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图书馆际遇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何行走进图书馆时发觉那里并没有人,他觉得非常奇怪,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纸条,雪白的纸张上打印出一行斜体字“晚上八点到旧图书馆,如果不来的话,你的秘密就会被公布。”

会不会寄错人了,我并没有什么秘密啊,何行是个清秀的男孩,不高,但是很结实,成绩不错,为人傲气了点不,应该说是非常的傲气,他自信自己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中,所以收到纸条时更加的疑惑,考虑了很久,他还是决定趁夜来看看,到底是谁在恶作剧。

没有人来,或许真的是恶作剧吧,他这样想,并拍了拍灰尘,这个图书馆已经作废了,很旧的楼,又是在树林中,平常来借书的人很少,因为它在白天看也是阴森森的,更别说是晚上了。现在还有些旧书在架子上,不过都落满了灰尘。

算了,走人了,何行在架子前站了一会儿,再次确认这也许只是个恶作剧,或许是为了测我胆量吧,让我知道是谁做的,非扁他一顿不可。他将手从架子上收回来的时候,后边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两个人影。

你干什么呀,吓了我一跳,何行转过身,看见两个不是很熟悉的人,一个很高,有古铜色的皮肤,长的很阳光,学院篮球队队长,也是学校女生的梦中情人。名字好象是伍思,何行想了想,他向来只读书,学校的竞争很激烈的象他是拿奖学金的,不认真读很快会被淘汰。另外一个皮肤白皙,锐利的眼睛隐藏在金边眼镜下,高挑身材,整个人文质彬彬的,“会长”何行惊讶的喊。原来是学生会会长刘沉,他是全校权力最高的人,这个学校是学生自治,老师根本只是负责教书罢了,学生会会长就是学校的王。

伍思好象是副会长啊,他们来这里干什么?会不会纸条就是他们写的,应该不会吧,他们就算知道我有什么秘密,又能要挟我什么,何行看了看那两个并排站着的人,却惊恐的看见他们露出暧昧的笑容。

是你们叫我来的吗?他结结巴巴的问。

当然,伍思走到他面前,突然一用力,就把他推倒在地上

“呜”撞击力使何行眉头一邹,一股疼痛从背部传到神经中枢,他发出细细的呻吟。“好痛。”一个黑影罩在他头上,刘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脱掉眼镜的刘沉有着细长的桃花眼,此时,那眼睛发出的信息是“你完了”

你们干什么,不是说我有什么秘密在你们手里,到底是什么?

躺在冰冷的地上,何行挣扎的想要爬起来,却被一双手又压了回去,那双手在他身上游移着,“兹拉”一声,他的衬衫被撕了开来,胸口裸露在空气中,那两点嫣红颜色似乎更深了点。

原来是没有秘密的,现在就要有了。伍思笑着说,拿出黑色的绳子,利落的缚住何行的手,他仔细的打了个结,拉着那个绳子,把何行从地上拖了起来。推倒在桌上,这是供同学门自习的桌子,如今却是天然的床。何行的上半身被压在桌子上,整个人趴着,头垂下,pp却朝天。

刘沉一把扯下他的牛仔裤,满意的看着何行形状优美的pp裸露在空气中,“很不错嘛”他笑了笑,在那富有弹性的臀部上拍了一掌。

你们要干什么?何行似乎猜出了他们的目的,挣扎的问,(被剥光了,还能干什么~~~)一双手利落的掰开他的两瓣臀肉,让中心的菊洞暴露在两人的目光中。

没干什么,只是要从你这里进去而已。刘沉戏道,手指在那洞口旋转着,你的洞洞很漂亮哦,我会好好拍下来,这样你自己也可以欣赏了。

不,不,明白他要干什么的何行大力扭动身子,却无法阻止双腿被分得更开,伍思站在他面前,下身正对着何行的脸,他慢条斯理的拉开拉练,露出紫红的分身。

要拍的好点哦,他说道,并托起何行的下巴,用力一捏,何行不由自主的张大嘴,一根硬挺的灼热直挺到他喉咙深处。

给我好好的含着,伍思命令道。低下头看着何行形状优美的唇裹着他的巨大,温暖的口腔令他不由低低的叹了一声,然后就在何行的嘴里活动起来。

你已经开始了啊,刘沉笑道,那我也要玩了。

何行感觉他的小穴被涂了什么,很清凉,然后一只手指伸了进来,用力一戳,他不由浑身痉挛,好痛好痛,口里被巨大的异物堵着的他,只能张大眼,无奈的忍受着剧痛。

还是这么紧,刘沉放弃了润滑的工作,将已经发热的分身对准那穴口,捅了进去。

啊,何行颤抖着,内壁被撑到极限,一下下的撞击仿佛挤压着他的五脏六腑,而口里的分身越发的巨大,唾液从嘴角流下来,每一次进出,都牵出一条银丝。身后的凶器要将他劈成两半似的,在他体内肆虐着。

