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我的女友小茵 — 女友表弟的周末宿夜 (二)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2)

话说我匆匆忙忙的摸黑回到自己的房里去……

我才刚回到床上躺下不久,女友就跟着进回我们的房间里了。只听见她把她
那个表弟射过精液的避孕套随手丢进我书桌下的纸篓,然后转身站到我假装熟睡
的面前,弯着腰轻轻的吻了我额头一下,就回到床的另一边躺下睡去了。

女友很快就睡着了,我听见她那均匀的呼吸声。她大概累坏了吧?从早上忙
着为她表弟收拾好客房,然后又在厨房忙了一个下午弄菜,刚才又到她表弟的房
里帮她表弟……

我心中虽然一时很难接受,但看见我女友这么大胆却又真的很兴奋。听见她
和她表弟谈话中提到我时,我女友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我深信她是真的很爱我
的。只是她未免对她表弟太过「爱护」和「照顾」了,竟然连她表弟在生理期间
都为她表弟排出阴囊里的精液,好让她表弟不会因为阴囊里有太过多的精液而产
生生理和情绪问题,难怪她表弟那么好的脾气,态度都是那么的从容不迫,原来
是因为有个那么温柔体贴的表姐每个晚上帮他打手枪射精。

可能是因为我女友的关系,她表弟不但在生理期间得到充份的照顾,连带他
的阳具都被他表姐从十二岁起就让它勃起射精,难怪现在不过是十六岁就有整七
寸长。阴囊更因为不断的得到刺激,连精液也制造得特别多,一晚竟然可以射精
数次,这可难为我的女友了。

幸好我女友也不差,懂得让她表弟兴奋的让阳具暴涨,好一次过的把精液都
射出来。但我想这只不过是让她表弟的阴囊更刺激,制造出更多的精液而已嘛。
我女友竟然还承认了是她表弟的私人射精性玩具,真是的!

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忽然我听见有人在门外轻轻的敲了敲门,轻轻叫道:「茵姐。」

身旁的女友也轻轻的下了床,悄悄的把门打开,随着她表弟笑眯眯的到隔壁
客房去了。我起身看了看钟,才不过是早上五点半而已。我心头一紧,心想难不
成她表弟又想再多来一次吗?我赶紧也轻轻的下了床,慢慢踱到她表弟的客房门
外,再轻轻的把门开了一线,往里头望了进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女友又再次握着她表弟那勃起的阳具,在不断的抚弄着。
这次他们不是一起躺在床上,只见她表弟坐在床沿,女友则跪坐在地板上,为她
表弟神情专著的玩弄着他的阳具。

女友虽然身上还穿着睡裙,但跪坐的姿势刚好让她那深深的奶沟露出在她那
低胸的圆领睡裙外,女友的那对奶子则因为女友的动作而不断的一抖一抖着。薄
薄的睡裙再也遮掩不了女友那粉红色泽的乳蒂,只看得她表弟的双眼欲火直冒,
我真担心她表弟会忍不住把我女友给强奸了。

女友也明明知道她表弟的那双欲火狂冒的眼睛正望着自己那对丰满的奶子,
但她还是脸带微笑地横了她表弟一眼,反而把上半身俯得更低一点,把那对奶子
的三分二都露了出来,同时加大双手套弄着她表弟的阳具的动作,让她那对奶子
能配合着她的动作而尽情地摇晃,好满足她表弟的欲望。我只见到女友那丰满的
双峰,就像是要裂衣而蹦跳出来一样。

「怎么尽往表姐的奶子看啊,我只不过是穿得清凉点而已嘛!」女友向她表
弟撒娇道。

「要是……啊……要是表姐你以后在外都穿得这么清凉的话,我可不敢想像
了。啊……」她表弟双手紧握着床沿,舒服的答道。

「现在的女生不是很多都穿得很清凉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女友不解的问
她表弟道。

