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一棍走天涯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尖沙咀文化中心一带,晚上和凌晨时份,都有一班女孩子在该处出入,这些女孩子们,被人加上一个专有名字,叫做『泥妹一族』,又叫做『老泥妹』。『老泥』乃广东俗语,意思是指一些经常不冲凉,周身污秽,『老泥』全身之意。当然这些女孩子,绝不会令人讨厌到如斯地步,否则,她们怎么可以在那边立足呢?

消息又说:这大群十八九岁,打扮新潮、奇装异服的女孩子,她们都带着强烈的反叛性格,有些来自破裂家庭、有的即是离家出走的少女,年纪轻轻的,已经出来闯荡江湖,同时又好吃懒做,追求享受,因此必需想办法去赚钱。而赚钱的最快方法,莫过于赚男人的钱,

要搭上,则随便让他们摸摸捏捏,就赚到一两百元。几个姐妹吃饭饮茶看戏都不成问题了。

我虽然未曾亲身试过,但认识一些夜鬼朋友,有时也会讲起。其中一位叫阿奇的,任职尖东某餐厅当侍应,每天凌晨二时收工后,照例不会太早回家睡觉,于是连同三两个朋友,去文化中心一带散散步。

阿奇是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对于那些女孩子并不兴趣,他觉得那些女孩子本质太坏,吃迷幻药的更是可怕。他去文化中心海傍的原因,

是为了吹吹海风,此外就无其他目的。不料竟有奇遇。

有一天,我同阿奇去酒吧买醉,三杯到肚,他就笑着说道:「昆叔,我知道你玩女人是老行尊了,但你信不信这个世界竟然有免费餐呢?」

我一时竟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之所谓『免费餐』相信就是指不用花钱就可以玩女人的意思吧!于是说道:「有可能,但一定要花时间去培养感情,不能即食面也。」

他摇摇头:「你错了,如果你有兴趣去玩免费的女孩子,找个有空的晚上跟我去尖东海旁走走,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手获,你信不信呢?」

我淡淡一笑,对他说道:「能不能详细说明,怎样去食免费餐,会不会有手尾?」

阿奇拍心口说道:「当然不会啦!那些女孩子,以前有的出来做过伴唱,赚过钱,后来由于染上迷幻药,就无法在歌厅立足,为了买药,不能不出来赚钱。」

「既然这样,即是非财不可了。」我打断阿奇的话。

他又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嘛!要有办法,就不必花钱。我手上有迷幻药,她们就要乖乖听我的话!」

这个年轻人,果然有些手段,说着,就从袋中拿一包的『丸仔』,说道:「这就是蓝精灵,好利害哦!吞一粒就飘飘然,吞两粒就可以变超人,我买回来时好便宜,五块钱二粒,一粒就可以顶住瘾,所以,难怪她们个个争着和我亲热!」

就这样,我和阿奇约定在周末去打猎,以便证实他的说法。

是夜,我们先去附近一家酒吧买醉,直到凌晨一点,才乘的士直驶尖沙咀码头。那天晚气温闷热,海傍码头人头涌涌,但公园的二楼平台,依然是冷清清的。我和阿奇,各人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边喝一边四围看看,果然,不远之处,有几个女孩子坐在一起,有谈有笑的,其中有两个年纪相若的女孩子,染了满头金发,打扮极之新潮,一看就知道并非等闲之辈,如果我

是自己一个人的话,一定不敢去惹她们,还是阿奇有办法,他大声叫道:「喂,小妹妹们,快过来,我有礼物送给你!」

几个女孩子,起初并无特别反应,后来其中一个女孩子果然慢慢地走过来,用不屑的眼光扫了我一眼说道:「阿叔,你也出来玩女孩子吗?」

身旁的阿奇即出声说道:「小妹妹,说话不要这么没分寸,我阿叔出来玩,你还没出世哩!」

她半笑不笑地说道:「那你又有什么关照呢?」

阿奇即不慌不忙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拍丸的,我刚刚找到一些好东西,如果你们识做,免费送给你们啦!」

那个女孩子好像动心了,随即向其他的挥手说道:「喂!各位姐妹,你们过来,这位阿哥有料到!」

她的话音未落,女孩子们已经纷纷围过来了。

阿奇拿出那包『蓝精灵』说道:「我阿叔好想见识你们,我们不妨交换个条件,若然你们其中一位愿意陪我阿叔玩一玩,则这二十粒丸仔,全部免费奉送!」

她们不发一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

「无问题!」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孩子说道:「我叫阿咪,阿叔,你贵姓呀?」

我心想:呢个世界变了,这女孩子竟然向我挑逗,她做我的女儿都嫌小哩!

