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正文

琳海雪源(7-8)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七)女主任的面具

  “我也正好过来,刚好看见陈主任的车。”陈琳穿着白衬衣,外面套了灰色

的小西装,白色的衬衣领子翻在外面,领口松开了个扣子,下面挂着一个很随意

的黑色领结,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青春之气。徐源忍不住都看了陈琳几眼,心里

说道,这么多年了,竟然一点都没变!

  “你认识我的车?”陈琳没在意徐源的眼神,听徐源说认识她的车便有些惊

讶。

  “上次去您那儿,陈森指给我看过。陈主任,外面灰尘多,我们先去包厢

吧。”

  “嗯,这两天天气挺干燥的,风又大。”陈琳走在徐源的身边,徐源微微后

退了半步,跟在了陈琳的身侧,正好看到陈琳的肩膀。陈琳不是那种娇小的女人,

虽然不胖,但身子骨不小,肩膀比起一般女人来平宽了些,但配上她的身高正合

适,而且也符合她的职业。要是那种小肩膀的女人,看起来就没什么威仪感。徐

源走在侧后,一路上便仔细打量着陈琳的背影。

  真美,连后背都是这么动人。披肩的黑发随着女人的走动在灰色的外套上摆

动着,在灯光的照射下闪出黑亮的光泽。徐源顺着女人漂亮的头发向下看去,只

见陈琳穿着一条深色的直筒牛仔裤,将那丰满的臀部包得浑圆。如果陈琳身上有

什么显得丰满的地方的话,那就非她的屁股莫属了。徐源最喜欢的就是看美女的

屁股,以前在大街上,不管是否美女,只要看见浑圆挺翘的美臀,徐源就要多看

上几眼,现在知道走在面前的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徐源还不要多看上几眼。

什么时候也能摸一摸她的屁股啊?

  “阿森他们呢?怎么没来吗?”陈琳见包厢里空无一人,顿时有些迷惑,难

道徐源只请了她一个人?还没有男人敢这样单独请她吃晚饭,而且还是在黄金海

岸这样的地方,陈琳有些生气了。

  徐源见陈琳的表情不悦,知道陈琳有些误会,连忙对她说道:“陈主任,陈

森他们下了班就来了,因为来得早所以就去ktv唱歌了,陈主任,要不您也去那

边玩玩。”

  “不了,你叫他们过来吧!”陈琳见徐源去走廊里打电话,心里直疑问,这

个徐源又请唱歌,又请吃饭,什么意思?难道前几天的事情只是他投石问路,他

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相求?

  连着徐源和周慕雪就四个人,上的菜却是很精致丰盛。徐源倒了杯酒走到陈

琳身边说道:“我先敬陈主任一杯,一来是感谢陈主任的帮助,二来是祝陈主任

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陈琳站起身来说道:“徐源,你太客气了,还请我和阿森来这里吃晚饭,也

太破费了。”

  “陈主任太客气了,徐源只是不是道陈主任喜欢什么地方,觉得这里的菜味

道还不错,就请陈主任来这里,如果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请陈主任多多见谅!”

陈琳进包厢后就脱了外套,衬衣的领口有些松,徐源站着刚好可以看见女人脖子

下一片雪白的肌肤。徐源端着酒杯还没喝酒就先咽了下口水,双眼朝陈琳的胸部

扫了一下。虽然衬衣有些宽松的感,但胸部还是明显的鼓起着。穿着紧身的衣服

也就罢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女人胸部的大小。这样若隐若现的,勾引着男人一

窥究竟的欲望。

  两人正说着,海凤凰便来了。“我来没打扰各位的雅兴吧!”海凤凰一进门,

便笑容可掬地和众人打了个招呼。

  “凤凰姐!”还不等徐源说什么,周慕雪就先叫了一声。凤凰?莫非这女人

便是黄金海岸的老板——海凤凰?陈琳仔细打量着进来的美女,都说见过海凤凰

的男人无不为之倾倒,看来不假。这女人的个子虽然不如自己,但丰胸纤腰可比

自己性感多了。

  虽然在电视上见过陈琳好几次了,可看到真人的时候海凤凰还是有些惊叹,

想不到在澄江的官场上还有这样一个娇娃,不愧有着澄江第一美女的雅号。海凤

凰一边惊叹着陈琳的容貌,一边对徐源说道:“阿源,还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

友!”

