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正文

少年阿宾(十八)南行夜快车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晚上十一点半,台北发往高雄复兴号列车,阿宾坐在第十五厢的最后面,等待火车起动。

暑假刚开始没多久,钰慧和她们班上的几个同学,约了要到垦丁去玩,钰慧打电话给阿宾,问他能不能来南部。阿宾正闲的不知如何是好,当然马上就答应了,他跟妈妈说过,获得她的同意,整理行李南下。

阿宾之所以会选择这一班车,是它抵达高雄大约在清晨六点四十分,阿宾可以在车上睡,比较不会浪废时间。

通常而言,复兴号只挂十节车厢,今天不晓得为什么挂到十五节,所以虽然乘客不算少,空位却也很多。阿宾上车依着号码找到座位,可惜是靠在走道边,虽然晚上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他还是盘算着,如果火车起动以后隔壁还空着的话,他就要坐过去右边靠窗的位置。

列车刚开动不久,有一个女孩从另一头打开车厢门进来,还一直往这头走来,阿宾暗想:“不会吧!”

结果她走到阿宾旁边说:“对不起!”

原来旁边真是这个女孩的位子。阿宾挪了挪腿,让她坐到里面。

这个女孩子瘦瘦高高的,短发俏丽,菱角嘴,秀挺的鼻子上架了一副细框眼镜,穿着蓝色衬衫,灰色ab裤剪裁得非常合身,她看人的时候微微吊着黑眼珠,阿宾记得杂志上说这叫三白眼,据说是淫荡的标帜。

但是这女孩却非常冷酷,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以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来读着。阿宾看她那种孤傲的样子,跟她搭讪必然自讨没趣,

阿宾手上本来就拿着一份在车站买的杂志,便也看起来。偶而,他翻到刊着泳装的画页,不免仔细的多瞧两眼,却听见隔壁那女孩发出轻蔑的鼻哼。阿宾听到她的不满,故意津津有味的掀来掀去,那女孩也不再管他,专心地读起自己的书。

阿宾看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没多久竟睡着了。

“对不起!先生,请你坐过去好吗?”在睡梦中有人推他。

阿宾睁开睡眼,发现自己的头仰倒在隔壁女孩肩上,她正满脸厌恶的瞄着他。阿宾虽然抱歉,却也生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摆这种臭脸。他坐正身体,重新闭上眼睛,懒得理她。

他这回睡了很久,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厢里几乎已经没有旅客,大概是路途上慢慢下车走掉的。隔壁那女孩盖着一件外套在睡,他看了看表,清晨四点多,想来应该已经过了嘉义。

阿宾睡不着了,他无聊的又拿起那本杂志,心不在焉的浏览着。

他胡乱翻阅,忽然间肩头一重,原来是那女孩子倾睡到他身上来。阿宾正想推醒她,好狠狠的报复一下,看着她熟睡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却觉得于心不忍。

那女孩在睡梦中一脸安详,阿宾看着她的脸,心想:“这样不是很美吗?何必老是板着脸板呢?”

那女孩的额头圆润,月眉儿细细弯弯,长长的睫毛,细致光滑的脸颊,而最令阿宾神往的是她那诱人的嘴唇。这香唇上挺下厚,上唇缘曲线优美,弯成一付短弓,翘起的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下唇圆而丰润,像还带着露珠的樱桃,这时上下唇虽然闭紧,还是在最中间发生一处小小的凹陷。

有时,那女孩轻轻吐出小舌湿润一下嘴唇,那舌尖滑过唇缝,暧昧又动人。又偶然,她略略蹙眉,嘴儿乍启,那整齐洁白的门牙轻咬着下唇,贝壳一样的嵌在鲜红的果肉上。阿宾看得痴迷,右手贴着椅背伸展到女孩的右侧将她搂起,心头蹦蹦乱跳,既慌且喜,想要轻举妄动,又不敢造次,一翻挣扎之后,终究还是把持不住,低头贴上她的嘴唇亲吻。

这女孩不知是否正好也梦见情人,当阿宾吻住她的时候,她蠕动着嘴儿回应,阿宾吃着她的上唇,她也含着阿宾的下唇,俩人互相吸吮,情意绵绵。

阿宾缓慢的啜动她的嘴,每一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之再三,那女孩被温柔的挑逗所困惑着,不自主的张开唇来,香舌探出,到处寻找对手。阿宾用牙齿轻轻的去咬,然后叼着那舌儿用自己的舌尖问候它,那女孩呼吸紊乱起来,舌头急急的全部伸出,阿宾也不客气的出力吸着,俩人舌头紧密的磨擦,阿宾甚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的甜意。

接着阿宾也侵入那女孩的嘴里,和她缠绵酣战,那女孩不停地用力吞噬阿宾的舌,就像要将他咽下去一般,还吮得啧啧作响,阿宾心猿意马,正想进一步占领她的其它地方,手掌才刚握住她并不丰满的小乳房,忽然有人拍着他的肩。

“对不起,查票!”

