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正文

妈妈是色情片主角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妈妈是色情片主角
我妈妈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演员,然而,她在拍摄一场床上戏的时候,妈妈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竟然假戏真做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跟男演员发生了性关系。
妈妈叫罗玉琼,39岁,是一名普通的女演员,毕业于一所不知名的戏剧院校。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妈妈毕业几年来,不论妈妈怎么努力,都无法在电影或是话剧中扮演一个角色,哪怕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20年前,心灰意冷的妈妈凭藉着娇好的容貌,嫁给了一位比她大十多岁的房地产大亨,也就是本人的爸爸。是好事也是不幸的,爸爸在我5岁时去了,留下了我们一家和两个房子,生活是没问题的。
到了我20岁,找到一份不错的财经工作,妈妈也不用照顾我了,为了继续寻求成为一名演员的梦想,于是,妈妈和我来到了东京,我为妈妈在当地买了一处住房,而我也将事业慢慢转移到东京来做。
我知道妈妈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女演员,所以,我利用我的社会关系,把妈妈介绍给各个剧组和导演,这为妈妈省了不少力气。说实话,此时的妈妈已经不为钱而拍戏,妈妈只想在一出戏中扮演一回女主角,实现她的梦想,她要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她要向别人证明,她才是当今最优秀的女演员,这比赚钱还重要。
一个多月来,妈妈不停地穿梭于各个剧组,不停地参加各种面试,然而,绝大多数都石沈大海,杳无音信。偶尔,也有几家剧组找妈妈试镜头,结果正如妈妈预料的那样,不是被否决,就是不了了之。
妈妈经过一番努力后,终于有一家剧组愿意录用妈妈了,不过,妈妈还要接受导演的复试。这家剧组正在拍摄一部爱情情景剧,剧情很老套,内容也很简单。大概的情节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恋上比自己大的妇人,开展了一场姊弟恋,刚刚得到家人的体谅,就准备出国去发展了,临行前的一夜,他跟成熟美貌的妻子恋恋不舍,依依惜别。这出爱情情景剧着重描述时尚家庭所面临的烦恼,就是爱与性。
这家剧组希望寻找到一位满意的女主角,就是艺术家的妻子。他们希望这位妻子成熟而美貌,毕业于正规的艺术院校,有婚姻的经历,了解婚姻中的烦恼,懂得如何表演夫妻间做爱的感受,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根据剧情的需要,在戏中有一些裸露的床上戏。这些条件,妈妈本人都具备,妈妈知道,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妈妈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她不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哪怕是拍裸露的床上戏,她都要努力争取,毕竟,妈妈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了。然而,妈妈做梦也没想到,这不是一出简单的裸露床上戏,妈妈拍摄的是赤裸的,难以启齿的三级片。
面试的前一天,妈妈兴奋得一整夜无法入睡,妈妈感觉就像在梦中飘游。整整一个晚上,我一直陪伴在妈妈的身边,我为妈妈而感到高兴,我希望妈妈能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那一夜,我俩不停地聊天,尽情地把心中的性幻想分享,把妈妈的色胆推高。
面试的那一天,妈妈起了一个大早,当妈妈急匆匆地赶到剧组的时候,已经有五位漂亮的熟女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正在等待导演的面试了。妈妈知道,这些人都是她的竞争对手,妈妈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时不时地偷偷瞟两眼身边的几位熟女,她们个个都是可爱动人,漂亮得光彩照人。
面试安排在上午九点钟进行,妈妈前面的几个熟女儿被陆陆续续地叫进屋子里面试,有的熟女只谈了不到五分钟,就匆匆地离开了屋子,妈妈凭藉经验知道,她们没戏了。而其中有一二位熟女,面试的时间足足30分钟,这让妈妈紧张得不得了,妈妈生怕自己再次失去这宝贵的机会。
妈妈是最后一个被叫进屋子里面试的,妈妈一进屋,就有一位工作人员递给妈妈一本剧本,妈妈简单地看了两眼,然后静静地坐在椅子里等待导演的提问。妈妈的对面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妈妈猜想,也许他就是导演吧,他的身边坐着两位助手。过了一会儿,那个导演模样的男人,慢条斯理地问妈妈是否愿意把头发染成深红色,他解释说,这是根据剧情的需要。妈妈不加思索地爽快答应了他的要求。
紧接着,那位导演问妈妈是否愿意拍上身裸露的戏,他向妈妈解释说,这是一出夫妻离别的戏,所以,根据剧情需要,要求拍摄丈夫和妻子躺在床上做爱。那位导演一再向妈妈解释说,尽管她裸露上身,可是,她的后背面对观众,而且,摄影机也只拍摄她微微露出来的乳房。当她的胸部面对观众和摄影机的时候,拍摄现场的灯光会昏暗下来,所以,即便是她赤裸上身,也只能让观众看到她的模糊的乳房轮廓。
说实话,妈妈根本不在乎拍摄裸露身体的戏,于是,妈妈爽快地答应了导演的要求。妈妈告诉导演,她已是一位妈妈,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她完全可以接受拍摄裸露身体的戏。那位导演一再向妈妈表示,她只是微微地露出上半身的肉体,他为了表明诚意,他甚至允许她儿子在拍摄现场监视,整个床上戏的拍摄过程。
妈妈一想这样可以的,有儿子在身边帮她出谋划策,拍摄肯定没问题。
妈妈的面试将近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们告诉妈妈,让妈妈回家等候消息。不过,妈妈有一种自信的感觉,这个角色非她莫属。妈妈一走出剧组,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似的,风一样的跑回了家。然而,妈妈一回到家,一片挥之不去的乌云就笼罩在妈妈的心头,尽管妈妈有七分把握,可是妈妈依然担心会失去这次机会,妈妈在忐忑不安地思前想后。
妈妈的脑子里想像着那些跟她竞争的几位熟女儿,那些熟女面试时间都没有妈妈长,有的不到五分钟就离开了,而只有妈妈的面试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很显然,导演是看中妈妈了。
晚上,我一直陪伴妈妈,我们俩早早地就上床了,我俩一边聊天,一边尽情地谈论性爱,妈妈并不是想获得性满足,而是想竭力摆脱紧张的心情。我一面为妈妈的身体按摩,妈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导演要求妈妈拍摄裸露的床上戏的事情,我安慰妈妈说,几乎所有的女演员,在成名之前都拍摄过裸露的床上戏,况且,那并不是真的裸露肉体,而仅仅是表演而已。
大约晚上十一点钟,正当妈妈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妈妈紧张得一把抓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了那位导演的声音,他通知妈妈说,她被录用了,明天就到剧组去报到,准备排练和拍摄这出情景剧。这一夜,妈妈高兴得一宿没睡觉,妈妈央求我,拼命地跟她做爱,好让她快点重拾性交的感觉,妈妈的脑子里不停地胡思乱想,这夜我们两母子打破了道德的禁忌,乱伦了!
