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半生风流 第七章 无心插柳竟成荫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七章无心插柳竟成荫

  回家时,在门口遇上妹妹英子,对我神秘地笑了笑,说︰「你去哪了?才回

来,爸妈在找你。」

  我见她笑得可疑,以为有什么不幸降临。当我忐忑不安地见到爸妈后,才知

道原来妹妹在作弄我,爸妈根本没有找我。

  经过傍晚痛快淋漓的消魂,虽然心情十分舒畅,但是身体也些疲惫,吃过晚

饭,就想上床睡觉,但是妹妹不让。

  上床刚躺下,妹妹将脚伸了过来,用脚趾夹住我那尚未勃起的小弟弟。难道

妹妹食髓知味,想与我亲爱?想到这不由兴奋起来,但是又担心妹妹怀孕。自从

上次发生关系后,只要一想到妹妹,就会想到她会怀孕的事。因此我兴味索然地

说︰「英子,你干什么?」

  「哥,我知道你下午干什么去了。」

  难道妹妹……我连忙爬到妹妹那头,说︰「你知道什么?」

  「你在后山与阿珠姐……」

  「你都看到了?」

  「是的,我见你神神秘秘望后山走,不久阿珠姐也向后山走去,她家在后山

没有土地,我很奇怪,于是便跟去了。」

  妹妹随后跟去,我与阿珠亲热的整个过程自然全看到了。想到这,我心中不

由一紧,既然妹妹发现了,别人会不会也看到?于是说︰「还有没有人看到?」

  「没有,附近没有别人。」

  妹妹这一说,我的心才稍微踏实点,心想︰以后不能再大意了,如果被大人

们发现就完了。同时我也担心年幼的妹妹会到外面乱说,便说︰「你没告诉别人

吧?」

  「还没有。」

  「英子,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那我有什么好处?」

  「以后哥什么都听你的。」

  「真的?」

  「当然。」

  「哥,你与阿珠姐那样多久了?」

  「有一个月了。」

  「一个月了?」

  「是的。」

  「她──」

  「你想说什么?」

  「没有小孩?」

  「没有。」

  「哥──」这时英子身子贴紧了我,同时伸出手来抚摸我的小弟弟。

  「英子,不要摸,等会它会想要你。」

  「不,我──」

  「你是不是想要?」

  英子不说话,但身子贴得更紧。

  「英子,哥也很想与你好,但是怕你受不了。」

  「不会的。」

  「万一……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你不是说我们年纪小,不会怀孕?」

  「我是说万一。」

  「你与阿珠姐那么久了,怎么没有?」

  「我不知道,我是怕万一,万一你有了怎么办?」

  「她那么大了都没有,我不会的。」

  「英子,你真的不怕?」小弟弟在妹妹的抚摸之下已勃勃胀起,有了发泄的

欲望。

  「哥,你的已经起来了,怎么这么大?」妹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你不怕它了?」

  妹妹没有回答,但身子贴得更紧了。

  我残留的一点理智很快被蓬勃升起的欲望淹没。我伸手搂紧妹妹,同时向她

两腿间摸去,没想到妹妹光洁的两腿间已经湿润,于是我便顺势脱掉她的短裤,

说︰「你将哥的脱了。」

  话音一落,妹妹便帮我脱了起来。在此同时,我则轻轻翻过身来,当裤子脱

下时,身体已压在妹妹温软的胴体上了。

  妹妹很自然地分开了双腿,我找到密穴后,将鸡巴对准密穴,说︰「妹妹,

我要进来了,你不要叫痛。」

  妹妹没有出声,相反地将双腿又张了张。

  我分开密穴入口,将发胀的鸡巴推进妹妹的密穴中。妹妹的密穴虽然窄紧,

但已相当湿润,因此没费多大力气,便将鸡巴插到密穴深处。也许是第三次进入

了,这次插入时妹妹没有叫痛,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只是当鸡巴插到密穴深

处顶着花心时,全身颤抖了一下,并发出畅快的欢呼。

  虽然阿珠与小秀的密穴也很紧窄,但是妹妹小穴的感觉与她们也大不相同。

不知是因为她是我的亲妹妹,其间有些乱伦禁忌的因素在其中,还是因为她的小

穴比阿珠和小秀的更紧窄。尽管我早想一泄为快,但进来后,却又舍不得很快抽

