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都有紧实小穴的熟女同事卉姐及她的助理小雅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二十九岁,在广告公司上班,因为还单身,就被公司派到上海支援大陆分公司两年,上海公司有三个台湾人,两女一男,分别是不同业务部门主管,负责不同产业的业务开发,我则是被派过去支援其中一组,主管叫刘琪卉,我都叫她卉姐,她现年三十五岁,未婚,身高160左右,体重约50公斤,脸不大,皮肤又好又白,但又让人有介于熟女及轻熟女ol的感觉,所以实在想像不出她的年龄,个性很开朗,很好相处,但因台湾和大陆的业务各自独立,所以虽然工作上偶而会连络,但还没到上海前不是很熟。在上海工作半年多,才知道原来卉姐工作很忙,而且工作时间又长,不但假日有空就到公司去,每天下班也都待到快十点才走,也有可能是她一个人在上海,无去可去,才会全心投入工作吧,生活倒是意外的单纯,跟她表现出来的个性不同,也许因为如此,才有喝酒的习惯,虽然她工作上态度及要求都非常的严厉,但私底下不工作时,却是很爱开玩笑,而且什么话都敢说,最记得有次下班后跟几个同事在吃饭,她就当场问了我和另一个男的,男人头发变白了,那下面的毛会不会也变白啊,我听了后突然不知该怎么反应,总觉得她是冲着我问的,因为我有少年白,结果看其他人似乎习以为常的样子,才知道她原来平常就如此,所以之后我也见怪不怪了,她虽然酒量不是很好,但跟她喝过几次,倒都是微醺即止,因此也无所谓失不失态。

这年冬天,上海连下了几天雪,那天星期五,我、卉姐和他的女助理小雅三个人由杭州赶回到上海,已是晚上十一点多,快入夜了,我和卉姐都住在同一个小区,因为太晚了,所以卉姐就叫她助理住她那,我们就一起到卉姐家,一进门,她一手打开暖气,一边看着我说,这时来点白酒,一定很棒,接着就转头叫小雅去买酒,我拿起外套,边穿边说,「这么晚,又这么冷,我去好了」。

在小区门口转角,除了买了白酒外,还买了不少下酒的小菜跟零食,当屋子里暖和了,大家围着客厅的茶几,开始边喝边聊天,慢慢的场子也开始热了,身体也回温了,聊天就愈聊愈开了,只是每次一到这个气氛,卉姐总是会聊到男女方面的话题,一下子讲一夜情,一下子又讲3p,一下又问头发变白了,下面会不会白,但她其实每次只要讲到这些事,都在重覆这几个问题,而可能是我有少年白,所以她可能只要看到我就会问这事吧,每一次我自己也总觉得她是冲着我问的,卉姐边说动作也不少,一下拉手,一下扯腿,一下拍桌,一下笑弯到我腿上,真是疯狂。她穿着高领的紧身毛衣,虽然胸部不大,但衣服整个贴身的包裹她的身体,胸部的曲线极为明显,虽然我以前也曾幻想她自慰过几次了,但现在比较仔细的多看几眼她胸部的曲线后,突然有了性幻想,就在这种念头来回几次后,她的助理小雅,酒量不好,已经倒在地毯上呼呼大睡了,小雅23岁,身高165左右,体重看起来绝对不到50公斤,瘦瘦的所以胸部看起来不小,胸前曲线特别明显,江苏人,大学念大传系毕业没多久,平常打扮还真不手软,眼截毛都可以当扇子,指甲也是各色各款,随着季节,心情做变化,但卉姐对小雅嘴上也是不留情的,总会拿她的打扮开玩笑,好了,话说回来,小雅醉倒后,只剩我和微醺的卉姐,她一样对着我拉拉扯扯,我也持续享受她这样对我,突然一阵子后,她看起似乎很认真,又有点茫的拉着我的手臂,然后脸往前的靠向我问:「你头发白了,那下面的毛会不会也白啊!」我一时还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呆呆的坐着,她又好奇不减的再问一次:「说的啦,会不会啊!」

