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杨洁之迷奸陷阱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一节】奸魔的计划
 
 “高等法院今天裁定,上市公司金诚发展原董事总经理刘世阳被控三条贿赂及非法挪用款项罪名成立,被判入狱半年……”

电视新闻一出街,金诚的股价立即跌了5个价位,米健很高兴的把脚翘到大班桌上。在他的一手操控下,风凌集团最大的劲敌──金诚发展,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刘世阳蹲了监狱,他妻子……米健的脑海浮现出一位美丽的少妇身影──杨洁。

米健、杨洁和刘世阳其实是大学的同学,三人原本关系极好。可是,自从米健的女朋友移民后,他疯狂的爱上了杨洁,那时杨洁却已是刘的未婚妻了。米健穷追之下未能成功,眼看着杨洁披上婚纱做了刘太太,对刘恨之入骨。加上两家本来是世交的家族因生意竞争而交情渐淡,米老先生更是在生意场上杀得刘家大败,米健也就动了邪念,要把杨洁搞到手。现在,机会来了。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杨洁的电话,话筒里传来了杨洁焦虑而无助的声音……

杨洁现在的确茫然无助。丈夫被定罪,公司情况急转直下,家公一急之下中风进了医院。现在债主盈门,她每天都是在疲惫中渡过的。听到米健的声音,她感到一丝欣喜。米健直截了当提出借贷渡厄时,杨洁犹豫了,她知道,这样短期的借贷在目前实在很冒险,万一到时没能力偿还,家族生意就将落入他人之手。但眼看公公为公司急成那个样子,她实在于心不忍,只好用自己的名义和米健签了一纸1200万的协议。

米健没有亲自签约,但当他看着契约上杨洁清秀的签名时,他明白这美丽的杨洁已一步步走向他布好的陷阱了。他拿着杨洁的照片,在灯光下手淫起来……
 
 
【第二节】精心布置的陷阱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离还贷的最后日期越来越近了,公司的财务状况仍未能扭转,刘家上下一个个都愁眉苦脸。杨洁不愿看到公婆一把年纪还要四处求人,为了丈夫,她决定再找一次米健,求他再宽限一下。她隐隐觉得,米健会答应的,毕竟他曾经那么疯狂的追求过她。

听到秘书通报杨洁的电话时,米健正在大班桌后签文件,他拿起话筒,耳畔传来熟悉的温柔的声音:“你好,阿健,我是杨洁。”

“杨洁,你好,怎么,有什么事找我?”

“我想找你谈一谈有关那笔贷款的事。你什么时间有空呢?”

“不好意思,杨洁,最近手头上有一单大工程,我实在是走不开。”

“米健,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那好吧,周一晚我没那么忙,就周一吧。晚上十点,海旁富豪金刚酒店顶楼,我等你。”

“谢谢你,米健。”

放下话筒,米健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笑容:“杨洁啊杨洁,我发过誓一定要得到你的身体,为了这一天我等了三年,你终究逃不过我的掌心。”他右手一用力,一支铅笔应声而断。他已布好了一个陷阱,只等着杨洁送上门了。

转眼间,一周的时间很快在指缝中溜过去了。吃过了晚饭,杨洁打发了四姐回家,然后照顾公婆吃了药,服伺他们入睡。她回到自己房间,换上一套淡蓝底素花的吊带连衣裙,外面罩上一件开襟的白色通花长袖线衣,穿上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理了理乌黑的长发,拿了一个白色的小手提包就出了门。

她不想惊动家里人,没有自己开车,而是截了一辆的士。十月已近深秋,天高气爽,一盘明月高挂中天,夜风却已带寒意,杨洁不由紧了紧线衣。望着一路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的热闹景像,她却感到一丝担懮,万一米健不肯宽限,公司一定会给清盘,这对公婆和狱中的丈夫是多大的打击,她轻轻皱了一下秀眉。

