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强暴虐待 » 正文

中美合作所内的女囚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大陆的朋友可能通过小说《红岩》知道那时的中美合作所内曾关押着一些共产党女犯。当时的国民党怎样对这些女共党施刑逼供的情景,小说的作者由于「阶级感情」原因没有在小说上使用。

再说在小说出版的那个年代,若如实地登载这些素材大有宣扬「资产阶级色情」之嫌,故作者忍痛把这些精采的素材束之高阁了。在改革开放的今天,这些尘封久远的材料终得以公诸天下,望各位看官不要仅以色情的眼光来看待这久远的故事。

笔者主要选取了较有代表性的四位女共党,她们是江雪琴,就是被叫做江姐的那位,还有比较活跃的孙明霞和成岗的妹妹成瑶。另一位未在小说中露面的是因为她当了所谓叛徒--许云峰的秘书上官倚云。

由于她们都是死顽固,徐鹏飞根据她们孤傲的性格,修改了以拷打为主的审讯方案。

审讯人员全部都换了相貌粗俗难看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而且命令是只要能够让她们交代,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尽情地羞辱而从精神上击垮。这样那些「审讯专家」忿忿地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躲在旁边偷看西洋景。

狗熊当上了审讯组长,而他的上司杨再兴只是副组长,他高兴的不得了,心想:对付几个娘们还不容易,命令又是没有任何限制。平时审讯女犯要有女预审员在场,不许这,不许那的。这回可要好好的露一手了!于是他马上提审了江雪琴。

「知道妳该交代什么吗?」狗熊拍着桌子。

江姐看着山区老农似的狗熊,心里一阵厌恶:「当然,上级的名单我有,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不过…」

「不过妳妈那!」狗熊打断了她。「不给妳点颜色看看,妳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来啊,把这女共党给我扒光了。」

「轰」的一下三个看守冲了上去。

杨再兴暗暗窃喜,处长曾经也想扒光了江姐,可后来还是没扒。他看着江姐尖声叫骂挣扎着被剥得一丝不挂。

江姐羞辱地蹲在地上,紧紧遮挡着胸部和下阴,臀部紧抵着墙角,躲避看守们贪婪的的目光,知道叫骂没有任何用,便低头不语。

「怎么,怕看呐?说了马上给妳衣服。」见江姐半天不语,狗熊来气了:「好,你嘴硬不是吗。来,把她给我晾起来!」

看守们熟练地把江姐手腕和脚踝骨分别绑在一起,把她挂在了墙上。

这样,江姐的大腿八字体地叉开,下身向外送出来,腿间的一切暴露无遗,身体的重量完全靠脊骨支撑着墙面,痛得她直咬牙。可是女人的全部隐秘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几个色咪咪的看守面前,羞辱的感觉使得她几乎昏过去。

但这才是开始,虽然江姐已经二十八岁了,但由于她是共党的干部所以身体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乳房虽略下坠,但还算丰满。

一个年轻的看守还是第一次看见裸体的女人,兴奋地凑过脸来想仔细地看江姐的阴户。他突然大叫了起来:「组长,这娘们怎么这么臊臭啊!」

看守们哄笑起来。由于被捕两个月一直没有洗过澡,江姐的身体确实很难闻。

「想看还怕臭啊。」

「不是,我觉得她是城里的娘们,身上应该没味儿的。」

「这娘们的奶子还行,挺鼓的,奶头黑了点。」

「我操,b毛可真够多的。」

「哎,你看她的屁眼还往外翻呐。」

听着看守们大声地议论著自己的器官,江姐知道自己的肛门也暴露出来了,加上这个土头土脑的农村小伙子居然还嫌自己恶臭,羞辱得江姐下意识地想夹紧下体,不料却招来一通哄笑。

「嘿,看她的黑屁眼还在往里缩呐。」

「我看是想挨操了吧。」

「哈哈哈…」

江姐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可是狗熊的声音令她的皮肤一阵发紧。

「行了,先给她洗洗,洗干净了再玩她。」

于是,开足的水龙头朝江姐的身体一通乱浇。当然是猛冲阴部和乳房。狗熊把水管插进江姐的嘴里灌了一阵水,恶毒地说:「等会儿让这娘们当众撒尿!来给你们几个没见过女人的小子过过瘾吧。」

几个小看守当然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他们围住江姐「晾」在半空彻底展开的赤条条的身体,开始拨弄阴户,揉捏乳房。乳房被大力地揉捏,乳头被撚转、拉扯;阴毛被拨开,揪住大阴唇死命向两边扯,以观察阴户的内部。

江姐被这样搓弄了近半个小时,直到狗熊发话:「甭急,只要她一天不交代,你们就能玩一天。怎么样啊江雪琴,快要撒尿了吧?是坦白呢还是当着大家撒尿?」

由于刚才被灌了许多水,江姐此时的确尿意很急。虽说已经一丝不挂地被众男人这样辱弄了半天,可要她当着他们的面撒尿却是死也不能。江姐紧闭着嘴,不吭一声。

狡滑的狗熊心中有数,他不慌不忙地指挥着。

于是两只夹子夹住了江姐的大阴唇,然后栓上细绳在她的身后系紧。这样江姐的大阴唇被最大极限地扯开,阴户呈一个大大的o型。一只毛刷在小阴唇中央上下刷动;捆成一束的几根细竹丝不急不慢地捅扎、拨动着江姐特别突出的阴蒂;另一只宽毛刷则在肛门和屁股沟、大腿内侧刷动;两只乳头也被指头捏起徐徐地撚转。

「看着,一会儿这女共党就会发情给你们看的。」狗熊得意地说。

由于这样的姿势赤条条地面对几个男人,加上膀胱内的压迫,江姐无论怎样努力忍耐也无济于事,她的脸别得通红,可是小阴唇内侧不由得开始渗出亮堂堂的淫水。

「看呐,她的穴流汤了。这就是想挨操的表现,看看一个女共党是怎么当众发情的。别停,继续刺激她。」狗熊继续指挥。

江姐的阴户上的淫水愈来愈多,竟然顺着阴户流到了肛门上。阴户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蠕动、抽搐。她紧咬牙关,拼命想忍住但无济于事。阴部、乳房都涨大起来。

「看老子的!」狗熊用指尖钩住江姐的阴唇向下拉,使她的阴道口完全暴露,接过那束细竹丝不停地轻啄江姐的阴蒂。渐渐的江姐的阴户开始向外鼓胀,阴道口慢慢的张开,然后有节奏地一开一合。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堂堂的液体。

「看见没有,这就是女人撒尿的地方。等会儿她还要撒给你们看呢。」

狗熊手中的竹丝急剧地啄着江姐的阴蒂和尿道口周围。江姐的阴道口逐渐充血、发红,更加张开,阴道也慢慢的张开竟一点一点的扩张开成一条管,连阴道深处的子宫颈都隐约能看见了。年轻的看守们很有兴趣地看着江姐自动打开的阴道内一环一环的沟圈。

