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从偷窥到强暴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俗话说的好:「小时偷摘瓠长大偷牵牛。」

劝没有吃牢饭心理准备的人,还是少学为妙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幸运之前在读中部某间科大的时候,二年级开始,因为宿舍不足,要让给新生,高年级都要抽签,大多数的人都需要外宿看了几间房子,总是不太满意,不是长的像鬼屋,就是像集体应召站,要不就是一大堆臭男生,别说房间了,就连公共区域都脏的要命。

好险嫌东嫌西的,最后关头,总算在一个河堤旁找到刚完工的房子,价位比其它贵了两千左右,但干净,而且住户水准也比较高一些。我在看房子时,会借口怕吵、怕二手烟,稍微询问一下隔壁间住的是什么样的人。

最后我挑了一间两个女生中间的房间租了下来。

先讲一下整个建筑的特色,三层楼的建筑,每一层十间房,楼梯左侧四间,右侧六间。每一楼有一条长廊,通往每一间房间,每间套房的浴室对外窗开口在这个方向。后方有一个一人宽的水泥地,不是路面,平常不会有人走这里,每间套房的房间对外窗在这个方向。房子的设计没问题,只是有心人士就很容易利用。

左侧住的是一个,大婶,其实她也不过二十几岁,会叫大婶应该是对她的身材的形容,高大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让她当女主角之一,读者一定也会抗议。右侧住的是一个上班族,姓杨,剧中就称她为杨小姐。感觉二十五岁左右,身高大约165,体态中等,脸蛋平时看起来只是稍微漂亮,因为戴一副眼镜,开suzuki的swift,这款车对我来说有个好处,就是锁门,喇叭会逼一声,每当喇叭声响,我就知道杨小姐回家了。因为我是男的,也不怕别人看,通常我只会关纱门,以保持通风,二来,我可以听到屋外的动静,当然也听的到杨小姐的淋浴声。第一次听到浴室声的时候,心猿意马了好久。

我是学工科的,对于光学特别有研究。偷窥守则第一条,偷窥方所在的光线,一定要比被偷窥方暗多一点,以人的肉眼瞳孔会放大以适应黑暗、缩小以适应明亮,由暗的地方看亮的地方,一来很难被发现,二来可以看的很仔细,很清楚。因为天时地利人和,这里离路灯的距离,刚好勉强看的到的光线,不需要开走廊灯。偷窥守则第二条,夜探敌情是所有学武之人必尝试的体验。

我有专用一套夜行衣,也就是全身黑的衣服。偷窥守则第三条,擅用工具。我手上随时会准备三面镜子。镜子1:牙医在用的小镜子,因为面积小不容易被发现,通常我会先用这面镜子看一下室内的动向。镜子2:车用330㎜的长后视镜,这个特殊的曲面,看的清析度虽然只有普通,但角度很广,可以彻底看清室内的一切。镜子3:一般的大镜子,这面镜子动作不宜过大,被发现的机率较高,使用时机是在前两面镜子确认过后再使用。偷窥守则第四条,因为这不是两三个人住而已,而是二三十个人住,偷窥时机宜选择人员进出较少的时间,如晚上十点过后。偷窥守则第五条,孙子兵法有云,未战,先思败。万一失风了之后,该如何善后?

我的习惯是大约晚上八点左右,我就会把车移到距离住处大约400公尺的距离,以我的跑步速度,跑400公尺大约只要一分钟,受害人穿好衣服再追出来,我早就逍遥法外了。

而且当失风后,受害者怀疑是否是室友时,当我慢慢从外处回来,嫌疑自然会大大降低。不多说,回到我们的杨小姐。听到她洗澡的声音后,我依照守则,先用牙医用的小镜子看,发现她洗澡时拿掉眼镜了,二话不说,我马上拿出正式镜子,杨小姐洗澡不像别的女生那么久,大约只有十来分钟,也不像许多女生会蹲下洗下体的搧情动作,但因为住隔壁,几乎天天看她洗澡。她不戴眼镜,其实很漂亮,而且乳头是粉红色的,阴部很少看到,毛并不多。只可惜杨小姐住了一年左右就搬走了。第二位,长的很可爱,很漂亮,是个女学生,叫作李佩华。

但平常出门都会穿ol装,出门略施薄粉,第一次发现她,是她穿ol装骑着小折,想像这画面能不硬,你还叫男人吗?最后百般找机会接近,总算变成朋友,而且也是这里我想要真正交往的对象。我有她的即时通,虽然她的房间离我有一段小距离,但有些时候,我会得知她要洗澡的讯息。

看过四次,身高大约155,算是娇小型,但胸部少说也有c的大小,乳头没有杨小姐的粉嫩,但也不是很黑,阴毛长条状,毛量普通。估计有过性经验,但经验应该不多。因为她的洗澡时间都是在五点到七点,但又很想看她,才会违反我的偷窥守则,在白天时候偷窥,结果第四次看的时候失风了,只是因为我是用镜子偷看,而且又深谙光线是直线进行的原理,只要我不看她的眼睛,她不会看到我是谁。过一下子,她透过即时通跟我说:「刚刚有人在偷看我洗澡。」

