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被胁迫的美女教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林老师,你与那个公安局长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从现在起按我说的去做,不然你知道是什麽后果。”

看到这条短信,c市某市立高中的英语教师林雪儿顿时觉得全身冰冷。只有一个念头像一阵冷风一样在她头脑里盘旋着:“是谁?”她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头顶上的中央空调发出微弱的嗡嗡声。今天是周五,下了班同事们都早早地离开办公楼,各自去陪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了。如果不是这个短信上提到的“公安局长”上周在外地出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车祸,这个周末对她来说又将是一场新的噩梦。她本以爲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可是这条神秘的短信又让她心头的阴影更多了一重。

正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又一条短信传来。指示她立刻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回力”网吧。

十分钟后,一个身材窈窕的长发美女走进了位于学校后面一条狭窄胡同内的“回力”网吧。网吧内光线幽暗,污浊的烟气和汗臭几乎让林雪儿呕吐。大厅里背对背放着四五排老式的电脑,但是大部分都没开。上网的人稀稀拉拉约有十来个人。因爲天热,上网的人有一大半都是裸着上身。林雪儿忍着强烈的恐惧和厌恶,朝那些上网的人扫了一眼。他们大部分都是看上去才十七八的大男孩。她很怕在这里看到自己班上的学生,幸而没有。这时上网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觉得有一阵清凉的气息,夹带着一丝淡淡的茉莉花香拂过他们淌着汗的皮肤。他们擡起头,发现了这阵香风的来源。炽热的目光向她包围过来,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贪婪和猥琐。林雪儿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微微低下头去。她没想到所谓的纯洁少年居然也和成人一样,有这样令人难堪的目光。当自己在课堂上转过身去的时候,也许自己的学生也会用这样下流而热烈的目光看自己吧。这时,在离林雪儿很近的座位上有一个留着长发,面孔干瘦,不伦不类地带着一副眼镜的男孩忽然怪叫一声:

“我靠,还是他妈的制服诱惑啊。”

他旁边的两个少年哄笑了起来,因爲他们正在看一部制服系的a片。林雪儿的打扮无疑让他们联想到了女主角。因爲来的匆忙,林雪儿穿的还是讲课时的制服。上身是一件雪白的有领半袖衬衫,下身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套裙。然而在网吧这种潜伏着混乱和不安的地方,这样正式的套装却让清纯如水的林雪儿散发出异样的诱惑和性感。被同自己学生一般年龄的少年戏弄,林雪儿觉得非常悲愤。她转身想要走出去,发出怪叫的那个瘦男孩却站了起来,挡住她的去路。

“你干什麽!”林雪儿生气地说。

“小妹妹,给哥降降温吧,哥现在热的不得了。”他居然把大她四五岁的美女教师叫做小妹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拉林雪儿莲藕般的玉臂。林雪儿吓得忙往后躲,却撞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这个人一把就揽住了林雪人的芊芊细腰和一双雪臂。她用力挣扎,却无法挣脱铁箍一般的健壮手臂。瘦个子少年淫笑着,十根手指做出抓乳的动作,向这位优雅纯洁的女教师高耸的双峰探来。

“放开我!救命!流氓啊!”林雪儿美丽的大眼睛被惊恐填满,她大声呼救。却没人理她。上网的人都从座位上站起来,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这位闯进网吧的绝色美女被侵犯的样子,这比a片刺激多了。

林雪儿被人从后面紧紧地搂住。那个人一只手紧箍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将她的长发撩过耳际,伸出一双厚嘴唇在她腮边耳际磨蹭。他下身暴起的阳具也隔着衣物不断顶撞着林雪儿扭动的丰臀。

瘦个子男生趁机向前一步,把林雪儿像三明治似地夹在中间。他把腿强行抵在林雪儿一双颀长优美的玉腿之间,使她再也无法挣扎。他一双爪子已经邪恶地扣住了林雪儿的胸脯。林雪儿并不是波霸的类型。但是她的双乳玲珑坚挺,大小适中。摸起来别有风味。林雪儿只觉得那双手在自己敏感的双乳上隔着衣服揉来揉去,心里说不出的恶心。她严厉地盯着他的眼睛,想以目光把他镇住。而她一双清澈如水的眼中透露出的凛然的神色,对他却是另一种诱惑。他把散发着呛人烟臭的嘴凑过来,想去吻她花瓣般鲜嫩的朱唇。