第二天,妈妈和我早早地来到了剧组,一进门,助理导演就交给了妈妈一本剧本和一张拍摄计划表,其实,今天根本没有拍摄任务,而是导演组织剧组的工作人员布置摄影棚,那位导演告诉妈妈,让妈妈先回家跟儿子一起认真研究剧本。
一回到家,妈妈就认真地通读一遍整部剧本,并且认真琢磨妈妈的表演内容和台词,然而,我直截了当地翻到了裸露的床上戏内容,并认真地研究起剧本来。我端着剧本将裸露的床上戏的内容,一字一句地读给妈妈听。末了,我觉得这出戏裸露的镜头实在不少,我认为这出戏更像色情电影,尽管,色情的程度虽然达不到四级片的程度,可是,至少可以算得上三级片。
妈妈跟我很认真的讨论起剧本来,我俩琢磨该如何表演裸露的床上戏。其实,这出戏的第一组镜头并没有任何裸露的内容,妈妈跟剧中的男主角一句句地说台词,其中夹杂著三个亲吻动作(哈哈!是我帮妈妈统计的亲吻次数。直到第二组镜头才出现裸露的镜头,根据剧本的描述,妈妈脱掉上身的衣服,赤裸着乳房走进卧室,然后躺在床上等待跟剧中的男主角做爱。妈妈注意到,剧本的下面用一行粗大的黑体字标注着:模拟做爱,在被单下面表演。)
在第三组镜头里,妈妈的裸露戏比较多。情景剧的剧情大意是:早晨,妈妈跟男主角渐渐地从睡梦中醒来,他们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静静地躺在床上。这时候,妈妈从床上爬起跨骑在男主角的大腿根部上,跟他尽情地做爱,根据剧情需要,妈妈必须赤裸上身,不过,妈妈的赤裸的后背面对观众和摄影机镜头,妈妈的乳房的轮廓完全露出来,而妈妈的乳头微微可见。剧本的下面又标注着一行粗体字:模拟做爱,被单围在女主角的腰间,遮住下身...剧中的男主角edison(就是跟妈妈演对手戏的那位演员)仰面躺在被单下面,模拟跟妈妈做爱,妈妈的脸上露出做爱时特有的亢奋表情。
我一边看剧本一边喃喃自语地说:「真难以置信,这出情景剧里竟然有这么多色情的表演!」
妈妈依偎在我的怀里,擡起头不高兴地瞥了我一眼说:「只有你们男人才这么想,我觉得,剧中的男主角很像你,你不是今天早上醒来后,都迫不及待地想跟妈妈做爱吗?我还要给你口交,吸吮你的大龟头,你才肯罢休,不是吗?」
「是的,你说的没有错。但是,那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隐私,可是现在,这出情景剧却要把男女之间最赤裸裸的东西搬上银幕。」我回了一句。
「这就是表演艺术的关键,作为演员的我,就是要把夫妻之间做爱的场面真实地再现出来,一位优秀的演员,应该把模拟做爱表演得跟真的似的,让那些结过婚的女人,误以为,我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爱,只有这样,我的表演才能算是成功。」妈妈不客气的回答。
夜已经很深了,妈妈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妈妈从以前起,就从来没有学过如何表演床上戏,说实话,妈妈不知道该如何表演,才能让观众认为她真的是在跟男主角做爱,尽管所有的观众都知道他们是在假装做爱。一想到这些,妈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翻出来从前的表演课本,认真地研究起来。
妈妈甚至观看了两盘生活片光碟,认真琢磨其中的女演员的表演,尽管她都明白,影片中的女演员是真实的跟男人做爱,而且是一种赤裸裸的做爱,不过,妈妈觉得她们的表演都非常到位。
妈妈的首场排练安排在早上八点,第二天,妈妈早早地就来到了剧组,根据导演的安排,她们几个演员要进行为期三周的排练,认真听取导演的讲解,研究每一组镜头,然后才进入真正的拍摄阶段。排练第一天,她们跟导演一起反反覆复通读了几遍剧本,因为妈妈和edison是情景剧中的男女主角,所以,导演单独把他们叫出来,指导他俩逐字逐句阅读剧本。
妈妈跟edison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台词,导演李坤就坐在妈妈的身边,一边看剧本,一边擡起头认真地审视他们俩的表演,他不时地还插话纠正妈妈的错误。edison虽然没有多少名气,可是他已经出演过部电影和电视剧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他虽然算不上名演员,也算得上是老手了,所以,他念起台词来驾轻就熟。而妈妈却困难得多,说起来很遗憾,妈妈从来没有表演过电影和电视剧,妈妈只是在大学里表演话剧,妈妈刚开始念起台词来,难免结结巴巴,错误不断,好在导演李坤很耐心,他一句一句的纠正妈妈的错误,这让妈妈感到很舒心。
妈妈手里端着剧本,一句一句的念台词,当妈妈念到,噢,亲爱的,你回来了!这时候,导演李坤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指导妈妈表演说,玉琼,你从厨房里跑出来,扑到edison的怀里,你们俩尽情地亲吻,然后,edison身子向后一撤说……这时候,edison接过话来念台词,噢,亲爱的,我太想你了,我日夜都在思念你。…………,一整天,妈妈跟edison就这么一句一句地对台词,导演李坤不断地纠正他们的表演,愉快的一天就这么度过了。
晚上,回到家里,我关切地问妈妈一天的经历,妈妈愉快地把一天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我为妈妈能够迅速融入剧组而感到高兴。妈妈告诉我,导演李坤人很好,他耐心地手拉手教她如何表演,他们一整天都在熟悉台词。根据安排,明天上午,他们要到摄影棚内熟悉场景,下午,他们要排练第一组镜头,其中有大量的台词对白。
晚上,他们准备排练第二组镜头,由于戏中有裸露的镜头,所以,导演李坤建议他们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排练,以免引来闲杂人员的偷窥。我听到妈妈明天晚上要拍裸露的戏,我决定到摄影棚陪伴妈妈。起初,妈妈不同意,妈妈觉得,在儿子的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肉体感到很尴尬,后来,我一再坚持,妈妈只好让步了。
第二天一整天,他们按部就班地排练,到了晚上,他们准备拍摄裸露的床上戏,这时候,导演李坤叫住妈妈问道:「玉琼,你以前拍过床上戏吗?」
妈妈摇摇头说:「导演,我从来没有拍过,也从来没有教过我们如何拍床上戏!」说完,妈妈噗哧一声笑了起来。
「那好吧!我来教你。玉琼,你先放下手中的剧本,我给你做示范,如何在被单下面表演做爱,我们要让观众觉得你跟edison真的是在做爱,尽管,他们都知道那仅仅是表演而已,……」李坤停顿了片刻,他瞥了一眼站在远处观看的我继续说:「你儿子也来看你的表演了,这很好,我要让他看到什么是杰出的表演,你要把床上戏演得栩栩如生,让他领教一下你的演技。」妈妈红着脸害羞地瞥了一眼我。
这时,妈妈走到我的身边,示意我坐到台下观众席上观看她的表演。然后,妈妈重新回到舞台上,仰面躺在事先已经布置好的双人床上。导演李坤坐在床边,他示意妈妈蜷起膝盖,用力分开双腿。他认真地给妈妈讲戏说:「你的膝盖一定要蜷起来撑起被单,这一点非常重要,只有这样,当edison趴在你身上跟你做爱的时候,他的臀部一起一伏模拟跟你做爱,被单才不至于滑落下来,这是表演的关键。」
妈妈按照导演李坤的指导认真的表演了一遍,然后,李坤命令edison趴在妈妈的大腿根部上,按照导演的要求表演跟妈妈做爱,正当edison准备把被单盖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导演李坤赶紧拦住他们说:「不!不!你们俩先不要盖住被单,我要看看你们俩的做爱动作是否到位,观众不是傻瓜,你们俩一定要表演得跟真的做爱似的。现在,edison,你趴在玉琼的身上,你的小肚子顶在玉琼的大腿根部上。」
说完,李坤伸出手抚摸着妈妈的大腿根部继续说:「edison,在表演的时候,你的小肚子一定要紧紧地贴在玉琼的大腿根部上,然后再擡起臀部,你的大腿根部一起一伏的,让观众以为你们是在真的插入拔出。最后,你应该擡起玉琼的一条大腿,搭在你的肩膀上,然后用力分开玉琼的另一条大腿,要暴力点,这才看上去激情点,你将大腿根部紧紧的贴在玉琼的大腿根部上,作出深深插入玉琼下身的姿势。此时,玉琼,你要快乐地尖叫,作出亢奋的表情,让观众以为你们俩是在真的做爱。这是本戏的关键,你们俩明白了吗?」
妈妈听到导演的话,不禁大吃一惊,她的整个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妈妈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表演如此下流动作,好在,edison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帅气小伙子,这多少打消了妈妈的一些顾虑。
这时候,妈妈扭头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我,我正伸长脖子贪婪的注视着妈妈的表演,就像一只小鸟盯住食物似的,看到自己的妈妈在台上表演裸戏,心里特别兴奋和刺激。妈妈和edison按照导演李坤的要求,一遍一遍的表演做爱的动作,妈妈头一次让一个陌生男人接触她的大腿根部,尽管隔着一条厚厚的牛仔裤,可是妈妈的女性生殖器还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妈妈的性冲动被激起来,然而,不论妈妈和edison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导演的要求,他希望他们俩做爱时兴奋得大声尖叫,他还拿过剧本给他们看,上面用粗体字写着:男主角趴在女主角的身上,疯狂的做爱,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大声尖叫。最后,妈妈和edison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此时,他们俩的嗓子喊得都快冒烟儿。
