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岳父死了,我酒后干岳母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其实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想写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手,慢慢的在电脑前一个字符字符不停的敲击起来,昏黄的灯光,忧伤的舞曲,伴随着一整夜时间的流逝,这样一片真实,笔锋平常不能在平常的回忆录就促成了。

那是两年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事业很不得意,大学毕业,同学们家里面有人的都去了事业单位,没人的有一部分去了移动,联通,还有部分游戏和软件开发公司,我只是去了一家小型的企业做软件开发工作,慢慢的随着工作上入轨道,我和我现在的妻子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我更加努力的赚钱,希望这个家的生活可以过得更好一些,直到那件事情改变了我一生的感情经历。

这事给先从我岳父说起,我的岳父是位医生,那种坐堂的中医大夫,老婆曾经透露给我说其实他家追溯到祖上三国时期就是华佗的后代,家里面有本祖上传下来的医术「青囊经」,史书说此书已经被烧了,其实当时华佗在著书的时候以微雕的方法,针刺在子嗣的后背上,因为这本书的法门是以北斗六合星为主要理论进行论述的,所以当针刺后背完成正好刺点都是人体后背的几大主穴位,可以促进血液流速提高大脑记忆力。而穿到我岳父这辈的时候有些落寞了,岳父也就是靠着在小品里和本山大叔学的几点忽悠神功在医堂里混日子。

那天正好是端午节,我早早的下班跑去岳父家,道上买了两瓶白酒,寻思着晚上和岳父整两杯,老婆家住三楼,我刚上到二楼的时候就听到岳父家有吵闹声,依稀的听着似乎是岳父和岳母吵架的声音,我赶紧,紧走两步,拉开门一看岳父正扇岳母耳光了,我赶快将岳父拉开,「则民,我有事,我先出去,晚上,你和俎荧别等我吃饭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岳父就摔门走了,我推开里屋门看见岳母正衣衫不整的堆在地上哭,我走近本来想扶起岳母,谁知道,一股股莲花般的香气传来,瞬时间我赶紧我的口中唾液不断的分泌,我努力的屏住呼吸,可以自己的眼镜又无意中看见了岳母那如波涛般澎湃而出的美乳,我赶紧咽了口唾液,将身上的呢子大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岳母身上。

「妈,我先扶您起来。」我双手搀着岳母。

「疼,则民,我的脚崴了,好痛。」岳母一痛,顺势倒在了我的胸间,美乳蹭胸肌,我顿时赶紧体内血气上升,在加上刚才屏气,此时此刻,脸如火烧般烫。

我赶紧将岳母抱起放在了卧室的床上,我深怕在慢几刻,就算我能控制住,我的二弟也控制不住要开炮了。

「则民,谢谢你,我……」岳母想说些什么却泣不成声了。

「妈,您别着急,不管有什么事情,不还有我了么?」我打开抽屉拿出岳父的医药箱,找了瓶跌打损伤药,给岳母按摩起脚踝来,岳母虽然已经五十岁的人了,但是皮肤依然很细嫩,我也是第一看见岳母的玉足,齐齐一排,如过珍珠版嫩白比起我老婆的玉足似乎又性感了些许,我在手心撒上药粉,轻轻的按摩着。

「妈,其实……」我刚抬起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岳母此刻脸颊比起刚才多了些粉红。

「则民,你想说什么就说呀,看我干什么……,你……」此时此刻真是尴尬,「您和岳父为什么打架?」我只好找个话题,「则民,你们不知道,你岳父实验新药,不知道为什么就火气特别大,最近老是打……」「您别说了,我知道了,回来我一会去找他。」我放下岳母的脚,穿上衣服,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嘱咐她晚上去陪陪岳母,我出去去找岳父。

我开车围着整个北京城转了一圈,一直开到通县,前面出事故了,整个堵住了,没办法,我只好下车先抽根烟,此刻,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岳母那性感的身体,「啊,爸,……」我刚点燃的烟瞬间掉在了地上,脑子一片空间,感觉整个世界彷佛停止一般,十米的路程,我整整的走了1分钟,「爸,你怎么了?」我看着岳父卡在车内,「先生,请起开,不要影响我们工作」身旁的消防战士在拉我,我看着岳父的眼神,似乎有话要告诉,我紧凑过去,岳父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将一封信交给了我,然后他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他永远的闭上了眼镜,我跪倒在地,我没有流泪,或许此刻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流出眼泪了,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似乎让我经历了一生。