伍思一个猛力的撞击,分身颤抖了下,就在何行口中射了出来。他将灼热从那红唇中抽出来,满意的笑道“不错,看来要给你些奖励才好。”

何行困难的抬起头,吐出口中浑浊的体液,用仇恨的目光盯着他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事实哦”伍思低下头说“你现在是我们的玩具,我不喜欢玩具有你这种眼神。那会让我更兴奋。”说着,从脚边的背包中取出黑色的按摩棒。

“你完了没有?”

“好了”刘沉一挺腰,把体液洒在何行体内。

感受到那巨大已经退出的何行松了一口气,但看见他们拿出的东西又不禁白了脸。

夜晚不会这么快就结束的,你可要好好享受啊!

何行赤裸着下身,被架到宽大的椅子上,双腿被伍思用力往上举,弯成奇怪的角度,刘沉顺势用绳子将他的双脚固定在椅子的两个把手上,那黑色的绳子饶过白皙的身体,两颗茱萸在绳子的摩擦下越发挺立。

由于双腿被最大限度的分开,两股间的菊洞也不可避免的暴露在他们眼里,刚刚被蹂躏过的洞口一时还不能闭和,无助的喘息着,并吐着白浊的液体。

不知道你下面这个小嘴能吃多少东西呢,”刘沉笑道。将两根手指插入那红色的洞口,那花瓣将他手指包了起来

真饥渴啊,看来刚才还不够。”菊洞被慢慢扩大,露出里面细腻的褶皱。

“好漂亮呢。”伍思赞叹,“仿佛要把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这么漂亮的身体,真是极品。”

“现在要怎么玩?好了,你自己玩弄自己给我们看好了,手可以动吧”刘沉整了整衣服,笑得文质彬彬。

他拉了架椅子,就在何行面前坐下,“你应该没有在别人面前做过吧。”

“去死吧你们。”何行呸的一声,清秀的脸上满是倔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不会放过你们的,你认为你可能找我们麻烦吗?”刘沉感兴趣的问,何行的心不由一沉,确实不可能,刘沉和伍思两人是学校的文武双璧。而他们身后的庞大势力,就是连某些国家都不敢轻言得罪,莫说他们只是玩玩自己,就是今天晚上自己死在这里,尸体上放着“此人被刘沉和伍思所杀”恐怕都不会有人敢去质问他们,想到这里,何行露出绝望的眼神。

“呵呵,你总算有觉悟了,天真的小孩。”伍思说着,直直看着他的下体,何行不爱运动,皮肤本来就较别人更白皙,那里更是长年累月不见阳光,“居然也是粉红的呢。”伍思轻笑,何行在他放肆的笑声中迟颖的伸出手,握住自己的分身。

虽然说不是没做过,青春期的男生嘛,偶尔也会冲动一下,但总是背着人,何行的骄傲更是不容许自慰被人所知道,可现在,他咬着细白的牙,在两人的目光中一下下的抚摩起自己的分身来~~~

在灼热的目光中,似乎连分身都感觉到那热度,虽然何行咬着牙,但是在温暖的手心里,他的分身还是慢慢立了起来,上下的套弄使那分身的颜色已经加深,而铃口也渗出透明的液体。

不能射出来哦,在何行快要丢盔弃甲,一泻千里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握上他的灼热,那只手上还拿着黑色的环状细带,另一只古铜色的手扶起他已经变大的分身,用力一掐。

啊!剧痛令沉溺在欲望中的何行浑身一抖,分身一下子委靡,无精打采的垂了下来(听说这样回阳痿~~~~~~~~~~汗~~~"真的吗?那露上粉多男主角都已经不举了吧?暴汗~~~~~~`)伍思将环状细带套进分身,直达根部,然后,紧紧的缚了起来

