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性奴隶空姐 第五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五章 通往迷宫的序章
(壹)

当她像梦游症患者般回到旅馆,马上就有电话进来了。

「你一整晚都上哪儿去了?」

心想大概是由多加打来的电话快步跑去接,结果传来的却是王由理的声音︰
「快到这里来!」

「是,是的!」亚矢香于是往楼上王由理的房间走去。

敲门后,那门马上被打开了,出来开门的是高个子的奥
玲子。

「请进。」

玲子身穿一件紧得不得了的黑色洋装,那裙子衬托出她美好的脚线。

「你在干什么?」玲子突然地就打了亚矢香一巴掌,亚矢香叫了一声。

「我问你,你在干什么?」她又打了亚矢香另一边的脸颊︰「你不是猪奴隶
吗?」

亚矢香马上匆匆忙忙地跪了下去。

「你真会装迷糊!」

脸颊觉得有点麻,而那种羞耻感也贯穿了全身。

「赶快俯下身去亲吻高跟鞋吧!」玲子手叉腰,用很锐利的声音在命令着。

亚矢香在发着抖,那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屈辱的关系,比起跪在黑熊
前面还要令她觉得屈辱,因为她们都是自己的下属。

「再用力一点!」

当她的唇抵在高跟鞋时,她的头又被用力往下压︰「喂,这边也吻一下。」

当她换了一下方向再吻另一只高跟鞋时,头又被更用力地往下压。

「你那不干净的口水会把我的鞋子给弄脏的!」

「你想反抗吗?」她们又重重地打了她两巴掌。

「真是太抱歉,对不起!」她压抑住自几的愤怒,咬紧牙关地向她们道歉。

「把它弄干净吧!」

「是,遵命!」亚矢香从袋子中拿出卫生纸来。

「笨蛋,用你自己的身体吧,用你那美好的长发吧!你没有听到吗?」

「不,不,我……」亚矢香低下头,抓住自己的长发擦拭着那鞋子︰「你们
为什么要这样欺侮人呢?」

从浴室中走出来全裸的王由理,虽然身材短小,但那玉体泄成了褐色,而且
奶子和臀部都很丰满。

「我只是在教你礼貌而已,身为一个猪奴隶,居然连一点礼貌都不知道。」
她又打了亚矢香两巴掌。

「是,是,真对不起!」

王由理冷冷地看了亚矢香一眼︰「到这里来,猪奴隶!」

「是……」亚矢香擡起了头,来到坐在沙发上的王由理面前。

「快穿上放在那儿的高跟鞋。」

那当然是双很高的高跟鞋,亚矢香坐下来一只脚一只脚地穿上。

「再靠近一点吧!」虽然有一点低声,但好像在压抑着兴奋的王由理说着。

她觉得王由理比玲子对她更有敌意。

「猪奴隶。」

「……」

「怎么没有回应啊!」

「是……」

「你现在在对谁说话?」

「是在对王由理小姐!」亚矢香的脸色有点铁青,她实在必须忍着讨厌而装
出很喜欢的样子来︰「请踢我吧!王由理小姐!」

「你声音太小了。」

「踢我吧!王由理小姐,拜托你!」亚矢香改口以较清楚的声音说。

于是王由理马上用力地踢了她两下。

「啊!」那种强度已经超过亚矢香所想像的十倍以上了。

「怎么样啊,我踢的技术如何呢?觉得心情不错吧?」

「是,是的,心情不错。」

「你的回礼呢?」

「啊,真是多谢你了。」亚矢香低下了头行礼。

「如果觉得满意的话,那我就再继续地踢了?」

「是,是,拜托你了!」

王由理又继续踢了几下,虽然感觉已经麻痹了,但是屈辱感却在逐渐地加深
之中。

「你高兴了吧?」

「是的,请你尽量来吧!」

王由理的眼光冷冷的,「真是倔强的猪奴隶。」她又继续踢着,似乎想把她
踢到哭为止。

(贰)

她一共踢了有二百次左右。

跪着的亚矢香又让王由理给穿上了三角裤,她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样子的耐
性,但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耐得住,她的精神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了。

