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一个宿舍里有六个女的轮着干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那是我19岁第一次到外地上学,学校是全封闭的寄宿制。我心里很高兴,心想:这下可自由了!

我分的班是高二7班,大家第一次见面,都很陌生,没什么人和我说话。班主任来了,给大家排座位,健强!老师叫到我了。我抬起头,雅馨!你们俩座到靠墙第四排!老师叫到了另一位女同学,我这下子才注意到了她。在我的后边,有一位女生,乌黑的长发,脸很小,但很有神。尤其是他的眼睛,水灵灵的,好像能看穿你的心事一样。他发现我在看她,脸一下子通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健强!快坐过去,慢慢腾腾的!我回过神来,答应了一声,坐到雅馨的旁边。

阿土!你和小娟坐在……

老师在继续排座位,而我却在打量着雅馨。她的身材很惹火,尤其是胸部。因为是夏天,她穿着低胸的上衣,两颗大肉球挤得紧紧的,像是要蹦出来。下边的短裙,虽然不是超短的,但是坐下以后,雪白的大腿仍然看得很清楚。真是个让人想犯罪的女孩啊!

第二天,就开始上课了,可是我怎么也不能集中精神去听讲。我总在想着旁边雅馨,脑中幻想着她和我做爱的情景。下午第一节课上了一会,我竟然不知不觉把手放在了雅馨的大腿上,我发现我过分了,就马上抽回手来。我偷偷看雅馨的脸色,她脸红红的,也没什么反应。我心想,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抽回手来呢?

真是后悔死了。我再放上去,她也不会有反应吧?没办法,我的那东西已经开始涨了。我就试探着再次把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觉真好啊,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她感觉到了我的再次举动,好像很难为情,但是没有任何的反抗。我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我有点忍不住了,把手慢慢向她裙子下边移动,她发现了我的意图,用手轻轻推我的手。我不理会她的阻拦,手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三角地带,她只能将腿夹紧。

但是这样并不会妨碍我,我用一根手指穿过夹的很紧的腿缝,在她阴唇上来回摩擦。她嘴里发出了很轻的喘气声,更令我吃惊的是,她竟然把大腿叉开了,好像是有意让我继续前进。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用中指在她两片阴唇中间缓缓摩擦,我发现那里湿了,她的喘气声始终很小,她一定是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发出很大的声音。

我又进一步加大了攻势,把她的内裤慢慢往下拉,她也很配合我,内裤被我拉到了膝盖那里,她把腿叉开更大了。我觉得应该好好欣赏一下她的小妹妹,就假装把笔触到了地下,然后弯下腰去捡的样子,我弯下腰,用手轻轻掀她的裙子,而她赶快用手压住裙子了,这怎么能难住我呢?我在裙子里的手继续摩擦她的小妹妹,她的手就拿到桌面上遮住脸了,我乘机一下子掀开裙子。她的小妹妹完全展露在我的眼里,阴毛不是很多,但很顺。两片大阴唇肥厚多汁的样子真想咬一口,我用手把大阴唇分开,发现里面已经很湿了。

但是今天不能太过火,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啊!我斗胆把头伸到裙下,亲了一下她的小妹妹,赶快抬起头来,看见老师正在看自己,我把手中的笔晃了晃,老师也没再看我了。我发现雅馨正在咯咯地笑我,我悄悄问她:你很色你知不知道啊?这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她转过脸来对我说:讨厌,你不色嘛?还不是你?还怪人家?我问她:怎么了啊?她悄悄说:凳子都湿了,人家怎么坐?我说:那好办。我拿了几张面巾纸,帮她擦了擦凳子,然后又帮她把内裤穿了回去。

我说:刚才是我,这下该你了吧?雅馨说:我什么?我拉住她的手,然后把我裤子的拉链拉下来。雅馨看出来了,使劲想抽开她的手,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怎么会有我的力气大?我把小弟弟拿了出来,交给了她的手。她开始不动,光是死死的按住,我对她说:你看,要这样才对。我让她的手握住我的小弟弟,然后来回套弄。她这下子开始了,手法还不错呢,弄得我很舒服,我说道:好…..就..就这样子….啊…好舒服啊….没过多久,我就觉得不行了,我赶快拿她的手接住我射出来的精。她说:你怎么这样子啊?我说:这样很有趣啊!她向我要面巾纸,我给了她几张,她擦干净手以后,还闻了闻手,说:好腥的味道。我笑了笑。这时候,下课铃响了,老师一走,她就飞快跑出了教室。

第二节课是体育,老师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一个人走倒操场角上的树林边坐下,偷偷点了一支烟抽,边抽边看雅馨在和一些女同学说话。一会,雅馨好像是朝这边走过来了,我看见她,对她笑了笑,她过来坐到了我旁边,对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过分?我吸了一口烟,道:那么不好意思了,我说对不起!她很开心的笑了……..

