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强奸魔五以后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摧残大波美女
想不到竟在快餐店内遇到这么好的货色,面前的少女大约175公分高,甜美的样子真令人垂涎,胸前更是伟大无匹,依我的经验看肯定有四十寸,顶得她的制服里好像藏了两个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肤配合着浅浅的化妆,令人感到无比青春气息。
长长的头发从后结成辫子,垂在背后,以亲切的笑容照顾着每一位客人,真想好好将她摧残。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五时,我先回家准备一切,到今晚她下班时才好好将她玩弄。
时间已是晚上十时,少女走在最后替食店关门,只见她向其他同伴作别,便独自往车站走去。
我当然从后跟踪,巴士来了,我慌忙跟她一同踏上车。
我支付车资后,便跟着走到车子的上层,只见她坐在车子的靠窗位置,我走过去坐在她的身旁。
少女也没多大注意,我留意到余下的车程应大约还有一小时,我正好以这段时间计划一下。
可能由于工作了一整天,少女竟在车上睡着了,美人春睡,令我心痕难待,我以手肘轻撞她,测试她睡的深浅,只见少女全无反应。
我心中暗笑,看来可先试试货色。
我紧贴她坐着,手已伸到她的短裙上,轻轻揭开,手掌慢慢抚弄她的大腿,令一只手则隔着制服,玩弄她的双峰。
车上的乘客大部份都已入睡,其余的也没察觉我的动作。
我放心地加强抚弄,我停止在少女胸前的动作,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动。
我贪婪地摸着她的每一分肌肤,慢慢将手移到大腿内侧,她的大脾光滑而手感极佳,我将手慢慢上移,不一会已停到大腿尽头。手指隔着内裤玩弄着她的阴部,我怕弄醒她所以不敢用力,慢慢以手指在她的阴唇上不停打圈。
我以指尖挑起她的内裤一角,将手指伸到她的阴道口,内里已湿了一片,我用手指沾了一手她的爱液,缩回手,以舌舔我自己的手指,品
少女的分泌。
不一会,少女也醒了过来,明显她也察觉到自已湿了一大片,却丝毫没发觉我做的好事,只见她羞的满脸通红,却不敢当着我的面前拿东西抹干,只好怪自己发什么春梦,车子到站,才不好意思的急急下车。
我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她,也跟着一同下车,我察看四周环境,这里就只得一些平房,少女慢慢走进林内,村子的位置应该就在林中深处,这里人迹罕见,四周有大树挡着视线,是行动的好地方。
我的性欲跟随高涨,其实这也不能怪我,美丽而好身材的少女,深夜独自在山间走着,这些加起来是什么?答案就是叫身为男人的我快去好好强奸她。
我拿出刀子从后追近,迅速以刀指着她,强行把她拖进树林,少女惊觉陌生男子意图强奸,慌忙挣扎,她的体力跟我差天共地,越挣扎我便捉得越紧。
走了五,六分钟,我们来到一处无人的丛林,我以胶布封嘴,狠狠的给她两巴,少女痛得忘了挣扎,手抚脸颊不停哭泣。
我将她反手缚在身旁的大树上,却放松她的双脚,因我喜欢看到少女被奸污,双腿狂乱抖动的模样。
我却不急于玩弄她,只在翻看少女的手袋,拿出她的证件把玩,少女原来叫李嘉雯,二十一岁,手袋里还有小许化妆品,却没有别的东西。
我故意叫着,竟然没有避孕套,看来只好打真军。
嘉雯随即惊得面无人色,不停扭转身体挣扎。
我走到她的面前。
急不及待吗?
问着她,嘉雯慌忙摇头。
你想我带回避孕套,嘉雯仍旧摇头。
是了,你要我不用顾虑全力一奸。
说完便扯着她的头发,迫她点头,剧痛令嘉雯万分不愿的点着头,眼角却流下屈辱的泪水。
这情景真的美极,我伸出舌头将她的泪水舐去,舌尖便顺势舔在她雪白的脖子上。
我吻着,舔着她的面颊,耳珠,颈项,嘉雯的脸上满布我的口水。
我弯下身,扯下她的内裤,嘉雯的内裤是粉红色的少女型,早已因我车上的抚弄而湿透。
我低下头吻落她的阴唇,问她,我在车上玩得你很爽吗?