不知不觉间,堂皇的富豪金刚到了,这是米家的祖业,现在是米健打理,所以杨洁对米健约她来这里并不觉得奇怪。

她步入大堂,一位waiter马上迎了上来,将她引入行政人员电梯。顶楼其实是一个总统套房,杨洁走到深红色的大门前,平静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悦耳的铃声响起,米健从浴室出来,披上浴袍,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他打开屋门,眼前立着一位清秀佳人,正是垂涎已久的杨洁。她仍是一头如云的披肩长发,一条淡蓝的连衣裙,一件通花白线衣,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露出晶莹匀称的玉足,浑身散发着脱俗的气息。他呆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把杨洁让进屋。

“你今天真美,杨洁。”

杨洁已是很久没有听到男子这样称赞她了,自三年前婚后,她就很少抛头露面,都是低调的留在家中照顾公婆。但她对于自己的身体却是依然觉得骄傲,每次沐浴,她站在巨大的落地镜前,端详着镜中依然完美的身体,那乌黑柔顺的秀发、洁白细腻的肌肤、高耸挺拔的双乳、平坦光滑的小腹、细致诱人的柳腰、丰腴柔软的臀部、修长匀称的玉腿,连选美的佳丽也比之不如,这常常令她陶醉在自我欣赏中。只可惜丈夫忙于生意,倒是冷落了娇妻。今天听到米健的称赞,她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米健把杨洁请到客厅临窗的真皮沙发上坐下,一双眼早已不住地盯着眼前这位清丽娇羞、美貌惊人的少妇,这位他曾为之倾倒,却最终成为友妻的美人,这位在他的安排下,一步步走向陷阱的猎物。

和三年前相比,她依然美貌不减,婚姻反而为她平添了一分光彩,一分成熟的风韵,一举手一投足所流露的光华,是少女时代所没有的。他一想到这么一位丽人即将到手,不由得觉得胯下的毒蛇悄悄昂起了头。

他急忙快步走到小酒吧后,拿出两个酒杯,分别倒上了琥珀色的xo,然后在左手边的杯子里倒入了一些早已准备好的白色粉末,酒色瞬间浑浊,立刻又变得清澈。他放上几粒冰块,端着杯子走到杨洁面前。

“杨洁,怎么结了婚,只顾做幸福少奶奶,也不顾我们这些老同学了?”

“没有啊,只是实在很忙。你知道世阳,除了生意什么都不管,公公身体又不好,家里很多事情其实都要我去做。这次世阳又出了事。”

“别难过,我能帮你什么忙,你尽管开口,能帮的我一定帮!”

“谢谢你,米健。我今天来就是有事想请你帮忙。世阳欠你的那笔贷款月底就到期了,可是你知道最近为了世阳的官司,还有老爷的病,我实在没有那么多的流动资金。看在大家世交,你我还有世阳又是同学,能不能再缓一缓?”

“这个,对不起啊杨洁,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贷款的是虽然是我经手,始终决定权在爸爸和大哥手里,加上最近我手头正在进行一个项目,流动资金也不够,所以……”

“米健,求求你了。”

“实在是我也有难言之隐啊!”

屋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过了不知多久,米健走到杨洁面前:“冰都化了,我给你换一杯。”

“不用了,谢谢。”杨洁拿过酒杯喝了一口,她没想到米健一开口就拒绝了她。醇香的白兰地,喝到嘴里带者一种苦涩的味道。

“米健,真的不能缓一缓,就算两个星期?”

“其实你们不至于连区区200万的利息也拿不出吧?”

“你不知道,现在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杨洁拿起酒杯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米健心中暗喜,为她又倒了一杯。

杨洁愁上心头,双眉微皱,眼波里满是哀怨,直把米健看得色心大起,恨不得扑过去剥光她的衣服。室内又陷入一片寂静,明亮的月光洒在杨洁身上,彷佛在催促她尽快离开。

“其实你也不是没有办法。”米健强抑着狂跳的心脏,连说话的语调都有些怪怪的:“你可以把股票套现,或是请其他世叔伯们入主公司,再不然将大屋卖掉,决不会到这个田地。”

“可是,世阳把股票和屋契都拿去做了抵押。”

