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大学那点破事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算起来,我和香雪在大学期间的做爱次数,恐怕都难以数的清楚了。但是,最令我记忆犹新,而且至今依然让我时时回味的,还是第一次和香雪的那一场风花雪月还是在大二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女孩儿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个女孩儿身材修长,皮肤白皙,平时话不多,有一种古典的美人气质,性格也颇文静。当时在我的眼里,那种美丽简直就超凡脱俗。美丽是一种财富,美丽也是一种诱惑。因此女孩儿曾经一度是我们男生寝室里每晚的必修话题。

我平时也是少言寡语,独来独往。因此我很少参与到晚上那种无聊的有关她的性幻想的讨论中去的,在大家激烈的讨论声中,我总是一个人默默地躺在床上戴着耳机听音乐,听困了,也就慢慢地睡着了。但是在心里,我却很看不起同室的那些慷慨激昂唾星四溅偶尔夹杂几声很淫荡的笑声的兄弟。我只是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把她追到手。而我一直信奉的一句格言就是:叫得响的鸟儿没虫吃!

那天下晚自习的时候,我手里拎了一本小说,若无其事地走在她的后面。在经过她的身边的一刹那,趁别人不注意,我迅速地把那本书向她的手里一塞,立刻转身跑开了……但是在转身的一瞬间我注意到了她眼里流露出的一丝惊诧不说你也猜得到:我在里面放了一张字条。

“香雪,明天晚上7点钟校门口。不见不散。 刘岳。”

其实,对于这种贸然之约她会不会赴约我也没有十足把握,但我的确无法使自己从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中解脱出来,换句话说,我已经被弄得神魂颠倒了,尽管她未必知情。因此,也顾不上那麽多了,只有抛开曾经无法放下的尊严,冒着被拒绝的危险而向她发出信号第二天吃过晚饭,我早早地就到了约定地点。等待总是漫长的,尤其是在这样一种充满期待的等待中,她是会拒绝还是接受这样一个唐突的异性发出的约会请求?我心里乱极了,根本就不知道会是什麽结果。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处出现了那个令我魂牵梦萦夜不能寐而且一直不知道是否会前来赴约的常常令我怦然心动的倩影她穿了一件白底蓝色图案的连衣裙,白色的高跟皮凉鞋走在柏油路上随着她优雅的步伐发出极有节奏的笃笃声。她走起路的姿态真的如娇花照水,似弱柳扶风,平添了一种婀娜的神态,让我看得如痴如醉。

她径直向我走过来。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脸上没有丝毫平时惯有的的羞怯感,也没有任何地扭捏作态,而是大大方方地走到我的面前。相比之下,我反倒一反常态,显得有些局促起来。

“你找我有事吗?”“哦,没,没什麽事。”“有事你就说吧。”“这个…我…嗯…”我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我们向前走走吧,边走边说。”看出我的窘迫,她这句话算是给我解了围。我也真的叹服她的善解人意,毕竟两个人站在那里谈事情显然没有边走边聊来的自然。

“好,好的。”我胡乱地回应着,不停地在心里骂自己“刘岳你究竟怎麽了?这到底是谁约谁呀!”

心里这麽想着,表情和举止也就自然多了。于是我们沿着学校围墙外一条寂静的林荫小路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一边走一边开始聊些轻松的话题。

我们从最近的一次考试成绩聊起,一直聊到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和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我现在才觉得,男女之间开始阶段其实最合适的话题就是文学了!它可以在不露声色的情况下悄悄地拨弄对方最纤细最敏感的神经,从而营造出一种温馨而浪漫的交谈气氛。

我们就这样向前走着,不时地会发出会心的笑声。不经意间,街灯亮了,周围的景物都笼罩在淡淡的黄色的光晕里。

“香雪,我们交个朋友吧。”我突然停下来,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我…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呀。”香雪显然没有精神准备,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你应该知道我是什麽意思。”我静静地说。

“我…我…当然愿意做你的朋友。”片刻的沈默之后,香雪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真的没想到香雪会这样快就接受我。“我是说-做我的--女朋友-”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话挑明。