「如果每个女生都长得像茵姐这般美,奶子又这么丰满,又穿得这么引死人
的话,我看每个男人大概都会成了强奸犯了。啊∼∼表姐我好舒服,你再套深点
嘛!」她表弟色迷迷的对我女友道。

「谁要你这么贫嘴讨好我哪!你把所有的男人都说得想真的强奸我一样,那
我以后还哪敢出门去啊?我岂不是有可能被轮奸?我不要,你们怎么可以轮奸我
嘛!」女友又想挑起她表弟射精的欲望,用着动人的呻吟声回答道。

「没关系的表姐,以后你出门只需多带几个避孕套,那就算有人要强奸你,
你也不必怕他们会射精在你的阴道里啊!」她表弟真的被我女友的话题挑起了兴
奋感,他那阳具也开始不自然的跳动了。

「你好坏哦,不救我,就只知道教我多带几个避孕套。不知道如果我肯为他
们像现在这样套弄他们的阳具,使到他们射精的话,他们肯不肯放过我呢?」女
友发觉到了她表弟阳具的反应,继续呻吟道。

「如果他们能舒服得像我现在这般,也许可能就会放过你吧!但是他们可能
射精后又会再次勃起的啊,那你还是有可能被奸哦!不如你让我把阳具插进你的
阴户里,那别人岂不是就不能够强奸你了吗?」她表弟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天真
的答道。

可能在想像着他表姐被强奸的画面吧,他的阳具和龟头涨得更大了。

「那怎么办?他们真的能像你这样射完再射吗?如果想强奸我的是你的话,
我岂不是很危险?不行,我要把你的精子都套得全部射出来,免得你待会强奸我
时,阳具插进我阴道里射精,那我会被你射出的精液烫死的。」女友似是疯狂般
不断大力地套弄她表弟的阳具。

「啊∼∼啊∼∼茵姐你提醒了我,我等一下就把你给奸了,我要把我的阳具
整根都插进你阴户里去,然让……然后……啊∼∼」她表弟也陷入了自己的幻想
中,大声的喘气呻吟道。

「然后什么?然后怎样啊?是不是要射精在我阴道里啊?不行,你不可以射
精在那里的。」

女友知道她表弟射精在即,马上空出一只手来拿出两片避孕套,用口撕开后
把避孕套含到口里去。

「茵姐,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啊∼∼」她表弟的阳具颤抖得更厉害。

女友见状马上把嘴套上她表弟的阳具,想把嘴里的避孕套给她表弟的阳具套
上。岂知只套进了她表弟阳具的龟头的顶端,她表弟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射精了,
溢出的精液弄到她表弟的阴囊都沾到了。

我女友这时索性把避孕套吐掉,直接用嘴大力地吸着她表弟的阳具,好让那
些精液不至于射得到处都是。但就在我女友张口吐掉避孕套的一霎间,她的脸颊
都被她表弟那仍不断大力射着精的阳具的一些精液射个正着,更有数滴精液则弹
跳射到女友的奶子上。

女友的手放开了她表弟的阳具,改为紧抱着她表弟的腰部,嘴则不断地大力
套弄正冒着精液的阳具。只见女友无计可施下开始「咕噜咕噜」的喝下她表弟的
精液。

女友不断地吸着她表弟泉涌而出的精液长达二十几秒后,她表弟的阳具就不
再射精了。女友见她表弟射完了精,嘴巴就离开了她表弟的阳具,改为用舌头来
为她表弟清理溢出的精液。

她表弟的阳具虽然刚射了精,但仍然是坚挺异常,反而因为精液及我女友的
津液弄得湿湿的发亮挺立着,显得威猛得很。女友爱怜地望着她表弟的阳具,仍
继续不断的舐弄它,直到她表弟的阳具开始软化为止……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过来时,女友又已经安安稳稳的睡回到我身边了。我细心
的看着我女友,她脸上的精液已经洗去了,但我发觉到那些不小心滴到她奶子上
的精液却还没被抹掉,可能是女友没注意到,又或忘了抹掉吧!我爱怜的轻轻吻
着我女友的唇,然后下床去想到厕所去梳洗。

