐桌,我们几个回到客厅。

「丹杨,有女朋友吗?」我问。

「还没呢,快有了吧。」丹杨看了看彩凤回答说。

「哦,老刘,我们打算给他在老家找一个,又共同的风俗习惯,一家人做事方便些。你说是吗?」彩凤说。

「好,这样好。」我附和着说。

「哦,对了,我忘记说了,昨天下午我哥哥来了电话,说有一个合适的,就是村东头方家的小女儿,叫玲玲。你应该知道吧?」老沈对彩凤说。

彩凤想了一下:「想起来了,那小丫头挺乖得,丹杨你也知道呀,小时候常和你姐姐玩的那个。」

「啊!是那个小丫头片子呀?」丹杨似乎不满意。

「你小子先别不愿意,女大十八变嘛。你大伯说,人家现在是咱们那一片出了名的美人,上门说媒的多了,那孩子眼界高,一个也看不上,一听说你,人家高兴的不得了,说是小时候就暗暗喜欢你啦。要不过几天你和我一起回去,你看着满意就把她接来,先给她找个工作,你们处一段时间,合适呢,就结婚,不合适就另外在这给个物色。」老沈说。

丹萍丹枫收拾完过来了,丹萍紧挨着我坐下,小声说:「爸,上午玩的高兴吗?」

「高兴。」我点点头,对丹萍的体贴感到很欣慰:「不过我觉得她们不如你的屄紧。」

她嘻嘻一笑说:「爸,那是她们想让你多肏会儿,对你屄下留情了,没使出全部功力。」

昨天晚上丹萍和我说过,她们那的女人从小就由母亲传授一种神秘的缩阴功,屄腔子可以由人的意念控制,想紧就紧,想松就松。如果男人不懂其中诀窍,一味猛插,没多久就会泄精,难以达到最高乐趣。

「你刚喝了补酒,精力自然大增,我再教你个窍门:到时候别光顾着过瘾痛快就一个劲的猛肏,你觉着她们的屄使劲缩,你就光在屄口插,等她们放松了,你再深插。在她们浪到极点的时候,你就可以狠狠地肏了。不过,要掌握节奏,快几下、慢几下的肏才有趣。」

我对丹萍笑笑:「真是我的好儿媳。」一把把她搂在怀里。

「姐,说什么悄悄话呢?你和刘叔叔回家有的是时间亲热,现在还不多和我们玩玩。再说了,咱妈今天可是新娘子,人家和新郎官还没肏够呢,你也不给点机会。」丹杨调笑说。

丹萍过去坐在丹杨腿上:「你个坏弟弟,姐姐今天让你肏个够行了吧。」

丹杨在丹萍的奶头上亲了一下:「真是我的好姐姐。」而后捏着鸡巴找到屄口插进去,丹萍旋转着屁股让鸡巴在屄里研磨。

彩凤过来坐在我身边,两个大奶子挤在我的臂膀上,风骚妩媚的说:「刘老公,咱们也肏吧。」她偏腿一跨,坐在我腿上,拉着我的胳膊,身体后倾,小腹前突,露出屄眼,我把鸡巴对准屄口,两人的屁股往前一凑,鸡巴插进屄里。我们的屁股默契的配合着前后耸动,立刻,鸡巴和屄紧密交合的触觉、「咕唧、咕唧」的听觉、鸡巴在屄口滑进滑出的视觉,真让我飘飘欲仙。肏了一会儿,彩凤坐直身体,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说:「我要用力了。」顿时,我感觉鸡巴被屄腔紧紧地箍住。当她的屁股慢慢抬起,鸡巴一点点抽出,屄腔紧紧合拢了,当她慢慢坐下,鸡巴一点点刺入,屄腔又慢慢撑开,那种紧凑而滑润的摩擦,真是妙不可言。屁股的起落逐渐加快,一波一波的快感由鸡巴传遍全身,彩凤喘着气「嗷嗷嗷」的浪叫。终于,她停止了颠动:「哎呀,累死了,你上来肏我吧。」

她躺在地毯上,我把她的腿抗在肩上,鸡巴对准屄眼猛插进去。感觉她的屄腔在收缩,我就抽出鸡巴,龟头在屄口浅插几下,再冷不防的狠插到底,如此反覆几次后,彩凤「啊啊啊」的大脚起来,随着屄腔也觉得松了一些,我就大力的肏动,每一下都直捣花心,当感觉屄腔又开始紧缩,边又用浅浅深深地肏法,彩凤的浪叫变成歇斯底里的嘶喊,屄腔有节奏的收缩起来,一股热乎乎的骚水喷淋在我的龟头上,我停止肏动,感受着屄腔一松一紧的夹裹,几秒钟后,屄腔的抽搐渐渐平复,我抽出鸡巴,骚水从屄口一涌而出。她翻转身,跪伏在沙发上,我半蹲着骑跨在她的翘起的屁股上,鸡巴对准那个淫液泛滥的屄眼,开始新一轮的猛肏。「啪啪啪啪……」我憋足劲一股劲的大抽大插,彩凤一个高潮接着一个高潮:「啊啊啊,肏死了,肏的好舒服。」我粗重的喘着气肏了几百下,在屄腔一阵紧似一阵的收收缩缩中爆射了。

此时,丹枫、丹萍的狂呼淫叫一声比一声高,丹萍的屄里已经换成她爸爸的鸡巴,丹枫跪爬在尹中身上,弟弟丹杨骑跨在丹枫屁股上,两个鸡巴在屄和屁眼理上下夹击肏干,几个人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一阵狂插猛肏,瘫软在地毯上喘气。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