嘉雯才发觉下身湿透原来是眼前禽兽所为。
嘉雯的阴户很美,两片粉红色的阴唇紧紧合着,我肯定她很少作爱,我以手指分开她的阴唇,近距离观看阴道内的情况,我很快便发现估计错误,嘉雯不是很少作爱,而是从未作过爱,阴道尽头的处女膜已证实嘉雯仍属处子之身。
很难得啊!二十一岁的美处女。
我以言语剌激着嘉雯,对于被色魔发现仍是处女,嘉雯羞得面红耳热。
没人替你开苞吗?我吃亏些,就由我替你破处开苞,我开苞经验丰富,保证事后你有深刻回忆。
我抓着嘉雯的衣领,双手一分,将她上身的制服硬生生撕破,露出了一件黑色的性感胸罩。
我随即脱下她的胸罩,双手品
嘉雯的乳质,四十寸d级,嘉雯无奈点头,她是我奸污过的少女当中最胸前伟大的,在她的身上充分表现了人类战胜地深吸力的成果。
我一边一只揉动她的乳房,将嘉雯的乳头含进嘴入,以舌根挑逗,我充分感到嘉雯的乳头在我的嘴入硬涨起来,我不时以牙齿咬扯,吸啜,手指则大力扭弄着嘉雯的乳房。
我随即脱去嘉雯剩余的衣服,取出相机不停拍下她的裸照,嘉雯不断扭动身体,却不知她越挣扎,拍出来的效果则越淫乱。
是时候替嘉雯开苞了。
我以身躯紧压着她,双手分开她的大腿,把她整个以直立式紧压树上,我的阴茎
直,一部份的龟头插进嘉雯的阴道当中。
是破处的时候了,我对嘉雯说。
然后倒数,五,四,三,二,一,随之一顶,鸡巴刚好停在处女膜前,我故意不一下轰穿她,要她
被阴茎慢慢转穿处女膜的痛苦。
经过数分钟的转插,嘉雯保存了二十一年的处女膜终于被我转穿,处女血沿着我的鸡巴滴下。
看到那些血吗,这证明你已成为真正的女人了。
一个给我操破的女人,我自从上次广未凉子一役后,对处女紧窄的阴道抵抗力大增。我轻易冲破嘉雯阴道肉壁的防守,阴茎迅速插进阴道尽头,不断抽插,连串快感令嘉雯抵受不住,以她的一双大腿紧紧夹着我的腰旁。享受快感的冲激。
我随即以空出的双手,大力捏弄嘉雯的巨乳,大力揉搓令她的乳房也变形,乳肉从手指间透出。
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
我以阴茎加速抽插,数百下强而有力的攻击直接轰在嘉雯的子宫尽头,她的爱液混和着处女血滴在地上。
我以你一生体内也有我的精液。
说完最喜爱的对白,我便将忍耐已久的火热精浆尽数
在嘉雯的子宫深处。
我解开了嘉雯,经过了刚才的激战,她已无力的躺卧地上。
我淫笑着对她说,便么快便无力了吗?刚才只是上半场。
说完我便坐在嘉雯身上,以她四十寸的巨乳紧紧夹着我的阴茎,另一方面要她以舌尖舔我的龟头,四十寸的巨大压力果然不同凡响,嘉雯轻柔的舌尖来回刺激着我。
我兴奋的对她说,波霸热狗肠,舔得乖有奖。你舔得我很爽,一于请你好好品
我的精浆。
话方说完,一道奶白的精液水柱便向着嘉雯秀丽的脸,强力射去,我迫着嘉雯舔回留在她自己面上的精液,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我要嘉雯双手环抱大树,而我则以手扣锁着她,嘉雯现在已变成紧抱树干的模样,我想着各式各样的淫邪手法,想着如何去奸淫她,心里难以取舍,就决定肛交吧。
我对嘉雯说,嘉雯听到我还要操她的肛门,惊的全身发抖。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其实我一向也不喜欢这玩意,不过见你的菊门很美,便在你身上一试。
说完我从袋中拿出一盒牛油,对嘉雯说,这是润滑剂啊,纯植物油,不伤人畜。
我先把牛油涂在自己的阴茎上,然后用舌尖沾上牛油,舔在嘉雯的菊门上,当事前准备完成。
我从后紧抱着她,双手揉搓着她的巨乳,我双腿发力,强行分开嘉雯的双腿,阴茎已顶在嘉雯的菊门口,我随即奋力一顶,八寸长的巨大鸡巴已结实的插进嘉雯紧窄的屁道内。
我急速抽插,嘉雯的屁眼竟被我操得流出血来,我以牙齿咬扯她的耳珠,双手大力揉动她的乳房,阴茎狠狠抽插她的肛门,强大衡力令嘉雯幼嫩的阴户在粗糙的树皮上不断磨擦,令初尝人事的阴户倍增痛楚。
红红的肿涨起来,嘉雯的屁道比阴道紧窄渝倍,我很快便将精液射进她的屁道内。
我满意的离开嘉雯的身躯,长达两小时的玩弄已令嘉雯疲累不憾,无力跪倒地上,身心的摧残令她不禁流着泪。
我用手拍着嘉雯雪白的屁股,以言语羞辱着她。
很痛吗,给色魔吃了处女猪的感觉如何,是否毕生难忘,不过你的屁道比阴道好操得多,我的精是不是射进你的屁眼内?
屁股被不停拍打加上肛交令屁道还流着血,连翻痛楚令嘉雯双腿发震,竟在我的面前失禁。金黄色的尿液混和着血丝打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
原来我的好嘉雯被我玩到失禁。
你也忍了一整晚吧,你看,量很多呢。
我不停耻笑着她,然后以鸡巴对准嘉雯的脸,说道,你解决完了,现在便轮到我小解。
便将尿液朝着嘉雯的脸射去,看到嘉雯整脸尿液,我的奸虐心已充分得到满足,便收拾一切,悄悄离开。

姊妹同悲
电视台正播放着警方的消息,说今早有一名少女报案,称三个月正值危险期,却被色魔强奸,事主耻于报警求助,三个月后却发现怀有色魔身孕,方才惊慌报警。
美媚警花继续报导案件,那事主不正是张思敏吗?
