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武侠科幻 » 正文

玫瑰劫[简体]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玫瑰劫【第一部】

第一章
夜半花劫

作者注:

本小说主人公「克拉丽丝·史达琳」出自thomasharris的《红龙》和《沉默
的羔羊》。敬请顺次阅读,以免遗漏重要情节。

作者警告:本小说政治上并不正确。它只是为了娱乐心智成熟的读者。

harris在《沉默的羔羊》和《汉尼拔》两书中,出于某种原因,并未如实记
述fbi特工克拉丽丝·史达琳破获的所有案件。rhettdreams的《玫瑰劫》,第一
次公布了对史达琳极为重要的密西西比连环绑架案。但dreams仍未全然忠于历史
。作为一个业余编纂者,一十三决心还历史以本来面目。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一
十三大量收集相关文献,访谈当事人,终于发掘出所有真相,重新编译了《玫瑰
劫》一书。

如果本文情节难以置信,决非编者刻意为之,概因历史原本如此。

*********************************
**

第一章
夜半花劫

「……川特治安官……」

巡逻车的警用电台叫了起来。县治安官保罗·川特正在南密西西比乡间的一
条双车道高速公路上巡逻。差不多是午夜时分,四周一片寂静。这条高速公路很
是偏僻,大白天也象前面的小镇一样没什么人。穿州越县的长途旅行者,大都选
择那条紧贴海岸线的州际高速,从佛罗里达穿过阿拉巴马和密西西比,到达新奥
尔良。除了本地人,没什么人走这条路。

「请讲话,」警长拿起话筒,当他听出那是沃德·普赖斯的声音时,心跳不
禁每秒加快了七下。沃德和老弟萨姆在几英里之外开了家加油站。普赖斯兄弟用
警用频道找川特时,只意味着一件事:新鲜货送上门来了。

「一个长相难看的家伙,开了辆蓝色旅行车,向东。」普赖斯的声音干巴巴
的,毫无表情。他们总是使用简单的暗语,警用频道也不一定安全,凡事还是当
点心好。普赖斯说「一个家伙」,那就是指一个姑娘。「长相难看」是说十分漂
亮。「蓝色旅行车」?那是辆红色的跑车。

「收到,谢谢。」在这样合作了十几次后,他们之间的配合已经天衣无缝。
弟弟萨姆留在加油站照看生意,哥哥沃德则会在十分钟后开上一辆拖车,向东开
过来,等着接车。

川特把警车倒进了路旁的树丛后面,静候目标的出现。

当那辆跑车飞驰过来时,川特一眼看出,时速至少八十英里,而这儿的最高
限速不过五十五英里。他开上公路,拉响警笛,加速追赶前面的女孩子。

一英里之后,女孩停到了路边。县治安官轻轻点了点头,那是一辆昂贵的奔
驰跑车,挂着佛罗里达的牌照。杰克逊的那家地下工厂,少说也得为它出两万五
千美元。他向跑车走去,用手电照着车里的金发女郎。

「小姐,您知道我为什么拦下您吗?」

那女孩真的非常漂亮,一条红黄相间的发带把浓密的金发束在脑后。川特站
在车门边,恰好可以看到女孩黄色低胸吊带裙的前端。那对乳房既丰满又坚挺,
轻薄的衣襟被高高顶起,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辨。裙摆也只到大腿的一半,而那双
大腿几乎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

「那是因为除了骚扰老百姓你们就找不到别的事干!」衣着入时的大美人气
乎乎地说。她又不耐烦地加了一句,「赶紧把该死的罚单给我,我还要赶路。」

川特几乎被姑娘的无礼激怒了。然而,仅仅是几乎,他的声音依然很平静,
「请出示您的驾照和牌照。」

「他妈的上帝!」女孩嘴里嘀咕着,侧身在工具箱里翻找牌照。川特趁机迅
速扫视了一遍车子。很好,没有车载电话。他总是很小心不碰那些有车载电话的
女孩子。如果她刚打过电话,联邦调查局很容易就能查出通话时的大致位置,不
把这一带翻个底儿朝天绝不罢休。