“我知道的。”香雪低下头,似乎很专注地在用脚尖轻轻地踢一颗小石子。“我愿意和你在一起。”香雪的声音很低,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无异于世间最响亮的回应。在树荫下的黑暗中我看不到香雪的脸,但我可以想象出香雪粉嫩的杏脸上飞出的那两抹可爱的红云。

我伸出双手,轻轻地拉住香雪的那一双纤纤玉手。那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从我的手中抽掉。不知是由于紧张还是兴奋,我感觉到香雪的手心潮潮的。我就势在手上稍稍加力,香雪“哦”的一声,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娇躯就这样轻轻地扑倒在我的怀中。“你--好坏--”香雪欲嗔又止,最后无声地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

我可以感觉到香雪加快的心跳和有些粗重的气息,也终于可以大致推断出香雪爲什麽没有拒绝我。原因只有一个:香雪一定也暗暗地关注我很久了!平时我就能感觉得到这种看似无意的关注,真的。

还记得上个月那场足球比赛,下场后我走在最后面。但是香雪一直等到所有队员都相继离开才迎上来,把她自己的毛巾递给我擦汗。当时真的幸福的不行,永远也忘不了毛巾上散发出的那种少女独有的淡淡的香气…还记得当时我没舍得擦,而是放在鼻端作陶醉状地嗅了嗅,笑着还给了她。香雪则嗔怪地用指尖戳了一下我的额头,说了句:讨厌现在想来,香雪对我也一定有着朦胧的好感,只是从来没有明显地表露过在昏黄的路灯下,在这条幽静而有几分朦胧的林荫小路上,我轻轻地拥着香雪,拥着这一份温馨和浪漫,陶醉在这一片静静的爱的暖流中应该说,第一次约会就牵手已经是不小的成绩。

之后的几次约会,我们都是手牵着手,互相交流彼此对一些问题的看法,聊一些彼此都感兴趣的轻松的话题。偶尔在人少的时候,我们会拥抱。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身体的接触本身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当然,生理上也会起一些反应,开始的时候双方都很难爲情,但渐渐地彼此都能接受而且越来越渴望对方的这种反应。我会期待她不断加重的呼吸和越来越紧地搂着我的腰部,从而将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而我会更紧地抱住她,把自己越来越坚硬的身体的某一部分用力地顶在她的小腹上,这时候我会産生难以抑制的快感,有两次居然射了…但是,仅此而已,我迟迟没有再越雷池一步--因爲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我们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10点多了。按学校的规定,晚归的话是要被通报批评的。没有人愿意因爲谈朋友这种事闹得满城风雨。“我们--去宾馆吧。”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提出了我的建议。

“我听你的。”香雪轻轻地说道,然后羞赧而又可爱地笑了笑,算是回应我的提议。

我没说话,只是望着香雪的脸----说实话,我喜欢香雪害羞的神态,更喜欢香雪笑的样子。她一笑起来,脸上就会现出浅浅的两个酒窝,十分迷人。偶尔笑得非常开心时,简直就笑得花枝乱颤,笑出来的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打湿她长长的睫毛,爲那两只会说话的眼睛平添几分我见犹怜的神韵。

我常常在想,如果香雪这种独特的少女的魅力完全展现出来的话,恐怕世间没有几个男子会不爲所动。

我俯过身去,轻轻地在香雪的脸上吻了一下。我们彼此都知道,今天晚上,那个期待已久的神圣的时刻就要来临了。香雪的脸上又飞起了两朵红云,那种娇羞,给香雪本就十分美丽的面庞又增添了几许妩媚爲了避免遇见熟人和同学,我们打车来到了距学校比较远的一家中档宾馆。下了车,我让香雪在宾馆前面等我一会儿,我则快步跑到旁边的成人用品店买了一盒保险套----我自己现在都惊叹于那个时候的理智!我开了一个双人间。和香雪进去以后才发现,虽然280元有些贵,但是条件相当不错!

