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正文

两个农民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黑山是叔叔的三儿子,也是爷爷这根树干第一轮支干的最后一个嫩枝。结婚快三年了,还不见黑山媳妇的肚子有见长。大强每次遇见叔叔,谈及此事都被他那双深沈而无望的眼神所怜慑,因爲没有生孕,一家人在村里擡不起头,说不起话,还不敢与人滋生事端。叔叔说不管生男生女,只要能够放屁下蛋就行!

  黑山在家里呆了一年就只好携女人出来,一是村里人的唇枪舌弹实在是难以躲挡,二来是想边打工边寻医访药。黑山和他的女人去过省城的专科医院,也吃了不少的民间治不孕不育的偏方,正规医院一会儿说男的精子存活率不达标,一会儿诊断爲女方的输卵管堵塞分泌系统紊乱,云云不一。

  黑山没日没夜打工挣来的几个辛苦钱一分不剩,还花去了父母不少的养老积蓄。最近,无奈按“养一孕一”的偏方,领养了一个女婴,指望带来生机。大强从单位同事那里了解到现在很多城里人采用人工授精的办法解决不孕不育症的信息,告诉了黑山,让黑山和他的女人好好合计合计。

  黑山俩口子进行了认真地咨询,却被人工授精不保证百分之百的受孕、受孕费用很高等因素所困惑。同时也爲人工授精配种好坏的不可知姓,隐藏着的今后生育后代健康的未知姓而担忧。另外就算受孕成功也是一个外来血脉的异种“香火”!

  这些使黑山最终还是拿不定主意.这天,黑山来到工厂堂兄大强的府上,大强还没有下班,大强的媳妇和侄子在家。黑山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上初中的侄子,心里很不是滋味,爲不能给父亲续上香火感到自责和内疚。大强回家看到黑山就问他想好了吗?黑山用眼瞟了下大强嫂子和侄子低下头没有回答。大强朝大强嫂子会心一笑,说:“好,吃过饭我们单独聊!今晚我值班,我们兄弟俩去那里聊!”

  大强在工厂的生産调度室上班。值班室里开着中央暖气,里间还有一张床,如果生産上出了什麽问题,就由电话报上来,但这种情况是很少遇到的。所以大强养得白白胖胖,满脸红润,健壮得像头牛牯。眼前的黑山与大强挪在一块,就没有了二十九岁的那种优越感了,因爲俩人都跟爷爷很挂相,让人看上去是一对不过相差3—5岁的兄弟。

  黑山把自己与家里女人的担心说给了堂兄大强听。“还是来找哥讨个主意。”他点燃大强开的“芙蓉王”香烟说。

  “你们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再怎麽样反正都不是我们的血脉,不是爷爷的香火!”大强拈捏着有一点胡茬的下巴承认。

  “要是我们自己人的种那还差不多。”黑山缄默片刻轻轻地假设道。

  “你说什麽?用我们自己人的精子?”大强好像听错了式的。

  “嗯!”黑山被大强的惊讶而怔松,怯怯地说:“至少是爷爷下来的根脉。”

  大强很能够理解堂弟此时的心情,可是这毕竟是听起来如此荒唐的事啊!他紧锁眉头,香烟从嘴里吐成了一缕沈思。爲什麽天公如此的不公平?有些人一黏身就怀上了嫌麻烦,还要这个措施那个方法的避孕,眼前这个至亲的兄弟却是这般的无奈。他突然精神一抖,非常自信地说:“来,我们到里屋去,看看你的有什麽不同。”

  黑山同堂兄大强哥进了休息室,大强把门反锁好后让黑山把所有的裤子脱掉。黑山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强哥,手捂住敏感的部位。

  “害什麽羞,都是两个大男人!”大强拨开他的手,笑着说。大强先摸了摸黑山的睾丸看是不是有两颗,大小看是不是一致,然后用手握住黑山软绵绵的播种机,上下的捋揉。

  黑山的身体有了反应,胸膛向后伸了伸,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大强将黑山扳倒躺在床上,盯住他那根渐渐涨大的棒里冒出来的鱼肝油状的透明液体成珠子型顺着大强的手滚落在粗大的茎杆上。

  大强第一次观看男人兴奋的过程,全身臊热,血管快速充血,特别是黑山长满腹部和大腿根部两侧的毛草如此的勾魂魄令他産生了一种莫名的性欲!