「这女人现在已经骚得要命了。本来她的穴是重门叠户型满不错的,可惜穴眼太大了。看着!」

狗熊突然食、中指夹住江姐的阴蒂,用力搓揉起来。江姐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阴户开始痉挛,阴道中涌出大股的淫液,整个身体也哆嗦起来。

「哈,见过没有?这就是女人骚透了的发情样子。」狗熊得意了。

由于当着众多男人达到了高潮,江姐羞愧得不得了,但是身体却不听指挥,抖了好久才停下来。但尿意却更加强烈了,她知道自己的阴户完全张开着,若是撒尿会清楚地被这些大小看守看见,所以拼命想别住。

看着江姐不住抽搐的阴户,狗熊知道她快忍不住了:「娃儿,可见过女人尿尿啊?」

「见过,见过我家邻居小女娃儿…」叫憨蛋的小看守话还没说完,就挨了狗熊一脖拐。

「哈哈,你这憨儿。我说是女人…哈哈!」

狗熊叫大家一起来看江姐撒尿。

江姐在众多男人的围观之下,终于忍不住了。她泪流满面地当着众男人尿了出来。极度的羞辱,使得江姐昏了过去。

等她被凉水浇醒时已经是躺在一张大木案上了,身上仍赤条条一丝不挂。

「怎么样啊,表演得够不够?说了吧。」狗熊手执长木棍,捅着江姐的阴部。

江姐不再试图遮挡乳房和阴部,她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娘的,还想被玩啊?」狗熊示意看守拉开江姐的双腿。

江姐的两腿就那样叉开,暴露出阴部,没有丝毫遮挡的意思。连尿尿那样的事都当着众人做了,在他们面前江姐已经没有了羞耻的恐惧。

「妈的!」杨再兴一皮带重重地抽在江姐的阴户上。江姐疼得夹住双腿,两手捂在阴毛上。

「娘的,给老子扯开她的腿,老子要抽烂她的穴。」杨再兴咆哮着。

没等看守上去,江姐她自己把双腿屈起分开,露出阴部。杨再兴又抽了一皮带,江姐疼得立刻并拢了腿,可随即又自动地叉开来。

江姐的阴户被抽打得肿胀发亮,乳头也被刺了几十针。除了疼得受不了时嚎叫几声或打几个滚外,她一句话也不说。

狗熊和杨再兴交换了一下眼神,无奈地令看守把江姐押回了班房。

第二天,江姐又被带到审讯室。

「看见没有!」狗熊指着屋里七八个小伙子,「如果再不说,我就让他们轮着操妳,操死妳。」

江姐忽然开始自己脱衣服,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默默地站立在狗熊的桌前。

狗熊简直没有任何主意了,他看着江姐的裸体发愣。

江姐的屁股很大,但又扁平。肚子上已经有了赘肉,下面密匝匝的长满了黑漆漆的阴毛。奶头周围的乳晕颜色也很深。看着使自己原本以为很容易立功的希望成为泡影的这具赤条条的身体,狗熊咆哮起来:「操你妈,给老子爬到台子上趴着,老子要把你的屁股打成四瓣!」

江姐知道挣扎反抗都是没有用的,默默的爬上了那个大木头案子。

在江姐上去的过程中,恰好一个姿势是她屁股高高的撅起,而她的双腿又是分开的,映入狗熊眼帘的是江姐那毛匝匝的阴户,外翻的小阴唇暗褐色,肛门周围的黑晕也那么一大圈!狗熊一阵眩晕,抄起竹板死命地朝江姐那肥白的屁股抡去。

江姐屁股上的肉被打得一阵乱颤,不多会儿,屁股就血肉模糊了。

「去,去。你们拉她去轮奸,只要不给操死就行。」狗熊气得头昏脑涨,「没见过,这叫他妈的什么人呀!」他嘟囔着回宿舍去了。

等他回来时,江姐已经被看守们干得动不了了。这些久未尝到女人味的小伙子把江姐轮奸了一天一夜,非本组的看守也乘机换着班的来干,有的还干了两次。

狗熊的心里异常烦燥,「其他人给我滚!把她冲洗干净了。带孙明霞!」

孙明霞一见到卧在一滩水中一丝不挂的江姐那青紫淤血的屁股就吓得浑身发抖。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今年二十三岁。为了追一个共党小白脸也参加了共党,这次是和她的小白脸一起被捕的。看着她害怕的样子,狗熊窃喜:这个该容易对付些,从她身上搞出口令来也不错。

狗熊一拍桌子,几个看守上去就扒孙明霞的衣服。孙明霞乱踢乱蹬,几个耳光上去,趁她发懵时把她扒了个精光。

两个看守架着孙明霞的胳臂,孙明霞虽然吓得嘴唇发白,满脸是泪、浑身颤抖,嘴却哆哩哆嗦唠叨个不停:「你们不可以这样侮辱人家,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扒人家的衣服,真不要脸。简直是…呜、呜…」

狗熊看着这个赤条条的女人。到底是小姐出身,皮肤非常白嫩,乳房还结实,乳头的颜色暗红,乳晕还不很大。底下稀稀拉拉没有几根阴毛,从她的体前就可以清楚地看见阴户中央的那条沟。就是那个屁股十分的巨大,大腿又粗又短,因为囚服肥大没扒她之前还看不出来。狗熊越看越来气,「把她的腿扯开,把穴露出来。」

「哎呀呀,不可以!你们不可以这样下流的。那里能看女孩子的那个地方!」孙明霞立刻大叫起来。尽管她拼命挣扎,还是被抬到台上,扯开了两条肥腿。

孙明霞的阴户基本上没有毛,颜色只比肤色略深,短短的,小阴唇缩在里面,整个阴户很光洁齐整。

「老板!」憨蛋叫起来,「这只穴比那只好看,你来看。」

狗熊恨不能先给憨蛋几个耳光。

孙明霞还在傻叫:「别,别看!不要看我那里,呜…你们太流氓了!」

「不看妳的穴,可以!妳要告诉我口令藏在哪里。」

狗熊示意看守先拿一块破布盖上孙明霞的阴部。

「不能、不能告诉你。」

「不说的话妳的屁股就会给打成那样。」杨再兴指着江姐淤血的屁股。

「哼!」孙明霞把头一昂,「打屁股也不告诉你。」

「好,给妳他妈的试试!」

于是,他们用钢针扎孙明霞的奶头,又用竹签扎阴户。孙明霞大小姐的那种又狠又膲的呆劲被挑了起来,虽然疼得她尖声嚎叫,可就是没口供。

「看来光打没用!」杨再兴悄悄的对狗熊说,「还是慢慢的来吧。」

孙明霞不多的几丝阴毛已经被拔得一干二净,阴户肿得像个馒头。乳头也肿得好似两颗大枣。可是仅仅过了一天,她身上竟然恢复如常了。

狗熊不甘心,继续提审孙明霞。

孙明霞真是又硬又发贱,「怎么啦!还是要把我扒光?」她挑战似的。

「给你吃屎。」狗熊气得乱发着狠。

不料孙明霞却吓得软了下来,「不,不!不吃屎!」她又哭了起来,「我自己脱光还不行嘛?」她真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打屁股也行,就是不吃屎。给你们看这里也行,就是别让我吃屎。」她主动叉开双腿,可怜巴巴的露出无毛的阴户。