“这,唉,世阳也……都怪我没有劝住他!”米健一边装模作样的长叹,一边偷偷注视着杨洁的神情。她的目光开始迷离,玉雕般的面颊隐约升起了一丝红晕,酒中的迷药开始起效了。

米健开始忽东忽西的在谈着一些无聊的话题,他的目的很明确,一定要拖住她,再过10分钟,等药效上来了,这个活色生香的美人那晶莹迷人的胴体就任自己摆布了。

杨洁觉得视线有些儿模糊,坐在对面的米健的脸有些儿飘忽。她以为刚才一下喝的太多,休息一下就会好,但是,模糊的感觉却是越来越重了,渐渐的,好像头部也感到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她觉得很累,是的,这些天来她也实在是太累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耳畔传来米健关切的声音:“你不舒服吗?”顿了一下后又说:“你真的很美,刘世阳有一位那么美丽的妻子却无福消受,真让我心痛!”说完,他的身影似乎飘到了自己跟前,手似乎也在轻轻抚摩自己的秀发,杨洁对他这种挑逗的举动毫无办法。

米健继续在说:“美人,你有一样价值连城的宝贝没好好利用呢!”

杨洁回答:“什么呢?”她的声音已非常低弱了。

“哈哈哈哈哈……”米健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得意:“你的身体,你美妙的身体!”米健把嘴凑到杨洁的耳边,淫笑着说。杨洁羞愧难当,但却无法避开米健那张喷着热气的大嘴。

“其实我很愿意解决你的问题,只要你愿意,不仅是经济上的,生理上的我也能一起帮你解决。”米健的话越来越下流,语调也越来越放肆:“只要你今晚肯陪我,你的身子一次至少值50万,陪我一年。1200万也就还清了。怎么样?我的美人儿。”

“你这个乘人之危的小人,真是禽兽不如!”杨洁越听越感羞怒交加,真想站起来给米健一个耳光,但是她已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觉得头越来越沉重,浑身越来越无力,视线越来越模糊,睡意越来越浓……恶魔之手已紧紧抓住了她,她已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何事,只有米健的狞笑和甜得腻人的声音还萦绕在她脑海中,其它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随着眼帘慢慢合上,她终于昏迷过去了。

米健望着不省人事的杨洁,再也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杨洁啊杨洁,三年前我得不到你,今天你还是要落在我的手里。我的美人,等一会儿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安慰我这三年的相思之苦。哈哈哈哈……”

笑声中,米健摸了一下杨洁光滑的面颊,左手托住她的玉颈,右手伸到她的大腿下,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步步向卧室走去……
 
 
【第三节】月光下的胴体
 
 
富豪金刚的顶楼总统套房,主卧室的宽大而舒适的桃木大床上,躺着一位美丽的少妇,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无力的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淡蓝色吊带裙的下缘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白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令站在旁边的男人欲火焚身。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没有拉上窗帘,远处是港湾的夜景,圆圆的月亮将她的光华收敛在薄薄的云层后,不忍看到兽欲的发泄。

米健久久的立在床边,不停的用目光触摸杨洁身体的每一个部份。完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令他心跳加速。他慢慢的蹲下,仔细地端详睡美人清秀的俏脸,小巧的鼻子、长长的睫毛、香嫩的红唇,多少次在他梦中出现,现在就躺在自己面前。

他伸出他的右手,彷佛怕将她惊醒,轻轻的放在她莹白的小腿上,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他的手兴奋得微微颤抖。他的手缓缓的向下移动到她的足踝,轻轻的揉握,细腻的肌肤温润而有光泽,他简直不想挪开。他解开杨洁高跟凉鞋细细的带扣,握住她左足,小心的将鞋脱下,然后又将杨洁右足的鞋脱下,放在床边。杨洁的玉足完全展现在面前,他俯下身子,用面部摩擦她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凉的肌肤让他性欲高涨。

