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混蛋神风流史 第九卷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本帖最后由
timfirend

2011-5-22
13:55
编辑

第九卷
第一章
苏摩之血

作者:西门小子

向那个已经消失掉的家伙吐了口唾沫,收起紫晶剑,我回到了羽衣身边:「怎么样,没事了吧?」

「维尔哥,问题大了啊,你的生命之光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啊,欣迪她根本没有好起来的迹象啊。」羽衣紧张的说。

「啊?不是吧?我堂堂混沌神的魔法只失效过一次啊,是不是搞错了啊?」虽然我这么说,不过我也知道,羽衣的话是不会错的。

「我也不知道啊,恢复的能量对她没有效果,而且好像欣迪身体里有种力量,对生命之光的恢复能力有排斥作用,要是排斥的力量太大的话,可能会对欣迪的身体造成危害。」看来羽衣也已经试过了。

「没办法了,羽衣,你先回来吧。」我叹了口气,让羽衣回到我的身体里,抱起昏迷的欣迪向后面跑去,很容易就找到了莎莎和茉莉。「欣迪受伤了,我要先把她送回皇宫去,莎莎,帮我告诉飘香姐一声,这里的问题就交给她了。还有,把雪儿也叫来吧。」莎莎很听话的点点头,到前面去了,不一会就看见雪儿一脸紧张的跑了过来。

雪儿一看到我怀里的欣迪愣了一下:「欣迪她……是不是你对欣迪做了什么!」看雪儿一副要发飙的样子,茉莉忙上前把雪儿拉到一边低声说了几句,雪儿的脸色才略有缓和,不过还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我。

我也没时间多解释了,冲她们喊道:「喂,快点过来拉着我,再这么下去……你们也知道会怎么样。」茉莉听了忙上前拉住了我,雪儿嘴里嘟囔着也过来很不情愿的拉住了我。本来打算就这么快些回去,不过——「都是你们这些人渣才会搞出这件事,负出代价吧。」我心里想着,腾出左手,黑色火焰迅速在我手心出现,一甩手扔进了叛军最多的地方,回头闪起一道白光离开了这里。(作者:推卸责任的家伙,还要我给你善后,靠!)

下一个瞬间我们已经出现在若冰的房间里,因为是突然出现,把若冰吓了一大跳,捂着最才没有叫出声来,好一会才回过神,小心翼翼的问:「维尔,你们怎么回来了啊?」我没回答,把怀里的欣迪放在床上,「茉莉,你和若冰一起去把达兰妮找来。」茉莉点点头拉着若冰出去了,当然我也知道茉莉会和若冰解释清楚的,所以现在我要好好看看欣迪的伤。

「羽衣,你说的欣迪的身体里有一种力量把我的生命之光给挡了出来?」我疑惑的问羽衣。

「具体是怎么样的,我也不很清楚,但是欣迪的身体却有一股红色的光把生命之光挡在外面。」羽衣想了想说。

「对我的恢复魔法有排斥?不可能啊,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啊,难道是什么地方出错了?生命之光是不会出错的啊。」我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解释。

「要不再试一次好了。」羽衣提醒道。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我开始把我可以想到的光系的回复魔法都拿出来用了:「生命之神啊,请以你的仁慈,为你神圣光芒照耀下的人们去除伤痛——神圣之光。」一颗很大的光球一下就出现在房间,然后就看见欣迪的身体表面泛起一阵红色的光芒,把白光挡住了,随着我加大了神圣之光的力量,红光也随着增强了,欣迪的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吓的我马上停止了神圣之光。接着我又用生命之光,结果也是一样。

「光系的不行,我换!」想着我就要用黑暗魔法,不过马上被羽衣制止了。开玩笑,黑暗魔法进本上都是攻击的,偶尔有恢复的也需要强韧的体质才可以承受,像欣迪这样要是被我用了的话,估计就要被我治死了(汗……)。

「用水系的吧。」我想来想去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甘霖普降」一片水蓝色的云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欣迪的上方,然后就像下雨似的,带着能量的雨滴轻轻的落在欣迪的身上,在她的身边形成一片水蓝色的膜。那红色的光并没有出现,我终于稍微放心了一点,看着蓝色渐渐进入了欣迪的体内,我才送了一口气。