刚好女友的表弟也在这时候把房门打了开来,他精神奕奕的向我说道:「表
姐夫早。」

「你也早啊,昨晚睡得还好吗?」我表示关心的问道。

心想女友表弟的身体还真好啊,昨晚一连尽情的射了两次精,今早睡醒起身
来又好像个没事人般好精神,我也不禁佩服他的体力。

「很好啊,很久没试过这么舒服了。」女友表弟伸了个懒腰,诚恳的说道。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不习惯呢!」我心想:你昨晚当然舒服了,我女友
为了让你舒服地尽情射精,不顾一切的性挑逗你,连射了两次精还会有什么不舒
服的?但我可不能让他知道我昨晚偷看他和他表姐的好事。

「你先去梳洗吧!」我心念一动,对她表弟微笑说道,他道了谢后就进厕所
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到我书桌下的纸篓一瞧,我女友之前在里面丢的避孕
套不见了。应该是女友昨晚帮她表弟第二次射精时,连同另外两个避孕套都一起
丢到屋外的垃扱桶去了。我不禁瞧着这纸篓一脸茫然着,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到
底是梦还是真的。

「老公,早上好。」女友这时也醒了,笑眯眯的向我说道。

「老婆,怎么不多睡一会呢?」我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点笑容答道。

「你不是要去晨跑吗?我来给你弄早餐,等你回来时一块儿吃。」女友说着
就起身到厨房去了。

我呆在房里,听见房外她表弟在给我女友道早安,然后他们又不知道在说些
什么,一起大声的笑了出来。我大力的甩了甩头,收拾好心情,然后换上了休闲
服走到客厅去了。只见她表弟笑嘻嘻的对我说我可以进厕所后,就自行回房里去
了。

再出来时,她表弟已经换好了休闲服,我刚好也洗好了脸。我女友就对我说
道,她表弟也有晨跑的习惯,要我和她表弟一块儿跑步去。

我和她表弟一块儿出门开始跑步,一路上她表弟和我谈了很多东西,由他所
读的科目,到我修着的科目,从机车到女人身上都概括在内。原来她表弟可不是
省油的灯,对很多事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我倒也为女友有个出色的表弟感到欣
慰。

她表弟也问了很多关于我和我女友的事情,我也回忆着女友所发生过的糗事
说了很多给他听。我们兴高采烈的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就绕着我平时跑步的地方
跑了两圈,然后我们就转回家吃早餐去了。

正吃着间,女友就问道,她表弟难得到这里来,为何不多住几天呢?她表弟
表示他原本是到这儿找朋友的,今晚就要走了。女友问了他朋友的地址,说道:
「这很近我们家嘛,你可以去找你朋友玩乐,晚上就到我们家睡啊!」女友说完
向我打了个眼色,要我也帮忙挽留她表弟。

我心想:这你岂不是没得好睡了吗?心是这般想,但嘴却只好配合我女友,
诚恳的挽留她表弟继续留在这了。

看得出她表弟还真的打算离开,脸也带着些许的为难,但经不起我女友的再
三要求,只好答应下来了。我女友不禁大声欢呼着。

吃完早点,她表弟就拨了个电话给他朋友,说道可能要晚点才能到他朋友家
去。我在客厅阅早报的时候,她表弟溜了进去厨房帮他表姐一块儿洗碗,我听到
我女友压低声音的说道:「怎么这么急着走呢?难道你不想我多陪你几晚吗?你
不想念表姐,表姐却很想念你呀,难得你来到这儿,就当作是陪陪我嘛!」

她表弟答道不想我女友这般辛苦,我女友忙道,她一点也不辛苦,只要见到
她表弟快乐的模样就什么都值得了。

我听到这心想道:难得她表弟还这么为他表姐着想,不枉他表姐这么疼爱他
啰。我心中觉得有这么一对表姐弟真的很难得,心中的不快逐渐放下了。心想,
反正是射射精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又是自己的亲表弟,总算得上是自己
人,不是别的男人,我也就觉得不很吃亏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听见她表弟问她,为什么买了这么多的避孕套,女友笑着
说:「不然你这几晚那么多的精子想射到哪儿呀?」我女友又说,避孕套可不便
宜,买的时候对着男店员又尴尬,她辛苦买回来的避孕套,一定要每个都让她表
弟的阳具射过精才行哦!

