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强奸大学实习生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到我公司实习的处女大学生我是上海一家信息网路公司派驻苏州分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因爲苏州市场做的总部在当地给我租了一套公寓,配了一部车,虽然和老婆孩子不在一起,但苏州到上海来去还是很便当的,所以几年下来我也乐得一个人在外地逍遥自在,可以无所顾忌地玩女人。我玩女人有一个原则,就是只玩良家女子,绝不玩妓女。虽然良家女子或女孩搞上手要费点工夫,但我觉得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我可不想玩妓女花了钱还弄不好染上病。

 
  
 
现在大学生毕业找工作越来越不好找了,所以公司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实习、试用什麽的,我每年都会挑几个漂亮的、家在外地女大学生来公司实习。年轻女孩子纯情、爱面子,又没什麽社会经验,不难搞上手,失身后十有八九都不敢声张的,再加上不是本地人,玩了也不会有什麽麻烦,成就了我不少好事。这就说说侯晓梅吧。

 
  
 侯晓梅是南京人,2年半前来我公司要求毕业实习,我一眼就看中了,一米六多的个子,长发披肩,长得白晰漂亮,身材也好,我留她下来做实习文员。经过几天观察,我发现侯晓梅性格比较文静,在公司上了几天班,基本上没什麽私人**,不像有男朋友的样子,后来她告诉我是她父母不让她大学谈对象,想让她毕业后回南京。我开始带着她出去谈客户、吃饭,当然我是很健谈的,总能逗得她很开心。女孩子接受能力还很强,比如她原来不会跳交谊舞,我教了她一段时间,就跳的不错了。我常带着她去喝咖啡、游泳,晚上有应酬的时候,应酬结束了我都是开车送她回学校。

 
  
 一次晚上应酬客户结束后,我带侯晓梅去喝咖啡、跳舞,跳舞的时候,我故意和她脸贴得很近,右手紧紧搂着她腰,使得她的身体靠紧我,乳房都要贴到我胸口上了,右手时不时貌似无意地在她屁股上摸两下,昏暗的舞池,她低着头不敢看我,我明显能感觉到侯晓梅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一曲结束,趁她转身背对我时,我双手顺势摸在她双乳上,轻轻揉了两下,她吓了一跳,赶忙把我的手推开,回到座位上低头喝咖啡掩饰着慌张,但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我看这次试探差不多了,就提出送她回学校。在车上我没对她怎麽样,看样子她松了口气。学校门口她下车时,我说:「明天是周末,下班后在路口等我,我们出去玩。」她红着脸没回答我,一声不响地走进了学校。

 
  
 第二天上班后,我看侯晓梅和其他同事说笑很正常,只是眼光和我相遇时,有点慌张。呵呵,女孩子都是这样。下班后,我开车出来,老远就看到侯晓梅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连衣裙,肩背着小包站在路口等我了,凭经验我知道有戏了,明后两天休息,有时间足够搞定了。吃过晚饭,我们玩了一会儿卡拉ok,接着又去喝咖啡、跳舞,侯晓梅被我逗得一直笑个不停,似乎忘了昨天的尴尬。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已经过了她学校关门的时间,就故意装着才发现的样子说:「哎呀,你们学校已经关门了,你回不去了」。

 
  
 「哎呀,是啊,怎麽办啊」侯晓梅正玩得开心,一下子也着急了。

 
  
 我安慰她说:「没关系,今天是周末,明天不上班,玩得开心点,待会就到我哪儿住一晚吧。」

 
  
 她有点爲难地说:「到你哪儿?这怎麽好啊。」

 
  
 「不要紧,我是公司租的两室一厅的公寓,就我一个人住,你来没关系的。」我说。

 
  
 
侯晓梅犹豫了一会,轻轻点点头。于是我们就结帐离开,开车回到我的住处。

 
  
 「你一个人住这样的一套房子,真不错啊,我们宿舍一间房要挤四个人呢。」侯晓梅一进我公寓的门,就羡慕地说。

 
  
 我半开玩笑地说:「你觉得这里好,你就搬来和我一起住啊,怎麽样?」

 
  