停放三天,火化,料理后事,我和老婆在泪水里料理了岳父的后事,我和老婆也搬到了岳母家住,岳母并没有太伤心,只是时不时有些呆呆的望着他们结婚照,我和老婆商量在家陪岳母一段时间,由于老婆医院比较忙,只好我请了一个月的假陪岳母,在岳父过世的第十天,我想起来,他临死前给我那封信,信中的内容,大概是说「|则民,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你要照顾好,他们娘俩,不要问我的死因,在俎荧的后背上纹有「青囊经」你可学习,但是最后一卷千万不要练习,谨记谨记。」虽然我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我却没有学习,我总是认为,那本书本来就不属于我,我又何必学习它呢,而我对岳母那种情感也在我们日益增多的接触中更加亲密了,终于有一天我们做出越轨的行为。

这天我接到同学的电话,有位美国的大学同学归国,请我吃饭,我们晚上连吃带喝玩到了很晚,我那天白酒,啤酒,洋酒,喝了好多好多,我两点多才到的家,家里面黑着灯,我晃晃悠悠,上了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老二挺了老高,拉起旁边的老婆就操了起来,唧唧啊啊,听着老婆淫叫,我的性欲也暴涨起来,「婊子老婆,怎么样,哥的大炮火力猛么?」我一边说着淫话,一边犹如强奸吧的干了老婆,也不知道干了多久,我才睡觉,转天我起来,赶紧头很痛,很晕,我努力的睁开眼,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睡在岳母的房间,我努力的回忆着昨晚的事情,心理想:「难道我把岳母强奸了」,我赶紧窜下床,看见岳母在厨房正做饭,我跑近我和老婆的屋子,看着墙上老婆搞破坏粘上的值班表,顿时,头好像炸了一般,老婆昨天值班,那么,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昨天我喝多了,干错了,把岳母给干了。我还说那么多的淫荡下流的话,我正在愣神的时候,岳母走了过来,从后面搂住了我,我感觉她在哭,因为我的肩膀湿了,「则民,昨天……,则民,不管怎么样,请不要告诉俎荧,还有……,我爱你,则民。」说罢,岳母突然放开手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我赶紧我的心开始燃烧起来,我跑进了洗手间,用冷水冲着头,自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心里说:「蒋则民,你……你怎么了?

你明明很喜欢自己的岳母为什么不敢大胆的去」。我慢慢的打开了岳母的房间门,「妈,其实我也喜欢你。」「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敢看我,为什么,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为什么你还是不看我,你是不是嫌弃我老,是不是玩完我,就不想理我了」。岳母开始抽泣起来,「没有,妈,我很爱你。」我慢慢转过头,发现岳母穿着一件几乎是透明的内衣,我冲了过去,强吻住了岳母的嘴。

「妈,我爱你」。

「则民,不要叫我妈,叫我小莲」。岳母也努力的和我舌吻起来,我的手不禁抓起来岳母的巨乳,岳母也抓起了我的巨根。

「则民,快点亲我的小穴,好养,快点。」岳母的淫叫一拨高过一拨。

我俯身下去用我修长的舌头舔这岳母的阴蒂,岳母虽然五十了可以阴唇犹如处女一样的粉色,我用力的舔着,突然一股股的阴精喷了出来,喷了我一脸,此刻我的淫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我喝掉了所有的阴精,而岳母也抓起了我的老二,开始给我口交,岳母的口交果然有熟女风范,舔,嘬,咬,吻都拿捏的很到位,不久,我就慢慢开始有想射精的感觉了,我赶紧抽出鸡巴,向着岳母的小穴插去,「慢点,慢点,快点,用力,疼,慢点」。岳母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疯狂的配合我,「骚货,爽么?」「用力干我,亲爱的,老公,用力干我」岳母开始浪叫起来。

「操,老子今天就干死你。」我开始加快速度。

「亲爱的,给我,我要你的精子,射进来。」岳母高潮开始来临了。

我将鸡巴抬高了些许,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冲刺,最后在岳母的瘫软下,我将我的亿万精子射入了岳母的子宫。

我搂着岳母,心中想着下一次一定要干她的屁眼,既然第一次不是给我,那么我就抢走她的屁眼第一次,想着想着我开始亲吻岳母的后背,突然我发现岳母的后背上有块刺青,上面纹着「青囊术」。

