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智救护士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离开学校,阿龙还在意淫刚才与法文老师的美好时光。

「原来打炮是多爽的事情!」阿龙说。

「不是吧?你从前都没有经验吗?」我问道。

阿龙一脸尴尬,还道:「你少管我……难道你从前就试过了吗?」

阿龙的一句话令我回忆,那已经是初三的事情了。

「思齐,我~~~不行了~~~喔~~~高潮~~~了~~~快给~~~我~~~快~~~来~~~快~~~阿~~~~我忍~~~不~~~住~~~了我~~~要~~~飞~~~上天~~~了~~~不要~~~停下来~~~我要~~~死了~~~阿~~~~~~~~~~~」

「思齐,快出来,你在搞甚么?快出来快出来!」就在我最爽的时候,我妈的叫声把我拉回现实。

我恨她!!!!!!

那年的初三,我还没有女朋友,还没有性经验,只能自己撸管。波多野小姐陪伴我渡过了多个寒暑。

「你这个老太婆,实在是太烦了。」

我一气之下,冲出房门,但原来妈妈拿着盘子站在门前。我停不下来,撞倒她了,盘上的玻璃杯摔破在地。妈妈倒下,我可急了,没有顾及地上的玻璃碎就想扶起妈妈。

结果两个小时后,我就在医院的床上躺了。

「思齐的脚经过手术后已经没有大碍,这几天要麻烦他在床上躺一下。」医生说。「不过要留意伤口,因为最近的性病很流行。」

「真的吗?」

「对,最近有个女人四周与人发生关系…不说太多,多留意就是。」

「麻烦你,医生。」

这下真糟糕,这几天可不能撸我的管子了。

这时,走进来一位西装笔挺的女人。

就是她,这个女人,成就了我的第一次。

一个全身黑衫的女子,身形苗条,体态阿娜,别有一股骚媚之态。她左顾右盼,每一顾盼之间,神采飞逸,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自有一股逼人的态,口角微征上翘,一点樱唇,逗人瑕思,这时正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像是心中方想着什么问题,一会儿烦闷,一会儿高兴的神气,那样子既娇憨,又美丽。

她眉一蹙,柳腰一摆,问道:「你是陈太太吗?」

我妈妈点点头,欣然地向我介绍:「她是君姨姨(我老妈的朋友)的女儿,她恰好在这间医院工作,我已经拜托她给你特别的照顾了。」

「特别」的照顾!?妈!我爱死你啦

那时的我在想,会是这些吗?

「你叫思齐对吧?我叫做刘冰清」正如她的名字,是一个冷若「冰」霜的美人,她都没有对我这个病人微笑过。当然,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如果她在我的跨下,就要原形毕露了!

稍后问过妈妈,原来刘冰清如愿已偿地考上了一所医科大学,然而她并没有完全摆脱过去的阴影,她把自己完全的封闭起来,不愿和任何男生来往,全心投入在学业上,让众多的追求者望洋兴叹,被称之为『冰山』。

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和积累临床经验,冰清业余找了一份见习护士的工作,这对她来说实在是屈才,但她毫不在意,她认为自己在毕业前一定要把最基本的东西掌握好。

很快,她的职业水准和高度的敬业精神得到了院方和患者的认可,她的美丽和周到的服务更让许多患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她依然保持『冰山』本色,凡涉及到感情纠缠的,一律拒之不理。

刚刚她就去了其他地方工作,所以穿了西装。

妈妈转过身跟冰清说:「我小儿思齐,是个初三的小男生,整天忧犹郁郁,不爱讲话,他整天就是躲在房间里,我想他应该都是在读小说吧。这次由于意受了外伤,作了手术。谢谢你给我帮忙。」

这个老妈!说太多了吧…(还好她不知我在房间里做甚么。)

「好的,我会好好照顾他。美姨姨,不说了,我要换衣服工作了。」

「好,不打扰你了。」

片刻之间,她们都走了。

我偷偷地跟在冰清后面。

她走进更衣室,却大意地没有把门锁好。

她要脱下西装,换上白衣。我太兴奋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女人脱下外衣,露出胸罩呢!