她就是三个月前身穿体育服,被我狠狠破处奸污的少女,这样说她怀的就正是我的骨肉了。
果然美媚警花接着说,凶徒怀疑是继蒙面奸魔之后另一位于近期四处奸虐妙龄少女之午夜奸魔,本局正全力辑其归案。
要捉我,恐怕你自身难保,这警花名叫徐艳,本属重案组,据说一年前与蒙面奸魔前辈对决,竟连自己妹子的贞操也保不住,亲眼看着前辈将她的妹子徐琴破处奸污,她自己却逃过大难,一气之下便离开重案组,往警讯公作。
总有一天我会替奸魔前辈好好的对她施暴,可惜的是据了解前辈现正被太太好好看管,短期不能重出江湖。
反正无事忙,而我也想看看思敏怀我身孕的样子,一于重临旧地,其实我一向也有收集被我奸污过的少女资料,连同她们的内裤,裸照,甚至录影带也收在密室中,我轻易便找到思敏的纪录,看清楚地址便朝思敏的家进发。
等了接近一小时,我终于等到我想见的人,只见思敏慢慢从电梯步出。
她明显清秀了很多,增添了一份成熟美,可能由于已成为真正的女人吧,不过她的下腹显注突起,有了身孕明显易见。
那个就是我的骨肉了吗。
一瞬间,我的注意力竟被令一样东西吸引着,紧随思敏的身后,步出了另一位少女,她的年龄大约十八,九岁,仔细看她的脸,我发觉自己如受雷击。
天啊!我一生也从未见过如此动人的美女,她有长长的秀发,动人的脸容,近看简直与闻名的女星徐若
有九分相似。
这名少女一直跟着思敏,我更听到思敏叫她姊姊,看来她与思敏是一对姊妹。
她们一同步进居住的单位,而我则伏在门外偷听,她们原来正在商讨如何处理我的骨肉,那美姊姊一直希望思敏打掉我的骨肉,但思敏始终不肯,说小孩是无罪的,而且始终有一半是自己的血源。
我真想不到思敏竟会维护我的骨肉,看来她真是一个好女孩,她们见争论下去也没有结果,便提议先买晚饭回来吃,思敏本想两姊妹同到商场购买,但她的美姊姊见她怀了身孕,便说自己一个已可,思敏因然答应。
我慌忙躲藏起来,因思敏的美姊姊随即推门而出,我悄悄从后跟着,只见她独自站在这层的电梯大堂。
大约是在等电梯吧!看着如此美女,我早已心痕难耐,看清四野无人,随即便向她施袭。
我以手紧按她的嘴巴,另一手以刀指着她的颈项,少女随即慌忙挣扎,我在她的肚上轰上两拳,只痛得她眼泪直流,为免事败,我随即把她拖往天台。
我把她推倒在天台的地上,好好观察着她,真的美艳无匹,不只九分相似,仔细看她的脸简直与徐若
一模一样。
我干笑两声,便问她叫什么名字,张思蓉,少女回答着我,我故作惊讶,不是徐若
吗?
少女也明白自己与徐若
的相似,便淡淡说道,只是人有相似。
我以淫邪的目光看着她,思蓉慌张说道,你弄错了对象,那我可以走了吧?
我笑着回答她,那有这么容易,你给我操上四,五次又另作别论。
思蓉惊觉我的意图,慌张地以手袋挡在身前,我步步进迫,很快便把她迫到墙角,我笑着以手抚弄她的脸颊。
忽然,我惊觉思蓉的眼中闪出诡异的目光,我随即加强警觉,我留意到她的手慢慢抽进手袋内,我随即一把抢过她的手袋,察看原因。
我即时明白,然后对她说,我的好思蓉,你找这个吗?
我从她的手袋中抽出一支强力电棒。
思蓉见事败慌张道,不是啊!你想干什么?
我淫笑着对她说:三个月前在这里,我对你的妹子思敏做了些什么,我现在便要对你做什么。
思蓉看来仍不明白,我详细对她解释,那一晚替你妹妹破处的是我,她现在怀的正是我的骨肉,我是你的好妹夫啊。不过你的好妹夫想亲亲思蓉的美姊姊,来一个姊妹同奸,让你们姊妹共侍一夫,也让你怀有我的骨肉,看你还会不会叫思敏打掉我的孩子。
思蓉的惊慌更甚,忙说不再叫思敏打掉孩子,只求我放过她。
我笑着对她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放过你。
思蓉想也不想,一口答应。我接着对她说,你的好妹夫因思敏怀孕,堆积的精液无处好用,只想借你的肉洞,打上四,五炮,你身为姊姊,当然会答应吧!
思蓉慌忙把我推开,含着泪说,思敏就在家里,不如你再去奸她一次。
想不到为求脱身,思蓉竟连亲妹子也出卖。
我笑着对她说:第一,思敏怀着我的骨肉,为了我的孩子,暂时我不会对她乱来。第二,你与鼎鼎大名的美女徐若
简直一模一样,我对你的兴趣更大呢!
我把思蓉压在墙上,以手扣把她双手反手扣起,便急不及待的吻在思蓉的朱唇上,我的手也不闲着,隔着衣服在思蓉又大又
的乳房上反覆搓弄。
手感真的很好,我估计她的质量,俟问思蓉,是36寸d级吧!思蓉无奈点头。
思蓉不但样子甜美,而且身材极好,这令我更为欲火高涨,我双手抓着她的衣领,用力向外一分,再用力扯掉思蓉的胸围,接着脱去她的迷你裙,小心地除掉她的粉红花边内裤,收进袋中,我的收藏品有多一件了。
我取出相机拍照,然后指着相机对思蓉说,里面满载你的裸照,或许别人会认为是徐若
的新写真,不过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保证全栋大厦每人也有一张。
思蓉满心屈辱无奈点头。很好,我可以更进一步玩弄她了。
我解开她的手扣,命她坐在天台的石台上,双腿张开。而我则好好观察她的阴部,一边问她问题。
你今年多大,十九岁。
有男朋友了吗?
还没有。
给人开了苞没?
思蓉不好意思的答着,仍是处女。
我满心欢喜,接着问,你们姊妹花经常在家磨豆腐的吧!
