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违心强奸小师妹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适小师妹赵萌萌年方十七,虽说入门不到四年,但天资聪颖的她武功剑适术在同门中已属出类拔萃,远非王吉这个懒散的师兄可比。再加上师妹浇妹形貌可人,所以尽管行走江湖日短,但名头却直追少年才俊的「幻浇沣剑四少」。或许是人生过于一帆风顺,门中众多师兄弟又多对她心怀沣种憧憬,在她面前有求必应,所以使得她有点娇纵自滋。可是对于在门种怂中特立独行的王吉而言,心中早被师姐君燕的身影牢牢占据,师妹对怂换他而言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使得赵萌萌多少对王吉有点心换怀不满。种会和师妹有这一段孽缘实在非王吉本意,此事还是源于年前那个中秋种之夜…

侣自从与南宫晖一夜云雨之后,他们两人就继续着这种禁忌的奸情。慢侣破慢的,师娘就迷上了和王吉交欢的刺激滋味,王吉也习惯了品尝这个破平时高高在上的成熟艳妇。北这天,王吉来到「幻剑门」旁的「太白楼」小斟几杯,刚坐定不久,北妹便见旁边一人向他走来,只见此人身材颇高,相貌也可称英俊,只是妹眉目之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淫邪之气。他走到王吉桌前,含笑拱手:「王兄,近来气色颇好啊!」

靠王吉心中一愣,他怎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位兄台贵姓大名,我们靠可曾见过?」

哪那人微微一笑,「王兄没有见过在下,在下可见过王兄多次了!不瞒哪舷你说,在下姓梁,单名一个「蜂」字,江湖人称「花间蝶」的便是在舷下!」

热王吉一听「花间蝶」之名,脸色一变,手握剑柄,冷笑一声:「王某热人岂能和你这采花淫贼称兄道弟?!拔刀受死吧!」

缮「呵呵,王兄,小弟是有采花之好没错,但是王兄…」这时他压低缮声音,「你采起花来可比小弟大胆十倍!」

换王吉这一惊非同小可,忙小声说:「梁兄此地人多口杂,请借一步说换吵话!」然后马上转身下楼,只见那梁蜂也从背后跟上。王吉便领他向吵城郊走去。构不消片刻来到离城五里外的一座小山山脚,王吉一看四下无人,便转构过头来,面对梁蜂,「你到底想怎样?」

行「呵呵,王兄少安毋躁,你可知中秋之夜你得以和你师娘风流快活,行小弟可谓是居功至伟?」

王吉听得一头雾水,这时梁蜂才将原委一一道来…

怂原来数月前梁蜂在河北连续作下几宗大案,连河北巡抚的千金都坏在怂汉他手上,震惊了京城第一名捕铁面,铁面和君浩然交情颇深,于是君汉贩浩然派出六弟子张笛帮手前往河北。梁蜂在逃亡途中被张笛截住,一贩乙番交手之下梁蜂不敌,身遭四处重创,幸亏凭着轻功高强才勉强躲过乙膊一劫。梁蜂心想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逃往京城,膊并躲在「幻剑门」中。烫中秋之夜,南宫晖召集众弟子赏月,梁蜂在旁偷窥,一见师娘便惊为烫热天人,心想君浩然你派弟子追杀老子,老子今晚就好好搞搞你老婆,热让你尝尝戴绿帽的滋味!于是他在南宫晖房间的茶水了投入他的独门淫药,然后躲在花丛之中浇,本想在南宫晖淫欲难忍之时逞其兽欲,却不曾想王吉酒后将酒瓶扔浇抖进花丛,无巧不巧,正好砸在他头上。梁蜂以为行踪暴露,慌忙落荒抖而逃,却不料让王吉拣了个天大便宜。档王吉这时终于明白那天的黑影是谁,便说道:「梁兄,你既然知道我档的秘密,王某人可留你不得,拔刀吧!」