粗糙的手指揉着分身,时而轻触到旁边的两个小球,时而上下揉搓,很快,刚刚受到重创的分身又挺立起来,环状细带便深深勒了进去。

好了,你给我好好摸着,软了可不行。刘成冷冷说到,将手指按在了他的菊穴上,轻轻一用力,就滑了进去(这个姿势好象不通~~算了,随便写吧)“还是这么紧啊,看来还要再开发。”他又加了根手指并用两根手指慢慢的在内部撑开。

“不错的景色啊!”伍思轻笑,看着菊穴被撑开,露出红色的媚肉,他从包里一根有四指宽的按摩棒,抵在菊穴的入口处,慢慢往里推进。

“救我。”没有涂润滑油的按摩棒深深没入体内,被使用了一晚上的菊穴红肿着,却被迫吞入庞然大物。何行悲鸣道~~~~~~按摩棒深深地插入,开关被打开并被开到了最强,强烈的震动使他不由的跟着节奏摆动起来。

感觉到了吧

刘成拿着v8,透过镜头看着那张欲望的脸,前端的分身已经一柱擎天,却找不到出口,伍思不停刮搔着他颤抖的分身,何行用力扭动身体,“求求你,让我射”

为什么要

薄薄的红唇吐出冷酷的话,刘成低下头,把按摩棒往里再压了压,连根都吞了进去。

不,他疯狂扭动身体,嘴唇一张一和,却只能无力的喘气。

说,你是我们的奴隶,伍思握者他的分身,你永远属于我们,是我们的宠物。

不,少年抗拒着这耻辱的建议,是吗?

按摩棒一动,按着直肠深处那个点,快感终于达到了顶,何行声嘶力截的喊了出来:“我答应我答应”

答应什么?

做你门的~~宠……宠物。

呵呵,随着笑声,刘成解开束缚。

啊~~何行尖叫的喷出白色的精华~~瘫到在地上,按摩棒仍在他体内,震动着

呵呵,好好享受哦

何行已经陷汝半昏迷中,迷糊中也不知道究竟被进入了多少次(汗~~寂寞偷懒中)只觉的后面火烧似的,然后,在一阵大力拍打下,他醒了过来。

一眼看到的是更为巨大的按摩棒,在伍思手中,象巨大的怪兽。

何制颤抖的看着那个黑色的按摩棒没入他体内,两端的皮带啪嗒一声扣了上来,然后只见伍思一按手中的按钮他不禁哼了声,按摩棒剧烈的震动着,被玩弄的麻木的菊洞仍感受到一丝快感。

明天晚上到我们的宿舍哦~~伍思说着,用脚踢了踢他的下身,银色金属和黑色皮带的结合看起来分外淫糜,跪在地上的江制闻言抬起头,“那这”他望着股间仍在震动的物体,问

“你就带着这上课吧,多多训练一下,以后可要同时放两根进去呢。”刘沉戴上眼镜,温柔的说“你那里那么紧,没有训练的话容易受伤,今天好象就流血了,可要小心啊,不要做剧烈运动,否则不方便我们使用。”

是。江制柔顺的回答。

早上的阳光很好,江制拖着酸痛的身体慢慢从图书馆里挪了出来,被两个人折磨了一个晚上,现在后庭还插着根按摩棒,严重的不适令他有点眩晕,他看着艳丽的阳光苦笑了下,为什么他们会挑上我呢?如果想找人发泄的话,凭他们的条件,要多好的货色就有多好,怎么会找上我这其貌不扬的。而且晚上还要再去,他打了个寒战

晚上慢点到吧。

“江制,会长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同学甲推了推趴在桌上的江制,他反复的抓抓头发,不是说晚上吗?现在就要去吗?不去又不行,去了又不知道有什么事发生。算了,还是去看看。他无奈的向学生会走去。

来了啊,正在画画的刘沉抬起头笑着说,关上门,江制立刻趴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到他脚下,柔顺的说“是的主人”做人要识相点,如果不这样的话,又不知道有什么处罚,江制跪在地上将裤子脱掉,裸露出下身。

“昨晚调教的不错。”伍思欣赏着眼前的美景,用脚抬起他的下巴,“屁股抬高点”闻言,江制将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伍思一把拉出按摩棒,他低低的悲鸣了声,小穴一张一和的,被按摩棒蹂躏了一早上的小穴红肿着