 侯晓梅没有直接回答我,说:「我们同学有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的。」

 
  
 刚才跳舞跳了一身汗,我让侯晓梅先去洗个澡再休息。她洗完了出来,我一看,女孩子浴后确实是水灵灵地诱人,连衣裙领口被水打湿了一小块,脖子上还留着没擦干的水珠,皮肤越发的白嫩,脚上没穿丝袜,光脚穿着我给她找的一双拖鞋,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我的鸡巴有点发涨。

 
  
 我洗完澡出来,侯晓梅正端着水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也倒了杯水,坐到她身边一起看电视聊天。我们说着话,正好电视里是男女主人公接吻亲热的镜头,侯晓梅下意识地扭头看了我一眼,我趁机左手一揽她的肩膀,把她揽到我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别……」侯晓梅在我怀里挣扎着,想推开我。「好妹妹,你真漂亮,别怕,让我亲亲你。」我在她耳边说。一听我这话,侯晓梅挣扎的力量马上变小了,呼吸急促起来,慌乱地闭上了眼睛,我趁机又吻住她湿润的嘴唇。她还不会接吻,不会回应我的亲吻,我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慢慢地,她的舌头会迎接我了,一会儿还试着伸出舌头来找我。我趁这时,右手隔着裙摸住她的乳房,她浑身一震,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下意识地抓住我的手往外推。

 
  
 「别怕,好妹妹,让我抱抱你,」我一边说手一边继续进攻着她的乳房。她抓我的手慢慢地不再用力,头害羞地埋到我怀里。我左手在她脖子后面轻轻拉开连衣裙的拉链,裙子一下子就裂开了,露出了肩膀,然后伸进去从背后解开她的乳罩,右手把裙摆撩起来,从裙子下面伸进去,一把握住了乳房。侯晓梅的乳房酥软而有弹性,乳头挺挺的,已经发硬了。她下身穿着条米色的内裤,大腿夹得紧紧的。她在我怀里闭着眼,我继续吻着她,手不停地揉捏着她的乳房,能摸到她心口咚咚跳个不停。

 
  
 我就势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轻轻把她放到床上,顺势我一条腿伸在她两腿之间,使她的大腿合不到一起。侯晓梅在我怀里紧张地看着我,双手抓住我的手臂,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好妹妹,你真美,让我好好亲亲你。」说着我脱下她的连衣裙和乳罩,只剩下一条内裤。这时她白晰的胸脯、挺拔的双乳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低头继续亲吻着她,从嘴唇、脖子到乳房,侯晓梅浴后的身体散发着迷人的气息。我的手抚摸着她圆润的双肩、酥软的乳房、光滑的小腹,最后往下伸进内裤……。「啊--,不要……」侯晓梅浑身一震,喃喃无力地说道,她本能地想合拢双腿,可被我的腿架住了,大腿合不拢。「好妹妹,我好喜欢你,你不要怕。」我一边吻着她一边说,同时不容她反应过来,下面的手一把摸在她大腿中间的阴户上。

 
  
 侯晓梅的阴户已经全湿了,毛茸茸热呼呼的,我上面亲吻着她的双乳,下面手指轻柔的拨弄着她温湿的肉缝,侯晓梅在我的上下夹攻下,已经神情迷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阴户流出的淫水沾了我一手。于是我慢慢拉下她的内裤,她竟不自觉地微曲双腿,让我彻底褪下了内裤。

 
  
 终于,侯晓梅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面前,她双眼紧闭,两颊绯红,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软的双乳挺立着,乳头涨得红紫红紫,平坦的小腹,细细的腰肢,光滑修长的大腿,两腿之间阴户丰满耸起,上面阴毛不是很浓密,但乌黑油亮,闪着诱人的光泽。这时我脱光自己的衣裤,分开她的大腿,让她的阴户彻底呈现在我眼前,整个阴户是处女特有的鲜嫩的粉红色,早已经水淋淋湿漉漉了。侯晓梅阴阜很丰满,阴阜上阴毛较浓密,往下渐渐稀疏,延伸到大阴唇两侧,大阴唇上方,两片鲜嫩的小阴唇紧闭,紧紧包着顶部粉红色的阴蒂,我用手指将大阴唇分开,侯晓梅刚才洗澡时下身洗得很干净,阴户里面、嫩褶肉缝中没有一点积垢,只见紧闭的阴道口浸没在清澈透明的淫水中。