“流氓!不要……”林雪儿惊慌地转过脸去,一头纷乱的发丝跟着起伏。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看的血脉喷张,有人竟然把手伸进了裤裆,公然自慰起来。

“喂,差不多了吧,螃蟹黄还在等着呢。”

这时有人走过来,拍了拍瘦男生的肩膀,对他这样说道。他这才悻悻地把手从林雪儿的胸前移开。揽住林雪儿细腰的手臂也放开了。

“跟我来。”她听到有人说。

她舒了一口气,跟着那人走上一段屋角的楼梯。上了二楼。刚才的羞辱让她有些吃惊和难过。因爲她从没想过在这帮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少年身上,原始的兽性也是这麽强烈。至于被骚扰,被强吻,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被人大力地搓揉胸部,她并非没有预料到。然而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刚才受到的侵犯。这跟她以前遇到的淩辱相比,也许算不了什麽。真正可怕的是,她现在都不知道发短信的人是谁,事情又是怎麽败露出去。她不知道还有什麽更大的折磨在等着她。这才是真正恐怖的事情。

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包间。这种包间本来是爲上网的情侣预备的,以方便他们上网的时候随时发泄激情。所以一般放的不是椅子,而是柔软的沙发。只要不出什麽事,一般不会有人来打扰。带她来的那个人打开门让她进去。被称爲“大哥”的螃蟹黄就在这屋里等她呢。

现在林雪儿才看到给他发短信的人。这个人现在斜靠在沙发上,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留的很短的头发染成了金色。有一条淡紫色的刀疤从左腮一直延伸到脖子。眼睛细长。目光里透出狂妄,粗俗和残忍。所有的中等以下的混混都会有这种目光。他脸上像蒙了一层沙土,其实是小时候得病留下的黑斑。他光着上身,并不算健硕的胸肌上文着一只张着双鳌的青色螃蟹。下身套着一条短裤,看上去是很久没洗了,落着来历不明的斑斑污渍。脚上挑着一双塑料拖鞋,脚趾缝里全是污垢。

“呵呵,林老师果然是绝色啊。这麽今天穿这麽严实,没穿录像里那身衣服?”他一边说,一边眯着眼睛,阴阴地打量着这位送上门来的美女教师。心里像中了彩票一样的得意。像他这种混迹街头的货色,平时那些洗头城里的婊子都对他没好脸色。林雪儿这样优雅,美丽,穿着高档衣饰的气质女性,他连见一眼的机会都没有。“看来老天待我真是不错,让这个绝世美女的把柄落在我手里。这次不玩的她直不起腰,我就不叫螃蟹黄了。”他越想越兴奋。胯间的阳具不知不觉地挺立了起来。

林雪儿脸一红,尽量平静地说道:

“你想干什麽?要钱,我可以给你。说个数。”

“哈哈,哈哈。”螃蟹黄大笑了两声。

林雪儿有些气馁。她停了停说道:

“你最好还是把那盒带子给我。他的势力你也知道。我回去跟他说一声,要你的命都行。”

“哈哈,老师,我好怕呀。”螃蟹黄夸张地说道。忽然他嘴角一沈,语气也阴沈起来。

“你少他妈的跟我装。老子就是烂命一条,谁爱拿拿去。倒是老师你要当心啊。你的学校我的小弟多的是。哪天我把带子多复制几份分给他们,让大家都看看平时纯洁无比的美女老师叫起床来是什麽模样,嘿嘿。”

“你………混蛋,无耻!”林雪儿忍不住骂道。

“待会儿把你玩舒服了你就不这麽说了。”螃蟹黄淫笑道。

“………你先把带子给我。”林雪儿红着脸,低声说道。事已至此,她只想尽快拿回带子。至于不可避免的羞辱,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同时心里的疑惑又一次涌上心头:带子是怎麽传出去的?

“你很想知道带子是怎麽到我手上的吧?来,别站着,坐下慢慢谈。”看穿她心思的螃蟹黄轻松地说道。

“先把带子给我。”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嘿嘿。”

“不行,先给我带子,不然休想碰我一根指头。”虽然知道自己话是多麽幼稚,但她不想就这麽满足这条饿狼。

“哈哈,你现在还跟我装清纯。告诉你,到了这儿可由不得你了。乖乖的听话,你还能出去。不然,就把你交给外面那帮小弟。他们火气可正旺呢。”

林雪儿不说话了。她一脸委屈和无辜的神色,小巧可爱的鲜嫩红唇紧紧抿着,扇形的睫毛一开一合。饱满挺凸的胸脯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像制服下藏了两只小鸽子。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的螃蟹黄心痒如挠,他没法再等了。就在他打算从沙发上站起来,给她来个下马威的时候。林雪儿忽然开口道:

“我答应你。”

螃蟹黄心中一乐。没想到这个念过大学,又是公安局长的小情人的女人居然这麽有意思。他只不过稍微吓唬她一下她就投降了。原本他只想玩玩就收手的,现在他胆子大了起来。他要来点更过瘾的。螃蟹黄嘿嘿一笑,伸手拍了拍突起的裤裆。说道:

“林老师,答应我什麽啊?”