他用舌头舔杨洁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他的舌头顺着杨洁的足弓,舔到足踝,然后继续往上,停留在莹白的小腿上,他的双手握者她一双柔足,慢慢将她的两脚往两边分开。杨洁的裙子被慢慢的往上掀起,她那修长丰润的两腿渐渐裸露出来。米健一直将裙子掀到她的大腿跟部,连白色镂空的三角内裤的蕾丝边都能隐约看到了。

杨洁匀称光洁的双腿就在面前,肌肤是那么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致而优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男人疯狂的玉腿!他将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手感温润,轻轻的按一按,非常有弹性。米健再也忍不住,扑上去,双手抱住杨洁的大腿抚摩起来。

这种感觉多么奇妙:这诱人的双腿,光洁莹白,温暖柔软而有弹性,没有一丝的赘肉,既保持了少女双腿的结实,又有成熟女子柔软的手感和光泽,今天终于落到他的手中。这象牙般的双腿让他爱不释手,摸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将这鲜嫩水灵的身体榨干才甘心。他不停的亲吻、爱舔、吮吸,温润的感觉和白皙的肌肤将他的性冲动带上新的高峰。

一轮的爱抚和亲吻后,米健双颊微红,将杨洁的身体整个翻了过去,让她俯卧在床上,米健喘了喘气,开始脱下杨洁的衣服……

米健的呼吸越来越粗,双眼满布着血丝,像一头饥饿的野兽,贪婪的望着猎物。杨洁的脸侧放着,细嫩的脖子曲成一道优美的曲线。他抚摩着杨洁的秀发,在她的玉颈上深深的吻了一口,然后他握住杨洁的左手,将洁白得不带一丝瑕疵的秀美手掌贴在脸上亲吻。

杨洁的外套是那种没有钮扣的、前开的白色长袖通花线衣,他抓着她的后领口往下扯,外套被扯到背部,杨洁的香肩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左手从袖筒中抽出,接着是右手,于是白线衣就到了他手中。米健的手又伸向蓝色吊带裙背后的腰带,那里是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他抓住腰带的一端一扯,蝴蝶结松开了,两条腰带轻飘飘落在她身体两侧,裙子松开了。米健又把手伸向吊带裙的拉练,随着“哧──”的声音,拉练从背部拉开一直到腰部,吊带裙自动向两边分开,杨洁背部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大片。

米健将手放到她光洁动人的背上,仔细的感受着这“只应天上有”的雪肤,细腻的感觉通过掌心一直传到中枢。他将两条细细的吊带从她的肩上顺着光滑的手臂往下拉,直到越过手掌,裙子随即被褪到了腰部,于是杨洁的上身只剩下一件无肩带式的白色文胸。他轻轻把手伸到杨洁的腹部,向上托起她的身体,然后把裙子从腰部一直褪到足踝,杨洁的裙子就被脱了下来。他把裙子拿到面前嗅了一下,裙子散发着一种若隐若无的香味。

床上的杨洁,身体大部份都裸露了,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内裤,她象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肤已历历在目,曼妙的曲线更是裸露无遗。这半裸的美体令米健惊叹不已:“真是绝色!”他把杨洁的娇躯轻轻翻转,她的文胸是四份三罩杯的,边缘缀了蕾丝,透过文胸的内侧能看见她隐藏在文胸后双乳的圆弧和隐约可见的乳沟,白色的高衩三角裤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他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阴阜和黑亮的阴毛。

米健上上下下欣赏了好一会儿,从床头柜里取出一部标准镜头的照相机,仔细的拍照起来。“嚓嚓嚓”一张又一张不同角度的写真照片被摄入相机里,等米健认为足够了,他才放下相机,准备最令人兴奋的最后一击。

他深呼吸了一下,弯下腰,左手伸到杨洁光洁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胸的搭钩,右手缓缓在她胸前一抹,文胸就到了他的手中,于是杨洁那动人的乳房微微带着一丝颤抖,彻底地裸露在他的视线之下:白皙如玉的肤色、圆锥状耸立的双峰、圆滑柔美的线条、两粒鲜嫩诱人的小樱桃,呈现出成熟少妇的风韵,这简直是人间的极品!