 
  
 女孩子对第一次性交是充满恐惧心理的,必须充分地弄弄她,让她尽量放松,少感觉到痛楚,她以后会很快接受性交、享受到性交的快乐。我俯下头,先对着阴户吹了几口气,只见她阴户一紧,又一股淫水涌了出来,我伸出舌头,轻轻舔住阴户,用舌头分开两片小阴唇、剥出阴蒂,含住阴蒂,轻轻地吮弄。侯晓梅的阴户刚才洗得很干净,味道咸湿清爽,没有尿骚味,我很满意。

 
  
 我埋头在侯晓梅两腿中间,舌头从阴蒂到小阴唇、阴道口,忽轻忽重、忽探忽舔、忽搅忽卷、忽顶忽揉……侯晓梅哪里受过这个,被我弄得她下身不停地扭动,两腿一会打开、一会夹住我的头,嘴里竟发出嗯嗯的哼声。突然间,侯晓梅两腿紧紧夹住我的头,气息急促,身体颤抖,阴户中一股热热的淫水涌出来……她被我弄得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我把侯晓梅抱在怀?,这时的她浑身软得像一滩泥一样,我在她耳边说「我进来了,要不要我进来啊?」她闭着眼不说话,双臂勾住我脖子,光溜溜的身体紧紧贴着我。我知道时机差不多了,而这时我的鸡巴早已是傲然挺立了,肉棒坚硬发热,龟头红紫发亮。我把侯晓梅放平在床上,将她大腿向两边分开,在她屁股下垫了块毛巾,这时她的阴户内外全是滑腻腻的淫水,很润滑了,我用手指拨开阴唇,将龟头对准阴道口,轻轻往里顶了顶,才顶进去半个龟头就感觉到了处女膜的阻碍。

 
  
 于是我让她两脚举起来,从我身后勾住架在我腰上,这样可以把阴户打得最开,我肉棒顶住阴道口,身体半压在她身上,腰部往下一用力,龟头往前一挺,「哧」地一下突破阻碍,肉棒插进去了一大半。侯晓梅「啊」的一声,感觉到了疼痛,身体一哆嗦,勾着我脖子的双手一下子紧紧搂住我,我一鼓作气,下身再一用力,一下把我的肉棒整根插到她阴户,只觉得侯晓梅的阴户又紧又热,阴道壁肉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龟头部位被阴户嫩肉紧紧地挤拥住,妙不可言。我足足有5、6分钟没有抽动肉棒,既是爲了减少侯晓梅初次性交的痛楚,也是好好感受处女阴户的美妙。

 
  
 因爲我插着她没动,慢慢地,侯晓梅的眉头舒展了点,气息稍平,睁开眼看我一下,我不停地吻着她,她的舌头也回应着我,不再笨拙,竟还带着点渴望了。由于侯晓梅是第一次,我没有玩什麽花样,只是慢慢抽动肉棒,退出一半,又缓缓插进,龟头在阴户中挤开嫩肉,每次都将肉棒插到她最深出,一直顶到她温热的花心上,顶得侯晓梅身体颤抖,嘴里不住地丝丝吸气。刚开始几下,我看侯晓梅疼得不时皱眉头,很快就好多了,阴户又紧又热,里面淫水越来越多,我整根肉棒还有阴毛上都是她的淫水,还带着丝丝血水。

 
  
 不一会,我肉棒感觉到侯晓梅的阴户开始一阵阵收缩,我知道她又到高潮了,于是将肉棒一插到底,紧紧顶住她肉心,她被我顶得不住地扭动着屁股,嘴?忘情地哼哼着,气息又急促起来,舌头开始寻找我的嘴,我马上吻住她,上下齐动,把她送到高潮。

 
  