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雪儿,看到我随意的使用着那么多光系的高级魔法,对于她这个元素魔法的天才来说,带来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然后就盯着我猛看,看着看着脸一红低下了头,但又很快的擡起头继续偷看着。直到我用了「甘霖普降」之后发出的声音才把她惊醒,红着脸坐在一边没说话。

「喂,你不要坐在那里发呆啊,也过来看看欣迪啊。」我一边看着欣迪的情况一边对雪儿说着,雪儿不知所措的站起来,然后看到我并没有在看她,不由松了口气,不过心里又有一点点失落。「我在想什么啊?」雪儿心里想着来到了床边,不做声的站在我的身边。

这时茉莉和若冰带着达兰妮也进到房间里来,若冰最先开口:「维尔,欣迪她怎么样了啊?」我从床边站起来,示意若冰和茉莉过来查看欣迪的情况。然后拉着达兰妮在旁边的椅子上座了下来。

我先把欣迪的情况告诉了她们,然后问:「你是精灵,对元素的流动比我还清楚,我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排斥发生,而且,不像是任何一类的元素排斥,所以你们来感觉一下。」达兰妮点了点头,闭上眼开始感知元素的流动。虽然我是混沌神,但是并不像精灵那样可以和元素进行交流,所以我要先确定在欣迪体内的是什么东西。

不久之后,精灵美女张开了眼睛,虽然她还没有说话,可是从她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了答案。「少爷,没有元素的干扰,应该是其他的原因导致的。」达兰妮摇着头说到,然后又接着说:「少爷,要不要让其他人帮忙啊?」

「暂时还不要吧,现在欣迪的情况还比较稳定,现在看来只有甘霖普降这种恢复魔法才有用处,先等飘香她们回来再说吧。」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说。然后一群人就这么呆在若冰的房间里,一直到天色大亮。说来惭愧,全部人里面好像只有我一个人睡着了,要不是达兰妮在旁边把我推醒的话,我可就糗大了。

「你们先去休息吧,飘香她们应该也回来了,让其他人来吧。」说着我抱着若冰,茉莉架着雪儿出去了,留下达兰妮继续守着欣迪。等把三人安顿好之后我才回到了帕梅拉阿姨她们在的地方。一进去就看见飘香她们坐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看到我进来,丽贝卡和席丝蒂忙搬了一张椅子让我坐下。

「叛乱处理的怎么样了啊?」我一坐下就问飘香。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忙了一整夜吧。

「叛乱已经解决了,之后不少叛乱的人都投降了,导致叛乱的索达,克里他们都已经被我们捉到,现在都关押起来了,我们正在讨论怎么处置这些人呢。」飘香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的倦意,也难怪,忙了一个晚上嘛。

「这些事情没什么重要的,叫给卢卡斯处理就可以了,不用什么事情都亲自处理,不然等我们不在这里的时候他们反而不会做事了,你们都先去休息吧,晚上都到若冰的房间来一下。」飘香她们听前半句的时候还想说什么,可是一听到后半句全都脸红了,估计又想歪了。碧菲尔看了看我的样子,觉得应该不是那样的,所以就拉了拉飘香的衣袖,先站了起来。

当然咯,我可是没这么好就放她们回去的啦,每个人都被我好好的吻过才出了房门。剩下的只有苏珊她们,「青妤、翠婷、丹晨、佩珊、咏薇、清莹,麻烦你们先到若冰的房间,帮我照顾一下欣迪,有什么情况的话尽快告诉我。」我坐在刚才飘香的位子上说。