伍思毫不疼惜的在那上面拍了一掌,富有弹性的肌肉发出“啪”的一声并出现红印,疼痛传到神经中枢,但江制却不敢表现出来,怕引来更多折磨。

“你脱光吧,爬到桌子上,我要画画”刘沉淡淡吩咐。

是,江制立刻爬到桌子上,仍将屁股翘起,实际上江制真的不帅,够的上清秀吧,连身体都是瘦弱苍白的,现在这苍白的皮肤上布满红痕以及淤青,他趴在桌上,用嘴巴笨拙的拉开伍思的拉练,紫红的分身跳了出来。

喔,刘沉在画布上描了几笔,也站到桌前,笑道,“我给你加点装饰好吗?”语气虽是询问,但正努力含着分身的江制不敢怠慢,点了点头。

刘沉顺手拿了把画笔说“看你能吃几只啊。”江制只得努力抬高屁股,放松,让菊洞张开。

冰冷的画笔缓缓进入体内,细长的笔身在内壁里打着转,虽然不舒服,但经过开发的身体还可以忍受。

一支了~`笔身完全没入体内,只留笔头在洞口,再来一支吧。江制的洞口插着两支笔,那两支画笔在一双白皙的手控制下,往相反的方向拉伸,洞口被强烈扩大,看得到内壁的褶皱。

啊,江制痛的冷汗直冒,却不敢扭动身体.

啊,随着画笔的深入,何行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刘沉笑得轻柔“这样就受不了了,唉,这怎么行呢。得再训练训练。”

那一把笔在他洞口随着身体晃动的节奏摇晃着。何行满脸泪水,高傲的少年终于低下了头“主人,饶了我吧,我会好好努力的”

“是吗?你就好好表现吧。”

伍思抽出他的灼热,满意的看着他把口中的体液咽了下去,他趴在桌子上用卑微的姿势望着两个主人。

“到宿舍去,下午不要上课了。”刘沉说道,并拿出手机“成老师吗?下午学生会有事,我想留何行下来帮忙,还要人吗?哦,不用了,他一个人就够了。就这样”他放下手机,说“走吧。”

“放了我吧。”

宿舍非常的大,两人住的小别墅,有着极其宽大的地下室,何行一进那房间就惨叫了起来,却无法阻止自己被悬着挂起来,四肢被分开的,由细细的铁链吊住,扯的紧紧的,高度刚刚好达到伍思的腰

两腿分得特别开,还没有进入,何行已经感觉到撕裂的疼痛,菊洞被分开,红肿的洞口毫不怜惜的,被凶恶的凶器贯穿。

由于吊在空中,为了减轻身体对四肢的负担,何行努力崩紧身体,猛然被贯穿,已经麻木的小穴仍感到痛苦,两人分别在何行体内肆虐着,白浊的液体淌下,少年原本麻木的脸上出现耻辱的表情。

没有着力点的空中,每一下撞击好象都能到达体内最深处,直肠被充满着,体液的润滑使进出更加的容易,少年的身体在空中抖动着,刘沉笑着说“你要永远记得,你是谁的人。”

黑色的皮带缠绕在他身上,装饰成玫瑰的乳夹也在他的两点红润上盛开,伍思轻轻弹了弹那红珠,满意的看着它颤抖着,然后被玫瑰所覆盖。

何行又被放了下来,刘沉端了盘食物进来说,“你也饿了吧。”

何行只觉得身体不舒服,也不敢说,谁知道他们还会想些什么呢?只好点了点头。

你说该怎么吃呢?伍思冷冷的说,脖子上套着项圈的少年又趴了下来,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用嘴巴吃着食物。何行非常不习惯,以至于进食的速度很慢。好容易将一盘食物吃完。

刘沉问:“饱了吗?”

他点点头。

那我们也要喂一喂你下面的嘴巴。

黑色的皮带缠绕在他身上,装饰成玫瑰的乳夹也在他的两点红润上盛开,伍思轻轻弹了弹那红珠,满意的看着它颤抖着,然后被玫瑰所覆盖。

何行又被放了下来,刘沉端了盘食物进来说,“你也饿了吧。”

何行只觉得身体不舒服,也不敢说,谁知道他们还会想些什么呢?只好点了点头。

你说该怎么吃呢?伍思冷冷的说,脖子上套着项圈的少年又趴了下来,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用嘴巴吃着食物。何行非常不习惯,以至于进食的速度很慢。好容易将一盘食物吃完。

刘沉问:“饱了吗?”

