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偷尝禁果—凯芸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凯芸17岁

冠杰17岁

王老师57岁

========3月29星期五

想不想试试看?男友慢慢引诱着我。

不能乱来,会怀孕。

我有保险套。

他拿出一个方形的铝箔包装袋。

可是…我只是想试试看,而且妳知道吗,我很多朋友都有做过,我常常被我同学笑没做过,妳忍心看我丢脸嘛!

他故意委屈的说着。

啊…好痛…奇怪,明明是这样做的啊…你怎么知道?你做过?没有,不过,我看过、听过很多,呃…也在脑海里模拟过很多次。

他的答案显然令身下的我大松口气,但他硬往阴道里挤的剧痛令我眉头再次拧起。

好不容易,在满头大汗,满脸为难的艰苦奋斗下,我们完成了两人的第一次。

凯芸,妳哭了?对我们第一次做爱造成的残局,冠杰显然有些无措。

我摸了摸颊上凉凉的泪珠,点点头对他说:可能太痛了,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抹干泪,朝他露个浅笑。

不哭,不哭,下次我一定会努力,让妳也得到快乐的。

冠杰信誓旦旦地保证。

我红着脸跳下床,抓起学生制服的衬衫,随意扣上两颗扣子,坐至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长发。

清澈晶亮的双眸,艳红欲滴的双唇,镜子里的我充满幸福,显然是一个被彻底宠爱、满足的女人。

自从和冠杰交往至今,算算,也半年了。

他是个在学校、在社团、在球场上意气风发的大男孩,那样潇洒自如的风采、那样俊朗聪颖的姿态,多么吸引人,多么容易让人爱上。

激情过后,他搂着我的腰,我们缓缓走出宾馆房间,深吸口气,我还未平复心里头乱撞的小鹿,低着头害羞地躲在他身旁。

=======4月1日星期一=====================

下午第一堂课,是我讨厌的化学课,除了自己对化学毫无兴趣之外,不喜欢的就是化学老师无聊当有趣的黄色笑话,虽然总是能把男生们逗得哈哈大笑,可是班上没有一个女学生对他有好感,他是一位步入老年的57岁男子,每次他从我们身边走过,空气中都会飘来重重的菸味,他老戴着一副粗框眼镜,在问学生问题时总是笑里藏刀,推推自己的眼镜,然后连续地问问题,直到你接不下去以后,才开始数落你,不认真、上课不专心等。

好不容易熬过那讨厌的一小时化学课,下课钟声当当响起,凯芸,跟我到我办公室来!

奇怪,老师找我做什么?我皱起两道弯弯的秀眉,心里咒骂着,真是有够倒楣!

离开教室前,我在同学们「节哀顺变」的取笑下与老师一起回到办公室。

凯芸,上星期五放学,妳去了哪?直…直接回家…怎么了吗?喔?是吗?难道是我看错了吗?老师突然将手摸上了我的大腿,拿出了他的手机,面对那突如其来的骚扰,我克制自己没叫出声来,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这样对我,不过,他的咸猪手似乎没给其他老师看见,而我,虽然不悦,但还是保持良好教养,用最尴尬的笑容询问他:老…老师…有事吗?老师翻阅着手机上的照片,画面停在一张场景相当熟悉的照片上,他接着说:星期五晚上,我正好在xx宾馆旁买晚餐,看见两个学生穿着校服走出来…应该不会看错吧…他将手机晃到我的面前,是我和冠杰完事后,两人牵着小手在宾馆柜台办退房。

我当场变了脸色,嘴唇抖动几下,不明白他究竟想干嘛!

老师色眯眯的小眼睛开始对我扫视,在我玲珑有致的身材上看个不停,嘴里还「嘿嘿嘿」地笑得猥琐:偷尝禁果啊?我摇摇头,紧张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见老师邪邪地笑了笑,他说:不想让家长知道吧?嗯?我点点头,害怕地身体颤抖着,老师看我手足无措的样子,似乎相当满意的笑了起来:不想被家长知道的话,那就让老师也尝尝吧!

听见老师这么说,我吓得两眼发直,拼了命的摇摇头,但却丝毫不敢抗拒他的淫威。

见我害怕的样子,老师接着说:傍晚放学后,我会在停车场等妳,假如没等到,明天我就通知妳的家长我多么想大吼一声:去死吧!

