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交换性伴侣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我和太太去参加一个交换性伴侣的聚会,这次聚会是在朋友的一间别墅进行,到场
的有邓夫妇、李夫妇和杨夫妇。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玩过了。

我和太太阿娇因为交通阻塞迟到了。我以为其余的几对夫妇一定开始玩了,怎知我
们赶到别墅时,众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厅看电视。

别墅的主人杨先生笑着对我说道“赵先生,你们俩夫妇迟到了,累大家等了大半
个钟头,我们商量过了,一定要处罚才行。”

我向大家道歉,说道“刚才因为塞车,对不起,我们赶快开始吧!”

李先生说道“光道歉就算啦!不行!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今晚我们三个男人要轮
奸你太太,而你则要负责服侍我们的老婆。”

我回头向太太看了一眼,她面无惧色地说道“才不怕哩!尽管放马过来吧!”

于是,这次活动迅速开始了,我太太被三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抬到杨先生的大房间,
而我和三个青春少妇也就地在客厅开始进行。我身上的衣服迅速被她们剥得一干二净,
接着,三过美艳的住家少妇也纷纷脱得一丝不挂地围拢过来。

我笑着说道“三位宝贝,我们都不是头一次了,正所谓我知道你们的深浅,你们
知道我的长短。今天我提议,我们别像以前那样,祗是单纯出出入入进行性交,我们来
回忆一下,把你们第一次经历和你们的丈夫之外的男人性交的过程讲出来,让大家分享
分享好不好?”

三位女士互相望了望,都点头表示同意。其中邓太太更是兴奋地说“好哇!真是
个好主意,我先讲吧!不过我想坐在赵先生怀里讲。”

于是,我把邓太太抱在怀里,并让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邓太太兴
奋地缩一缩脖子,开始讲述了

你们都习惯称呼我邓太太,可知道我真正的姓名是俞淑娟。我们夫妇已经结婚三年
多了,两人都是二十二岁。因为还没有小孩,经常被人看成是一对恋人,都说很羡慕我
们。的确,我们虽说是一对夫妻,其实是更像一对好朋友。

我们外表看来不像一对夫妻,说来还有别的原因。那是我丈夫的朋友伟成夫妇与我
们夫妻俩,年龄也好,家庭情况都是一样。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在别人看来,我们四
人简直就是组成了一个死党,是四人帮,决然看不出我们是夫妻。

冬天,我们就到伟成的乡下去扫墓,夏天,就邀请他们夫妇到离岛宿营。总是四人
在一起玩。我们还曾经一同到夏威夷去旅行。说起来,是四人在一起的时间多过两夫妇
相处的时间。

伟成的太太叫美惠,她是个脸孔可爱、性格爽脆的人。四人发生争吵的时候,一定
是丈夫与伟成站在一起,我就和美惠站在一起,而且总是我们一对女人吵赢。

又因互相都住得很近,几乎每天都要聚在随便一个的家里吃饭饮酒。有一天晚上,
我们夫妻是在伟成家中饮酒。

各人都饮得大醉,其中伟成则显得特别兴奋。他向我们提议“现在开始看成人电
视吧!要看没有经过修正的,最具色情的!”

我的丈夫也趁机助兴,大喊大叫起来“好呀!看呀!”

下体有格子遮住,或者模模糊糊的色情片我们是看得多了,可是未经修剪的咸片,
还是第一次看。

电视一开,我本来是没有多大兴趣的,认为这本是男人消遣的东西,祗是抱着试一
试的态度,可是看了一阵间,竟然渐渐被电视画面吸引住了。那是真正的可以看清楚男
女交合的情景的。各人的视线都盯住电视画面。一声不响,聚精汇神地观看。包括我自
己在内,各人都看得非常兴奋。

各人看了一会儿之后,伟成便对美惠小声说“老婆,我们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亲
热啦!是不是?”