动,只想多体味一下这种紧窄与温暖。

  「哥,你怎么不动?」身下的妹妹见我一直不动,催促起来。

  「你那里面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说。

  「我有些痒。」妹妹不但已经适应,而且开始兴奋了。

  「好,哥现在就动,等会你不要出声。」我一边抽动,一边吩咐妹妹。

  妹妹也知道这事不能让父母知道,因此在我抽动时一直没有出声,即使是后

来兴奋激动起来,也只是紧紧抱着我,闭着嘴巴,从鼻孔中发出诱人的「嗯」、

「唔」声,直到最后可能实在忍不住了,才兴奋地说声︰「好舒服!我死了。」

接着,紧楼着背部的手松了开来,绑紧的身子也渐渐松软下来。

  虽然傍晚才与阿珠亲热过,而且射出了特别多,但与妹妹亲热不一会,我又

忍耐不住,有了发泄的冲动。尽管我想延长时间,多体验一会妹妹小穴的温馨,

但在妹妹松开紧搂着我的手不久,也一泄如注了。

  即使如此,我仍在妹妹的身上趴了很久,直到妹妹说︰「哥,你压的我好难

受。」这才依依不舍地从她身上下来,此刻我的鸡巴竟未完全萎缩下来,仍然停

留在温润腻滑的密穴里。

  我从妹妹身上下来后,妹妹侧过身来,头靠在我胸膛上,说︰「哥,你舒服

不?」

  我将手绕过脖子,搂住她,说︰「舒服。你呢?」

  「我很舒服。难怪阿珠姐会那样高兴,真的很舒服,简直要舒服死了。」

  原来小妹是下午看了我与阿珠亲热,才春心荡漾。

  「哥没有骗你是不是?」

  「嗯。哥,我和阿珠姐,你与哪个一起最舒服?」

  「你。」我毫不犹豫地说。

  在今天晚上以前,我还认为与小秀和阿珠亲爱比妹妹舒服,但经过刚才的亲

热,我的感觉和看法完全变了。虽然妹妹的反应没有她们强烈,经验也没有她们

丰富,但与她在一起,我感觉更舒爽。

  「可下午你与阿珠姐在一起时,你像疯了似的,彷佛要把阿珠姐……」

  「怎么?」

  「彷佛要把她搞死似的。」

  「你希望哥对你像对阿珠一样?」

  「不是,我以为你更喜欢阿珠姐一些。」

  「怎么会?」

  「哥,阿珠的奶子好大!」

  「是的。」

  「哥,你是不是很喜欢她的奶子?」

  「她的奶子又大又挺,摸起来很舒服。」

  「我以后若是有她那样的奶子就好了。」

  「你的以后也许比她的还大。」

  「哥你喜欢很大的?」

  「我喜欢又大又挺,摸起来好舒服的那种。」

  「哥,如果以后我没有阿珠那样又大又挺的奶子,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傻瓜,你是我妹妹,我怎会不喜欢你?」

  「哥,以后你只要想,我一定给你。」

  这时隔壁房里传来脚步声,可能是爸妈要睡觉了,于是我小声说︰「英子,

爸妈来了,睡觉吧!」

  第二天,妹妹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不时露出甜蜜的笑容,甚至有时一个人

也独自在笑。我知道小妹高兴的原因,心中隐隐感到不安,一则担心父母看出破

绽,发现我与妹妹的秘密,其次担心妹妹怀孕。因此第二天晚上睡觉时,我不敢

再去碰妹妹。妹妹不知是害羞,还是年岁小,性欲不强,也没有主动提出要求。

  但是,妹妹毕竟已经尝到了男欢女爱的滋味,尽管年岁尚小,但还是食髓知

味。只过了三天,又将脚伸到我的两腿间主动挑拨……

  其实,我每天晚上都想来,与她同睡一床,肌肤相亲,没有不想的道理,何

况已经有过两次体验,往往一上床,我的小弟弟便会鼓胀起来。但是一想到可能

会使小妹怀孕,又只有强按心中欲火,尽量避免与妹妹肌肤相亲。

  妹妹用脚趾夹着我那本已兴奋的小弟弟,令我全身血脉迅速贲胀,那回味无

穷的消魂滋味很快又在我脑海里出现,很想再一次品味,但是一想到可能会让妹

妹怀孕,又不得不强抑心中的冲动,说︰「英子,不要吵了。」可是妹妹不依,

依旧用脚趾夹着我的小弟弟。

  膨胀的欲望很快将我的理智淹没,说︰「英子,你是不是想要?」妹妹没有

说话,但依旧用脚趾使夹着我的小弟弟。

  我爬到妹妹那头,说︰「你真的不怕怀孕?」妹妹将身子靠紧我,同时用手

去抚摸那早已膨胀的小弟弟,并说︰「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这时,我再也无法忍耐了,搂过妹妹,说︰「其实哥很喜欢你,只是怕你怀