思蓉回答从没有。
那你是喜欢吃自己的吧?
思蓉慌忙摇头。
我生气道,这也不那也不,你是性冷感的吗?
你不爱吃自己,现在便现场做给我看。
我喝令思蓉双腿作更大的张开,要她以手不停玩弄阴唇。
看来她真的全无经验,手指笨拙的抚慰着,完全得不到半点快感,我决定助她一把。
我脱掉裤走到她面前,以双手来回抚弄她的乳房,一面要她用嘴唇轻吻我的龟头,我的阴茎拨来拨去,一下子便插入思蓉的小嘴中,她的香舌来回挑弄,带给我无尽快感。
我的手也没闲着,不停搓揉她的双乳,指尖捏着她的乳头。思蓉明显地获得快感,只见她紧密的阴唇不断流出爱液,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我笑着问她是否很爽,我见时机成熟,便将思蓉压在地上,阴茎仍旧插在她的嘴内,我的双脚紧紧夹着她的头,我自己则伏在她的身上,以手分开她的大腿,嘴巴便吻在她的阴唇上,以69的方式互相口交。
我嘴巴紧贴思蓉的阴户,吸啜着她的爱液,她的爱液很浓,不过质感很滑,我以舌尖伸进她的阴道内,刺激她的阴核,一边找寻她的g点。
经一轮探索,终于被我找到,我以舌尖来回轻扫她的g点,如电击的快感不停侵袭思蓉,她只有把我的阴茎啜的更深更紧,以抵抗连翻的高潮。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我们一同到达顶峰,我便把积压已久的精液,射进思蓉的小嘴内。
量真的很多,精液先灌满她的口腔,在由嘴角滴在地上。
我假装被激怒,你竟浪费我的宝贵精液,说完先命思蓉将口内的精液全喝下肚,再要她像狗一样伏在地上,伸出舌头舐回地上的精液。
看到思蓉做出如此淫荡的动作,我的阴茎马上重拾声威。
我再用手扣把她反手扣起,站直身把她整个抱起,双手分开她的大腿,阴茎抵在她的阴唇上。
如以往一样,只插入小许,思蓉被我整个抱起,重心全失,双乳正好压在我的脸上。
我吸着她的乳香,准备以一柱擎天这招式将她破处开苞,思蓉也明白这点,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间,令我难作寸进。
我也不生气,因这姿势思蓉难以坚持。
我一边耻笑着她,我的好思蓉,你的腿要好好夹紧,若你的腿一松,你的重量便会把你的阴户压落我的阴茎,自动迫穿你的处女膜。
思蓉不敢回答,怕脚一松便被我破掉处女膜。
我一边以言语玩弄着她。
思蓉啊!你看我这个自动破处机设计如何?是不是很贱很无耻,不过你的脚一定要好好夹紧,不然的话便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对,不对,应是一失足便会失身才对。
思蓉已慢慢支持不住,她的身体正一分一毫不断下沈,相对地,我的阴茎却一分一毫不断迫进思蓉紧窄的阴道入。又插入了小许,是否快支持不往,我一面耻笑她,一面以舌尖挑逗思蓉的乳头,快感令思蓉双脚抖震起来,不自禁的双脚一滑,我的阴茎随即又插进寸许。
我笑着对思蓉说,你也察觉到吧,我的龟头已顶在你的处女膜上,你再滑落一下的话你便会给我就此开苞破瓜。
思蓉也明白自己处境,双脚尽最后努力紧紧夹着,而我则抓着思蓉的腰肢静待她力尽的一刻。
再过了三,四分钟,思蓉已体力不继,正想放弃,我把握时机,抓着她的腰向下一拉,阴茎随即灌穿处女膜,狠狠插进思蓉的阴道入。
破瓜的痛楚令思蓉哭了起来,我抓着她的腰肢上下不停抽插,八寸长的阴茎整条插入思蓉幼嫩的阴道。
她的阴道出奇的紧窄,令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
我说出惯用的对白,便不断用力抽插,阴茎更迫开思蓉的阴道,直接插进她的子宫尽头,强暴的快感令思蓉忍不往娇声呻吟。
抽插中我对思蓉说了一番可怖的话。
好思蓉啊!
我的阴茎已直接插进你的子宫内,若我在这里射精的话,精液便会灌满你整个子宫,到时除非思蓉你是不育的人,否则你便一定会怀有我的骨肉。三个月前,我便是以这招对付你的妹妹,想不到今天又再历史重演,高兴吗?因为你很快便成为母亲了。
思蓉已放弃所有抵抗,不停哀求我不要射在她的体入。
我那会理会,说声我要你一生体内也有我的精液,便在思蓉的子宫内尽情
射,果然如我所料,精液灌满她的子宫。
思蓉惨痛得泪流满面,少女对性总有着奇妙的预感,看来思蓉也预感自己将会因此怀孕,停止了一切反抗,以手按着小腹,一脸奇怪的样子。(事后证明思蓉果然因此怀孕)
我却从中发现新的乐趣,少女惨被强奸,事后还怀有色魔之骨肉,这比一切刑罚更残忍。
那些少女想恨我,可是怀着的却是我的骨肉,一生也只好受尽屈辱,而我却能得到无尽快感。
我决定以后也要以这方法羞辱那些高傲的美女。
思蓉情绪激动,呼唤着我,你满意了吧!我将会怀有你的贱种,你这人渣,强奸了我和妹妹还不满足,竟刻意令我们怀有你的骨肉,要我们一生也擡不起头做人,你还不走干吗?