他吻了美惠的脸颊一下,两人便开始拥抱了。我本以为他们俩祗不过是搞笑,但我
一看美惠的脸上的表情,她已心荡神驰了。伟成向她动手动脚时,她也主动向他欲拒还
迎样子。他们俩似乎不把我们夫妻看在眼里。

我当时祗想快点离开伟成的家,还是回家为好。我一看丈夫脸上的表情,他两眼闪
着淫光,他扫我一眼,接着便向我袭来。

我当时感到事情发展得很意外,真是大吃一惊。也许他是受到成人电视的影响吧,
我丈夫竟然大胆地自己脱去衣服,紧紧地抱住了我。

伟成夫妇看见我俩的表演,他们也不示弱,他们竟脱光全裸。然后,美惠竟然开始
替伟成口交了。

我们夫妻俩也不要默默看着他们,他们行口交的话,我们就来玩“69”花式同他
们对抗。我衔住丈夫的肉棒,丈夫就将脸埋进我的腿间,舔着我的神秘部位。

一会儿,两对夫妇都开始成了结合的姿势,男根插入女体正式做爱了。他们用的是
正常位,伟成开始激烈地活塞运动。而我们则是从背后插入的姿势,我甜密地呻吟着,
开始摆动着腰肢。

我们两对夫妻开始比赛似的,看谁的行为最淫荡,而且渐渐到达了高潮,加上酒力
开始发作,又一面看色情电视,才会变得这么疯狂。

我们虽然是正常位与背后位互相比赛,可是几乎是同时到达高潮。当我们都回复到
正常状态,各人都感到害羞和滑稽,各人都相视而笑了。

不过,我们虽然经常在一起,互相赤裸相对还是第一次。而且连做爱的姿势也互相
看见了。即使是多么友好的夫妇们,也不可能这样吧!我们之间做到了这种地步,以后
他们要做的就自然是祗有一件事了,那就是互相交换妻子来做爱。

四个人都有这种想法,但是谁也不会主动开口。这时还是我的丈夫最够胆,出乎意
料之外,由他首先提议互相换妻。他说“你们当妻子的都要蒙住眼睛,然后再替我们
男人口交,还要猜出男人是谁?”

“你这不是开玩笑吧?”我和美惠口头上表示反对,而实际上是很想一试,实在没
有办法抗拒,于是勉勉强强由他们用毛巾蒙住自己的眼睛。

不过,在口交以前,我和美惠都已心中有数。一定是是我替伟成做,而我丈夫的肉
棒就让美惠去做啦!

当然,我还是假装分不清的样子,将一个男人的肉棒衔进嘴里。伟成的肉棒既大且
长,都顶到我的喉咙了,真是苦事一桩。我感到被丈夫看见也无所谓,便慢慢地含着他
吞吞吐吐,还用舌头去舔卷他的龟头。

伟成感到很刺激,他开始抚摸我的身体,终于互相躺下来,开始“69”花式的性
爱,他也舔吻起我的阴户了。

大概隔邻的丈夫与美惠也在做同样的表演吧,我被蒙住了眼睛,一面想像着丈夫与
美惠的丑态,一面与伟成互相舔来舔去,互相爱抚着。

眼睛一被蒙上,那种罪恶感、羞耻心也就消失了。我发现单凭头脑去想像互相交合
的情景,反而更容易舆奋,也更为刺激。

伟成的舌头舔着我那神秘的部位,我发现他的舌头比我丈夫更为粗涩,欠缺纤细、
光滑性,可是,还是心情舒服与刺激。我也体会到伟成的肉棒正使劲地勃起,脉膊在不
停地跳动。

刚才伟成与美惠做过爱,也还没有去冲洗,肉棒上还混合着美惠的爱液,伟成的精
液。不过我眼睛看不见,就是看见也不理这许多了。

不久,我忍耐不住想他快点插入时,我就躺倒,分开双腿,摆好姿势,引诱伟成扑
上来和我做爱。

我能听到隔邻美惠小姐的喘息声,连男女肉体搏击的声浪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我
知道她同我丈夫开始激战了。

