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美人图第六集第二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二章明月之心

伊山近站在洁白玉峰之上,凝视着前方法宝护罩里沉睡中的冰蟾宫仙子,看
着她窈窕纤美的胴体挣扎扭动,彷佛就快要醒来。

在他的身前,妩媚至极的媚灵正羞红着脸贴在他胯下,却顾不得害羞,迅速
替他脱下裤子,伸手摸着他的胯间隐秘处,将纤美葱指探入他小腹底部的小洞洞
里面,捏住藏在里面的肉棒前端,奋力一拉!

柔腻温暖的玉指捏住龟头的触感,让伊山近爽得肉棒暴涨,借着她一拉之力,
膨胀起来的肉棒如毒龙出洞般从小洞中狂冲出去,梆的一声敲在媚灵光滑洁白的
前额上,几乎将她戳倒在地。

「哎呀!」媚灵失声惊呼,抚摸着被敲红的前额,娇瞠地瞪了他一眼,却不
及怪他,只是惶然叫道:「快点,已经快要来不及了!」

她随手一挥,撕破空间扯出一名美丽少女,按在伊山近胯前,央求道:「快
来干她,破了她的处吧!」

被人哀求替美貌处女开苞,这种好事倒是不多见。伊山近定睛看去,发现那
少女正是自己上次逮来的侠女——清丽纯洁的于芷琼。

她的玉体纯洁至极,除了她的后庭菊蕾。那里已经被他的大肉棒插得菊花开
放,菊道深处灌满了他的精液,已经算不上绝对纯洁了。此时,清丽少女正用惊
慌的目光看着他,颤抖摇头,颤声叫道:「不是说过只要能让你射精,就不坏我
的贞洁吗?」

「那话不是我们说的,是被你害死父亲的女孩说的!」媚灵仗义执言,用热
切的目光看着伊山近,希望他能快些上了她,挽救本图危机。

伊山近眼珠一转,提出了新的要求:「单干一个没意思,要不然你来舔舔这
里,才好插进去!」

媚灵白了他一眼,伸手从空间裂缝中又扯出许多美貌女子,没好气地道:
「让她们替你舔,只要不夺她们红丸,找几个来舔你下身都没问题!」

这些侠女正是刚才那侠女的三个结拜姊妹,以及她们的侍女、部下,都被媚
灵强行按得跪在他的胯前,仰头望着他高高翘起的粗大肉棒,都悲愤地尖叫咒骂,
诅咒他鸡鸡不长眼,尿不出来活活憋死。

伊山近被骂得怒火上攻,断喝一声道:「倒是要你看看我的鸡鸡有没有眼,
能不能尿出来!」

他深知这是上次喂女诸葛喝尿留下的仇恨,所以才会挨这样的痛骂,便伸手
捉住何琳,一棍捣入她的樱桃小嘴里面,龟头顶住柔软滑腻的香舌,开始释放出
温热的尿液。

何琳当众喝尿,悲愤欲绝,香舌奋力顶住马眼,希望阻挡滚滚奔涌的春水。
但这注定徒劳无功,柔腻舌尖被汹涌澎湃的尿液轻松冲到一旁,激流带着强大的
力量飞速喷射到口腔和咽喉上,龟头捅开咽喉嫩肉,强行插进食道里面,直接将
尿液灌入胃部。

何琳泪水潸潸而下,只觉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嘲笑自己做了喝尿先锋。

幸好伊山近并没有只欺负她一个人的意思,刚才骂过他的每人都要惩治。他
伸手去将赵飞凤捉了过来,让她的樱唇贴近自己下体,碰触到了何琳的嘴唇。

女诸葛的樱红嘴唇温暖柔软,带着湿润的奇异味道,让赵飞凤心中大动,美
目变得水汪汪的。

虽然是结拜姊妹,赵飞凤却一直对自己的义妹们怀有异样的欲望,只是畏惧
大姊陈秋雁的威严、三妹张亦菲的勇猛刚烈,才没有对这些貌美如花的妹妹们下
手,引导她们品尝女性相爱的极乐销魂。