第二天,妈妈和edison继续排练做爱的动作,然而,妈妈做梦也没想到,她的性欲真的被激起来了,也许是因为厚厚的牛仔裤,不断摩擦妈妈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缘故,妈妈感觉到一股淫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润湿了她的内裤,妈妈赶紧躲到卫生间里,脱掉内裤,在大腿根部上垫上了厚厚的卫生巾,妈妈不想让edison发现她的性冲动已经被激起了。妈妈重新回到床上,跟edison一遍一遍的表演做爱的姿势。最后,他们的表演终于达到了导演的要求。然而,导演对他们的台词依然不满意,他让他们俩反复大声地念台词,甚至让他们俩用露骨的语言互相挑逗。
晚上,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她的心里充满了一股怒火,妈妈一进屋就跟我大吵了一架。然而,我却很体贴妈妈,我耐心地安慰妈妈。我紧紧地搂住妈妈说,一位女演员要想成名的话,就必须得过床上戏这一关。我答应妈妈,只要我一有空,就到现场看她拍戏,这让妈妈多少感到一丝安慰,妈妈向我保证,她会演好床上戏的,她知道,这仅仅是表演而矣,她没有告诉我,在演戏的时候,她的性欲被激起来了,她的淫液甚至从阴道里流出来了。
夜晚,妈妈跟我尽情地做爱,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edison的身影,也许妈妈演戏太投入了,说实话,edison真的是一位很可爱的大男孩。
第二天,妈妈准时来到摄影棚,妈妈连剧本看也没看就直接爬上了床,经过两天的排练,妈妈已经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edison也是如此。上午,妈妈和edison穿着衣服趴在床上,又表演了一遍做爱的动作,这一回,导演李坤终于满意了。午饭的时候,他凑到妈妈和edison的身边小声说:「下午,你们俩要脱衣服,真实的表演做爱动作。」
到了下午,导演李坤郑重的向他们宣布:「玉琼和edison,今天下午,你们要拍裸露的床上戏,请你们俩认真听我说戏。」李坤停顿了片刻,他用眼睛扫了一遍妈妈和edison继续说:「首先,当听到敲门声的时候,玉琼,你从厨房里跑出来,你们俩在客厅里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尽情地亲吻。然后,玉琼和edison手拉手走进卧室,一边走,一边脱掉身上的衣服。玉琼,请你注意,当你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一定要脱掉胸围露出乳房,当你走到床边的时候,一定要迅速脱掉内裤钻进被窝里,整个表演过程要背对着观众和摄影机镜头,你听清楚了吗?」接着,导演李坤转过身对edison说:「edison,你跟随玉琼走进卧室里的时候,一边走一边脱光身上所有的衣服,当你走到床边,掀开被单的一刹那,一定要让观众和摄影机清楚地看到你的大屌,以及隐约看见玉琼赤裸的身体,要让观众明白,玉琼已经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等待跟你做爱。当你爬上床趴在玉琼身上的时候,你们俩要尽情地亲吻,然后疯狂地做爱。你们俩听清楚了吗?好吧,开始行动吧!」
妈妈听到导演李坤的话,脸上直冒虚汗,她的心紧张得怦怦狂跳,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的和另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紧紧地贴在一起,这种感觉让妈妈紧张而尴尬,她的身子不停地微微颤动。
导演李坤讲述完后,他命令所有闲杂人员离开拍摄现场,只留下摄影师和副导演,然后,导演命令妈妈和edison开始表演。可是,妈妈根本没有听到导演的命令,妈妈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导演命令第二遍,妈妈才反应过来。于是,妈妈和edison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亲吻,妈妈拉开了edison裤子上的拉链,edison脱掉了妈妈的t恤。
不一会儿,妈妈的身上只穿着胸围和内裤,而edison也只穿着一条小内裤,妈妈偷偷地瞥了一眼他的大腿根部,看到他的小内裤被高高地顶起了,妈妈知道,此时,他的大阴茎已经高高的勃起了。紧接着,他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edison不停地用大手抚摸着妈妈的赤裸的后背,妈妈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表的性冲动,从她的大腿根部的阴道里辐射而出,传遍她的全身。
妈妈拉着edison的手走进卧室,妈妈迅速脱掉了胸围,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垂了下来,正当妈妈和edison向双人床靠近的时候,导演李坤却突然叫停了:「玉琼,你的表演不到位。」接着,他让妈妈站到一边给妈妈示范表演,妈妈只好羞臊地用胳膊遮住了赤裸的乳房,认真地听导演的指导,然后,妈妈和edison按照导演的要求又表演了一遍。
妈妈走进卧室迅速脱掉胸围,然后,走到双人床边迅速脱掉了内裤,此时,妈妈已经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镜头前,尽管妈妈背对着镜头,可是妈妈还是感觉羞臊,妈妈偷偷瞥了一眼edison,他也脱掉了内裤,跟妈妈一样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床边,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他似乎并不在乎妈妈的偷窥。正当妈妈掀开被子准备钻进被窝的时候,突然,音响师探进头来告诉导演,双人床上安装的麦克风坏了,他要求进来更换一只新的麦克风。
妈妈只好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那位音响师走到床边更换新的麦克风,他不住的偷窥妈妈赤裸的女性肉体,妈妈紧紧的夹住双腿,用右手遮住了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又用左手遮住了她的乳房,然而,妈妈只能遮住乳头,乳房的大部分赤裸的展现在那位小伙子面前,妈妈羞涩的低下了头。
此时,妈妈偷偷瞥了一眼edison的大腿根部,他那又长又粗的大阴茎高傲的勃起,说实话,他的大阴茎比老公的都要大,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本能地揣摩,他的大阴茎是否能够顺利插入她的阴道里,是否会把她的阴道撑破,一想到这些,妈妈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恨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淫秽的事情,妈妈把头扭过去,竭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而,妈妈还是无法克制偷窥他的大阴茎,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兴奋地抽动起来,一股淫液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妈妈下意识地紧紧的夹住双腿,不让淫液流淌到大腿上。
幸好,那位音响师迅速装好了麦克风,妈妈赶紧钻进被窝里,仰面躺在床上,而edison趴在妈妈的身上,他用胳膊支撑起自己肌肉发达的身体,正当他准备表演做爱的时候。忽然,导演李坤又叫停了,
「不!不!玉琼,不要盖上被子,我要看看你们做爱的姿势是否到位。观众不是傻瓜,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你们是在假装做爱,你们俩一定要表演得逼真。」妈妈只好不情愿地将被子挪到一边,edison调整了一下身体,作出准备做爱的姿势,等待导演的命令。
「开始!」导演李坤一声令下。妈妈跟edison尽情地接吻,他紧紧地搂住妈妈的细腰,用一支大手不住地揉捏妈妈的乳房,不一会儿,妈妈就感觉整个身体发热,热血不断地在胸膛里汹涌,edison用手指不停地揉捏妈妈那敏感的乳头,妈妈感觉到一阵阵快感从乳头上辐射而出,传到她大腿根部的阴道里。