“答应……答应跟你做一次。不过男人可要说话算话,过后立刻把带子给我。”

“林老师真是念过书的人。什麽做不做的,我不明白啊。”

林雪儿一张堆雪凝脂的俏脸红到了耳根。她悲哀地说:

“你就别再折磨我了。”

“我还没开始呢。刚才让你坐下你不坐,现在老子没耐心了。给我跪下!”

无耻!愤怒的火苗一下子占据心头,然而刹那间就熄灭了,像一根没点燃的火柴。林雪儿知道她没有别的选择。爲了避免更大的耻辱,她决定屈从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就像她过去屈从另一个恶魔一样。但是她的心灵是无垢的。只要她不失去理智和意志,那她依然算的上是一个胜利者。抱着这样的信念,林雪儿缓缓地弯下身去,跪在了螃蟹黄的脚边。

螃蟹黄甩掉拖鞋,一双沾满泥垢的大脚像树根一样落在了气质高雅,清秀无伦的女教师象征女性尊严的秀挺饱满的乳峰之上。洁白的衬衫立刻被踩出两个黑色脚丫。他有严重的脚气,又很少洗脚。因此这双脚不仅脏,还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林雪儿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流露出的任何痛苦的征兆都只能让这个试图摧残她的恶魔更加兴奋,因此她忍受着胃里火辣辣的翻腾,紧紧闭上了双眼,不让螃蟹黄从她玉雕般的面庞上看出任何表情。
 
 
螃蟹黄丑陋的双脚在女教师高贵洁白的胸前更加肆意地逞着淫威。他的脚先是在林雪儿的胸前缓慢而有节奏地左右揉搓着,温热的气息隔着衣服传到脚掌上,向全身散布,使他觉得犹如泡在温泉里一般的舒爽。随着他脚掌的动作,林雪儿绵软而富有弹性的一对玉乳渐渐地膨胀。乳尖也挺翘了起来。隔着薄薄的一层白衬衫,好像两根温柔的手指在挠着他的脚底。这时随着足底越来越浓的温热,脚气也让他的脚板变得越来越痒。他更加加力地在丝质衬衣上磨蹭着自己的脚板。
 
 
然而脚痒还是越来越重,像在火上烤一样难受。黄螃蟹的脚索性变揉爲擦,两只脚掌像磨刀一样来回摩擦着林雪儿越来越坚挺的软玉双峰。每当双脚刮过乳尖时,都会引发脚底一阵热辣辣的快感,使脚痒减轻一些。然而短暂的快感过后脚痒就会加倍强烈。因此他脚上的力道越来越重。乳峰受到残忍对待的美女教师,此时痛苦不堪。她洁白的衬衣仿佛在胸前被泼了两团浓墨,那是螃蟹黄的脏脚留下的污泥。她柔波般的胸膛在这双臭脚的淩虐下剧烈地起伏颤动着,胸前的两粒衬衣纽扣已经是摇摇欲坠。显出衣服内戴蕾丝花边的粉色胸罩,和胸前一痕白雪般的冰肌玉肤。
 
  
 
因爲受到螃蟹黄双腿的压力,她的上身不得不向后仰。这样一来,看上去她好像在迎接那双恶魔的蹄尖一样,显得十分淫靡。她一头乌黑如丝的秀发洒落在身后,更显露出脸部和玉颈的细腻肌肤。一双眼睛虽然还是紧紧闭着,但是浓密的睫毛上分明闪动着点点泪珠。黄螃蟹的每一次搓动,都像是血淋淋地踩在她的心脏上。虽然身体的痛苦无法克服。但她的神智依然是清醒的。这是唯一保护她不被猛兽嚼碎的武器。她提醒自己记住这一点。