但现在能够这样亲吻何琳的嘴唇,还是让赵飞凤神魂颠倒,禁不住伸出香舌
轻舔她的樱唇,舌尖在肉棒和樱唇上舔来舔去,表面上是被迫服侍伊山近,实际
却在占着自己义妹的便宜。

何琳冰雪聪明,哪里还不知道二姊的心思?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心中悲苦:
「娑霓,我的嘴唇又被另一个人吻了,我其实是想把这里永远只为你保留的啊…
…『

伊山近笑咪咪地看着她们姊妹之间的暧昧相吻,湿漉漉的粗大肉棒顺势从红
艳樱唇里面拔出来,滑过两位美女的优美唇线,噗哧一声插入紧贴在一起的诱人
朱唇,欢笑道:「赵女侠也想品尝这味道吗?那就给你喝些吧!」

清亮尿液直接射进赵飞凤的樱桃小嘴里面,她被迫喝下尿液,羞得面红耳赤。

在她身后,八剑婢发出惊恐悲愤的低呼,赵飞凤听到耳中,更是羞得热泪滚
滚,只觉自己的尊严已经丧失得一干二净,以后在床上和她们交欢时也难以占据
主导地位了。

下一个就应该是林晴了,伊山近看了看她和于芷琼,突然心生怜惜,从美人
帮主口中拔出肉棒喝道:「漫天花雨!」

尿液如喷泉般向着一群美少女洒落,不论是八剑婢还是在侠女峰顶地牢中擒
来的狱卒,都觉玉颊一麻,不由自主地张开樱唇让尿液喷射进去,品尝着那奇异
的男子味道。

这些少女都还是第一次喝尿,其中有些还是处女,一个个悲愤至极,砰砰地
用头撞击地面,让地面都微微颤抖。

「好好好,真是有趣,小禾你真会玩!」一个少女天真烂漫的清脆笑声如银
铃般响起,梁雨虹突然出现在她们身边,拍手欢笑道:「这些狱卒最讨厌了,我
们关在牢里面的时候常常故意欺侮我们,就是该给她们一点教训!」

何琳心中正在窃喜,庆幸喝尿的不只自己一个,突然瞥见一个窈窕美丽的倩
影出现在视线中,不由心头狂震,惊喜悲伤得呆住了。

媚灵为了刺激伊山近的情欲,将文娑霓姊妹二人也拉了来,指挥着她们去舔
弄伊山近的下体,免得他推三阻四,再提出让自己舔他下身的羞人要求。

梁雨虹个性天真爽朗,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跪到伊山近身前,伸出柔滑香
舌舔弄他的肉棒,同时用示威的目光瞪视几位美丽侠女。

文娑霓也幽幽叹息一声,盈盈拜倒在伊山近胯下,樱桃小嘴轻柔含住龟头,
香舌轻舔马眼,如鸣奏洞箫般,动作曼妙柔和。

她本是金枝玉叶、侯门名媛,当众做出这样羞人的动作,玉颊羞得如同火烧
一般,更显容光四射,娇艳动人。

何琳却是如遭雷击,看到自己暗恋的天下第一才女舔吮男人肉棒的淫浪模样,
不由心碎肠断,万念俱灰,怔怔地流下泪来。

媚灵随手一挥,她也无法抵挡命令,只能啜泣着膝行上前,樱唇横吮着肉棒,
目光灼灼地盯着文娑霓的诱人红唇,只想着能趁着舔弄肉棒的机会上前舔上一下,
以慰相思之苦。

但她身边突然挤上一个美丽少女,挡住了她偷香窃玉之路。那是她的义妹林
晴,被迫上前舔弄着这根夺取她前后庭贞操的巨大肉棒,恨得美目中都在冒火。

其他所有美少女都在媚灵的控制之下,膝行上前围住伊山近,腿去他所有衣
衫,樱唇香舌在他的下体舔弄轻吻,睾丸、肉棒、胯部和屁股上面,都有香舌轻
柔舔弄不休。

清丽少女于芷琼被迫膝行到伊山近身后,纤柔素手掰开他的臀办,丁香暗吐,
柔滑香舌颤抖地舔上他的后庭菊蕾,羞得嘤嘤啜泣,恨自己竟然做出这样肮脏下
贱的事情,不由清泪长流。

