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名人明星 » 正文

牛大丑风流记(44~45)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四十四) 辞职
作者:aqqwso
 
 
两人在巴兰河玩得尽兴,到终点上岸时,两人又是满头满脸的水迹。换过衣服,休息一阵,两人乘车望依兰县城而去。这时,太阳还没有落山呢。

 
 
到达依兰,两人找一家饭店,进到单间,要上最爱吃的饭菜,再来几瓶酒,尽情享受两人世界的温馨与浪漫。由于高兴,小聪也端起酒杯,陪大丑欢娱。大丑满面红光,望着美人,大口吃菜,大口喝酒,忘掉人间的一切不快,浑不知身在何处。如果这一刻能充满整个人生,这人生是多么完美呀!

 
 
天黑时,两人挎着胳膊找店过夜。不久,找到一家挺干净的条件好的。两人是以夫妻名义住店的,当老板娘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二人时,大丑脸皮厚,泰然自若;小聪红了脸,目光转向别处,她的脸好热,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个未婚姑娘,与一成熟男子如此住店,在小聪而言,是平生头一回。她到底是一个保守、自爱的姑娘,不能不感到害羞和胆怯。但事到如今,也不能退缩。

 
 
两人洗过澡,便上床了。折腾一天,都有点累了,亲热地抱在一块儿。大丑是一级睡眠,一丝不挂。小聪是少女,毕竟放不开,穿一套内衣。尽管如此,肉贴肉的接触,都觉得很舒服。别看有些累了,大丑那条东西却精神抖擞,支支楞楞、热气腾腾的,在小聪的敏感地方不怀好意地拱着、蹭着。隔着一层布,小聪清楚地意识到它有犯罪的倾向。

 
 
大丑一手在小聪的光滑的背上屁股上漫步,嘴在她耳边低语:“小宝贝儿,睡着了吗?”

 
 
小聪眯着眼,娇慵地哼道:“你那根坏东西老逗着人家,想睡也睡不着呀。找把刀割掉吧,要不,以后我可怎么睡觉呀。”

 
 
大丑在的屁股上捏一把,笑道:“你舍得吗?没那玩意,你会哭鼻子的。”

 
 
小聪睁眼,用目光一撩他,嗔道:“谁稀罕它呀。我得去找刀来。”

 
 
大丑说:“刀还不是现成的吗?不用下床便能找到。”

 
 
小聪奇道:“在哪儿呢,我怎么没见?”说着挣开大丑坐起来,真要找刀。

 
 
大丑哈哈笑了,说道:“这不是吗?你好笨呀。”说着,把小聪的手放到肉棒上。

 
 
小聪噘嘴道:“你这人越来越坏了,一定玩过不少女人吧?”

 
 
大丑见她噘起小嘴儿,样子妩媚又俏皮,说道:“我只喜欢你一个。今儿晚上。”不等小聪有所反应,便把小聪扑倒,以恶虎扑羊之势压在小聪身上,大嘴印上小嘴。

 
 
小聪只有从鼻子里发出哼哼声,两手似乎要推拒着,可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他的。自己不是第一次与他做爱了,已经习惯了。第一次失身后,第二次也没必要再抵抗了。况且自己的身体老是不争气地想要,那销魂的滋味确实令人留恋。她自从知道性爱的秘密,体会到性爱的好处后,才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懂的问题。原来世事有那么多都与性有关的,自己以前真傻。

 
 
很快,小聪变成了裸体,以少女最迷人的姿态出现在大丑面前。

 
 
大丑起来观察:小聪长得不高不矮,骨肉匀停,一身皮肉光滑细嫩,香气撩人。双乳小巧而挺拔,阴毛不密而优美,双腿笔直而浑圆。再加上一张清秀青春带着几分憨态的脸,八分美貌也成十分了。何况小美女此时是双眸如水,脸带羞红,那是春情荡漾的结果,令人百看不厌。因此,小聪的那些缺点,比如:皮肤不够白,手不够细腻,便通通的不成问题了。

 
 
大丑注意到,她的乳房和下身一部分,比别处都白些,很显然这是内衣包裹的作用,避免了阳光与风雨的侵害。农村的姑娘大多如此吧。这与环境有关,城里人象玉娇、倩辉便长得跟白羊一般。