川特在fbi干了二十年,退休前他接受了州长的邀请,成为了本县的治安官
。他知道联邦特工们怎么查案子,他是真正的行家。

「给你。」她把驾照和车照用力甩了过来。

「小姐,马上就好。」说罢,川特走回警车。驾照上的名字是贝瑟妮·阿尔
伯特,二十五岁,住址在佛州首府塔拉哈西。不过奔驰跑车属于一个住在坦帕的
男人。川特等了整整两分钟,然后回到跑车旁。

「小姐,请你下车。」他的声音低沉,一副命令的口吻。

「他妈的什么?」女孩既惊讶又不满。

「立即下车!」

女孩不情愿地下车时,裙摆飘了起来,露出了大腿上的吊袜带。大美女在三
英寸的高跟鞋里站稳后,转过身,正打算再刻薄警官几句,谁知警官突然大喊起
来。

「转过去!双手放在车上!两腿叉开!」

金发美女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惊讶和迷惑。不过,她还是乖乖地服从
了。

站在她的背后,借着警车雪亮的前灯,川特给了自己两、三秒的时间,欣赏
姑娘后背优美的曲线。吊带裙剪裁得极为合体,既突出了曲线,又没有胡乱暴露
的艳俗。隆起的屁股,笔直的大腿,窈窕的腰身。川特老练的眼光几乎没有发现
一丝赘肉。真比他想象的还要完美。他突然将姑娘一把按在了发动机罩上。

「你他妈的从哪儿搞到这辆车的!臭女人!」他的双手迅速而专业地在她身
上滑过。如他所料,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大美人,在昂贵的丝质礼服下面,除了
那条吊袜带和长袜外,好像什么也没有穿。光滑柔软的腰肢上,似乎连条最轻薄
的丁字裤也没有。不,也许有。不过,有没有对于川特来说根本不重要。

他狞笑着在心中问自己,「如今的性感小猫们怎么都不喜欢穿内裤?」

「放开我!」她尖叫着,「这是非法的,你这个臭──」

「闭嘴!婊子!」他的语气充满了残忍。他抓过女孩的一只手,扭到背后,
铐上手铐。然后是另一只手。冰冷的手铐把大美人的怒气吓了回去。她顺从地被
带到警车旁边。川特猛然把她推向警车。毫无防备的女孩惨叫起来,柔软丰满的
乳房狠狠撞在坚硬的车门上。

川特一只手把女孩按在车身上,另一只手熟练地打开了车门。他是一个经验
丰富的老警察,毫不费力就把吓呆了的女孩推倒在后座上,然后「乒」的一声关
上车门。

警车调头向西开去。当他迎面遇上开着拖车的普赖斯时,县治安官闪了闪前
灯。那是一切顺利的信号。普赖斯会把那辆奔驰装上拖车。不到天亮,那辆奔驰
就会被送到杰克逊的一家地下工厂,或是改装后在黑市上卖掉,或是被拆成零件
。总之,一切处理完毕时,这辆车也就彻底从地球上消失啦。

川特开过了几条漆黑的乡间小路,最后到了汉兹农场。一路上他毫不理会缓
过了气的大美女的质问、威胁、尖叫以及咒骂。

漂亮女孩总以为她们拥有什么特权,可以到处乱发脾气,对任何人都颐指气
使。这样的女孩川特见过太多。他知道怎么教训漂亮女孩子。怎样让她们为自己
说错的每一个字后悔终身。而且,他非常喜欢看着原本不可一世的大美女,跪在
他的脚前哭得死去活来。

这是一座破落的农庄,汉兹一家早已远走他乡,只有这个名字保留下来。现
在,这里唯一的永久居民叫汤姆·韦伯,一个五十上下的粗壮黑人,一张蠢脸加
上一个大啤酒肚。汤姆照看房子和接收县治安官送来的新鲜「货物」,以前因为
小偷小摸进过几次局子。两年前酒后开车撞死了人。这事儿成了落在川特手中的
把柄。为了不进监狱,汤姆就得老老实实听川特吩咐。