看着冰清一件件褪去身上的衣物。先是丰满尖挺附有弹性的胸罩跳入我的视线,瞪大双眼的我仔细地看着香云的胸罩一摇一晃,我的心也跟着摇晃。

再来是脱去丝质亵裤,微微隆起的阴阜被乌黑茂盛的阴毛覆盖住,看的我血脉喷张,一颗脆弱的心狂跳不已似乎要弹出我的胸口;此时我的手也不停地套弄着早已怒火冲天的大阳具,看着冰冰冲洗着妖艳迷人的雪白肉体、不盈一握的柳腰,尖挺的双乳上带有两粒的迷人的玉珠、肥润微翘的美臀。

我禁不住房外撸管,简直快要将肉棒搓掉一层皮了。

忽然,她回过头来!

糟糕!给她看见了,我马上忍着脚上的痛逃回房间。

半个小时后,冰清回来了换了一套粉红至白护士服,我的小弟弟挺得笔直的。想不到她的态度也变了。「冰冰姐姐看你了。」她发现吗?

哗!这间医院的护士服未色太短了…难道她想诱惑我?

她拿着听筒,说:「先听听你的心跳。」

我的心早已飞近她的美腿了。

本来,我应该在家自慰的,可是现在…..我的弟弟快忍不住了。

「冰冰姐姐,你要帮我。」

「甚么事?我早答应你妈要好好照顾你的。」

她的微笑好像春风般温暖,把我冷冻的心溶化了。

也像太阳一般的热…………………………………把我的小鸡鸡烤熟。

我装傻道:「我下面不知道为什么很热,你可以帮我看看吗?」

她楞一楞,然后点点头。

裤子一下,我的大肉捧马上现了出来。

可惜的是,她没有惊恐的意思。

「这个要让我想想要如何治疗…」

她看看我,待了半响,问:「你想做爱吗?」

成功了!我二话不说,马上伸手想抓住她的奶子。但是,惨事就要来了….

「你可想得美!」她的右手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左手大力地握住我的小鸡鸡,我痛得要死了,大声喊出来。

老妈没有跟我交代清楚,原来她是武术高手。

「小鬼头你偷窥我?我初三时,男同学已经在课室上搞东搞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鬼主意吗?」

我回道:「我妈说你会好好照顾我的!」

她使尽力扭转我的小鸡鸡,一点都不爽!我痛得泪都要出来了。

「你!再!说!一!遍!我有没有好好照顾你?」

我投降!「有啦!有啦!放手!」

「我可忙得很,别跟我来小动作。」

我恨!原来刚才她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原来女人真是不可惹?不,稍后的事情….是个转捩点。

那天晚上,我去厕所的时候,经过多人病房(我家有钱,住的是单人病房)。我看见冰清,她在巡查病房。

事情发生在俄顷之间,几个男人连同刚才躺下的男人,出手抓住冰冰的四肢。

冰冰想作反抗,但对付我是绰绰有余,对方有三人,铁拳难敌四手,她很快便被制服。

「放开我,你们疯了吗?」

「对,我们就是疯了。」

「你这个小骚货,每天都穿着小短裙,惹得老子下面膨涨涨的。」

「冰冰,我想搞你很搞久了。」

说罢,她的裤子遭脱下,奶子被揑住。

长腿现了出来。

「救命呀!强奸呀!」

站在门外的想帮助她的,可是,我的脚僵住了。而且,我根本打不过他们多人。

倏然,一个男人看见门外的我,我看见那张丑恶的脸,吓得不住地发抖。

「小子,你瞧甚么?欠揍?」

「不敢……」

「快走。」

正当我想离开时,我看见冰冰的双眼,我知道,她在向我求救。

她活该?今天对我百般羞辱!