阿咪见我无反应,就把身体依过来,用她凸出的胸部向我身上一擦说道:「阿叔,你不必担心,我虽然未够斤两,但早就不是老处女,我做伴唱的时候,有的客都像你这样年纪,怎么样?喜欢我吗?」

阿奇笑着说道:「阿咪,见你这么爽快,一于成交。不过,你不能对我阿叔无礼,否则,交易取消!」

女孩子阿咪立即行动,牵着我的手说道:「来,我们到那边玩玩。」

说良心话,我出来玩女人,对手全部都已成熟的女性,对于这种女孩子,向来并无兴趣,因此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唯有跟她走到码头的尽头,然后坐在一条大石凳之上。

阿咪向四周望了几眼,说道:「阿叔,我们就在这里玩玩好不好?」

在这种公众地方摸手模脚,心里总有一点作贼心虚的感觉,阿咪十分醒目,见势色不对,立即说:「这样啦!你想去那里,我一于追随,你是老板,应该由你决定!」

最后,我们到一处较为安全及隐蔽的地方,就是码头的石级,除非有船停泊,否则就十分清静的。

我问阿咪这里怎样,她点点头。俩人坐下来不久,她就作主动把一只手伸过来,直接向我的『宝宝』抚摸,并说道:「我们怎样玩呢?你想摸我,还是我摸你呢?」

不知道是否由于处身在这种环境之下,没兴趣去上下其手?还是由于阿咪太年轻就这么开放,把我的胆也吓破了,所以并无回回答,是呆呆地看着海浪,一言不发。

「你怎么啦?是不是想直接在这里入我呢?」

我急忙摇了摇头。

「那么,我同你打飞机吧,我好熟手的!」说时迟,那时快,她迅速地就把我的裤链拉开了,吓得我连忙退缩:「阿咪,我什么也不想玩,想和你坐坐,行不行呢?」

阿咪笑着说道:「当然可以啦!不过未免太闷了!喂!你没玩过小女孩吗?」

我这时才把心一横,细声在其耳边说道:「阿叔什么类型的的女人未玩过呢?」

「那就最好,相信你和年轻的人不同,我想和你试试哩!你摸摸我下面,如果你能够令我出水,那么,我就让你入!」

说着,竟然捉住我的手,一直伸到她的裙底,天呀,这个女孩子竟然无穿底裤,一摸就摸到她的阴户,正如所料,她是光脱脱的,草丛未生,摸下去时,滑不溜手,中间小肉洞,湿湿的,感觉都算奇妙。

她把脸贴近我说道:「你摸得我好舒服,的确和后生仔不同。」

我没有回应,继续摸索。起先,是湿湿的,接着,就感到一阵滑搀搀,这证明:如果模得有技巧,则就算是女孩子,也可以摸到她动情的。

此刻,阿咪的小肉洞已经准备妥当,如果地点方便,我的相信我的阳具都可以顺利地插进去了。于是我试图把中指轻轻试探,果然一插而入,阿咪立即发出『伊伊哦哦』之声,随手捉住我的宝宝作『打飞机』状,她以为

要施出呢一招,我很快就会出火而败在她的手下,结果令她失望了,因为我并非快枪手。大约过了十未分钟,我仍然屹立不倒,反而阿咪被我弄得浑身震颤。她用发抖的声音说道:「阿叔,你好利害呀!我不行了,你想怎样处置我,都由你了!」

我依然无作声,因为打算要摸到她兴奋,好让她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见到一些电筒光,知道可能是『差佬』巡到了,于是急急忙忙整理衣物,扮作情侣,果然未受到干预,随后同阿奇及其他的女孩子会合,阿奇问:「怎么样?阿咪好不好玩呢?」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环境有限,顺便摸摸啦!都不错!」

阿咪插嘴说道:「你这个朋友的确与别不同,我想和他认认真真的玩一次!」

阿奇立即代应道:「我阿叔出来玩,什么女人未见过,还怕和你上阵吗?