  徐源便介绍两位美女认识,海凤凰听了徐源的介绍连忙对陈琳说道:“真是

陈主任啊,以前可常在电视上见到陈主任,没想到陈主任比电视上还漂亮。陈主

任能来小店吃晚饭,真是我小店的荣幸,阿源,今天晚上这顿就由我请了,要是

陈主任到我小店用晚饭的消息传出去,只怕明天开始,我这小店就要爆满了。只

是小店寒酸,不能请陈主任做形象代言人啊。”

  “海老板可真会夸人,谁不知道海老板是澄江的一只金凤凰啊。真没想到徐

源还认识海老板啊。”陈琳说完微笑着看了徐源和海凤凰一眼。陈琳冰雪聪明的

女人,这时候自然猜到徐源为什么要请她来这里吃晚饭了,这顿饭说白了是海凤

凰要请她。

  “凤凰一直敬仰陈主任风采,早就想去拜访陈主任了,只是陈主任你太忙了,

怕没时间见我这个小女子。听说今天我小弟徐源请陈主任吃晚饭,我便冒昧来了,

希望没有扰了陈主任的好兴致,来,我先罚酒一杯!”海凤凰说着将服务员准备

好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陈琳本不喜欢与海凤凰这样的角色打交道的,只是看海凤凰是个女人,又很

爽快,便和海凤凰聊了起来。海凤凰要开发的那块地在陈琳的地盘上,两人自然

就聊到了那方面的话题。“陈主任,小荒山下有个小村子,虽然房子不多,但我

们拆迁不比政府拆迁,遇到的问题挺多的,还有几户人家漫天要价,以后还要请

陈主任多多帮忙,支持我们的开发。”

  按照海凤凰现在的势力,拆几户钉子户自然不成问题,但海凤凰知道王铁生

和胡彪可盯着她呢,如果在拆迁的时候弄出什么事来,王铁生一定会大作文章,

那海凤凰可得不尝失了。

  陈琳对海凤凰这样的投机行为也不认同,但人家当面说了,陈琳也不好意思

就拒绝了,便对海凤凰说道:“有这样的事情?过几天我去看看。海老板来澄江

投资,我们做为地方父母官,理应支持。”

  怕影响到陈琳和海凤凰说话,陈森跟周慕雪和徐源低声说着话,眼晴却有意

无意的看海凤凰和姐姐聊天。想不到陈森的干姐这么漂亮,自己也算是个情场高

手了,玩过的女孩也不少,竟然没一个有这么漂亮的。陈森自觉是个风流公子,

今天见了海凤凰才知道他之前的女孩也许根本就不值得他花心思去骗去哄,要是

能与这样的女人干上几次,就是死了也心甘了!

  原本很高兴的陈森这时候有些闷闷不乐起来,看到徐源和周慕雪说笑着,突

然想到海凤凰是徐源的干姐,这干姐干姐的,莫不是徐源是海凤凰养的小白脸?

要不为什么海凤凰非要认徐源做干弟弟呢?自己比长的不比徐源丑,又比徐源高

大壮实,说不定海凤凰也能看上自己。陈森盘算着如何能与海凤凰都见几次,也

好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陈森并不知道海凤凰的情况,他以为海凤凰就是黄金

海岸的老板娘,一个有钱的富婆;一个物质生活丰富、精神生活空虚的富婆,这

样的女人应该是很好搞上手的。

  这一顿饭吃了两个多钟头,海凤凰请陈琳去ktv玩,陈琳却推说时间晚了。

海凤凰掏出一张金卡来递给陈琳,陈琳笑道:“海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想当众贿赂国家公务员?”