可是…..深想一层,她只是个弱质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让我心生怜惜。

忽然我心生一计,道:「各位大哥,我劝你们还是不要碰她。」

「甚么?你想给她出头?」

「不是,告诉你们,我有爱滋病。」

他们马上吓得退后:「你…你唬谁?」

「你以为我是谁害的?就是你手上碰着的女人,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最近有个染上性病的女人四处留种吗?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没有人碰吗?」

「惨了,我还碰到她的内裤。」似乎他们都被我骗倒了,一个个飞奔出病房。

冰冰马上穿起衣服,两行泪水不住地流下。

她说了一句:「谢谢你。」就匆匆走了。

那刻的我心想,看过她那般的样子,我再也不会对她下手了。那晚,我就迳自打枪了。

第二天晚上,她进来我的病房。

我故意反讽说:「哎呀,大「忙」人大冰冰大姐姐怎么有空来我的房间?」

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冰清一脸的不好意思,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那天的握着你的…你的….真是对不起。原来你是个好人,而且好得很。」样子尴尬的她,实在可爱。

我很想抱着她,亲她的脸。但老实说,我不知何面对,就翻过身,背对她。

「还有,昨晚的事,谢谢你。」

「不用谢,其实也没有什么。」

「这是我给你的回礼。你转过身来。」

我转过身,就看到……

她没有穿内裤!我的小弟弟马上回复「精」力了!

她说:「昨天你胡说什么我有病?看来要给你惩罚惩罚!」

我忍不住问:「我可以…可以….吗?」

她知道我在说甚么,说:「下面就不可以,我用手帮你好了。」

我揑了一下她的屁屁,丰满!好软!

润软饱满的红唇,我想念多时的红唇……渐渐地我发现她的唇动了,我俩温柔地吻着,丁香似的香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伸到了我的嘴里。我贪婪地吃着她的每一滴津液,甘甜的津液让我忘情地吻着她,同时下体不时地向上顶着。她热情地将嘴唇贴上我的唇,她的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嘴里翻搅着!当她的舌头缩回去时,我的舌头也跟着伸进她的嘴里,用力的吸吮着她的舌头。

她俏脸通红的看着我,性感的嘴唇微张,轻轻的呼着气,挺拔的双峰微微喘息。

看来她还没从刚才的激吻中恢复过来,我趁机把双手由小腹游弋到她那光滑的美背上,像是按摩一样,轻轻抚摸、揉捏,看得出来她也很是享受,喘息慢慢地恢复平静。

看着她丰满的身体像艺术品,我的小弟弟涨得好难受,我头一热慢慢的解开她的外衣,内衣及乳罩,白白的大奶,大大的奶头,啊我所想要的今天都得尝所愿啦。

一具耀眼眩目、令人呼吸顿止的美艳绝伦、冰雕玉琢般晶莹柔嫩、雪白娇滑得毫无一点微瑕、线条流畅优美至极的圣女般的玉体,赤裸裸地婷婷玉立在我眼前中,顿时室内春光无限,肉香四溢。

那一片晶莹雪白中,一双颤巍巍傲人挺立的盈盈椒乳上,一对娇软可爱、,羞赧地向我硬挺。娇柔无骨的纤纤细腰,丰润浑圆的玉臀、娇滑平软的洁白小腹。

我的手放在自己娇嫩而弹力十足的乳房上。我握住那娇软盈盈的柔嫩玉乳,抚捏、揉搓,手指更是轻轻捏住一粒含苞欲放般娇羞嫣红的稚嫩乳头搓弄起来……

「啊……我!你弄得姐姐好舒服!」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冰清浑身如被虫噬。

原来乳头是甘甘的!