  他说:“我们一起弄出来,比较比较。”他解除了自己的衣裤后,把黑山的上身也脱的精光,控制不住将80公斤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了黑山的上面。

  “大强哥,你这是干什麽?”黑山只是闭着双眼,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情愿。相反,他还将两只手紧紧拽住大强厚实的腰背。黑山第一次与同姓的肌肤如此亲密接触,他在紧张的同时,尽情地享受着同姓在他身上抚摩出来的从来没有过的愉悦。

  大强急不可待地将舌头送入了黑山的嘴里狂吻。接着,大强的舌头缓慢往下滑,黑山的呼吸也随之急促。大强立刻张开嘴巴,把黑山的棒含了进去!他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温馨的吸着和自己一样的男人的宝贝根!他用舌尖顶着黑山的马眼!黑山爽得不停地筛动着痒酥酥的腹部,嘴里发出:「哦!哦!唔!」的性感和满足的声音!

  然后,他开动播种机,屁股移到黑山的脸上,张开大口把黑山的两粒睾丸满满的含了进来,在嘴里慢慢地舔,轻轻的嚼,把整个睾丸都舔了好几遍!黑山发出低沈的雄姓狮吼声,眉头锁皱,一种狂乐的表情,全身肌肉紧绷,胸肌拱起像个小山丘,还有腹部的六块肌肉都膨胀到最雄状的地步。

  黑山的在大强的嘴穴中来了个360度的旋转。大强的裸体在黑山的身上调了个头,白屁股翘到了黑山的头部,他张开胯,将悬吊在臀部底下的“一枪两弹”迎至黑山的唇部。刹那间,黑山感觉自己被满眼的性色精致所燃烧,映入他眼中的是大强那茂盛的粗黑毛草,以及完全勃起了的褐黑色。看到大强那核桃般垂涎欲滴的大龟头,黑山在慢慢的品尝,他含住大强的龟头,牙齿轻巧地噱咬,龟头真像多汁的熟桃,喷出了汁液,从马眼流出带着鲜香味的银水直入咽喉。

  大强和黑山用69式的姿势,在与自己同血脉的堂兄堂弟的身躯上,深入地探索同性寻欢的感觉,体验从女人那里得不到的快感。已经将祖宗辈传下来的几千年的伦理常纲抛到了九霄云外,各自的肉欲和情欲得以淋漓尽致,还原了人的本能和本质。“大强哥,你就帮弟嫂播个种吧!”有了与大强心灵肉体的结合,黑山说出的话干干脆脆了。

  “黑山兄弟,我们现在不分你我了,只要你信得过大哥,这事就你知我知了。”大强说完,身体内産生了莫名的冲动,屁股使劲的上下晃动,大www.lalulalu.com在黑山的嘴里猛烈的抽插,似乎要探索黑山喉咙里最深处的宝藏。黑山尽情地吮吸大强银液四溢的粗大,吸得大强欲仙欲死,淫声阵阵,那肿胀的阳具更是抽颤不已。

  大强插黑山嘴的节奏也是愈插愈快,在挺进了上百下之后,脸上露出了即痛苦又爽的表情,大口的喘气。突然,他猛咬牙关,头向后仰,全身的肌肉猛一紧缩,牙缝里迸发“嗯”的吼叫声。黑山感到嘴里的粗大阴茎突然一胀,从马眼里喷出一大股滚烫的精液,黑山猝不及防,径直喷入了他的喉咙,险些把他呛到。

  黑山将大强的精液吞入肚里后,翻过身来压在俯卧着的大强硕大的胖体背上。大强因爲长得偏胖,屁股上的肉很厚,而且很平滑,很漂亮,极有弹姓。黑山用手撑开他的屁股,一朵夹在股沟里急待开放的菊花在恭候来访者。黑山跪在大强的大腿旁焦躁而又苯拙地移动自己,让湿漉漉、硬邦邦的大阴茎对准一张一合的菊花洞,他开始让龟头在洞口拂来拂去,像是无从下手,因爲这毕竟是第一次进男人的洞,他甚至还在想,是不是也有一块处男膜,也会出血……慢慢的他开始进入,当龟头挤进了屁眼时,大强剧烈的反应:“哦!不行!太痛了。”黑山停了下来,没有进也没有退!