「喂,身为一个猪奴隶怎么还会大大方方地穿着制服呢?」

「我要把你脱光!」

亚矢香疲倦地站了起来,虽然已经有一次被脱的经验,但那种屈辱感倔是一
点也没有消失。

「你是个好色的猪奴隶。」王由理站在亚矢香的面前打她的脸,她以前就很
不喜欢那看来高雅的亚矢香,而且她那体态也激起了王由理的自卑感。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不知轻重的猪奴隶。」玲子也用脚从后面踢她。

「你想要这么容易就倒下去吗?」王由理又用脚去踢倒在地上的亚矢香。

「啊!」突然之间,亚矢香的身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站在另一方的玲子又
用长长的脚去踢她。她们两个交互地踢着亚矢香,毫不留情。

「请停止吧!停止吧!」亚矢香突然叫了出来。

「你到底在跟谁说话?」王由理用高跟鞋的鞋尖指着她的脸。

亚矢香已经平躺下去了,而王由理又用脚踏在亚矢香的腹部。「你如果动的
话,我就不留情了。」说着又用另一只脚踏了上去,骑在她身上。

「哦!」亚矢香把全身的力气都移到腹部来,虽然平常有游泳来锻炼,但现
在五十多公斤的王由理的体重还是很难承受。稍微不小心的话,恐怕会被她的高
跟鞋所贯穿。

「怎么样,承载我的感觉还不错吧?」

「快回答!」王由理摇着身子,又让鞋身吃进了她的肉中。

「啊!那是我的荣幸。」亚矢香勉强地挤出一点声音来回答。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是的。」

「但是你刚才不是说快停止的吗?」

「对……对不起!」

「快把脚打开,猪奴隶!」

亚矢香把那修长的脚打开。

「真是个好色鬼,这里居然涨得这么可怕!」王由理用鞋子踏着她的小穴︰
「喂!接下来你还想让我们踏哪里?」

「请踏我的奶子吧!」

「嗯!对于你这好色的奶子,用我们的鞋底来抚摸想必是再好不过了!」

「啊!多谢你们!」亚矢香那高品味的脸显得有点扭曲。

随着她们体重压力的增加,屈辱的感觉又使得亚矢香的精神有点失调。

「啊!你的脸刚好可以让我们擦鞋底。」王由理用鞋底擦拭着亚矢香的脸。

「拜托,请原谅我吧!」

「哼,终于哭了吧?但我们还不打算休息呢!」

「快站起来,猪奴隶。」

「把三角裤脱下!」从卧室中拿出了一袋东西︰「这是你最喜欢的东西。」

「我把这个涂到你身上去吧!」

那是在机上也曾被涂过的,令亚矢香狂乱的黏液。

「你看,她还只是看到这个而已,就已经湿了!」

「用你自己的手把屁股打开吧!」

「接着我们有个要去的派对,你就这样出来吧!」

(参)

那间房子位在山顶,有个很大的院子。亚矢香下了车就被王由理和玲子带了
进去。

「快把衣服脱掉!」

亚矢香一进去房间后就被脱去了制服,只剩胸前挂着的黑色项炼以及高腰三
角裤和超高的高跟鞋而已。但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她的奶子上绑着的黑皮带,那条
黑皮带深深地吃着她的奶子。

「欢迎光临!」王由理和玲子对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绅士打招呼。

「我们向你介绍,这就是那只猪奴隶;这是卡特先生,是今天这派对的主办
人,快打招呼!」

「你好,我是猪奴隶。」用很流利的英文低着头自我介绍。

「快跪下去磕头,这个人是大饭店的主人。」

「怎么样啊?卡特先生!」

「能不能赶快帮我把她带到对面的房间去呢?」卡特先生用色眯眯的眼神看
着亚矢香︰「你可以戴上面罩。」

于是亚矢香戴上面罩之后就被带到对面的房间中。

在那房间中有二十个上下的男女正坐在沙发上聊天喝酒,但每一个人都穿着
衣服,其中有几个人也戴着面罩。

「各位女士、先生,让你们久候了,这个是今天的特别来宾。」

「这三个女人是日本著名商社的ol,这个猪奴隶其实是其他两人的先进,
三个月后就是年轻的社长夫人,但今晚则是我们大家的奴隶!」

「请把你那好色的身体给大家看吧!」

「喔!」亚矢香在狂叫着,她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屈辱,如果没有面罩的
话,想必一定更加难耐了。大家目前一定充满了嫉妒,想用尽方法来侮辱她。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绝活!」