两个自习就在我和雅馨谈笑中过去了,我了解到她是一个干部子弟,家还很富裕,也是不喜欢天天被家里人管,才来到寄宿学校。以前交过几个男朋友,后来因为家里人发现,都吹了。我问她:不知道…..你现在还是不是个……就是那个….那个?她笑着说:你猜呢?我说:我不知道啊,也猜不到她咯咯笑了。我心想,她一定不是个处女了,这么骚,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了,我不知道能不能上她一次?这时候快下自习了,我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道:晚上3:00你宿舍见,留个门好嘛?署名是喜欢你的人。折好以后给了她,我说:回了宿舍再看,好嘛?她点了点头。

晚上我回了宿舍,心里咚咚跳个不停。心想:她会答应嘛?晚上会等我嘛?反正想了很多,后来一横心,去试试看,不行就回来,没什么了不起的。洗完以后,我就上床了。我一直在被子里看着表,时间也好像过的很慢。好不容易到3:00了,我看了看哥们都睡着了,就只穿了一个打篮球时穿的大裤衩,开开门,蹑手蹑脚的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夜很静。我轻轻敲了一下门,等了一回,没反应啊!我又准备敲门,才发现,门没上锁,被我触开了。我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把门锁上。

可我不知道雅馨在哪张床睡,我轻轻叫着雅馨….雅馨….我看见靠窗户的下铺有个人起来,把手指放在嘴上嘘….我知道那一定是雅馨了,就走了过去,雅馨盖着毛巾被,对我说:进来吧,小心着凉我想,哇,这么主动啊!真是乐坏我了,我钻进去,还没怎么样,雅馨就压在我身上,到我嘴边说:你想来和我说什么啊?小帅哥?我的小弟弟已经硬了,雅馨也感觉到腹部有个东西顶着她,就小声笑了起来。我什么都顾不上说了,搂着她吻了起来。雅馨的嘴很小,丁香小舌一只勾引着我离不开她的嘴。我翻过身来,压在她身上,边吻她,边抚摸着她的两个大奶子,很柔软,我把头埋在她那散发着幽香的双乳之间,而后把她的乳房含进嘴内,轻轻吸啜,舌尖舔动,挑逗着她的乳头,直至她的乳头在我的嘴内硬直起来了。

她啊地叫了一声,我赶快摀住她的嘴,她说,你…..轻点啊….哼…..哦…..哦…她尽量把大腿叉得开开的,好使得她的阴道涨得更大一点。我看到她这么配合我,我也放开了。我来回做着抽插运动,她的里面很紧,因为刚才的挑逗,已经非常湿了,里面发出滋滋的声音,淫水流了很多,她不停的浪叫:好舒服……用力点嘛……哦…..哦….我….真是爱死你了。我更加用力了,整张床都在摇晃。不知道其他女生有没有醒来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过了一会,她还翻过来压住我,自己主动套弄,吻着我,我的手在后边捏住她的屁股,帮她用力。我觉得快要射了,就跟她说:雅馨,我快要射了。我马上坐起来,把小弟弟抽出来,让她给我口交,她不很愿意,但还是做了。她把头埋在我的两腿间,含住了我的小弟弟,用小舌头舔龟头,我抚摸她的头,她口技很不错,只一会,我就射了,全射在了她的嘴里,她吐在地下,撒娇的说:真讨厌,射的时候都不说一声。我躺下,把她拥在怀里,说:来不及了嘛!她嘴里说着讨厌,一边轻捶打着我……..

整个晚上,我和雅馨翻云覆雨,做了好几次,直到我们都筋疲力尽为止,我陪她睡了一会,等她睡着了,我就悄悄的回了宿舍。

从此,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穿套裙的政治老师

长久以来,我一直对我的政治老师彭瑾垂三尺——美丽而不乏妩媚的笑容,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凹凸有致的身段(虽然生过小孩了却保养地非常地好)。这对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实在是一大诱惑啊!!