不过,老黑人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份油水十足、又没有太多活计的工作。真正
让他舒坦到家的,还是照看「货物」时的那些额外好处。那可真是想想就让人发
疯的好处呀。

「我们在哪儿?到、到底怎么回事?」双手铐在背后的女孩,在后座上不安
地扭动着、尖叫着,顾不上裙摆已经蹭上了大腿根儿。荒郊野外这个黑乎乎的地
方着实把她吓坏啦。

「闭上你的臭嘴,婊子!」川特从后视镜里欣赏着美女裸露出来光溜溜的屁
股。

川特下车时,老黑人汤姆早等在了门口,他殷勤地打了个招呼。

「您又搞到一个,川特先生?」

「没错,汤姆。我想你会喜欢这个妞儿。身材刮刮叫,就是嘴太臭,不懂得
尊重警务人员。得给她点教训。」

老黑人会意地咧开大嘴笑着。

「没问题,先生,没问题。」

「我会帮帮你,汤姆。让她知道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讲。」

「这太好了,老板。」

************

东部时间凌晨两点,联邦特工克拉丽丝·史达琳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加班。史
达琳隶属fbi总部的行为科学部门,负责系列谋杀案。两年前她还在联邦调查局
训练营集训的时候,就因为独自破获「野牛比尔」一案而名声大噪。有流言说好
莱坞正在fbi上层活动,希望得到授权,把那个案子拍成电影。

不过,史达琳根本就不关心好莱坞。当然,她并不是没有野心、对成名无动
于衷,只是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变成为一个电影明星。作为一个偏远矿山出
来、历尽千辛万苦的年轻姑娘,她一直相信成功只能靠自己。即使不时被男人奉
承为貌美如花,史达琳也很有自知之明:她见过真正漂亮性感的姑娘,和她们相
比,自己不过不算丑罢了。

「所以,我不是个花瓶。」克拉丽丝在回顾自己的成功时,总会这样小小得
意一下。

实际上,「野牛比尔」一案的意外成功,反而给她正式进入fbi后的工作带
了巨大压力。初次和她合作的特工,通常都是一副吞了只苍蝇的表情,「哦,这
不是那个上过《人物》、只会撞运气的傻丫头吗?」

她总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向别人证明她不仅是个称职的联邦特工,而且
还比大多数特工出色。女人破案并不一定全靠直觉。她实际上更精于拨茧抽丝般
的推理。而且,她有股工作狂的吓人劲头、忙起来几乎可以三、四天不眠不休。

在史达琳又成功参与了几个大案后,总局的头头开始象她的顶头上司杰克·
克劳福德那样赏识她了。同事们也逐渐把她当做三四个正在冉冉升起的新一代明
星特工之一。这颇让史达琳悄悄得意过几次。不过,她总是立即给自己设立了更
高的目标,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多的压力。

现在,她的全部心思都在手头这个案子上:一个在南阿肯色和北密西西比的
系列奸杀案。两个月内发现了三个受害者。犯罪手法几乎完全一致。这三个姑娘
生前都被残忍地强奸过,每人体内都发现了罪犯精液,而且她们都身中三枪:除
了左右乳房各一枪外,罪犯还把枪管插进被害人的阴道,然后开枪。

史达琳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如果fbi不能马上抓获那个罪犯,还会有新的受
害者出现。她给自己的任务是尽早从犯罪细节发现罪犯的心理特质。曾经有个天
才精神病学专家告诉过她,这样的连环案中,每一处犯罪细节都被精心策划,用
来满足罪犯的某一个心理诉求。她坚信这会是破案的关键。