  “岂敢,这是本店的金卡,以后陈主任您来本店一律对折优惠。”

  “这卡给我可没什么用处啊,你这地方我可消费不起哦。”

  “陈主任,市里的爱丽莎美容沙龙也是我开的,这卡在那里一样有用。”

  陈琳听了海凤凰的话到是吃了一惊,爱丽莎美容沙龙陈琳以前也去过几次,

是别人送她的一张消费卡,打得也就是八折。陈琳也认识那里的负责人,以为她

就是老板,没想到海凤凰才是那里的老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陈琳这样的大美

女更不例外,听说在爱丽莎也能打对折,陈琳便收下了海凤凰的金卡。

  “阿森,那海凤凰是徐源的姐姐?”陈琳上了车问陈森。

  “是干姐,慕雪说的,海凤凰认徐源做了干弟弟。姐姐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那个徐源是主动叫你来求我办迁迁的事的吗?”

  “不是,是周慕雪上班的时候无意间说起的,我想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介

绍他们来找姐姐了。”陈琳有些不解,难道今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巧合?反正人家

也没什么恶意,或许正如海凤凰说的,她就是听说徐源在她那儿请自己吃晚饭才

过来的。陈琳对徐源阳光形象感觉挺好,再加上徐源是弟弟的好朋友,陈琳多少

有些认同感。陈琳是个女人,虽然当镇长几年,胆子却不大,收些小礼品,小数

目的也就算了,让她贪个几百万的,她还真不敢。与海凤凰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

让陈琳有些顾忌,可人家在她地面上投资遇到了问题,她也要帮人解决才是。没

想到一顿平常的晚饭吃出了烦心事。

  过了两天,徐源又去陈琳的办公室。陈琳见是徐源便问道:“徐源,你有什

么事吗?”

  “当然有事想请陈主任帮忙了。”

  “什么事情?”

  “陈主任忘了,前天晚上您可是答应帮忙解决的。”

  “哦,是海凤凰让你来的?你替她跑腿?”

  “算是,也可以说不是。”

  “这话怎么说?”

  “我爸跟海凤凰签了合同,负责帮她拆迁,赚些佣金,陈主任,您说我来是

为了谁?”

  “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是替海凤凰来的呢。”

  “陈主任,您看这事什么时候能够解决?”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情况呢。那几户人家是什么具体情况?”

  “主要是有两户人家带头,其他几户只是跟风,想从中多捞些好处。”徐源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是那几户人家的具体情况。

  “就这两家带头的?”

  “嗯,这两家的虽没什么家庭背景,但家庭状况还多不错,在那村里算是富

户了。”

  陈琳看了那两户人家的情况说道:“这事我以前也遇到过,办起来有些麻烦。”

其实陈琳一看资料就知道这事并不难,那两户人家一户人家的儿媳在镇里的中学

做教师,这种人家政府出面是最好办了,如果他家不肯拆迁,就让他家儿媳回家

呆几天,过不了几天人家便会求着来签拆迁协议了。毕竟做钉子户得的好处只是

暂时的,与一份好工作相比,傻子才会去做钉子户了。另一户人家儿子在华胜集

团做经理,这华胜集团本来是在市里的,因为市区发展,华胜集团又占了大量地

皮,所以就搬到了开发区。华胜集团是市直属企业,陈琳虽然管不上,但在她地

面上,总归好说话。

  陈琳说办事麻烦只是个说词,她不想与海凤凰扯上太多关系,即便她帮了这

一次,以后的事情她也好有个拒绝的理由。徐源听了陈琳的话却以为她想要些好

处,便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摆到陈琳面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琳一看五十万的支票,顿时心里一跳,好家伙,果

然出手大方,如果是十万八万的,陈琳也就收下了,徐源一下子给了五十万,陈

琳有些犹豫了。

  “我知道陈主任是个为民办事的好官,可这年头办事总要花销的,我们请陈

主任办事当然不能让陈主任贴钱了。”这一番言语自然不假,可就算陈琳要请华

胜集团那边的人,也用不着她掏腰包。

  “徐源,你这可是犯错误了,海凤凰在开发区投资,遇到了困难,我理应帮

助解决,哪能收她的钱。”

  徐源一听有些急了,他以为陈琳是嫌钱少了,哪知道她是嫌太多了不安全。

“陈主任,这只是给您的一点意思,如果陈主任觉得不够您办事的,我回去跟海

凤凰说一声,明天再送过来,您看如何?”