于是,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这也常常令我如鲠在喉:假如…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插插她的骚穴——靠!有贼心没贼胆。

我的好哥们儿阿铠和我一样对她想入非非,我们经常大肆讨论怎样搞她才爽,研究出了许多荒淫至极的手段,只待终有那么一天能够用上。

而时机,总是这么悄然而至了……

那天是我们的最后一节政治课。她穿了一身非常紧身的湛蓝色套裙,画了淡淡的面妆——少妇所特有的那种丰满和成熟韵味深深地把我给吸引住了。那一刻,我的双眼不由自主地盯着她那几乎要从衣服里跳出的硕大奶子,然后往下移动,视线贪婪地滑动在隐隐约约透出地小内裤的轮廓上。我感到我的小弟弟已经硬了。就这样我意淫了一整节课。

同学们,老师感谢你们陪我度过了难忘的两年时光。你们都是好学生,我的教学工作很愉快。谢谢你们。好了,下课1

这时,我慌了。我想到以后很难会有这么多机会见到她便难过不已。怎么办?我策划了两年的的淫师大计还没实现呢!我扭头看了阿铠一眼,只见他也显得十分焦躁。料想他也和我一样吧?

我低下头,咬着嘴唇下了决心——他亲爱的妈妈,就是今天了!

说干就干!眼见她走出教室,我叫过阿铠,对他说:

咱们跟上她。

阿铠迟疑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们便跟着她出了校门。老师家离学校很近,只要拐个角就到了她所在的宿舍区。我和阿铠紧紧影随,边吸着烟边看着她风骚地晃扭着的屁股——我们清楚地明白接下来要干的事的性质,但我们那时已不顾一切了,满脑子只想着该怎样轰轰烈烈地奸淫她——我们的政治老师。

走进宿舍楼,彭瑾突然转过了身,吓了我们一大跳。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她的表情我无法看清楚。这更令我心跳加速。

你们……为甚么一直跟着我啊?找老师有事儿……?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的暧昧(这可绝对不是本人自多)。

没、没有!碍…阿铠急了。

是啊,老师,想到以后您不教我们了我们很舍不得您呢。我抑制住紧张的情绪,赶紧说道。可眼睛却在不老实地看着那在暗处仍由于高耸着而发出略微白色高光的乳沟。

啊,是吗?她对我微微一笑:你们……去我那儿坐坐?和老师聊聊吧。

所以我前面说过嘛,这他妈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碍…干脆可以说是:无心插棒棒撑阴?!(笑)

好哇,我们正想和您聊聊又不知您肯不肯。直觉告诉我,可能有戏——或许都不用来硬的了?

那,她一个媚笑:跟我来吧。

哦。

我走在最后,于是在关门时,我顺手搭下了锁上的扣栓,反锁上了房门。然后,我们便坐在了沙发上。

喝可乐行吗?她从冰箱取出几听饮料,走了过来:恩…老师,老师坐中间吧。我们好好聊聊。

行啊,您坐。我们连忙腾出座位。

随着彭瑾的落座,她的身上飘来了一股淡香,这使我们有了些性欲。

我拿起饮料一饮而尽,朝阿铠使了个眼色,对彭瑾说道:

老师,您身上好香喔。真的。

是吗?恩……喜欢这种味道?她的眼神已经不对劲儿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好戏就要上演。

是啊,老师……您……好迷人呢。我装出一副纯情的模样。

哈…那…你凑近点儿闻闻吧……?她面泛红霞,眼中闪着光。我确定她是在引诱我们了,这可兴奋不已。

在一旁不作声的阿铠急了——谁叫他胆儿歇—算了,也分他一杯羹:

好埃阿铠,真的挺好闻,你也闻闻吧?