不过今晚时间不多了,一于约定明日晚上九时在老地方见面,阿叔同阿咪再玩一铺,要玩得最彻底,不要去码头,一于去别墅。」

阿咪笑着说道:「本小姐一于应战!」

和阿咪这样的玩法,对我来说的确是一次新鲜的感受。起初,以为的女孩子会含羞脉脉,闪闪缩缩,想不到现在这些十八九岁的女孩子,竟然如此豪放,甚至对于男女性交的事完全不觉得羞耻,不禁概叹了一声。

第二天晚上,为了不甘示弱,无论如何都要出现,当晚,有阿咪,其他女孩子未见出现,而阿奇,早就讲明『退役』了。

九点十五分,果然见到阿咪姗姗而来,与她同行的,是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妇,心里不禁纳闷。说时迟,那时快,见阿咪走过来说道:「好奇怪吗?我带妈妈来见你。」

「找我悔气吗?」

「不是啦!」阿咪笑着说道:「我以为自己不太适合你,特意介绍我妈妈来和你做朋友。我阿妈好开明,而她又没有丈夫,好想出来交个朋友,我认为你正好适合!」

说完,阿咪的妈妈就笑笑地说道:「听阿咪说你人不错,所以特地同你打个招呼,你不会介意吗?」

我心想:难道这次可以一箭双雕?正犹豫之际,阿咪就把我拉到一边,开门见山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妈的生活好闷,她到底都是女人,需要男人来安慰的,所以我今晚甘愿把你让给阿妈,你们尽管去开心吧。我们后会有期啦!」

说完,一骨碌就跑了。

阿咪妈本姓李,因而叫她李小姐,呢位师奶,年约三十五六岁,长得不错,身材又够饱满,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当时,李小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其性格,与阿咪是两个人,后来带她去餐厅坐下来,好不容易才打开话题,据她讲,丈夫远在十年前,就因为迷恋另一个女人,结果抛妻弃女,离家而去,此后,她就一直独自生活,把阿咪养育成人,她又表示在过去多年来,都是从事化妆品售货员,为了生活,没有闲心交男朋友,从她的眉目之间,亦看出到她十分苦闷。

我问道:「那为什么今次又会出来呢?」

她想了一阵,说道:「现在个女儿都长大了,我亦可以自由一点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怕大胆说,好多时候我都是十分苦闷的!」

说时,脸儿也红了,我大胆去拖她的玉手,竟然打冷震,这种反应也足证明她未尝过男人的滋味已久了。

「你认识识阿咪多久了?好像很熟哦!」阿咪的妈问我。

为了不想打破在浪漫的环境,我唯有把话题一转说道:「李小姐,老实讲呀,你这个做阿妈的都算不错了,要养大个女儿,并不容易,总之尽了做母亲的责任就成了。关于阿咪,你最好多一点留意,或者帮她找一份正正当当的职业,否则好易学坏也!」

「这些事那个不知呀?

不个女儿们长大了,管不过了。不过她们对我都不错,对我亦好尊敬,这次出来见你,也是她鼓励我的。她时时都希望我交个男朋友,但讲就容易?有时自己合适人家并不合适。人家喜欢我又不喜欢!」说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都希望帮她找个老爸,这样的家庭才算正常,你说是不是呢?」

说了半天,仍然是这些话题,我并没有兴趣加入她们的家庭,于是推说有事要办,送她上了的士,一声拜拜而别。

这段故事,我并无打算有下文,因为自从次相遇之后,就一直再无联络。

前两天,到尖沙咀的『宝勒巷』,那里有个『私窦』,乃老友占美的架步,占美在尖沙咀区做『华德』,也有十多二十年,一向专做『上价货』,不过我很少有交易,有时,遇到有些老友由外地来港旅行,说要找女人,才会打个电话找他代为安排一下。

那天上去坐,他一见到我就拉到一边说道:「喂,昆哥,我知道你出来行走江湖,又圆又偏的女人都玩过了,但有一样,相信昆哥你一定未试过在同一时间玩两个的!」

我禁不住好奇而问:「到底你指的是什么呢?」

他阴阴笑曰:「想问昆哥一句:你有没有试过一箭双鸥吗?」

我说道:「在香港就未试过,但在菲律宾就试得多了!」

占美郑重地说道:「哦!这次你一定就要试试了!