 
 
小聪被他冒火的眼睛看得难受,要拿被遮掩。大丑突然回过神来,再一次压到她身上,嘴里叫道:“我要小聪,我操小聪,我要操小聪的小屄。”

 
 
小聪骂道:“难听死了。怎么老是操操操的,你再说操屄什么的,我以后不让你碰我了。”

 
 
大丑嘿嘿笑道:“好好好,听你的。以后不说操屄了。咱来个文明的,叫打炮。”

 
 
小聪笑骂:“这个也难听。”

 
 
大丑说:“咱们先干吧。干完再说。”说着,分开小聪的大腿,挺枪前进。

 
 
大龟头在小聪的■沟里来回的徘徊一阵,终于找到目标,徐徐塞入。花瓣一分,龟头钻进泉水。里头又暖又紧,夹得大丑直想欢呼万岁。

 
 
小聪也满足的喘息着,双臂很自然地搂住自己的男人,主动献上香吻,鼓励男人继续“战斗”,争取优异的成绩。

 
 
大丑亲着嘴儿,抓着奶,挺着大肉棒,不紧不慢地干着。他在享受,这是三路进攻,也是三重享受。这唇感、手感、操感,象三股电流,撞击着自己的每一条神经,这种极乐是难以言表的,也许诗人的华章可以表出万一。可大丑不是诗人,不会作诗,不会动笔,只会动枪。

 
 
此时,他亲够了美人的芳唇、香舌,便擡起头,手握奶子,肉棒加大马力,以更大的攻势征伐小聪,用笑眯眯的表情对着美人的脸。小聪的嘴解除束缚,有了发言权。她很诚实地呻吟着,轻呼着,双眉时皱时扬,美目微眯,眼角充满春意与快意。两腮晕红,是情欲的表现。鼻翼翕动,发出令人疯狂的音乐。

 
 
大丑放开奶子,双臂分支两侧。屁股耸动,肉棒如电,撞得小腹啪啪有声,小穴“滋滋”不绝,淫水不止,流向肉体,弄脏床单。大肉棒威力无穷,把晶莹的淫水撞成和牛奶相似,两人的阴毛都给弄白了一些。

 
 
再看上边,小聪的奶子一颤颤的,奶头象可爱的果实一般的摇曳着。看得大丑眼突突的,暗叫过瘾。肉棒疯插,气势骇人。也难为小聪这个小姑娘,居然能受得住,可见她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在大丑这样一个床上健将、金枪高手的攻击下,小聪没挺多久,便达到高潮了。她长叫一声,声音娇美动人,听得大丑差点都射了。他强行忍住,他还没玩够呢。今晚,他想尽情地玩玩这小美人。

 
 
小聪抱住大丑,大丑一转身,两人改为侧卧。等呼吸平稳些,大丑问小聪:“小宝贝儿,你舒服吗?喜欢我干你吗?”小聪羞涩地笑了笑,因为不忍心让他失望,便点点头。哪知大丑得寸进尺,又怪声问她:“你喜欢让我操吗?”小聪羞得在他身上拍一下,不出声。

 
 
大丑故意失望地说:“那就是不喜欢了。一定是我表现得不好,那么,我现在再干一次。”

 
 
小聪还没有休息好,急道:“不要,不要。我喜欢。”

 
 
大丑不依不饶,追问道:“喜欢什么呀?我不明白了。”

 
 
小聪轻叹一口气,说道:“你这人,老逼我说那些不要脸的话。”大丑一听此话,倒真的不忍心再为难她了。

 
 
正当他乱想呢,小聪凑近他耳朵,小声而清晰地说:“牛大哥,我喜欢被你操屄,你操得我好爽。”说罢,羞不可抑,把脸猫在大丑的怀里。

 
 
这声音又浪又嗲,听得大丑只觉天旋地转,如闻仙乐。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文静而温柔的小妹妹,竟然也能说此性感言词。当然,他也很感动,知道她是鼓了好大劲儿才说出口的,她是为了让自己高兴才强行说的,真是难为她了。大丑感动得把她搂得更紧。

 
 
此时,肉棒还在小穴里泡着呢。小聪一腿上曲,两人四腿纠缠。这也是一种性爱的姿势。大丑轻声说:“小宝贝儿,你真可爱。哥哥要爱你一辈子。你比小雅还好呢。”

 
 
小聪擡起脸,柔声问:“我比她哪好呀?”