「维尔哥,欣迪姐姐怎么了啊?」水灵爬到我的腿上坐了下来,搂着我的脖子娇声问到。于是我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详细的说了一遍,末了,我叹了口气说:「看来是我对爱之戒的能力太过信任了,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青妤他们是第一次知道爱之戒的事情,所以相当吃惊,至于梦娜和凯娜,我也没当她们是外人,就让水晶把爱之戒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等水晶说完之后,我接口道:「其实我以前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惜没有重视。爱之戒可以抵挡所以的物理和魔法攻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当时忽略了一点,就是攻击带来的冲击力,爱之戒没有办法抵消,所以欣迪这次就是受到强力攻击的冲击,造成内伤的。不过奇怪的是,欣迪的体内有什么东西让我的光系回复法术都没有效果,而且似乎是不允许我的能量进入体内。排斥力相当大,如果我加大强度的话,我怕会对欣迪的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其实我还有一点没有说。就是我给欣迪和雪儿的不是爱之戒,而是爱之戒幻化的手镯,而且没有完成爱之契约的爱之戒是没有办法完全发挥出力量的。

「维尔公子,那个,可不可以让我去看一下啊?」梦娜小声的问我,说完就低下头。见我没说话,又擡起头看着我。看我不置可否的发呆,凯娜也开口了:「维尔公子,小姐她学识很广的,应该会有帮助的。」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好吧,莎拉、佩莉、苏珊、拉蜜丝、温蒂,这里的事情就暂时先交给你们了。梦娜小姐,我们走吧。」说着我就站起来带着梦娜向若冰的房间走去。一路上梦娜只是低头走路,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到了门前我忽然停了下来。因为没注意,梦娜就这么撞到了我的身上,一声惊呼,梦娜差点摔倒在地,我忙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向怀里一带,当然,这可是下意识的动作,可不是故意的啊。(作者:谁会相信啊?)

不过手上的力大了点,把梦娜紧紧拉在怀里,感觉到和平常不一样的丰满,梦娜比平时看起来的要丰满很多啊。「喂,你还不放手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忙送开了手,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啊,那个,我看你要摔倒,所以就想拉一下,结果就那什么了。」

「我知道,进去吧。」说着梦娜红着脸先进了房间。我也就低着头跟了进去。其实我没仔细想一下,要不然就会发现问题,不过现在欣迪的伤势是要先解决的,所以我也就没继续想下去。

看到梦娜和我进来,达兰妮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把位置让给了梦娜。梦娜坐在床边把手指搭在欣迪的手腕上,不知道在做什么。(作者:白痴啊,这可是国粹啊,中医的望闻问切的切脉啊!)我也不敢说话,和达兰妮一起静静的看着梦娜。好一会儿梦娜才把手收了回来,不再说话了。

「梦娜小姐,你那个有什么结果吗?」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梦娜摇了摇头:「我也不能确定,有没有人和欣迪小姐比较熟,我想问一些问题,然后才可以下结论。」我点了点头,让达兰妮去把茉莉和雪儿找来。虽然她们可能还在休息中,不过和欣迪有关系的事情,她们应该比任何人都想先知道吧,毕竟她们的感情是很好的。

趁她们还没有来之前,我好奇的问梦娜:「梦娜小姐,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方法给欣迪看的啊?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呢?」梦娜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公子叫我梦娜就好了,那是一种古老的东西,我也是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现在大概还有这种职业。」

「这样的话你也应该叫我维尔的啊。对了,那是什么职业啊?」我也笑了起来,随口问道。

梦娜低头想了想:「现在大陆上受伤的人都是让魔法师用恢复术进行治疗,效果又快又省时间,但是有些东西却不是只靠魔法就可以的,而且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请到魔法师的。毕竟请魔法师是要钱的,那些贫民就只能靠一些简单的草药来治病。然后就出现了这种职业,叫做药剂师。」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啊?我都不知道呢。看来有时间的话,梦娜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些啊?」我有点兴奋的问。其实我也想到一件事,就是平民基本上是比较穷的,即使生病的话也没办法用什么魔法来治病,不像皇族和贵族的人,有的是钱,随便就可以找魔法师来治病。

「想叫我教给你啊?这可是我吃饭的本事哦,被你学去了的话,我怎么办啊?」梦娜忽然和我开起了玩笑,眼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那我就聘你做宫廷的药剂师啊,帮这些平民治病的事情可是很重要的哦,而且报酬很高的哦,要不要考虑一下啊?你不会不做吧?」我也说着也笑了起来,不过后半句话可是真的。