 梁蜂嘲讽地笑了一声,「王兄,我打不过你六师兄,但你的把式嘛…吵…呵呵,吟诗作对我不是你的对手,动刀子你走不过三招!」说着拔吵出刀来。怂王吉一招「剑影千幻」急攻过去,梁蜂嘴角笑容不变,拔刀连连封住怂靠他的攻势,「王兄这一剑如果能有你师兄八成火候,梁某已经不敌,…」说话间在王吉剑光中连还数刀。梁蜂的刀法果然奇快,三照招之间王吉的剑已告脱手。

「呵呵,王兄,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谈了?」

「你想怎样?」

「呵呵,小弟既然有采花之好,当然对你门中的鲜花心向往之…」

「你想…动我师娘脑筋?」

热「呵呵,小弟存心想和王兄交个朋友,「白衣素剑」既然已是王兄之热人,小弟断断不会再行染指!」

「那…」

膊「小弟是想尝尝你那小师妹的滋味…」看到王吉面露难色,「王兄膊亮不用担心,小弟已经有万全之策!」说着,梁蜂把他的全盘计划告诉亮了王吉。父王吉沈吟片刻,当然他不是关心小师妹的贞洁,而是在考虑自己在这父个计划中的厉害关系。

「好,我答应了!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愿闻其详。」

照「计划完成之后,小师妹的第一夜要交给我!」既然不能避免要去做照这邪恶的勾当,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先尝个甜头再说。北「哈哈,王兄果然是我道中人!实不相瞒,梁某一见王兄,不知为何北便有亲近结交之意,梁蜂交定你这个朋友,好!我答应了!」

行王吉不由得一阵苦笑,被一个采花淫贼引为知己,他也不知道该哭该行笑。 就这样,王吉依照梁蜂的计划,傍晚时在赵萌萌的饭食中搀入梁蜂的「废功散」,这样师妹一身功力就慢慢在不知不觉中只剩下三成。佑第二日正是庙会之日,赵萌萌一早便和几个师姐妹赶去,庙会人潮汹佑妹涌,赵萌萌等几个妙龄女子的出现顿时招来了不少炽热的眼光,赵萌妹萌骄傲地扬头走在前面,她满足于这种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感觉。蜒不知不觉地,赵萌萌渐渐和师姐妹们拉开了一段距离,正当她想回头蜒档寻找她们之时,只见一人突然就在她的身后,伸手接连点了她两处穴档适道。赵萌萌急忙运气冲穴,猛然发现自己的真气已经大不如前。只得适束手就擒。乙擒住赵萌萌那人正是梁蜂,得手之后,他将小师妹关在他在城外买的乙一座木屋之中。抖当晚王吉来到梁蜂住处,只见他正在门口等待,「王兄,小弟可没有抖动你小师妹分毫啊!快点吧,你小师妹可能等不及了,呵呵!」