你这个敢打学生主意的王八蛋,然后踢翻他,让他跪在地上求饶,最后再狠狠地踩烂他的咸猪手。

可惜啊,为了不想让这件事曝光,我只能想,却不能付诸行动,临走前,他还用力的在我臀部掐了一下,说道:今晚我会好好照顾妳的!

剩下的几堂课,我皱紧了双眉,回想着老师冰冷、猥亵的语调,我还找了个烂理由搪塞每天陪我放学的冠杰:冠杰…我…今天我爸爸会接我回家…所以不用陪我…我故作坚强,孰不知眼泪却快掉了出来,而冠杰却也没发现我的异状,他只高兴的对我说:那今天我就留在学校跟朋友打球!

一堂课一堂课的过去,直到放学我才孤伶伶地走到停车场,看见我出现,老师轻笑,然后朝我走来:我们走吧。

上车后,我问:我们要去哪里?老师笑眯眯回答:去上次妳跟小男友温存的宾馆。

我的心猛地一跳,开车到宾馆的路上,我的心跳愈来愈快。

上次去,是我的初体验,更何况那次是和我爱的男友冠杰,而第二次去那地方,没想道是跟自己的老师,此刻的心情真是矛盾极了,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我们来到房门口,我竭力保持镇静,门一打开,看到一张双人床,而我的眼泪都快掉了出来,带学生开房间,心情真好!

他边说边脱下外套,温热的呼吸吹在我颈背上,使我感到一阵恶心。

他在我的身旁,一语不发地将我拉到怀中,我想死妳了,凯芸我靠着他的胸膛,紧揪着他的衣服,他的声音轻轻飘送进我的耳膜,我倏地抬起头,两眼无神看着他,老师挑了下浓眉,对我说:凯芸,妳似乎很紧张,妳在怕什么,我吗?老师…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我把目光移到他的脸上。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默默盯着我,他仔细看着我脸上每一丝线条,那么凝神,彷佛要穿透我的灵魂,他的眼睛里有两簇欲望的火焰,让我忍不住低下头,想逃避他的眼光,可是老师突然环抱我,我被搂在他的怀中,身心一阵颤抖。

老师…我……他的吻如雨点般落在我唇上,恶心的菸味随着他的口水搅进了我口中,噢…天哪…少女的香津真甜…不,不要。

嘴巴在张开点,凯芸!

 他眯着黯沉的眸子对我说。

我完全难以想像他是我的老师,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噢…真香啊…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性!

而且有些迫不及待!

老师掏了掏口袋里的东西,我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低头想把眼泪逼回去,然而声音却哽咽了。

把这个吞下去。

他将一颗小白药丸丢到被单上。

我抬起头,接触到一对无比森冷的眼光,这是什么?避孕药。

他阴沉沉的说,我可不希望妳怀我的孩子。

怀孕!

?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是多么地害怕,所以我抓起药丸,一口吞了下去,无奈地看着他,见我吞下药丸,老师的脸颊抽搐了一下,接着,他又拿出了一颗蓝色外观的小药丸自己吞了下去,好,既然避孕药都已经吃了,现在就把妳的衣服给脱了吧!

老师冷冷地命令道。

脱…脱衣服?现在就要?我惊惶地瞪大了眼,忐忑地用双手紧抓住自己的衣领。

虽然我迫于无奈,不得不答应他恶劣可恨的要求,但我还没有做好现在就把身子交给他的心理准备啊!

不脱?那我硬来啰!

老师不带感情地冷哼一声。

我一把被他推上了床,他似乎想用力扯开了我的制服上衣,啊…老师…啊…,等等…我自己来!

情势比人强,虽然我很想立刻远离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但是我知道自己只有妥协一途。

假如我不乖乖就范,可能制服会造成破损,这样回家肯定会被发现异状。

我深吸口气,伸出颤抖的双手,一颗、两颗、三颗……缓缓地解开自己身上衬衫的扣子。

慢点!

扣子解开后,别脱掉上衣,我要妳穿着制服给我操!

穿…穿着?是啊…每天在学校看着妳们这身制服…诱人极了!

他笑得十分猥亵,我能强烈地感觉到他的视线紧盯着自己,那让我几乎崩溃,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地夺门而出,心里感到极度的屈辱与无助。

早想操操自己学生了!