「谁稀罕看你那烂穴!来,给她吃屎。」狗熊还真的让人弄来几节大便,硬给孙明霞的嘴里塞了一块。

「呜,呜!」孙明霞哭着呕吐,「不吃,就不吃!呜呜…也不招。」她狠起来真硬,傻起来又好像个孩子。

「墙角撅着去!要不然还给妳吃屎。」狗熊没办法,让看守们随意先羞辱孙明霞,他和杨再兴出去商量对策去了。

「撅就撅,有什么了不起!呜呜…」孙明霞自己来到墙角跪撅下来。

「喂!屁股翘高一点儿。对!腿分开点儿,好!就这样。」看守踢着孙明霞那巨大的屁股。

「哎,你说这女人光着屁股,对着咱们露着穴,撅这儿,是不是在勾引咱们呐?」一个看守摸弄着孙明霞的乳房,她的乳房十分柔软,乳头早已紧缩成小硬疙瘩了。

「我看这女共党是在勾引男人,你看,她的屁眼都露着呢!」另一个也过来凑趣。

「瞎摸什么?别胡说了,谁稀罕勾引你们这些国民党败类,哎哟!」孙明霞傻呵呵的插嘴,屁股上重重的挨了一皮带。

「不想勾引男人,妳脱得光光的,屁眼一缩一缩的撅这儿干吗?」

「谁屁眼一缩一缩的了?」孙明霞暗自用力夹紧了下身,却不敢并上腿,忍不住还要争辩,「谁脱光了勾引你们,还不是你们把人家扒…」

想起今天是自己主动脱光的衣服,她语塞了,仍在嘟囔,「人家要是不脱也没你们劲大,还不是得被你们扒光?」

看着孙明霞肥大的屁股和叉开的腿间光洁无毛,微微裂开的阴户和那菊蕾般蠕动着的肛门。看守们忍不住开始刺激她了,他们像作弄江姐那样拨弄孙明霞的乳房和阴户,扯开她的阴唇,在阴道口用毛笔不停地刷着,同时用指尖刮蹭她的阴蒂,还向她已略涨开的阴道里灌了些水。

恐惧挨打和当着许多男人被玩弄私处的双重刺激,使得孙明霞不一会儿阴户上就淫水四溢了。

「看,还是想挨操了吧!水都顺腿流下来了。」看守们起劲地搓弄着孙明霞。

「不是,根本不是想…那个什么。是你们使劲的弄人家,人家忍不住,没办法。才不是想和你们那个呢!」孙明霞懵懂的辩解。

「少废话。自己把穴扒开!少不了人操妳。」

孙明霞真的怕他们又打她或往嘴里塞大便什么的,心想这样被几个农村来的又脏又丑的看守玩弄虽说羞辱,但也不能反抗。反抗也敌不过几个大男人。于是老老实实地背过手,使劲扒开自己的屁股,屁股沟几乎被拉平,使得阴户和肛门更加突出。

「喂,!看看。」

一根粗大的满是硬刺的黄瓜捅了一下孙明霞的脸。

「拿这个捅进你的穴,妳愿不愿意?」

「说不愿意你们就不捅了吗?」孙明霞心想,「再说被你们轮奸,肯定还不是早晚的事」。虽然吓得心里哆嗦,还是说:「捅吧,我愿意!」

「哈哈,还挺听话。」看守重重地捏了一把乳房,但仍进一步逗弄她,「你说捅你何处?」

「捅我的…」孙明霞还从未说过那个字,她犹豫着。

「哎哟,哎哟。疼死了。」奶头被重重的捏了好几下,「别掐了!捅…捅我的穴,捅我的骚穴。」

就因为说出这个字,孙明霞的阴户上又涌出许多淫水。

看守得意了,粗大的黄瓜插入了孙明霞的阴道,并唧唧作响的抽插开来。由于孙明霞的阴道比江姐狭紧得多,黄瓜拔出时总要把她的阴唇带得翻出来一节。已经从江姐身上学到性经验的看守看见孙明霞的小阴唇被带入翻出的情景抽插得更起劲了。

这种一般女人无法遇到的剧烈紧张感与刺激使得孙明霞的情绪也产生了变化。从她的手上可以看出,扒开自己阴户的手渐渐的在用力,阴唇被她自己更加扯向两边。当另一根黄瓜插进她的肛门时,她已经无法顾及到自己的身份和所处的场合,禁不住发出了呻吟。知道在这么多男人的围观下,自己被肆无忌惮地玩弄阴户,而且感觉到阴户已经有了很大反映这一事实,特别是知道自己的肛门也完全暴露给他们,并且第一次、而且是当着众男人的面肛门被插入异物。孙明霞突然不能自制了。

看守忽然觉得手中的黄瓜被孙明霞的阴道死死地夹紧抽不动了,他低头一看,见孙明霞的屁股正急剧地颤抖,他猛力拔出被阴道紧夹的黄瓜。孙明霞的阴道口抽搐着一股一股涌出大量带着血丝的淫水,孙明霞把屁股继续向上撅起,肛门口还露着一点黄瓜头。随后那肥白的屁股渐渐的落下来,孙明霞瘫倒在地板上。

良久,孙明霞才恢复过来。想起自己竟然当着大家作出不可收拾的情景,孙明霞的脸羞愧得绯红,无论如何低头不语了。

看守见孙明霞又要成为江姐第二,急得想抽她。

狗熊的声音响了:「把她就这样光着屁股送回班房去!」

「别、千万别!在这儿怎么弄我都行,就是不要把我光着屁股送回去!」孙明霞听见狗熊的话触电似的弹起身来,随即又精赤条条的跪下哀求着。

「那妳就招了不就完了?」

「不、不能招。也不许你们把我光着屁股送回去,也坚决不招。你们若是真的把我光着屁股送回去我立刻自杀。」孙明霞激动的乳房在胸前不住地颤抖。

「怪了,妳就那么怕被光着屁股送回去?不送妳回去妳就不自杀?」

「你们甭管。不信你就试试!」孙明霞一直迷茫的眼睛此时露出一片凶光。

「娘的,又是一个得花慢功夫的。」狗熊心想,「不过…」狗熊又有了新主意,「若是把这个娘们训成这样也有用。对、就这样办。」狗熊给看守们暗授机宜。

「好了,保证不把妳光着屁股送回去。」

孙明霞听到狗熊这样说,眼睛又恢复了那种迷茫。

「喂!」看守继续逗弄孙明霞,「刚才听妳说,只要是在这里,怎么弄妳都可以是吗?」

「当然,我不顺着你们也办不到,你们还那么狠的打人家,呜…」孙明霞又哭了起来,「还拿针扎人家,刺穿人家的乳房和那里。不听你们的行吗?废话!」

除了孙明霞的屁股实在是太大了些,腿短粗了些,看守们还是觉得她比那个一堆死肉似的江姐来,有意思得多了。反正老板发话要用慢功,看守们乐得逗弄带些傻气的孙明霞,心里甚至不希望她招供。再说她那丝一般白嫩的皮肤摸起来的确爽滑,加上她那短短的小阴户看上去也同小姑娘似的,干起来一定爽!于是逗弄继续下去。