普通人被她如此责骂,一定内心有愧,急急离去,但我可是午夜奸魔,她越骂,我便越兴奋,忍不住打断她的话。
我有说我满足了吗?你前面的处女我要了,后面的我还未到手呢?你凶甚么,你不过是将会怀有我的骨肉,我老实告诉你,不只你与你的妹妹,从今日起所有我看不过眼的少女,我都会用这方法对付她。所以你们姊妹两算甚么。
思蓉被我的气势压倒,再也不敢作声。我要她像狗一样伏在地上,她只好乖乖照办,我在没有任何润滑剂的帮助下,一下便将阴茎狠狠插入思蓉的屁道内。
思蓉随即痛的晕倒,我大力抽插,只弄得十数下,思蓉已被我操得痛醒过来。
很痛,求你轻一点。
思蓉苦苦哀求,她的血丝滴在地上,而我抽插的更为凶猛,百多下的直击重重轰到思蓉的屁眼尽头,八寸长的阴茎整条插入直到尽头。
就在我高潮的瞬间,我才把阴茎拔出,将精液尽数射到她的脸上,我看到阴茎上满布着少女破肛的鲜血,与及思蓉脸上的大量精浆,身上的奸虐细胞已得到满足,便留下无力躺在地上的思蓉,悄悄离开。
我远离现场,在公共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给思蓉的妹子思敏,她随即惊呼问我找她做甚么,我笑笑对她说,你的好姊姊思蓉给我奸得双脚发软,无力回家,现在正倒在天台,即上次我奸污你的同一位置,你快去帮她,巳不过要小心啊!因她与你一样,将怀有我的骨肉,可别弄痛她。
思敏说了声禽兽,便急急赶了出去,而我则向起得意的笑声。
两星期后,我在报纸上看到新闻,张氐姊妹花遭同一色魔先后奸污,同时怀有色魔骨肉,现正双双接受心理负导,不过两姊妹被不打算打掉胎儿,警方现正悬红十万元,通缉色魔归案。
我看到姊妹二人也不打掉胎儿,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

破徐艳
现在播放特别新闻,数年来令无数少女痛失贞节的蒙面奸魔,已被警方缉捕归案,现正受警方重案组看管,待其招认所作之罪行,再送交法院受审。
我被电视所作之报导吓了一跳,甚么,奸魔前辈竟失手被捕,不过这也难怪。最近整个埠也极力缉捕各大小奸魔,而前辈就正好败在一名以忍法为武器的少女手上,城中就有不少人以屠杀奸魔为乐,其中更有一名叫作奸魔刽子手的少女直冲着我而来,传闻她每杀一名奸魔,都会在他的身上写上:午夜奸魔,下一个死的将会是你,等字样。简直不把我放在眼内。
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勤于苦练武技,现在正好大派用场,大家同属奸魔同盟的成员,前辈有难,我当然全力救援,不过小弟一人力弱,恐难以胜任。
就当小弟苦思良策之际,收到了由千面大哥所发的密件,说正赶来本埠相助,有了千面高超的易容术,今次行动我便有十足把握。
由于女警徐艳对前辈非常了解,所以一切审问也由她全权负责,而我正好偷袭徐艳,迫她交出监房的钥匙及通行暗号,由千面假冒徐艳,以带蒙面到案发现场为理由,将其救了出来。
不过徐艳亦并非等闲之辈,我小心为上,暗地里监视了她数天,终于被我发现了她一个致命弱点-她的妹妹徐琴,是实现计划的时间了。
今夜,徐艳将会调到晚上工作,所以整个下午也不在家,我由徐琴的学校一直跟踪她,直至走到她与徐艳的家外,只见徐琴取出门匙,却没有发觉我对她虎视眈眈,就在她打开门的瞬间,我取出一支特制的迷晕喷雾对着她直喷下去。
徐琴还未清楚发生何事,就已被药力弄晕,我将她拖进屋内,大字型的缚在床上。
好了,有了这皇牌,就算徐艳再厉害我也不怕。
晚上十时,门外向起了声音,原来是徐艳回来了,我躲在暗处,只见她关上门,走进屋内,突然取出手枪,叫着:出来吧.我知道有人在此。
不愧是徐艳,我把一个水杯投到屋的另一边,跌破玻璃的声音分散了徐艳的注意力。我把握机会走到她身后,一脚踢开她的手枪,再用勾拳打在她的肚上。
徐艳惊觉对方身手不弱,急忙回避。
问我,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指着床上的徐琴道,你最好乖乖就范,不然我不保证她的安全。
徐艳怒道,以弱女作人质,算什么英雄。
我当然不会上当,笑着回答她,我可不是英雄,而是奸雄,专奸美女的肉洞。
徐艳立即明白我的来意,你与蒙面是一伙的?
你果然聪明。
放屁,就算你以我作人质,警方也不会放蒙面的,你要杀要剐,随便阁下,但可别动我妹子一条汗毛。
我听徐艳说得豪气,心中也敬她是一位英雌,对她说,我敬重你,我答应不动你妹子,不过你则要听我的话,现在先交出手扣钥匙,然后以自己的手扣将自己大字型站着扣在墙上。
徐艳见我答允她的要求,也不反抗,乖乖的把自己双手扣在墙上,任我鱼肉。
求你放过我姊姊?
原来是徐琴醒了过来,她被我缚在床上,动弹不得,只好哀求我放过她们。
我笑笑对她说:有了观众啊,好好看着我如何对付你姊姊。
说完便别过头问徐艳,蒙面监房的钥匙在哪里?
徐艳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说吗?