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达兰妮已经带着雪儿和茉莉进来了,我们也适时的停了下来,大概她们两人回去之后也没好好休息,眼眶还是红红的。之前梦娜和她们也见过面,所以茉莉和雪儿并没有觉得吃惊,只是奇怪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不过我还是给她们相互介绍了一下,并且把梦娜的要求告诉了她们,也就是想知道欣迪家的具体情况。

「欣迪小姐的母亲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梦娜想了想,问了第一个问题。茉莉和雪儿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雪儿插了一句:「欣迪姐姐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所以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梦娜点了点头:「那欣迪小姐的外祖母呢?」

「这个我知道啊,不过好像和欣迪姐姐的外祖母没什么关系。据说欣迪姐姐的外祖父从来就没有生病过。不过欣迪姐姐的外祖母好像也是很早就过世了。」茉莉很肯定的说道。

「那她的外祖父还在吗?」梦娜接着问,显得有点紧张。

「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因为以前的旧伤复发引起的。」雪儿接着茉莉的话说了下去。

「旧伤?什么旧伤?」梦娜的表情很激动,拉着她们的手问。

「不知道啊,只是知道欣迪姐姐她外祖父以前受过很重的伤,几乎要丧命,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好了,痊愈之后不久,欣迪姐姐的外祖母就过世了。」茉莉仔细想了想回答。

「那欣迪的母亲是怎么过世的?」梦娜再次问到了欣迪的母亲。

「听说是因为生下欣迪姐姐后身体虚弱,又染了什么病,然后就过世了。是我堂哥告诉我的。」茉莉说完有点神色黯淡。也难怪,这些不好的事情说出来其实也是会觉得很难过的。

听完茉莉的话,梦娜低下头沈思了起来。然后忽然问了一句:「欣迪以前没有生病过吧?」茉莉和雪儿都点点头,梦娜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边看了一会,回过身来缓缓的说道:「我想我已经知道大概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了。」

「是什么啊?」我也不禁好奇的问。

梦娜瞪了我一眼,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才继续说下去:「你们听说过黑暗种族吧?」我点头表示知道,雪儿和茉莉则是一脸茫然,因为之前莫雅的事情,所以才我在如烟哪里知道的,茉莉和雪儿应该是第一次听到,不知道也很正常的。

「所谓的黑暗种族并非一族之称谓,也不是什么严格意义上的定义,泛指一切人类不熟知的神秘种族,只是平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罢了。如果不是他们有一些特征,是很难发现的。」梦娜看茉莉和雪儿的样子,就解释了一下。

「比如干达婆族就是其中一支,据说少数与神族有极亲密联系的种族,具有神族的某些血统。干达婆族的人天生便继承了强大的魔法能力和鬼魅般的身法,而且族人身上总飘散着一种凡人不可察觉的芬芳香气。还有就是干达婆族人的血是紫红色的。」我接着梦娜的话说了下去,看到她们的眼神我忙解释道,「我有位妻子就是干达婆族的。所以我才有所了解。」然后我就把莫雅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欣迪小姐身上有苏摩一族的血统。但是,她应该不是苏摩族的人。」梦娜说完之后,好像放下了什么很沈重的东西似的,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接着就像是自言自语似的继续说着,「苏摩一族有着天生的能力,她们是最好的药剂师,世界上几乎没有她们治不好的病,因为,她们都是用自己的血加入药里。她们的血可以治百病。」

「啊?有这么奇怪的种族啊?」我也不由的发出一阵感叹,小创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这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他都搞的出来,后悔当初为了要找美女没好好听他说,不过我的女人知道的也不少啊,反正只要有美女可以泡,管那么多做什么啊。想着我就很开心的继续听下去。

「苏摩一族全都是女性,而且据说她们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下一代是男孩还是女孩,只有女孩才可以继承苏摩的血统,男孩则会被送出去,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一听到苏摩族都是女性的时候不禁两眼放光,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就叫小创告诉我苏摩族的住地,直接进去找美女好了。不过想归想,总不能乱来的吧,没有感情基础的话还是不要试的好。然后我就边听梦娜的话,一边偶尔小幻想一下。