那个精神病学专家,其实也是她一直追踪的一个罪犯。不过,绝大多数同僚
早就对这个案子不报任何希望了。精神病专家汉尼拔·莱克特,一个绝顶聪明但
又藐视一切道德法律的罪犯。在帮史达琳解决「野牛比尔」一案后,博士就从警
方的层层关押中巧妙地逃脱了。还顺手切碎了两个看管他的警官。

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每隔两个月,博士都会给她寄来一张明信片。fbi查验
指纹、分析纸张、追踪邮戳,想尽办法但却毫无线索。

史达琳知道他在嘲弄她,炫耀他超人一等的智慧和警方的蠢笨。这些明信片
令她惴惴不安。当她回忆起自己在监狱里和他的会面时,总是不寒而栗。莱克特
锐利的目光不断地出现在她的梦中,昭示着目光背后扭曲的智慧。他似乎知道她
的一切。

更要命的是,博士也似乎对她的一切都感兴趣,而且似乎从最初就自动充当
了她的保护人。史达琳永远也忘不了,那个住在博士隔壁的精神病,在她结束对
博士的第一次访谈准备离开时,甩了她一脸的新鲜精液。

有那么一两秒种她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在脸上摸了一把,
指头上又粘又滑。直到那东西渗进嘴角,舌尖又腥又咸,她才明白那是刚出炉的
精液。她刚刚吞下了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浑身散发着药水味儿的精神病的精
液!

一路上她脸上嘴中似乎都是精液的味道。刚走出医院,她就在停车场里放声
大哭。回家后她一气洗了十遍脸,刷了二十遍牙。然后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琢
磨如何亲手把那个精神病骟掉,虽然那家伙是全世界第一个刚见面,就把精液弄
到她嘴里的男人。

更让史达琳惊讶的是,博士立即就为她报了仇。当天晚上,可怜的精神病就
被博士劝得吞掉舌头自杀了。这种报复比被陌生人甩一脸的精液更让史达琳毛骨
悚然。

她一直没有搞明白博士究竟兴趣何在?也搞不懂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她?她的
聪明?倔强的性格?还是仅仅因为她是唯一在监狱里拜访过他的年轻女性?后面
的这种可能很快就被排除了,因为博士决非那种用下身思考的人。他是一个睿智
之人。也许他洞察了史达琳某些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特质。

史达琳轻轻叹了口气,合上了厚厚的卷宗。今天就到这里吧,是回家休息的
时间了。

************

「啊——!」女孩子惨叫着,汤姆又在她背上抽了一腰带。

他和川特没费力气就把吓软了的猎物拖进地下室,绑在一个用大木桶改造的
自制捆绑架上。衣着不整的大美女横着趴在蒙了皮子的木桶上,两条大腿被狠狠
拉开,脚踝固定在木桶的两头,双手被拉直绑在木桶另一侧伸出的架子上。木桶
至少半人高,顶上掏空了一块儿,女孩子趴在上面,乳房恰好可以垂下来,伸手
就能捉到。一个u形木架子稳稳地卡在女孩的下巴上,让她只能面向前方。

那一腰带抽出来的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金星逐渐消失殆尽。当大美女的眼睛再
次睁开时,县治安官的身影塞满了她泪水模糊的视线。川特坐在她面前三英尺的
椅子上,正悠闲地吸着烟。

「再问你一遍,婊子,谁他妈给了你这辆奔驰?」

这次女孩没敢再鲁莽,上次她拒绝回答,接着就狠狠地挨了汤姆的一皮带。

「霍、霍华德,是霍华德·斯弹尼斯的车,」她颤抖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绝
望。

「哈,」川特说,「车照是他的。你手上的钻石戒指也是他给你的?」

「是……我们订婚了。」

「明白了,」川特说,「说说看,他是干什么的?他从哪搞来的钱?」

「凭什么我要——」

她的抗议被自己的惨叫打断了,原来汤姆又狠抽了一鞭子。这次川特示意汤
姆继续抽下去。他抽着烟,静静地看着女孩子在捆绑架上痛苦挣扎。吊带裙的前
胸本来开得就低,女孩子又这样趴在木桶上,痛得全身乱抖,凌乱的衣襟根本遮
不住前后甩动的丰满乳房。她纤细的小手在牢固的皮套里狂乱地挣扎,指甲已经
惨白。