米健直看得一阵目眩,双手竟然不敢碰一下她那柔软温润的胸膛。他伸手拈起杨洁三角裤的上缘,用力往下一拉,三角裤便被褪到了膝上,隆起的阴阜和黑亮的阴毛,这女性最隐秘、最宝贵的部位,也完全暴露出来。

米健将她的裤衩徐徐褪出,完成了淫虐的第一步:杨洁的衣物顷刻之间被剥得干干净净,莹白玉体上已没有寸丝半缕,清清白白的娇躯裸裎在淫魔的眼前,洁白光滑的胴体上不带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凿一般。月光悄悄透过落地窗,将光华洒遍杨洁的全身,令她的身体发出柔和悦目的光芒,像是一位沉睡中的女神。

三年的婚姻生活,沐浴在爱河中,令杨洁越发的动人心魄。这无瑕的胴体,在这美好的夜晚,本应是在自己家中的卧室里,享受着心爱丈夫的细心呵护,然而现在她却玉体横陈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如云秀发,胜雪皓肤,柔嫩得像鸽子一样的乳房,从未被外人探视的神秘下体,晶莹修长的大腿,没有一丝遮掩,彻底地裸露在一个被认为是“朋友”的男人面前。

她光滑的肌肤、柔软的胸膛,还有神秘的下体,眼看就要被玷污,她却没有反抗,只因她已无法阻止,月光也无法阻止床边的男人将要对眼前赤裸胴体的奸淫。

他现在反而不急着蹂躏这具裸裎的美女玉体,只是贪婪的望着眼前的温香软玉,他让杨洁喝下的酒中混入了双倍的迷药,这娇美莹白、冰清玉洁的胴体现在任他为所欲为。

“没想到杨洁的裸体是那么美,晶莹洁白,曲线玲珑,曼妙动人,这一身肌肤光滑得像缎子,乳房圆浑,乳头尖尖……刘世阳这小子真是十世的福气,竟然娶到了杨洁。哼!不过抢走了我的女人,注定他要倒大霉。今晚就让我好好尝尝他美丽妻子的味道吧,哈哈哈!杨洁,美丽的杨洁,我快忍不住要射了,哈哈哈……”米健得意的自言自语。

在品尝友妻之前,他还有工作要完成,相机的镜头对准了杨洁洁白无瑕的裸体,他还把杨洁的身体摆成各种淫亵的姿势,然后一一把它们照下来。“有了这批裸照,杨洁以后都是我胯下的奴隶!”他暗笑。

不一会儿,整整两筒胶卷已照完了。米健放下相机,取出一个黑色的头套戴上,头套的前面只露出双眼和鼻嘴。他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天花板按了一下,一盏小红灯亮了,这是一部隐藏的摄像机,他要把奸淫的过程录下来,这是他的习惯。

做完这一切,他用飞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挥舞着胯下巨棒,一步步走向不醒人事的杨洁那冰雪一般的胴体……
 
 
【第四节】淫魔的摧残
 
 
比起杨洁晶莹洁白的胴体,米健的皮肤黝黑粗糙,尤其是粗大通红的阴茎,高昂着像一条毒蛇,比起杨洁的纤纤玉手,米健的双手显得粗大多毛。他就用这双大手,剥光褪净了杨洁身上所有的衣物、首饰,让她的玉体完全赤裸、彻底袒露。

这双手现在拨开了杨洁前额的一缕秀发,用指尖触摸她光洁的额头,指尖顺着瓜子脸的两侧滑到下颌,然后是细致精美的脖子,接着是骨肉有致的香肩,每到一处,他都仔细的品味着指下的肌肤,直到手指滑到杨洁高耸的胸膛上。

她的乳房是少女一般圆锥型的,依然挺拔,丝毫没有下坠,美妙的圆弧一直延续到腋前,像两座雪玉的山峰,山的顶峰是一圈淡红的乳晕,中间是尖尖的红点点,细细的乳头仍像少女一般柔软,洁白细腻的肌肤滑如凝脂,给他一种温润的感觉,在米健手指的轻触下,柔滑的肌肤随着指尖微微的起伏着。

