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原创]微乳女友(十九)古庙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作者:熊目烧饭

              (十九)古庙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伴随全身酸痛,有一半原因是昨晚喝很凶的关系,有些

宿醉;而另一半原因是昨晚听着阿ken和小柔的交欢声,一直发着春梦,梦中

对手时而阿ken的女友诗敏,时而是自己的女友,时而是第三者看着女友被人

或一群人骑着,每次片段都断断续续,搞得我醒了好几次,没有睡好,再来的是

下身又如常的硬梆梆起来。

  由于今天是我们在长洲行最后一天,大家都比较早起,当然包括昨晚干得很

晚的两位主角,就光看他们两人的态度,绝对想不出他们昨晚有过一手,而我也

一度怀疑过昨晚是不是自己听错。

  由于是最后一天,大家决定先各自活动,晚上再聚起来搞个最后烧烤晚会。

阿ken、诗敏提议继续去享受长洲的阳光与海滩,小柔也一早换了件纯白的比

坚尼,态度已明显不过,而kazaf因为刚和小柔言归于好,不敢反对,只好

跟随他们去了;而我和女友就在附近走走,女友听过朋友说附近有个传统的什么

古庙,求事业顺利、姻缘美满都很灵验,所以我们就决定到那边走走。

  女友今天依旧穿上小背心、热裤及凉鞋,只是款式不同吧了。可能今天比前

几天还闷热,我可以从女友那件纯白小背心的黑色字样上隐隐约约发现小点的踪

影,当然喜欢暴露女友心态的我没有加以提点女友,就这样陪她去寻找那寺庙的

芳踪。

  我和女友依照她朋友说的在村子里转了几个圈,走上了几十个石阶终于找到

了。说实在长洲寺庙好多,而最多可算是天后庙,而这家寺庙香火及寺庙的外型

都很小,如果不是有人介绍,真的不会找到这里来。

  那时因为打电玩,常常很晚睡,我体力总是不够女友好,我一到步就先到一

排石椅上去坐坐歇一歇,当然女友如常的取笑我没用。在我休息过后就陪同她进

去,虽然寺庙外面热得要命,可是进入寺庙后确是凉快不少,女友好快就烧了香

添过香油,也开始寻找起签桶来,当然我也被命令一起找。

  说也奇怪,这寺庙又没有看管的人,有解签的位置可是却没有人在,想问一

下人都不行,最后我在小佛像背后看到一堆签桶,正要转身通知女友时,却发现

女友好像也发现什么似的在地上爬找。我一直在文中常说女友虽然没乳量,但身

材不算差,尤其她那又圆又大的臀部更是迷人。

  女友工作上头脑非常灵活细腻,可是工作以外她却有很多神经大条的行径,

可能刚才上石阶时动作太大又或者趴下寻找的关系,她那条小热裤有点移了位,

现在把一边的内裤露了出来,而且臀部的肉更是卖了点出来,而她臀部更正正对

着寺庙的大门。

  虽然可能大家怪我在这么神圣的地方想这些东西真的不该,可是换转是你看

到当时情景都不得不呆掉并欣赏下去,而且希望快些有人进庙把女友看个精光。

可是我等待了数秒,这样的人物没出现过,而我也被女友的叫唤声把我硬生生从

妄想中拉回来。

  「阿薪!我找到啦∼∼过来一起求签吧!」

  「喔喔∼∼我也找到了,这边好一大堆。」

  「哎呀!我还爬到神坛下找出来,原来那边有这么多。」

  「一直就说妳笨!」

  「我哪笨?你才笨耶!」

  就在我们打情骂俏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干咳,不知何时有个中年男士穿着

一身唐装衣服坐在解签的位置上,我和女友互望一下就不敢再吵闹下去,并开始

求起签来。

  「小姐,你求的是……」

  「求自身及姻缘。」

  「这支是……」

  可能昨天睡得不太好,就在庙祝解签期间我已云游太虚,而视线又不时落在

女友身上。女友认真的表情真是我最大的乐点,到现在我都不明白女生为何总是

信这种求神问卜的游戏。

  就在女友专注地细听的同时,我也开始专注了一件事,就是女友的那两颗小

点,不知何时就凸得连那黑色字样图案都不能挡着的地步,那30的黑色字样上

用肉眼已明显看得出有两点激凸而出。

  看到这情形,令我心想那庙祝一定也留意到,可是事情并没有像色文中各位

留意到女友身上的激凸两点一样,这令我满不是味儿。

  「这位先生呢?」庙祝伸出手示意我把签拿给他看,我把手上的签给了他,

为免女友发现我的行径,只好专心听起庙祝解说。

  说真的,我不信这东西是有原因的,总是说些有的没有的,谁不知你妈是女

人的道理,实在有够闷。最后还不是结论说,不好呢,你就要加倍努力;好呢,

就更加要努力,说到底不就是要做啦!我真是有刻冲动想问庙祝,我何时可以发

达?当然最后也没问出口啦!