看来你想受皮肉之苦,传闻重案组有十大酷刑,不知是你的酷刑厉害,还是我午夜奸魔的魔爪迫供法强横。
你就是午夜奸魔?
我不待徐艳说完便扯破她的衣衫,脱掉她的黑色胸罩。
我从袋中取出两个幼小电夹,一边一个,轻夹着她的乳头,然后说道,这是最先进的测谎器,若你说谎的话它便会放出电流,而且越来越强,不用一会便能煮熟你幼嫩的乳头。
徐艳坚持不说,我只好开动机器,不消一会,电流的刺激已令徐艳的乳头充满快感,随即硬直起来。
不过随着电流的增强,很快徐艳只懂得疯狂叫痛,我也不想就此杀了她,便改问一些别的问题。
你今年多大?
二十四岁。
你的三围数字?
35-24-35。
你第一次作爱是在何时?
徐艳见妹子也听着如此羞辱的问题,坚持不肯回答。
我加强电流,不一会,徐艳才死死气的回答,还未试过。
我感到难以置信,不过看测谎器的反应她并未说谎,便问徐艳:对着你这种美人也不大干特干一翻,你的男友一定是性无能的。
徐艳随即怒道,你才是性无能,只不过我们平日公作太忙,一年也见不了数次吧了。
我笑笑说,我可不是性无能,而且更加是此道强者,要不要我在你身上证明你看?
徐艳吓得缩作一团,我把握机会问她,钥匙到底在哪?
可惜徐艳坚持不肯说,我拿掉了测谎器,随即扯下徐艳的裙子,粗暴的脱下她的内裤,收进袋中。
到了这一刻,徐艳已全裸的站在我的面前,成熟的女性躯体,美丽的容貌,处女的芳香,加上刚毅的气质,令我急不及待想将她摧残。
不过我始终以大事为重,强行压制我的欲念。
我从袋中取出一支药水,问徐艳,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徐艳摇摇头。我接着道,这叫dc-5,是一种效力超强的媚药,普通人只要沾上小许,若不在一小时内尽情交合的话便会因性欲刺激过度而疯掉。
说完便把药水涂在徐艳的阴唇上。
很快强烈的快感已刺激着徐艳的阴唇,进而直达全身,只见徐艳夹紧双脚,不断磨擦,希望减轻欲火,但看来并不成功。
徐艳的阴道口已不停流出大量爱液,我以舌尖舔了舔她的阴户,品
她的爱液,很快徐艳只懂得发出呻吟声。
求你解开我的手,徐艳痴痴的哀求我。
钥匙到底在哪?
徐艳此时为求减轻欲念,早已被我收的贴贴服服,忙把钥匙的位置与通行的暗号一一说出。
我亦满意之极,问徐艳,我解开你的手,你是要玩自慰吗?
徐艳慌忙点头。
我接着说,何不叫你妹子效劳。
说完便把徐琴推到她的阴户前,迫徐琴一下一下的舔着徐艳的阴户,此刻的徐艳已完全被欲望支配。
只听她对徐琴说道,妹妹,求你快用手刺破我的处女膜,我不希望自己宝贵的贞操落在这淫贼手上。
我当然不会让她照办,一把扯开徐琴,便把她锁在另一边。
好好看着我替你姊姊破处开苞。
想我操你吗?
我问徐艳。
想,求你快来。
徐艳已完全屈服在媚药的威力之下。
我分开她的大腿,左手抱着她的腰肢,右手也不闲着,早已抓着她丰硕的乳房来回揉动,我低头吻着她的颈项,阴茎已如饿虎扑兔般狠狠插进她早已湿透的阴道内。
我故意不插破她的处女膜,阴茎顶在徐艳的膜面上,对徐艳说:准备好给我吃你的处女猪没有?
接着便全力一顶,阴茎随即插破处女膜,直达阴道尽头,处女血丝沿着大腿流落地上,我不停加快速度,数百下的深入刺突,连翻的高潮快感,已令徐艳忘却正被我奸污的事实,一边扭动腰肢配合我的抽插,一边发出淫声浪语为我打气加油。
求求你,再插入些,对,大力点,不,到尽头了,操我吧,更大力的干我吧!