她表弟兴奋的说道:「那么多的避孕套,那表姐岂不是每晚都要过来帮我弄
才用得完吗?」

我女友说道:「所以才要你多逗留几天嘛,不然用不完的避孕套,我只好晚
上拿到屋外去帮流浪狗们射精好了。」她表弟连忙表示他一定会用得完的,说罢
他们又一起大声笑了出来。

这天下午我和女友就带着她表弟逛了逛我们这很有名的名胜地,大包小包也
买了些土产,想说可以让她表弟回家时带回去。她表弟为了表示谢意,坚持请我
和我女友吃了顿丰富的晚饭。

晚上我们一起看完电视节目后就各自回房睡觉去了。不用说,到了午夜十二
点正,女友又下床到她表弟的客房里去了。

我自然也悄悄的跟过去偷看,不放过由我女友主演的这么难得的春宫好戏。
女友每次都配合着她表弟的想像力,尽量说些令人听了脸红心跳、阳具暴涨的淫
声浪语来刺激她表弟的阳具,不弄到她表弟的阳具射精射到精液变稀,她表弟露
出满足的笑容就不罢手。

我的阳具在门外也随着她表弟的呻吟而一起射精了,但这次我已经懂得预先
准备好一块布,好让我射精时用。

今晚女友索性在她表弟射了精后,就陪着她表弟睡在一块,不回到我房里来
了,可能我女友想到待会又要再回去会把我给吵醒。我在客厅胡乱的躺了阵子,
果然天快亮的时候,房里又传出了我女友夹着她表弟的呻吟声。

这次只见她表弟像只狗般用脚和手站在床上,双脚张开得老大,女友则躺在
她表弟身下,把头伸进她表弟张开的双腿之间,用着双手在为她表弟卖力地打着
手枪。当她表弟的马眼流出过多的淫水时,我女友就用舌头把那些淫水都舔掉。

每次当我女友用舌头在舔她表弟的阳具时,他都大声的呻吟,然后死命的想
将整支阳具都插进我女友的嘴里来个痛快,但我女友就很技巧性的避开,然后把
她表弟的情绪及阳具慢慢带上射精的爆发边缘,最后才在她表弟要射精的数秒钟
前,疯狂地吞吐她表弟的阳具,直到她表弟又把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

一连两晚,我都在门外偷看着客房里我的女友在为她表弟的大阳具口交直至
射精。自第一晚后,我女友就不再主动的脱下睡裙了,这又让我内心好过了些,
而每一次当她表弟就快要射精的时候,我女友就会用两个避孕套来让她表弟射,
不再每次都把她表弟那些浓浓的精液都喝下肚子里去。她表弟也很尊重我女友,
我女友不想做的他都完全不勉强我女友,我就越来越放心让他们玩在一起了。

第三天晚上,她表弟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部新型的录像机,她表弟说他与
他的朋友都是喜欢玩摄影的,还说要他表姐当模特儿呢!我女友大声说好,当场
还摆了数个姿势让她表弟大显身手。

她表弟也真的蛮内行的,当他把刚才为我女友所拍摄的片段重播在我们家的
34寸电视上时,我女友兴奋得大叫。只见我女友在电视上身段尽显,风姿卓越
的舞动着。

突然,电视的画面变成了青绿色,电视中我女友穿着的白色衬衣忽然消失不
见了,女友的两颗大奶子随着她的舞步暴露在电视前的我们眼前,继续的在晃动
着。女友在电视里竟然大跳艳舞!我们呆看着画面近一分钟,女有才醒觉过来,
然后连忙把录像机关掉。