很好!

很听话!

老师满意地笑了笑。

凯芸,趁老师还没硬起来的时候,让妳玩玩一个舒服的东西!

听见他这么说,我害怕极了,面对如此一头野兽,自己不知会遭如何对待。

他转过身去,从他脱下的西装裤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小玩具,他打开开关,色眯眯地笑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我,凯芸…嘿嘿…有试过这东西吗?跳蛋!

跳蛋—这是我头一次看见实体的物品,这东西…会让女人很舒服…很舒服的…老师让妳试试…话一说完,他以压倒性的力道托起我的细腰,将那玩具凑到我的腿间,面对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我紧咬牙关,强忍住跳蛋带来的刺激,嗯…,,啊……不……,嗯……,,啊…老师……住手…,嗯…,,啊…,,嘿嘿嘿…嘿嘿嘿…好玩吧…好玩吧!

凯芸!

不…不…,老师…,不…,住手……,,我浑身颤抖,双手抵着老师的手臂,却无法将他推开,他的跳蛋更深地探入我的体内,更强烈地震动。

嗯…,啊…,啊…,嗯…不…老师…别这样…腿心处的搔痒让我难过不已,想夹紧双腿,但却被老师更为用力地扳开,在老师的跳蛋攻势下,我小小花穴里不断流淌出泛着阵阵香气的蜜液,谁知,老师竟大胆地用嘴唇,吻上我那花瓣,啃噬着其间的柔嫩,并把舌尖探进正缓缓向外流泻花蜜的穴口,坏心地舔起花穴里面的小核逗弄着。

噢…凯芸…我的好学生…美极了…啊…嗯…,啊…,嗯…,,老师辗转吸吮,吻了一会儿,他放下跳蛋抬了头,小口、小口地啃咬起我颈间的白皙肌肤,仔细观察他的表情,就能发现,他眼中酝酿着深沉的欲望,额角也逐渐渗出了几滴滚圆的汗珠。

他一面吻着我,一面将手指探入我的体内,我的小穴正紧缩着,而他却用拇指使劲地欺负着我突出的小核,反覆按压揉挤,食指则深深刺进花穴,刮弄着花径四周的内壁。

看到身下的我面带哭意,红了眼眶,哽咽地看着他时,他不由得笑了笑,用鼻尖轻轻磨蹭着我的肩窝,凯芸…凯芸…别哭,很快就会让妳舒服的。

老师小声呢喃着我的名字,刺激着我的情绪,我带着哭腔,声调不稳地哀求着:不、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老师…呜…呜…面对我的求饶,老师恍若未闻,手上的动作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加深了速度和力道。

我死咬着下唇,克制住自己的尖叫,全身的敏感神经,好像在一瞬间尽数集中在这一个地方,我剧烈地抽搐着,连脚趾都绷得紧紧的,一会儿的时间,老师抽出手指,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睁开眼,泪珠在眼眶里滚动,我下意识地微微噘起嘴,悲伤的神情跃然脸上,老师搓了搓自己的下体,我知道,接下来将要面临什么,可是我发现,老师的下体并不像冠杰的那么挺立,它看起来皱皱的,垂着头,老师上下上下地套弄着它,嘴里喃喃的说到:我都要等不及了,药效还没发做!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刚刚老师吞下的药丸是所谓的壮阳药,面对自己软趴趴的下体,老师似乎也很无奈,可是他却将那无奈转变为催残我的乐趣,他看了看我,面露淫笑,一手握着自己的下体,一手轻抚我的发丝:凯芸,用妳的小嘴帮老师…不!

不可以!

我连忙摇摇头。

乖乖配合我,不然…我会让妳吃足苦头!

老师眼神幽深,佞笑,他一把按住我的头往他的下体靠近,不!

不要……呜呜呜…,呜呜呜…,老师是一个毛发旺盛的人,从肚脐以下就长了许多毛,一直向下连到他的生殖器,看着那丑陋的阳具就在我嘴边三公分不到的距离,我看了一眼便不敢继续看它,仰起头,眼睛看着天花板的角落,我吞了口唾液,想用力推开它,但还是没有成功!

他钳制我的下巴,蓦地加重指尖的力道,然后将那又腥又臭的阳具塞进我的嘴里!