他把整个手掌覆贴在乳峰上,又将双乳握在手中。这高耸的双乳弹力十足,而且和少女乳鸽般的胸膛不同的是,她的双乳还非常的柔软,没有一点生涩的感觉,用手掌在乳房表面轻扫,还能看到双乳在细细的颤抖,显出一种成熟少妇的妩媚和艳丽来。

米健把杨洁的双臂摆成高举的姿势,这样整个胸部的轮廓显得更为清晰。他把手指伸到她的双腋下乱摸,因为穿吊带裙的关系,杨洁把腋毛剃得干干净净,瓷白的皮肤相当光滑,双臂的内侧更是娇嫩异常。

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摩着杨洁洁白细腻的双乳,久久不愿放手。温润的感觉令他的性欲之火熊熊燃烧,眼看巨棒快要饿坏了,他才又在杨洁乳房上轻轻的揉搓了一会儿,拨动了几下两个乳头,才依依不舍的继续往下。

如果说杨洁的胸膛像高傲的雪峰,那她的小腹就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平坦而洁白,身体的曲线在这里形成了美妙的弧线,双乳的下缘自然的延伸为纤细的柳腰,平坦的腹部正中是圆圆的肚脐眼,没有生育过的关系,腹部肌肤一片的雪白细密,看不到丝毫的其他痕迹。杨洁的腰身恐怕只有25寸,没有多余的累赘脂肪,但又不会显得过份的消瘦,所以抚摩起来非常柔顺光滑。

盈盈一握的腰身继续延续到脐下,外侧和莹白的大腿相连,向下向内则过度为雪白的小腹,小腹有一个缓缓的向上的曲线,在和两条大腿交合的地方,是每一个男人都想看到的隆起的阴阜,这迷人的维纳斯的山丘。杨洁的阴阜显得光滑而饱满,乌黑的阴毛更是衬托出小腹和大腿肌肤的洁白。

她的阴毛长得并不十分的浓密,范围也不十分宽广,仅仅在耻骨上3、4公分的地方开始,向下沿着两侧腹股沟的内侧呈三角型的分布,细黑柔软的阴毛不能完全遮掩住阴阜的饱满和洁白,令她的小腹呈现出一种极为诱惑人的夺目来。

米健看得呆了,当然不忘记抚弄一下阴阜,拨动一下阴毛。杨洁的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轻轻的交叉在一起,挡住了阴阜之下,两腿之间黑黑的树林里,那可爱的神秘园的入口,那里是进入她身体内的唯一通道,也是他快乐的源泉。

他的双手从杨洁的腰部一路滑下去,经过雪白的大腿、圆润的膝盖、优美的小腿,最后停留在光洁的足踝。他抓住她的踝部用力地往两侧拉开,随着杨洁两条玉腿的慢慢张开,两腿保护着的黑森林里的神秘花园慢慢显露出来。

米健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隆起的阴阜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条狭长的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大阴唇,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深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缝隙的上缘是粉红的阴蒂,乌黑的阴毛只分布在阴蒂的周围和大阴唇的上缘,大部份的大阴唇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很鲜嫩的样子;大阴唇的下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轮一样同样紧闭的肛门口,这里是一条险要的峡谷,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小山一样的臀部,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

米健将杨洁的双腿曲起,双手扶着她的两膝,顺着她大腿的内侧一直向上滑去,直到停在大腿的根部。他伸出两只么指,小心地放在杨洁两片娇羞的大阴唇上,薄薄的嫩肤吹弹得破,其余的手指则在狎玩杨洁的阴阜和阴毛,他甚至想过要把她的阴毛拔下来。

米健又轻轻的把大阴唇往两边拨开,玉门缓缓的打开,他惊异于这女体的结构。粉红色的门内还有一道小门,那是一双小阴唇,再深入,圆圆的阴道开口终于显露,这迷人的肉穴,将要迎来一位新客人。米健只觉得下身的巨棒已坚硬异常,跃跃欲试的想钻进这小小的洞口,直捣子宫。他伸出左手轻轻捏着杨洁的阴蒂搓起来,右手食指则在大阴唇上画圈,然后慢慢伸进杨洁的阴道里……