「喂!妳想一下,我们接下来会怎样弄妳呢?」问话的看守握住孙明霞的两只乳房揉搓。

「能有什么新鲜的呢!还不就是把人家扒光了打。要么就是拧奶子,抠下面?!还有…对了,别让人家再吃屎了,太臭了。还有我想被你们轮奸,恐怕接下来是免不了的了。还能有什么呢?」孙明霞认真地想着。

「你也太小看我们了。这里是何处?是中美合作所!等着吧,不招供有妳受的呢。」

「行了,别跟她啰嗦。过来,我问你:这叫什么?干什么用的?」一个看守拿着细棍戳孙明霞的乳房。

「你是想听下流话吧?告诉你,我也学会了。听着:这叫大奶子,是让你们男人揉着玩的。也可以抽它,它们能被打得跳起舞来给你们看。这是奶头,是让你们揪哇、捏啊和拧着玩的。」孙明霞懂得顺着他们能少受一些罪。

听到孙明霞这样回答看守们很高兴,继续道:「这里呢?」棍子捅着阴部。

「这是穴,臭骚穴。挨操用的吧。」孙明霞答道。

「妳那肥腿夹着,看不见。把穴亮出来。」

「又不是没看过!折磨人。」孙明霞哼唧着,还是拉着阴阜部位向上拉起。她的阴户本来长得就靠前,她再一拉扯,整个阴户就完全露出来了。

「好,不错。转过去!」棍子捅上了屁股。

没等问,孙明霞就说道:「这是大屁股。我的屁股是大了些,不太好看,可是你们可以打屁股玩呀。再说我的屁股很软,你们打的时候屁股上的肉会乱颤的。还有等你们从后面操我的穴的时候,趴在我的软屁股上会很舒服的。怎么样,这样回答你们满意了吧?哼,不就是几句下流话嘛,谁还不会说!嗤。」

「嘿,妳还来劲了。弯下腰。快点儿。把屁股扒开,屁眼露出来,使劲扒。对,就这样。接着说呀!」看着顺从无比的弯腰扒开自己的屁股的孙明霞,他们开心极了。

孙明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她马上想起了刚才看守们用黄瓜插进自己的肛门的情景,马上说:「这是屁眼,屁眼也能挨操。也能被你们用大鸡巴插。」

「娘的!」看守们没词了,大家的欲望也被挑动起来了,「老板刚才说能操,开始操她吧!」

「喂,姓孙的。我们可要开始操妳了啊,愿意吗?」

「啊?你们这么多人都要…唉,愿意。」孙明霞无奈,「在何处操啊?」

「别急。」看守们抬来一个床垫,「上去!等妳挨操的时候嘴不能停,告诉你挨操的感觉,听见没有?」

孙明霞知道他们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而且还必须顺着他们。所以等第一个看守趴上身来时,她马上哼叫起来,「哎呀,太好了,大鸡巴进来了,插进我的骚穴了。你的大鸡巴真大呀,操得我舒服死了。哎哟,操死我了。」她的双腿被看守扛上肩,再压向她的身体,使她的臀部悬起来,阴茎竖直向下直入阴道。旋即那看守跪在她的腿间。

「啊,抽我的奶子了。使劲抽,让我的大奶子给你跳舞。啊,真舒服。真会玩儿命,别人抽耳光,你却抽我的奶光。」虽说孙明霞心里极其恐惧,但被数名大汉围着奸淫的刺激和他们拿她根本不当人的态度,使得她的阴户涌出极多的淫水,加上第一个看守的精液。以至第二个看守上来,让孙明霞侧卧着屈起上方的腿,阴茎顶在她湿滑的腿间,顺利地向她的肛门插进去。

「哎哟!」孙明霞立刻大喊,「太好了,开始操我的屁眼了。我说过,屁眼是可以操的。哎呀全都插进来了啊。使劲操,使劲操我的屁眼。啊,操屁眼跟操穴一样舒服。啊,不,比操穴还要舒服。来让我用屁眼使劲的夹紧你的大鸡巴。」孙明霞一面献媚地叫喊,一面收缩肛门的肌肉。这看守立刻射精了。

在孙明霞淫声的哼叫中,看守们大多没坚持多久就射精了。一个早就自摸过的看守,把孙明霞翻过去趴下,骑坐在孙明霞粗壮的肥腿上,阴茎朝那粘滑的腿间插入。

「喔!对。打我的屁股,使劲打。使劲打我的屁股!屁股上的肉是不是在颤动?我的屁股太大,不好看,你使劲的打出出气。啊,你的大鸡巴真长,我都要被你操死了。」

看守想快快的射精,可一时出不来。急得他拼命的抽打孙明霞的屁股。屁股被打的通红浮肿。

「啊,打屁股真舒服啊。打屁屁,我的屁股都被你打烫了。哎呀真会玩,抠我的屁眼,舒服死了!让我摸摸掏进来几根手指头?呀,三根。还转着圈掏屁眼玩。你真行!真淘气,那么捅进四根指头到我的屁眼里试试!哇,四根指头都进来了,都进到我的屁眼里来了!啊,抠得我的屁眼痒死了。骚穴里的大鸡巴不要停,使劲操我!来,现在来操我的屁眼吧。」孙明霞扒开自己的屁股。看守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捅进了她的肛门。

「来,操一下屁眼再操一下穴。哎哟,就属你最会玩我了!真好,怎么想到的,一面操人家的屁眼一面抠人家的小穴?哎哟,还会抠子宫上的小眼眼,酸死我了。操死我了!」孙明霞指挥着那小子的阴茎轮番插入阴道和肛门,插进肛门时让他抠掏阴道。

插入阴道时又叫他抠肛门。没多久他就射精了。

孙明霞渐渐的声音小了下来。看守们仍兴致勃勃地干着她。他们把孙明霞瘫软的身体抱起到身上,阴茎进入她的阴道,另一个插入她的肛门。孙明霞有气无力哼哼,「操…操死我…」

看守们试着两根阴茎同时插进孙明霞的肛门,他们成功了。又试着一齐插进她的阴道却没能成功。

「嘿,等着操江雪琴的时候重试啊,那娘们的穴大,准能成。」

看守们只剩下憨蛋了。他把孙明霞拎进水池,仔细地偏体冲洗。凉水一激,孙明霞也稍微恢复了一点气力。她马上媚笑着:「啊,还有你没有操我呐。还给我洗白白,谢谢你。快点来操我的小骚穴吧。我的小骚穴专门是为给你们取乐的。对了还有我的屁眼,也等着你来操呢,好好的玩弄我吧,快点给我你的大鸡巴。快来嘛…呃。」