我开玩笑的说:「妳这问题从我来的时候就听妳问,这么久了都没人回答妳啊!」她突然边笑边抱怨说:「对啊,居然没人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所以只好寄望你了,而且你又有白头发,不问你问谁啊」,说完她很满意的抬起脸笑着。接着又马上拉着我,看着我说:「会不会啊!」我突然一股气由腹部上来半开玩笑的回答她说:「不知道,不然妳自己看看啊!」

她用很俏皮又很贼的样子眯眯笑的回答我:「好啊」因为她刚好坐在我侧边,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玩真的,我也骑虎难下了,边看她边慢慢的解开皮带,看她会不会说,是开玩笑的,结果她一样俏皮的笑着,一付期待的样子,我也只好边笑边解开裤头,我心想,好吧,玩这么大,就露个毛给妳看吧,我拉下拉链,然后将内裤慢慢的往下拉,慢慢的从肚脐下开始看到较黑的毛,我又慢慢的拉下内裤,她不时抬起头笑着说:「终于要知道答案了」我将内棒往下放,然后将内裤脱到耻骨那,露出了整个上半部的阴毛,我用两手将内裤往两侧拉开,让上半部的毛全露出来,她一直望着我露出来的阴毛,我却看着她,开始幻想着她,这时她说:「没有白啊!」

就在她讲出这句话的同时,我的肉棒慢慢硬了,我也打定主意了,我说:「下面一点才有」就在同时,我开始又将内裤往下脱,露出了肉棒的根部,然后我就将整个裤子慢慢脱下,而露出整个肉棒时,我的肉棒在她面前慢慢变硬的翘了起来,她突然有点收起悄皮的笑容,又有点害羞的看着我,她说:「你..的好粗喔」我拉着她的手去握住我的肉棒,带着她的手搓着我的肉棒,之后我一手搂着她,一手去抚摸她的胸部,然后吻着舔着她的脸,唇还有舌头,她温热的舌头和灵活的舌尖,游走在我的舌头上及两嘴唇的内侧,还有舌头下方,我们激情的舌吻,她的手也一直搓着我的肉棒,我则已将双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隔着内衣抚摸她微硬的乳房,我将他的毛衣和卫生衣一次脱下来,露出了一件被我抚摸到凌乱的1/2罩杯的性感内衣,以及一付极尽妩媚又风骚的脸庞。

我拉下她的内衣,食指按着乳头绕圈圈的抚摸,她的乳头慢慢硬了,她的喘息也愈来愈明显了,这时我起身,她顺手脱下我的裤子,我也同时将上衣服脱去,全裸的坐在沙发上,她则移动身子坐在我两腿间,然后一手轻抚着蛋蛋,一手搓着我的肉棒,看着我说:「好久没被男人碰了,真舒服」说完她就张开渴望男人的嘴唇,将我的肉棒慢慢吞进她的嘴里,卉姐的乳房不大,罩杯约b+,乳晕是淡褐色,乳头则是较深一点的褐色,而且乳头没有很凸,感觉不常被吸吮或抚弄,我有时两手往后撑在沙发,挺着下半身,看着卉姐吸吮着我的肉棒,有时我的手会伸去抚摸她的乳房及乳头,感受那柔软的曲线,她则有时左右舔,有时唅进嘴里,有时又用双唇快速的搓着我的肉棒,完全让我感受到她对男人的渴望,我的肉棒跟蛋蛋被她吸吮的又湿又红,我则被她吸吮的有点受不了,所以将她拉起来,顺便脱掉她的裤子,让一丝不挂的她张开腿坐在我腿上,卉姐的小穴早已湿成一片了,用我的肉棒在她小穴口磨擦,然后用眼神示意她看旁边,我们两个在她助理旁就这样全身脱个精光,反而又多一份刺激感,我说:「我要让小雅看看,他老板有多骚」