阴蒂和阴道同时受袭,令杨洁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长长的睫毛开始抖动,一层红晕悄悄爬上了她的俏脸,大阴唇在米健手指的亵玩下越来越红,阴道内也开始有透明的爱液溢出。

米健似乎觉察到杨洁身体的变化,左手移到她温软洁白的胸膛。挺拔的雪峰在他的手下被捏、揉、搓、抓、握,光滑的皮肤渐渐战栗,莹白的肤色在他不住的玩弄下渐渐变成粉红。米健开始亲吻杨洁的乳头,楚楚可怜的红樱桃在舌头的不停舔吸下慢慢的变得艳红硬实起来。右手在下阴的狎玩也渐渐升级,他的食指开始在阴道里抽送,还不时抬举阴道壁,杨洁久未接受爱抚的下阴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液。他把食指伸到口中尝了一下,有一点儿淡淡的甜味。

米健索性坐到床边,拦腰把杨洁白璧无瑕的胴体抱起,横放在自己的怀中。杨洁纤细的腰搁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纤巧的脖子枕在他粗壮的手臂,头向后仰起,乌黑的长发垂下散落在她莹白裸裎的胴体,下身无力的斜斜靠在床边,形成一条弯弯的曲线,雪玉般的身体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米健将头埋在她的双乳中吮吻舔吸,左手托着她光洁的背部,右手则不停的尽情抚摩着她的高耸的乳房、平坦的小腹、莹白的大腿和柔软的臀部,不时将手伸到她两腿中间,狎玩微隆的阴阜和细嫩的玉门。他的阴茎早已高昂着头,触摸着杏仁豆腐一般柔软细嫩,又如剥壳鸡蛋一样光滑洁白的肌肤。

杨洁的裸体被紧紧的抱着,随着米健的动作起伏,长发紊乱的披在背部,像是分割着她的身体。在米健长时间的抚摩,特别是玉乳和下阴被不断的刺激下,她的清纯的胴体益发的妩媚,益发的明艳动人。

米健含着杨洁的乳尖吮吸着,一双眼睛色眼迷离的扫视着赤裸的女体,眼看杨洁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不由得心花怒放。他的右手发现杨洁的下体已充份湿润,连阴毛也湿漉漉了,就知道她冰清玉洁的身子已变得敏感,“前戏”已充份,可以开始“进入”她的身体继续探索了。

杨洁的胴体重新被放到床上,米健让她的身子平卧在自己身前,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两条玉腿曲起,然后再把她的两膝尽量的向两侧拉开、压低,贴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的被分开。杨洁的小腹由于这个缘故变得明显的向上隆起,而整个会阴部则清晰的显露。这个姿势的全裸女体,像是表达一种求欢的请求,而不是抗拒被强暴的努力了。

米健体会过很多交媾的方式,绝大多数都是强暴奸淫,他觉得还是最普通的姿势最容易达到高潮。今晚第一次享用杨洁,当然要用最直接的方式。

他半跪在床边,捉住杨洁纤巧修长的十指握紧自己通红粗大,青筋暴现的肉棒不停摩擦,冰凉的玉手不带一丝浊气,令他狂暴的肉棒不由的顶礼膜拜。然后肉棒触摸杨洁的秀发,发丝刺激龟头的麻痒感觉像过电一般。火热的肉棒划过白净的脸蛋,直接顶在杨洁薄薄的红唇上,米健心里想像着杨洁为自己口交时凄怨而香艳的情景。

肉棒溜过玉颈,停留在杨洁胸前,肉棒轮流向柔软洁白的双峰刺去,就像凶恶的屠刀挥向待宰的羔羊。肉棒继续往下,越过雪白的平原,穿过乌黑的森林,跨过粉红的峡谷,没有停留,直到清亮的大腿根部,肉棒在这画了一个圈,停下来,一顿一顿的对准了杨洁鲜嫩的玉门。
hope
it
is
good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我最爱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