 
 
大丑真诚地说:“你们都是好姑娘。但她总叫我不放心,而你总叫我叫里平静又舒畅。”

 
 
小聪受夸,大感受用,趁此机会,便说:“既然我比她好,你娶我当老婆,不要她了。”

 
 
大丑犹豫一下,才说:“当然可以了。只是觉得对不住她,我答应过要娶她的。”

 
 
小聪微笑道:“我不会为难你的。现在说这个早了点。”大丑点头称是。

 
 
小聪目光一闪,问道:“牛大哥,你接着干吧。你的家伙还硬着呢。”

 
 
大丑用手刮一下她的脸,说道:“我怕你受不了。”

 
 
小聪说:“我都是大人了,有什么受不了的。在农村我这个年纪都嫁人了,你来吧。”

 
 
大丑不再说话,挺棒工作。这个侧势法虽然夹得很紧,但男人没有发挥威力的机会。大丑只插了几十下便有点厌了。他说:“小聪,咱们来个小狗式吧。”

 
 
小聪的理论知识也进步了,但真做时,对这姿势有点意见。她嫌这姿势好难看,会有损自己的形象的。大丑明白她的意思,便解释说:“这姿势挺好的,女人的魅力全在这里呢。这个姿势女人的屁股、屁眼、阴道可以看个一清二楚,男人看着过瘾,干起来也更爽。很多女人都喜欢。再说,咱们这关系,跟夫妻还不是一样吗?我早当你是我老婆了。”

 
 
小聪不想扫她的兴,便勉为其难地做起那姿势来。小聪是新手,又害羞,做得不标准,幸好有大丑这样的专家。在大丑的指点下,小聪在学习姿势方面,更进一步。

 
 
因为她双臂前支,女人的秘密完全展现出来。

 
 
在明亮的灯光下,小聪的圆溜溜的屁股泛着白光。屁股肉肥美,翘挺,充满少女的气息。神秘的■沟里,菊穴纹路稠密,形状很美,紧得容不下一根小指。

 
 
它在动呢,不时抽缩一下。上边还有水光,闪闪的,煞是迷人,原来是刚才从花瓣里流过来的。再看小聪的肉洞,张开小嘴,口水挂下来,阴毛把它映衬得诱人无比。它张开了,似乎在呼唤着男人肉棒的抚慰。

 
 
大丑看得眼睛发光。伸手在小聪的屁股上摸着、拍着、揉着,感受着少女美臀的好处。又在屁眼上磨擦,磨得小聪直叫:“牛大哥,别碰那里呀。”

 
 
大丑最后把手指插进花瓣里,一阵的抠弄。受此刺激,流水更多。大丑爱上小聪的下身,凑嘴过去,象吃面条一般,把全部的热情与激情都倾注在这可爱的姑娘身上。搞得小聪全身震颤,叫声都抖动起来:“牛大哥,别折磨我了。你快进来吧。我需要你呀。”

 
 
大丑不再浪费时间,手握利器,跪在小聪的背后,很准确地刺进肉洞。因为淫水充足,这一下很顺利,真可谓一杆进洞。插得小聪哎哟一声,这大家伙一下便顶在她娇嫩的花心上,令她有肉体的快感,也有被征服的美感。

 
 
大丑用力插着,双手前探,捏弄着小聪的乳房。不时还用舌头舔舔小聪的后背,惹得小聪不时叫痒。

 
 
大丑又把眼睛盯在两人的结合部,只见又粗又黑的东西,在粉红的肉唇里进出着,每一出,都带出一些淫水来。大丑故意来个花招,平常每回是把肉棒抽到龟头再插入,这回是一次次拔出,再一次次插入,他想认真看看那肉洞被操的样子。一拔出来,便见肉洞真成了一个圆洞,在阴毛的围绕下,在淫水的滋润下,样子又迷人又好玩。两片花瓣大大的翻出,肉棒一顶便又进去了。

 
 
小聪哼道:“牛大哥,你真会玩女人。快点干吧,小聪是你的,身上每一个部分都是你的。”