探秘老婆同事蜜穴

我这人向来天生比较色情,用老婆的话来说,长着就是一对色色的眼睛,当初真不知道怎么看上你的,用朋友的话说,你丫就是个会走路的生殖器,用同事的话说,你他妈的不去洗浴中心当老鸨真可惜了,浪费人才。

和老婆的同事的故事,其实要从我和岳母发生不伦的那个故事说起,当初我和岳母小莲发生了性关系后,我无意中发现了,她后背的带有「青囊经」的纹身后,我很是迷惑,总感觉这和岳父的死还有那本传世的医术有关系,所以我就趁机开始研究老婆后背的秘密,但是,看了一个月后,也没发现岳父所谓微雕在老婆后背上的经书该用什么东西用看。这天我正在自言自语微雕如何看的时候,老婆听到了我的唠叨,说是她单位的眼科大夫芳芳可能能帮我。我赶紧拉着老婆向医院跑去。

「芳,这是我家老头,蒋则民,想招你谈谈微雕的问题」。老婆对着一位大概三十出头的年轻大夫说。

我用我一概绅士的方式和老婆的同事芳芳握了握说,仔细打量起这个三十出头的小女孩来,168cm的身高,窈窕的身躯,略显苍白的脸框上犹如激光微雕般的精细面孔,使得本来苍白的气色略微带点林黛玉般的气质,看上去就领男人心疼,怜惜,领我的老二由俯卧撑状态变成立正姿态。

「卡嚓……」,我还没反映过来,只见老婆和芳芳闻声看来,顿时,我发现老婆的脸上充满了怒气,芳芳则依旧面无表色,只不过将头扭转到了旁边。

「则民,你给我出来,你自己低头看」。我赶紧低头,原来刚才自己的老二太他妈的敬业了,把裤裆顶破了。

「则民,我告诉你别对芳芳有什么想法,她是个gay,她不喜欢男人。」老婆说着狠狠的拧了下我的老二。

「老婆别拧了,痛。老婆……」。我赶紧求饶。

|「你要知道疼就不起色心了,你给来我办公室,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婆一边拧着我老二,一边打开办公室的门,原来老婆的办公室和芳芳的办公室就隔着一道木门,中间的小窗户用报纸贴上了。

「老婆,别拧了,求你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是拧,我越感觉爽,不知道不觉又增大了一圈。

只见老婆关上了门,然后有拧了拧,缺定关严了后,闪电般的脱掉了工作服,只见老婆白色的大褂里面,只穿着豹纹的透明乳罩,而下面是个豹纹的c字裤,我还没反映过来,老婆一把抓起我的老二舔了起来。

「老公,你知道吗?你一天不干我,我的小穴就很痒,老公,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比那种橡胶棒好多了,还是真实的大鸡巴好吃。」老婆开始淫荡起来。

我心里感觉这句话说的怎么那么别扭呢,比橡胶棒好,他妈的肯定是老婆背着我用橡胶棒解决了,我这正想着我突然发现老婆办公室小窗户上贴着的报纸微微的动了一下,露出了一双哀怨的眼睛,我认识这眼睛是芳芳的,她偷看我们做爱,好,我顺势将老二从老婆的嘴里抽出,接着闪了老婆一巴掌。

「赶紧把你的逼唇给老子扒开,老子要干你的骚比穴」。我故意打了老婆还喊得淫荡些,老婆似乎没反应过来我打她的耳光,不过在她淫穴的骚痒下,老婆也没说什么,赶紧的爬下扒开了阴唇,我没有带套子,直接插了进去。这时我偷瞄了下报纸下那双偷看的眼睛,感觉那种哀怨的眼神突然变成了愤怒,就像咆哮的狮子一般的眼神。我光注意看她了,一分心,没忍住精关,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子宫,老婆赶紧又跪下来舔弄着我老二上余液,似乎生怕流掉一滴似的。

这是电话响了,医院让老婆下午去卫生局开会,我赶紧打扫战场,老婆也赶紧恢复成往常工作的ol那样,很正经的嘱咐我几句,就开车走了。我一看时间正好到下午茶,我就走到旁边的屋子里。

「刘大夫(芳芳本名叫刘芳),有时间么?一起去喝下午茶」。我试探的说,通过刚才她偷看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她绝对是个骚到骨子里的娘们。