孙明霞的媚声哽住了。原来憨蛋露出的阴茎超级巨大,尤其是龟头,足有可乐瓶那么粗。

「怎么,不愿意我操你?」

「…哪里…怎么会…」孙明霞怕得要死,强笑着,「大鸡巴操起来肯定更加舒服。我喜欢你的大鸡巴,真好。」孙明霞忍着不让自己发抖,「先…先操哪个洞洞呢?屁眼?还是穴?」

「站在地上,然后趴桌上。老子先要干你的小屁眼。」

孙明霞用力放松下体,扒开自己的屁股,「哎哟,哎呀…」孙明霞疼得差点昏死,憨蛋那超大的龟头正往自己肛门里顶入。虽然肛门刚才已被看守们数十次地插入过,甚至两根阴茎同时进来过。但还是无法承受憨蛋的超级巨炮。「哎呀,舒服死了。我的小屁眼要被你给捅烂了!啊…」

看守们看着憨蛋的龟头的最粗部分快要进入孙明霞的肛门了。孙明霞那淡褐色的肛门上的皱褶被撑开、展平得发亮了。

「嘿嘿,怎么样?!」憨蛋猛然拔出阴茎。孙明霞的肛门竟被带得发出开瓶似的「砰」的一声,肛门张开成一个黑洞,不能闭拢了。

「有你的,再进去啊。」

「好,再来。」憨蛋再次插入。孙明霞肛门周围的肌肉急速地颤栗着,只见她龇牙咧嘴,满脸热泪。巨大的龟头徐徐地没入了她的肛门。

「怎么样,小女共党?老子的大鸡巴操得妳舒服吗?」憨蛋搂起孙明霞的身子,「来,揉一揉奶子。」大手按下乳房揉捏开来,阴茎已经齐跟插入了孙明霞的肛门。

「啊,舒服死了。」孙明霞终于缓了一口气,龟头进到肛门里面,撕裂般的疼痛缓解,只觉得下身火烧似的,她继续献媚,「我的小屁眼最喜欢那么大的鸡鸡。操得我跟飞似的。哎哟,在肚子里一动更舒服了。」

憨蛋在直肠里的抽送让孙明霞感觉小腹痉挛。但想到那个独目怒张的如此巨大的龟头此时正在自己的直肠里搅动,阴户还不由得流出了一些淫水来。孙明霞的身体此时几乎是直立着,憨蛋的大鸡巴平伸在肛门里。孙明霞的脚尖用力点着地面,还是感觉那巨大的阴茎撬杠似的挑着肛门,前端似乎要顶到肚皮上了,她真想快点结束。

「你来摸我的小骚穴,给你一操屁眼又变得滑滑的了。啊操死我了。」她引导着憨蛋的手来摸自己的阴户,同时把阴户上的淫水向后涂,以润滑一下插入自己肛门里的那个冤家。摸着自己肛门口的巨炮根部,她不敢想肛门此时被捅成了什么样子。

「好,老子操屁眼操够了,改操你的小穴!」憨蛋的阴茎开始抽出。

孙明霞的肛门一阵拉抽感的疼痛,眼前一黑,接着腿间发热、发酥有些异样。在看守们惊异声中背过手一摸。原来自己的直肠竟然被憨蛋的巨炮拖带出数寸长的一节。

「啊哈,你的屁眼太细了,竟被老子的鸡巴拖出来了。那天老子给妳一只葫芦,妳把屁眼好好地阔一下。」憨蛋高兴地用力抓拧孙明霞肥白的屁股。

孙明霞捂住脱坠的肛门,有气无力地:「好,我一定把屁眼阔好,让你好好的操。现在来操我的骚穴吧。」她瘫软在桌面上。

等憨蛋的阴茎塞进她的阴道时,阴道口和她的肛门一样,也被撕裂了。孙明霞什么也不知道了。

接下来是成瑶,她才二十岁,表情冷漠、眼露杀气。这天,狗熊把江雪琴,孙明霞带来陪审。

「怎么样啊江姐,是自己脱呀还是等着人来替你脱?」狗熊晃着脚。

江姐默默地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孙明霞和成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开始成瑶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她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时,江姐已脱的只剩一条裤衩了。两只白白的大乳房晃动着。

「江姐,你怎么能…?」成瑶满面的惊诧。

江姐拉住已脱得露出阴毛毛际的裤衩,叹了口气,轻声道:「唉,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说着,毅然地把裤衩一脱到底,一丝不挂了。雪白的肉体白得耀眼,两只沉甸甸的大乳房微微晃动,密匝匝的阴毛十分醒目。她只略做出了欲遮掩住身体某些部位的一种姿态。

「妳呢,孙明霞?」

「我脱,我自己脱。我马上就脱得光光的!」孙明霞迅速地扯掉身上的衣服。成瑶看见孙明霞的阴部白净无毛,阴户从正面就可以看到,而且她自己却丝毫没有要遮掩的意思。

由于有成瑶的旁观,孙明霞显出一丝害羞状。

令成瑶大为吃惊的事开始了,「啪、啪!」两声脆响,江姐和孙明霞肥白的屁股是各添了一道红印。

「给我到台子上去。」憨蛋抡着皮带。

只见孙明霞跑着冲向墙边的木案,硕大的屁股大幅度地扭摆,她急忙地爬上台子,大大的分开双腿向着屋里方向跪撅起屁股,女人的全部都暴露无遗。她又拿起一根黑色的粗棒,塞向自己的肛门,嘴里念叨着:「把屁眼扩大方便挨操,把屁眼扩大方便挨操。」声音有些含混,在白屁股上又清脆地挨了两皮带后,孙明霞一字一句清晰地大声念起来。那根黑棒一次次地塞入自己的肛门。

成瑶吃惊地看着江姐也默默地走向台案,虽然她没有丝毫做作的企图,但毕竟是女人,屁股不由地扭摆。江姐竟然摆出同样的姿势,撅在了孙明霞的旁边。露出她那布满阴毛的完整阴户。在四条叉开的大腿之间,是两对丰满的乳房。

