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正文

诱骗盈盈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周末晚上量宏一个人赋闲在家,上星期才和女友阿倩吵了架,原本定下这星期六来他的家中做爱,胡天胡帝一翻的,现在也不用提了难得量宏家人这星期去了旅行,只好看看成人片来打发时间。

正看到精彩处,门铃响起,心中满不是味儿,但也只得开门,开门见是阿文和他的女友盈盈。量宏和阿文算不上十分老友,但阿文好管闲事,知到量宏和女友吵了架,要来与他喝酒解闷。

他的女友盈盈样子甜美,身材均称,今天穿了t恤和牛仔短裙,更显得青春可爱,量宏看得有点心动酒过三巡,盈盈只喝了少许,阿文已有些少醉意,他还大说盈盈对他千依百顺,绝对不会跟他顶嘴的。

量宏听下心里有气,决定给点颜色他看,于是当他再去拿酒时,把一粒安眠药放在阿文杯中,一粒春药放在盈盈杯中,他要在阿文面前干他那千依百顺的盈盈。

他两不防有诈,阿文喝后只觉全身无力,迷迷糊糊地赖在椅上,勉强眯起双眼,只见坐在梳化上的盈盈面泛红朝,胸口起伏不定,而量宏则坐在她身旁。

盈盈喝酒后,忽然想起和阿文做爱的情景,感到十分兴奋,叫了几声阿文,但他完全没有反应,回头望见量宏,觉得他今天十分吸引,裤裆下微微隆起,想像那份量定然不轻,下体小穴不禁潮了。

盈盈心中一怔,奇怪自己怎会变得如此淫荡,只是想着那玩儿,于是立刻克制自己,脸也涨红了。

此时量宏一把坐到盈盈身旁,这令盈盈更加心猿意马,下体小穴渐渐觉得骚痒难当,双腿不禁轻轻挪动,想借着那磨擦来稍减心中欲火。

量宏看准了机会,知到盈盈的药力生效了,于是便假意问到︰「盈盈,怎么了,不舒服么?」「是的,我想回家了,但阿文醉了未醒。」

「再坐一会罢。你好像在发热,让我看看。」量宏不客气地一手按落盈盈的胸脯上。

还有一点理智的盈盈立即把量宏双手捉着,说道︰「你做甚么?」

量宏笑道︰「我只是和你按按摸,阿文就在这里,我不会对你做甚么的。」

盈盈心想不错,而且内心深处,正是渴望着这种男性的抚摸,于是捉着量宏的双手便松了下来。量宏见盈盈的抗拒低了下来,于是便尽情地抚摸盈盈的胸脯,盈盈的胸脯不算十分伟大,但充满弹性,单手恰恰可以抱着。

盈盈给量宏抚摸得舒畅无比,忍不住想呻吟起来,但脑中一丝理智叫她保持冷静,她只好咬着唇强忍着心中欲火量宏还不停地玩弄那可爱的胸脯,渐渐发觉那隔着衣服的乳头早已兴奋得竖了起来,于是便说道︰「盈盈,看你全身发热,不如凉凉罢。」也不用盈盈的回答,伸手便拉起了她的t恤。

在量宏眼前展现的是盈盈那可爱平滑的小腹,对上是那纯白棉质的半杯型少女型胸围,隐约可见那藏在里面乳头的轮廓。

「原来是这里缚得那么紧,怪不得你会不舒服,让我给你松松罢。」量宏伸手便去解那胸围中央的扣子,胸围便应声向左右弹开,乳酪一般的乳房便出现在量宏面前,那粉红色的乳头就如葡萄一般因兴奋而竖立着。

量宏更不客气,伸手便搓弄盈盈的乳房,手指更不停地拨弄那可爱的乳头,量宏看着那鲜嫩粉红的乳头,幻想她下体的肉缝,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娇嫩可爱,一只手开始在盈盈滑溜的大腿上来回抚摸,而且一步一步的慢慢向上移,盈盈本能地把双腿紧紧合上,阻止量宏的进一步侵入。

现在盈盈的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告诉自己不能对不起阿文,何况他就躺在对面的梳化上,但另一方面她不知道为甚么今晚那么情欲高涨,真的舍不得量宏就此停手,她尽了很大的努力,才不至放声呻吟。