王由理坐在亚矢香的身上,虽然王由理的身材很小,但是对于亚矢香的细腰
也是一个重大的负担。

「走吧!」把脚抵在亚矢香的肩上,催促着她走路。

虽然屈辱是这样的深,但是比起那正在燃烧的身体,那还是一件小事。接着
又轮到玲子骑她绕场一周。

「客人们,你们的鞋底不是很脏吗?」王由理对一个三十岁的金发女客问。
她旁边还有一个年轻英俊的黑人跟随着,看起来像个上流社会的贵妇人。

「如果方便的话,这个猪奴隶可以帮你擦干净的!」

「哦!真有趣,那就拜托了。」那女人衔着烟将那成熟的脚伸了出来。

「猪奴隶,快用你的舌头把它擦亮!」

客人们都专心注意着亚矢香的一举一动。

用两手把鞋子托着,亚矢香开使用舌头舔着,同时也用口含着鞋跟。那夫人
也从单纯的好奇心,转变而成嗜虐的表情。

女人对于自己的同性通常会带着一点虐待性的。同时,亚矢香舔的方式也把
夫人的性欲给燃起了。

(肆)

亚矢香一个接一个地舔了所有在场女性的鞋子,但心中仍是充满了屈辱,但
她那苦闷的表情似乎已经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新的陶醉。而此时有一种不可思
议的亢奋突然冲上亚矢香的心头,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在饭店中已经崩溃
的精神又向更深的地方前进,但此时男人们的眼光又更加地热了起来。

当她在为最后一位女客服务时,她发觉这只脚是所有女客中最美的,亚矢香
不觉地擡起头看她,那人约有二十二、三岁左右。惊讶地发现那女客不但有美好
的容颜,并且还有高雅的气质,而且穿着和其他客人不一样,化妆也不浓。

那女客很害羞地用她那薄薄的唇向着她身边的男人︰「可以让她舔吗?」

「嗯,能够跪着舔你的鞋可以说是再幸运不过了。」

一瞬之间,亚矢香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因为那男人的声音分明就是自己所
爱的未婚夫的声音。

亚矢香看到那男人现在正和那女人接吻。

大概是面罩的关系吧,由多加一点也没有注意到是她,另一方面他大概也想
不到她会在这出现。

「你在发什么呆啊?」王由理很严厉地用脚踢她,而且她也不好逃走,而且
也不敢在由多加的面前露出真面目,亚矢香只好舔那女人的鞋。

但这个女人到底是何等人物呢?看来和由多加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大概是他
在这一国的恋人吧。她不想责备由多加,毕竟她也曾背着他做这样的事,但她会
这样也是被逼的。

当亚矢香舔完了之后,两人已经不接吻了,但她似乎放心得太早了。

「接着是恋人们的时间了!」

恋人们一对一对地到上面去表演做爱让大家观赏,不只是看的人兴奋,就连
做的人也兴奋不已,特别是女人们都很卖力地张开大腿,让男人贯穿她们湿淋淋
的小穴。

「喂!接下来是你了!」

不久之后,亚矢香又被带上了舞台。

(伍)

上了舞台之后只留下亚矢香一人,灯光也变暗了,舞台的灯把亚矢香给衬托
出来。

「请站好!」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个男人站在她身边说话,那男人戴着黑色面罩,身上
的阴茎也戴着套子,特别地引人注意。但亚矢香吃惊的是这个男人的声音︰「你
是卡特先生……」

接着又有两个看似助手的上场,他们是从天花板上下来的。接着亚矢香罩在
奶子上的皮带被拿下来,两脚也被分开一公尺左右固定住。

大家的目光又回到了亚矢香的身上,从尺寸来讲,其他的女人也许不输她,
但是她那身体的曲线实在太过优美了。而且那五官更是有灵气,是有气质的未来
社长夫人,更激起了大家嗜虐的心理。

最后有一个金发的助手将一根漏斗插入平躺的亚矢香口中,另一个金发助手
则用水注入漏斗中。亚矢香本能地吞着那注入的水,但渐渐地喝不下时,那水就
溢到脸上甚至奶子上去。

(不要,快停止!)

