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同学妳又坐过站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同学妳又坐过站
[完][作者不详]

我是一个刚上手的公家的车司机,算是个新手菜鸟,已经开了将近两个拜。开公家的车接泊每天上下班的上班族及上下课的学生是我的天职,不管刮风下雨,我都得要载乘客安全地抵达目的地。

我开车的路线总是会经过图书馆,所以乘客也大多是在校念书的学生,对于莘莘学子们来说,我对他们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也常会因爲他们而感受到他们年轻的气息。

既然是菜鸟,开车的班次自然就是老鸟不愿意开的时段,所以每每我都是最晚下班,开最后一个班次。也因此我总是弄得很累才能回家休息。刚开始还好,如今,我对这些老鸟也多所怨言,上晚班就算了,今天上午及下午还叫我补班,我简直快累到翻车了。开车心情不好,服务品质自然就差。

「老伯,请慢点上车,小心点。」

「喂!年轻人,我又坐到你的车了。」

「是啊!老伯!我们还真有缘。」

这个老伯总是在这个时段同一个地点搭公家的车,他下的站只有三站,每次总会跟我道谢后才下车。

「谢谢!」

「不客气!老伯请慢走。」

以上这是第一个礼拜的情形。如今看到这个老伯上来,我可是没那麽多耐心。

「老伯!你快一点,我还要下班呢!」

「啊你这个年轻人,怎麽这麽没有礼貌。」

「啰嗦!快下车啦!」

「那你总得让我把两伞打开吧!」

「谁理你啊!快下车。」

那位老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才下了车,。我才没给他开伞浪费我时间的机会,关上了门,又要开往下一个站。由于时间已是近十一点左右,所以车上的乘客也特别的稀少,也特别冷清,而我也已经是累到翻天,想要快点回起站休息。

外面正下着雨,而车子不久便要在图书馆的站停靠,快到站之前,我已经看见她了,不过她没带雨具,她也没特别遮雨,只是任凭雨水淋在她身上,我开了门,让她上了车。我看着她全身湿淋地上了车,头发都淋湿了。

她总是坐在中间第一个双人座位,而且上车之后总是倒头大睡,睡得不醒人事。每一次都是我叫她起床。她留着及肩的长发,长得极爲漂亮,但我总是看她睡觉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长,所以我都叫她「公家的车上的睡美人」。

有她相陪,我心情确实好过些,不过她始终没看我一眼,上了车就是闭上眼睛大睡,两个礼拜都这样,今天我心情怀透了,透过后照镜看到她不理人像往常一样上车就睡,我的心情又低沈了起来。

中间站还有一些人上下车,不过爲数不过十个人次,车子花了大概三十分钟不到便即将抵达终点站,而我见她还是像平常一样始终没下车,睡得很熟,好像我是她佣人一样,总是要我叫她起床,我辛苦注意路况开车,她安安稳稳地睡到站还未醒,啥米态度??!心情超不悦,车子开到起圪站,我将车子驶进停靠处后,便将车上的灯全部关上,车门也关上,手刹车一拉,安全带一松,便离开驾驶座往她的座位走去。

「同学!终点站啰!」

我这一声并没有叫醒她,便用手轻拍她的肩膀,

「同学!最后一站啰!妳快醒醒吧!」

这会儿她才从睡梦中清醒,揉揉她那睡眼惺忪的双眼,

「是吗……我又坐过站了吗??」

「是啊!妳要在哪里下?!」

「xx社区下车。」

「那好吧!我正要下班,坐我的机车,我送妳回去。」

她无奈地点点头。我回到驾驶座开回公家的车的休息起站后,便带她下了车,来到我机车旁,让她坐上我的后座,并递给她一顶安全帽,等她乖乖地扣上安全帽后,我便朝她的家迈进。

这是之前的情形,今天我老大疲气没那麽好,又想要我做白工啊!之前,她每次一上车后几乎都是相同的情况,若是没经过我叫醒她,她十次总有九次会睡过站,后来我都会好心的提醒她下车她才能在她要下车的站下车。

但对于我来说,要我经常送她回家,这简直是一种负担,她又不是我的谁!一个高中女学生,书念得这麽勤奋,总是要搭最后一班公家的车回家,就应该知道治安不好,不是天天可以这样。何况…她确实长得比一般高中女生漂亮好几倍,如今落到我手里,正好我今天正想找人发泄,美人,妳今天的运气是差了些。

此时车内的光线靠得是外头行人道上水银灯照射,她安稳地睡着,睡得不醒人事,而我看着她清新可人的脸庞,心生欲念,加上她因下雨而淋湿的校服上衣,里头的胸衣已清晰可见,黑色的裙摆盖不到膝上,因爲她有一双修长的大腿,这让我再也无法拥有理智,精虫瞬间上脑。

我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将她移至后座宽厂的位置,她的头因爲我抱在怀中而偏向另一边,不过她仍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见她睡得深沈,用手抚摸她皎好如明星般的脸蛋,越看越喜欢,真的是太美了,我的嘴忍不住地吻住她的红唇,而我的手也没有松懈,迅速地解开她上衣的钮扣,便见到一对挺立的胸部被粉红色的胸衣衬托住,我看得脸红心跳,我的两只手饥渴地握住她那完美的双峰,不断地画圆,而我的下体此刻硬挺而出,靠在她两腿之间,并且隔着她的百折裙抵着她的私处,不停地上下磨蹭。