呜…呕…,,咳咳咳…,咳咳咳… 我摀住了自己的嘴,哀求他:不要…不要…老师…求你…它好臭…不要…不要这样…我不知所措,想要反抗,却被他更大的力道反制,他用力地扯我头发,睁大眼看着我,眼底充满了情欲:第一次含对吧?嘿嘿嘿…便宜老师了…含久就习惯了!

我硬着头皮,把仰着的头低了下来,我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阳具,但我这辈子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阴茎勃起的过程。

老师软趴趴的阴茎从进门到现在,似乎有比较硬了一些,他满布皱折的阴囊,饱满的包裹着他的两颗蛋蛋,而他的阴茎就像他的人一样,颜色较黑,正以缓慢的速度膨胀着,仔细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节奏的向上挺直,凯芸,含进去!

老师不肯罢休地命令着。

我看着它,张开嘴做出连自己没想过的事,我把它握在掌心,龟头顶端的马眼开口中,正在渗出一小滴透明的液体,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马眼上的液体,鼻端闻到一股闷了一天的尿骚味,噢……再来…就是这样!

我抬头看了老师一眼,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哀怨,我的生涩似乎让他相当兴奋,那是我第一次将那么脏、那么臭的东西含进嘴里。

我盯着眼前涨的发亮的龟头,紧皱着双眉,微微张开嘴,含了一半进嘴里,并且轻轻的上下套弄。

喔…老师又发出了一声呻吟,接着用力的抱住我的头,猛把阴茎向我嘴里挺进。

一下、两下、三下,老师有节奏的将他阳具进出我的小嘴,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它的阳具正在我嘴里变大、变硬!

大约五分钟后,老师依旧控制着我的小嘴,可是我却觉得口中渐渐容不下他的阳具了,我推开他,仰起头,并且大口喘着气:不行…老师…可不可以不要了…没想到老师这次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将阳具移开我的面前,让我躺在床上,急切地压缚住我娇软的朣体,双掌也急色地掐握住雪白的嫩乳。

他从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亲吻下去,我惊措无助地掐抓着两旁的床单,不知如何是好。

老师几乎亲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肤,他的胡渣刺刺的随着他的唇刷过我的身体,我全身痒麻得起了鸡皮疙瘩。

他舌尖舔过我的肚挤,我痒得身体一缩,接着他又马上舔了我的下体一下,我羞得用双手捂在双腿之间,他轻握住我的手腕,几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向两边,将脸埋向我的双腿之间,我夹紧双腿抗拒着,老师却又握住了我双脚的脚踝向上举起,让我几乎成了一个m型躺在床上,整个小穴暴露在他的面前。

他停下了动作,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觉他的鼻息,一下一下的吹着我的阴核。

凯芸,妳的小穴好美!

接着他把我的阴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里,他的鼻息变成吹在我的阴毛上,好痒!

他舌尖舔弄着我被他包在嘴里的小豆豆,一阵酥麻让我几乎憋不住想要尿出来,还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扎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肤上,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击,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可是,老师冷不防地把我两脚举高,架在他的肩头,让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撑在床的两侧,龟头对准了我的小穴口,然后一挺腰,把自己的粗壮深深地埋入我的体内,与我紧密结合。

当我看着老师的阴茎,从龟头到阴茎的一半没入我的小穴里,那感觉让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尖叫,啊!

…,,啊!

……老师…老师…要戴保险套!

戴套?戴什么套?避孕药都吃了!

我等等来要内射呢!

随之而来的冲击,我痛得无法言喻,老师凶猛地、使劲插进了我娇嫩花穴的最深处,狠狠地抽插起来。

啊!

老师…轻、轻点…啊…,啊啊…,恍惚之中,我感觉自己被深深填满,猛烈的进攻让我禁不住湿润了眼眶,苦苦告饶,求饶的话语并没有让老师收敛,埋在体内的粗壮狠狠撞击着我,强势而又有力,为我带来了几近灭顶的痛苦,逼得她尖叫不已。

呜呜呜…呜呜呜…老师…轻、轻点!

啊!

啊!

啊!

啊!

一股说不清又道不明的巨大力量,撕扯着我的身体、刺激着我的神经,噢…噢…噢…噢…好爽!