伟成的肉棒一插入我的下体,他就开始激烈地冲刺,我极力收缩自己的神秘部位,
体味着被肉棒摩擦的刺激。

后来,我听到美惠大声地叫嚷着,就除去毛巾看过去,原来他们都已经到了高潮,
我丈夫射精了,他退出美惠的肉体,我见到美惠的阴道口洋溢着我老公的精液。

伟成也停下来看,但他马上又狂抽猛插起来,终于我的阴道里射精了。我们都没有
用套子,我的阴道里精和液浪汁横溢,但这时我是特别满足了。

自从那天晚上以来,我们经常四人在一起性爱。可以得到一倍以上的快感。每次都
玩得特别开心。

邓太太说到这里,就让她的阴道脱离我的阳具,她站起来说道“我的故事就这些
了,李太太,杨太太,你们谁先继续讲下去呢?”

杨太太笑着说道“我的怕不够你们的精彩,李太太,还是你先讲吧!”

“好吧!我来讲。”李太太笑着胯到我身上,把我的肉棒纳入她的阴道里,邓太太
则坐到我身边,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去。

李太太先告诉大家说她叫黄玉梅,接着把她的乳房贴到我胸部,开始讲起她少女时
的一段经历

我要讲的是距今七年以前的事了。当时我才十六岁。但我已经算是一个非常早熟的
女学生。在这之前,我已结识了好几个上得床男朋友,但是,任何一个男友,都不能令
我得到满足,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寻找更大的刺激。

后来,我就结识一位二十八岁的男人,在我这个女学生的眼中,他是一个成熟型的
男人,他还有一辆名牌房车,而且他是有妇之夫,已有两个小孩,我与他当然祗是不伦
之爱了。

自从结识这位二十八岁的情夫之后,我就觉得以前结识那些十多岁的男子,自己实
是愚蠢至极。因为这个成熟的情人教给各种更为刺激的性爱方式。

开始与他相识三个月的时候,他便买了一本成人杂志给我看。那些情场初哥,全裸
地登在杂志上,招募有共同性爱情趣的性伴侣。也就是说,那是一本情侣交换,夫妻交
换的专门杂志。

以前我倒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也居然对这种事也有兴趣。他自
言已通过这种杂志的介绍,已经干过夫妻交换的事数次之多了,我听后还大吃一惊。

他还对我说,今次又物色到一个对手,叫我一同去玩。

我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女子,我非常之迷惑。不过,结果还是好奇心作祟,我便坐着
他的高级房车,来到对方正在等待着我们的那间酒店。

到了酒店一看,对方是一对四十岁左右的夫妻,品貌也很好,我才稍微放心一点。

一进入房间,我的情夫就立即脱去对方太太的衣服,双双进入浴室冲凉了。虽然是
初次见面,还是心平气和地全身脱光,我当时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这时,我就很紧张
地开始与她的丈夫开始聊天。

待他们俩冲洗好,回到房间之后,就轮到我与她的丈夫进浴室冲凉了。我心慌意乱
地脱了衣服,进入浴室。她的丈夫似乎很重视这次交换,很温和地替我洗身,因此,我
们很快就感情上完全融洽起来,我也像爱抚似地替她的丈夫洗身。

我回到房间一看,我的情夫与那位太太,已经开始上演休上戏了。我和她的丈夫祗
好在一旁观看了。这时,见到我的情夫与另一个女人性爱,我头脑也稍微受到一点刺激
了,一方面有点儿酸味,一方面却也撩起荡漾的春心。

他们两人,最初是采用“69”的方式。那位太太趴在我情夫的身上,将肉棒衔在
口中,津津有味地舔着。

而我的情夫则埋头到那位太太的腿间,好有滋味地吸吮起来。

我虽然有点生气与忌妒,但看见他们两人投入的情景,我的下身也开始非常兴奋。
他们这样玩了一会儿后,我的情夫立即将肉棒贴近那位太太丰满的臀部,从后面插了进
去,那位太太的身体突然向后一仰,开始小声地呻吟。我的情夫激烈地挺动着腰身,那
位太太也开始发生娇喘声。她摇摆着腰肢,与男人配合得很好。两人的动作更加激烈化
时,双方都大汗淋漓了。