女友脸色涨红,大羞的问她表弟怎么把她拍成这样子,她表弟解释道,应该
是不小心按到了夜间拍摄用的红外线摄影钮才会这样的,他并不知情,我也忙帮
她表弟说情。女友气消了,反而对这红外线摄影很感兴趣,她表弟也很仔细的说
了很多有关拍摄的事给我女友听。

当晚我又再偷偷的跑到隔壁房门外去偷看我女友和她表弟「偷情」,只听她
表弟说道,原来他特地带回来这部摄影机,是想录下当我女友帮他打手枪时的画
面,好让他回去时能够看着我女友的样子、听着我女友的淫声浪语来自己自慰。

我女友大羞的连说不行,「刚才你不是拍到我的裸体了吗?」女友拒绝道。

「茵姐说过,如果还穿着小裤裤就不叫裸体的,不是吗?况且刚才只不过是
普通的上身裸体而已,拍摄时间又很短,我只看这些画面是不能完全勃起的。」
她表弟试着说服他表姐。

「我不是不让你拍摄,我是担心你有了我主演的这部春宫戏后,你回到家后
会毫不节制的不停对着电视里的我疯狂射精,那我不正是害了你吗?你听我说,
如果你想看着表姐射精的话,不如常到表姐这里来。我答应你,你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想射几次就射几次,好吗?我的小宝贝。你忘了我是你的私人专属射精师
吗?你自己自慰,怎及得上表姐帮你射精那舒服愉快呢?」我女友脸红红的对她
表弟承偌说道。

「不会的表姐,我答应你,我会节制的。」她表弟继续想说服我女友。

「乖嘛,除了这件事,茵姐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我真的很担心你控制不了自
己呀!再说,要是你让别人也看到了这卷录像带,我怎么办啊?羞也羞死我了。
来,别多说了,茵姐等不及要帮你射精了。你想帮表姐拍春宫片,以后有的是机
会嘛,再不然就偷偷下颗春药让表姐吃,那时我不就任随你拍啰!」

说着,女友主动地帮她表弟褪下睡裤,然后用脸颊不断地揩抚着她表弟那勃
起的坚挺阳具。

我女友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想不到她表弟听罢,竟然立刻转身兴奋地从旅行
袋里拿出数颗药丸来。

「茵姐,你还没试过不由自主地发情吧?想不想试一下?」她表弟兴奋的问
道。

我女友眼望着这数颗鲜红色的药丸,心想不到她表弟竟然真的有这种春药,
她可是从来都没有服食过这种东西的。但我女友又不想今晚一连两次都拒绝她表
弟,只见她把心一横,微笑的对她表弟说道:「想看我发情也可以,但是你必须
保证你今晚真的不能拍下任何影片。」

说到这里,我女友就主动地从她表弟的手上取了两颗药丸就往嘴里吞下去。
我心想,只吃一颗就糟了,何况我女友一吞就吞下两颗这么多!看到这一幕,我
的掌心开始冒汗。

「还有不能借这机会用你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里,无论我多么发情,多么的
浪……」只见女友停了停后,继续说道:「就算是最后你真的把阳具插进来,也
一定不可以在我里面射精哦!」

我女友大概也怕自己控制不了这两颗春药的药效吧,她一而再的对她表弟说
道。

「不行,如果待会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你就把我送进你表姐夫的房里去。
你答应我可以吗?」女友试着保护自己说道。

她表弟见我女友答应了吃药,兴奋的过来紧抱着我女友连声说道,他不会对
我女友强来的。

我女友听了就安心多了,开始和她表弟热吻起来。才没两三分钟,我就见到
我女友的身体开始发红,跟着就开始不停地微微渗着汗了。只见她表弟不停地爱
抚着我女友的全身,从嘴吻到我女友耳珠,再从耳珠吻到颈项,然后再用他的舌
头舔到女友开始不停地浪叫起来。