「怎么样,成二小姐?来吧。」

「不。你们的脏手别碰我,我也自己脱。」成瑶闪躲着色眯眯围上来的看守们。

「好啊。」看守们等着看大名鼎鼎的美人成二小姐怎样当众把自己脱光。

成瑶解开了两个扣子后突然冲向了门柱。谁知狗熊早有防备,一个看守早就一个箭步挡在了成瑶撞向门柱的脑袋前。

「哈哈,想死在这儿可没那么容易。还是让我们来伺候小姐吧。」

在狗熊的示意下看守们拥上前来,成瑶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衣服被撕扯得精光。

「来,让老子看看。」

成瑶被推到狗熊面前。除了皮肤略黑些外,成瑶真的是十足的美人。乳房结实地翘起着,狗熊捏住乳房晃了晃:「真是好奶子啊,有劲。」

因从未被男人触动过,只是在众男面前裸露身体就使成瑶的乳头缩成紧紧两粒小疙瘩。狗熊突然伸指弹了一下左边的乳头。只见成瑶的乳头慢慢的放松,乳晕也张弛扩大,随即又渐渐的缩紧,再次缩成一小粒。狗熊又重重地弹成瑶右边的乳头一指头。那乳头也如是。

「哈哈,好,好。」狗熊的大手下移,「好细,好软的小腰。」「哇,这圆圆的小屁股好啊。来,让大爷我摸摸小穴穴!」

大手立即滑过那簇界限分明的阴毛地带,插进腿间,黏贴那温润的阴户。

脸上着了一口吐沫,但狗熊毫不在乎。「好,好。烈性,我喜欢。好。你们,把她给我弄到那俩娘们中间去。」

全身赤露的成瑶摆出同样的姿势撅在江姐和孙明霞中间。不过她俩是自己摆的姿势而成瑶却是被刑具固定着。

「大家一起来欣赏美人吧。」三个撅起的屁股,六条叉开的大腿。

「啊,这个小穴就是好看呐。你看,穴梆子都是鼓鼓的。」

「嘿,这圆屁股摸起来真有弹性。」

「奶子也结实啊,你用手握住,奶子和奶头自己都在动呢。」

「哎,你来闻闻,二小姐的小穴好像有股子香味。」

「去你妈的。娘们还有不是骚穴的?」

「她的屁眼怎么这么小啊?…哎,不一样,我发现了,她的屁眼就是和那两个不同。」

一个看守把在孙明霞的阴道里沾得滑溜溜的指头顺便插进了成瑶的肛门,发现新大陆似的叫喊起来。众看守纷纷把手指头插入江姐和孙明霞的肛门,然后再插进成瑶的肛门进行比较。原来江姐和孙明霞的肛门括约肌约有两根指节那样长,而成瑶的肛门括约肌却紧紧包裹在他们的整根指头上。

「我操,这个小屁眼操起来该有多么紧,多么痛快呀。」

「想吧。老板可没说可以操她呐。」

「不能拿鸡巴操,拿别的捅捅总可以吧?」

「你们看,抠了她一会儿屁眼她的小穴都湿了。」

成瑶的身体几乎没有让男人接触过,现在被这么一群男人扒光了衣服肆意摸弄,,身体本能地有了反映。众看守轮着等待玩弄她。她的阴户被拨弄得亮堂堂满是淫水,阴蒂胀鼓突出。阴唇早就被大大地裂开固定住。

不到半个小时,没有经验的成瑶已经被作弄得好几次高潮了。她粉红色的阴道口被夹子拉扯成完全暴露位置,情绪稍一平息就有舌头在阴户上不停地舔,含住她的小阴唇吸吮,刺激得她的阴道立刻充血膨胀再度呈空管状。

这时他们不是往阴道里灌热水,就是手指捅进狭短的阴道按揉她的子宫颈,由于她的阴道短,他们很容易地触到子宫颈并且摸到上面的小孔指尖硬往里塞。搞得成瑶浑身酸麻,阴道极度膨胀形成一个更大的空腔。每到这时她的子宫颈便更加的朝阴道口处扩展,他们更容易抠摸到,并且用体温计直接塞进她的子宫口内乱搅。

成瑶在极端的愤怒和羞辱中的确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她深知年轻女子的这种状态是不能被陌生男人看见的,而且还有是那么多的男人。更何况他们是自己的敌人,是国民党特务。

可是她一点对策也没有,他们的手法太高,加上自己又这样美丽动人。吸引得他们甚至连肛门都毫不顾忌的伸舌来舔,乳房早已被揉摸得酸胀,肛门被他们的手指插进来试了一次又一次,阴户上的淫水干了一次又一次,可还是多的顺腿流下来,一直流到膝盖上。阴道口几乎才要合拢就又被他们刺激得重新自己张开。

自己全身赤露地跪撅裸呈,边上又有一群男子肆无忌惮兴致勃勃地玩弄另一个女性。

江姐和孙明霞不由得有了反映,有的看守忍不住在她们俩身上发泄,多数却把暂不能奸淫成瑶的怨气撒到了她俩身上。

江姐的阴道被扯开,塞进去五颜六色的一把棍子,肛门里也硬塞进去了四根。屁股蛋被抽打得青一条紫一块的。阴毛也被揪掉了好几撮。

孙明霞因为那个大屁股招讨厌,屁股早就被打得红肿,见看守们今天火气都挺大,她也没敢太叨叨。跪撅久了,她浑身痠痛,她的阴道里被塞入三个鸡蛋,等着不知谁上来插入她「变紧了一些的肛门。」

插进肛门后,他们还骑坐在她的屁股上。孙明霞只得死命支撑住他们的身体,同时摇摆屁股,使他们不用动作阴茎就有在肛门里抽送的感觉。

江姐则一言不发地忍着,她知道几个看守别着想朝她的嘴里撒尿呢。

终于,孙明霞有了休息的机会。原来一个看守要打她的「奶光。」孙明霞直起身,满脸笑容地挺胸把乳房送出。让那看守的巴掌煽得一对儿乳房不住乱甩,直到肿起来。

她看着身边成瑶圆鼓鼓的奶油色的小屁股和那湿滑不住抽搐的阴户,思揣着:「好看当然是比我俩好看一些,可是为什么那么吸引他们呢?」她捂住阴户不让里面的鸡蛋掉出来,轻声请求正在玩赏、拨拉着被打得肿胀的乳头的看守:「她怎么就那么好,能让我也试试吗?」

「行,试一下妳就服气了。」

孙明霞试探地插进了成瑶微张开的阴道。

「怎么样?」

孙明霞低下头,「不一样,两根手指进入都有些勉强。」

「再让你试一下她的屁眼。」

孙明霞的手指拔出成瑶的肛门,又插进自己的肛门试了一下,叹息着重新撅起屁股。

也许是长时间的高度兴奋,成瑶在知道是一个女人的手指捅入她的肛门和阴道时,竟休克了。

江姐到底没有逃过那一劫。看守为了不让江姐咬伤阴茎,朝江姐的嘴里塞进一个牙托,然后命令江姐膝手着地,后仰头。他把阴茎直接插进江姐的喉咙,舒服的尿了一大泡尿。

另一个见状高兴,招手叫江姐:「过来。老子也请你喝老酒,爬过来。」

江姐扭动着肥白的屁股无奈地爬了过去。阴茎再次插入江姐的喉咙,他还犯坏:「我尿了啊?」

江姐忙不迭地点着头。于是又进去一大泡。

四泡尿入了江姐的肚子以后,她的上腹明显地鼓胀了,恶心欲吐。

「不许吐出来。」另一个看守命令道,「爬过来,骚尿罐。你的屁股里还能装呢。」

江姐忙拔出肛门里的几根棍子,把屁股掉向看守,同时扒开了自己的屁股。

阴茎深深地插入肛门后,看守拧着江姐屁股上的肉,也撒进去一泡。

第三泡尿撒进江姐的肛门时,她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肛门里的尿也向外狂喷。惧怕受毒打的恐惧和极端的凌辱夹击下,江姐也赤条条的昏倒了。