这列车长是有点太勤劳了,现在来查票,阿宾一下子回过魂来,慌张的在口袋寻找车票,递给列车长,那女孩也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阿宾和列车长,阿宾轻声跟她说:“查票!”

那女孩点点头,摸出车票也给剪过,列车长又看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走了。

那女孩呆呆的望着阿宾,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在做什么?”

这时候阿宾还搂着她,问:“你说呢?”

她真的搞不清楚状况,摇摇头希望清醒一些,忽然想起方才睡梦中的美感,顿时恍然大悟,满脸羞红,恶声说:“你……你欺负我!”

“我是在疼你。”阿宾嘻皮笑脸的说,又伸手摸她的胸部。

那女孩气极了,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阿宾的脸上,车厢中还有几名旅客,但都坐在很前面的地方,没发现这边的桃色纠纷。

阿宾被打得颊上又热又辣,双手用力,箍紧那女孩的上身,让她的手不能再乱动。那女孩恐惧的说:“你……你别碰我……”

阿宾亲在她的脸庞上,又用自己的脸去磨她的脸,说:“碰到了,怎么办?”

那女孩快哭了,颤声说:“别……我要……我要叫了……”

“你叫好了!”阿宾说。他知道像她这样骄傲的女孩,都害怕丢脸,绝对不敢真的喧闹让大家知道,那是多羞人的事情。

她果然只是挣扎不敢叫喊,阿宾在她耳边亲着,说:“你别动,让我亲亲。”

那女孩哪里肯,阿宾见她不就范,又说:“亲完我就放了你。”

她听了之后,信以为真,慢慢放轻抗拒的力气,最后停下来。

阿宾咬着她的耳垂说:“对,这才乖!”

她耳边传来男人的喘息,耳垂又被阿宾舔得麻痒,不由得起了机伶伶的冷颤,缩着肩膀,阿宾放松手臂,温柔的揽住她的腰枝,嘴唇游移到她的脖子上,又伸舌去舔舐着。

她仰头枕着阿宾的肩,忍不住“嗯……”了一声,感觉不妥,连忙问:“你亲完了没?”

阿宾重新吻回来她的耳朵,在她耳根说:“还没……”

她怎能受的了,嘴上“啊……”了一声,不由自主抓住阿宾的小臂。阿宾吃过了左耳,又来舔左耳,她已经浑身乏力,全凭阿宾抱着她,阿宾轻托过她的下颚,端详她的脸,她羞赧不已,阿宾将她一把拉近,再度吻上她的唇。

她双手无力的推在阿宾胸膛,阿宾吻得热烈,那双小手就逐渐攀上他的肩头,最后搂着阿宾的颈,主动的对吮起来。

阿宾趁她有反应,左手便去摸她右乳,她连忙缩手来拨,阿宾就去摸她左乳,她又来拨,阿宾再回到左乳,她来回几次摆脱不了,就听天由命不再理会他的手,专心的和阿宾吻着。

好不容易阿宾停下来换气,她将阿宾的脖子搂得紧紧的,呵喘着问:“亲完了没有……?”

阿宾将她推倒在椅背上,低头去吻她的领口白肉,呜咽的说:“还没!”

阿宾色欲熏心,左手已经在解她的上衣钮扣,她上身不方便动,便扭起双腿抗议,大概阿宾裁定抗议无效,仍然摸进她的衬衫内。

这女孩因为乳房不丰满,穿的是有厚厚杯垫的内衣,阿宾一摸没有触感,就直接撩起胸罩,贴肉握住小肉丸子。这女孩虽然胸部单薄,乳头却大,阿宾用掌心去磨动,一下子就硬了。

阿宾的嘴顺着胸部而下,来到乳头上舔着,她的乳头乳晕颜色都淡,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和乳房的差异,被阿宾吸过比后,才有一些些红润起来,阿宾手口并用,将她的胸部蹂躏个够。

这女孩仰头半闭着眼睛,双手捧着阿宾的头,她已经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不过为表达少女的矜持起见,她还是问:“亲完了没?”