  大强在用最大的忍耐心,尽力适应男人与男人性爱带来的痛苦。痛苦之余,大强爲能在做男人的这一辈子,体会只有女人才有的“破身之痛”而暗自庆幸,他鼓起勇气说:“来吧,现在我就是你的人,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有了大强的真心告白黑山用尽全力撑开了大强的菊花洞,直捣深穴,顶到了直肠。黑山感觉到了男人需要的洞穴里面的紧迫,感觉到了占有的成就,这原本是在自己女人那里应该获取的,黑山一直到今天才真正体会和拥有!在这里没有任何压力,是否可能怀孕?是否体力不济而举而不坚?是否遇上女人的例假?是否女人有不开心的事拒绝……在这里一切都没有!有的只是随心所欲、激情迸发,爽!爽!爽!

  黑山要好好的在堂兄的洞里发泄,把在妻子那里难于实现的快乐全部给大强哥!

  “大强哥,我好喜欢这个样子,今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做好吗?”黑山把持着射精的大关,他要好好的享受一番,借此机会与大强好好的说说今后。

  “好啊!你与弟嫂做爱从来没有过快乐吗?”

  “没有!睡在一起总感觉是一种压力。”

  “哦,没有关系,我也喜欢和你这样!这种快乐在女人那里是得不到!你女人同意借种吗?”大强问道。

  “同意!她不同意我也不敢想啊!”黑山回答。

  “那你不担心今后我与弟嫂的长期来往吗?”

  “只要大强哥同意和我保持现在这种关系就什麽都行!”黑山回答。

  “嗯,就这样吧!快来肏我啊。我的里面涨的厉害。”大强要黑山赶快肏他。

  黑山有了大强的许诺,心情激奋,想到今后可以有同血脉的小孩,就没有外人看不起他了!想到有了大强哥自己的性生活将出现新的曙光!想到自己的女人可以与两个男人做爱……。黑山再次拱起屁股摆好姿势,手揿在大强的臀肌两侧,把大强的腿朝腹部往上推拢,他狠狠的抽插着,每次都是让阴茎全根尽没,两个肉蛋每次都撞到大强的睾丸!

  大强拼命地咬紧牙帮呻吟着,大强开始受不了啦,不停的叫:“哦!”在大强的阵阵叫床声的鼓动下,黑山打了个寒噤,屁股肌肉紧缩,一股接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了大强的阳穴深处……

  大强急忙蘸起一些从自己洞里流出来的黑山射出的种液涂放到一张白纸上,先用手分别抹了抹看粘度,然后,对比顔色和浓度,接着就依次用舌头舔尝区别味道……。黑山也照葫芦划瓢,第一次品尝了自己的味道!

  “来,让我也入你的屁眼,把水弄出来进行比较!”大强说着让黑山躺回到床上,仔细地扫描这个如同红日中天的年轻人的朣体。黑山到底是卖体力的身躯,处处洋溢着活力,大强的双手抚摩在黑山两块凸兀的古桐色的雄健的胸肌上,手指轻轻的撚摩着坚立的奶头,轮廓分明的六块腹肌下,左右胯骨将小肚子绷得展平,上面长满了乌黑透亮的毛草,那根用来插洞的金箍棒已经躲进了皮屋,也许它还徜徉在刚刚结束的,自从可以让主人委任性爱使者以来,第一次进入男人体内那种无比愉悦的梦境中。

  大强的手顺着慢慢复苏的“下体组合”在黑山隐秘的会荫区按摩了片刻,此时,黑山的“下体组合”进入了一级战备,肉拄的花蕊上,沁出了晶亮的津液。大强将在花蕊上蘸满了液体的手指绕屁眼圈着,接着朝洞里插入了一个指头,在通道里面搅动着,因爲他有了被黑山插的体验,何况黑山的洞穴比自己的少了十几年的磨砺,实在太紧,而且屁眼口的括肉肌如此的结实有弹姓,只能给黑山来些前奏曲,方能享受下面的尽欢。

  大强向黑山插入第二根指头后,自己的下面也摇旗欲战了,他将黑山的大腿擡高压在他的肩部,撇开自己的胯裆,他要让黑山留下最难忘的记忆,操起自己不算长但粗大的玉茎猛然插入!“啊!轻一点!轻一点!好痛啊!”黑山马上开始呼叫。

  大强装做没听见继续狠狠地将身体重重的压过去,全根吞没,被黑山的屁眼、括肉肌、尾肠依次箍着、挤着、吸着、堵着……!黑山全身激烈的抽搐着,眼睛里流出了痛楚的泪珠,他求大强哥茎下留情。大强见黑山如此般的痛苦,停了下来,让玉茎暖在屁眼里,自己也借机稍息休整。

  “大强哥,你的好粗啊!真的好痛!”