在成瑶又一次咬伤人后的第三天,狗熊终于想出了利用她的侠义和对同性的失望这两点制服她的方法。

这天,狗熊又把三个女人带到审讯室,他先让孙明霞站到屋子中央。孙明霞从狗熊的目光里看出自己又要倒霉,可怜巴巴地低声问:「是不是又要打我呀?」

「废话。还用问吗?脱裤子!」

「呜…」孙明霞一下子哭出了声,「又要打人家的屁股,呜,呜,前天不是刚打过人家一次吗。怎么今天又要打?上次打的伤还没好呢,又来打。呜呜,不信你看。」孙明霞把裤子脱到大腿上。她的裤子是松紧带系着的,也没有内裤,再说现在孙明霞当着看守们脱光亦然没有丝毫顾忌了。果然她的屁股上仍又一大块青淤。

「再说你们上次一定要把两个鸡巴同时插进人家的穴来时说过,只要乖乖的配合你们玩,最近就不再打人家了吗?怎么还要打屁股呀?」

「因为你的屁股太大,所以就要打你,难道不行吗?」狗熊斥道。

「谁说不行了?谁敢说不行啊。」孙明霞嗫嗫低语着,赶紧脱光了衣服,「再说屁股大,人家有什么办法?它自己长成这样的。」

见孙明霞赤条条地地立在众人面前,臀部多半部分乌紫,即便她具有超常的身体恢复速度,但若再打她的屁股,恐怕也得一周后才能复原。她的身体此时由于等着打到臀部的第一击而禁不住瑟瑟发抖。

「好吧,今天可以先不打你的屁股了。」

孙明霞如释重负,想到后面不知会有什么对付自己的新花样而忐忑不安。

孙明霞被赤裸着带到走廊,命令她蹲在特地准备的桌子上,双手抱住后脑,把腿大大地叉开来。

通过屋里的单向玻璃,大家清楚地看到孙明霞叉开的腿间那无毛的阴户还没完全消肿。走廊里不时经过的人无不惊诧地看一会儿,不是上来抓揉几下乳房,就是拨弄几下阴户,一个还捏住孙明霞的两只乳头用力地上下扯动。

江姐全身精光地被固定在一个架子上。架子是可以调整的,先把江姐弄成背朝天,顶着她的下腹使屁股高高地撅起打了一通屁股。伤痕累累的屁股被抽打的血肉模糊,刚刚结疤的伤口被打得重新绽开。

孙明霞因为近些天来不断地被轮奸、殴打,在狗熊他们一伙面前赤裸身体已经一点也无所谓了。可是在走廊里不断地往来的这些着制服的男人面前,毫无遮掩地暴露着阴部,还是使她羞愧难当。更可怕的是居然过来了两个身着制服的女看守。

「咦!这不要脸的,这是在干嘛?」两个女看守停在孙明霞面前。孙明霞羞得几欲挡住暴露的器官,但想到屋内的那些凶汉而没有敢动。

「还知道脸红?!女共党怎么都这么不要脸!就这么全露着?」

由于孙明霞的腿是奉命大大地叉开,因而她的阴唇也向两边咧开,外阴的结构展露无遗,加上她的小阴唇较小,故连她的尿道口都清晰可见,往下是因被太多次的鸡奸而略成漏斗状的淡褐色的肛门。

女看守突然抬手一连抽了孙明霞十几记耳光,「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骚货,到这儿犯骚来了。老娘打死你。」另一个因胸部平坦被戏称作「飞机场」的女看守见孙明霞涨鼓的乳房因被抽耳光而不住甩动,便伸出长指甲死命地掐乳房和奶头,嘴里喝骂着:「骚货,把女人的脸都丢尽了。」

饱受俩女看守折磨的孙明霞忽然心里一动:「既然我光身子使你们觉得难堪,那么就来吧!」她显出更加可怜巴巴的样子:「姐姐,别再打我、掐我了,是他们每天都把我扒得光光的,然后使劲的摸我的奶子,还这样…」孙明霞揪着自己的奶头向前扯。

「拉着我的奶头到处走。还用手掌煽我的胸部,说是叫做打奶光。你们想,我一个女人哪里争得过他们呀!他们还轮奸我,尽出花样,用大鸡巴插人家的屁眼。你们都知道,女人有固定给他们玩乐的洞眼,可是他们不用,净往人家屁眼里搞,有时还往屁眼里同时插进两根大鸡巴,弄得人家疼死了,又疼又痒痒。我的这里…」孙明霞指着自己光洁无毛的阴户。「也被他们轮奸过差不多上百次了,有时还这样…」孙明霞把食指和中指分别掏进阴道和肛门。「两根大鸡巴同时搞进来,弄得人家现在天天都流水。」

孙明霞的阴户上此时淫水汪成一片,整个阴户亮堂堂的。

孙明霞的一番说辞气得俩女看守脸发白,全身哆嗦。「好妳个臭婊子,妳,妳等着。」

「现在妳的奶子好看多了。」江姐此时站在屋子当中,被打得青紫的屁股还得用力向后撅出,不时一皮带抽在屁股上她就一哆嗦,同时把胸挺起饱尝「奶光」。她原本下垂的乳房已肿涨起来,外型变得好似小姑娘的。

「你们还有完没完?」一直被冷落在一旁的成瑶发话了。「有本事冲我来。」

「不行,妳又会咬又会踢的。我们也不愿把妳捆起来像搞一堆死肉似的。」看守答到,说着又给了江姐的乳房一巴掌。

「那你们想让我怎么样?」成瑶不忍看江姐继续受折磨。

「不许反抗,还得配合。比如把奶子送过来,或扭动你的小屁股什么的。」

「啊…」外面一声尖叫。原来那俩女看守叫来另外两个,抱着一堆茄子、黄瓜、葫芦等柱状物,要来给孙明霞点颜色看看。

「我说换这个姓成的到外面去让那几个娘们整她算了。」一个看守提议。

「不,别让我出去。」成瑶突然嘶叫起来。被一群男人扒光了肆意玩弄生殖器官虽说羞辱难忍,但比起被几名衣冠楚楚的同性来折腾,成瑶宁愿被男人玩弄。她隐约地感到,若是自己落入那几名丑陋的女看守手中,肯定会被折磨死了。这不,刚刚十几分钟,孙明霞被拖进屋来时就奄奄一息了,她的肛门里被塞入了一个很大的葫芦,简直不知道那几个娘们是怎样把它塞进去的。孙明霞的屁股沟夹着露出体外的葫芦的小头。