阿宾突然抬头说:“亲完了!”

她一听十分意外,就愣愣的傻在那里,看着阿宾淫邪邪的表情,半晌才醒悟是阿宾故意捉弄她,不依的扭动上身,阿宾笑着回去舔她的乳房,她终于“啊……”的满足叫起。

阿宾一边吃着她的奶,手已经在她的腿间摸索着,她的大腿细细的,没有什么肉,尽管如此,终究还是敏感的地方,她摇动着臀部表达她的感受。阿宾隔着裤子虽然也摸得舒服,但是得不到成就感,就去拉她拉炼。

这次那女孩真的不肯,阿宾死拉活拉,用尽方法,那女孩护土有责,抵死不从。阿宾要她乖乖别挣扎,并且威胁她说:“要不然别人听见或看见,多丢人啊!”

她听了阿宾的话,才不甘愿的让他脱去长裤,阿宾警觉的探视四周,然后看着那双又长又细的美腿,说:“你真美!”

这女孩听了很高兴,但是又很担心,既担心被人看见,更担心阿宾,男人脱了女人的裤子还会安什么好心?

她穿了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裤,用料稀少,腰边只是一条细绳,配合她苗条的身段,的确很迷人,她的臀部小而结实,圆鼓鼓的相当诱人,前面阴阜处因为被她的手遮住,看不出所以然来。

阿宾又去吻她的唇,强行伸手在她的裤底部份探索,那女孩怕死了,双手一直保护着重要机密,阿宾武力侵入,摸到了潮湿的棉布,阿宾故意用手指在那里划圈,还偶而朝前突刺。

那女孩难以招架的发出哼声,阿宾怕她吵到别人,嘴巴封着她的唇一刻也不敢放掉,手指头已经撇开三角裤底,在阴户上擦着,展开巷战。这女孩连这里都一样的削瘦,毛儿粗短,看样子是一亩贫脊的田地,不过这亩田地现在却水份充足,准备好了可以耕种。

阿宾知道如何拿捏力量,他不轻不重的在她穴儿口勾勒,那女孩一直“唔……”个不停,后来,阿宾将她用力一抱起,让她背对着自己,跨着跪坐到他身上,那女孩扶着前面的椅背,回头害怕的看着阿宾。阿宾她要将头转过去,不让她看,揽手到她阴户上又再不停掏扣,那女孩坐在他的身上发抖,腰杆紧张,不免就翘起屁股,阿宾爱怜的来回摸着,那女孩被弄的舒服,软软地趴在倚背上,阿宾解开自己裤子拉炼,拿出早就死硬的鸡巴,又再将那女孩的内裤底扯开,用龟头去磨她阴唇。

那女孩一被龟头顶到,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心想不愿意的事情终于还是要发生,反而镇定下来,安静的感受和等待男人来侵略。

阿宾看她伏在前面椅背上不动,屁股黏在自己的胯间,姿态美妙,就按着她的臀侧往下压,让鸡巴逐渐被穴儿吞下。

那女孩小嘴张开,很轻的“啊……”一声,阿宾慢慢深入,她就一直“啊”着,后来她发现阿宾居然没完没了,不知道到底有多长,才疑惑的转头来看,这时阿宾刚好全根没尽,将她的花心挤得水泄不通,那女孩气息慌乱,断续的说:“你……你……好长啊……”

阿宾笑着说:“没试过吗?来,要动了哦……把嘴捂着。”

那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要捂着,但还是听话的用手背掩了嘴,阿宾捧起她的臀部,一上一下的摇动起来,她才知道要捂嘴的原因,要不然那爽死人的美感,恐怕早已经高声叫出了。

那女孩身体轻,阿宾抛套起来非常省力,所以插得又深又快,女孩自然也舒服得回肠荡气,可是偏偏不能叫,穴心儿又美得要命,便可怜的咬着自己的手背,发出急切的喘声。

阿宾低头便可以看见鸡巴在阴户进出的样子,红红的阴唇因为抽插而频频翻动,带出来一股股的浪水,那女孩的反应真好,没多久阿宾就发现他的手可以不必出力,完全是那女孩自己在摇着屁股挺动。