 一会儿,侯晓梅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我,我问她:「还疼吗,好妹妹?」。她轻轻摇摇头说:「现在好多了。」然后抱住我吻起来,我回应着侯晓梅的亲吻,两手摩挲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是漂亮的半球形,酥软又有弹性,手感和口感都很好,因充血而胀成紫红色的乳头,右乳房下还有一颗小痣。我用嘴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下面肉棒依然坚硬地插在她阴户中,我缓缓送腰,挺肉棒频频顶她的花心,带得双乳上下颤动,侯晓梅感觉到了我的又一波进攻,羞涩地对着我焉然一笑,大腿却是更加张开了点,勾在我腰上,两手抱住我的屁股,似乎想要我的阴茎往身体里再插深一点,看来我的调教有了效果,她第一次就已经尝到性爱的甜头,我想我该开闸射精了,呵呵。

 
  
 于是我加长了抽插的行程,每一下抽至阴道口正好含住我的龟头,然后直插到底,顶住花心揉三揉,如此反覆,频率慢慢加快,一口气插了两百多下,每一下都插得侯晓梅双乳乱颤,揉得她浪态四溢、娇喘连声,淫水流了一屁股,我的肉袋和鸡巴毛上都糊满了她的淫水。我把她的大腿举起来,向她身体两侧分开,这样她丰满的阴部更加向上耸起,我可以插得更深,她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阴户挺上来迎接我的插入,我一口气用力又插了几十下,突然侯晓梅的阴户中又是一阵发热一阵收缩紧紧裹住我的肉棒,嘴里的哼声开始急促起来,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于是我腰眼用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觉得我的阴茎在她阴户里开始发热怒涨,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腰眼发出,沿着肉棒瞬间直达龟头,我在侯晓梅耳边说:「好妹妹抱紧我」,我深吸一口气,侯晓梅一口含住我的舌头不放,我屁股往下一压,最后一下直插她阴户的深处,顶住花心,只觉得龟头一痒,肉棒一阵突突跳动,一股股滚热的精液直冲而出,狠狠地射在她花心上,侯晓梅的阴户第一次受到精液的刺激,我肉棒每跳一下,侯晓梅就浑身一抖,我的肉棒在侯晓梅阴户中跳了十几下,射了好多精液,最后终于安静下来……。

 
  
 射完后,我压着她,侯晓梅在我身下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我们两人紧紧拥抱着,我仍插着她,让肉棒在她阴户中慢慢变软。侯晓梅一句话也不说,闭着眼吻着我的嘴唇、脸、脖子。我双手温柔得抚摸着侯晓梅的全身,在我的安抚下,她的气息慢慢平静下来。

 
  
 我坐起身,把软了的肉棒从侯晓梅阴户中退出来,只见她阴户外淫水四溢,粉红色的小阴唇张开着,原本紧闭的阴道口,被我插得有点红肿,在我肉棒抽走后还没来得及合上,阴道里面灌了我的精液,乳白色的精液中夹着鲜红的血液,慢慢地溢出阴道口,顺着屁股沟流了下来。我用面巾纸轻轻地爲侯晓梅擦去阴部的精液和血液。

 
  
 这时,已经是半夜了,我们一起洗了个澡,此时侯晓梅在我面前已经不再那麽羞涩,我们两人上床光着身体相拥在一起,被窝里,她偎在我身边,我则抱着她,双手玩弄着她的乳房和阴户。侯晓梅突然担心地问我今晚她会不会怀孕,我问她上次月经干净是什麽时候,她说是三天前,我告诉她说那就不要紧了,她现在在安全期内。我们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由于昨晚的大战,我和侯晓梅都有点累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10点多,我朦胧中觉得有个柔软滑腻身体在挨擦着我,睁眼一看,天已大亮,虽然拉着窗帘,外面看不见房里,但房里很明亮,侯晓梅先醒了,她偎在我身边,双手搂着我脖子,雪白浑圆的乳房紧压着我身体,呵呵,是她在弄我。

 
  