我进了房间,反锁上门,然后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再折回来打开卫生间的门,然后颇有绅士风度地鞠了一躬,笑着对呆呆地一直站在那里看我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的香雪说:亲爱的香雪公主,请您沐浴吧!

香雪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随后嫣然一笑,深情款款地说了句:谢谢岳哥哥!不过不许偷看哦!然后作了个鬼脸,进了卫生间。

我笑着摇了摇头,走过去躺在床上,听着卫生间里哗哗地流水声,心里却在窃笑:小甜心,一会儿你整个人就都是我的了,哪还有什麽偷看不偷看? 不过,香雪的话还是让我在脑海中産生了无限遐想我斜靠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里无聊的节目,不知不觉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大约过了40分钟后,香雪从卫生间出来将我摇醒:岳哥哥,轮到你了!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秀发披肩,颊飞红晕,肤白如脂,出水芙蓉一般的香雪,嗅着扑面而来的少女浴后的淡淡体香,産生了一种幸福的眩晕。说实话,这一刻真的不愿意舍弃眼前的美景而进到卫生间去了。还是香雪把我强推到卫生间里面去的,“好好洗干净哦!我等你!”。

我不情愿而又无可奈何地关上门,匆匆地脱掉衣服,草草地洗了十五分钟就出来了。当然,出于对香雪的关爱和呵护,身体的某些重点部位还是很用心地洗了一下。

大概十五分钟后,我光着上身,下身围着浴巾,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

“怎麽这麽快?”香雪坐在床上咯咯地笑着,有些不怀好意地问我,“一定是没有洗干净咯!”

“甜心,你可以亲自慢慢地检查哦!”我笑着坐到香雪的身边,轻轻地把她搂过来让她躺倒在我的大腿上。

“你好坏呵---”香雪半推半就地顺势倒在我的怀里。她扬起脸,还是那麽迷人的笑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里流淌着无限的爱意。有几分钟的时间,我就这样拥着香雪,注视着她的眼睛,我能够感觉到香雪的胸脯开始剧烈地上下起伏。

我慢慢地俯下身去,轻轻地吻着香雪的额头,双颊,和脖颈。香雪闭上眼睛,一任我温热的双唇在她的脸上和脖颈上游走终于,我的唇吻上了香雪小巧性感的双唇。

香雪轻啓朱唇,我则长驱直入。两只舌头开始搅绕在一起。此刻我能够听到香雪剧烈的心跳和逐渐加重的喘息。

我把香雪轻轻地放在床上,自己也顺势倒下来。我一边吻着香雪,一边在香雪的配合下用手除下她的半袖衬衣和黑色短裙。

现在的香雪,只剩下一双白色的胸罩和黑色半透明的三角裤。香雪依旧闭着眼睛在尽情享受着我的热吻。而我此刻却有些心猿意马,注意力已经开始由香雪嘴唇转移到她的雪白胴体上。

我解开围在身上的浴巾,随手丢在一边。然后把手从香雪的背部穿过去,轻轻解开她的胸罩,在她的配合下褪下香雪小巧迷人的三角裤。现在,两个人在床上都是赤条条的了!

香雪显然还有几分羞涩。但在我鼓励的眼神和温柔的行爲攻势下渐渐开始进入角色。

我轻轻压到香雪的身体上,爲了减轻对香雪身体的压力,我用肘部支撑着床垫。而双唇则开始重新轻轻地吻向香雪的额头,然后依次是眼睛,双颊,脖颈。然后再慢慢地下移,开始吻香雪丰满而又有弹性的双乳,然后再向下,平坦的小腹,然后----开始进入敏感地带了依照此前看过的a片里面的程式,我轻轻地打开香雪的大腿,开始吻她大腿内侧靠近阴唇的两边。

香雪依然闭着眼睛,但是从她身体的扭动可以感觉到她在忍受着快感的侵袭。阴道口也开始有晶莹的液体流出,我想那应该就是爱液了。我舔了一口,有一点淡淡的腥味,但是对于那一刻欲火中烧的我,那无异于世间最最香醇可口的佳酿。不知不觉中,我已吞下好几口。

而此刻我身下的小弟弟已经昂首怒目,勃然而起!我立刻抓起事先放在床头已撕开的保险套,迅速地取出带在小弟弟的头上。这动作是如此之快,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要知道,我还真的是第一次使用这东西!