按照剧本的要求,他们亲吻了一会儿,接下来他们表演做爱,妈妈和edison调整一下姿势,妈妈蜷起膝盖,用力分开了双腿,edison跪在妈妈的大腿之间,将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阴茎头顶在妈妈大腿根部的阴毛上,edison不愧为是一位绅士,他并没有将大阴茎头顶在妈妈的女性生殖器上,紧接着,他的臀部一前一后地移动,作出做爱的姿势,他的大阴茎头在妈妈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蹭来蹭去,即便是如此,妈妈也兴奋得直冒虚汗,妈妈按照剧本的要求,不停地亢奋地尖叫,假装真的在做爱。
接下来,edison擡起妈妈的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即便她没有看到,她也能感觉到,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edison将臀部向前一挺,他的大龟头无意间碰到了妈妈的两片大阴唇顶端的裂口处,妈妈本能地尖叫了一声,她以为他会用大龟头拨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直接将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呢!然而,edison并没有那样做,而是将他的大龟头滑过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在她的阴毛上蹭来蹭去。此时,妈妈能感觉到,一股股淫液正在不断地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
过了一会儿,按照剧本的要求,edison仰面躺在床上,而妈妈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吸吮他的大阴茎。妈妈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身,赶紧用被子遮住她的大腿根部,妈妈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此时,edison已经仰面躺在床上,妈妈伏下身子准备假装吸吮他的大阴茎。
「停!停!你们俩没按照我的要求表演。」导演李坤赶紧叫停了,接着,他继续给他们俩说戏:「首先,当edison跟玉琼做爱后,他疲惫的趴在玉琼的身上,此时,玉琼依然用力分开双腿。然后,edison翘起臀部,将他头慢慢的向玉琼的下身移动,当他的嘴唇移到玉琼大腿根部的时候,按照剧本的要求,edison应该尽情地亲吻一下玉琼的女性生殖器,玉琼发出快乐的尖叫声,接下来,edison翻身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对着天花板,此时,玉琼起身趴到edison大腿根部上,尽情地吸吮edison大阴茎。当然,这一切表演都要在被单下进行,不过,我要让所有的观众以为,玉琼真的吸吮了edison大阴茎,只有这样,才能算得上是成功的表演!」
当导演李坤刚一说完,edison就迫不及待地说:「导演,这种表演太淫秽了,我无法想像,刚跟一个女人做爱完,就亲吻她的女性生殖器,我对我老婆也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
「edison,不用多说了,你必须得按照我的要求表演,也许你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亲吻过女人的生殖器,但是,你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你真的要亲吻玉琼的女性生殖器,你只是在表演。」导演李坤严肃地说。
「不,导演,你不能强迫我,我无法想像,一个正派的男人会趴在女人的大腿根部,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我实在做不到!」edison顶了一句。
「不,edison,你没有理解剧情,玉琼不是别的女人,她是你的妻子,她特别渴望在你们俩离别之前,尽情地跟你做爱,因为她爱你,正如你爱他一样。你们是通过赤裸的做爱,来表达夫妻之间真挚的爱情。」导演李坤停顿了片刻,继续说:「edison,如果你无法表演,那我们就找别的演员接替你,你很清楚这将意味着什么,不过,那对全剧组也是一种损失,我们不想那么做。」导演李坤用威胁的口吻说。
edison低下头沈默不,妈妈捅了一下edison,edison只好起身按照导演的要求照办了。他们又表演了一遍,这一回,为了将做爱的姿势表演得更加逼真,edison的大阴茎没有在妈妈的阴毛上蹭来蹭去,而是在妈妈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蹭来蹭去,他的大阴茎杆不停地摩擦着妈妈的早已隆起的敏感而坚硬的阴蒂,妈妈兴奋得不停地尖叫,这一次,妈妈不是在假装兴奋,而是真的兴奋得大声尖叫起来,作为女人,妈妈羞于承认,然而,妈妈不得不承认,她非常喜欢一个陌生男人的大阴茎,在她的女性生殖器上蹭来蹭去的感觉。
紧接着,edison的头向妈妈的下身移动,妈妈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当他的嘴唇碰到妈妈的敏感而坚硬的阴蒂的时候,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兴奋地抽动一下,edison张开嘴,用嘴唇吸吮着妈妈的早已肿胀的阴蒂,妈妈快乐的闭上了眼睛,尽情地体验着从她的阴蒂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她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快乐的哼哼着。毫无疑问,妈妈的表演肯定非常到位。
当妈妈跟edison表演完以后,导演李坤兴奋得鼓起掌来:「很好!很好!」很显然,他很满意他们的表演,他尤其表扬妈妈的表演,他赞扬妈妈的表演非常逼真到位,然而,他哪里知道,妈妈不是在表演,而是在尽情地体验性快乐。妈妈和edison半躺在床上兴奋得喘着粗气,这时候,一位女助理导演将两件睡衣递给他们,edison起身背对着那位女助理导演,他的大阴茎依然高高的勃起,直直的对着妈妈,很显然,他不想让那个女人看到他那勃起的大阴茎,然而,他并不在乎妈妈的偷窥。妈妈也起身穿好了睡衣,等待导演的下一步安排。
导演李坤扫了一眼在场的剧组人员,他清了清嗓子说:「今天的表演非常成功,你们每个人都听着,这才是真正的表演,以后,他们就要按照这个标准拍摄这部影片。在场的各位小伙子们,如果你们的大阴茎没有勃起的话,那就证明玉琼和edison的表演没有成功。」说完,导演李坤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他继续说:「今天,玉琼的表演非常成功,而edison的表演只能算是合格,我看到edison大阴茎勃起得还不够高,这就证明,他还没有全身心地投入这部影片的拍摄中,如果他不努力的话,我们就考虑换人。」
「我毫不讳言地讲,这部影片就应该包括极度赤裸裸的做爱内容,这是一部真实的男女做爱的影片,大家想一想,妻子和丈夫分别了好几个月,他们再次见面时自然要尽情地做爱,这是人之常情,他们要真实地反映现实生活。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夫妻都疯狂地做爱过,我们的影片表现得并不过分。」接着,导演李坤话锋一转说:「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清楚,制片人花钱雇你们是来做什么的,如果你们不清楚的话,可以离开,我不希望听到背后不负责任的议论,还有那些稀奇古怪的牢骚,今天,我再次感谢玉琼的表演,是她让他们这部影片增色不少,而edison还需要继续努力。我的话讲完啦,谢谢大家!」
正当妈妈穿好衣服,准备回到自己休息室的时候,我来了,我是来接妈妈回家的,很显然,由于我坐在台下观众席上,根本没有看到妈妈的那些真实的赤裸裸的表演,只能远远看到上身赤裸。不过,妈妈还是兴奋地告诉我,导演表扬了她。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望着我,我见到妈妈高兴的样子,我也兴奋地说:「是的,你的表演太逼真了,跟真的似的,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我还以为你们俩真的做爱!」妈妈哼了一声,抿嘴笑了笑,妈妈心里在想:「你如果真的看到了我的那些赤裸裸的表演,你肯定会气疯的!」
这时候,导演李坤走到我的面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老弟,这就叫做表演,我们要让观众相信,我们的两位杰出演员是在真的做爱,然而,这一切都是在演戏。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会儿,下午五点钟,我们继续拍摄电影。」
「导演,我太累了,我要到休息室去休息一会儿,五点钟,我准时回来,再见!」说完,妈妈拉着我离开了摄影棚。妈妈不希望我留在摄影棚里跟别人交谈,她害怕我知道她所干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妈妈急匆匆的离开了摄影棚,我紧紧地跟在她身后,一路上,妈妈感觉阴道不断地兴奋得抽动着,一股股淫液从她的阴道里不断地流出,润湿了她的大腿根部的内裤。