我搂着卉姐的腰,用肉棒磨擦他已经湿到泛滥的小穴,将我的肉棒也都沾湿了,我将她的乳头整个用力的吸进嘴里,舔着,咬着,吸吮着,慢慢的她开始由喘息变呻吟,我张开腿,将她身子撑起同时也将她的双腿撑开,然后将肉棒对着她的小穴,让她坐了下来,肉棒才刚进入穴口时,她突然叫了好大一声说:「好粗,有点痛」虽然她的小穴很湿,但才刚插进去时我的龟头,可以感受到她的穴很紧,看来很少男人侵犯过她的神秘地带吧,这念头让我更兴奋,我的肉棒被她的小穴包覆的好紧实,我开始微微往上顶,慢慢的插着她的小穴,她也随着我的一插一抽呻吟着,她的阴道插起来愈来愈滑,愈滑,我也同时加快速度,可能她真的太久没碰男人了,似乎一下子就进入状况,就在我才刚开始正常速度没多久,她整个人突然由呻吟变大叫,然后紧紧抱着我抓着我,我愈插愈快,就在她全身用力抱着我的同时,也伴随着她的嘶叫声,完全顾不得小雅就睡在旁边,极尽本能的叫着,她已经高潮了,之后慢慢的她放松一点,边喘息边低头吻着我,我说:「舒服吗?」

她说:「好爽」我说:「那就爽下去吧」我边说边抱着转身,我的肉棒完全没离开她的小穴,然后将她放在沙发上躺着,我一脚跪在地上,一脚跪在沙发上,然后将她的右腿挂在我肩上,左腿平放踏在地上,接着肉棒又开始快速的插着卉姐紧实又湿润的小穴,愈插愈用力,我一手拉着她的手,用力的插到最深,插到她的乳房一直前后的晃动着,同时也边插小卉,边转头看着睡在旁边的小雅,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卉姐微张着嘴叫着,那揪着的脸,有时还会微张着眼看我,整个风骚的样子,让我愈插愈兴奋,愈插愈用力,慢慢的开始有要射精的感觉,我说:「我的卉姐,妳干起来真爽」她边叫边回答:「我也好爽」

就在她说完后,我的肉棒开始一胀一缩,我说:「我要射妳的骚穴了」这时小卉也开始急促的大叫,我的第一波精液冲了出来,快速的射进小卉的阴道,接着开始一连串射精,同时伴随着我们两个的叫声,慢慢的我愈插愈慢,精液也愈射愈少,我的肉棒停留在她的小穴软下来,我抚摸她的小腹乳房还有身体的每个部位,她的手搭在我的手上,任由我抚摸她,之后我抱着她进她房间的浴室,在淋浴间里,温暖的水珠穿透我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一阵冲洗后,我们边淋着水边抚摸,这才仔细一看,卉姐全身的皮肤很好,而且也很白,我:「妳的身体好骚」她说:

「你来上海半年还没上过女人吧」我:「对啊,但妳应该更久没被男人上了吧」她说:「你管我,怎么样,姐姐上起来的感觉如何」我:「很爽,因为妳好紧,夹的弟弟我真受不了,妳应该不常用吧」她说:「去你的,那你就....

让姐姐妹妹两个多用用吧」她边说,边抚摸我已经又勃起的阴茎,我也抚摸着她那湿黏骚穴,将中指插进她的穴里,整个阴道好湿黏,我手指边插着她的小穴说:「卉姐这么想要男人啊」她边喘息边说:「对啊,想再被你插」

我说:「我已经在插了啊」她边搓着我的肉棒说:「我想你用阴茎插我」她一说完,我抬起她的一腿,将她身体靠着墙,然后我微曲一下双腿,再往上站时,已将肉棒完全插进她的小穴里,说是小穴真没错,第二次再插进去,依然感觉到很紧实,跟第一次一样,完全紧实的包覆着我的肉棒,我马上就正常的抽插着她的骚穴,她的人也随着我的抽插微微上下起伏,开始叫了起来,我愈插愈快,她愈叫愈急促,我说:「卉姐,喜欢被我干吗」她边叫边说:「喜欢你干我,好爽」