胸口和乳头没有了衣服的阻隔,不断被量宏抚摸玩弄,直接的刺激,正一步一步侵蚀她的理智,慢慢地她的双腿终于松开了。

量宏当然感觉得到盈盈的软化,一只手立即沿着盈盈的大腿内则,滑进那牛仔短裙内。踫到的是一块湿了一大片的棉质内裤,量宏估不到盈盈已湿得那么厉害,也难得盈盈可以忍耐到此时,于是再也不用花时间了,立刻把内裤的裤裆拨在一旁,手指朝那小穴进攻去了。

在那梳落的阴毛下,量宏感到的是那两片饱满的阴唇,量宏的手指便不停的翻弄着它,而姆指又同时扣动着那阴蒂。盈盈全身像触电一般,双腿分得越来越开,下身不停的挪动,以配合量宏的动作,淫水不断流出,亦终于开始不断浪叫了。

盈盈的手现在反过来也在量宏的身上乱摸,最后停在量宏的裤裆上,那里早已撑得像个小帐幕一般,盈盈爱不惜手的抚摸着。现在盈盈的理志已完全崩毁,她向着量宏呻吟道︰「我要……我要……我要这个!」

量宏故意问道︰「你要甚么?说清楚点嘛。」

盈盈道︰「我要你的鸡巴!」量宏的鸡巴其实早已高高举起,给困在裤子内,十分难受,现在加上盈盈的反挑逗,更如火上加油。

于是量宏便道︰「那么想要吗?干么不先和它打个招呼?量宏便把盈盈扶到面前跪下,盈盈小心地把量宏的短裤褪下来,一条雄伟的阳具便在她面前晃动,看得盈盈砰然心动,浓烈的男子气息使她不由自主的吻下去。

但盈盈只是在龟头上吻了一次,便停了下来,好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做。量宏当然不会就此而已,他一手放到盈盈的头后,便把她按了下去,盈盈只得张开口,把量宏的鸡巴含了进去。

量宏一来一回的按动,盈盈不由自主的和量宏吹起喇叭来。量宏发觉盈盈吹奏并没有甚么技巧,只是一来一回的吞吐,但他实在是闷得久了,所以也十分受用,他望着躺在对面的阿文,心里想︰「看吧!你的女友正在为我吹喇叭!」

盈盈其实只是第一次口交的,阿文以前也恳求过几次,但也遭拒绝了。而盈盈现在含着量宏那粗壮的阳具,心里想着这么大的鸡巴,待会干小穴时,一定爽死了,不其然一下比一下用力吸啜。

这可给量宏好受了,再来了二、三十下,他终于大叫一声︰「阿文,我请你的女友喝豆浆!」跟着双手便紧按着盈盈的头,在她口内爆发了。

由于盈盈的头不能移动,只好把所有的精液都吞了下去,奇怪的是她一点也没有觉得呕心,还把那刚刚射了精的阳具舔得干干净净。量宏心里道︰「这药可真厉害,真能把任何淑女都变成淫娃。」他也不知道,他刚才还干了盈盈的处女嘴巴。

量宏当然不会就此放过盈盈的,机会难逢嘛!他先拿了杯酒给盈盈喝,当作是漱口,再叫盈盈把衣服脱光。因为盈盈的衣服除了是东拉西扯外,基本上还是全部穿在身上的,量宏还未看过盈盈的全相呢!

盈盈毫不迟疑的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一个美丽的少女裸体便在量宏眼前展现,量宏心想阿文的女友真不错,今晚真走运。盈盈还走过来和量宏脱衣服,之后便不断的亲吻量宏的胸膛和搓弄那已软下来的阳具。

量宏在想︰这小妹也够淫了。过了一会,量宏也休息够了,他便把盈盈轻轻扶起,再站在她后面,把她抱在怀中。

量宏最喜欢用这一式来玩女的,因为自己的前身和女的背部有全面的接触,阳具又刚好放在女的屁股上,不论左右摆动,又或是在股沟上下磨擦,都十分快感,尤其是盈盈这种青春又充满弹性的美臀。更妙的是双手有很大的自由度,可绕到女的身前上下其手,大肆玩乐一番。