林雪儿忽然觉得心口一凉,她微微睁开双眼,只见螃蟹黄正眯着眼,淫笑着盯着她的胸脯。原来他嫌隔着衣服玩不过瘾,用脚趾一下撕开了白衬衣的领口,又三两下扯下了她的胸罩。
 
  
   林雪儿那如雪山般神秘而高贵的圣洁双峰就这样暴露在这个流氓贪婪淫邪的目光之下。这对乳峰好像是以白玉精心雕琢出来的一般,挺翘,圆满,温润,细腻,没有任何瑕疵。顶端的蓓蕾还是少女般粉嫩的粉红色。
 
  
 
因爲迫于那个公安局长的淫威,她每天都用一种价格昂贵的精油护理乳尖。黄螃蟹肮脏的双脚毫不怜惜地踩在这一对晶莹剔透,白雪皑皑的玉峰之上。直接踩在柔滑幼嫩的肌肤上的快感,让黄螃蟹爽的全身发抖。他重新转动双脚,来回挤压,揉搓,刮擦,摩挲。像玩面团一样残忍地玩弄这个花容月貌的美人平时百般呵护的玲珑玉塔。
 
  
 
他的脚趾随后袭上这温柔貌美的美女教师的玉峰顶端,林雪儿娇美而敏感的乳尖一左一右被一对大脚趾紧紧夹住,接着被向前用力一扯。众所周知,女性的乳尖是全身触感神经最爲丰富的地带之一。这麽一扯,林雪儿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直奔心尖。接着娇叫一声,扑倒在地上。

然而恶毒的流氓头目却没有丝毫怜惜林雪儿的意思。反而因她痛苦的低号而生出一个更加变态的念头。他把左脚向前一伸,恰好抵住林雪儿小巧精致的下巴。他恶狠狠地命令道:

“添老子的脚,添干净!”林雪儿差点被他脚上的恶臭熏的晕过去。黄螃蟹的脚趾像腐烂的树根一样散发着臭气,脚趾间厚厚的黑泥令人作呕。她的胃又剧烈收缩起来,一口酸水冲进嘴里。她皱了皱眉头,坚决地说: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添你的臭脚。”

黄螃蟹一愣。随即笑着说:

“我不会杀你。不过你要是能把老子舔到射,我就不玩你的下面了。怎麽样?合算吗?”

林雪儿泪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将信将疑地问道:

“真的吗?”

“当然了,男人说话算话。”

这个天真的少女,居然真的相信了这个恶魔的话。并不是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而是因

爲在受到连番的恐吓,戏弄和折磨之后她的神智已经有些混乱。潜意识里,只要能尽快结束

这场噩梦,她什麽都可以做。平素优雅而清纯,习惯高高在上爲人师表的女教师,此时竟要

用她那张花瓣一般娇嫩芬芳的樱唇,来爲一个烂仔瘪三来清理脚掌。这件事包含着一种奇异的令人震撼的淫乱之美。

林雪儿吞了一口唾沫,屏住呼吸,尽力不去呼吸刺鼻的臭气。她重新跪在地上,捧起送到她唇边的左脚。像一条岸边的鱼一样,先试探性地用嘴唇碰了碰黄螃蟹脚掌的边缘。
 
  
   然后鼓足力气,含住了黄螃蟹的大脚趾。黄螃蟹心头涌起一种占有的满足感。他觉得自己粗糙肮脏糜烂的脚趾好像一根小型号的阴茎,而身下这位柔弱而美貌的女教师那蔷薇色的,布满黏膜的温暖口腔无疑是另一条阴道。林雪儿却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只是希望能让这个小瘪三尽快达到高潮,从而结束这场噩梦。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螃蟹黄的胯间,依旧高高突起,像长了一棵小树。她急忙低下头去,用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住螃蟹黄的脚趾。她伸出舌尖,一点点去舔舐上面的污垢。螃蟹黄的脚散发着脚气病人常有的刺鼻的酸臭气。而他脚上的污泥却是咸腥的味道,像烈日下腐臭的海鲜。脚垢和林雪儿的口水混合在一起,刺激着林雪儿口内密布的黏膜。林雪儿想呕却又没法呕出。只好皱着眉头,一点点地吞下这种霉菌培养液一般的液体。林雪儿口舌并用,很快舔干净了一只脚趾。
 