徐艳已变成我发
兽欲的性奴。
我很快便在她的阴道入作前所未有的爆射,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我以你一生体内也藏有我的精液,说完便将阴茎轰进她的子宫最深处,白浊的精液随即劲射而出,先灌满徐艳的子宫,然后阴道,再沿阴道口倒流出来。
我抓过躺在一边的徐琴,硬把阴茎插进她的小嘴内,要她把仍在不断射出的精液全数喝下。就在我完事的瞬间,她们姊妹已无力的倒在地上,任凭我的处置。
我改将徐艳缚在床上,把徐琴推到她身上,迫令她姊妹二人表演磨豆腐给我看,我随即以相机不停拍照。
看到她们淫荡的动作,令我的阴茎忍不住擡起头来,便从后压着徐琴躺到床上,徐艳被压在最下,而徐琴则在我们之间,变成一块淫欲三文治。
我将阴茎抵在她们二人的阴户之间,四片阴唇把我的巨龙紧紧夹着,我不断磨擦刺激着她们的阴唇,可能由于徐艳刚才已
了一次,她为勉强抵受得住,但可怜的徐琴已被我干得浪声四起,苦苦哀求我更进一步奸弄她。
我加快抽插,不久徐艳也抵受不住,发出丝丝呻吟声,正好与徐琴合奏着,我就在三人同时抵达高潮的顶峰,把精液尽数射到她们姊妹二人的身上,她们的面上,双乳,小腹,阴户,以至大腿,全都满布我的杰作。
我迫令她们舐回对方身上的精液,便把她们姊妹二人缚在一起,悄悄然离开,确保短时间也不会有人发现她们。
我把钥匙及暗号都交给千面,而他假冒徐艳救出蒙面的行动也得到绝对的成功,不过由于千面需赶回国,只好把蒙面安置在我山间的别墅内养伤。
在三天后,我亦抽出时间赶往探望,我发现原来他并非真正的蒙面,只不是一个假借蒙面之名四出作案的二流奸魔,不过机于大家同属奸魔同盟一员,我也依旧好好照顾他,而他也感激我的相助而向我说出真姓名,他原来叫灰狼。
可惜他的双手双脚的筋脉,以至子孙根也被那风之少女斫断,灰狼苦不堪言,只求报这血海深仇,誓要奸爆那风之少女的阴户。
我摇头对他说,以我的能力最多只能医好你的手脚,可是那话儿恐怕毕生无望。
灰狼听到能治好手脚,已大喜过望,挣扎起来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替他治好手脚与及代他报仇,他已永感大德,发誓永远为我的仆人。
我见灰狼实在可怜,便答应收他作助手,更取出珍藏的伤药黑玉断续膏(名字纯属抄人,如有雷同,实非巧合)治好他的手脚。
我也下定决心,等着瞧吧!风之少女,我一定会为灰狼取回这场子。

迷奸暴虐酒井法子
经过了个多月的休养,灰狼的伤势已大致全愈,而我也证明冒险救他的决定没错,因为灰狼对小型武器的研究很有心得,在这段休养期间,他对我所用的武器及工具作了大幅度改量,有了这些新武器之助,对我的行动更为如虎添翼。
主人,这段新闻相信你有兴趣。
灰狼拿着一份报纸兴冲冲的对我说。
我看了看标题,酒井法子下星期来港,视察演唱会场地。
我随即弹起,不错,我对这日本妞很有兴趣,我现在先去收集她起居的酒店资料。
不用了,主人,我已把那法子访港的时间表,访问详情,以至酒店保安,地图一一弄到手来,请主人你细心研究。
真有你的,灰狼,谢谢你,你令我少了很多功夫。
经过多翻研究,我已有了完整的计划,酒店的保安其实不太严密,只作了整层封锁,并派保安紧守要道。由于灰狼伤势并未全好,所以留在酒店的令一房间作支援。
我乘保安换班的时间,潜进酒井法子所住的那层,并以灰狼为我准备的电子开锁器,打开法子房间的大门,门被我轻易打开。
感谢你,灰狼。
我心里说一声。然后便堂而皇之踏进酒井法子的房间内。
这时候,法子应在机场接受访问,我四周查看,最后决定藏身在衣柜里。
经过个多小时的静候,我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越走越近,最后停在门外,门声向起,我所期待的酒井法子已走进房内。
我从柜门的空隙向外看,法子的真人比上镜时美得多,脸上涂上淡淡的化妆,长长的睫毛,配以清爽的短发,散发着成熟女性的美与吸引力。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半透视衬衣,内里穿了一件小背心,下身穿上一条白色长裙。
我拿出迷晕喷雾,等待适当的时机,机会终于到了,只见法子正走到衣柜旁,我推开门,便将喷雾往其脸上直喷,不消五秒,法子已不省人事,昏倒地上。
我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嘴巴已急不及待的吻到她的唇上,舌头强行伸进她的嘴内,吸啜着酒井法子的香舌,双手也毫不闲着,一只手不停抚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隔着衣服,徘徊在禁地的边缘。
是时侯了,我粗暴的扯下她的衬衫以及白色长裙,俐落的脱掉法子的内衣裤,我将内裤收进袋中,以留为记念。然后便拿起相机,不断拍照。
拍摄完毕,我架起摄录机,将镜头对准床上,当一切准备妥当,奸淫酒井法子的时候终于到了。
享受这种美丽女星的机会其实不多,所以我要将过程拍下留念,就像广未凉子那次一样。比起广未凉子,酒井法子明显多了一份成熟美。
只见她双颊菲红,人仍旧昏睡着.不过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
由于方才的抚弄,只见她的一双乳房更为丰满发涨,乳头更硬直起来。阴户口更流出淡淡爱液,我伏在她的阴户口,亲吻她的阴唇,舌头伸进阴道内,刺激着酒井法子的阴核,一边吸啜她的爱液。双手也没闲着,不停揉搓她的双峰。
其实法子的阴道已异常湿润,但我仍不满足,还不够,我要法子你更淫荡。