「好啊,蒋先生」。说着芳芳放好了手头的文件,我们一起来到了顶楼的咖啡店。

「你喝什么?|」我很绅士的问下芳芳。

|「都可以,你叫吧!」她依旧是那样面无表情,不过我可以看出这张冰冷的脸下透露着杀气。

「服务生,两杯kopiluwak,我那杯不加奶和糖。刘……」。还没等我说。

「一样」。冷冷的唇间蹦出了两个字,依旧那么酷,我更加的想崩了她了。

「蒋先生,你有什么微雕的事情问我就赶紧说吧,既然我答应了angelina帮你,你就问吧」。她似乎很想甩开我。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如何才能看见微雕的文字。」我很认真的请教着。

「这没有什么,我楼下有本我总结的笔记,回来拿给你,你去看看就知道了,方法很多,你看看用哪种比较好。」依旧的冷冰冰。

就这样我们总共没说十句话,我喝着kopiluwak,突然对眼前这个迷一般的女人产生了浓厚的性趣。

我们喝过咖啡后,她带我来到了她的办公室,她从桌底下的电子密码箱内拿出一个铁盒子,里面有三个本子,分别是红色,蓝色,白色,她把红色的本子递给了我。

「蒋先生,不用还我了,只是我家祖传的微雕秘籍,你拿去吧,就当我补送你和angelina的礼物。好了,你先走吧,我还有事情」。我根本没有注意她在什么,我只是想着她保险箱里的那两本书是什么。

「蒋先生,还有什么事情么?」她冷冷的又说了句。

「好的,那就谢谢刘大夫了,我先走了。」我心想回来再弄你个骚货。

回到家,岳母正在家做饭,我进屋换上睡衣,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那个芳芳到底身上有什么迷呢。为什么我一看见她就想操她呢。

「则民,吃饭了」。岳母推门走了进来。

我望着岳母,突然内心一种兽欲迸发了出来,我要做爱,我抱住了岳母,拉扯掉奶罩和内裤,不顾着岳母的推脱,我叼起她的奶头,嘬了起来,岳母在我吃咪咪下,也放下防线,开始享受起来,淫荡的叫着,我继续顺着嫩白的细腰往下亲吻着,越过一片黑色的森林,到达了那传说中的一线天,我伸出了我口中的眼镜蛇,探秘着岳母那充满洪水,不,应该说是泥石流的一线天,瞬时,我的唾液,岳母小莲的淫水,小穴里的白带,混合在了一起,我用劲我的力气,将这混合液体全部都吸进了我口腔,然后我抓起奶子,爬了起来,将我的定海神针插进了小莲的嫩逼,止住她那一线天里的洪灾,然后嘴对嘴和她分享起我口中的混合液体,我们你一小口,我一小口,品尝着我们这淫荡的液体,彼此瞬间到达了高潮,我没有将精液射进她的穴里,而是射到了她的肚皮上。

「喝掉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自己似乎很冷淡,我只是知道我的内心还是想着另一个人,刘芳。

岳母看了我一眼,将精液捧在手中,都含进了口中,她没有咽下去,而是看着我,我刚要走,她突然跑过来抱紧我,吻住了我,没办法,我也喝下了自己的半管精液。

「则民,我爱你,不管什么都要和你一起分享」。岳母深情的说着。我没有回答,只是心里在想「操,麻痹的,精液和我分享个屁。」我洗完澡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老婆去开会说单位有事给值班,不知道为什么老婆最近总是值班,干活动,我自己实在的睡不着,打开电脑,本来想上sexsex看看原创文学什么的,谁知道无意中发现一个邮箱,是126的,我从来不使用126的邮箱,我一看,不错cooks还没清除,还有邮箱的帐号,是我的名字,我心想肯定是老婆的背着我弄得,上完还没来的急清除帐号信息,我这人天生有种探秘心里,我赶紧输进我的生日当密码测试,结果显示密码不正确,我又尝试输入老婆,岳母,岳父的生日,名字,连自己车的牌照我都试了还是不对,我打开瓶啤酒,心想:老婆平时设置的密码都是这些呀,她这种波大无脑的女人,也不可能记得住复杂的密码呀。

我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睡梦中,突然我脑海中闪现出刘芳的身影,我赶紧一个螃蟹打挺起来,在密码框中输入了刘芳的名字。结果,进去了,我点开了邮件看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看,看得我胆战心惊。老二挺了又挺。

探秘老婆同事蜜穴(二)