但媚灵的控制力让她无法抵抗,只能温柔地舔弄他的后庭菊花,甚至奋力将
柔滑舌尖插入菊道之中,在伊山近的命令下用舌尖使出一套精妙剑法,从各个角
度狂好着他的菊穴,晶莹泪珠更是奔涌流淌,洒落在他的屁股上面,又被许多饥
渴的樱唇香舌迅速舔吻咽下。

虽然有这么多美少女服侍着自己的下体,后庭菊花上甚至能感觉到清丽侠女
柔滑香舌颤抖抽插的可爱情状,伊山近看向媚灵的目光却是灼热而充满情欲。

随着修为的加深,他更能感觉到媚灵的强大,和对他的极度诱惑,只叹媚灵
一直不肯将那惹火娇媚玉体托付给他,害他只能在这些凡间美女身上泄火。

突然间,他和媚灵心头同时狂震,整个空间也随之震荡起来,暴风掠过,大
地震撼摇动,彷佛要爆发地震一般。他们的目光同时望向防护罩中的美丽仙子,
却见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玉体微动,显然是就要醒来了。

玉镯高悬空中,将万缕光辉洒向它的主人。

在点点星光之下,外表约二十余岁的美丽女修显得极为迷人,窈窕胴体曼妙
绝伦,酥胸高耸,楚腰纤细,修长美腿更让伊山近看得眼中火光直冒。

她缓缓睁开眼睛,在空中舒展肢体,渐渐醒来。

明眸微睁,射出一缕警戒的光芒,如寒光四射,向着周围扫视。

那光芒落到伊山近的身上,让他心中剧震,呼吸也为之停滞。

仅仅是一道目光,就能让他感应到她强大的实力,即使是在冰蟾宫见到的那
些仙子也未曾给他这么大的威压,显然这女修在冰蟾宫的地位不低。

单以实力而论,她的力量要超过他百倍千倍,如果她是高高在上的孤傲仙子,
他就只能算是她面前的一只毫无力量的小爬虫。

「这回可捡到宝了……也可能是捡个祸害回来。她在冰蟾宫这么高的地位,
实力这么强横,结果却被我抓住,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灾祸。」

清高孤傲、冷若冰霜的美丽仙子的躯体渐渐直立,飘浮在空中,将冰寒目光
望向他,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面满含敌意。

清风掠过,拂动她优雅曼妙衣裙,高挑纤美的胴体极为诱人。月光洒落照耀
在她的身上,更显得她风姿飘逸,超凡脱俗,正是绝世美丽的仙子,令人倾慕。

在她的眼中,清楚地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俊美男孩站在面前不远处,而十
几个美丽少女和成熟美艳女郎跪伏在他的胯下,吞吐吮吸着他的肉棒,甚至舔弄
他的睾丸、胯部、臀部,其中一个最为清丽迷人的少女正含泪将舌尖探入他的后
庭菊花,轻柔舔弄时的悲感神情,令人感慨迷醉。

「淫贼!」飘浮在空中的仙子眼中喷射出熊能怒火,咬紧樱唇怒斥:「你做
这样的勾当,定要遭天谴!」

她举起右手挥手发出一道寒光,直向伊山近射来。

这一道光芒的威力足以令伊山近魂飞魄散,形神俱灭。但此地终究是美人图
中的空间,由不得她肆意而为。

媚灵立即举手向天,向着明月一招,就见月光直射下来,仿若有形物质一般,
大片光芒将冰蟾宫仙子笼罩在其中。

她手中射出的那一道光芒在月光中嗤嗤作响,迅速熄灭。

天空明月发出更灿烂的光辉,趁势追袭,月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强大压力让
她俏脸发白,与地面白雪交相辉映。

仙子怒哼一声,娇躯微微一振,头上悬停的玉镯法宝现出万道霞光笼罩住她
的身体,阻挡住月光对她的侵袭。

霞光与皎洁月光遥遥相抗,保持住微妙的平衡,女修也不反击,只是冷然凝
视伊山近,轻启朱唇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将我困在这一阵法之中?」