我笑着说道:「到底是什么,如此隆重呢?」

他顿了顿,长久才说:「有一双母女,竟然是同科,做女儿的要赚钱,所以要出来赚钱,而母亲,是为了解决性欲,才会出来偷食,真是无巧不成话,她们母女俩同是我旗下的新女。」

我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一次过玩她两母女?」

占美点了点头说道:「差出多啦,不过,是分先后出场,你可以先玩她女儿,再干其母,或者先玩其母,再干其女,但不能一齐做,她们好难为情也!」

我也认为他讲得亦有道理,于是问:「到底这两件,货色怎么样呢?」

占美拍一下手说道:「总之,保证新鲜热辣,如不满意,分文不取,你信我啦!」

随着,他又高声的介绍:「女的大约十八九岁,生得好成熟,其母亲年纪亦仅三十五六岁,正是狼虎之年,总之,一定令你满意,一场老友,一千元包全餐,怎么样?」

我心想:这倒有趣,问题是:我自问是个浪漫派,并非战斗格,要应付一个女人,应该无间题,但要一连玩两个,恐怕力不从心。

占美好像看穿我的心事,立即献计:「昆哥,虽然是一次玩两个女人,但未必规定你一定要均分雨露嘛!你可以一个摸摸玩玩,一件飞擒大咬,两个女人,不同味道,不同反应,好过瘾哩!」

既然占美讲得这么过瘾,我也决定一开眼界。在占美的安排之下,准备约这两母女来架步,至于先玩那一个,由我决定。

这一天,刚好是周末,占美急切在电话里说道:「我已经约好她们了,晚上十时,你到来舍下,先玩年轻的,到了十二点,她阿妈就会来,那时,她女儿已经走了,两人一定不会遇到,这不是也是一箭双雕吗?」

这个安排倒不错,一于去马。搭正十点,已经到了占美满个架步。原来那个女孩子早已在房内等待了。

一推开房门,果然见到有个女孩子坐在床边。占美轻轻告退,这时,女孩子回过头来,我一见,不禁大吃一惊,此女孩子竟是不见多时的阿咪。于是十分高兴地说道:「阿咪,原来是你呀!」

可是她却好像不认识我,冷冷地说道:「我不是阿咪,我是阿冰,先生,你想怎么玩?是现在就做爱,还是冲个凉再玩呢?」

我正想着心事,没有回答,她冷冷一笑,说道:「好吧!你可以玩了!」

说完,她衣服也不脱,合上眼睛,死尸一般地摊在床上,这时我才看清楚:这女孩子的羽毛未丰,两个奶儿刚刚胀起,这种样子,一向无什么趣,何况,我就知道两小时之后,她妈妈就来接力。不过既然把她召来了,当然要玩了。

我坐到她身边,仔细看她的模样,分明就是阿咪。不过她既然不肯承认,我也应该不必计较。于是我拉着她的手说道:「一起冲个凉,好不好呢?」

「行!」这个自称叫阿冰的女孩子从床上爬起来,娇声说道:「你帮我脱衣服。」

我心里想:这些年轻女孩子,简直喜怒无常,刚才还冷冷冰冰,现在却撒起娇了。趁她高兴,千万不要弄坏气氛。同时,我其实也很乐意替女人宽衣解带。于是我便动手去摸她的衣钮。阿冰也陶气地摸我的阳具,这时我的阳具尚未勃起,但是被她一摸,竟立即蛙怒。阿冰笑着说道:「好大呀!」

我没有回答,

顾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当我剥下她的三角裤,我的手不禁停住了。记得我那次摸阿咪时,她的阴户是光洁无毛的。但是眼前这个阿咪却是毛发旺盛,黑油油的拥簇着她的阴道口。我不由自主地说道:「真的不是阿咪。」

阿冰笑着问道:「你所说的阿咪是不是和我长得一摸一样的女孩子呢?」

我点了点头说:「不错,如果不是见到你的阴毛,我认定你一定是阿咪。」

阿冰又问道:「你和她玩过吗?」

我摇了摇头,阿冰又说道:「那你怎么知道她的阴毛和我不同呢?」

「我和她在尖沙嘴码头认识的。」我摸着阿冰的阴毛说道:「她是光脱脱的,而你却这么多毛。」

「我知道了。」阿冰笑着说道:「你是遇上我妹妹,她和我是双胞胎,除了我妈,好多人都认不出的。不过她没有告诉你真正的名字。阿咪这个花名,很可能是她在她的一班浪族姐妹中所用的名字。」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接着我也匆匆脱得精赤溜光。把阿冰抱进浴室里去。

阿冰道:「刚才我以为你不冲凉就干,气死我了。」

我笑着说道:「那里会呢?刚才我是被你们这对双胞胎姐妹弄糊涂了,所以忘记回答你,现在我就先来帮你洗洗吧!」

阿冰说道:「你这么好吗?你不过是想摸我罢了!」

「摸你又怎样,难道你不高兴吗?」说着我已经动手在她的乳房上搽香皂液。阿冰也把手儿握住我的阳具笑着说道:「刚才还硬梆梆的,现在又软绵绵了。等一会儿你能弄我吗?可别打败仗哦!」