我回她:「有看很久吗?妳要不要跟房东说一下?」

我抓准了她不知道是谁,也找不出证据。只是后来她洗澡都会关气窗。

我也从没再打过她的主意,毕竟年轻漂亮的女生,对身体、防偷窥的心思都比其它女生更谨慎一点,而且也是要让她知道。我是她在整栋套房最熟的,经常买卤味等陪她吃。后来有几次发现有个男人会去她那里过夜,据她的说法,是个人夫….唉,这么好的条件,竟然搭上人夫。

在一次连假,她回家,我发现她浴室的气窗没关,而她的洗脸盆还放着换下的衣物。趁着晚上两三点,绝对不会有人的时候,搬张椅子,很轻易就拿到她换下来的衣物,并顺手拿下她晾在浴室的干净衣物佩华的内裤上分泌物很多,舔一下,有点咸咸的,但我还舍不得拿这件来打枪,闻她穿过还没洗的内裤,用她洗过的内裤打手枪,整整做了几次,最后连穿过的也拿来打手枪。最后假期快结束时,赶紧拿去复原,等佩华穿上洗完的内裤时,不知不觉也沾到我射出来干掉的精液,加上之前我的龟头沾过她未洗过的内裤上的分泌物,虽然我们没直接做过爱,但我们已经间接透过她的内裤,接触过对方的身体了。

第三位,是一对学生同居情侣。很奇怪,学生都是五到七点洗澡,可能是晚上常常可以出去玩的原因吧。这位女同学有点冷傲,身材还不错,应该是男友很拚命在按摩,有看过几次两个人一起洗鸳鸯浴。最后有一次,女同学独自洗澡时,我有失风被发现了,没办法,没守住偷窥守则,在白天偷看。不过这女学生关门的声音很大,而且很规律的,都是早上八点多拿衣服去洗衣机洗。

每次八点多听到碰一声,就知道她拿衣服去洗了,再碰一声,我知道她回房间了,我赶紧用飞快的速度冲去公用洗衣机内,拿出她刚放下去的内裤。因为都刚开始洗,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拿到连水都还没碰到的内裤。这女学生的分泌物跟佩华差不多一样多,但我不确定这些分泌物是不是包括她男友的精液,只敢拿来打手枪,不敢舔。打完枪后,差不多衣服也快洗好了,趁着脱完水到结束前,赶紧拿回去洗衣机放好。就这样,有两个女生间接跟我做爱了。要是这个女生的男友知道他女朋友的阴部经常接触两个男人的精液,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也四位,也就是故事的女主角。陈惠珍,本来我有机会住她隔壁,但因隔壁另一间是个男的,所以当初没选择住她旁边。惠珍是永x中学的老师,我也是听房东说的,约三十初头。长的有点像女艺人,王渝文,要是当初知道这样的个女生,我肯定会住她旁边,也许是老师的关系,感觉比较容易接受新朋友,在我刚搬进来没多久,她会称我为室友。因为惠珍住一楼,我住二楼,所以更难知道她的生活作息。

但上面说过的,我经常会在十点多,就去把车移到偏僻一点的地方,以防失风后的善后工作。所以大约十点多都会去移车。这时候就知道学统计的好处了,几次之后,发现惠珍每天都非常规律的作息,一开始还以为是老师,所以很有规律,后来才知道,不知道是看完八点档还是九点档,反正时间都固定。惠珍也是我住在那里,看过最多次、总时数最久的,而且,她一个洗澡就是半个小时以上,经常可以从她刷牙洗脸开始看,看到她洗完澡,连衣服都不穿就走出浴室,反正浴室里就一个人。

但人性是贪婪的,虽然经常可以看惠珍洗澡,我却不能满足只看她洗澡时间,我试着走到后面的水泥地,试着要从另一个方向看惠珍,但第一次功败垂成,因为窗廉拉起来了。后来某一次买甜不辣时,灵机一动,去买了烤肉用的长竹签,还真的让我拨开窗廉一个缝,看到惠珍果然没穿衣服在房间里。还曾经有一次看到她跟男朋友做爱(她男朋友很少来找她,两年下来,没看过她男朋友几次面)。

最后没办法了,欲望战胜理性,我逐渐计划要强暴惠珍。与别人的方式不同,我后来的偷窥,都拿相机拍了下来,当然因为高举相机拍的,角度不差,但还是挑的出几十张能用的角度,甚至还有一次我还全程拍惠珍洗澡的影片下来。

机会总算让我抓到了,就在有一次垃圾车来了,惠珍提着垃圾袋去追垃圾车,之前有看过几次,她倒垃圾都不锁门,我曾经有一次利用那短短一分钟不到时间,进去惠珍房间,拿起她换下的内裤猛吸猛舔。当惠珍去追垃圾车后,我喵一下无旁人,身子一闪,进去惠珍的房间,并直接进到浴室里面躲着,真的要非常大的勇气,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我知道我没有退路可走了。大约两分钟后,惠珍倒完垃圾回来了,这两分钟,有经验的人就知道,可以说度日如年。听到惠珍关门,上锁的声音时,我发现我的手脚不争气的在发抖。