此地的法则显然与外界不同,她许多仙法都施展不出来,以她的能力,当然
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在极为玄妙的阵法之中,以眼前这男孩的修为显然造不出这样
宏大的阵式,一时也不敢造次,先询问清楚再说。

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伊山近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只是看到她一脸
无辜的模样,不由怒往上冲,喝道:「你还敢说!我和你素不相识,一见面就挨
了你一下,差点就要了我的命!现在又说不记得我,想抵赖干净吗?」

霞中仙子冷哼一声,道:「我几百年来除魔卫道,杀掉的小丑多得不可胜数,
谁能记得那么清楚!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多说,决一胜负好了!」

她知道伊山近既然说了这话,此事就不可善了,到头来还是要动手,不如省
些口舌为妙。

此地的法则限制她使用仙法,但若以本身修为强撼此空间的限制之力,还是
有希望一举冲破此空间,脱身而去。

若到了外面,她可以正常使用仙术,就算眼前男孩躲在法宝空间中,她也有
信心找他出来,用雷霆将他击得粉身碎骨,以惩罚他在自己眼前露出下身淫具的
大罪!

她冰寒清澈的目光不由落在伊山近的下体,看着那根在美少女樱唇中抽插的
大肉棒,心中一跳,小腹下面微微发热,道心竟然有不稳的迹象,不由震惊,深
知此空间十分诡异,显然是双修邪徒所布的阵法,能影响人的精神心智,对自己
道心也有侵袭作用。

想到这里,她再不敢犹豫,立即举起皓白如雪的玉腕娇叱一声,将万道霞光
向上冲去,震得月光激荡,几乎要被她冲破了月光的禁锢。

媚灵玉颜变色,立即举手催动月光对她进行压制,同时向伊山近惶声喝道:
「快些为明月心补满灵力,不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玉手一挥,便有狂风拔地而起,将伊山近连同胯下十几名美丽女子一同吹
上天空,直上九霄,落在皓洁明月之上。

美少女们同声惊呼,口中却仍含着那根粗大肉棒,一个个在明月清风里衣袂
飘荡,仿若月中吹箫的嫦娥仙子。

那霞中仙子也纵身而起,以曼妙身姿飘然飞上天空,身周霞光更加灿烂绚丽,
举起纤手,一道霞光如流星般激射而来,直指月心。

她本是实力高强的伟大仙女,身经百战,早看出了此阵图的阵眼所在,若能
破除月心的法力源头,此空间自然崩溃,连同那操控空间的美女元神也一样要烟
消云散。

媚灵疾速飞上云霄,飘然飞在明月之上,姿态美妙,仿若伴月仙子,以手一
指,明月光芒大作,将射来的霞光化为无形。

晴朗天空之中,这一对美丽仙子遥相对峙,以仙法决战,衣袂飘荡于空中,
身姿美妙至极,令人倾慕。

伊山近看得发呆,在胯下美少女口中抽插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这一对绝色美女实力如此强大,让他不由生出爱慕之心。

自从由冰蟾宫回来,他的实力有所增进,从此对实力强大的女子更加倾慕爱
恋,恨不得与她们同赴巫山,共享极乐。

可惜媚灵坚决不肯现在就与他交欢,而那被困于图中的女子虽然也很诱人,
却一直昏迷并被法宝玉镯保护起来,也无法弄到手。

现在看到她们对战的绝美仪态,伊山近心神激荡,肉棒暴涨,笔直地插入文
娑霓樱桃小嘴之中,龟头插入嫩喉里面。

文娑霓被噎得美目翻白,几乎不能呼吸,只能仰头用恳求的目光看着他。

何琳在一旁看得大为心疼,不由用贝齿狠咬一口睾丸,借以提醒他要注意怜
香惜玉。

这一刻,媚灵又在焦急呼唤。她知道对面那女修正在进行试探,一旦她发觉
明月心中灵力不是,突然尽全力突破,只怕此图的禁制经受不住而崩溃。

伊山近怒哼一声,伸手将正在狠咬自己睾丸的智慧侠女抓了起来,喝道:
「将她给我脱光衣服架起来!」

她的几个姊妹此前都被击败降伏,在空间的法力控制下,不得不听从命令,
含泪将她漂亮的衣裙都扒下,露出雪玉般的胴体,并将纤美藕臂、修长玉腿捉住,
架在半空之中,扶着她的玉体向伊山近靠近。