「你放心,我一定玩得你欲仙欲死!」我的手挖到她阴道里,笑着说道:「你这里好紧窄,当心被我撑爆哦!」

阿冰道:「你知道就好,男人最好是温柔一点,我又不是经常出来做的,可别当我们是铁打的才好。」

我笑着说道:「好的我一定好温柔,不过你也要听话才有趣。」

阿冰道:「放心啦!你别当我什么都不懂,如果你试过我之后,保证赞好哩!」

说完,就不待我同意,立即俯下身,企图一口把我的宝宝吞掉,我连忙把她的头一推,说道:「小姐,你这样的玩法我不太习惯,如果太匆忙,我可是硬不起来的。」

阿冰望着我说道:「那么,你想怎样玩呢?」

我笑着说道:「我要先玩你,玩到你出水,我才会硬。我们到床上去吧!」

说完,我和阿冰双双回到床上。我摸着她那小小的乳房,说道:「阿冰,你一定未到二十岁,顶多的十九岁吧!」

阿冰道:「快十九岁了,你害怕吗?」

我笑着说道:「如果在别的地方,说不怕就是假话。但是在这里就不用怕了。」

阿冰说道:「是的,占美哥的地头最安全了,而且你放心,我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问道:「那你的第一次是怎样的呢?」

「别提了!」阿冰苦笑着说道:「圣诞节参加舞会,谁经手的都不知道!」

我的手摸向阿冰的私处,她微微一缩,说道:「好痒哟!你直接干我吧!不要用手挖我啦!」

我笑着说道:「还没硬起来哩!怎么插去呢?」

阿冰摸着我软软的肉茎说道:「我用嘴吮吮,一定让你坚硬如铁棒!」

话音刚落,阿冰就就把头凑到我下部,把我的龟头咬到她口里。她用樱桃小嘴连吮了几口,把眼珠转向我,说道:「你怕不怕我把你咬下来呢?」

我说道:「不会吧!向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像是会吃人的妖精呀!」

阿冰道:「你错了,我正是吃人的妖精。等一下我把你吸出精来,我就吞食下去,把你的子孙给吃了!」

我笑着说道:「等一下你把我吸得硬起来了。我就直捣你那销魂小肉洞,叫你生几个娃娃出来!」

「你倒想得美,谁帮你生孩子呀!」阿冰把龟头吐出她的小嘴,说道:「哇!已经这么硬了,快来弄我吧!」

我说道:「好吧!你躺在床沿,把腿举起来。」

阿冰听话地摆好了姿势。我捉住她的脚踝,扶着两条雪白的嫩腿,把粗硬的大阳具凑向她毛茸茸的阴户。阿冰伸出绵软的手儿,将龟头导入湿润的肉洞。我觉得她温软的腔肉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并不敢贸然深插。然而阿冰挺腰摆臀向我迎凑,于是我把阳具尽根插入,我和她交合的地方

见到彼此的阴毛。

这时,我见到阿冰脸上有一种异样的表情,似乎不堪承受,又像颇为满足。我开始缓缓地抽动。阿冰立即呻叫出声,由于她的阴道实在太紧窄,不到两个字的时间,我便在阿冰的阴道里一泄如注了。

阿冰匆匆推开我,跑到浴室去冲洗。我也尾随她进去。我见她忙着把水往阴道里灌洗,就笑着问道:「你事前没做好预防措施吗?」

阿冰道:「刚才被你玩得兴起,不记得叫你戴套,要是被你弄大肚子就麻烦了!」

回到床上后,阿冰仍一丝不挂地偎在我怀里任我上下其手,到处抚摸。我的肉棒很快又坚硬起来,阿冰也的眼里也流露出渴望的神彩。我抚摸她的阴户,把谁知伸入她湿润的小肉洞,说道:「再来一次好不好呢?」

阿冰说道:「我知道一会儿你还要应付我妈哩!你行吗?」

我笑着说道:「你别看我这把年纪,偶然连续玩几次,可不成问题的!」

阿冰道:「我阿妈好风骚的,我怕你吃不消,所以,你不妨慢慢来,不要心急,一心急就不行了,你弄她一次是不够的,最少要弄两次,否则,她试过一次不够瘾,以后就不会再见你了。」