此时此刻,妈妈真想跟我做爱,她也想跟edison做爱,想跟所有的男人做爱。然而,理性告诉她,她现在不能干那些事情,于是,妈妈一头钻进了女厕所里,幸好,厕所里只有她一个人,当厕所的门一关上,妈妈就赶紧把手伸进了内裤里,妈妈迫不及待地将手指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快速的插入拔出,妈妈尽情地揉捏着她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她在尽情地手淫,释放心中对性的渴望。
正当妈妈躲在女厕所里尽情手淫的时候,忽然,她听见厕所门外传来了我小声呼唤的声音:「妈妈,你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我需要你,我想立即跟你做爱。」妈妈一愣,她紧脱下内裤,蹲在便池上解手,嘘……,一股热乎乎的尿液从她的阴道口上方的尿孔里喷出。
正当妈妈解手的时候,我却突然破门而入,妈妈擡起头一看,我正兴奋地站在门口,妈妈下意识地站起身,竟然忘记了提起内裤。我贪婪地盯着妈妈的大腿根部的黑褐色阴毛,我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
「妈妈,我真是太兴奋了,我想跟你做爱!」我说完,就把手伸进了妈妈的大腿根部,我尽情地揉捏着她的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
妈妈紧张地说:「你怎么闯进女厕所里了?要是被别人看见,还以为你是流氓呢。」妈妈想推开我的大手,然而,我的手指已经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里,紧紧的勾住她的阴道壁不肯撒手,妈妈央求道:「我爱你,我也想跟你做爱,但是,在女厕所里根本没有地方,我们回家以后再做爱,好吗?」说实话,此时此刻,妈妈也非常想跟我做爱。
「妈妈,请你吸吮我的大阴茎,我太兴奋了,我需要释放!」说完,我一把搂住妈妈,尽情地亲吻她。此时,妈妈也兴奋异常,她何尝不想跟男人做爱,然而,妈妈可以通过一边吸吮男人的大阴茎,一边手淫的方式释放她的性欲,可是,男人必须得通过射精来释放性欲,也许这就是男女的区别吧!
妈妈伏下身子,拉开了我裤子上的拉链,然后一把扯下我的内裤,我的内裤挂在膝盖上,我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直直的对着妈妈的脸,妈妈闭上眼睛张开大嘴,将我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与此同时,妈妈将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不停地搅动,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和嘴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我伸出手搂住妈妈的头,将高高勃起大阴茎深深地插入了妈妈的嘴里,就像插入女人的阴道里似的,妈妈尽情地吸吮着我大阴茎,她的嘴巴不断地抽动着,我感觉就像我的大阴茎插入妈妈的阴道里似的。
忽然,妈妈感觉到一阵凉风吹过她的大腿根部那赤热的女性生殖器,妈妈睁开眼睛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她看见女厕所的门被推开了,导演李坤和edison正站在门口,他们直直的望着妈妈和我,他们的脸上掠过一丝怪怪的笑,妈妈的脸腾地一下羞得通红,她不知所措的赶紧收回嘴,直起身子提起内裤,冰凉而湿漉漉的内裤,一下子贴在妈妈那赤裸的两片大阴唇上,妈妈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
幸好,导演李坤轻轻地关上女厕所的门,离开了。
妈妈劈头盖脸地责怪起我来:「你怎么忘记锁门了,你这个笨蛋,他俩全都看到了我俩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他看见我们在乱伦!这可怎么办?」
「我……,我也没想到他们会闯进来!」说完,我搂住妈妈的肩膀,紧紧的把妈妈搂进怀里,妈妈没好气的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阴茎。突然,我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喷射到妈妈的湿漉漉的内裤上,妈妈下意识地将身子向后一退,紧接着第二股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大腿上,妈妈赶紧用手抓住了我的大阴茎头,我的大阴茎依然不断地射精,妈妈的手掌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
此时,妈妈的心里有一股无从发泄的怒火,她讨厌我不该在此时把精液射到她的身上,她也怨恨导演李坤和男主角edison突然闯进来,然而,妈妈的愤怒无济于事,她只好脱掉内裤将大腿根部和大腿上的精液洗干净。
我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穿上内裤,脸胀得通红说:「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我没有控制住。下次,我一定锁门,请你原谅!你是否也跟我一样,兴奋异常?」
妈妈的手里拎着那条粘满了精液的内裤,没好气地说:「我一点也不兴奋,我只有这么一条内裤,接下来,你让我怎么继续演戏呀?」
正当妈妈跟我争吵的时候,忽然,厕所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玉琼,排练的时间到了,大家都等着你呢!」导演李坤站在门外说。妈妈穿好睡衣,跟随导演回到了摄影棚,而妈妈的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赤身裸体的。妈妈知道,她无论如何不能让我看到她赤裸身子表演的样子,于是,她找了一个借口将我支走了。我不情愿地走下了表演台,我还以为妈妈依然在生我的气呢。
当妈妈回到表演台上的时候,导演李坤贴在妈妈耳边轻声地说:「玉琼,对不起,下次干那种事的时候,一定要锁门。」妈妈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导演希望妈妈和edison再表演一次,这一次是在被单下表演。妈妈和edison迅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钻进被窝里,妈妈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开双腿,edison跪在妈妈的两条大腿之间,作出做爱的动作,妈妈能够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上蹭来蹭去,偶尔,顶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当他擡起妈妈的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肩膀上的时候,妈妈的大腿根部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动起来,一瞬间,妈妈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接着,edison继续表演跟妈妈做爱的动作,他的大阴茎头在妈妈的阴道口上蹭来蹭去,有好几次,妈妈的臀部都本能的向前一挺,妈妈多么渴望他的大阴茎能插入她的阴道里啊!妈妈的嘴里不停地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她的脑子里浮现出昨天晚上跟我疯狂做爱的画面。
接下来,edison表演舔食妈妈的大腿根部女性生殖器的节目,他钻到被单下面,趴在妈妈的大腿根部上,而妈妈用力分开了大腿,他的头在被单下面一起一伏,他的嘴唇偶尔碰到了妈妈的女性生殖器,妈妈兴奋得哼出声来,她本能地将臀部向前一挺,一瞬间,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贴在他的脸上,edison是个聪明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妈妈的意识,妈妈希望他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于是,他毫无顾忌地将嘴唇贴在妈妈的两片大阴唇上,尽情地吸吮着妈妈那坚硬而敏感的阴蒂,紧接着,他用舌头拨开了妈妈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将舌头伸进了妈妈的阴道里,妈妈兴奋地大声尖叫起来。导演李坤并不知道被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以为妈妈的表演很投入,他站在他们身边,不住地表扬妈妈的表演,其实他哪里知道,edison正在舔食妈妈的女性生殖器呢!