我看着看着,自己的下身也开始潮湿,情难自禁也很想做爱。

看来那位太太的丈夫也真的很兴奋了,他开始爱抚我的肉体,抚摸我的乳房。他又
吻着我那最敏感的脖颈,然后,嘴唇逐渐向下吻去,终于接近那神秘部位时,他的舌舔
向我的肉缝,并开始刺激我的阴蒂。

从阴道源源而来的爱液,将那位男人的脸上弄得湿滑湿滑。不过,他反而觉得很开
心,就像一条小狗,天真无邪地舔着我的下身。于是我也倒转过来,衔住他的肉棒。

他那根肉棒与我情夫的比较起来,是稍微短了点,不过又黑又粗,非常雄健,衔进
嘴里,连脸颊都鼓了起来。

也许由于我的口技发挥了作用吧,不一会儿,他就将我抱到梳化上,让我仰卧着,
抬起我的双腿大大地分开,一下子插入,然后就将下腹部激烈地开始旋转摩擦起来。

这时,他又爱抚着我的乳房和脖颈,我立即就到达高潮了。不过,他并未看出我到
达高潮时的表情,依然以同样的速度,继续挺动着腰身。因为我感到太过刺激,就拼命
搂抱着他的脖颈,体内一阵阵痉挛,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那位太太的丈夫似乎永远不知疲倦似的,他的冲刺力量始终不会衰弱,这时我感到
飘飘欲仙,销魂蚀骨了。

我突然留心一看,他正微笑着注视着我的脸,我正在销魂蚀骨的时候,他也似乎到
达高潮,他竟然将精液喷射到我的胸部和腹部。

与别的男人做爱时,我从未体验过像今次这感和刺激。表面看来,他的脸似乎很温
柔,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那么大的征服女人的力量,会令女人如此之开心。

我正在胡思乱想,沉浸在性爱的余韵之中,他的太大突然将找抱着,让我躺在床上
她到底想干甚么?我正对她狐疑起来。祗见她立即分开我的大腿,开始舔着我的下身。

可以被女人这样舔来舔去吗?女同性恋的经验,今次还是第一次。不过,想到被她
的丈夫刚刚这样舔过,那种刺激性真是难以形容。

而且被他的丈夫舔过之后,下身更为敏感了吧,我立即变得非常兴奋。这位太太竟
然伏在我的身上,完全是“69”式的姿势,因此她那个神秘部位正好对准我的眼前。
我看到相当浓密的阴毛,淡红色的肉缝。而这个肉缝,刚才被我的情夫插入过了,令她
得到很大的快感。

我想到这些事情时,感到可恨又可爱,加上一下身被她舔得异常兴奋,我也情不自
禁地将嘴唇贴向她的肉缝。

接着又是四人混战一场,而我完全成了夫妻交换的俘虏。

此后,又与各种对手有关交换经验。而且向换妻杂志投稿、刊登广告,打探各种愿
意换妻的新的对手,寻求新的性爱刺激。

如今我也结婚了,今年刚好二十七岁。与我的一本正经的丈夫生了一个小孩。老老
实实地当个家庭主妇。

不过,最近我似乎有点旧病复发,对那种换妻性爱行为有点心思思。我的过去从来
没有对我先生隐满的,因为我先生是十分迁就我的,所以,他通过报纸上的小广告,带
我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赵太太,现在轮到你讲了。”