就在她进浴室准备洗手的瞬间,我摀住她的嘴巴:「别动,也不要叫,否则要妳好看!」

惠珍轻轻的点一下头。我还是不放心,一手继续摀住她的嘴巴,一手拿出存在手机的偷拍照。这种拿着裸照逼女方的社会案件,我们两个想都没想过,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但她也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开始泪如雨下。当时看着被我搂在胸膛的可人儿惠珍,梨花带泪的样子,我很不舍,想就此放过她。我发现她已经漰溃,不再挣扎,轻轻放开她时,她并没有大叫,只是掩着脸哭泣。她说:「室友,你放我过,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我倒是不怕她去告我之类的,毕竟她也是学校的老师,要是她的裸照散布出去,她还要怎么面对学生?抓准了她绝对不敢报警的心理。我心中就一直有个恶魔在提醒我:「这次放掉她,以后就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我撂下狠话:「惠珍,我想妳好久了,妳知道我整整看妳洗澡整整看了一年多,我还看过妳男友跟妳做爱。不差给我这么一次,我答应妳,就今晚,今晚过后我绝不会再对妳怎样。」

惠珍眼泪又飙出来了,她知道,这时候要我停下来已经不可能了。她哭泣,连男朋友都插没几次的穴,今天就要让另一个人插了。我把惠珍移到床上,拉高她的长裙,她半挣扎中被我脱掉内裤。我也快速脱掉裤子,提枪插入,连前戏都没做,我知道时间越久,变数越大,女人只有在被插到深处时,才会认命。我的有17公分,龟头有5公分宽的直径,连前戏都没做就要插入惠珍很少被开发的小穴,差点痛死她,她痛到叫了出来。看着身体底下的美女如此痛苦,我的心也软了,知道自己太粗暴。随即放慢速度,舌头、乳头、全身上下,我都爱不释手的爱抚着。感觉到她的阴道渐渐潮湿,我开始抽插,她也由痛苦的声音渐渐变为呻吟的声音,这一次,我第一次强暴,也第一次干到老师这个身份,十来分钟就把滚烫的精液全射进惠珍的子宫深处。完事后,惠珍一言不发的起身要穿衣服,我拉住她温柔的对她说:「还没完,今晚还没过。」

惠珍点点头。我们一起去洗澡,看她洗澡看了一年多,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是我在亲自帮她洗。头发,身体,到阴部,全都帮她洗的很干净。我也亲自舔了惠珍的阴部,挑逗阴核,甚至还把舌头伸进阴道壁里面乱搅动,痒的惠珍首度破涕为笑。惠珍的阴道又湿了,我再次提枪上阵,这人很温柔,慢慢的插入,边插入还边关心惠珍会不会痛。她说:「她有过两个男人,前后加起来做爱次数不超过十次,却从来没如此被呵护过,也没如此快活过。」

我以前从不相信一夜七次郎,但这一晚,我至少做八九次,到最后根本射不出东西,好像只把阴茎中的空气射出去山已。因为一想到,我以后不可能再有机会插惠珍了,这是最后一晚,我使劲拚命插她。天,总是会亮的这一整晚王子公主彻夜未眠的缠绵,我发现我爱上惠珍了。

在与她做爱的感觉,我也清楚感受到她身体与我的身体密合的接触,她知道哪时候该夹紧我的阴茎,哪时候该叫……我知道,她也爱上跟我做爱的感觉。我们几乎没离开过彼此的身体。她的阴道被我插到破皮了(应该是一开始太粗暴了,以及到最后她似乎也累到流不出淫水了),但她不再喊疼,最后一次拔离她的身体时,看到一点点的血迹,以及红肿的阴唇、阴道。我突然跪下,跟惠珍道歉:「惠珍,如果妳希望我去坐牢,我会去。妳想要我负责,我会负任何责任。我很爱妳。要不,我们从今之后就在一….」

话还没说完,惠珍唯一一次主动吻上我的唇:「我们不可能,我快跟我男朋友结婚了……而且现在的我,还没办法接受跟强暴犯过一辈子生活。」

 

全文完

后记:事后我把惠珍的所有偷拍档案封存,用一道道的档案密码锁住。最后再用一个很奇怪的档名压缩,同时再加一道最后一道密码,不会有任何人看到我心爱的惠珍裸体的一面,除了她老公。一直想不透的一件事,因为几乎天天看惠珍洗澡,自然也知道她的生理周期,以及她上次的月事哪时候来的。强暴她那晚,是危险期….就在强暴她之后的两三个月后,发现她略为发福,是怀孕了吗?如果怀孕的话,是我们的结晶吗?还是她有再去找男友打预防针,还是原本就怀孕了才考虑要跟他结婚??后来见到惠珍,想跟她说话,但她总是打声招呼,别过头就快速回房。自讨没趣的我,也在几个月后搬离此地了,永远不会忘记惠珍给过我的一切。这一切的谜底,只深藏惠珍的内心深处,什么都不说,也许是她会我最大的逞罚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