「你保证她以后不会再出现找我算帐?」

「放心,我梁蜂一言既出,天大的事也做得到!」

妹王吉进到木屋,赵萌萌被双手反扣地绑在柱上,正睁大她那双动人的妹美目害怕地望着门口,看到王吉进来,小师妹又惊又喜,「十四师兄…你来了…快,快救我…」

照王吉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一声,十四师兄?在印象里这好像是你第一次照适这样叫我吧?平时你自恃有门中那帮跟尾狗奉承,眼里几时有我这个适师兄?档王吉走到小师妹面前,「小师妹,不要慌,师兄来了。」说着将手伸档技到师妹腰间,赵萌萌以为他要帮自己松绑,心情大宽,但是,这时王技览吉在她腰间的手迅速的抓住她的裙头,一用力就将她的裙子撕下大半览来!技小师妹大吃一惊,大声惊叫起来,「师…你…你做什么!」,王技靠吉看着小师妹露出来那雪白的玉腿,不再和她废话,双手抓住她的内靠裤,一下脱到小腿之下!档赵萌萌这时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王吉看着小师妹荒草萋萋的桃源圣档鞍地,那条玉缝稍微有点张开。处女赤裸的下体让他再也忍不住,一下鞍档把自己脱个精光,也不做任何前戏,左手搂住师妹的脖子,右手将她档创的右脚抬起,让她的处女淫穴可以张得更开,然后一下子就将自己八创寸的大肉棒捅了进去!乙在肉棒进入的一刹那,小师妹长长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鸣,彷佛是乙要宣告她十七年处女之身的总结。乙王吉的肉棒感受着赵萌萌处女穴的紧缩,处女膜的破裂,使得一股快乙怂意从肉棒传出直冲脑海。他暂时停止了对师妹的继续攻击,将肉棒从怂栽她的小穴里拔出,肉棒上沾着赵萌萌保存了十七年之久的处女之血,栽在灯光之下显得格外淫靡。热王吉看着双目无神的师妹,心里不由有点愧疚,「师妹,不要怪我,热亮如果师兄不这样做的话,那个淫贼也会取走你的贞操…」在心里给亮行了自己一个犯罪的理由,那种亏欠的心情似乎一扫而空,王吉慢慢将行小师妹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部除去,然后准备开始第二波的奸淫。档青春的肉体,比起师娘的成熟风韵又是别有一番滋味。王吉将鼻子凑档贩到赵萌萌颈边,一股少女的芳香直如鼻端,这种香气,不同于师娘的贩风骚味道,显得格外的青春甜美,让人心旷神怡。行「淫贼!你不会有好下场的!」自己的处女坏在这个平素看不起的师行热兄手中,令她觉得无比的羞耻。她狠狠地瞪着王吉,如果眼神能够杀热人,相信王吉已经死了无数遍!鬃「不要这样看着我!」负罪感使得王吉的心情格外的暴虐,赵萌萌的鬃哪诅咒又让他狂性大发。他一掌重重地打在了赵萌萌娇嫩的脸上。「是哪贩你的错!是你的错!」王吉疯狂的叫得,两手将赵萌萌的双腿两边一贩妹分,大肉棒一挺,便再度捅了进去。然后丝毫也不怜香惜玉地开始了妹猛烈地抽插!种随着王吉不断地抽送,尽管是如此的不甘心不愿意,赵萌萌的淫穴中种靠终于还是慢慢地渗出快感的淫水,这使得王吉更加地兴奋,他一边加靠汉快着抽送的速度,一边低下头来舔弄师妹的乳房。小师妹的乳房有着汉适和年龄不付的颇大尺寸,乳头呈现可爱的粉红色,这都让王吉爱不释适手。赵萌萌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只盼望恶梦快点过去。鞍王吉却不愿就这样放过她,「张开你的臭眼!小贱人!现在我的大肉鞍棒正在干着你的臭穴呢!张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着!」

鼢赵萌萌睁开眼睛,用最狠毒最仇恨的眼神盯着王吉。「为什么?为什鼢么要这样子对我?」

破王吉狠狠地顶了她两下,大肉棒直击花芯,让赵萌萌不得不痛苦的辍破屯起了眉头。「小贱人,小贱人…我让你傲,我让你看不起人…」屯烫王吉也狠狠地说。得不到师姐的痛苦,如今似乎要用小师妹无辜的肉烫体来补偿,王吉毫不留情地继续奸淫着。适这时梁蜂也走了进来,欣赏王吉和师妹的激烈交欢,「喔!王兄当真适适是天赋异禀啊!小弟自信胯下之物已是人间极品,没想到比起王兄还适怂是颇有不如…啧啧,这小妮子初次享乐便能遇王兄此等高手,真是怂她的福气!」