成瑶自杀不成,继续抗拒的话他们就狠狠地折磨江姐和孙明霞,而且还肯定要把自己交给那些女看守。其实纵然反抗也是无济于事,若要轮奸恐怕早就被轮奸多次了,只不过他们是想玩弄一个顺从些、淫荡些的女人罢了。成瑶知道即使是顺从他们恐怕也停止不了他们对江姐和孙明霞的折磨,不过总会手下留情一点。

「好吧,我答应你们。」见他们真的要把自己交给那些女看守,成瑶只得顺服。

「哎,这样就对了。」狗熊高兴地咧开大嘴,「过来,到老子这里来。」众看守得意地看着,知道今天终于可以干美人成二小姐了。

成瑶脱光,走到狗熊面前。听任狗熊把她遍体摸弄。

「喂!妳走路的样子骚得要命,再给老子走几圈。」

在这种环境里,成瑶当然不可能有丝毫做作。但由于她的腰肢细软,走路时自然地臀部扭摆幅度很大,屁股上弹性的肉随着颤动,乳房卖弄似的也不住地颤,显得相当性感。

「好,好看!过来让老子好好地摸摸奶子。」狗熊十分兴奋。

由于狗熊坐着,成瑶只得伏下身把乳房递送过去。后面的腿间,阴户自然暴露给众看守饱览了。

「转身,让老子搞搞妳的屁眼。」狗熊揉摸了一遍乳房后说:「听说妳的屁眼比她俩大不相同啊!」

成瑶只得把自己圆圆的屁股扒开对着狗熊。

「哇!硬是不同,老子定要试试。来,坐上来。坐进来!」狗熊把指头拔出成瑶的肛门后高兴地叫着。

看过他们奸淫江姐和孙明霞的过程,成瑶知道狗熊这是要她自己把他的阴茎坐入自己肛门里去,只好听令。

「莫急,莫慌,慢慢地搞。」狗熊见阴茎一次次地滑出,轻拍着成瑶的臀部,不时揉几下乳房。「总会进去的。」

仅仅是当着众多男人努力把一根阴茎往自己的肛门里塞的这个过程,就使得成瑶的阴户不由流出大量的淫水。终于,狗熊那发烫的龟头进入了成瑶的肛门。

由于疼痛,成瑶的肛门一阵痉挛。肌肉的有力蠕动,竟拽着狗熊铁棒似的阴茎向里滑。

「好哇,娃儿的屁眼把老子的鸡巴往里吸呐,硬是夹得鸡巴疼。」狗熊把龟头拉出到成瑶肛门口,成瑶肛门上异常发达的肌肉竟又一次把阴茎带进深处。

待阴茎完全插入直肠后,成瑶按照自己意识的开始胡乱扭动屁股。

狗熊在成瑶的动作下,仿佛阴茎在快速的抽送,括约肌包裹得那样紧,他握住成瑶弹性的乳房,喷涌了。

半天,狗熊才重重地喘了一口气,「娘的!莫动,等老子在里面硬起来。」他抚弄着成瑶的乳房,刮蹭着阴户,果然没多久阴茎在成瑶的肛门内挺立起来。他抽送了一阵,「该老子操你的小嫩穴啦。」

强壮的狗熊毫不费力地抱起成瑶娇小的身体,左手托住成瑶的脖子,右手搬着成瑶的臀部,一面捏屁股上的肉,一面把成瑶的身体用自己的下体撞击得劈啪作响,摇篮似的晃荡。阴茎则插入阴道内左突右撞。同时欣赏着成瑶结实的双乳在急剧地甩动。

成瑶婴儿似的被狗熊抱在怀中淫弄。狗熊的身体不动,只把成瑶的身体来回摇晃,低头看着阴茎在成瑶的阴道内进出,用成瑶身体的摆动幅度控制着阴茎进出的尺度,有时阴茎完全拔出成瑶的身体,再猛地刺回去。

由于身体悬空并大幅度地起伏,成瑶担心摔落,也顾不得是在当众被奸淫了。她紧抓住狗熊的胳膊,双腿本能地圈住狗熊的腰部,两只乳房拨浪鼓似的在胸前甩动。

狗熊的阴茎一下下猛刺进成瑶的阴道,每一次刚入阴道两寸多点儿,就受到子宫颈的阻挡,强烈的压迫子宫颈后再突然滑入更为狭紧的阴道尽头。这种阴茎突然拐弯又好像被迫挤入更窄的小腔的过程,不仅使狗熊觉得十分过瘾,也刺激得没有什么性经验的成瑶数次忘情地达到高潮,淫水多得竟使狗熊托着成瑶屁股的手几次打滑,险些使成瑶的身体跌落。

「爽快啊,娃儿的穴里面大路小路交迭弯弯的,搞得老子那么快就要射了。不行,歇一下再干。」狗熊坐了下来,阴茎仍舍不得离开成瑶的阴道,张开大口含住了弹性的乳房吮咬了一阵,还是没能忍住射精了。

「再搞,再搞。」狗熊兴致勃勃,让成瑶继续骑坐在腿上,揉乳房、捏屁股的玩了一阵。

「看,这娃儿的屁股。」成瑶被放到桌上趴着。她的屁股很翘,平趴着却好像用力撅起屁股似的。狗熊轻拍成瑶的屁股,屁股上的肉颤巍巍,看得狗熊性起,便趴上去插入。

成瑶圆圆的屁股弹性十足地垫着狗熊的下腹。狗熊没有抽送阴茎,而是左右摇动身体。阴茎便滑过中间的阻隔在成瑶的阴道内左滑右挤,上挑下压,比抽送好像活动得还剧烈。

「好了!」狗熊满意地第三次射精。

「你们可以玩一玩了,不过不许给我玩坏了她。憨蛋,你屁娃儿不许搞她,你的大屌只能搞那两个,听到没?」

众看守终于轮到奸淫美丽动人的成瑶机会。狗熊这一室的看守都是精心挑选的相貌最丑陋,言语最粗俗的山区小伙,若不是狗熊有令在先,他们饿狼般的恐怕成瑶很快就得被蹂躏死。即便这样,他们的阴茎顶入阴道或肛门后,口臭严重的嘴在成瑶脸上、身上又舔又嗅的情景仍使成瑶恶心欲吐。

接下来成瑶手撑着桌子,弯腰撅着屁股。看守们排在她身后,方便地选择插入她的阴道或肛门,同时捞摸乳房也方便。在阴茎插入体内以后,若他们需要,成瑶还得摇摆臀部,使他们享受不用动作阴茎亦同插送的便利。但看守们没有一个敢试着把阴茎放进成瑶的嘴巴。完事的又过来等待第二次轮回,焦急的则看着憨蛋在拿江姐和孙明霞出气。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强暴虐待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