  “好个徐源,你这是贿赂国家干部,是犯罪,快把这东西收起来,要是有人

进来看见了,对你我都不好!”陈琳见徐源误解了她的意思,说话也一本正经起

来。可她越是这样,徐源就越以为陈琳是在装模作样,前不久他的八万都收了,

没理由拒绝这五十万。

  “陈主任,您可是答应过的,那几户人家不拆,工程也没法继续下去。”

  “这事情我会帮海凤凰解决的,这钱我不能拿,你是还给海凤凰,还是自己

收了就不关我什么事了。”

  “陈主任,这我回去没法向海凤凰交待啊,您如果不肯收,我还有我干姐心

里都不踏实。您说是不是?”徐源说着将支票塞进陈琳的手里,手指摸到陈琳的

手心,那滑滑的感觉让徐源的心忍不住的狂跳起来。徐源感到陈琳的手也颤抖了

一下,心道,莫非这陈琳真是个清官,不肯收海凤凰的礼?可她明明收了自己八

万块的,她也做了几年镇长,这收礼的事情定然是家常便饭的事情。难道她胆小?

只敢收些小钱?徐源见陈琳表情有些犹豫便又说道:“陈主任放心,这事天知地

知,你知我知,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海凤凰就知道!不过陈琳也没去计较这些,自己这

些年来虽说算不得至清至廉,但比起那些贪官污吏可好多了。再说自己收了海凤

凰的钱又不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只是帮人家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算是拿

些报酬了。

  徐源见陈琳不说话,知道自己猜对了,便后退一步说道:“陈主任,今天晚

上我干姐请你吃晚饭,还在老地方,请陈主任赏光。”

  “嗯,我知道了。”陈琳拿着支票,竟忘了送徐源出去。

  回到海凤凰那儿,徐源把陈琳的情况跟海凤凰说了。海凤凰听了很是高兴:

“看来这个陈琳还不是个大贪官,不过她既然收下了这五十万,以后的事情就好

办了。陈琳才三十岁就是开发区主任了,说不定过几年就能坐上市长的宝座,我

们应该和她打好交道。对我们来说,她可是一棵摇钱树。”

  一大早徐源就起床了,一想起陈琳,徐源心里就有些隐隐的期待,总想着能

多见她几回。澄江市年度工作会议暨乡镇经济发民会议在黄金海岸多功能会议厅

召开,这事情本与徐源无关,知道陈琳要出席这个​​会议,徐源早上便去了酒店,

希望能在酒店见到陈琳,那怕是看上一眼也好。“阿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海凤凰碰到徐源,有些意外,徐源通常下午才会过来的。

  “今天起早了,在家没劲就先过来了。”徐源可不敢说他是想看陈琳才过来

的。

  “正​​好,我还想叫你早些过来呢。今天市里有个会议在我们这里召开,市长

马上就要离任了,市委书记年底就要高升,这次会议实际上是由王铁生主持。这

可是我们了解市委政策的好机会,而且王铁生就要上台了,这时候他肯定会与他

亲信的人私下勾通,我们也好了解王铁生的真实情况。”

  “海姐你准备怎么办?”

  “中午的时候开会的人都要休息,酒店的房间按排不过来,我就把王铁生安

排在了他上次去的那个包厢。”

  “海姐,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去监视王铁生。”

  “嗯,来了这么多重要人物,我要去打个招呼。你先去找个地方消磨时间,

中午到我办公室去。”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上得了台面啊!徐源看着海凤凰的背影叹了口气,朝ktv