  
   随着“工作”的进行,这只像丑陋的化石般的脚似乎也没那麽讨厌了。林雪儿甚至有一种恍惚的错觉。这只脚是一株罕见的植物,而她则变成了一只昆虫,在吮吸着它分泌出来的汁液。每当一口腥热的口水落在胃里的时候,她竟生出一种自豪的,因受难而産生的快感。好比被人鞭打而不发出任何声音一样。
 
  
   虽然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是可耻的。但那种热乎乎的硫酸般的快感还是让她越来越兴奋。她的舌尖湿润,温暖,灵活,好像一只有着自己生命的小动物。这只红皮肤的小动物在脚趾的空隙间不断地扭动着身子,进进出出,寻找着食物。当林雪儿把所有的脚趾缝都清干净之后,她索性攀住了螃蟹黄的脚板,用柔软鲜嫩的舌尖一遍遍地来回舔着他脚底最怕痒的区域。

螃蟹黄从来没有这麽爽过。当林雪儿柔美的舌尖在他的脚趾间缠绕,穿梭的时候,他觉得他身边忽然飘来十几个仙子。每一个都张开小嘴,朝他轻轻地吐着仙气。他又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裹在塑料袋里的青蛙,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大口大口地吸着仅剩的一点空气。他闭上眼,享受着这种全身过电般的麻痒而刺激的快感。他胯间的阳具也越来越挺,好像隆起了一座火山一样。他闭着眼,舒服地哼哼着。极度的快感已经把他推到了不得不发的边缘。

林雪儿也看出了这一点。她甚至爲自己能保全自己而没有被强暴而有些自得。只要自己在“用心”些,他很快就会一泻如注的吧。那麽自己的屈辱就可以快些结束了。忽然,她脑子里冒出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她仿佛又看到在那座奢华的别墅里,在华贵的波斯地毯上,那个只穿着一件白色性感的连衣裙,一边不知羞耻地淫叫,一边在男人的跨上扭动着身体的十九岁的少女,和那个男人射精时,像被捉住的蛇一样突突跳动的阴茎。如果那样做的话,这个流氓高高隆起的火山就会立刻喷出水一样的熔岩吧?

林雪儿的舌尖离开了螃蟹黄的脚底。她忽然好像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一样,主动地缠上了螃蟹黄的身体。她修长轻盈的身体好像没有重量,但是又像柳条一样柔韧。她的嘴角勾着魅惑的笑意,原本清澈得好像深潭的一双眼里变得雾气迷蒙。她伸出手,把他的两只胳膊压在他脑后,像骑马一样横跨在他身上。她的发梢逗弄着他的脸。她暴露在外面的一对乳峰在他眼前晃动着,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螃蟹黄竟忽然觉得有些恐惧。仿佛担心会被强暴的突然成了自己。

当林雪儿撩起自己的套裙时,螃蟹黄明白了她的意图,然而已经晚了。林雪儿将丝绸套裙撩到了大腿上。她修长而匀称的双腿闪着象牙般的光泽。这双美腿低下去,半蹲半跨地横在他的腰上,他正好可以看见林雪儿宝蓝色的三角内裤。林雪儿的浑圆挺凸的美臀高高隆起。忽然,她扭动起诱惑的水蛇腰,身子向前挺动,凸起的花瓣隔着短裤摩擦着他始终屹立不倒的粗壮阳具。她扭动得很有节奏,而且一下比一下激烈。
 
  
   螃蟹黄能感觉到林雪儿的阴户在他的大龟头上来回撞击,厮磨。滚烫的花蜜打湿了林雪儿的内裤,一滴滴落在螃蟹黄的龟头上,他的龟头不由得一阵阵地发麻。林雪儿这时的表情也是诱惑性感至极。她微微张开嘴唇,细碎的皓齿轻咬着一缕黑发。温婉清纯的俏脸上泛着片片红晕。美丽明亮的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里不断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好像是受着莫大的折磨,又像是享受着莫大的欢愉。

林雪儿的美臀又一次落下去。这次她蜜汁淋漓的阴户隔着衣服紧抵在大龟头上,还在往下沈。从林雪儿的蜜穴传来的阵阵热气让螃蟹黄的阳具不受控制地向上顶起,林雪儿清晰地感觉到他龟头的尖端已经撞进了自己那被蜜汁浸透的秘道里。林雪儿及时地扭动腰肢,让两个人的器官更加的契合。她一边扭动,一边不知羞耻地开始淫叫:

“好哥哥,你的好硬,妹妹难受死了…….”

“呜呜…..快给我,快给我……”

“我喜欢被干,干死小雪儿,干死我…..”

“……….”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