一双雪藕般的玉臂和一双雪白娇滑、优美修长的玉腿再配上她那秀丽绝伦、美若天仙的绝色花靥,真的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这真是上帝完美的杰作,那高挑匀称、纤秀柔美的苗条胴体上,玲珑浮凸,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那有如诗韵般清纯、梦幻般神秘的温柔婉约的气质让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

「我的小鸡鸡已经膨得很厉害了。」

「姐姐,用手帮你吧!」

我把肉捧转向,道:「不要,我要你的口。」

看见冰冰一脸为难,我问起因由来。

原来她这般抗衡做爱,是因为她初三那年预备为男友口交,岂料她的牙齿不小心碰到男友的肉捧,结果她暴力的男友挥拳揍她。自此,她再没有跟别人做爱,她亦因此学习自卫术。

听到此处,我才明白av中强迫女优进行口交是不能的事!

我轻抚姐姐的头,道:「不用怕,我不怕痛。」

我知道我要为姐姐克服心理障碍。

她遂张开小嘴,一口把我的弟弟含住。

「霍冬哇(会痛吗)?」

「啊……不」我涨红着脸,舒服的叫了一声。冰清用力的舔吸着,感觉肉棒半硬起来。

「舒服吗?」

「世间最舒服的。」

她越舔越是兴奋,动作渐趋纯熟,速度也越来越快,口腔与香舌激烈磨擦龟头和肉棒表面,快感潮涌而起。

可能是喉咙感到痛苦,冰清吐出肉棒,在勃起的阴茎背面用舌尖摩擦。我嘴里露出哼声。她又把肉袋里的球,一个一个的含在嘴里吸吮,舌尖甚至触到肛门附近。阴茎虽然还不到硬邦邦的程度,但对我而言,算是惊人的向上耸立。

疲软的阴茎触到她的红唇。冰清伸出舌头把肉棒含入嘴里,一直吞入到喉头深处,用舌尖围绕龟头舔,我的肉棒在她的嘴里开始兴奋。

快感愈来愈大,好想射在她的口。但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放过机会给她开苞,就再没有机会啦!

我硬硬地把肉捧抽出来,她一脸茫然。

「不公平!我也要为你舔。」

她拒绝:「不可以啦,我…我是你姐姐,你还未成长,不可以这样的。」

我不管,把头靠近冰清的双腿之间,惊异的看着这神秘未知的世界。

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下端一蓬淡淡的绒毛,她的阴毛并不多,那丛淡黑柔卷的阴毛下,细白柔软的少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

我抚摩着卷曲的阴毛,在裂缝的边缘滑动,指尖摸到软绵绵的东西。双丘之间的溪谷,有无法形容的景色,略带肉色的浅红色。用手指分开阴唇,露出深红色的内部,已经有露珠从里面流出来。

我伸出两指探入肉穴搅动起来,冰清摆动头部,开始喘着粗气。肉穴异常的湿热,让人流连忘返,我忍不住轻抠起来,穴肉紧紧包住我的手指,我感觉冰清穴肉的内壁在收缩。

冰清缓缓随着我的抠弄而摇摆屁股,淫水越来越多,小穴弄出一声声『起凑!起凑!』的浪声。我用力抠挖,抖动侵入的中指,没有多久,她哆嗦起来。

我双手握住乳房爱抚,把粉红色的乳头含在嘴里舔,冰清的身体立刻产生甜美的电流。我的舌头从乳房下向腋窝,从侧腹到腰骨滑动时,她紧咬嘴唇,发出甜美的哼声。我的舌头舔向下腹部,冰清主动将赤裸的大腿向左右分开到最大限。

我用舌头舔露出来的花瓣,从舌尖接触到花蕊的刹那,她赤裸的身体开始颤抖。

我发挥巧妙的舌技,首先用舌头和两片嘴唇夹住花瓣舔,再用舌尖找到嫩芽摩擦。那种舔的方式不是用力舔,而是用舌尖轻触,这样不停的刺激。然后在肉洞的周边由下向左上,反覆的舔,但并没有进入肉洞里。冰清渐渐产生迫不及待的急躁感,花蕊也湿润到最大限。