说完便拿出媚药dc-5,涂在法子的阴唇上,我以中指沾了小许媚药,便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内,把药涂在酒井法子的阴核上。
不消一会,强劲的药效令酒井法子媚态毕露,阴道口更流出大量爱液,把床单也弄湿,真是多汁,我把嘴唇紧贴法子的阴户,大力吸啜着她的爱液,酒井法子更被我吸啜得快感如潮。
我将早已发硬的阴茎放在法子的唇上,在她的唇上拨来弄去,一声轻向,阴茎已插进酒井法子的小嘴内,她的小嘴异常湿润,紧紧的包围着我的阴茎。
我以69形式伏在她的身上,一边享受酒井法子的唇舌服务,一边以舌尖来回挑逗她的阴核。我的阴茎在她的嘴内抽插,很快便一
如注,白浊的精液尽数射进法子的小嘴内,量多得她无法负荷,精液多得由法子的嘴角倒流出来。
我看着法子湿透的阴户,阴茎很快便再次硬直起来。我像饿虎扑兔般扑到酒井法子的身上,双手分开她的大腿,把法子一双又白又滑的大腿挂到我的肩膀上,手狠狠地抓着法子的双乳,阴茎对准她的阴户,毫不留情地把我足足八寸长的阴茎,一下子插进法子的阴道内。
酒井法子已不是一个处女,但看来她也不常与人性交,因此她的阴道亦非常紧窄,这令我更为兴奋,我的阴茎突破法子肉壁的封锁,狠狠的顶到她的子宫尽头。
就算在昏迷中,但这种强暴的快感也令到酒井法子不自觉的呻吟起来,我随着她的呻吟声作更大幅度的抽插,我在心里盘算着,到底要不要干到酒井法子的子宫尽头,让她怀有我的骨肉,不过看到法子天使般的容颜,我很快便打消念头。
法子的肉壁不断收紧,令我快感连连,很快我便在她体内进行第二次的
射,我故意不把阴茎插进子宫,令法子不致因此怀孕,精液便尽数射进法子的阴道内。
我离开酒井法子的身躯,只见她的嘴角及下体仍不断流出我的精液,心里仍不满足,好像少了甚么似的。
对了,少了法子的反抗呢。
弄明白后我随即以绳将法子的双手双脚紧缚在床角上,以布条封口,免得酒井法子大叫坏事。
我见布置妥当,便从洗手间拿出一盘冷水,尽数倒到法子的脸上,法子攸攸转醒,发觉自己四肢被缚,全身赤裸,下体更好像曾惨遭奸污,令她大惊失色。
我走到她面前,以日语对她说,亲爱的法子小姐,刚才你睡着时我干了你一次,现在想叫醒你再干多一,两次,希望你多多合作。
说完便将手伸到她的乳房上,捏弄她的乳头,酒井法子看来已意识到自已曾遭迷奸,现在更面临强奸浩劫,拚命扭动身体挣扎。
法子的反抗令我怒了,我抓着她的秀发,拉近她的脸,对她说,你聪明的就别反抗,让我好好的打上两,三炮,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你
我独有的强奸秘技,这技巧就是将我整条阴茎都插到受害少女的子宫尽头,在那处射精的话肯定会让少女怀有我的骨肉。
法子听得心也寒了,我接着问她,可想当我儿子的母亲吗?
法子慌忙摇头,我接着说,那你便乖乖的别反抗,法子无奈的点头。
我解开她的绳子,拿掉她嘴上的布条,命酒井法子跪在我的面前,以舌尖舔我的龟头,法子哪敢不从,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像舔雪糕一样一下一下的轻舔着,眼角却流下泪光。
法子只舐得数十下,我便已将阴茎硬塞进她的嘴内,现在改作不停吸啜我的阴茎,酒井法子只好像用饮管喝汽水一样,一下一下的吸啜着。
我享受着快感,一边命她更大力吸啜,就在高潮顶峰,我把精液再次射进法子的嘴内,酒井法子以手紧按着嘴,以免呕吐出来,我随即命她把嘴内的精液喝下去。
我把法子按在床上,从雪柜里取出一大支牛奶,全倒在酒井法子的身上,接着便以舌头在她的身上来回舔动,把牛奶吃回.有些牛奶沾在酒井法子的乳头,大腿,阴户等性感带,我也要舌尖一一舔动。
快感的刺激令法子也不禁扭动身躯,我以狗仔式抓着法子的腰肢,命酒井法子说出主人,求你大力操我。
法子也抵受不住快感的折磨,勉强说完。
我的阴茎已急不及待的梅开二度.直插进酒井法子的阴道内。
我一下接一下的重重抽插,连翻快感令法子很快便到达高潮,只听她发出一丝丝难耐的娇喘,身体已作出欢愉的扭动。
我随即将酒井法子整个抱起,改以一柱擎天这式作更深入的抽插,法子的一双乳房就在我的面前不停抖动,就像随着我的每一下抽插起舞一样,真的很富弹性。
经过了六百多下的抽插,法子已先后达到四次高潮,而我亦再难以忍耐下去,我把法子紧压床上,一同达到高潮的顶峰,我白浊的精液随即射进法子
渴的肉洞内,迅速将她填满。
我们双双躺在床上竭息,法子不停喘着气,而我则把玩着她的乳头,一边回味刚才的激战。
是否很爽呢?刚才你好像先后来了五次高潮。
我低头问法子。
法子不好意思的别个头,暗怪自己竟被强奸得高潮叠起。
经过一番竭息,我的武器已回复作战状态。我以手扣把酒井法子反手扣起,将她按在化妆台上。
你的处女早已不在,不若把你后面的处女给了我吧。
说完也不理法子的反对,便把阴茎插进法子的菊门里,由于没有润滑油的帮助,只插入了两,三寸,法子的肛门已被我操得流出血来。
只见她痛的伏在桌上,泪流满面,而我却毫不怜惜,阴茎像破冰船一样一寸一寸的向前进发,好不容易才将八寸长的巨船闯进法子的屁道里,法子早已痛得晕了过去。
我随即化身为一位骑师,骑在一匹叫法子的名驹上,我的鞭已急不及待的插到法子的屁穴,不停抽插,法子被我操得醒了过来,我随即便把精液尽数
在她的屁道深处。
法子被我玩弄了一整夜,这时再也支持不往,昏了倒在地上,而我的奸虐心也得到充分满足,便收拾好细软悄悄离开。
第二天、报纸传出法子赶回日本拍剧的消息,我看到她泪眼汪汪的照片,看着昨天的精彩录影带,心里得意极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