根据剧本安排,接下来,妈妈表演吸吮edison的大阴茎的节目。妈妈直起身子,用被单遮住了她的下半身,然后,妈妈跟edison交换了一下位置,他仰面躺在床上,而妈妈趴到他的大腿根部上,妈妈用被单遮住了她的头和他的大腿根部。此时,妈妈才发现,摄影棚的灯光是多么明亮,以至于灯光射透了被单,即使妈妈趴在被单下面,也能够清楚地看到edison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
出于女人的好奇,妈妈把眼睛贴在他的大阴茎上,仔细端详着他的大阴茎,妈妈发现,他的大阴茎比我的都要粗一些,他的大阴茎头从包皮里翻出来,不断地有节奏的抽动的,说实话,妈妈真想摸一下他的大阴茎,妈妈琢磨了半天,于是,妈妈张开大嘴,一口将他的大阴茎含进了嘴里。
edison兴奋地哼了一声,他本能地翘起臀部,紧接着又落下。导演李坤误以为edison是在表演,他站在他们的身边不断地赞扬edison的演技,其实他哪里知道,妈妈正躲在被单下,干最淫秽、最难以启齿的事情呢。妈妈紧紧的咬住edison的大阴茎头不放。
过一会儿,他渐渐的适应过来,他慢慢地翘起臀部,整个身体像雕塑一样挺立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妈妈尽情地吸吮着他的大阴茎头,与此同时,妈妈伸出小手不停地摩擦着他的大阴茎杆,这时候,妈妈的嘴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头猛烈的抽动一下,妈妈毕竟是一位结过婚的女人,她知道,男人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于是,妈妈赶紧松开手收回了嘴,妈妈看到edison大阴茎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变得又粗又长,而且还在不断地抽动,妈妈听见被单外面,edison不住地大声嚎叫着,妈妈知道,他在竭力克制射精。此时,妈妈的性欲也达到了高潮,妈妈能感觉到一股股淫液正在从妈妈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
过了一会儿,edison终于克制住没有射精。根据剧本的安排,他们俩面对面地侧躺在床上,edison紧紧地搂住妈妈,他们俩赤裸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此时,他那又长又粗又硬大阴茎顶在妈妈的大腿根部的阴毛上,妈妈微微地擡起大腿,edison大阴茎一下子插入了妈妈的大腿根部里,就夹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妈妈挪动一下臀部,试图让他的大阴茎头插入她的阴道里,然而,他的大阴茎头刚一插入妈妈的阴道口,他就本能地抽回去了,很显然,edison并不想跟妈妈在舞台上真的做爱,妈妈也没有强迫他,而是用双腿紧紧的夹住大阴茎杆,妈妈能够感觉到,他的大阴茎杆还在不断地有节奏的抽动着。edison按照剧本的要求,不断地揉捏着妈妈那早已肿胀的丰满的乳房。
「玉琼,真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冒失的打开女厕所的门,下次,我一定事先敲门。」edison贴在妈妈耳边小声道歉。
他们根据导演的要求,又反覆表演了三次,直到导演满意为止。真难以置信,在整个排练过程中,妈妈体验了五次性高潮的快感。edison很有礼貌,在接下来的表演中,他尽量避免碰到妈妈的敏感的女性生殖器,以避免让妈妈兴奋得失控,妈妈也尽量避免碰到他的大阴茎,妈妈知道,他随时都可能控制不住地射精。在整个表演过程中,妈妈尽情地体验着近乎于淫荡的性快乐,妈妈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妈妈反覆地告诫自己,她仅仅是在表演,然而,妈妈知道她是在自欺欺人。不过,妈妈很喜欢跟edison模拟做爱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兴奋异常。
晚上,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一进屋,妈妈就迫不及待地跟我疯狂的做爱,那种感觉就像新婚的蜜月旅行。我们俩尽情地做爱,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我们俩的肉体才分开,我起身去准备晚餐。
晚饭后,妈妈跟我一边继续做爱一边聊天,妈妈简明扼要地告诉我,白天她的表演情况,她向我承认,她的性欲被激起来了,然而,妈妈没有告诉他,她赤身裸体跟edison表演的事情,妈妈知道,那对于我是一种羞辱,我会气疯的。
夜晚,我趴在妈妈身上尽情地跟她做爱,然而,妈妈的脑子里却浮现出edison的画面,她想像着edison那又长又粗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的感觉,妈妈暗自承认,她有点喜欢上edison了。
以前,妈妈就听说过,一个女人一旦自愿跟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她就会爱上他的,如今,妈妈终于相信这一条铁律了。这时候,我趴在妈妈的大腿根部,尽情地吸吮着妈妈的女性生殖器,一瞬间,妈妈想起导演李坤说过的一句话,恩爱的夫妻做爱完以后,他们都要相互吸吮对方的生殖器,也许,妈妈跟我才应该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此时,妈妈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男人的身影,一个是我,一个她所爱的人edison。她究竟应该选择哪位男人作为她的丈夫呢?也许,一个女人同时拥有两个男人,才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
第二天,妈妈早早地来到摄影棚,今天是最后一次排练,明天他们就要正式拍摄了。此时,妈妈已经将台词背得滚瓜烂熟,将整个剧情表演得驾轻就熟了。然而,妈妈最大的变化就是,在摄影棚里,毫无顾忌地脱光衣服,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在摄影镜头前表演。
按照剧本的要求,edison赤身裸体的仰面躺在床上,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妈妈跨骑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将被单围在腰间,遮住了妈妈和edison的下身,摄影机镜头就在妈妈的背后,微微地拍摄到妈妈的乳房和乳头。导演一声令下,妈妈的臀部上下起伏,做出一副edison的大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插入拔出的感觉。此时,edison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不断地在妈妈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蹭来蹭去,妈妈兴奋得一股股淫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涂满了edison的整个大阴茎杆。按照导演李坤的说法,妈妈跟edison的床上戏是这部影片的最大卖点,所以,他要求他们俩一定要格外卖力气的表演。
当他们表演完后,妈妈感觉到,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已经湿透了,她能猜得出,edison的大阴茎杆上肯定粘满了她的淫液。于是,妈妈赶紧一把扯过被单,擦了擦她的大腿根部湿漉漉的女性生殖器,然后,妈妈又擦了擦edison的大阴茎杆,她不喜欢别人发现他们俩难以启齿的秘密。
晚上,导演和制片人的召集全体人员讲话,他宣布影片的排练已经结束,从明天开始正式开机拍摄电影。
星期三,妈妈和edison早早的来到摄影棚,导演李坤简单介绍了一下影片的拍摄情况,他告诉他们,这是一部儿童不宜的成人三片,他们俩可以尽情地,大胆地表演,然后他宣布正式开机拍摄电影。他要求妈妈和edison要不分昼夜地工作三个多星期,一口气将电影拍摄完成。
导演宣布完开姑拍摄以后,他指导工作人员布置拍摄现场。妈妈感到有点紧张,她没有回到自己的休息室,而是躲进了edison的休息室,edison紧紧的搂住妈妈,他们俩都沈默不语。妈妈知道,她的表演生涯最关键时刻就要到来了。
妈妈和edison经过化妆以后,走进摄影棚。此时,妈妈看见舞台前面挂起了一张大幕,大幕的后面摆放着几排座椅,十几个专门聘请来的观众稀稀拉拉的坐在椅子上。他们意识到,也许这就是情景剧吧。妈妈和edison各就各位,拍摄第一组镜头,这时候,大幕徐徐地拉起,妈妈和edison很投入地表演,他们的拍摄很顺利就完成了。
接下来,他们拍摄第二组镜头。按照剧本的要求,妈妈拉着edison向卧室走去,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妈妈脱掉了胸围,她的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她走到床边,迅速脱掉了内裤,此时,妈妈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背对着摄影机镜头,妈妈赶紧钻进了被窝里,她的赤裸的身体在摄影机镜头和观众面前一闪而光。