我说道:「你怎么对你阿妈知道这样清楚?」

「哼!知母莫若女呀!」阿冰向笔者扮了个鬼脸。「如果我阿妈和你交个男朋友都不错呀!不必她经常睡不着觉嘛!」

「先别提你妈了。」我把阿冰赤条条的肉体把在怀里说道:「来!我们玩一个坐马吞棍,把你的小皮夹套上来吧!」

阿冰微微抬高臀部,让我的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然后慢慢地把我的阳具吞没。当我完全进入阿冰的肉体,她说道:「昆叔,你的肉棍儿好劲哦!有些年青人都比不上,等一会儿我妈和你玩时一定很享受。」

我笑着说道:「那你现在享受吗?」

阿冰缓缓地让她的阴道套弄着我的肉棒,她说道:「老实说,你的尺码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但是我收得你的钱,还能不给你弄吗?」

我笑着说道:「那么你是免为其难了!」

阿冰向我飞了一个媚眼,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嘛!你刚才简直把我玩得欲仙欲死哩!现在我虽然还想再乐一次,但是我怕无力离开这里。昆叔,不如我用嘴玩,把你吸出来,好不好呢?」

我点了点头,于是阿冰改变了姿势。把我的龟头含入她的小嘴里又吮又吸,想不到这小妮子对口交倒十分在行,过了一会儿,我就喷了她满嘴精液,阿冰一滴不漏地吞食下去,接着像小猫似的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抚摸着她的阴户,说道:「你们两个双胞胎,实在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你这里的毛发茂盛,说什么我也认定你就是阿咪呀!」

阿冰问道:「昆叔,你到底有没有玩过我妹妹呢?」

我笑着说道:「真的没有哇!我知道她底下没有毛,是因为在尖东码头和她调情,她让我摸过她的阴户,后来警察巡到,就没有下文了。现在我倒很想同时和你们两个在一张床上玩个痛快。」

阿冰说道:「你要玩我倒容易,随时都可以叫占美召我来这里干个痛快,但是我妹妹虽然失过身,却还没有出来做。如果她愿意和你上床,我自然奉陪嘛!」

说到这里阿冰看了看手表,又说道:「我妈快来了,虽然她也是知道我刚才在和你玩,但是两母女同时在这里和你面对面,毕竟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

我对她点了点头,阿冰立即穿上衣服,一声拜拜而去。

阿冰离开之后,占美入房问:「阿冰的表现怎样呢?」

我笑着点了点头,占美又说道:「她阿妈十二点一定会准时到来的。」

搭正十二点,李小姐果然来了。她一出现,见到是我,表情是十分怪异的。我把她一手抓住,说道:「李小姐,不要介意,我们有缘才能相逢了,过来啦。」

她娇羞地垂下头,占美乘机说道:「昆哥是我的好朋友,你们如果合得来,不妨先仿先做朋友,说不定日后可以成为夫妻呢!」

她无语。对于李小姐,不用再扮客气,因为她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但为了要尊重她,唯有帮她解开衫纽,并且亲手解下她的胸围,直到赤条条时,我的眼睛为之一亮,想不到三十几岁的她,身材依然还是那么标青,两个乳房不大不小,她的奶头好像红葡萄那么大,尤其是她的阴户,阴毛浓密,乌黑光亮,呢种体态,摆明是战斗格。

此时此地,无声胜有声。我一手把她拥在怀里,轻轻戏弄她的奶头,李小姐即时打冷震,她说道:「不要这样摸啦,人家会好痒哦!」

我问道:「什么地方痒呢?」

她把头钻进我怀里说道:「当然是下面啦!你自己摸摸就知啦!」

李小姐所指的下面,当然是她的阴户,不出所料,原来个阴道早就淫水潺潺,我用一只手指去试探,一下子就插入她的阴道里去了。

「昆哥,你玩我吧!」李小姐一边说,一边握住粗硬的大阳具,向她下体的肉洞塞进去,未塞入时,她已经咬牙切齿,真是风骚到不得了。

老实说,我也并非圣人,见到李小姐这么风骚,我亦立即兴致勃勃地顶了她两下。

「我们用个新姿态好么?」李小姐说道:「我想你从后面插进去,我喜欢呀!」说完,就扮『哈巴狗』般,竖起个大屁股,等待我去进攻。

呢种性交的姿势,我比较少试过,所以姑且一试,就这样勇闯玉门关,一插而入,最过瘾的是可以一边抽送,一边抱住个大屁股摸摸捏捏。

经不起她的扭腰摆臀,我终于在一大抡狂抽猛插之下,忍不住就要出射精了,但李小姐就在这千钧一发时,扭一下屁股,命我的宝宝亦滑脱出来,同时叫我把阴茎插入她的屁眼,让精液射到她的屁股里面。事后,她向我道歉:「对不起,上两日我忘记食避孕丸,怕搞出人命来。」