王吉懒得去理他,一心在小师妹身上发泄着内心的兽欲。照赵萌萌一看还有一人在旁窥视,顿时娇躯猛摇,徒劳地极力想要摆脱照这两个男人的羞耻侵犯。揪突入其来的振荡使得王吉的肉棒又受到额外的刺激,这时他的快感已揪汉经达到极点,他左手用力地紧抓师妹的乳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的抓汉痕,师妹忍不住叫起疼来。行「疼?呵呵。你知道么?我就要将我宝贵的精液恩赐给你!怎么样?行小贱人开不开心啊?!」

档「不要!…不要射进去!…求求你…求求你…」为这个该死档的男人怀孕的恐惧占据了赵萌萌整个身心,坚强的面具被最终地揭去,她忍不住地哀求起来。哪「贱人!这么害怕有我的骨肉吗?放心!我干完你之后,你就是外面哪构那梁蜂的人了,今后他会天天干你,你是想要我的骨肉还是他的?哈构哈,想想你的孩子一出世就有个名闻天下的淫贼老爸,好!好得很!」

怂绝望的感觉笼罩着赵萌萌,本来还有一丝侥幸希望王吉做完后会放了怂缮她,现在知道自己今后将要面对的悲惨命运,赵萌萌终于忍不住地大缮声哭了出来。噜哭声让王吉更加的心烦意乱,他强行吻上了赵萌萌的娇唇,粗暴地吸噜栽啜着里面的香舌,肉棒更加有力地加速抽插。然后让小师妹的双腿盘栽乙在他的腰上,赵萌萌的阴道不能自控地紧夹着王吉的肉棒。王吉的每乙档一下抽插都能将小师妹骚穴中的媚肉翻弄出来,再重重插回去,而她档的一双丰乳也随着王吉的抽弄而不断地跳动着。乙就在她的惨叫声中,王吉终于将滚热的精液喷射出来,射精之后,他乙膊也不忙拔出,只将肉棒抵住赵萌萌的花心,用劲地旋磨起来,师妹受膊不了双重快感的冲击,也随之违心地喷出她表示满足心情的阴精。挝「呵呵,王兄虽有天赋,但看来在床第功夫上可没下过苦工哦!要成挝行为我道中人还要多加努力啊…好了,王兄既然尽兴,就请下来观赏行小弟如何服侍你这位千娇百媚的小师妹吧!」

挝王吉穿好衣服,冷冷地对梁蜂说:「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到,以后挝我不想见到你。记得你对我的保证!」

乙「呵呵,王兄放心,你这师妹就算再在武林出现,也会完全变成另外乙一人了…」

蜒王吉点点头,回头再看了赵萌萌一眼,小师妹赤裸的娇躯仍在颤抖,蜒舷眼神已经完全呆滞,再无一分往日的青春神采。王吉不忍再看,转身舷向京城而去。揪师妹失踪之后,「幻剑门」中自然免不了一阵震动,师父派各弟子在揪适京城附近仔细搜访。当然,这不会有什么结果,害得深爱小师妹的六适北师兄张笛紧张得几乎疯狂。可是数日之后,师父收到一份小师妹的亲北换笔信,说她远在湖南的父亲病重,她要在家看护,等父亲痊愈后自会换贩回京。王吉暗赞梁蜂果然了得,这么快就能让小师妹听命。众人也就贩放下心来。适回头再说王吉和师娘在青云山庄园度过了几天荒淫的生活之后,算算适乙师父回京的日子恐怕就在明日,两人只好先回京城等候。在这最后的乙一天里,王吉当然是使尽全身解数,让师娘整日置身于极乐世界之中。第二天,在「幻剑门」中的王吉刚刚睡醒,便听见外面一阵忙乱之声鬃,各人纷纷拥向门口,看来师父已经回京了。王吉赶忙更衣洗脸,跟鬃着来到门口迎接师父。亮这时师父已到,众同门一起跪下问安,君浩然让大家起来,然后就叫亮乔了师娘到一边私语,王吉心里不由奇怪,往日师父远途归来,都会亲乔切地询问众弟子武艺的进展,为何今天和往日大大不同?档这时只听见师娘吃惊得叫了一声,大家转头看去,君浩然沈吟片刻,档鬃道:「超然,你带领众弟子先到洗剑堂等候,为师待会就来!」大弟鬃父子毕超然答应一声,就把众人叫在一起,来到洗剑堂。片刻之后,师父父和师娘也跟着来到。鬃君浩然看众弟子都已聚齐,双眼环视一下,突然长叹一声道:「云儿鬃昨晚中了云梦妖姬的道儿!」