哦……哦1他有些猴急了。

于是,我们靠在了彭瑾的身上很陶醉地嗅着,吸着。

我的手已经不老实地搭在她的小蛮腰上——那里的触感太棒了,年青少妇的丰韵柔软使我好爽。接着,我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她,而她的呼吸也逐渐急促了起来。

碍…你们,恐怕不是只想聊聊的吧……?她看着我说道。

对呀,我们……我们想……我说道。

我他妈就是来奸你的!1阿铠大吼着扑了上去。我很吃惊,真想不到这小子竟会突然玩儿起粗的来。

碍…1她应声倒在我的怀里——我有点儿不堪重负,因为阿铠也他妈压了上来。操,我只得让出位子,站起身来,打算等他先上——也算是对他刚才行为的嘉奖吧。

阿铠感激地望我一眼,看来他明白我的好意了。我投以鼓厉的目光,示意他好好干。

只见他粗暴地撕下彭瑾的上衣,在她的粉颈上狂烈地乱啃着;左手扒下奶罩,玩弄着她那肥大的奶子,一对肉包似的美物在撮抓下显得十分痛苦;而右手则沿着身体的玲珑曲线滑下,停在大腿上,又继续往裙子里头摸索……我开始有些于心不忍了,我发现彭瑾看上去并无丝毫快意——阿铠太心急了,这样做只会令女性厌恶。

阿铠你慢点儿,别伤着老师了。

她看了我一眼,那是感激的目光。阿铠也冷静下来了,他开始慢慢地抚摸着彭瑾的奶头,脑袋也低了下去,用牙拖下了老师的白色三角裤。

对……碍…就是它了……恩……哦…她被刺激得呻吟了起来,面色桃红。

我利用这个机会贪婪地饱览着眼前这雪白的裸体——这在以前是多么地不可思议啊!粉嫩的大乳头;白晰而浑圆挺拔的奶子;丰满光滑的腰身;弹指可破而肉滚滚的屁股;以及我最最最日思夜梦的在内裤里若隐若现的小蜜桃……

老师,让我们一起来满足您吧……1看着看着我也冲动起来了,鸡巴怒涨,性欲翻涌。我把她的大腿张开,隔着内裤抚弄起她的小穴,另一只手就玩着她的奶头;阿铠在我的后面舔吸着她的脚趾及足根——显然这使她欲火焚身,她这时已是浑身颤抖,淫叫连连:

噢……哦!我的……我的……好痒碍…那儿……那儿……不……要……

这越发使我们血脉喷张,更是仔细地舔弄着她的每一处敏感部位。我剥下她的三角裤,发现那里早已是淫液狂喷,泛着莹光一闪一闪亮晶晶,映衬着黑油油的阴毛,简直太美了。我凑上去闻,气吸的刺激使彭瑾屁股几乎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想要好好品尝蜜汁的滋味。

碍…?难道你……你要舔……那里?她呼吸急促地说道。

对啊,我想尝尝味道呀……肯定很好吧。您会很舒服的,我向毛主席保证。我冲她猥亵地坏笑,接着舌头便慢慢伸向那块充满诱惑的淫穴。

好软——这是我的第一感觉,然后我不停翻转舌头,阴唇的触感令我十分的陶醉,滑滑的,咸咸的,我实在是喜欢这股特别的味道。我轻轻地分开她的阴唇,看见那黄豆般大小的阴缔——我明白这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带,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好好地玩弄它,这一定能让它的主人爽到极点。

呀……我……怎么好……好舒服……不要……不要……——我的舌头尤如小蛇一般对着她的阴缔翻舔拨弄,那颗小豆豆被我舌尖和嘴唇不停地又插又吸又舔又吹,不一会儿就是骚水滚滚了。

哦哈……哼……你这小鬼碍…快弄死姐姐了碍…哪儿学的……这么厉害……我要死了……被你弄死了……不要……停碍…不……不要停……放过姐姐吧……别停……继续吸……碍…

彭瑾被我们上中下三路齐攻,搞得大声浪叫,在沙发上不停翻滚着——这显然是——太刺激了?不过,这也使我们更加兴奋了,便更卖力地搞她,每一下都足以令她欲仙欲死。

忽然,我嘴边一热,一股浊液从小穴喷出——她达到高潮了——我一滴不漏地将爱液全部吸入口中,然后吞进喉中。香而腥的一阵回味荡然涌上,我想到这吞入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美丽的老师的阴精觉得便兴奋不已。

性高潮一刹那一刹那地袭卷着彭瑾的脑垂体,使她仍在不住地发抖,面色更加红润。

而我们还在豪不松泻地玩弄、刺激着她那高潮后格外敏感的各处性器,这时她一定快崩溃了快爽疯了。

哎……哎……停吧……求求你们了……好弟弟……好孩子……她的面容几乎快要扭曲了,可见我们的刺激已经令她爽到无法形容。

于是我们也便停了下来。

恩……你们真是厉害呢……连我老公都比不上你们的技术好。现在的小孩碍…她娇啧地对我们说。

其实……我们也是从a片里学的,哈哈。阿铠笑着说。

怎么课业就这么差呢?算了,我也蛮喜欢你们的……早发现你们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儿了……好吧,现在轮到我让你们舒服……说着她一手握住阿铠粗壮的阳具往嘴里塞,另一只手则拉下我的裤链,掏出大鸡八。