虽然已经整装待发,但此刻我却反而并不急于进入了。我趴在香雪的两腿之间,仔细端详着我曾在睡梦中想象过不止千遍的香雪的娇穴。

我相信那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尤物!阴毛黑亮,分布规整。阴唇内敛,穴口很小,呈粉红色。但处女膜已经并不完整。香雪曾经告诉我,小的时候,爲治疗自己的一种遗传的怪病,香雪的妈妈曾经需要定期把郎中开的一种药放进去。从那时起,处女膜就不再完整了。但是,也幸亏了那些药治好了香雪的病。香雪的妈妈虽然有些内疚,但是女儿的病好了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宽慰,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她对香雪的负罪感。

就我对香雪的了解,我丝毫不怀疑香雪的话,而且,我还暗自庆幸,香雪不必在初次性交时忍受破处之痛了,岂不快哉!

我用舌尖顶开香雪的两片粉红的小阴唇,一点一点地,轻轻地把舌尖插入香雪的嫩穴之中。随着香雪轻轻地呻吟声,她腿间带着淡淡腥骚之味的爱液开始汩汩地流出来,流到我的嘴里,流到我的舌上。那气息真的令我心醉!

我贪婪地吞咽着香雪穴中流出的爱液,那种甘甜之气顷刻间浸透我的五脏六腑,令我精神爲之一振!就这样用舌头插了十几下,我可以感觉得到香雪的欲望正被我一点一点挑起。于是我索性把舌尖抽出来,开始拨弄香雪小穴上方的蓓蕾。这种刺激对香雪来说显然十分强烈!香雪的身体反应得更加剧烈,娇躯开始微微颤抖,两条玉腿腿也开始不停地扭动,口里更是含混地呻吟着。

香雪的情动至深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支强心剂,我更加快了舌头对香雪肉蕾的攻势。在更加用力的用舌面摩擦和舌尖交替地进攻下, 香雪开始娇汗淋漓,娇呻不止,娇喘吟吟,娇态毕现!我知道香雪的欲望在不断地膨胀, 是到了进一步加大攻势的时侯了!于是我将舌头从肉蕾上移开,将舌头隆起成圆柱状,用力伸直,这样就使舌头具备了阳具一样的功能!我轻轻地,在香雪醉人的呻吟声中,将前细后粗的阳具一样的舌头插入香雪淫液淙淙的粉里泛红的嫩穴…香雪似乎在快感的冲击下羞耻感已被麻木, 淫叫声开始大了起来。那撩人心魄销魂蚀骨的浪叫声在房间里回荡, 听得我心酥骨软, 更加快了舌头在香雪的阴道中来回抽送的频率。随着我的舌头在香雪的小穴中不停地抽插,香雪的呻吟一浪高过一浪,淫水汩汩流出, 床单湿了一片我知道总攻的时候就要到了!于是我擡起头,将整个身体向香雪的娇躯压下……在吻上香雪灼热的双唇的同时,我腾出右手,扶住我身下那条坚硬之物,缓缓地插入香雪爱液横流的嫩穴中。刚插入的时侯,因爲初次交合,香雪还是有些紧张,不禁轻声地哦了一声。但是因爲此前我看过a片,对前戏的过程和对方的泛应以及需要注意的细节非常清楚,整个前戏非常自然流畅充分, 香雪在心理上已经接纳了我,所以从精神到肉体上都比较放松,加上充分的前戏使香雪分泌了大量的爱液,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初次交合的紧张气氛和香雪身体上的的不适应,所以在我的膨胀的**就着淫水缓缓地插入香雪湿滑的阴道中的时侯,香雪虽然仍有些吃惊,但很快就被阴道中充实的快感所吞没,索性闭上眼睛,很放松地体验着我的阳具带给她的从未有过的快感在快感的驱使下,我逐渐加快了抽插的力度与频率。 每一下都感到有很紧的压迫与裹握的感觉, 虽然已不是处女,但是香雪的阴道很紧, 可以感到来自里面的阴道壁的强烈的有节律的收缩。 拔出时甚至可以见到我的肉棒边缘随着抽动而带出来的香雪粉色的穴肉, 插入时又被肉棒挤进阴道,增加了阴道对肉棒的挤压和紧握感。这是一种征服的快乐和交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的从未有过的愉悦感!要不是昨天晚上手淫了两次,我想我肯定很快就会举枪投降的! 我想起昨天晚上躺在宿舍床上边想着香雪的裸体边手淫的情景,有谁会想到,仅过了一天,梦境就变成了现实我的脑海中虽然闪现着不同的场景,但是身下却丝毫没有放松。 其实当时还没有注意到,这种心猿意马客观上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快感度并延长了我射精的时间,现在想来却成了一件无心插柳的好事!我不停地插入,拔出,再插入,再拔出, 同时开始感到身下的快感在不断的堆积,仿佛火山在喷发前山体中岩浆的暗流涌动,不同的是我体内的是精液,但是那却是带着岩浆一般热度的液体爲了延缓最后时刻的到来,尽可能久一些体验这世间最美妙的销魂时刻,我中间有意地停了几次,虽然每次只有几秒钟,但是却都是在即将喷发的那个关键时刻戛然而止,的确非常有效,我几乎崇拜起自己的技巧来了