  “现在好些了吗?过了这一关今后我们就只有舒服没有痛苦了。”

  “嗯,你慢慢来吧,爲了以后的快乐我会忍住的。”黑山慢慢的适应和放松,他做好了迎接痛苦后的快乐的思想准备!

  大强把嘴堵住了黑山的嘴,两手紧紧的扣住黑山的肩膀,虎起臀部连续不断的抽插,在他感到睾丸疾速的收缩、玉茎异常的膨胀、全身被电击的那一刹那,他仿佛一泻千里……,腾云驾雾后又被重重的摔到了原地。黑山被大强的强烈攻势所征服,他的痛苦和爽的气息都被大强的淫嘴给捂回去了,通过十多分钟大强对他的改造,他与天底下的第二个人发生了肉体和灵魂的结合,而且是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兄弟,这是前人不敢干的他们做了,而且做得如此的到位、如此的彻底!

  那麽与大强之间还有什麽不可以做的?想到这里,他对让大强替代自己下种给妻子的想法也就心安理得了。

  黑山把喘着大气的大强从自己的身上推下,蹲在床上用一张白纸垫在肛门下,稍稍用力一股冒着热气的精液从自己的屁眼里流了出来。大强按照检验黑山精液的程序,进行了检验。一阵忙碌后,大强对黑山说:“没有什麽两样啊!你的比我的还黏乎,也许你里面有用的东西太少了吧。”

  “还按我们的计划进行吧!过两天你来我家!”黑山坚定地说。

  “可不能让你嫂子知道了,一定只能我们三个知道,不然就会出问题的!”大强再三嘱咐道。

  黑山那天从大强那里回家后,一晚上总是弄不起来,这是很少有的事,在没有与大强发生事之前,基本上对妻子的欲望是有求必应的。他只能用其它手法使女人达到高潮。他的妻子没有埋怨,只是深情的目视自己的男人,因爲她很爱这个男人,尽管几年来还没有怀上小孩。

  爲了这个家,爲了这个男人的体面,她同意用其它办法生孩子,毕竟是自己生的孩子,而且还可以真真切切的当一回女人。黑山将妻子搂在怀中,告诉她,大强同意替代自己来播种。黑山的女人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只告诉了这几天日子合适。

  天黑过了两个时辰,大强如期来到了黑山的家里。黑山的女人早早的上了床,带养的小孩被黑山哄着入睡在隔壁的客房。大强见黑山心神不安就拥抱着吻他,用手抚摩他的裆部,黑山全身开始发热,急忙推开大强,说:“留点精力到后面吧,我们有的是时间。”黑山把大强让进了自己的睡房,自己则坐在客厅看电视……

  黑山眼睛盯住电视萤屏,心里却想着只有一门之隔的睡房里,妻子与堂兄的肉体绞在一堆的情景,一种想目睹男人和女人做爱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油然而升。黑山脱掉拖鞋光着脚借着电视机的声音轻轻的把门推开一条缝挤了进去,再将门轻轻的掩上。“弟嫂,你的乳房好挺啊,哦,多麽细腻的皮肤,把嘴张开啊!嗯……”大强在挑逗女人的性欲,女人没有吱声,只见她在大强的身体下激烈的摇摆着下体。“哦,水好多啊……”男人说。“哦,你的好大啊……撑死我了……。”终于听见了女人说话黑山知道大强进入了自己女人的里面,走出了播种的第一步。大强口里含着女人的一个乳头,两只手各摸着一只乳房,臀部压着女人的荫部抖动着,女人被搞得淫声连连,身体扭得更欢。忽然,女人居然毫无廉耻的翻身爬了起来,兴奋的一口叼住大强的玉茎爲他口交。大强则将姆指和食指深入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道内捏着女人的阴蒂,中指和无名指插入阴道抠着阴道壁,原来这家伙玩女人也有一套啊。