清晨的阳光总是最明媚的,照的我的双眼格外的刺痛,我用了一夜的时间把所有的emall都看完了,也明白了发生在老婆和芳芳之间的事情。

原本,有一次,我和岳母正在做爱,老婆开会提前散会本来想要回来给我们做好吃的,谁知道一开门就听到岳母放荡的叫声,而那个正在干着岳母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公,老婆当时就呆了,就跑去找芳芳,可是老婆并没有把我干岳母的事情告诉芳芳,只是说我出了些问题,作为好朋友的芳芳就安慰我老婆,让我老婆住在了她那里,谁知道,这贱人居然在我老婆的水里下了春药,强奸我老婆,还照了很多的照片,从后面的几封emall中就能看到许多老婆被刘芳用橡胶阴茎奸淫的照片,还有几段视频。

刘芳就从此以视频和照片威胁我老婆做她的情人和她搞gay,老婆在emall中也承认了自己和她做爱中曾经有过高潮,想想这事情也是怪我,光顾着搞岳母了忽视了老婆的感受,在最后的一封信老婆说了一句话「芳,我承认你给我高潮,给我了关怀,我很感激你,但是,我没法让自己爱上你,并不是因为你威胁我,也不因为你是女人,而是我的心始终被锁在了则民的身上。不轮他是否爱我,我的心都出不来了。」看到这句,我感觉自己的心在流泪,在滴血。

我不能让老婆在受委屈,我驱车来到了老婆的办公室里,老婆正好送病人出来,看到我来很惊讶。

「则民,你今天怎么来了?」「angerline,你过来,芳芳在了么?」我感觉这一刻我很man.「她啊,在旁边屋子了,你找她?」老婆迟疑的问我。

我一把拉着她,进了芳芳的屋子。刘芳还是那一副冷面孔,不屑的瞥了我一眼,「蒋先生,我的祖传东西都给你了,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刘大夫,你给我的书,谢谢你,你胁迫我老婆被你搞的事情怎么说呀?」我故意压低语气说。只见此刻的刘芳那副冷冰冰的脸夹的肌肉微微的抽动着,一旁的老婆吓的跪在了地上。

「则民,求求你,别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有勇气继续活下去。」老婆紧紧的抱着我的大腿,我知道老婆真的很爱我。

「老婆,你去那屋子,我和刘大夫需要单独的谈谈。」「不,则民,你不要哄我走,我求你了。」老婆抱的我更紧了,眼圈也都哭红了。

「老婆,你先过去,我有事需要单独和刘大夫说,我不会不要你的,相反我会更加疼你的,就像你emall写的那样。」我将老婆扶起来,吻了她额头下,老婆怯怯的退了出去。

「你想说什么?」刘芳的表情依然是冷冷的。

「呵呵,我说话直接,你玩了我老婆,我要点补偿不应该么?」我习惯性的点了根烟。刘芳打开自己眼前的抽屉,拿出了支票。

「这里是二十万美元,就当我亏欠你的,可是我不能没有angerline,她是我生命的全部。」刘芳依然是冷冷的。

「谢谢你,刘大夫,真大方,我真没有想到,我老婆能值那么多钱,可是,angeline的心永永远远在我这里,」我抓起刘芳的手狠狠的戳向我的胸口,「在我们俩的世界里,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永远得不到她,我们明天就出国,离开这里,你永远都看不到她了。你死心吧。」我将钱扔的满地都是。刘芳咬着嘴唇,双眼已经泛出了红光,我知道此刻的她眼中既有对我的仇恨又有对angerline的不舍。

「蒋则民,你到底想怎么样?」刘芳冰一眼眼懵中充满了杀气,应该说是血红的杀气。

「刘大夫,没有别的意思,你还可以继续和我老婆保持这样的关系,但是,她是我的老婆,你玩她了,我就没人可以玩了,所以,我只能玩你了。」说着我的手就开始抚摸起刘芳的脸颊。

「别碰我,看见你们男人我就恶心。」刘芳打开了我的手,应该说是充满了淫荡龌龊的魔爪。

「那好,刘大夫,再见,angerline,我们走吧。」我故意抬高了声高,老婆也赶紧跑了进来,抱住了我。生怕我甩掉她。我们刚要出门。

「好,我答应你。」刘芳低着头,不在说话,我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让老婆哄哄她,只有她高兴,我才能干她干着开心,兴奋,爽,痛快,刺激,激情。总之,此刻我的内心真实澎湃,不知道用什么词再去形容这种感觉。