「怎么样,好喝吧?」

她没有办法,只能答是。

「如果好喝的话,为什么要吐出来呢?」

「啊!对不起!」

「为了罚你,我们要打你三十鞭。」

「呜……请原谅我吧!」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能不漏的话就算了。」

「好,那我就喝吧!」亚矢香闭起了眼睛,把那倒下的水全部喝光。

但不管怎么喝,那水还是继续倒下来,胸部也觉得很痛苦,原来是站在背后
的卡特正用手揉着她那毫无防备的奶子。

「啊!喔!」被突然的侵犯,亚矢香不觉地扭动着身体。在此时只有任他摆
布了。

终于那第二杯水也倒完了。由于透不过气和胸部的喜悦,使得亚矢香喘了一
口气,但突然地从口中喷出了一点水来。

「你终于还是将水给喷出来了。」

「你太卑鄙了!」

「你不要怪罪别人,让客人听听你的叫声吧!」那无情的鞭子开始落在她的
身上。

(陆)

好不容易才打完了而已。

「那么,接下来再打三十鞭吧!你第一次已经有漏水了,而且第二次的时候
又漏了一点,这是你应该受的处罚,应该没什么不满吧!」

「啊!我已经不行了。你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要鞭打我!」

「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还剩下两杯水,如果你全喝了,那我们就原谅
你。当然也要一滴不漏才行。」

终于亚矢香喝完了最后一口水。但是在那刹那,由于先前尿道口曾被玩了一
会,那喝下去的水终于沿着三角裤的缝流了出来,于是卡特又准备开始鞭打了。

说实在的,现在就是叫她喝的话,她是一滴也喝不进去的。

当打完了三十下时,刚刚好也经过了三十分钟。普通的话,这样子应跟会很
累才对,但那些鞭子打得好像在叫醒她的精神似的,使她渐渐地有了尿意。

「拜托,能不能帮忙一下?」

「你是想要男人呢?还是鞭子呢?」

「不,不是的,我想上厕所。」

「什么,像你这样的美人也要上厕所吗?在大家面前上就可以了。」

「你不用担心,从你这么美的身体中放出来的一定很美。」

卡特用舌头去舔她的下部,并吸着她所流出来的汗水。

亚矢香终于快忍不住了︰「喔!拜托,拜托一下嘛!」

「不要担心,请把你的黄金水放在我的脸上吧!」

被这么一说,她终于忍不住地,尿冲了出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专心地观赏
着。

卡特好像是在淋浴一样,全身上下充满了喜悦,而亚矢香的下体也被情欲的
热潮所鼓动了。

(柒)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流了多少尿,亚矢香已经觉得有点累了,她在众多的客人
面前,表演了失禁的功夫。虽然羞得想一死了之,但那时的解放感又令她兴奋不
已。但是她那原有的品格、才学,还有高人一等的自傲,都在那一刹那间完全地
消失。

「现在甚至也在人们的面前表演起小便来了。」站在背后握着她的奶子说这
句话的是司机保永︰「真是令人受不了的肉体。」

保永用他那含满口水的嘴,吸着她的奶子,就好像野兽一样的贪心。

「哇,你的乳头已经有反应了,真是好色的肉体。你一定是很想要才会这样
的,快说你想要了,我马上就会插进去的。」

「请不要碰我!」

「你是在装什么呢?我接着要吸你那湿淋淋的小穴了。」

「快说,你喜欢插穴。」

「我不要!我讨厌!」

「好,你如果这样说的话,我就彻底的让你哭!」

保永挥一挥手,从两侧走出了两个黑人,那两人只各穿着一条三角裤,他们
就是保永最早对他施暴时的黑人。

两个黑人用巨大的手掌握着她的奶子。

「啊!啊!」

「嗯!她大概已经有一点意思了。」

黑色的粗指头又渐渐地插进那身体的肉洞之中,于是她的腰自然地扭动了起
来。

「不,我讨厌!」

「我们可以开始插穴了吧!」

「如果你想插穴的话就亲亲我吧!」保永用他那灼热的尖端顶着她的子宫。

当那子宫被摩擦时,那热热的果汁像决堤一样地喷了出来。

「大概前戏还不够吧,真是伤脑筋的好色空姐!」

「这个好色的空姐,那屁眼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我已经不行了。」亚矢香以恳求的声音说,那时的精神显得已经有点错乱
了。