赵太太站起来,她先把客厅的灯光调暗一点儿,然后坐到我怀里,讲起她的故事

听过两位姐妹们多姿多彩的性生活,我也想与各位谐者分享我的性生活的经验,说
实在的,我的经验到底是苦还是乐,是正或是邪,我自己也分不出来。我把经历说出来
之后。大家给我一个意见吧!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叫王小燕,今年已是二十八岁,我有一个可以说是蛮幸福的家
庭,有一个爱我爱到入骨的老公,和一对可爱的小儿女,丈夫虽然大我七岁,但他做起
那样事来还是相当勇猛,他每星期都要与我性交三、四次,他十分喜爱我的阴户,就算
他不与我性交时,每晚也要吻一吻我的阴户才要睡。在性交之前,更舐得我的阴户舒服
得不得了,我的淫水如泉水般的涌出来,而他则一滴也不浪费,一滴一滴的吸入口中。

可惜的是,他的阳具并下十分粗大,又不十分坚挺,有时弄得我到喉晤到肺,但总
体而言,我也觉得不错,并没有甚么怨言,但前几年,他的情形就每次愈下,他常常要
借助性幻想才可以令他的阳具坚硬,进入我的阴户,为了爱我的文夫,也为了享受性爱
的乐趣,我也十分迁就他,从旁协助他,与他说些肉麻的事情,好令他的阳具坚挺,插
入我的阴户。

但使我难为情的事,是他时时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性交,他才兴奋,他告诉我,每
当他幻想我和另外的男人一起爱抚,他就开始兴奋,一想到我的手捉着那男人又长又粗
的阳具把玩,带它进入我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我的阴道时,他就兴奋得不得了。

幻想并不到此为止,为了增加真实戚,他竟哀求我与别的男人玩性游戏给他观看。
和陌生的男人一起玩三人游戏,我起初当然不肯,虽然我心中也心思思,也想尝试另外
的一条阳具插入我阴户的感受,但始终也怕羞,另外也害怕遇上坏人,或不洁的男人,
造成乐极生悲的结局。但经不起他再三的哀求,及保证他找一个完全没有性经验的小青
年来和我作对手戏,我经不起他的纠缠终于答应了他。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约好了去尖沙嘴东部酒店玩一晚,在酒店低座的餐厅里,
他突然介绍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给我,说是他的朋友,准备一起租房到上面玩,
我觉得十分奇怪,不知他搞甚么鬼,他才说是约好的性伴侣,我大力的扭了他的大臂一
把,自己羞得满面通红,但细看那少年高高的身材和一脸纯品的样子,想着不久后不知
如何与这小子玩时,阴户又不自主的湿了一大片。

老公又悄悄的告诉我,说他是在一电子游戏中心遇到这个男孩子,大家闲谈之后,
便交了个朋友。他们来往了一段时间后,我老公知他为人纯品,又没有性经验,闲谈中
知道他对异性十分好奇,很渴望看看女子的阴户到底是甚么样子的,才提议让他和我试
一试,让他开开眼界,也好满足我老公的欲望。

到了我们所租的房间后,我先生不理那个小青年在场,就巴急不及待的拥抱着我,
把手伸到我衣服里面抚模着我的乳房。那小伙子祗是很怕羞的坐在一旁。

我老公除下了我的胸围,含着我的乳头,而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他伸手入我的裙子
内,轻轻的玩弄着我的阴户,一片黑麻麻的阴毛透过半透明的底裤,已是看得那小伙子
眼突突的了。

我偷偷的一看,见到他的下边己拱起了,我在含羞地扭动着身体时,我先生已脱下
我的底裤,我的阴户和半开的阴唇随即清清楚楚的出现在那小伙子的眼前。

跟着,我先生跪在地上,扒开我的大腿,用嘴舐着我的阴户,令我兴奋得阴道里淫
水直流,他舐一会儿,就叫那小伙子过来,仔细看清楚我的阴户,那小伙子手震震的摸
着我的阴户,他轻轻的,抚摸得爱不释手。

忽然,他跪在地上说“阿姨,可不可以给我吻一下你的美丽的阴户呢?”

我还没有答他,我先生已抢着说“可以的,随便吧!”