都这么大碍…?她有些吃惊的样子,但又马上舔起阿铠来,同时也握着我的鸡八前后套弄着。着简直使我美死了——大老二第一次被女人的柔软的手来回撮弄。强烈的刺激使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而此时的阿铠,早已是把持不住了,只见他白眼上翻,嘴唇抽搐,几乎是已不醒人事。

女人的手的抚弄和自己打手枪绝对是天壤之别!*—我是确切地明白了。

几分钟功夫,我已有了射的欲望,可我强忍着没射出来——我要留着等下操她的大骚逼时再用!!我走到她的后面,拖起她那软如布丁般的白屁股,打算玩小狗式。就在我将要插进之前,她突然抓住我的老二不让我进去。这可急坏了我:

不是吧?!我还……

不行啊,你一定会忍不住射在里面的……今天是危险期,你懂甚么叫危险期的吧?所以……我们还是来口交吧?好吗?

但是……我从没插过……想试试,怎么这样倒霉碍…这下我失望至极。

那……她红着脸抚摸着我的龟头:下次还有机会的……恩?

听她这么说我转忧为喜,可看着阿铠的老二正在彭瑾的樱口里进进出出,心里不愿再让她口交——我嫌脏,因为阿铠是男人。

我的目光转向她的屁股,我被那菊花(这个比喻可实在是形象极了,也不知是谁发明的)一样的屁眼给吸引住了,不禁用手指轻轻按了上去。

彭瑾一个机灵,转过脸笑着说:

喂……你这小孩怎么花样玩尽呀……?接着又继续帮阿铠吹萧。

我不理她,也继续抠玩她的屁眼。一会儿,小穴又湿了。我沾上些稠汁,使手指润滑,便插入了半节中指。

唔……她含着老二小声哼了一声。

我运动手指,使之在她的屁眼里搅弄起来。而她的小穴也已是洪潮汹涌了。我低下头,再次伸出舌头,不同的是这次要舔的就是彭瑾的屁眼了。其实,她的屁眼很光洁细嫩,舔起来的触感绝对是比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舔着舔着,我的鸡八也直了。

喔~~~~~~哼……啊~~~那儿……那儿怎么……怎么能舔呢~~~~~~~唔……啊~~~1她的屁股不住地摇晃,颤动。

我终于忍不住了,举起涂抹了些淫液的红涨得发紫的大鸡八使劲儿往她的屁眼里猛插——

啊~~~!1她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并试图骂我几句,却被正处在痒处的阿铠牢牢地按住了头。我感激地望了阿铠一眼。

接着我在她的屁眼里玩命地抽插——紧固,温暖,由此我判段她从没被人操过屁眼——于是我更加亢奋,每一插都几乎抵达了直肠。

渐渐的,彭瑾的喊声不再是凄惨了,而是:叫春。

哦……啊~~~!我要吃下铠铠的大鸡八……恩~~~哼碍…屁眼……瑾瑾的小菊花碍…插我~~~~~插死我了碍…姐姐快……快……

我们一听这话,性欲已到了顶峰,一个闭着眼享受着香唇的爱吸,一个狠命地死插屁眼。

老师~~~~~~~我的亲娘!!!!我他妈要射……哦、哦、哦……阿铠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她的口里。

恩……~~~~~~~~~!!抹也优热(我也丢了)~~~~~~~~~~~!!!1

这时,我感到肉棒在扭动着的屁股里涨的好大好大,忽然一股热热的秽物从马眼内喷勃而出,阴茎一阵痉挛,头脑一片空白……

我们三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阿铠瘫坐在地毯上,长吁了一口气;彭瑾则趴在沙发上抖个不停;我闭起眼回味着那一股仍在回荡的快感,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搭在她的屁股上面。

而那湛蓝的套裙,只有下裙还在彭瑾的身上——它也已被翻至腰部,裸露出肥嫩并在微微抖动着的大屁股。你甚至还能看到,一线纯白的黏液正从那屁眼里缓缓流了出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