我女友这时把双腿夹得紧紧的,然后不停地摩擦,我竟然看见有一丝淫水从
我女友的下体流往她的大腿。她表弟拥着我女友这正开始发情的动人尤物双双倒
向床去,然后就手忙脚乱地替我把那这刻只懂得呻吟的女友的睡裙褪下,我女友
这时想抗拒也已力不从心了。

微红的皮肤显得我女友那对34d的奶子更是吸引人,更别说现在赤裸裸的
连乳蒂都暴露着。只见她表弟正用他那灵巧的舌头,在我女友的乳蒂上慢慢的舔
着,不用说他正想努力地帮我女友吞下肚子去的春药催发药性。我女友则双手捧
着她自己的奶子在不断地搓揉着,然后尽量配合她表弟舌头的动作,把乳蒂自动
地送到她表弟的舌头上。

她表弟见到药效竟然这么厉害,躺在身下的表姐已经发情得完全失控了,只
懂得大力地搓动自己的奶子来寻找快感。她表弟就低下头去,在他表姐的耳边询
问着他表姐是否要把内裤也褪下来,我女友连回答的力气都好像没了,只不断地
喘气,然后一直点着头。

她表弟得到了我女友的同意,就开始把我女友的小内裤慢慢地脱下来了。脱
内裤时显得有点困难,因为我女友的内裤都湿的不得了,双腿又不自由主的紧夹
着,只见她表弟半推半强来的才成功把我女友的内裤给脱去。

脱下内裤后,我和她表弟都看得呆了眼,我女友的阴户整个都湿得不像话,
那些阴毛也都湿得黏成一片。她表弟这时就强行把我女友的双腿给撑开,然后就
把自己的双膝跪到我女友那不断冒着淫水的腿间。我女友像是抵受不住春要的药
性,拼命地想把双腿夹起来摩擦自己的阴阜及阴蒂,一边呻吟着要她表弟去吻她
那发涨的奶子的乳蒂。

被强行打开大腿后,女友显得很慌张,可能是意识到不能够合起腿来保护自
己不被男人的阳具强行插入吧,但这淫荡的想法却也正触动了埋在心底的那些火
热的欲望。

女友越是想把双腿合起,她表弟就越是把他表姐的大腿撑得更开,因为这种
被强迫把自己的私处彻底展露在男人眼前的刺激,令女友的阴户更是淫水狂冒。
终于,女友那湿透的粉红色阴户就在这种情况下暴露在我和她表弟的面前。

只见那因为发情的关系而充血到肿起的阴蒂正湿湿的发亮着,好像是在勾引
她表弟的情欲般;那大小阴唇更是因为充血而向外两旁翻开,女友那让我和她表
弟疯狂的阴道口就这样而被暴露着,洞口正流出大量的淫水,那些淫水流出我女
友的阴道口后,再沿着会阴流往下面的屁眼,经过屁眼后才把屁股下的床单给弄
得湿透。

「你给了什么……春药我吃?竟然这么厉害,我全身都快……都快爽死了!
都是你不好,我底下的淫水正……啊∼∼流个不停呢!你行行好,想个办法帮我
的阴户止止痒啊,我就快要疯狂死了!」我女友双颊如潮的说道。

「表姐,我双手正忙着给你搓奶子呢,我看不如你自己想办法吧!」她表弟
一边把双手放回我女友的奶子上,一边正戏弄着我的女友说道。

「你好坏,你……啊……真的很坏啊∼∼」女友无可奈何,只好不断地挥动
着双手,想寻找些什么来满足自己这发了情的阴道里的那种空虚感。

混乱间,我女友刚巧摸到了她表弟那支正硬得发紫的阳具。手握着那发热的
阳具,我女友的表情想是好受了点,然后就不自由主的把那根发热的阳具拉往自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