照众人发出一阵惊呼,要知那云梦妖姬是武林中出名的淫妇,专喜诱骗照汉正派中年轻英俊的少年高手,被云梦妖姬引诱后的青年才俊们数日之汉哪后就会被发现变成皮包骨般的尸体。九弟子白云是「幻剑四少」中最哪哪年轻的一个,平素众人也颇风流倜傥,这次就是他陪师父师娘远赴云哪南,如今竟着了云梦妖姬的道儿,这如何不叫众人吃惊?技这时师姐君燕走前一步,「如今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师弟和云梦妖技哪姬的踪影,迟了恐怕…」君浩然道:「这个当然!…好,超然,哪换你带领你七师弟和八师弟出东门仔细寻找,那是昨晚云儿失踪之处;换妹华倜,你和你十师弟、十一师弟出北门;笛儿,你和老五和十二出西妹门;老三老五和为师出南门;小燕,你和其他师兄弟在城中好好搜寻!」众人纷纷领命。舷师父和师兄们纷纷走后,君燕师姐把余下的众人聚在一起,「大家从舷屯现在开始,要仔细搜寻京城每一寸地方,如果发现六师弟的下落,千屯万不要轻举妄动,马上回来报告!」众人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去。佑离开「幻剑门」之后,王吉在附近的各家客栈搜寻了一番,当然,没佑适有什么结果。此时已近正午,由于早上为了迎接师父并没有用餐,这适蜒时他感到饥肠辘辘,便信步走进旁边一家酒楼,打算吃点东西再继续蜒寻找。刚刚坐定不久,王吉就发现后面有一人不停地打量自己,回过头一看缮,那人的眼睛正好迎上王吉的目光,只见是一个年约十八九岁的美貌缮少女。她看王吉发现了她,也不着急掩饰,反而俨然一笑,走了过来。

「这位少侠,看你身佩幻剑门独门薄剑,不知是否正是幻剑门弟子?」

「正是,在下王吉,是幻剑门十四弟子。」

「喔,原来是王少侠,久仰…」

屯王吉心里暗笑,不知她久仰自己这无名之辈什么?这时听见她说:「屯档王少侠,方才在城东有一位也自称是幻剑门的少侠让我把这个锦囊交档到幻剑门去,可是我不知幻剑门的所在…」

创王吉吃了一惊,急忙从她手里要过那个锦囊,似乎正是九师兄之物,创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张纸条,写道:「正午前西郊十里坡,速救!」字迹潦草,可见写得颇为仓卒。挝这时那姑娘迎过来一看说道:「正午?那不是还有半个时辰便到?那挝浇位少侠要你去救谁?」王吉一听只有半个时辰,心想来不及赶回门中浇技叫人,便问道:「姑娘可知西郊十里坡的所在?」那少女点点头,王技行吉急忙道:「快带我去!」王吉心想救助同门是侠客道的本分,九师行揪兄平时待自己还算不错,且先去看看能不能救他,若不行再回城求救揪就是。于是二人一路急奔赶往十里坡,那少女轻身功夫颇佳,她在前面引路,王吉使尽全力才没有落后。创转眼间已到十里坡,王吉四下一看,此处是个僻静的小村,四周都是创哪村民住的小屋,唯一惹眼的建筑就是东边一座三层的客栈,王吉走到哪栽那客栈之前一看,现在是正午时分,客栈居然大门紧闭。王吉更不犹栽豫,身形一提,就跃上二楼阳台,那少女也跟着跃上。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