我愈插愈快,她似乎又快要高潮似的,我每一次插的更深,我说:「卉姐,妳真是骚货」她说:「啊~干我,污辱我」我更加快的插她的穴说:「卉姐妳真欠干,干妳,干妳...」她又慢慢开始全身用力,嘶吼的叫着,整个将我的身体紧紧的抱着,我同时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肉棒一直用力冲撞她的小穴,在一阵高潮的叫吼声后,两个人身体完全贴紧,我仍然没停下来两手扶着她的屁股,肉棒一直朝着她的小穴插,虽然知道她的高潮结束了,但我的高潮还没来,我完全没有停的意思,一直插她,她也一直叫着说:「啊~好爽~好爽~受不了了~啊~」我抱着她到浴室的洗手平台上,让她身子趴在平台上,然后一手扶起她的下巴,在镜子里看着她,然后一手勾起她的右腿,肉棒则磨蹭着她的两个屁股中间,我用着很煽情的口气说:「卉姐,屁股抬高让小弟享受一下」然后我从后面将肉棒又慢慢的插进卉姐的小穴,在插进去的过程中,只见她露出各种揪在一起的表情,似乎又忘情又舒服的样子呻吟着,我开始有节奏的抽插,她叫持续叫着,我扶着她的肩膀及头,让她从镜子里看着我干她的样子及她自己的表情,我:「妳看,妳现在被干的样子更骚了」

她边呻吟边说:「你好坏,我喜欢」接着肉棒开始用力冲撞她的小穴,卉姐被我插到整个脸都贴在镜子上,整个人也前后的晃动着,我拉着她的手及肩膀说:「干妳骚货」她说:「啊~干我~快干我~啊~」我用尽所有的腰力,肉棒完全无保留的冲撞她的小穴,这时卉姐的叫声变大了,我维持抽插的速度,并同时抚摸她的乳头,希望再听到卉姐高潮的嘶叫声,就在卉姐开始嘶吼的同时,我的肉棒又开始一胀一缩了,接着整个精液又射进这骚穴里,混着我们两个的淫液,用力的插着她的小穴。我们两个同时都趴在洗手台上,似乎力气用尽的样子,从镜子里看起来好煽情,我们又回到淋浴间再互相冲洗后,走出浴室回到房间,她递一根烟给我,我接过烟来我:「我去把外面的衣服拿进来」她抽着烟同时点头的靠在床边,我光着身子走到客厅,才想到小雅还睡在客厅,刚刚我们几乎都忘了她的存在,所以连进浴室时,也没把房间关上,再加上卉姐那嘶叫声,还好小雅睡死了,我坐在沙发上边慢慢拿起地上的衣服,边抽着烟看着小雅诱人的睡姿,虽然肉棒现在太累了还没硬,但也满享受这种感觉,回到房间,我抱抱亲亲卉姐,我:「酒该醒了吧」

她说:「被你这样操,更醉了」我:「哈,还想再来吗?」她点点头然后伸出手作势要抱抱,我过去搂着她说:「放心,有的是机会,我要先走了,不然小雅醒了会被撞见」在同一家公司,这种事最好不要被发现,她说:「好吧,你自己出去,小心一点」我穿好衣服,走出客厅,边拿着我的包包,两眼还不忘多看着熟睡中的小雅几眼,我总忘不了之前很热时,在公司看到小雅穿着短裙时,那双修长的美腿,瘦而有肉,再加上她那青春的肉体,一直都在脑海中。过了两天的假期,星期一上班时,走在往公司楼层的走廊上,远方走来一个穿着紧身牛仔裤,外面套着一件连身到小腿的羽绒衣,近一点看打了声招呼,原来是小雅,跟她打了招呼后,错身而过,心中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那晚跟卉姐的事她都知道,应该是作贼心虚吧,哈。

有一次跟卉姐及其他同事到温州出差后,因重庆紧接着一个业务要谈,所以就只有卉姐和她的另一名特助徐昕跟她去,徐昕主要是协助卉姐对外业务,而业务我可就沾不上边了,所以他们直接由温州飞重庆,我只独自一人回上海。自从跟卉姐那事后,只要见到小雅总会怪怪的,而且对她和我的互动,也总觉得有点跟平常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隔天到公司,见到了小雅早就到公司认真的工作的,除了向我打声招呼外,没有多余的互动,下午才上班没多久,突然小雅在qq上跟我打招呼,小雅:嗨我:hi,不忙了啊小雅:对啊,老板不在,工作少,时间多啊我:这段话我会copy给卉姐看的小雅:(给了一个生气的脸)之后换我工作忙了,所以也没再聊下去,接近傍晚时,离下班还有约一个小时,我也闲着无事,泡了杯咖啡,坐在桌前用qq跟小雅打了声招呼,接着又开始聊天打屁了,.......