去了。一大早醒来没什么睡意,这时候徐源却感到有些困了,便想去休息室补睡

一会。这时候ktv很冷清,连个人影都没有。徐源连灯都没开,顺着昏暗的走廊

一直走到了他的休息室。窗帘拉上了,房间里显得很暗,徐源看到自己床上睡着

一个女孩,是小萍。她怎么没睡在海凤凰那边呢?徐源怕吵醒了小萍,轻轻地关

上了门,和衣躺在了小萍的身边。

  小萍睡得的很安静,身体微微卷曲着,秀美的脸蛋一半掩在被子里,长长的

睫毛交叠在一起,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让人想像得出她的眼睛有多漂亮。柳眉舒展

着,看上去比平时多了几分娇柔。徐源看着小萍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对这个女孩

究竟是什么感情呢?喜欢多些还是欲望多些?是把​​她当作了一个独立的女孩,或

者只是把她当成海凤凰的替代品?徐源自己心里也说不清楚。小萍是跟着海凤凰

长大的,比起一般的女孩来老成多了,但在徐源跟前,她却始终像个未经人事的

小女孩一般。这让徐源弄不清,小萍是在他面前装纯还是她真喜欢他了,在他面

前展现着女孩天真的本性。

  徐源看着小萍甜美的小脸很快就睡着了。徐源又做梦了,他梦见自己很爱小

萍,爱的死去活来。可突然有一天,小萍要离开他了,徐源急着用手去抓小萍,

可小萍却慢慢消失在无尽的黑暗里。“小萍……小萍……”徐源连着叫了几声,

一下子惊醒过来。

  “小萍,你醒啦?刚才有没有听见我说什么?”徐源见小萍正坐在床边看着

他,自己身上已经盖上了被子。徐源想起梦里的场景觉得有些愧对小萍,女孩把

她的一切都给了自己,自己却连句爱她都没有说过。

  “源哥,你醒啦。”小萍的脸蛋上泛起一阵的红晕,看着徐源露出甜美的微

笑。小萍醒了有大半个小时了,见徐源和衣躺在她身边,小萍很激动。起床的时

候还在男人脸上轻轻吻了一下。小萍洗了把脸之后就一直坐在徐源身边,静静的

看着男人睡觉的样子。徐源突然在睡梦中叫了两声,声音不响,小萍没听清徐源

说什么,但最后一次小萍还是听了出来,徐源叫的是她的名字。小萍顿时感觉自

己好幸福,好幸福——徐源梦见她了!当徐源问她的时候,小萍有些娇羞,也怕

男人尴尬,便说什么也没听见。这种事情何必说破呢,只要他心里有我就好了。

  “小萍,现在几点了?”

  “十点半了,源哥,你有事情吗?”

  “我去海姐那边有点事情。你昨天晚上睡这儿了?”

  “嗯,昨天下了班和海棠她们去吃宵夜了,回来晚了就没去凤凰姐那边。”

  “别太晚睡觉,要不然会容易变老的。”徐源说着在女孩脸上轻轻抚摸了一

下,“我先过去了。”

  “源哥……”

  “还有什么事吗?”

  “源哥……你,你今天晚上睡这儿吗?”

  “嗯。”

  “源哥,我今天晚上请你吃宵夜。”女孩在徐源脸上亲了一下,抢在男人前

面出了房间。徐源看着女孩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

  陈琳是幸运的,她在城东工作的这几年正好是市政府战略东移的几年,所以

她很容易就做出成绩来,加上机缘巧合,她很快就从一个普通的公务员做到了副

镇长、镇长。尤其是做镇长的这几年,她几乎每年都是乡镇经济建设的先进工作

者,这种乡镇经济发展交流会是陈琳出彩的舞台。

  陈琳穿着亮灰色的套装,大方得体,配着里面的高领女式衬衣,衬托出她高

雅的气质。拿着报告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的一般官员们听的都很认真。但

有几个是真在听呢?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只是幻想着如何把陈琳压在床下,以发

泄他们心中的兽欲。

  陈琳的讲话结束后,台下响起了阵阵的掌声。坐在主席台上的王铁生看着陈

琳摆动着圆鼓鼓的屁股朝台下走去便说道:“刚才陈琳同志的工作报告很好,值

大广大乡镇干部鉴借学习。今天上午的会就开到这儿,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好好休

息,下午再继续开会。”