这时候,妈妈看见edison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他的大阴茎高傲的勃起,毫无顾忌地展现在镜头和观众面前,他掀开被单也钻进了被窝里。edison紧紧的搂住妈妈赤裸的身体,他们俩尽情地接吻,互相说着已经说过了千百次的台词,他不停地揉捏着妈妈的丰满的乳房,他甚至用嘴唇吸吮妈妈的乳头,妈妈不断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他们俩表演到这里,一切都很顺利,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按照剧本的要求,妈妈用力分开了双腿,准备表演跟edison做爱的动作。edison跪在妈妈的大腿根部前,不停地揉捏着妈妈的乳房,然后,他的大手慢慢的向妈妈的大腿根部摸去,他们俩依然尽情地接吻,这些动作都是按照剧本的要求表演的。当edison的大手摸到妈妈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的时候,妈妈的整个身体本能地抽动一下,妈妈的臀部下意识地向前一挺,妈妈的脑子里幻想着跟edison做爱的情景,说实话,此时此刻,妈妈真想跟edison疯狂的做爱。
当edison的大手碰到妈妈大腿根部敏感的阴蒂时候,妈妈兴奋得哼了一声,然而,edison并没有住手,他继续用手指缠绕妈妈的大腿根部卷曲而柔软的阴毛,然后,edison用手指拨开了妈妈的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忽然,妈妈感到,edison的大阴茎头顶在妈妈的湿润的阴道口上,妈妈一下子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妈妈兴奋地尖叫了一声,然而,还没等妈妈反应过来,edison的大阴茎就一寸一寸的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妈妈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在舞台上,面对摄影机镜头和观众,真的跟另一个男人做爱了。
妈妈的性欲迅速被激起,她大声念着台词:「老公,快点,用力,再用力,求求你,插得再深一些!我太寂寞了!」此时,妈妈的表演非常投入,妈妈真希望edison能用力地插她。妈妈继续大声念台词,「老公,我需要你,亲爱的。用你的大阴茎拼命地插我,插我……!」她不知道这是台词,还是她的真实的欲望。
edison的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一次一次用力地插入妈妈的阴道里,每次插入一下,妈妈都大声地念台词,然而,理性告诉她,他们俩的表演早就出轨了。这时候,妈妈感觉到,edison用大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臀部,然后用力托起。他的整个大阴茎深深的插入妈妈的阴道里,他们俩大腿根部的阴毛紧紧地贴在一起,他的大顶在妈妈的阴道口下面的臀部上。妈妈拼命地尖叫,她喊出了最后一句台词:「啊!老公,用力插我!我感觉太美妙了,我多么渴望跟你做爱的感觉啊!我特别喜欢你的大阴茎,啊!啊!我太快乐了!」
这时候,轮到edison说台词了:「亲爱的,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插你的感觉?我的大美人儿,我知道,你早就渴望我的大阴茎深深插入你的阴道里,你是我的大美人儿,你是我的小荡妇,告诉我,我插你的感觉怎么样,快点告诉我!」
edison反覆说着这句台词,此时此刻,妈妈觉得他已经不是在演戏了,而是渴望得到她的回答。
「是的,我非常渴望你跟我做爱的感觉!」妈妈真诚地说,这一句并不是台词,而是妈妈自己加上去的,然而,这却是妈妈真实的感受,说实话,在两个多星期的排练中,妈妈已经深深地爱上了edison,几乎每天,他们俩赤裸的肉体都贴在一起,对于女人来说,那是一种羞涩,夹杂著兴奋的感觉。妈妈擡起头,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妈妈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的期待和渴望。
「噢,老公,我的爱人,请你用力插我,快点,我渴望你的大阴茎,我太寂寞了,插我啊!用力插我!」妈妈兴奋地说,她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快速的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此时,妈妈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演戏,她只是感觉到一阵快感从她的阴道里辐射而出,传遍全身。也许是edison大阴茎插入拔出的速度太快了,妈妈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猛烈的抽动起来,作为已婚的女人,妈妈知道他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他们俩在舞台上尽情地表演真实的做爱,足足持续了二十多分钟。edison兴奋地嚎叫着,妈妈知道,他只能再坚持住二三分钟了。
edison紧紧的抱住妈妈赤裸的身体,他停顿了片刻,他在竭力克制自己的射精,而妈妈的一条大腿搭载他的肩膀上高高的擡起,她用力分开另一条大腿,她要给edison留出更多的空间。edison顺势将又长又粗大阴茎深深的插入妈妈的阴道里,甚至,妈妈能感觉到,他的大阴茎头插入了她的子宫里。妈妈尽情地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性快感,她不停地尖叫,整个舞台上回荡着妈妈的尖叫声。然而,在场的导演和所有的观众(当然也包括我在内),都还以为他们是在演戏呢,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妈妈跟edison是在真实的做爱。
edison紧紧的抱住妈妈赤裸的身体,一下一下的用力将大阴茎深深地插入妈妈的阴道里,妈妈尽情地体验着做爱的快感。他们俩赤裸的身体在舞台的床上跳跃,双人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此时,他们俩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妈妈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站在一旁的导演李坤,不断地向他们摆手,他示意他们已经表演超时了。妈妈和edison一愣,如梦初醒似的紧紧地拥抱在一起,edison显得很慌张,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妈妈感觉到edison将一股热乎乎的精液深深地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那是一种妈妈从男人身上未体验过的感觉,惊慌夹杂著喜悦。
妈妈睁大眼睛,惊讶的望着edison,她做梦也没想到,edison竟然在舞台上,当着所有观众的面,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里。受到大量温暖的精液的刺激,妈妈兴奋地尖叫起来,因为妈妈感到异常刺激。此时,edison的大阴茎在妈妈的阴道里不断地抽动,妈妈的整个身体不住地颤抖,妈妈大声尖叫:「啊!啊!我感觉太美妙了。是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快感!」妈妈自己也说不清,这些话是否是台词。
edison兴奋得断断续续的念着台词,而妈妈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紧紧的收紧阴道口上的肌肉,不让edison的精液流出来,妈妈能够体验到,她的阴道深处热乎乎的精液在流动,其中一部分精液甚至被挤进了她的子宫里。edison终于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他筋疲力尽地趴在妈妈的怀里,然后慢慢地将他大阴茎从妈妈的阴道里抽出来,妈妈也心满意足地仰面躺在床上,尽情地体验着做爱带来的快感,妈妈的性欲也达到了多次的高潮。
这时候,edison贴在妈妈耳边小声地说:「玉琼,你还想吸吮我的大阴茎吗?我的宝贝儿!」
「老公,我非常渴望,你已经让我获得了极大的快感,我老要让你快乐!」妈妈反覆说着这句台词。
edison用胳膊撑开被单,遮住了摄影机镜头和观众的视线,他不希望别人看见他那刚刚射精完的大阴茎,他仰面躺在床上,妈妈从床上爬起,钻到被单下面,爬到了他的大腿根部上,妈妈兴奋地盯着他的大阴茎,他的大阴茎还在不断地抽动着,整个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妈妈张开大嘴,将edison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妈妈尽情地吸吮着粘在上面的精液,他的大阴茎的味道美妙极了。
edison的大阴茎在妈妈的嘴里不断地插入拔出,说实话,作为女人,妈妈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吸吮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这种感觉让妈妈兴奋异常,edison的大阴茎头深深的插入了妈妈的嘴里和喉咙里,妈妈喜欢这种感觉。过了一会儿,妈妈将edison的大阴茎慢慢的从她的嘴里退出来,然后,用牙轻轻地咬住他的大阴茎头不放。edison兴奋地哼了一声,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惊讶和亢奋,观众都以为他是在表演,然而,只有妈妈知道那是他真实的感受。接下来,edison的臀部一起一伏,表演模拟射精的动作,妈妈也表演不情愿地从他的大腿根部上爬起来的动作。