我笑着说道:「没关系,安全第一嘛。」

接着,我们一起进浴室冲洗。我见到李小姐虽然生下阿咪和阿冰,然而身材仍然不错,尤其她酥胸上一对丰满的乳房,摸起来要比她女儿盈手得多了。而且皮光肉滑,手脚小巧玲珑。正是我喜欢的尤物。

回到床上,李小姐主动替我口交,弄硬了肉茎,又要我入她的骚洞,俩人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临射精时,李小姐让我射进她的嘴里。当她准备含住我的龟头时,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喷了两滴在她脸上。李小姐连忙衔着我的阳具继续吮吸,吃下我射出的精液。

完事后,我怕李小姐再提前事,就匆匆告辞了。

以后的几天,我心里总念念不望阿咪。又不好意思再出动阿奇,于是想办法买到一些她们喜欢药丸,就单枪匹马勇闯夜尖东。

是夜,竟然很方便地找到了阿咪。我把她叫到一边,直接把东西交在她手里,并邀她陪我过一个浪漫的晚上。阿咪立即爽快地答应了,她把药丸交给其他的女孩子,就回到我身边,笑着说道:「昆叔,由现在开始,直至天明,我的一切属于你。不知你怎样安排我们这个浪漫夜晚呢?」

我笑着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等夜深了,我带你找地方冲凉睡觉。」

「好哇!我正想找地方冲凉哩!现在我先带你去一个僻静的地方,一定没人来骚扰我们,可以放心去马都行。」

我默默地跟阿咪走到公园的尽头,这里在白天可能是最暴露的地方,但是现在看来的确僻静。前面是大海,后面和一边都是高层商业大厦。另一边,也就是我和阿咪来的方向,如果有人过来,几百尺远就清楚的见到了。加上这里路灯较暗,的确是情侣们出没的好地方。

阿咪拉着我到石凳上坐下,她把手伸到我裤,笑着说道:「昆叔,我知道你已经玩过我妈妈,我妈很称赞你床上的功夫,很想再和你玩哩!」

我笑着说道:「好哇!有机会可以再和她聚聚嘛!今天我主要是来找你。」

阿咪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想找我和姐姐三人同床嘛!」

我惊讶地问道:「你什么都知道啦!」

「当然知道啦!」阿咪笑着说道:「我妈最疼我们两姐妹了,本来她都不想我姐姐作应召,是我姐姐主动要负起养家的责任。她既然管不了,就干脆不管,不用跟女儿失感情,所以我虽然出来玩,她也不会管,我们每天都有电话联络哩!」

我听她这么说,一时竟不知再说什么。阿咪又说道:「我知道你无意做我的爸爸。其实我妈需要床上的良伴,并不一定要你加入嘛!」

我说道:「我怕和你妈做了朋友,就不方便和你玩。」

阿咪嘻嘻笑着说道:「你既然一次玩了我妈妈和家姐,还怕不方便和我玩吗?」

我说道:「那是一场交易,是她们情愿的嘛!」

阿咪笑着说道:「那我现在也是情愿的,我们开始交欲吧!」

「阿咪,你的豪放真令人吃惊!」我说道:「不过我想我也不能太保守,今晚我想先在这里和你来一场。然后再找个地方继续。」

「我奉陪到天明!」阿咪坐言起行,她拉开我的裤链,把我的阳具放出来,先用她的小嘴含着龟头润一润,接着就骑上来,把她的阴户套下去。这时我觉得她温软的阴道把我的肉茎紧紧箍着,感觉上,她的阴户比阿冰还要紧窄有点儿。

阿咪的身体没有动,但是她的阴道却一松一紧地缩放,使得我插在她肉体里的肉茎特别好受用。我望着阿咪的脸蛋,见她竟有点儿羞人答答的样子,眼睛对不敢正视我。

过了一会儿,阿咪在我耳边说道:「昆叔,等一下你快要射精的时候记得告诉我,我会用嘴巴来接,这样可避免沾污你的裤子。」

我笑着说道:「阿叔在这方面是收放自如,如果我不泄,想你都不能叫我泄哩!」

「才不信哩!」阿咪说着,更加吃紧地收缩着她的阴道。见我仍然没有动静,则改用她的樱桃小嘴吮吸龟头。玩了许久,我仍未射精。阿咪乃抬头说道:「昆叔,我服你了,你在我嘴里射精吧!」