 
 
大丑受到鼓励,专心插穴。又是一副英雄好汉的模样,把肉棒的威力发挥到极点,如狂风暴雨,如惊涛拍岸,以排山倒海之势,炮击小聪。小聪哪里受得住这番轰炸,被操得大声浪叫不说,双臂支不住了,上身伏床。不一会,腿也跪不稳了。大丑就势前推,小聪便趴在床上,大丑也不拔棒,只把小聪的双腿再分开些,双手支床,再接再厉,继续攻击。

 
 
小聪叫道:“你太厉害了,牛大哥,小妹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再这样下去妹妹会死的。”

 
 
大丑笑道:“那就饶你一回。下回你可得表现得要好些呀。来,让我再亲亲舌头。”

 
 
说着,令小聪把头转过来,伸舌头。大丑凑上去,好一顿的占便宜,不知吃了小聪多少的口水。

 
 
然后,大丑奋起最后的神威,再干几十下,把男人的精华都射进小聪的花心上。那一刻,小聪欢呼道:“牛大哥,好热呀,好美呀。我好爱你。”

 
 
至此,那张床才完全安静下来。大丑今天真是累极了,他想好好的睡一觉,再做个好梦。

 
 
大丑正似睡非睡的,忽然手机响了。大丑轻轻挣开小聪搂抱的手臂,这小美人想是倦了,手机声没把她惊醒。大丑不想打扰她,打开灯,赶紧接电话。电话是水华打来的,大丑说话也不敢大声,生怕把小聪给吵醒了。

 
 
两人寒喧几句,便步入正题。水华说:“你知道春涵她今天发生点事吗?”

 
 
大丑说:“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大丑心里怦怦乱跳。

 
 
水华答道:“她辞职了。她不在服装城干了。”

 
 
大丑一惊,说:“她在那里干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辞职?”

 
 
水华说:“中午她回来告诉我她不干了。问她原因,她说有个顾客调戏她,她一生气,踢了那男人一脚,你们经理说了她几句,她便辞职了。”

 
 
大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踌躇一下,才说:“有人调戏她,那人该踢,应该把他从楼上踢到楼下去。”

 
 
水华说:“你猜得真准,那男的真叫她踢到楼下去了,不过不是从窗口下去的,是在楼梯上滚下了台阶,没受大伤。”

 
 
大丑恨恨地说:“咋不踢死他呢。我要在场的话,再加一脚。”

 
 
水华笑道:“你还嫌不够乱呢。现在她心情不好,你可得好好帮她。这是你的机会。”

 
 
大丑瞅瞅睡着的小聪,轻声道:“她不是还在你那住吗,等她回我那里,我会帮她的。”

 
 
水华说:“她没在我这里,她回老家了。”

 
 
大丑心一沈,问道:“她回家干什么去了?这次是真生气了吧?她还会回来吗?”

 
 
水华说:“也不全是生气,她弟弟过几天结婚,她去参加婚礼。你放心吧,过几天,她会回来的。她还得找工作。”

 
 
大丑松一口气,说道:“等她回来,我一定尽力帮忙。”

 
 
水华笑了笑,说道:“听说你跟一个小姑娘,去依兰那边漂流去了。一定很风流快活吧,真叫人羡慕死了。”

 
 
大丑解释说:“不要想歪了,她还是一个少女。”

 
 
水华笑道:“是少妇才对吧?”

 
 
大丑也嘿嘿笑了,没说什么。

 
 
水华说:“想不到你还真有本事,真是个能人。等你回来,你来看看我,让我瞅瞅你是不是脱胎换骨了?”

 
 
大丑说:“你不会吃了我吧?”

 
 
水华格格娇笑,说:“瞧你那德性。你是香饽饽吗?我才不稀罕你呢。”

 
 
两人又说了一阵闲话,才放下电话。在小聪身边,大丑可不敢乱说话。

 
 
大丑重新爬上床,一进被窝,小聪那两条胳膊便把他抱住。同时,亮晶晶的美目多情的望着他。大丑亲一下她的脸,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我怎么不知道。”

 
 
小聪说:“我听到你说话声就醒了。是铁姐姐的表嫂吗?”