 
  
   当然,我知道控制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但是我也在期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我开始加大了插入的力度, 每一下都直捣花心, 每一下都连根拔起…在香雪醉人的呻吟声中,可以听到清脆的肉体的撞击声,这声音就如同策马扬鞭的声音,在催动我挺枪突刺的攻势…在我的猛烈抽插和大起大落的进攻下,香雪双眉微蹙,双手紧抓被角,口中则浪叫连连,身下却淫水汩汩。我可以感到阴囊前壁在撞击香雪大阴唇的瞬间所带来的巨大快感,这种快感同阴茎每一下深插入香雪小穴最深处的快感汇合,使我不由得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我身下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的袭来。终于二百余下后,还是因初次交合经验无多,无法忍受身下巨大的快感的冲击一泻如注过了好久,我和香雪才从快乐的巅峰上回到现实。

我们赤身裸体互相拥抱着,我们喃喃低语着,回味着刚才的暴风骤雨般的疯狂,倦意全无。

就这样,我们用赤裸的肉体和赤裸的灵魂,在这个充满柔情的夏夜,一任爱意在彼此的心间流淌。很快,香雪雪白的少女的胴体和她所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重又唤起了我冲锋的欲望。在这样一个夜晚,面对这样的无边春色,我根本无法自已。于是重整旗鼓,提枪上马,纵横驰骋,梅开二度就这样,我们几乎一夜无眠。

三点钟,正当我又要第五次跃马扬鞭的时候,香雪笑着阻止了我。

即使是美味也不能食之无度哟!身体要紧呢,睡一会儿吧,我要你抱着我!

我无法拒绝,虽然年轻,身强体壮,但一夜之间春风四度也确实有些疲惫。

于是我拥着香雪,慢慢地进入了梦乡我现在还记得,第二天我们是中午十一点半起床的!

这是我和香雪第一次的经历,以后的情况反而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以后的三年里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和香雪疯狂的足迹——华灯初上的小径,夜色朦胧的校园,通宵影院的包厢,月色笼罩的操场,假日傍晚的公园那个时候也很害怕,因爲并不是每一次都准备十分充分。有的时候出来时就没有带套套,而情不自禁时再去找寻周边有无出售已是爲时过晚,又何况那个时候再去找寻无疑会大煞风景,也就只好抱着侥幸的心理,冒险一试了。说真的,不带套套的感觉还是蛮棒的!但是因爲我和香雪都比较理智,除非情非得以,我们不会以身犯险。好在这种时候不多,香雪也很幸运——意外一直没有发生。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