他点点头。

那我们也要喂一喂你下面的嘴巴。

何行先是一楞,猛然醒悟到什么?还没有完吗?我受不了了,少年的身体剧烈的扭动起来,可被缚得紧紧的手不能移动,反而因为他的挣扎,使黑色的皮绳更紧的勒进他的手腕。

雪白的皮肤衬着黑色的绳子,分外商情。

脖子上套着项圈的少年悲鸣着,却不能抵抗刘沉将他的臀瓣掰开,露出中间的菊洞,他手掌使劲拍打着少年的臀部,转眼,那雪白的皮肤就变成粉红,像熟透的水蜜桃,分外诱人。

何行无奈的低下头,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为了少受点罪吧,虽然刘沉和伍思并没有对他做出实质的伤害,但是,种种肉体上的折磨,欲望的煎熬,已经使这高傲少年的自尊片片剥落了。

不错哦。伍思笑道,满意的看着眼前的美景,暗褐的臀沟中,粉红的小穴经过一天的开发,已经不能闭和,那洞口,绽放着,露出红色的媚肉。

伍思将手指插进花朵的中心,感受着它的灼热,刘沉仍是站在何行面前,何行在他的示意下将头凑近他的牛仔裤,牙齿咬住拉练,往下一拉,早已跃跃欲试的硕大弹了出来。

何行一咬牙,吞了进去,那硕大抵着喉咙,运动起来,一下下的撞击仿佛要到达口腔深处。

温暖如丝绸的触感包围着刘沉,他不由低低叹了声,伍思却是侥有兴趣的玩弄着何行白皙的身体。

由于不常运动,何行较其他男孩子来说要白上许多,但是一点都不病态。胸口也是那种看上去很舒服的白,衬得那两点嫣红分外诱人。

伍思推了推刘沉,示意他换个位置,他轻笑了声,“要换个法子了。”将硕大从

何行口中抽了出来。

何行不由喘了口气,细细的银丝从他唇边滑下,“看起来很努力啊。”伍思轻佻的说,手不安分的贴上他的背,慢慢的活动起来,轻柔的手势拂的他一个闪神,身体去被大力贯穿。

“啊”虽然已经经过调教,但冷不防的进入,还是让何行惨叫出声,刘沉坐在椅子上,抓住他的腰,让他盘膝背对着自己坐下去,以方便伍思对他身体的探索。

伍思做在地上,正对着何行粉红的花茎,虽然不大,却也小巧精致,他不由恶意笑笑,将手套上那花茎,拨弄着。

前方遭到玩弄,何行咬牙忍受着一波波快感,而刘沉的分身全部没入他的洞穴,伍思的头又凑到他的胸膛,找到上面两个小巧的突起,用唇舌膜拜起来。

伍思的舌灵巧的饶着那小巧的突起打着圈圈,一只手加速套弄着何行,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玩弄右边的茱萸,又摸又拧的,直到那两棵朱红挺立在空气中,他才满意的放过。

他的手恶意的掐着何行已经勃起的分身,堵着那已经滴着眼泪的小口,何行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却让后头的刘沉倒抽一口气

结合处更加紧密,刘沉低叫声,释放出来。

何行跪伏在地上,全身赤裸着,刘沉已经从他体内退了出来,他不由松了口气,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表现出来,两双手又摸上他的身体。

你猜哦,摸在你身上的手到底是谁的,猜不中的话?身后的声音变的阴沉,我们会好好处罚你的

何行慌乱的点头,凝神感受,伍思的手指较粗糙,拂在皮肤上的感觉和刘沉那细致的手指完全不同,所以何行能够清晰的指认出来。原来他们的调情手段已经是高超,加上何行认真的感觉,不一会儿,刚刚勃起却没有释放的分身再次抬起头

不行哦,你这么早射出来可不好玩了,刘沉笑道,拿出绳子,将分身根部紧紧缚住。

是啊,起码要让我们爽一下,来,你自慰给我们看。

伍思松开手,要何行自己动手,他忍着羞耻,将手伸到下身,开始缓缓地爱抚着自己的分身,另一只手则爱抚着胸前那小巧的突起。

分身颤抖着,却不能释放,被观看的羞辱又增加了快感,少年的脸上交织着痛苦,快乐,耻辱,种种表情。

多么美丽的表情啊,伍思和刘沉着迷的看着。

你是我们的,知道吗?

是,柔顺的声音宣告了少年的归宿。伴着释放所带来的愉快的叫声。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