她们在空中调整高度和角度,让她的处女嫩穴对准伊山近翘起来的粗大肉棒,
渐渐地向龟头凑近。

当柔嫩小穴与龟头接触时,何琳感觉到胀大的龟头灼热温度,不由发出一声
惊恐的娇呼,回头合泪向姊妹们叫道:「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忘了
结拜时的誓言了吗?」

赵飞凤与林晴体力较强,捉住她两边的玉臂粉腿抬起,听到她这样质问,不
由泪流满面,哽咽不能说话。

于芷琼玉膝跪在何琳的臀后,双手托着雪臀,听到何琳如此质问,不由悲伤
哭泣,颤声道:「姊姊,不是我们要这样做的,实在是他说的话我们不能违抗啊!」

说话时,她们的动作也没有停下,将女诸葛雪白修长的玉腿盘在男孩的腰上,
并每人伸出两支葱指,分开她的娇嫩花瓣,让大肉棒可以轻松插入嫩穴之中。

清丽侠女扶着义姊的雪臀向前推去,让红通的龟头插入穴口顶在处女膜上,
微微向里凹陷。

原本从无一物进入的纯洁嫩穴,此时娇嫩蜜肉被胀大龟头撑开,彼此相互磨
擦,感觉着对方的温度和美妙触感,何琳羞不可抑,目光却望向伊山近肩后的文
娑霓,颤声悲泣道:「娑霓,为什么不是你来替我开苞……」

空间中的法力侵袭人的意志,在迷乱之下,她将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让她的
姊妹们大为震惊,骇然瞪大美目盯着她。

何琳已经顾不得姊妹们的目光,只是透过泪幕,盯住文娑霓那知性美丽至极
的娇媚容颜,哭泣悲吟,将自己多年来对她的暗恋都说了出来——在这即将失去
贞操的时刻。

文娑霓虽然恨她对自己的囚禁凌辱,可是见她如此爱恋自己,心中也不由茫
然,对她的恨意似乎也不那么强了。

伊山近被女诸葛的蜜穴夹住龟头,爽得虎躯微颤,见她这么可怜,不由伸过
嘴到她脸上,吻去美目中的泪珠,叹道:「你过来,推她一把!」

文娑霓遵命走来,跪到何琳臀后,托住雪白柔滑的玉臀,心中也不由一荡。

于芷琼如蒙大赦,可是却被伊山近唤过去舔他后庭,不由绝望哭泣着,膝行
爬过明月表面,舌尖继续舔弄他的菊花,并插入进去,对他的菊道进行舌好运动。

「快点插进去,明月心需要灵力补充!」媚灵一边与霞中仙子对抗,一边惶
急呼喝,听得何琳心中狂震,羞辱不堪。

作为江湖尊崇的侠女,她们一个个都心高气傲,将自己的贞操看得比天还重,
谁知道今天落入敌手,自己的贞操甚至不是敌人一定要夺取的宝物,而只是作战
用的战略物资,这让她深受打击,难以承受。

她的结义姊妹们也在悲愤流泪,深觉身为女侠的尊严被践踏至底,简直跟雌
性的动物没多少分别!

但在法力控制之下,她们无法反抗,甚至还要帮忙将女诸葛的花唇分得更大,
纤手握住肉棒向里面插去,帮助伊山近奸淫她们的结拜姊妹,想起当年的结拜誓
言,心中更是痛苦不堪。

文娑霓听她们哭得伤心,心中也自恻然,突然听到梁雨虹悲愤呐喊,催促她
不要心软,一定要好好地修理这些杀人越货的恶女人!

她这才想起姨父被她们害死,心中恨意升起,纤美玉手托住柔滑雪臀,奋力
向前一推!