  黑山见自己的女人被堂兄玩得如此的发浪心里有了一丝的内疚感。这时,女人抛去了羞耻直嚷:“我要,我要你肏我,我要你用大鸡巴我了。”大强双手分开女人的大腿,将坚挺的种玉茎猛的一下子肏了进去。女人被肏得“啊”的一声大叫。黑山看见别的男人的阴茎在自己女人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居然跟着兴奋起来,紧靠着墙壁将手伸进裤裆里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

  突然间,大强的大手捂罩在女人的两个乳房上拼命的揉着,屁股死劲往上耸动,随着大强的两声“哦”黑山女人的身体里第一回留下了别的男人的种液。“啊”黑山女人身子剧烈的扭了两下,摊在大强的身下安静了。黑山知道自己的女人已经达到高潮,而且这时候她的子宫会紧紧地收缩几秒钟,将男人的生殖器箍得紧紧的,这种快感黑山是牢记在心里的。黑山亲眼看完自己的女人与堂兄做爱的全过程后,才发现自己也完事了,弄得内裤和手上都是,急忙转身出了门。

  不一会,大强从睡屋走出来。“完了!”黑山装作镇静主动搭讪。“嗯,看你的运气啦!不过我与你嫂子是百发百中的,所以她很早就上了环。”大强胸有成竹地回答。“今晚上要不要和我去单位值班?”大强用情地看着黑山问。

  “下次吧!”黑山用嘴朝睡屋里示了一下。

  “哦,那我走了!”大强明白黑山的意思。因爲黑山担心妻子第一次与别的男人上床事后会出现后怕。其实,此时的黑山是要平静自己的心态,而且想马上回到妻子的身边与她补过。

  “明天还要来啊,她说了要一个星期才保险。”大强点头答应了黑山。

  黑山迅速地洗完澡上了床紧紧的抱住妻子。女人温情地望着黑山,脸上洋溢着微笑,说:“会成的,放心好了!”黑山没有说话,只是轻车熟路地进入了妻子那灌满了别的男人种液的阴道里……。完事后,黑山用卫生纸将女人的洞口堵住,笑着说两个男人的功力总该有结果了吧,说不定还是一个双胞胎呢!

  一个星期做满了,大强就再也没有去过黑山的家里。

  第二个月的那几天,黑山与妻子坐立不安,日子一天一天的捱了过去,又过了一个月,黑山妻子的“小姨子”终究没有来,这是黑山的女人从姑娘家开始到爲人妻身第一次没有出现。黑山不放心,带妻子看了医生。喜从天降!黑山抱起妻子大声宣布:“有了,有了,我们怀上孩子了!”于是,“黑山是有生育的,黑山的病治好了,黑山‘养一孕一’成功了!”村子里的邻里乡亲、亲戚朋友奔走相告。

  大强爲能够帮叔叔完结一桩心事心里暗自窃喜。爲能够让弟嫂成功怀孕,感到自豪。同时,自己也收获了与堂弟做爱的快乐,这是他意外的惊喜,是他梦寐以求追求的性解放。这一次让他从过腻了的传统的只能男女媾合的性生活中突围了出来,享受到了全新的姓快乐。

  大强接到黑山要来陪他喝酒的电话激动不已。他主动与同事换了值班的时间,早早的来到了调度值班室,架起了节假日值班人员用的火锅,盼望着黑山的到来。“大强哥,大强哥,开门啊?”这时,只听见那熟悉洪亮的男高音在喊。他连忙把黑山迎进了室内。

  “哦,都准备齐了?我还带来了腊鱼腊肉呢!”黑山把乡里的米酒和菜都摆上了办公桌。

  “黑山兄弟,我先敬你一杯,爲你未来的小子顺顺利利干了!”大强和黑山一干而尽。

  “大强哥,你也知道我不会说话,谢谢你了!”黑山举起酒杯与大强碰了一下,两人同时一口而饮。“来吃菜,这可是你弟嫂亲自做的,多吃点!”黑山接着说。

  “这火锅是下面店子做的,味道还行的,黑山吃啊!”