「啊……啊……」她全身紧绷,腰一挺,泻出一股洪流,达到快乐极点。「啊……啊……」冰清溢出大量蜜汁。

「姐姐!我……我要干……」我激动起来。

「我!别着急,现在还不行,等你好了再……」

「你看看我的肉捧已涨成这样…」

「……好吧!不过记着,不要射在里头……」冰清犹豫着。

「姐姐!……」我渴望地看着冰清。

龟头抵在冰清的肉洞口,她伸手拨开下面那两片阴唇,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我顺势将肉棒往肉洞内顶去。

「谢谢!我会带给你一份惊喜的!」我轻轻地在冰清耳旁道了声。

我扶着自己那已经又硬又涨的阴茎,轻轻地在她的阴唇上划了划。开始轻轻的用力,那道小缝被我挤开了不少。慢慢地又深入了不少,大半个龟头进去了。我的阳具已温柔地进去了一半,忽然,我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

「喔……」冰清轻叫一声,感觉到我的阳具把洞穴塞得满满的。

我一边慢慢地抽插着我的肉棒,一边将我的手在冰清的两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她的乳头捏来捏去。我的嘴唇在冰清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吻着,我的手不停地揉捏着那对雪白娇嫩的乳房。

冰清闭拢双腿,用力夹我的肉棒。我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我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舌头在她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经我这么又吮又舔搞得冰清浑身痒酥酥的。

我的舌头伸入冰清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她的大脑,她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

冰清感觉到我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我那龟头好像把洞穴最深处的一个甚么东西给碰着,好像触电一样,就会抖动一下,感觉舒服极了。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洞穴里的水越来越多,每当我的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冰清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不觉地伸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水也越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啊……啊……」她颤抖着发出浪态的喊叫声冰清松开抓住我手臂的双手抱住我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屁股去配台我的抽插,我使劲地插进去,她便抬起屁股迎上来。

「永远记住!这根鸡巴曾经操过妳!曾经让妳欲仙欲死!」我看到冰清的浪态,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

冰清紧紧地抱住我,我越插越猛,而她的快感,也在我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次加剧。冰清呼吸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在床单上,她的屁股也湿了。

「啊……啊……」她发出甜美的呜咽声。

「姐姐,我很想射在里头…」

「不要,不要…啊……」冰冰很惊恐,又很享受。

冰清主动的扭动浑圆的屁股,同时使劲地夹紧双腿勒紧我的肉棒。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她的全身。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

「不要!」

可恶的女人,根本不明白肉捧在内,那种快感令男人难以抽出!

我俩都大汗淋漓,我插得越快,冰清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我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她的花心,她的身体在颤抖,好像触电一样,真恨不得把我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我的喘气声越来越急促,我的劲越来越大。

「我决定了,要射在里头。」

「啊啊,不好。」冰冰尝试反抗。可现在她就在我跨下,我根本不怕!

冰清感觉象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的,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甚么地方。

「很美很美…」

我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冰清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摆动,她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她的洞里,

「就在里头好了!!!!!!!!!」

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肉洞的最深处传遍冰清的全身。

「啊……不要在里头!」冰清发出忘情的尖叫,她达到了高潮。

最后看到完成品,我满意地笑了一笑。

那是我的性初体验…………………………………………………..

「喂,你在想甚么?」阿龙我一句话把我拉回现实。

刚好看见有车来了。

「对了,晚上还要回家食饭,我乘公共汽车回去。」

「那么,再见,今天的事谢了。」

我微笑上了车走了。

从巴士的窗看出去,我看见一个熟识的身影…没有穿护士制服,不知是不是她?

可惜的是,巴士走了,就好像岁月般,静悄悄地溜走了,你实在回不过去……..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制服  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