我:妳酒量真差,才喝没多久就醉死了小雅:我虽然酒量差,但我很会闪酒啊我:是喔,妳那天都睡死了,还闪酒呢小雅:你又知道我睡死了(这时我心中那份不安的念头又突然萌生,)我:那妳说,那天晚上我几点回家的小雅:大约是刚过三点吧..(天啊,时间讲的还真吻合)我:错了小雅:呵呵呵..(回应只干笑了三声)这时我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了,但又要故意镇定,我:今天这么冷,套句卉姐的话,这时来点白酒,应该很棒小雅:哈哈,对啊,要我去买吗?我:不用,待会一起下班,一起吃饭再说吧,小雅:好啊!

......下班,我和小雅走到公司对面的一家塞满人的饭馆挤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边吃边聊天,总想在对话中套出她到底知不知道,但总是徒劳无功,就在饭快吃完时,小雅俏皮的笑着说:「白酒还买吗?领导」我:「当然,今天不探探妳的酒底,怎么能放过妳,看妳多会闪酒」小雅只是哈哈大笑,走出店门口,小雅问我:「领导要去那喝呢?」我:「在外面喝,妳醉到了,那会出丑的,但也不能到我家吧!」

小雅:「不然到卉姐那」我:「妳怎么知道我上一个工作是闯空门的」小雅边打我边大笑说:「哈哈哈,我是说卉姐的辨公室啦,不是她家啦」我:「喔喔喔~」小雅:「公司空调没了,卉姐辨公室里有」我们买好东西,回到卉姐的独立办公室里,我和小雅边喝,边聊公司,她将公司大大小小,公开的不公开的事全都说了,我也说着台湾公司的事,我们讲话比喝酒时间多,所以我只觉得热,倒没有醉意,但小雅的脸早已淡淡泛红,她倒酒及夹菜时,那纤细的手指头;讲话时肢体摆动时,那骄柔的身躯,使我眼光无法离开半刻,突然她拉起高领毛衣的袖子,然后拉开领子,叫着:「好热」不知是空调太热,还是喝酒太热,还是她身体热了,但不管如何,我虽然没醉,但之前小雅的那双美腿及酒精的催化下,我根本没在意她热的原因,只顾着用情色的心态欣赏着她,还有顶着早已硬着的老二幻想她,就这样过了一阵子后,她似乎有点茫了,我移到她身边然后摸着她的额头,有点汗,又有点热,我:「妳真热啊,醉了吗」小雅:「很热啊,那像你只穿休闲服,当然不热」我摸了小雅的额头时,那对话都只是讲屁话,只想着如何更进一步,接着我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扶着她的脸颊,我开玩笑的说:「醉了吗?还是在闪酒」小雅大笑说:「当然是闪酒」我将她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然后两手捧着她两边的脸颊,我:

「真是死爱面子」小雅没闪开我的手,也没闪开我的眼光,手还搭在我的大腿上,小雅俏皮的说:「是啊,怎样」我当下没有什么思绪,只是自然的动作,将脸靠向她,然后对着她的嘴吻下去,看她没立即反抗,我接着伸出舌头探进她嘴里,在她也用舌头回应两下后,接着她立即转开脸,想脱离我,这时我手马上握进她的脖子及下脸颊处,她没看我,也没说话,表情有点羞却,我又再次靠近她的脸,准备想吻她,这时她又开始反抗,她愈反抗,我将她抓的更紧,深怕她离开,我一手绕过她身后缕着她的腰同时也接住她另一侧的手,而我的右手则按着她的脸颊贴在我肩上,然后吻着她的脸,她的反抗并不强烈,也许是一种本能反应吧,当我吻着她柔软的双唇时,她没躲开,反而迎向我,我伸出舌头时,她又开始抗拒,但没任何闪躲,只是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深深吻了她的双唇时,手也在她身上恣意的抚摸,在小雅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后,接下来就开始急促的呼吸,我见时机成熟,就将舌头伸进她嘴里,这次不但毫无任何阻碍,她的舌头也热情和我的舌头交错吻着,舔着,我手掌握住她整个乳房轻揉抚摸着,同时也感受到她享受的喘息声,我的手从腰间伸进她衣服里时,她完全没反抗的住由我侵入,我的手指触碰到柔嫩的肉体,接着往上抚摸到小雅不小的胸部,再用手指伸进内衣里,慢慢将整个手伸进她内衣里,用整个手掌再次握住,这次完全感受到那份柔软,滑嫩,温暖的乳房,还有触碰到手心的乳头,我也感觉到小雅移动放在我大腿的手,慢慢接近我的裤档,但又似乎不敢整个摸上去,我一手就顺着她的手抚摸下来,然后拉着她的手,整个抚在我的裤档上,按住我早已硬到不行的肉棒上,就在一阵抚摸后,我掀起她的衣服,她也抬着手,配合着我脱掉她的衣服,但我没把她的内衣脱下,然后我站起来,马上脱掉我的外裤,因为撑的太痛苦了,就在我脱下外裤的同时,我立即拉着她的手去抚摸我顶着肉棒的内裤,同持我也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我:

「帮我把内裤脱掉」她只是喘息着看着我,然后低下头,两手从腰的前后两侧将我内裤里慢慢脱下来,我那早已硬邦邦的肉棒弹到她面前,她马上伸手去又抚摸又搓着,我则将腰往前挺,她握着我的肉棒用她的抚摸,又用嘴亲亲,但没有唅进去,可能有味道吧,我坐下来后,让她靠在沙发,一手扶缕着她的腰,然后吻舔着她细长的颈部及明显深刻的性感锁骨,另一手则正在慢慢脱去她的裤子,接着就露出我那记忆已久的美腿,接着我快速的脱掉我所有的衣服后,将她的美腿放在我腿上,然后两手往后解开她内衣的钩子,然后两手握着两边的乳房,慢慢的将她的内衣脱了下来,一对饱满白晰的乳房,白到连血管都能微微看到,搭配着粉色的乳晕和粉嫩色的乳头,一对c罩杯的胸部,在她窈窕的身体上,显得特别大又挺,我两手分别轻轻按住两边的乳房,想要一次完全满足,那触感又温热,又柔软,又极富弹性,在我两手轻抚轻揉下,她的乳房也跟着波动起来,真是性感,我用两指夹住了一边乳头,然后伸出舌头挑弄着,并在乳晕上绕舔着,看着被我口水舔湿到闪光的乳头,真是让人极度兴奋,我马上将整个乳房吸进我嘴里,恨不得一口吃掉,舌头在嘴里极尽的舔着乳头,另一手则抚弄着另一边的乳头,这对粉红