  解签完毕,女友买了个安心,心情都比之前来时开心多了,她搂着我的手臂

再沿着那数十级石阶回到村里去。女友可能安心了不少的关系,好快就嚷着要吃

东西,可是长洲店子虽然多,可是每家店都是远近驰名,好多想吃的都满是人,

最后女友受不了,决定找一家吃面的等候。

  那家店竟然没冷气,只有风扇,我好记得那天没热死算是我的幸运。我们等

了好久终于有位子,可是还要和别人挤在一起坐,就在我观看餐牌时,女友已急

不及待地点餐:「我要一碗牛筋粗丫。」

  「牛……筋……粗……」

  「你吃什么呀?」

  「我等一下再叫。」虽然我如此说,店员却没离开我们旁边,只是大叫了一

句牛筋粗就一直守候着,令我很不好意思。

  正当我想随便叫一个面餐时,才发现那店员不是在等待我点餐,而是一直盯

着女友的胸部及领口,这时我才发现女友因太热流了很多汗,虽然她没穿胸罩,

可是有穿背心内衣,但都挡不住因汗湿而把胸型及两点透视出来。

  虽然女友先天没什么乳量,但上天是公平的,在她乳房上的两点天生就比较

凸,就算不在兴奋的状态也很易凸显出来,更加莫说现在这情况。难得看到这样

的情形,我又怎会错过这令人兴奋的画面,我决定把点餐时间推后。不知是不是

店员的行径关系,好快又招来了更多的候位男仕的注目,有的有女伴在旁还装作

看杂志偷看我女友,可是为免太着迹,女友的面到来我就点餐了。

  虽然店员无奈离开,却换来一堆人偷看起女友来,还有女友旁边刚坐下来的

大叔更是越挤越靠女友身边,一直腰板挺直想从女友领口看到什么似的,可是女

友微乳的关系,除了两点从数字图样底下透出来,基本上不能在领口看到什么。

  当时手机没有拍片功能,不然我会立即拍下来供自己享用;我也为免女友发

现这情景,亦不时令女友的注意力专注到眼前的面上,或当她准备抬眼时,我就

说些有的没有的分散她注意力。我可是享受了这足足十多分钟众男齐偷窥女友的

场面,幸好女友比较神经大条,完全没有察觉这情形。

  直到结帐离开,那群男人的视线仍一直盯着女友的那两点上,有的还不时侧

看女友桌下的腿及臀部,这可真令我兴奋不已。本来我还想叫女友在村内走走供

更多人观赏她这画面,可是在大热天底下女友像有点中暑情况,为免因小失大,

我只好先陪女友回渡假屋。女友回渡假屋躺了一下好了不少,苍白的脸色才慢慢

好转回来。

  「放心吧,感觉比之前好很多,不要露出一副死老爸的面孔来。」

  「我可是担心妳好不好?」

  「最好是啦∼∼唏∼∼一身汗味,还是先去洗个澡。」

  「刚好转不久,这么快洗澡真的没问题吗?」

  「那你认为应该怎样呢?」

  「最少躺多一会,再不然我陪妳洗吧!哎哎哎……痛痛……放手放手!」

  「你这大色鬼,一会敢跟进来或偷看你就知味道。」

  「谁才会去偷看一块洗衫板呀?」

  「xx薪!你说什么?够胆说多次看看?」

  「哎∼∼没有……什么都没有!」

  「对哦∼∼我就是没身材哦∼∼那就不要我好了啦……分手啦∼∼」

  「不是……不是啦∼∼说个笑嘛∼∼」

  「哼!我才不鸟你……」女友说完,同时转身到旅行包中找出换洗的衣服便

真的不理我,迳自步入浴室去。我也只好开始整理女友和自己的行李,始终明天

一早就要乘船回去。

  刚整理好女友的背包,就听到大厅传来阿ken和小柔的嘻玩声,我打开房

门出去却看到阿ken和小柔惊讶地看着我,两人像定了格一样,阿ken的手

像要去解小柔肩上比坚尼的绳子,小柔样子更是尴尬的看着我。

  呆了数秒,阿ken才将手收回去并装作扶着小柔,跟着便说:「嗨∼∼这

么早回来呀?」

  「嗯……是呀!只有你们吗?诗敏和kazaf呢?」

  「唔……是这样的,小柔扭伤了脚踝,我先送她回来吧了,小诗她们都知道

的。」

  「是吗?那有什么要帮忙吗?要去买冰块吗?」

  小柔脸红红的细声说着:「不,不用了……我想按摩一下就会好。」

  「喔∼∼是吗?」

  阿ken用力地拍着我的肩膀说:「兄弟!放心啦∼∼交给我,我好歹都是

个救生员,这点常识我是有的啦!你去忙你的事吧!」阿ken一边说,一边扶

着小柔上楼去。

  我又不是聋子,明明在未开门时就听到他们是用跑的进来,哪有什么扭到脚

了?这又证明了昨天晚上不是幻觉,而他们真的是有一腿。阿ken真是风流成

性,可怜的是诗敏,永远当一个守候被骗的角色。话虽如此,可是另一方面真的

佩服阿ken这个人,竟然连同性恋的都可以搞到手,他真是花得有办法。

  可能因为我和女友在,阿ken也不敢明目张胆偷食,很快就从楼上下来并

说要出去买烧烤包就走了。同时间女友也洗完澡出来,当然我又如实报告给女友

大人知啦!而阿ken和小柔的关系就没有说出来。女友听说小柔扭到脚就紧张