但马上又清醒过来,在意起自己的表现,毕竟在自己的未婚夫面前,她是不
能够吻那司机的唇的。

但想到这里时似乎已经有点迟了,在自己的情欲那么高涨的情况下,她已经
没有办法制止了。当那舌头伸进她的嘴中时,亚矢香用自己的舌去舐保永的舌。

(只要一次就好了,一点点就好了……)虽然自己对自己这么说着,但两人
相触时的那种甘美,使得她的热度又增加了不少。

「想做了吧!你想插穴了吧!」

「那就拜托你了!」

保永赶紧把鸡巴抓出来,站在亚矢香的面前︰「快展现你那高超的舌下功夫
吧!头等空姐!」

亚矢香赶紧跪了下来,看到眼前的鸡巴,她的脑部组织似乎已经全部坏了。
发出鸣叫的同时,亚矢香用手握住那男性的尖端,并将自己的脸送了上去。而很
奇迹的是,她那原有的不安感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不见了。

她把它含进了喉咙深处,随着进进出出有时会擦到她的上颚,有时会打到左
右的脸颊。现在她的理性和羞耻之心已经完全消失了,她那身为国际线空姐的高
傲也完全不见了,现在正和快乐融合在一起。

而且她甚至已经不觉得在自己的未婚夫面前和司机做爱有什么耻辱感了。每
当它进来时,脑中深处的细胞就被更新一次。现在一想到自己原先的坚持,就觉
得有点好笑,毕竟自己的身体居然存在着这么多超人的能力。

而在此时左右的那两个黑人也不时地过来咬自己的耳朵,到目前为止所积存
下来的热情也在这一刻之间爆开了,而且那股气从各处过来和而为一。

保永提起亚矢香的秀发,进行最后的手续。

「喔!喔!喔……」被那一阵阵的进出冲击着喉咙,亚矢香的身体发出像地
震似的声音,那股欢喜的波浪拚命地拍打着她。

那龟头突然间张开了口,并喷出了像是岩浆的液体出来。

「哦!喔……」亚矢香觉得好像突然冲破云霄那样地快乐,并用舌头吸吮着
那只鸡巴,反反覆覆好几次。

(捌)

淋过浴换上了衣服后,保永跟随着玲子和由理来到二楼老板的房间,敲了门
后进入了一间大的可怕的起居室中。

房间里面坐着卡特和一个男人,正看着脚底的玻璃地板,从那儿可以看到楼
下有四、五个人在狂欢。

在两人的身后有一个金发女郎正在调酒,那个金发女郎就是刚才在由多加身
边的女人。

「是您叫我们吗?」保永有点紧张,立正地说话,而背后的玲子和由理也是
表情凝重。

「亚矢香怎么了?」

「她已经先回饭店了。」

「今晚辛苦你们了,休息两三天没关系,回日本后再开始你们的工作吧!亚
矢香仍然有再造的空间。」那男人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拿给他们︰「这是我和卡特
的谢礼。」

「但是我们已经拿了您很多的薪水了。」

「不用客气,这是临时的红包。」

「那么我们就收下了。」保永低下头用两手接下信封,由理和玲子也低下了
头。

「那我们就告辞了。」于是他们走出房间。

「你要回日本去了啊?真可惜,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呢?」

「你们还打算结婚吗?」卡特以很意外的表情看着他。

「那是当然的,那女人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奇怪,你这种想法有点不太像你平常的样子。你大概要说她已经跟司机睡
过,也和黑人玩过,而且也当过应召女郎,已经不是淑女了。但我已经为她着迷
了,你知道吗?普通的男女可能会轻易地说出我爱你,但请你好好地想一下,人
们都通常只生活在表面上,会说我爱你的应该也只是表面上的吧!其实却不知道
内心真正在想的是什么!」

「但我充份地用我的手段控制着那女人的内心,有比这种事还快乐的吗?自
从我把她引入恶梦之中后,她对我的爱也变得真实起来,那是一种没有心机的感
情。」

他愈说愈激动,情绪也愈昂扬,卡特有点心虚地抱住那金发美女,很自然地
看着那个男人。

「那么,我就在此告辞了,那女人现在大概是以美好的状态在饭店中等我了
吧!那么,晚安了!」

「晚安,老板!」

那男的站了起来说︰「刚才是老板,但接着我就是那女人的未婚夫了。」他
笑着步出了房间。

(全文完)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