「angerline,你陪陪刘大夫吧,晚上我去威斯町定了房间,你和刘大夫一起来,当我们的和解饭吧。」我并没有听到老婆回答什么,我只是自顾自往医院外走去,我远远的就看见我的车上似乎倒着一个老大爷,我赶紧跑过去。

「大爷,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有的网友说我是个色狼,我承认,但是,我也是个男人,这里的男人是指,我有爱心,有家庭观念,有同情心,有上进心等。

这时的大爷只是嘴唇在微微的颤抖,我一看这他妈的都到医院门口了,我要是不管大爷,大爷就给葬这了,我赶紧背起大爷,跑着奔向医院急诊室,大夫一看这样都赶了过来,推进icu急诊室,我只是看见不停的有大夫进去,我想想不能走,万一老人家属来了,我要是走了,人家肯定还以为是撞大爷了,毕竟是倒我车上的,越是跑越是黑,干脆在这等着得了,谁叫我心眼好呢。

「你是病人什么?」一个四眼小大夫过来问我。

「他倒我车上了,我给他送来的,你去看看他吧,他是末期癌症,真是不明白,日子那么长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我还以为你是家属了,他家属要是来,帮我问下,能不能用老人的遗体做科研,癌症活那么长时间是个奇迹。」小四眼推推眼镜。

「我去你他*的,你他妈的有人性么?人还活着了,做你麻痹的科研,我锤不死你丫的。你个姥姥生的玩意。」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他多少下,我只是记得,我手上衣服上都是血了,老多大夫拉着我,我最后还狠狠的踹了内丫的俩脚。现在这大夫,没人性的真多,当然不包括我老婆。

我自己来到重症病房icu,大爷刚刚醒过来,手紧紧的攥着我的手。

「小伙子,你是个好人」「大爷,您别说话,咱爷俩碰上了就是冥冥中的缘分,我救您是应该,您好好养着什么都别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感动,可能是跟我孤儿从下无依无顾的原因有关。

「小伙子,你听我说,我的胸口的衬衣口袋里有封信你拿着。」大爷握着我的右手,握的紧紧的。我左手轻轻的拿出了一个牛皮信封。

「小伙子,这信封里是传世医术枕灸针刺术,你务必好好学习,我本想贡献给祖国,可是,刚才你和他们打架的事,我的都听见了,我还活着,他们就这样,唉,这群为了仕途学医的孩子呀,国家要是靠他们就没希望了,孩子你有爱心,这书放你手里能造福苍生,记住,学此书,到最后七星三关针必须配合青囊术的乾坤阴阳转术,否则针刺者会血气逆行的。至于青囊术恐怕已经无传世了,你只要把前面的针刺术学会,不仅仅能延长自己的寿命,而且其中的妙用你自己恐怕都不敢想像,好小伙,以后就靠你了。谨记,上善若水,德行天下。」说着老人永远的合上了双眼。

我感觉从手术室走到门外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米,但是我的脚步好重,好沉,泪,痛,为什么,虽然我和老人认识才短短的两个小时,对话不过几句,但是从来没有人对我有那么大的期待,有那么掏心的说话,有那么实诚的语言。

我独自在医院门口对着西方日落的太阳,边抽烟,边心中默默的起誓,一定要悬壶济世,将老人的思想传播出去。

很快的就日落了,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到了,威斯町,远远看着一群男的在门口围着,我并没有特意的看看,我此刻根本没心情去看这种热闹。

「则民……」我似乎听到有人喊我,我一眼望了过去,原来是angerline和刘芳被几个男的围在了中间。

「angeline,怎么回事?」我看看大概有七八个人,看样子像是这周围的地痞。都二十多岁的样子。

「没,他们说让我和芳芳……」看见老婆脸红的样子我就明白八九分了。

这时候领头的光头说话了。

「妈了个八字的,老子找小妞,和你有什么关系,赶紧滚,有多远滚多远,听见没?要不我这些弟兄废了你。」「哼,你把爹的台词都说了。angerline你和芳芳先走。」我推着老婆往边上走。

「妈了个八字的,你小子还英雄救美了,弟兄你们看着办吧。」说着周围几个人从身后都掏出了棒球棍,还有镐把子,一个小四眼首先举起棒球棍向我砸来,我一个侧身巧妙的躲过了,可是我一扭头,这一击正好打在了芳芳的白嫩的胳膊上。

「操,让你走还不赶紧走,赶紧滚蛋。」我冲着芳芳怒吼着。

「我不要欠你的。」她说话还是一样的冰冷。

我苦笑着。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