「那怎么肯定欣迪姐姐是苏摩族的呢?」雪儿一脸的不解,茉莉和我也是同样的表情看着梦娜,期待她给个答案。

「你们不是说欣迪小姐外祖父的事情吗,我想欣迪小姐的外祖母应该有苏摩族的血统,然后就把自己的血做药引才治好了欣迪小姐的外祖父,不过我想那时,应该是用了那个吧?血统不纯的话用那个的话失败的可能相当高啊。」梦娜低头想了很久,我们也不敢说话,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她重新开口:「苏摩族还有一种能力。苏摩族的女性如果真心爱上一个男人的话,她的血就会有一点变化,只要她把全身的血让那个男人喝下,那个男人就可以长生不死。而那个女性则会死去。据说苏摩一族的消失也和这有关。把苏摩族的女性的血吸干,就可以延长生命,但是还是会死,所以很多心怀不轨的人开始屠杀苏摩族的人。」

「生命是平等的,怎么可以因为一己之私就做出这种事情!」我愤怒的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差点把桌子拍烂。茉莉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对我的表现并不觉得奇怪,倒是梦娜和雪儿都吓了一大跳。

「维尔,你还真是奇怪呢,颁布了那么多不同的法令,这么大胆的行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呢。」在我面前的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女孩子还是第一次用这种柔和声音和我说话,让我觉得在她的外表之下,应该还有另外一面吧?不过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嬉笑着看着梦娜:「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和你说上三天三夜呢,不过我现在比较想知道苏摩族的事情呢,可不可以先告诉我啊?」

梦娜娇媚的白了我一眼,那表情让我不由得心中一荡,和外表不相符的神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梦娜接下去说着:「所以从那之后,苏摩族的人就这么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们的下落。偶尔还有人找到苏摩族的女子,可是人们发现,她们已经失去了那种神秘的能力。」

「那欣迪的事情呢?」我好奇的追问下去。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在无意之间在一本古书上看到了记载,只是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那是这么说的,生命之源起使的能力,延续生之希望,禁止重生之事,沈沦与尘世之间,直到生机重现,间断的能力,逃脱时间的枷锁,解脱亘古之宿命。」梦娜用相当沈重的声音念出了那段话,沈默了片刻继续说了起来:「我想,它的意思应该是因为苏摩一族的能力带来了灭族的危险,所以为了可以继续活下去,她们的这种能力消失了,然后要等到什么事情发生或者什么人出现之后才可以摆脱宿命。」

「那你觉得是什么让她们的能力消失了呢?」我听完这段话就已经知道了大概,这种唧唧歪歪,乱七八糟的话,九成九是哪个不开眼的白痴听了小创的话,不对,大概是传梦之类的,才写的吧。估计是能力被小创封印了的缘故。

「是封印,肯定是的,而且它提到了时间的枷锁,肯定是和时间有什么关系,然后加上什么东西,就可以接开封印。」梦娜一脸的兴奋,「我想大概是因为能力被封印,所以苏摩族的人就和平常人一样了,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封印的力量开始慢慢减弱,所以欣迪的外祖母才会有这种能力。」

「那为什么欣迪的母亲没有呢?」我继续问道。

「可能是隔代遗传吧?据说这样的话封印的力量会减弱,那书不是说间断的能力,逃脱时间的枷锁吗?应该就是这样了。」看梦娜肯定的样子我不禁开始怀疑,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看起来那样柔弱吗?我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既然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就不要随便说什么。

「那欣迪的伤怎么办?那红光是怎么回事?」我抛开脑中的想法认真的问梦娜。梦娜也是露出了迟疑的表情,然后才说:「大概是封印的力量,封印的力量不允许外界的力量干扰她,或许会有新的情况出现也不一定。」

「但是我的甘霖普降却可以进入欣迪的身体,这是为什么啊?」我又是一个问题扔了过去。

「不知道,现在只有等待,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如果我估计的没错,最迟今天晚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其他章节
第一卷
天降神龙篇
第二卷
校园风云篇
第三卷
风月无边篇
第四卷
帝都风云篇
第五卷
初试锋芒篇
第六卷
库卡风月篇
第七卷
玫瑰军团篇
第八卷
风云变幻篇
第十卷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推爆!
是最好的论坛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