其实这时我已经箭在弦上,阿咪刚说完话,再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的时候,我已经突突地往她嘴里喷射精液。阿咪紧紧含着我的龟头,直到我的阳具停止跳动,才把嘴里的精液全数吞下去。

接着,我准备带阿咪到占美那里。阿咪笑着说道:「今晚到我家去吧!我知道我妈去打通宵麻将,姐姐也不在家。我家地方虽然小,但是也有一张床,够你使用的了。」

我接受阿咪的建议,立即叫的士到阿咪的家。她家在佐敦道附近,住在唐三楼。虽然楼下的环境差,但进屋之后,也见收拾得颇为整洁。地方有一两百尺,没有厨房,

有一个小小的冲凉房。

阿咪一进屋,就脱得精赤溜光走进浴室。一会儿,也是赤条条走出来。她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握住我的阳具说道:「快点给我吧!这次我也要爽一爽,你得把精液射在我阴道里面!」

我见她这么喉急,猜她一定是刚才在海边玩得意犹未尽。因此也话不多说,扑在她身上一阵子狂抽猛插,直把她干得如痴如醉,方在她的阴户里一泄如注了。

我搂住她亲热了一会儿。阳具又硬起来,又想动她。阿咪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不行了,我打电话叫姐姐来陪你玩吧!」

阿咪打电话找到了阿冰,但是阿冰有客抽不了身。阿咪乃对我说道:「叫阿妈来好不好呢?她好几天未和男人玩了。」

这时,我也有点了点头。阿咪立即打了电话给她妈妈。

我说道:「你妈来时,你要不要徊避呢?」

阿咪道:「自己的家里,不要吧!到时我诈睡,你尽管和我阿妈玩个痛快。」

过了一会儿,李小姐果然推门进来了。她见到我躺在她的床上,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脸红红地说道:「我先冲个凉。」

浴室的门没有关,我轻轻从床上爬起来,赤条条地摸到浴室,见到李小姐一丝不挂地在里面冲洗,就推门进去。她没有赶我走,于是我边和她一起冲洗,边对她的肉体上下其手,一会儿摸她的乳房,一会儿捏她的屁股。」

李小姐说道:「我女儿还在外面,让她见了不好看。」

我笑着说道:「她已经睡着了,我们放心玩吧!」

说着,我一屁股坐在厕盆上,叫她坐在我的大腿上,顺便把她的阴道套上我粗硬的阳具。李小姐轻轻舒了一口气,把她的乳房也紧紧贴在我胸部。温存了一会儿,李小姐在我脸上轻轻一吻,说道:「去床上吧!床上舒服一点!」

上床后,李小姐十分热情,一切都由她主动,我是舒舒服服地躺着享受温柔。

正当李小姐扭腰摆臀,狂套我的肉茎时,阿冰突然开门进来了。李小姐顿时呆住,不知如何是好。反而阿冰说道:「妈,昆叔,你们继续吧!反正是在自己家里。」

这时阿咪也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笑着说道:「是呀!这里又没有外人。怕什么!」

然而李小姐毕竟不能自然地在两个女儿面前继续刚才的主动。她从我身上下来,准备抽身溜走。阿咪却拉住她的手不放,还回头对我说:「昆叔,为了我们的友谊,拜托你和我妈继续玩下去呀!」

阿冰也说道:「昆叔!你满足了我妈,我和阿咪任你玩过痛快!」

在两位娇娃的鼓励之下,我不禁萌发一阵子大男人的英雄气概。于是我把李小姐掀翻在床上,架起双腿,把粗硬的肉棒塞入她的阴道乐一阵狂抽猛插。这时阿冰也脱得一丝不挂。她和阿咪每人捉住妈妈的一条大腿,让我腾出双手到处摸捏。我一会儿抚摸李小姐的乳房,一会儿挖弄两女的阴户。然而阳具则不停地急攻着她们的母亲。李小姐经过一阵『伊伊哦哦』的呻叫,终于崩溃了,她快活得失去了知觉。

我把李小姐推到床后,然后对阿咪和阿冰说道:「轮到你们了,谁先来呢?」

阿冰笑着说道:「我们想同时来,你行吗?」

我笑着说道:「当然可以啦!我除了一根肉棒,还有舌头和手指哩!」

阿冰说道:「好吧!我要你的肉棒,其他的让给阿咪了。」

阿冰跨到我身上,把我的肉棒放入她毛茸茸的小肉洞。阿咪则把白雪雪的阴户凑到我面前,我总算得偿所愿,可以和同时这对孪生姐妹尽情地淫乐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