那女孩陶醉的上下骑个不停,越奔越快,忽然一屁股坐到底,浑身发抖好像在哭泣,阿宾连忙也将鸡巴上挺,原她来高潮了。

阿宾不想让她休息,马上又动手将她捧着套起来,还恶劣的拿拇指在她肛门口按捺,那肛门收缩的排斥他,阿宾弄了一些淫水涂在上面,再一用力,半截拇指就插进肛门去了。

“噢……”那女孩终于叫出声来。

忽然另一头有一个乘客站起来倒水喝,俩人赶紧停下来,等那人又坐回去,阿宾才偷偷回复动作,女孩回头不满的瞪他一眼。

阿宾见她感觉强烈,不敢再过份刺激她,但是插进去的一截拇指还是让她夹在那里,他挺动鸡巴,专心的操她的穴。

那女孩很不济,才没多久又泄了第二次,同时失去体力,软豁得像鳝鱼一样,让阿宾没法再干。阿宾只好将她摆回她的座位,放低她的身体,替她脱去三角裤,她还是做作的假意抗拒,阿宾俯身到她上面,肩起她的两腿,鸡巴重新插进阴户,更快速的操起来。

那女孩腿儿纤细,双膝可以弯曲到胸前,让阿宾插得又深又密,不断的顶在她子宫口,引起膣肉连带的收缩,夹得阿宾舒服透了,不免更卖力的抽插,让她不停的喷出浪水,浸湿了椅垫。

那女孩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过,咬牙切齿,紧蹙眉头,阿宾看了不忍心,就又去吻她,她像荒漠遇甘霖一样,贪婪的吸着阿宾的唇,阿宾将鸡巴动得飞快,那女孩“唔……唔……”不停,穴儿连缩,又来一次高潮。

这回她真的不行了,一直摇头告诉阿宾她投降,阿宾也不强人所难,拔出鸡巴躺回椅子上,那女孩虽然已经全身瘫痪,一双媚眼却睁得老大,在看阿宾的鸡巴。阿宾也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休息,那女孩伸来左手在鸡巴上摸着,很讶异它的粗大,阿宾将她拥起,她幽幽的说:“你好棒哦。”

阿宾抚着自己的脸颊说:“可是你刚才还打我。”

“当然要打啊,你那么坏欺负我。”她说。

这时候天色已渐渐亮起,阿宾贴着她的脸,温柔亲吻她的腮,她心满意足的闭起眼睛。一会儿之后,女孩休息够了,找来面纸擦干净身体,羞涩的扣上衣服穿回裤子,阿宾还是挺着鸡巴坐在那里。

她看阿宾直立的鸡巴,笨笨的问:“你怎么办?”

阿宾巴不得她有此一问,马上说:“你舔我好不好?”

女孩摇头说她不会,阿宾就教导起她来。他要她伏下,右手握着鸡巴,用舌头去舔龟头,那女孩起先不敢,还连连作呕,阿宾说好说歹,她才轻轻尝了一下,发现也没什么太不好的味道,终于慢慢的吃起来。

阿宾指导她怎么让男生舒服,她也用心的学着,阿宾猜她一定是有男朋友,练好了不晓得会便宜谁。

她一边含着,还一边抬头来瞧阿宾的反应,阿宾也看着她妩媚吊起的眼珠,他现在相信了,三白眼果真是淫荡的像征。

她又舔又套,阿宾虽然早晨总是坚硬而迟顿,毕竟不是铁人,终于连连悸动,射出精来,第一道精液射进那女孩嘴里,她赶快吐出鸡巴,接下来的就都射在她脸上,她眨着眼精承受着,等阿宾射完。

“噢……真舒服……”阿宾赞美她。

她为阿宾拭去精液,温柔的替他穿好裤子。

阿宾再将她搂起,想再吻她,她指指自己得嘴说:“有你的那个欸……”

阿宾无所谓,还是吻上去。俩人在座位上紧紧的相拥,像情侣般的相互依恋,磨蹭不停。

车到高雄了,进站之前,阿宾问她:“对了,我叫阿宾,你呢?”

“小珠,潘瑞珠。”她说。

原来她也是到高雄来找同学,阿宾一问,他和小珠居然同校,小珠笑的很开心,要了阿宾公寓的地址,阿宾告诉她。

“不过……我……我有女朋友哦……”阿宾提醒她。

“没关系,”她笑了,是那么的温柔灿烂,昨晚的骄傲盛气一点也看不见了:“我也有男朋友。”

车厢广播传来进站的通知,火车停靠月台,他们提了行李下车,走出车站,她不舍的吻了阿宾,道别而去。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祝大大2011年新年快乐,天天开心

五楼快点踹共
是最好的论坛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另类其它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