借着这一推之力,粗大肉棒凶猛地刺破了洁白柔嫩的处女膜,撕裂娇嫩肉壁,
鲜血喷射出来,噗地一声,将正在被迫舔弄他们交合处的清丽侠女喷射得满脸桃
花盛开。

于芷琼心中震惊,怔了一下,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何琳放声嘶叫,痛楚至极,却努力回头,含泪尖叫道:「我的处女身给你了
……」她这话却不是对伊山近说的,而是望着文娑霓叫出来的,对她的爱恋深重,
令人感动。

伊山近却大为不满,噘嘴质问:「你的处女身是她夺去的,那我是什么,角
先生吗?」

何琳却不回答,只是搂住他的脖颈呜呜痛哭。下体撕裂的剧痛和心碎肠断的
痛苦结合在一起,让她几乎要悲愤得疯掉了。

如此高傲的美丽才女、暗中控制江湖强大势力的著名女侠,今天却落到如此
惨境,被自己的结义姊妹们抓住,按在一个小男孩的肉棒上面,被他夺取了贞操,
每一样想起来都让她发疯。

她的三个结义姊妹同声悲泣,忍不住愤怒咒骂这长着大肉棒的小小男孩。她
们的动作虽然被控制住,但骂人的本领还没有丧失,直骂得伊山近火冒三丈,抓
住何琳大肆狂干,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抽乱插,鲜血四散迸射,凄美壮烈。

何琳被干得痛楚尖叫,纤美玉体剧烈震颤,被他的胯部撞击得雪白裸体如风
中残烛般摇荡不休,粗大肉棒在她的处女花径中狂烈抽插,将被撕裂的伤口撕到
最大,龟头还在一下下地凶猛撞击娇嫩子宫,痛得她死去活来,尖叫声更是惨不
忍闻。

这时刻,媚灵与霞中仙子的交战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那女修渐渐测试出了她
深浅,知道媚灵虽然实力强大,但受制于这个空间阵法,如果阵眼中灵力不是,
是可一冲而破,再也难以困住她。

那美丽仙子深吸一口气,奋力娇叱一声,法宝玉镯光芒大作,放射出灿烂霞
光,向着月光疾攻而去。

「唔!」媚灵闷哼一声,优美红唇边挂下一道血丝。

月光骤然衰退,万道霞光漫天飞射,已经压制住了天空的明月光芒。

陡然间,一道灿烂光柱自明月心中升起,疾远射中霞中女子,将万道霞光一
冲而破,猛烈轰击在冰蟾宫仙子的身上。

震耳的轰鸣声狂烈响起,天地都为之震动。刺眼的光芒闪过,霞中仙子已经
退后数丈,身上依然笼罩着防护罩,却已经是黯淡无光。

天空中月光暴涨,弥漫了整个空间。

明月心中,有伐木的小小吴刚,挥舞着一根粗大斧柄,狠狠地讨伐着月中美
丽嫦娥,干得她嘶声惨叫,娇媚的雪白胴体在他胯部的猛烈撞击中摇荡不休。

鲜血不住地从美丽嫦娥下阴中流淌出来,一起流出的还有大量蜜汁。伊山近
猛烈地吸取女诸葛的处女元阴,那激烈的快感让她无法忍耐,惨叫声中也带上了
几分媚意,渐渐地化为淫媚浪叫,震荡于明月之中。

「真淫荡啊!」伊山近挺胯狂插着她的紧窄嫩穴,一边还伸手捏住她胸前的
嫣红乳头,调笑道:「干得你是不是很爽啊?被强奸也会这么淫荡,虽然早知道
你变态,可是淫荡成这个样子就要高潮了吧……」

「你胡说!」何琳哭泣尖叫着打断他的话,不由自主地挺动玉臀迎合他的抽
插,颤声悲泣道:「我才没有淫荡,也不会高潮……」

「骗人!」伊山近毫不留情地揭穿她的假面具:「现在不就要高潮了吗?」

他站在明月的中心处,奋力挺起胯部,双手抓紧柔滑雪臀大肆狂插,速度越
来越快,磨擦带来的快感迅速增强。

她的嫩穴因为是第一次被插,还紧窄至极,里面有肉环牢牢箍住肉棒,而花
径内部的肉壁也极为娇嫩,磨擦得肉棒极爽。

何琳也同样是更加爽快,肉棒磨擦花径肉壁的快感、处女元阴流过肉壁的美
妙感觉和双修灵力拂弄肉壁的销魂刺激一同袭来,让她尖声浪叫,纤腰粉臀不住
地扭动,狂干着伊山近,兴奋至极,忍不住发出颤抖淫声:「啊啊啊啊,好舒服
啊……j