量宏首先把弄着盈盈的双乳,手指不停的拨弄盈盈的乳头,盈盈乐得反手抱着量宏,转过头来要和他亲嘴。量宏一面亲着嘴,双手可没有闲下来,一只手在继续搓弄着乳房,另一只手已经向下移动,滑过了平滑的小腹,停在生满疏落毛毛的阴户上,手指却不停地在逗玩小穴,一会儿把两片阴唇左右翻弄,一会儿按在阴蒂上来回搓弄,弄得盈盈淫水四溢,大声浪叫。

量宏还故意移到阿文身前,像是向他示威似的。量宏跟着再进一步,用食指及四指把阴唇左右一分,中指便轻易的滑进小穴去了,中指开始不停抽插,拇指又在扣动那阴蒂。这可把盈盈乐透了,很快便到达了第一次高潮,她如同虚脱地靠在量宏身上,下身随着量宏的手指不停扭动,屁股紧紧的贴在量宏的阳具上,渐渐地量宏的阳具随着股沟中的磨擦,再次雄壮起来。

于是量宏便把盈盈放在梳化上,把她两腿大大的分开,准备好好的抽插她一轮。他把龟头抵在盈盈的小穴上,盈盈兴奋得不断流出淫水,量宏把腰一挺,龟头便分开了阴唇,进入了小穴之内,小穴把量宏的龟头包得舒畅无比,量宏再把他的肉棒转了几个圈,跟着一挺,整根肉棒便插进了小穴之内。

盈盈的小穴紧紧把肉棒包着,那充实的感觉美得不能形容,她整晚期待的便是给这大鸡巴恨恨地干一会,现在她感动得几乎就立刻有了高潮。

量宏也不理会盈盈的反应,开始抽插起来,他一时慢慢抽出,之后再狠狠插入;又一时快快抽出,再慢慢插入,再加上不时的扭动,把盈盈干得死去活来。

刚才量宏只是用手指便把她弄得欲仙欲死,现在简直是爽死了,肉棒在她的体内每插一下,她便爽得像飞了上天一般,她不断的高声浪叫,高潮一个接一个,淫水流得梳化也湿了一大片。

量宏因为刚才射过了精,现在还没有想射精的感觉。见到盈盈有了几次高潮之后,便换了个位置,他自己先躺在梳化上。盈盈立刻采取主动,蹲在量宏的身上,把小穴对准了竖立的阳具,跟着身体一沉,小穴和阳具又再结合在一起。

盈盈跟着像骑马般不停的起起落落,用小穴套弄着量宏的鸡巴,现在的她简直像一个饥渴的荡娃,哪里是一个矜持的少女,全屋只有盈盈的浪叫声和肉体的踫撞声。

由于是盈盈作主动的,控制了动作和节凑,她很快便又达到了高潮,最后只能伏在量宏身上不停喘气。

量宏也不给机会她休息,由于刚才是被动的,现在已养足了气力,他把盈盈伏在梳化上,把她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再把肉棒一挺,从后面狠狠的插入小穴。

他这次不再慢挑细弄了,动作变得大开大合,把盈盈的臀部撞得频频颤动,「啪啪」作响。

这次盈盈简直受不了,阴唇给大鸡巴干得不断翻进翻出,淫水沿着双腿缓缓流下。初时还听见自己的浪叫声,后来意识渐渐迷糊了,全身骚软得像浮在大海上,但小穴却又不停的受海浪一波一波的冲激。

也不知过了多久,量宏也干出了味儿来,这次量宏可说是干得够本了,和自己女友干时也没有那么尽兴,一来这是别人的女友,二来那个别人正躺在对面,真刺激!

他越干越快,最后把盈盈的腰肢抓着,阳具深深的抵着小穴深处,一股阳精迅速爆发,量宏毫不客气地把剩余的精液全都射进盈盈的体内。

他满意地看看盈盈,原来她早已爽昏了。

也算行行好罢,不用她着凉,量宏替盈盈把衣服都穿好,放她在阿文身傍躺着,自己便回房去睡了。临行之前忽然童心又起,把盈盈那条湿了一片的内裤除回留作纪念。

第二天早上,盈盈和阿文醒来要离去,量宏送行时对阿文说︰「多谢你带盈盈来给我解解闷,下次要再来啊!」

阿文当然听不出他话中之意,连声说好,他还不知现在盈盈的短裙下,竟是真空的!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短篇文学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