他一听到,便急不及待的,一口就吻着我的阴户,由于我是第一次给先生以外的男
人吻我的下体,很不好意思,但欲火急升,手也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他的下体轻轻的摸捏
着,而我先生就在这时把自己脱得全裸,然后他又替我除下身上所有的衣服。

这时,我们俩人已是亦裸裸的了,我先生把他的阳具放在我的口中,叫我含着,由
于他已经十分兴奋了,所以叫那小伙子先起身去脱衣服,而他则急不及待的把他的阳具
放入我的阴户内,大力的抽插着我。

不过,当我还没有来高潮的时候,他就射精了,弄得我到喉不到肺,而心中的欲火
则更加狂烧着。那小伙子已经脱下裤子,见到他那条又长、又粗、又坚硬的阳具。我也
顾不得害羞了,向着他指一指我的下体,他马上震腾腾的爬上我的身上,盲头鸟蝇般的
乱撞,却不得其门而入。

我唯有拿着他的阳具,对准我的肉洞口,一下子就塞进去。他一进入,就情不自禁
大力拥抱着我,尽量挺入,像是要插穿我的子宫般的,但可惜的很,由于这是他的第一
次,祗是出入了两三下,就射出来了,射得我子宫一阵麻痹,一般暖洋洋的精液,充满
了我的阴户。

但我还是没有来高潮,未到欲仙欲死的景地。情急之下,我一反身,拿着他的阳具
放入自己口中,用唇舌上、下、左、右的舐啜。

由于他年轻力壮,不到五分钟,他又坚挺了,这次我叫他不用紧张,慢慢的弄我,
在我和我先生的指导下,他第二次足足抽插了我半个钟头,弄得我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
现,我已经不顾我老公就在身边,我紧紧搂住他,把我的阴户朝他迎凑,直到他又一次
在我阴道里喷射。

我老公见到这种他最想看的场面,他的阳具空前地膨涨,他紧接着又把他粗硬的大
阳具插入我阴道里狂抽猛插。我没见过我的老公这么勇猛,他简直把我推到至高无上的
颠峰。

那一夜,我们三人足足玩了六次,我先生两次,那两小伙子四次在我的阴道射精,
弄得我的阴户全都是他俩的精液。我在丈夫的鼓励及安排下第一次尝试第二个男人的阳
具,事后有点儿后悔,觉得不该这么做,像个淫妇般的。

但那种刺激,又令我心思思的,但无论如何,我都好感激我的先生,这般的爱我,
令我享受到其他一些女人一生也不能尝试到的刺激性生活。

杨太太说到这里,阴道剧烈地抽搐着,我也为她的故事特别感动,在刚才倾听三个
女人讲述她们同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艳史,我的阴茎一直插在她们温软的肉洞之中,这时
我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景地。于是,我紧紧搂着杨太太,扭腰摆臀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往
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杨太太也配合着我,她筛动着臀部,又收缩阴肌夹紧我入侵的肉
棒,在她发出如痴如醉的呻叫时,我也在她阴道里射精了。

我趁阳具还没有软下来,堵住杨太太的肉洞,不让精液倒流出来,匆匆把她抱到另
一张沙发放下来。然后迅速跑到邓太太跟前,我要她举起双脚,让我的肉棒插入玉洞,
因为据我之前和她交媾的经验,邓太太的阴道简直有“起死回生”的功能,我已经不祗
一次地试过在她阴道中射精而“金枪不倒”,继而两度春风。

果然,我又可以在她的阴道里继续抽送而不软化。邓太太的确身怀“名器”,当我
满足了她之后,己经是今晚第二次射精,但我的肉棒依然粗硬,然而我也不便在她的肉
体久留,因为还要滋润一下李太太玉梅。

当我在李太太的肉体内射精之后,已经颇累了,但我仍记挂着我太太阿娇。我走到
大房门口一望,原来里面的热闹情形已经静寂下来了。三位男士歪来倒去地躺着歇气。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