色的美乳,已让我销魂许久了,我马眼上的透明黏液早已流湿了我整个龟头,在我忘情的舔着她乳头同时,我拉着她的手去抚摸我的肉棒,她边握边搓,又用手指在我龟头上涂摸着,或用整个手撑按住我的龟头,我的肉棒受到更大的刺激,这时我一手已抚摸到她的小腹上,好娇媃的肌肤,又白晰,又平滑,似乎吹弹可破,那件纯白色的贴身内裤,虽不是性感内裤,但也无损于她诱人的身躯,我手指在她的内裤腰上来回滑动,时而在外,时而在内,然后边摸边褪下她的内裤,她的小腹慢慢露了出来,小雅也配合着我微微抬起臀部,好让我脱下她的内裤,就在她露出耻骨时,接着露出来的浓密森林地带,也说明这神秘地带,也将揭开了,就在拉开整个内裤时,飘出了一阵又香又脓的体香跟淫味,那黑白分别的下体完全呈现在我眼前,我顺着大腿往下将内裤脱掉,一幅从纤细的腰际往外大幅度的勾划出臀部曲线,紧接着那细嫩肌肤的转折处则是臀部顺着大腿往下的曲线,一双笔直的大腿,将私蜜地带夹的毫无缝细,只见那耻骨上,两腿间有个又密又浓的阴毛,我的手在小雅的腰际,臀部及大腿上已不知来回抚摸多少次了,这时我已亲吻在小雅的小腹上,准备占有她的私处,当嘴唇轻抚着耻骨那浓密的阴毛时,我两手去拉开她的双腿,小雅也很自动的配合我,将腿张开,这时那股又香又淫的味道再度散发出来,而且有更浓的淫味,心想那不可能期待的蜜穴,我居然即将占有,直让人血脉喷我的嘴唇再往下,来到她的蜜穴后,我拉开一点距离,仔细的看着,由大腿顺过来到穴口的皮肤好嫩,那两片粉红色的嫩肉,虽然紧紧包覆着蜜穴,但中间微微看的出来早已渗出淫液,我伸出舌尖上下左右拨弄阴唇,慢慢用舌尖探进她的小穴,那穴口,颜色很粉红,又嫩又滑,洪水泛滥,看来小雅早已春心荡样,我将整个嘴唇贴在她的小穴上,然后舌头尽其所能的伸进她的阴道里,快速的搅动,小雅开始大声的呻吟,夹杂著叫声,我双手同时抚摸她的乳房,手指夹着她的乳头,舌头在阴道里舔着,嘴唇压在小穴上绕圈圈的抚摸,小雅的叫声愈来愈大,那股从单田喊出来的声音,又娇羞,又单薄,轻柔又淫荡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充赤着卉姐的整个办公室,这时小雅两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然后叫声开始大声又拉长,小腹也开始用力,我舌头在她的阴道里愈搅愈快,同时也一伸一缩的,用舌头插她的阴道,小雅则持续着那又大声又长的叫声,她整个手按在我头上,深怕我的嘴里开她的阴道似的,我极尽可能的满足她,她高潮持续一阵后,终于松开手,在我起身的同时,两手分别勾着她的双腿,然后将硬邦邦的肉棒移到她的穴口,接着拉开她的双腿,看着小雅又美又淫荡的身体,我用内棒慢慢将小雅的穴穴撑开,跟卉姐一样是个紧紧蜜穴,我看着我的肉棒慢慢插进小雅的穴里,小雅也闭着眼睛呻吟着叫着,我跪在沙发上,两手将她双腿曲着压开,然后立着上半身,看着那肉棒在小雅的小穴那一进一出的插着,有种赚到了的感觉,23岁的女孩,全身肌肤吹弹可破,白晰又柔嫩,那又挺又大又饱满的乳房,正被我边插边有弹性前后晃动着,粉红色的乳晕跟乳头也跟着晃动着,让人不自主的伸手过去抚揉着,那张开两侧的大腿,瘦而有肉,边插她边用我的脸去抚摸她滑嫩的腿部肌肤,这时整个空间里只有我喘息声和小雅又大又长的叫声,我好想射在她的蜜穴里,但...小雅边叫边说:

「别射在里面」这时肉棒刚好开始一胀一缩,准备要射了,我快速的抽出肉棒,深怕来不及,然后用手握住,对着小雅的小腹上射出来,我用手一直搓着肉棒,那又热又脓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射在小雅的小腹上,我在喘息,小雅也在喘息在享受我射在她小腹上。在收拾好凌乱的战场后,小雅随我搭车回家,这么美丽的身体,当然不可能就享受一次啊,回到家,才刚关上门,我就搂着小雅,然后深深的吻她,她推开我说:

「开空调吧」然后就推我进房间,叫我拿几件她能穿的替换衣服,她拿了衣服后就进浴室洗澡了,接着又换我去洗,我也不知道,为何她不要一起洗,等我洗完澡时,她已靠在床上,盖着棉被,她看我出来,就微笑的看着我,我坐在靠她的床边,很仔细的端详小雅,她说:「干嘛这样看我啊」我:「原来我们小雅,素颜这么清纯啊」她说:「人家本来就很清纯」我:「我知道,刚刚我在妳身体上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她羞笑的打我:「你这领导怎么能这么欺负下面的人」我:「对啊,还把妳带回家继续欺负你...的下面」说完我就上床躲进被子里缕着她,吻她,她一直叫痒,我也不放过她,躲在被子里,掀开她的衣服,吻着,舔着,马上就将她的裤子脱掉,因为换衣服关系,所以没穿内裤,只穿我拿给她的运动裤,同时我也脱光我的衣服,我吻着她的小腹,阴毛,大腿及臀部时,她则静静的享受着,然后从她的身上爬出棉被,同时也将她的衣服脱掉,我们两个全身光溜溜的在床上抱着,我:「妳这么清纯,但叫起来完全两回事」她笑着打我说:「怎样两回事」我:「叫起来好淫荡,整个就是很享受被男人侵犯的反应」我边说边抚摸她的胸部,我们两个双腿也在棉被里交错着,我的大腿也在她的蜜穴抚摸着,她羞怯说:「你的好粗,刚进去时会怕,怕会痛」我:「结果呢,没听妳喊痛」她说:「可能我流很多吧,所以不会感到很痛,一下子就不痛了」我:「我就说嘛,妳好淫荡吧」她笑笑的瞪我,我:

「妳看,现在又开始在喘气了,开始又淫荡了啊」她说:「你摸的人家好舒服」我绕过她的身体,在抽届里拿出了保险套,我:「等一下让妳更舒服」她说:「怎么有保险套」我:「当初是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啊」她说:「原来你是个色鬼」我:「我可没说我不是色鬼,但没想到第一次就用在妳身上」这时我正抚摸她的蜜穴,她也用手搓着我的肉棒,她边呻吟边说:「领导还满意吗?」我:「当然满意,但领导还想多试试」她呻吟说:「领导想怎样试都行」然后她就躲进棉被里,将她正在搓着的肉棒,慢慢唅进嘴里,我掀开棉被,欣赏肉棒被美女唅的快感,只见她两颊不时被我的肉棒给顶到鼓起来,又有时用嘴搓着我的肉棒,我的肉棒已被她舔的湿ၡၡ的,我的腿背也在她帮我唅的时候,抚摸着她的蜜穴,这时她的密穴已湿透了,她突然起身,示意我套上保险套,然后张开双腿握着我的肉棒,对着她的小穴,慢慢的跨坐上去,我:「妳的动作好淫荡啊」她用着妩媚的眼神说:

「喜欢吗」我:「就喜欢妳这么骚」她说:「嗯~啊」她扭动着臀部,我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摩擦着,被这么美的身体跟蜜穴伺候,真让我受不了,才没几下,似乎又快要射了,我将她拉起,然后将她压在床上,用这段时间缓充,免的太快射,我拉开她的双腿,然后趴在她身上,再将肉棒插进去,用正常速度插她,我:「领导操妳爽吗?」

她说:「舒服,领导的棒真粗」我:「妳真是愈干愈淫荡的样」她说:「都你搞出来的嘛」接着我开始加快速度,用力的冲撞这蜜穴,紧实又滑嫩的蜜穴,这年轻的淫女,被我插到完全不能自我,全身在床上前后的晃动着,叫的很大声,她快要高潮的大叫和拉长的叫声又出现了,我很努力的用肉棒占有她那又美又淫的蜜穴,每次都插到最深,她的大叫声已持续一阵子了,我感觉肉棒也快爆了,我:「领导插着妳快爆了」她无法回答,只尽情的大叫着,我:「雅雅,我操~我操」她说:「操我~操我~」

这时我精液喷射而出,一波又一波的射出来,慢慢的停了下来,她的喘息声未停,依然持续着,我:「小雅雅,妳操起来真爽」她说:「喜欢吗」我:「妳这么淫荡的身体,我当然喜欢」她小声在我耳边说:「我也喜欢被你操,人家等等想试试趴着的姿势」我:「没问题,在妳身上什么姿势我都想试,重覆几次也可以的」之后我跟小雅做了好多次,原来小雅跟我说的没错,欲望很强,只要一开机,整个就淫荡起来,而且什么姿势都试.而卉姐呢?因为她比较忙,所以只要她有空就会陪她,倒是她回台湾时,跟我做爱的时间比较多,有时几天都在一起.至于小雅到底那天晚上在卉姐家时,她有没有真的睡觉,现在还是个问号?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