 
 
大丑点头,便把关于春涵的事说一遍。小聪皱眉道:“铁姐姐一定情绪很不好。咱们可不能看着不管呀。”

 
 
大丑说:“那是一定的,不过现在咱们得睡觉,一块儿睡觉。”

 
 
小聪红着脸重复说:“一块儿睡觉。”

 
 
大丑夸道:“小宝贝儿,你越来越上路了。”

 
 
然后,关上灯,二人一起入梦。
(四十五) 分飞
作者:aqqwso
 
 
二人返回省城的途中,路过大丑的家乡。大丑本想回去看看,到小雅家瞅瞅,但想到与小聪同去,小雅可能会多心的。外人也会疑神疑鬼,于是打消这个念头。他好想回去瞧瞧那个生他的地方。他在那里度过前半生。那里有他的欢乐,喜悦,更多的是辛酸,坎坷,泪水。自己当年万事不顺,尽遭人们的白眼,因为经济条件和个人条件都不好,连说个老婆都费劲。自己为此不知叹过多少气,偷偷地流过多少泪。总算老天有眼,让他中大奖,从此咸鱼翻身,成了人中之凤。他真想大摇大摆的以发迹者的姿态,走进小城,让父老乡亲们都睁大眼睛,认真瞅瞅他牛大丑如今是多么风光与出息。不过反覆想想,现在还不是时候,自己除了在经济上有点起色外,还没有建立自己的事业,还没有在事业上表现英雄气概。光在床上得意洋洋是不成的。

 
 
两人在客车上,小聪坐他身边。头靠在他的身上,一脸的幸福与快乐。大丑看她,她冲大丑笑了笑,嘴角翘翘,很俏皮很柔美的模样。小嘴儿红润,曲线动人。大丑真想迎上去,狂吻一番。

 
 
回到省城,两人又恢复正常的生活。大丑白天上班,下午回来,享受小聪的厨艺,晚上搂抱着看一会儿电视,差不多时,便与她进被窝,探讨性爱艺术。每次都把这小姑娘操得落花流水,欲死欲仙。爱死了大丑那根大家伙。大丑多次求她舔舔肉棒,小姑娘害羞,总是不肯。大丑也不强求。

 
 
大丑回到单位,大家除了向他说些客气话外,都在为春涵的事议论纷纷。女的一脸的惋惜与不平,男的则无精打彩的,象霜打的茄子。那位春涵的迷恋者小周,更是丢魂一般。见到大丑,拉大丑的手,急问春涵哪里去了,还在他家不。大丑见他痴情,也动了恻隐之心,便据实相告。说她回家了。小周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春涵走时,谁都没有告诉。大丑又向他打听出事的详情。小周详细地说了,末了还说,那家伙真可恶,他滚到楼下时,我也气极了,冲上去又踢了几脚。敢碰咱们的仙子,不想活了。说到这里,小周二目圆睁,仿佛又回到那天的场面。“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呢?”。小周望着大丑,象是询问,又象自言自语。

 
 
大丑叹口气,也没出声。他真不知说点什么好。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事情已经发生,春涵已经辞职了。他真担心,她会从此留在家乡,再也不来了。那样的话,他牛大丑会抱憾终生的。

 
 
大丑抽空给春涵打了电话。“春涵,你还好吗?听说你回家了?”。“牛大哥,我在家呢。弟弟要结婚了,我当姐姐的也得出点力。走得匆忙,也没跟你吱声,你不会怪我吧?”。春涵的声音很平静,一点也不象出事似的。

 
 
大丑顿了顿,很温和地说:“听说你辞职了,我也听说原因了。那家伙太可恨了,应该把他抓起来。你现在心情好些没有?”