孕而已。」

  「你与阿珠那么久了都没怀孕,我怎么会?」

  「我怕万一。」

  「你不是说我们年纪小,不会怀孕?」

  妹妹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可讲?于是轻轻地脱下了妹妹的裤子,说︰「你帮

哥脱了。」

  妹妹很快便将我的裤子脱了下来。当我将火热的肉棒送入妹妹那温热的密穴

时,小妹兴奋地紧紧搂住了我,并说︰「哥,我好喜欢你!」

  这次妹妹的反应比前两次强烈多了,不但拚命挺着下身迎接我的冲杀,而且

还将双腿勾在我背上,并且紧紧地搂着我。当我将体内浓热的精液射出时,妹妹

已是第二次达到兴奋的顶峰了。

  此后,我与妹妹隔三差五便要亲热一次,直到新学期开学后……

  初中二年上学期,我们开设了生理课。通过生理课,我对人体的结构和生育

问题有了初步了解,从而知道,女子有了月经,如果发生性关系,便可能怀孕。

  这时正好妹妹初潮来临,因此,自此以后我坚决抵制了妹妹的诱惑,同时告

诉她,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当我性欲高涨,难以自制时,便去找小秀或阿珠。不

知为何,与她们在一起,我从不担心怀孕的事──尽管她们担心,并不时提醒。

  然而,开学后不久,我的注意力便很快转移了。不但对妹妹没有了兴趣,就

是阿珠、小秀,我也要到十分无赖时才会去找她们。即使与她们亲热,我脑子里

想的也是别人──新来的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姓陈,叫碧云,26岁,是这个学期从别的学校调过来的,同来的

还有她妹妹。

  陈老师不但漂亮,而且身材很好,体态丰腴,曲线玲珑,两只鼓鼓囊囊的乳

房,令人一见便兴奋无比,特别是那紧绑高翘的臀部,令人一见便遐想万千,我

只要见到她,小弟弟便会情不自禁地兴奋的抬起头来。

  刚开始因为她是老师,我不感有非份之想,每天只要看一看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时间一长我便受不了,只要她上课,小弟弟便会「怒发冲冠」,恨不得钻入

那浑圆性感的两腿间,探求密穴的秘密。我虽有过与女人亲爱的体验,但是没有

与成熟的女人亲爱过,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很想试试。

  老师待人和睦,声音也很优美,但上课很认真,很少言笑,只有当学生回答

了她认为比较复杂的难题时,才会偶尔露初嘉许的笑容。即使平时,也很少看到

她脸上有笑容。也许因为这样,尽管学校有不少未婚的男老师,但没有谁但去主

动接近。

  男老师们不敢接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老师有一位冷若冰霜的妹妹,除上

课外,姐妹俩基本上在一起。

  虽然我心里很想上成熟、性感的陈老师,但我知道这个愿望很难实现,一则

是我们年龄悬殊太大,她不可能对我这个半大男孩有兴趣,其次是我没有机会接

近。但是,我并未因此死心,心想即使不能与她亲热,能与她亲近也不错。因此

如何接近这位高贵的女老师,如何使她对我有好感,成了我日思夜想的大事。

  工夫不负有心人,很快我便发现,老师对成绩好的学生比较喜欢,有时下课

了,还会与之亲切地谈几句。遗憾的是那时我的数学成绩不是很好,为了让老师

对我有好感,必须先把数学成绩突上去。

  有了目标,接下来自然就是为实现目标而努力。往常,放学回家后我很少看

书,一般是作完作业就完事。现在我不得不拿起书来,同时还将书上那些老师没

有布置的习题做一做。也许是我基础较差,书上那些老师没有布置的题目竟有很

多不会做。

  这天晚上,我又遇上了一道难题。想了半天仍不知如何解答,一旁关注我学

习的妈妈见我搔头摸勺,便说︰「你若弄不明白,去问问你珍姐?」

  自从我开始利用空闲学习,爸妈十分高兴,只要没事便坐在一旁看我学习。

  珍姐叫玉珍,是我大伯的女儿,比我大三岁,是我堂姐,正在上高中,学习

成绩很好,从小学到初中在班上总是前几名。珍姐读的是寄宿,平时住在学校,

要星期六才回来。妈这一提醒,顿时使我想起,今天是星期六,她在家,可以向

她请教。

  珍姐家离我家不远,一会便到了。伯母告诉我珍姐在房里学习,于是我便向

珍姐的房间走去。

  珍姐家条件比我家好,早几年新建了房子,房间多,他们兄妹均有自己的房

间。我来到她房外,见房门紧闭,便举手敲门。敲了几下,才听里面有人答话︰

「谁?」

  「是我,珍姐?」

  「你是阿伦?有什么事?」

  「有个题目不会做,想请你告诉我。」

  「你等一下。」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