得连头发都没吹好,湿漉漉的就从背包拿了支什么膏就直冲上楼去。

  我也只好上楼装作关心,上到楼可真是吓死我,阿ken和诗敏的房子里床

没整理都算了,还扔了一地面纸巾,床单也翻了大半在地上,还有用过的保险套

及包装一地都是,都不知刚才女友有没有看到。

  我正准备关上他们的房门时,却发现暗角处有部新进的相机,那部相机是当

时第一部有拍摄录影功能那只,只由一间手表公司和一家不知什么名牌一起出产

的,还可以设定相框画照片那种,我一直都想试试这部相机功能,现在正好有个

机会就拿起来看看。

  按出主选单照片部份,出现了好几张阿ken和诗敏的玩乐照,再按几张就

看到阿ken偷拍我和女友小恩的照片,可是大部份焦点都是在女友的臀部及小

腿上。再按几张就是最近的,当然是kazaf及小柔,这家伙真是花得够色,

连kazaf都不放过,kazaf说得那么滴水不漏都可以拍到她的走光照。

  再过几张就看到一双少女的雪白大腿和粉嫩的乳头及胸部,我之前曾看过诗

敏,绝对不会是她,以这奶量判断更加不是我女友。按多几张谜底解开了,是小

柔的,小柔的睡脸出现在萤幕上,以照片的拍得有点模糊又不够亮而且看出有点

像大厅情景,应该是昨晚拍的。

  过了几张就又回到第一张照片去,这时我看到录影档上有个3字,显示着即

到小柔的影片。

  打开第一个档案,是诗敏和阿ken吵闹玩乐的影片,可是一打开,瞬间影

片的声音把我吓到,我赶紧找到音量键按到无声状态,可是那时技术没现在好,

解像度很低,拍摄一动就看不清人物画面,而且影片长度也不多,只有大约一分

多钟。

  再按第二个影片,真的看到两个男女像在大厅的椅子上干着,可是看不清楚

是谁,我自然想到是阿ken和小柔啦!不禁看到下体有点硬。可是影片像在女

生不知情下拍摄,看来小柔都不知自己当了个a片女主角。

  再来一段影片可真是吓死我,看到个女生背部一直被摄影者推着,以凭那肌

肤的色泽已知是小柔,我被吓到的是小柔一边被阿ken从后干,一边用爬的向

前来到我们房门前,更成功推门进去,还将小柔放到女友旁干着。可惜到这里片

子就断了,无论我如何找都找不到其它影片了。

  阿ken竟然玩到这地步,不怕女友醒来发现他们奸情说给诗敏知吗?这时

色文的情节又在我脑想闪过,令我想得更多,会不会是女友其实都发现了,只是

装睡没醒,又或者醒来了被阿ken拖了去玩3p?就在我进入妄想状态期间,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女友的声音,我吓得赶紧放下相机,并把门带上。

  「薪∼∼你在干什么?」

  「没……没什么,我上来看看小柔如何吧了。」

  「真的吗?可是你在阿ken他们的房门呆了好久。」

  「喔……因为乱得过份,被吓到了一下。」

  「嗯……是呀,一地都是……」女友正想说下去就打住,之后看到她耳朵红

了,就知道她想说满地都是什么了,但我当然明知故问一下啦!

  「一地都是什么?」

  「虾!xx薪∼∼你没眼见吗?还来问?」

  「喂喂喂∼∼又是妳自己说出口的,说到一半又不说,我怎知你是说面纸还

是保险套?」

  「你好呕呀xx薪,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的。」

  「喂喂喂∼∼我哪有呕耶?我房子不知整理得多干净,保……唔……」

  可能我越说越大声的关系,女友在我说「保险套」这字之前把我的口掩上,

并小声说:「臭东西!你不要脸的吗?小柔在呀!好讨厌呀你这个死变态。」

  女友瞪大双眼:「你敢!」

  「我什么都敢!」

  「你……唔……」女友还未开口我就一下吻下去,吻了几下才退回来。

  「哼……死无赖……不要脸的臭东西……」

  「可是妳爱哦∼∼」

  「虾!你……你……」

  「哎哎哎……放手……女侠……放过我……」

  女友每次说我不过或是很生气,要不是抓我的脸就是扭我的耳朵,再不然就

是捏腿侧肉,女生都很会抓这些地方,令人满痛的而且又脱不了身。

  「咳咳……你们在干什么?」

  声音者原来是诗敏,诗敏后边是kazaf,kazaf已晒黑了不少,她

们俩都回来了。

  「没什么呀,就谈起你房间地上的……哎!痛呀!你干吗?」

碍小柔休息。」

  「行行行……不要拉∼∼痛呀∼∼放手啦∼∼我自己走……喂喂喂∼∼不要

拖啦∼∼断了啦……断了啦……」

  被女友拖扯着耳朵下楼去的同时,听到kazaf和诗敏的笑声。

               (待续)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