她的结拜姊妹们含泪扶住她的玉臂粉腿,将她推前拉后,迎合着伊山近的抽
插。而清丽侠女已经接替了文娑霓的位置,跪在地上绝望哭泣着,奋力推动结义
姊姊的雪臀,让伊山近的大肉棒能够插到最深,一下下地撞击在纯洁子宫上面。

迷茫月光笼罩住了他们的身体,肉眼不可见的灵力从他们身上飘浮出来,渗
入月亮里面。伊山近的大肉棒晃动着,同时开始吸取元阴和内力,并通过经脉一
直流转到双脚心处,从涌泉穴一直流入月心,补充着月心中的灵力。

空中的霞中仙子已经开始了反击,一次次地试图挣脱束缚,冲破美人图的禁
制。但此时阵眼处的灵力已经得到了极大的补充,媚灵指挥月光困住她,游刀有
余,脸色也渐趋平静,有喜悦之色涌起。

那霞中仙子的脸色却越来越惶急,忿然娇叱着发动反击,霞光与月光在空中
交相撞击,发出轰然震响。

图中空间一次次地剧震,玉峰颤抖,白雪飘扬,就像地震一样。

明月上却感觉不到地震的影响。十几名美少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崇拜的侠女
按着以智慧闻名的美丽侠女挨好,都震恐得几乎要晕去。

而何琳已经是爽得要死去了。她的修长美腿紧紧盘住伊山近的腰部,挺动雪
臀上下晃动,迎合着粗大肉棒在流血嫩穴中大肆狂插,带来剧烈的磨擦快感。

即使是头脑爽得昏沉,她也能感觉到内力渐渐失去,绝望与恐惧袭来,与销
魂极乐的快感混在一起,让她发出绝望剧爽的嘶喊:「啊,我要死了、死了!坏
小鬼头,淫贼啊啊啊啊……你要干死奴家了,再用力些,死了、死了……」

最强烈的刺激涌起,让她最终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震天动地,让对战中的
美丽仙子也听得清清楚楚:「啊啊……亲爸爸,让我死在你的大阳具下面吧……」

她的义妹们羞得泪珠滚滚,想不通平时温柔娴雅、聪明智慧的姊姊竟然会如
此淫荡,让她们忍不住愤恨地在她的雪臀美腿上狠狠拧了一把。

何琳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的灵魂飞上了极乐世界,狂喜地享受着大肉棒
带来的绝美快感,嫩穴花径拚命地狠夹着,将整根大肉棒包裹在温暖蜜道之中,
并狂力吮吸,像要把它里面所有的汁液都吸出来一样。

本来已被蜜道肉壁狂猛磨擦得快要达到高潮,又遭受到强烈的刺激,伊山近
也禁受不住,低吼着抱紧美丽侠女的雪白胴体,肉棒拚命插到最深处,顶住娇嫩
子宫,射出大股大股滚烫的精液,一直不停地射着,直到将子宫灌满为止。

最后一滴元阴与内力也顺着他的肉棒流人体内,化入明月心中。而明月也散
发出灿烂光芒,将大量灵力反灌回到他的体内,让他体内灵力充沛,修为被强行
提高了一级。

明月当空,光芒四射。一切繁星都为之黯淡无光,霞光隐藏。

那霞中仙子感觉着天空中压力极速增大,愤怒地大声尖叫道:「邪异妖人!
用这种邪门手段,算不得真本事!」

但这也只是不甘心失败的绝望呼喊,明月散发出来的强烈力量让已经衰弱的
她无法抵挡,窈窕美丽的倩影最终被团团月光包裹起来,升上天空,化为一个光
茧,与占据天空的浩大明月相比,就像一颗只能散发微光的小小星星。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最爱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