 
 
春涵笑了一下,说道:“我踢他一脚,是他活该。谁叫他摸我大腿来着。没踢死他算是客气了。你问我的心情,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变化,你放心好了。这点事,我还没放在心上”。

 
 
大丑笑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因这事坏了心情呢。等你回来,我请客,替你压惊”。

 
 
春涵微笑道:“牛大哥出血,我一定到。我不会替你省钱的”。大丑哈哈的笑了。

 
 
接着,春涵问起他漂流的事。大丑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当然,与小聪狂欢的事,一点风都不能露。他再傻也知道事关重大。

 
 
春涵说了几句羡慕话,突然问:“牛大哥,你到底有几个老婆呀?”。

 
 
大丑一愣,稳稳神才答:“我还没结婚呢”。春涵说:“我自然知道你没有结婚。我是问你有几个女朋友?”。

 
 
大丑嘿嘿一笑,说道:“那还用问吗,女朋友当然只有一个”。

 
 
春涵轻笑道:“我还以为小聪也是你的。。。。你也不怕林小雅吃醋”。

 
 
大丑粗着嗓子说:“这事可不能让她知道。知道非翻天不可。

 
 
春涵说:“那你得想法堵住我的嘴才行。要不你会后院起火。

 
 
大丑知道她在开玩笑,便答道:“我是有求必应。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不如哪天我领你去漂流。我请客的。

 
 
春涵连叫:“不去不去。我长这么大,最怕水了。坐船都不敢站在甲板上。见水就晕”。

 
 
大丑心里暗笑,心说:原来你也有怕的东西呀。有机会一定让你落水,我来个英雄救美。上次你救我一回,我还没有报答呢。

 
 
最后大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会不回来吧?”。这句话一下子表明自己的心意。春涵又不傻,听得出他的关心与体贴。有朋友关心,春涵也很高兴。

 
 
春涵说:“弟弟结完婚,我便回去。我向来在家呆不住的。一年到头很少在家。怎么,你怕我不回去吗?那么过几天我若不回去,你来接我吧”。说到这儿,春涵有了笑声。

 
 
大丑顿时大了胆子,说道:“过几天你若不回来,我就去你家把你抓来。你的房租还没有交呢”。

 
 
春涵说:“哪有房东对住户这么凶的,你这么凶,我可要赖帐的”。说着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还带一点柔媚。听得大丑魂不守舍。胡想着此时电话那头春涵的脸有多么迷人。

 
 
大丑不想放下电话,但总不能一直谈下去吧。他狠狠心,说了句:“替我向你舅舅问好。我天天盼着你回来。再见”。

 
 
放下电话,大丑的心怦怦跳得厉害。他有点激动。春涵向来是不苟言笑的,能这样跟自己聊天已经很不错了。她是真拿自己当好友了。他牛大丑应该满足的。起码暂时应该满足。不必那么急的胡思乱想,想入非非。不过这么美的姑娘,仙子化身,跟香香公主王语嫣一般,世上少见。只要是男人,哪有不爱的呢。别的人不说,只说这服装城里吧,不知多少男人因为她的离开黯然神伤呢。可能比死了亲人还难受。

 
 
这天早上,大丑上班去。在服装城门口,他碰到一个美妇。那美妇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见他过来,兴匆匆地迎上。大丑不用眼睛,只用鼻子一闻,便知道是谁。跟他好过的女人,身上的香味都各有不同。她身上的香味,似有似无,却也撩人。这人是与他有过性爱的班花

 
 
班花微笑,还是那么端庄娴静。大丑乐了,低声道:“想我了吗?有干的意思”。班花看看周围,骂道:“你想死吗?这里是大街”。大丑说:“那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班花轻声道:“我只有几句话要说,说完就得走”。大丑点点头,静听下文。

 
 
班花说:“校花昨天给我来电话,她说上次聚会让你破费了。她说该轮到她了”。

 
 
大丑笑道:“她倒有自知之明。这是好事呀,我全力支持。美女请客,天大的事也得放下来。不知道时间定在哪天?”。

 
 
班花说:“她说周六晚上。如果你没空,也可以改时间”。

 
 
大丑拉长音说道:“咋没时间呢。时间有得是。这回得狠狠黑她一把”。

 
 
班花也笑道:“对呀,不能便宜她,让她大出血”。

 
 
班花笑起来象一朵盛开的百合花。淡雅又动人。大丑看得一呆,想到她在床上的种种媚态时,不禁口干舌燥,下边很自然地翘了起来。

 
 
班花见大丑眼中有了性的符号,提醒他道:“别再想不该想的事了。我不会再上当了。我不能再对不起老公了”。说着横了他一眼。这一眼又严厉又充满风情,爱恨交加,矛盾重重。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名人明星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