  陈琳推开了王铁生休息室的门,只有王铁生一人坐在里面,他的秘书早不知

躲哪儿去了。“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陈琳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怎么,我现在都请不动你了?你以为你现在翅膀硬了?想甩掉我了?告诉

你,只要你还在澄江,就别想跳出我的手心。”王铁生一脸淫笑的走到陈琳跟前,

把陈琳压在了沙发上。

  陈琳用哀求的声音对王铁生说道:“别这样,别在这儿,会有人进来的。”

  “装什么装,又不是没做过,以前我们出去开会,那次没在外面日过。”

  陈琳还想用手去推王铁生的手,却被王铁生压到了身下。王铁生一边拉着陈

琳短裙的拉链一边说道:“老板着脸干什么,我好歹也是你第一个男人,那傅玉

明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比我年轻点吗?要不是我擡举他,他能当上公安局的副局

长,就他的本事,在派出所当个副所长都便宜他了。”

  陈琳没说话,心里却骂道:傅玉明没什么本事,你这老畜生就有本事了,除

了结党营私,贪污受贿,吃喝嫖赌,你还会什么?

  转眼间,王铁生已经拉下了陈琳的套裙。陈琳穿着肉色的连裤袜,里面印着

紫色的内裤。王铁生隔着裤子在陈琳的阴部抚摸了起来,陈琳没出声,闭上了眼

睛不再看王铁生。

  王铁生摸了几下,将两手插进了陈琳的肉裤里,连同陈琳的裤袜一直扒到了

膝盖下面。“这么多年了,你的小屄还是这么漂亮,真是个好宝贝!我都有些妒

忌傅玉明的小子了。”王铁生用手拨开陈琳的娇嫩的阴唇,露出里面粉色的嫩肉,

看得王铁生淫心暴起,两根手指便插进了女人那肥美的肉穴里。

  陈琳听着王铁生的下流言语,将眼晴闭的更紧。当王铁生的手指插进她阴道

的时候,陈琳的身体本能地轻颤了一下。王铁生见陈琳闭着眼睛,便淫笑着说道

:“连看都不肯看我了,是不是嫌我老了?那时候你可也被我日的啊啊直叫的。”

  陈琳的眼睛颤动了两下,缓缓睁开眼说道:“你快点,有人看见我进来了,

时间长了别人会怀疑的。”

  “谁敢怀疑,我要他好看。你这样日起来一点劲都没有,找个小姐都比你有

意思多了。起来帮我解皮带!”王铁生说着伸手在陈琳的屁股上用力捏了两下。

  陈琳半躺在沙发上,过了几秒钟才坐起来解开了王铁生腰间的皮带,或许她

是想让王铁生早点结束吧,她是以谈工作的名义进王铁生休息室的,要是时间长

了,别人自然会怀疑的。虽然关于她和王铁生的流言颇多,可陈琳还从来没被人

抓住过把柄。

  “这还差不多,难道我日得你不高兴吗?你以前不是说我的卵比傅玉明大多

了吗,今天就让你再尝尝我的大卵。”王铁生说着将勃起大半的肉棒插进了陈琳

的阴户。其实王铁生的东西并不比傅玉明的大,只是陈琳迫于他的淫威,才承认

他的阴茎比傅玉明的大,王铁生还当真了。

  “嗯……”陈琳的阴道里还是半干的,王铁生的肉棒虽然不是很硬,可插进

去还有些滞胀的感觉,陈琳感觉有些痛了,便忍不住叫出声来。

  “真是我的好宝贝,你的屄可真紧,比那些个小姐爽多了。你耶知道,刚才

你在台上讲话,我看着你的屁股就硬了,你穿着那裙子,屁股看上去可真骚,我

可有一阵子没日你了,今天一定要日个够。”王铁生说着架起陈琳的双腿狠狠的

抽插起来。陈琳的阴户真的很紧,王铁生架着她的双腿越干越带劲,那肉棒也越

来越硬了。起初陈琳并不觉得爽快,到得后来她也有了感觉,身体也跟着轻轻的

颤动起来。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被他日的有感觉了!陈琳极力忍着身体的感觉,睁着空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名人明星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