川特喜欢眼前的一切。这姑娘真是性感极了。

「停,啊——,求求你,别打了。」

川特抬起一只手,暂时中止了对女孩子的折磨。

「你要告诉我斯坦尼斯先生的一些故事。」

「啊,啊,他大概退休了,」她说,声音还在颤抖,挣扎着喘着气。经过川
特的几次「提示」后,女孩子终于告诉了他想知道的一切。她的未婚夫五十岁上
下,在华尔街赚了大钱,离了婚,搬到渡假盛地坦帕享受生活。川特还知道了他
迫使她签了一个婚前协议,大大限制了她离婚时的选择。哼,精明的商人。

大美女的父亲死了,母亲住在马里兰,靠丈夫的保险金过活。川特需要这些
信息。一旦什么人开始寻找这个女孩子,他得早有准备。不过,他怀疑蓓丝精明
的未婚夫也许不会因为她的失踪而报警。他和警察都会相信蓓丝在新奥尔良轧上
了一个小白脸儿,或者她卖了那辆车,换些钱花。

知道了他需要的一切后,川特点头示意汤姆动手。在女孩子惊恐的尖叫声中
黑人开始剥她的衣服。老汤姆是个老手了,用一把小刀,不慌不忙,一次切开一
件,扒掉扔到地上。

实际上这活儿一点也不难,算上吊带袜,女孩子也只穿了四件:昂贵的吊带
裙,绷在腰间的吊袜带,和两条长丝袜。汤姆熟练地割断姑娘肩头两根吊带,再
贴着女孩子赤裸后背上光滑的肌肤,把紧身长裙划开个大口子,然后把断裂的织
物一把扯下来。

女孩子一声悲鸣,残破的裙子从胸前抽掉时,暴露在空中的丰满乳房,无可
奈何地甩出一股股诱人的乳波。

光洁平整的脊背,形状完美的臀丘和精致粉嫩的肉唇,让已经颇有阅历的黑
人老汤姆也不禁裂开了大嘴。这性感小猫居然没穿奶罩和裤衩就在高速上拉风!
不过,他也觉得,这么好的身材,不戴奶罩更好。

老黑汤姆在得到这份工作前,从来没有见过全裸的白人姑娘,更别提扒光按
在身下为所欲为了。这是川特和他的第十二个猎物。剥光这个性感无比的金发美
女,已经让汤姆超大号的肉棒坚硬得象块岩石啦。

大美女尖叫着,挣扎着,企图挣脱。但双手双脚都被扣死在捆绑架皮铐里,
她绝望地放弃了抵抗,悲哀地抽泣着听天由命。她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也不
知道他们在她身上发泄完兽欲后,会不会让她活下去。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从
未这样后悔过为什么长得如此漂亮。

「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县治安官。」汤姆满意地注视着面前一丝不挂的
女孩子。这个身材容貌几乎是完美的女孩,毫无抵抗地趴在他的面前,对不可避
免的凌辱无能为力。

「她值五万,也许更多。」川特完全赞同自己的下手。

两个兽性大发的男人一边盯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光屁股小妞儿,一边开始脱衣
服。当女孩看到川特的肉棒在自己脸前跳动时,她忍不住又哭出声来。那肉棒至
少有十一英寸长,一块块鼓起的肌肉和粗大饱涨的血管,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趁着大美女满眼是泪,川特捏着她的鼻子,把一个橡胶圈塞进了她的嘴里。
上下各有一个牙套,这个特质的橡胶圈把女孩子的下颚撑到了极限。口水不由自
主的淌了出来,大美女悲哀地张大着嘴巴,看着男人挺着肉棒走到自己面前。怒
斥的龟头对准橡胶圈顶了上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武侠科幻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