 我笑着问她:「是不是想我了?呵呵。」侯晓梅做了个鬼脸:「不知道!」「哈,不知道?!你再说一遍。」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她双唇迎上来,我们又热吻在一起。一边接着吻,我的手捉住她的双乳,轻轻地揉捏起来,她的身体紧紧贴着我,微闭着眼享受我的抚弄。我的手顺着她的胸脯、小腹、滑向她两腿之间的芳草之地,她感觉到了,擡起一条腿架在我身上,打开了大腿,我手一摸她阴户,呵,已经水淋淋湿漉漉了,年轻女孩子就是敏感,才揉了几下乳房,一摸就出水了。

 
  
 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我拉过侯晓梅的手放在我肉棒上,也许是她第一用手触摸男人的阳具,先是手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小心的抓住我的肉棒说:「这麽粗这麽硬啊。」我逗她说:「我要是不粗不硬,怎麽让你舒服啊。」她趴在我耳边说:「昨晚……一开始觉得痛……,后来就好舒服,你弄得我舒服极了。」我进一步逗她:「哪现在想不想我再弄你?」听了我的话,她握我肉棒的手用了一下力,吻了我一下说:「你好坏,我里面痒了」。听她这麽一说,我的肉棒越发硬了,再摸她阴户,淫水已经泛滥了。我翻身压在她身上,侯晓梅心领神会地双腿勾上我的腰,把阴户呈送到我肉棒面前,我的肉棒找到她阴户口,屁股一推,整根肉棒直插入阴户中,侯晓梅舒服得嗯地一身娇哼,紧密湿滑的阴户又一次含住了我的肉棒,裹得我爽意无比,我擡臀送腰,徐徐抽插起来。

 
  
 我由缓到快,由浅到深地抽插着侯晓梅的阴户,先是直进直出地插了一百多下,止止她的痒,侯晓梅比昨晚放得开了,舒服地哼哼着,身体随着我的抽插有节奏的迎送,带动雪白的双乳上下颤动,浪态飞扬。我插了不到两百下,她就高潮了。我对侯晓梅说:「想叫就叫出声好了,外面听不见的。」听了我的话,她做了个鬼脸,歪在床上喘息着,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我双手握住她双乳,下面挺肉棒再战嫩穴,这次我快进慢出、九浅一深地插起来,用龟头在阴道口时而拨弄阴蒂,时而翻弄小阴唇,再三搔弄后,一下长驱直入到底,然后缓缓抽出,在阴户口又是几番搔弄后一插到底……「啊--啊--,好痒,痒死我了……,哦--哦--,好舒服……」侯晓梅从来没有被这?玩过,喘息着语无伦次了。我被她的浪态刺激得也无比兴奋,由于昨晚喷射过的原因,现在肉棒越战越勇,半个多小时过去,侯晓梅已经三次高潮,我还挺立未射。

 
  
 侯晓梅在我身下,又一次长发纷乱,星眼迷离,双乳活跳,娇喘连连,浑身软得像一滩肉泥。我把侯晓梅的双腿举起,架在我肩膀上,她的阴户再次耸现在我眼前,由于兴奋和充血,大阴唇越发饱满鲜嫩,两片小阴唇涨得娇嫩欲滴,看得我肉棒肿涨难忍,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看着自己的肉棒沐浴着侯晓梅的淫水、卷带着小阴唇在阴户中插进翻出,我兴奋到了极点,我也快高潮了,最后我捧起侯晓梅的屁股,将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龟头深深地钻入花心嫩肉,这时的侯晓梅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喘息着将我的头埋在她双乳中……

 
  
 终于,我的肉棒再次在侯晓梅的身体中喷发了,将浓浓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她的阴户深处……这场肉搏战,我们尽兴释放。我插着侯晓梅,让肉棒在她身体中慢慢变软,再看侯晓梅,慵懒地躺在我臂弯里,鼻尖上一层细汗,雪白的胸脯起伏着,丰乳微颤,我慢慢抽出沾满她淫水的肉棒,她懒洋洋撇着雪白的大腿一动不动,湿漉漉的阴户大张着,任由精液混着淫水溢出阴道。
 
 
全文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