按照剧本的要求,接下来,他们表演edison吸吮妈妈的女性生殖器的内容。于是,妈妈从edison的大腿根部上直起身,用粘满了粘糊糊精液的嘴唇,亲吻了一下edison的面颊,然后,仰面躺在床上,妈妈用力分开双腿,将整个女性生殖器展现在edison的面前,妈妈的这些动作都是在被单下进行的。
此时,妈妈觉得,她的表演实在太淫秽了,然而,那确是一种快乐的感觉。妈妈微微的闭上双眼,用力绷紧阴道口上的肌肉,妈妈不想让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她更不希望让精液滴落到床单上,以免被导演发现。值得欣慰的是,妈妈的阴道口很紧,一滴精液也没有流出来,妈妈就这么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一瞬间,妈妈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淫秽的坏女人,一想到这些,妈妈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了一下。
edison钻到被单下,趴在妈妈的大腿根部上,他用手指拨开了妈妈的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然后将嘴唇贴到妈妈的阴道口上,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情不自禁地抽动了一下,说实话,此时此刻,妈妈并不希望他吸吮她的阴道,因为妈妈的阴道里已经灌满了他的精液。然而,edison还是用舌头拨开了妈妈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将舌头尖伸进妈妈的阴道里,一瞬间,妈妈感觉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淌出来,妈妈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头,她快乐得快要发疯了。
一阵阵快感从妈妈的阴道里辐射而出,妈妈甚至忘了自己是在舞台上表演,她尽情地体验着这近乎于淫秽的性快乐。妈妈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停地尖叫。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贴在edison的脸上,妈妈能够清楚地感觉到,edison将精液从她的阴道里吸出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妈妈体验到了两次性高潮的快乐。最后,edison终于收回了嘴,他从被单下钻出来,躺在妈妈的身边。此时,妈妈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和大腿内侧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妈妈调整一下姿势,将整个赤裸的身子依偎在edison的怀里。edison不住地亲吻妈妈,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紧紧的顶在妈妈的大腿根部上,妈妈顺势擡起腿,将edison大阴茎杆夹在她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之间。
这时候,edison伸出大手紧紧的扣住妈妈那柔软而细腻的臀部,他的手指在妈妈的臀部上滑动,过了一会儿,他用手指撑开妈妈的肛门,将食指插了进去,妈妈的臀部本能地向前一挺,edison的大阴茎头又重新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就这样,他们俩静静地躺在床上说着台词,edison的手指不停地在妈妈的肛门里插入拔出,作为女人,妈妈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肛门和阴道同时被插入的感觉,妈妈很喜欢这种感觉,此时,妈妈唯一感到紧张的是,她已经将台词忘光了。幸好,edison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台词。
妈妈已经筋疲力尽,她用两片大阴唇紧紧的夹住他那粗大的阴茎杆,假装睡着了。此时,大幕徐徐地落下,妈妈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这一组镜头终于拍完了。这时候,edison贴在妈妈耳边小声说:「玉琼,你的阴道和肛门真美妙,星期日,我一定要好好跟你做爱!」
妈妈的臀部向后一缩,她默默地从床上爬起来,edison的大阴茎从妈妈的阴道里抽出来。此时,大幕的外面,传来了观众的赞叹声和掌声。妈妈和edison躺在被单下面,不敢出来。这时候,助理导演将两件睡衣递过来,妈妈赶紧从床上爬起,迅速穿上睡衣,一瞬间,妈妈感觉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她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休息室。妈妈不想让助理导演发现她那难以启齿的秘密。妈妈和edison可以休息分钟,准备拍摄第三组镜头。
妈妈一回到休息室就赶紧锁上了房门,她靠在房门上,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妈妈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另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她觉得自己出卖了儿子。然而,妈妈的内心里却为自己辩解:「我是一时克制不住,才跟edison发生性关系的,这不能完全怪我,再说了是edison主动跟我发生性关系的,这不是我的错。幸好,观众和导演及儿子都没有发现我的秘密,也许他们早就发现了,而是没有说出罢了。」一想到这些,妈妈的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兴奋,她将手指插入了阴道里,不停地手淫,她尽情地体验着性快乐。
这时候,房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妈妈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我正站在门口。我一钻进休息室,就赶紧锁上房门,很显然,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妈妈心头一怔,猛然意识到,我很可能要跟她做爱,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会发现她的阴道里灌满了edison的精液。于是,妈妈急中生智,赶紧伏下身子,拉开了我裤子上的拉链,妈妈想要吸吮我的大阴茎,释放我的性冲动。
妈妈张开大嘴,一口将我的大阴茎含进了嘴里,妈妈尽情地吸吮着。然而,我却轻轻地把妈妈推开说:「妈妈,站起来……,趴在椅子上,我想跟你做爱,我快要克制不住了!」然而妈妈并未放手,反而更加卖力地吸吮我的大肉棒,同时两个小手不停地抚摸我的两个睾丸...直搞得我性欲大旺,不自觉地就用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妈妈的头,前后抽插起来...而妈妈也是相当配合,双手从后面紧紧抱着我的屁股,使劲地呑吐起来我的肉棒来...同时她的小香舌不停地在里面乱搅动...比阴道还要爽...不到五分钟,我就受不了...阴囊一收一收,大量的精液全是灌进了妈妈的口中,没想到从不吃我精液的妈妈,这次竟然一滴不剩,全呑进了肚里...令我好生感动...「噢,宝贝妈妈,你真好,我爱你...噢...」我终于射完了最后一滴...慢慢变软的阴茎仍然在妈妈的口中...
妈妈满意地把我的肉棒吐了出来...因为她的目的达到了...我的肉棒暂时是起不来了,而她的秘密就不会被我发现了。
随后的日子里,妈妈又和edison拍完了剩下的镜头...
半年后,我终于看到了妈妈主演的这部电影,没想到居然相当火爆...全国各地竞相购买放映权,而导演李坤也成了热门人物,同时妈妈和edison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的话题,因为他俩演得太逼真了,所有人都这么看。终于,在年底的影视界最佳影片及演员评选中,这部电影被评为第一名,导演李坤被评为最佳导演,而妈妈和edison则被评为最佳男女主角,颁发了最佳演员奖。
当然脸上也相当风光,为有这么个出色的妈妈感到由衷的骄傲,看着台上领奖的妈妈,穿着性感诱人的旗袍,我的下面不觉地硬了起来...我暗暗发誓,晚上一定要好好大干妈妈...谁让她这么出色来...哈哈哈...而我却根本不知道,妈妈在演出时是在和男主角edison打真枪呀...!才会很自然很逼真,才会最终获奖的!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家庭乱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