好紧!

…噢!

噢!

噢!

慢!

慢!

慢一点…慢一点…呜呜呜…呜呜呜…噢!

噢!

噢!

年轻的肉体真棒!

噢…噢…耳边传来老师的粗喘,从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我想他应该很满足我小穴温暖的包覆吧!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小穴传来的鼓涨感,仿佛老师阴茎上的每一处凹凹凸凸的形状,都可以透过我的阴道壁感受得出来。

他抱着我的双腿,低头看着自己粗黑的阴茎翻动着我的阴唇,在我的阴道口插弄着,老师似乎相当陶醉在奸淫自己学生的快感上,他不断对我喊着:凯芸,我的好学生,我操死妳!

我操死妳!

老师强吗?老师强吗?有没有比妳小男友强?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碰撞声一下快似一下,啊…啊…啊…我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少这样的强烈的痛楚,我只能张着嘴,跟着他抽插,一声一声地哀鸣。

老师刻不容缓地进出着,腰臀律动起来,每一次抽插,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狠狠捣入花心的最深处。

如果不是被他握紧了腰肢、让我在原地无法动弹,恐怕我现在早被这强悍的力量顶到床边了。

灼热又狂野,老师要我的方式,强悍有力,出于欲望的本能进攻,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而像冠杰对我的那种温柔呵护与缓慢的欢爱,几乎完全相反。

在这种强悍的进犯下,我抽泣起来,那双被水润湿的眸子,带着惊人的诱惑力,这种委屈难过、不知所措,却又丝毫无法反抗的表情,让老师几乎不能容忍。

他用力捏着我那粉红色的乳头,一面说:凯芸,好好顺从我,我不会亏待妳的。

我紧抿着嘴角,老师伏上来亲吻着我,猛攻着身下的娇躯,任由我细声哭叫,却丝毫不曾停止,腿心里容忍着他粗鲁的侵犯,他的阳具是如此的粗壮坚挺,而老师抽动的每一下,都被我的阴道壁紧致地包裹起来,这一切,都让老师血脉贲张,用力撞击着身下的我。

他在我的耳边不断细喃:凯芸,妳好紧,老师好爽!

凯芸,妳好紧,老师好爽!

他的一字一句都在提醒着我正被人强奸,嗯、嗯…啊啊…噢…噢…啊…,啊…我细长的哀叫声,混合着老师短促的喘息,缓缓地在卧室里回荡着,他粗重地喘息着,哑声呼唤我的名字:凯芸、凯芸…我的小穴里缓缓地流出湿滑的汁液,滋润着他的硕大阳具,在那坚挺的深浅抽插的同时,花径外也在不断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滋滋」水声,淫麋的气氛,惹得老师体内欲火更加狂燃,刺激着情欲的兴奋快感,令他操弄得更是激昂卖力。

慢、慢一点……慢一点……这样好痛啊!

我抽搐地弓起身,仰高了脸,半张着小嘴啼声娇喊,这样是不是很舒服?凯芸!

 他继续伸舌撩勾我的唇,一下又一下地重重啃噶。

见我这副无辜又诱人的娇柔模样,老师再也熬不住窜燃的熊熊欲火,粗声喊道:哦!

我快忍不住了!

他精健的硕臀又猛然朝我撞来,粗硬的男根加速刺入花瓣中央,下身一再用力挺弄,看着伏在身上的男人是自己老师,我泪水挤出眼眶,落在了枕头上,闭着眼睛,挂在他腰间的双腿无力地垂着,任由他摆弄。

噢…,要射了!

…,噢!

…,要射了!

埋在花穴里的昂扬肿胀阳具,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重,狠狠地撞击着我的深处。

凯芸…老师…老师要射了!

拔…拔出来…老师…求求你!

怕什么!

避孕药都吃了!

让老师内射!

啊!

不可以!

不可以啊!

老师不顾我的抗议,开始加速,狂猛冲刺、不断捣入,次次抽插都深达穴内底端。

他整个人血脉喷张,汗流浃背,不停深喘。

狂猛奋力的刺入令我紧攀住他的肩,剧烈的晃荡教我几乎无法呼吸,只能微张着嘴不断娇啼。

不…不可以…不可以射在身体里…穴口撕裂般的灼热刺痛不断蔓延,令我疼得五宫扭曲、小脸紧揪,尤其紧窒的嫩径被他撑得又胀又痛,麻掉了我的整个神经。

噢…噢…爽快…噢…要射了!