  “大强哥,爲我们的特别关系干杯!”……

  “黑山,你,你放心!如果这次不是个带把的,还,还,还有你大强哥在呢!”酒过三巡,大强与黑山都开始掏心窝子了。

  “我知道,大强哥,我就想和你做,女人我没有太大的兴趣了。只要今后有个后就满足了!”黑山因爲年轻,酒量比大强略胜一筹。

  “是啊!我,我也好想你,你也知道你嫂子是个黄脸婆了,但是他不许我与外界的女人有任何接触……,我的,我的东西都没地方消了,有了你就好了!你放心,我不会去找弟嫂的,我也没有兴趣!”大强虽然有了几分醉意,但说出来的话黑山爱听!

  黑山扶着大强进休息室躺在床上后,对值班室进行了卫生清理。

  黑山依着大强并肩躺在床上。大强的手在黑山的腹地寻找着。黑山迅速的替大强宽衣解带,自己也脱的精光,然后掰张开大强的双腿,露出菊花穴。黑山的阴茎因爲喝了些酒的缘故硬硬的兴奋得流出了淫水。有了上次的经验,黑山吐了些口水在大强的菊花上,先用龟头慢慢地摩擦大强的肛门口,见他的肌肉松了些,才慢慢的把龟头捅了进去。大强菊花洞口的肌肉箍住黑山龟头的冠状沟,黑山又在原地抽插了几下,感觉到他的肌肉完全放松了,再慢慢的往里送,那18公分的阴茎,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大强的体内,最后连睾丸都碰到了他的屁股,真是刺激。

  肏后庭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又紧又热。大强屁眼里火热的肌肉紧紧的包裹住黑山整条阴茎,黑山差点就射了,他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放慢了速度。

  大强很快开始“好爽啊……。”听见大强的叫声,黑山毫不客气的抽出来又重新直捅进他的菊花洞,抓住他的双腿,猛肏起来。黑山见大强如此兴奋,肏得更凶了,次次直捅到底,还边插边问:“是女人舒服,还是被我插屁眼舒服?”

  大强叫到:“插屁眼舒服,被你插得好舒服。”“以后还插不插女人?”“不插了,再也不插了。我要天天被你插。”“那我妻子那里呢?”“你让我插我才插,不过我还是要你插较舒服!”大强已经彻底服行了!

  “我累了,大强哥你上来玩我吧!”黑山不想马上丢精。酒醒了的大强没等黑山的话语落音就翻过身来。

  黑山马上跪在床上,厥起屁股,摆好姿势,像自己女人迎接自己一样迎着大强的玉精,黑山的女人最喜欢这样被他插,这样玉茎会插得更深,也就会更爽。大强知道黑山准备好了,一条玉茎直插到底。“啊,好舒服啊,好饱满,玉精好像插到我肚子里一样”。黑山叫着,屁股翘得更高,希望大强插得更深入。大强见黑山如此般的配合,大玉精就狠狠的插着他,每次都要完全拔出,然后又猛然一下肏到底,睾丸每下都撞击到他的屁股,发出“啪,啪”的淫荡声。

  大强心里想:黑山淫荡过任何一个女人,也可以给男人带来,强过女人一百倍的快乐。大强让黑山屁股不离玉茎,就地转了半个身,面对着他,双腿盘住他的屁股,双手抱住他的脖子,用屁股猛烈的撞击他的玉茎。黑山也紧握着自己代表男人的,仍然坚挺无比、紫红的龟头似乎要射出血来的粗大阴茎上下套弄着。这时,他发觉插在他肛门内的玉茎居然又涨大不少,好像要把他的菊花撑爆。

  突然,大强一把把黑山按倒在床上,对着他猛肏起来。黑山立即感觉到有几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体内,好像要射破前列腺、射穿肠子似的。在大强激情倾泄的一瞬间,黑山也觉得一股热气由丹田直升到龟头,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射而出,射满了两个男人的胸前……。

  黑山当上了一个胖小子的爸爸。黑山爸爸的香火就这样相安无事的续上了。在做孩子百日酒的晚上,大强叫上了黑山去值班室度过,又一个俩个男人的激情夜晚。那天晚上性事后,黑山提出还要借大强的种子生第二胎。大强欣然答应了黑山的请求,只是也要求黑山在大强的每个星期的值班日去与大强苟合。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名人明星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