要射了!

呜…呜…呜…不可以弄在身体里!

不可以!

不可以!

啊!

嘶!

短而急促的低吼声过后,老师一个深埋抽插,巨大龟头昂首抖搐,瞬间射出黏液,他在我的身体里激射出白浊的精液,啊!

不!

我紧掐住他的臂膀凄厉大叫,感觉到体内一阵滚烫的喷洒,老师的子子孙孙正全面的攻占我的阴道。

他贴着我的身,又吮住我的唇,再次哑声说道:凯芸!

我爱妳!

不!

不!

不!

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第一次有人将精液喷洒在我的体内,我好恨,我好恨啊!

老师攫住我的娇臀,让两人的下体密合得找不到丝毫缝隙,将频频抽搐的阳根更加直戳我的穴内深处。

空气中回荡着老师销魂的喘息声和我悲伤的哭泣声,唔……唔哦……凯芸……好舒服……妳真的让我好舒服……他满头大汗、汗流浃背地抱着我不断粗喘,弄疼妳了…谁教妳不好好配合呢?他的声音柔得像水,可是在我听来却像个变态一般的虚假。

这场恶心的不伦师生欢爱,让我精疲力竭,全身的骨头都酸涩无比,两条被折磨得厉害的腿,更是绵软无力,现在的我,甚至连爬的力气都没有了,像一个玩具娃娃一样躺在那里,从粉嫩的阴道口流出的大量精液可以清楚告诉自己,刚刚经受了怎样的折磨。

我侧躺在床上,背对老师,咬了咬嘴唇,不回头看他一下,忽略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掌,睁着眼睛,无言地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我有一种凄冷的感觉,凯芸,洗个澡,再来一次!

老师掐了掐我的胸部,满意的吻了我一下,忽然,一阵铃声响起,那是我搁在茶几上的手机传出来的。

我一看,是我男朋友打来的,本想不接这通电话,可是老师却逼我将它接起,喂……我迟疑地接起电话,赤裸的身体,加上眼前赤裸的老师,让我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像是做坏事被当场抓到的感觉。

电话那头传来冠杰关心的声音:凯芸到家了吗?听见冠杰的声音,我无法形容我有多的开心,多么想抱着他痛哭一场,一旁的老师看着我和男友讲电话,却心生坏意逗弄着我,他将半软的鸡巴靠近了我的面前,一股淫靡的气息飘进了我的鼻孔里,上面还裹着一层滑腻的液体,那应该是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混合起来的吧!

老师在我面前套弄他的阴茎,不时还用它顶了顶我的脸,我怕会引起冠杰注意,不停地对老师使了使眼色,可是老师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于是我只好将话筒拿开,轻声的对老师说:让我好好讲完电话,等等我就好好配合你!

终于老师才满意得独自走进浴室,临走前不忘了对我说:电话讲完赶快进来!

我在浴室等妳!

当天我足足被他玩了三小时,一回到家就进房睡觉,面对今天发生的事,我悲痛不已将头埋进松软的枕头里,企图让自己睡去,然而眼睛一闭,老师的脸便跑出来,接着,泪水竟夺眶而出,我拉紧枕头想掩饰啜泣声。

不仅不想给睡在隔壁的爸妈听见,连自己都不想听见。

不能再哭下去了,不然明天早上起来眼睛又红又肿,妈一定会问东问西,还会跑去询问冠杰。

我已下定决心,没有任何人会知道我和老师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想给任何人知道,一来是因为我觉得丢脸,二来我害怕老师的报复,同时我也决定,明天要照常地到学校上课!

隔天早上,我掀开毯子从床上爬了起来,头重脚轻地走进浴室。

站在洗手台前,双手撑在上面,望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摇了摇头,蓬乱的头发、黑眼圈,没想到自己在一夜之间,憔悴了那么多。

盥洗之后,我上了淡妆,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糟,对着镜子,我告诉自己,不要让妈看出我心情不好。

可是两分钟后,我收到了一则简讯:凯芸,今天放学再一次喔!

顿时我的心情又荡到了谷底。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都市生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