我揭开她的胸衣往上翻,看见她稚嫩的粉色蓓蕾,忍不住俯身用口直接吸吮着,接着用舌尖轻触、轻舔,她的蓓蕾受不了我的挑逗而激突,这时我用牙齿在她的蓓蕾上轻咬着,舌头也跟抵着她渐红的蓓蕾。

接着我的手移了下去,两手翻开她的黑色的百折裙,里头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我伸手摸向她有些股起的私处,并用手掰开来,发现她下体正塞着一块卫生棉,我替她取了下来,并用微弱的光线看着上头有着月经已干的颜色,我轻舔了一下,并用鼻子一嗅,多麽清新的味道,更让我的欲望高张到无止尽。

我放下她的卫生棉,两手掰开她的私处,属于高中女生的鲜红色在暗淡的灯光下更爲鲜明,我用右手的中指轻轻地向内探,才进入不到一个指节就难以进入,我明白她还是处女,不想这时就破坏掉,在她的阴道口外头抚摸扣弄几下后,我便用舌头轻舔,接着用嘴巴凑上去吸吮着她的阴道,她不自觉地发出了闷哼及呻呤,不过仍是睡得很熟。我这些兴动无非是想让她的阴道有湿润感,好让我等会儿好好地抽插她的阴道。

当我感觉到差不多的时候,这时我掏出已硬挺许久的肉棒,慢慢地靠近她的阴道口内,轻轻地用龟头碰触她的阴道口,在外头不断地环绕着她的阴道口。而我用手指探她的阴道口周围,并到达她的阴蒂位置,开始轻轻揉捏,好让她的甬道内更加湿润。当我觉得该是时候了,便将她的身体扶正,双手拉开她的双腿向外掰开,好让我更能进入她的阴道,就这样,我慢慢地进入,深怕会把她吵醒,龟头进入不到一半,却发现行不通,她处子之身让我的龟头前方有了障碍,我当然兴奋,我让她的两只手臂靠在我肩上,我的手顺势将她环环抱住她的腰及臀部,我的肉棒并未离开她的阴道口,身体向前倾并让她的头及上半部的背倚着座位的椅背,而我的膝正抵着椅子的边缘,待我调整好姿势后便用全身的力量一股作气大力地向她的阴道进入,果然整个肉棒直捣黄龙般地进去,让她的阴道口直接抵到我肉棒的根部,我用力向下顶至她到最深处,不过她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看见我在她的身体上面,等到她的直觉有了反应,身体告诉她很痛她才高分贝地嘶喊道:

「啊…………好痛………」

我知道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只是喊出她心里的感觉,等到她不可思议有人正抱着她,明白她的阴道正被一个人的肉棒插入后才深觉有异状,这时她感受到下体的胀痛是非比寻常的,这才知道要反抗,用手开始对我的背锤打,并对我吼道:

「大叔!你在做什麽?!快放开我!…」

她的脚没经验的不断向外踢,只是她踢的只是空气,毕竟没有经验,不知怎麽抗拒我对她的侵犯,虽然她想推开我,可是一个高中女生如何能抵挡中年男子的力量,只能不断地哭泣道:

「放开我…求你放开我…救命啊!」

我并没有对她说什麽,也不管她是否愿意,用力地并继续大力地向她的阴道内抽插,每一次的深入都是我最用力的插入,直顶她最深处,尽管她的声音从喊声变成了叫声,毕竟我门窗早已锁紧,密不通风,而且公家的车的起站设立之处极爲偏僻,根本不会有人听见,她的叫声、她的救命声,任凭她怎麽喊都不会有人听见。

到了最后,她的喊声只能无助地变成了呻呤声,不断地深呼吸,因爲我每一次的抽送都极爲大力,让她生平的第一次就感觉到上气不接下气,不仅仅是疼,而且是痛到无法呼吸,嘴里也不断地讨饶道:

「放了我吧!…不要……喔…好痛…恩……恩…喔……不要…」

大概是她阴道太过紧实,我抽插了十分钟就想要射精,我停了一会儿,将她的双腿并拢后便继续地抽插,之后向前推并用力冲刺。她大概是意识到我快要射精了,便要求道:

「大叔,求求你,别射在里面好不好,我不想当学生就做未婚妈妈。」

我当然没有答应她,我决心要找人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而且竟然已经决定要做,就做个彻底,反正如果东窗事发后都是会判重型,不如就一次爽个够。

我再度扶住她的腰,用力冲撞她的阴部,她也不住地喊疼,最后热呼呼的精液冲进了她的甬道并直达子宫,而她正无助地流泪不停并道:

「不……不……,不要……不可以…」

看着她像个泪人儿,我一点也没有要放开她,而此刻她的阴道内有一股血红色的液体从阴道内向外溢出,我知道我的精液正夹杂她的淫液灌满了她整个阴道,让我又有想要再一次侵略她的念头。

我看后头的座位是三个座位连在一起,我让她的身子横坐在座位上,自已也跪坐上了这个座位,擡起她两个修长的大腿放至自己的腰上,肉棒又再次进入她的阴道。

这会儿她清楚地感受当我肉棒一进入她的阴道,她的疼痛便开始在她身上流窜,

「啊!………痛…大叔!你饶了我吧!」

我仍然是不予以理会,全身压向她,并亲吻着她的嘴唇,肉棒不停地在她阴道内开挖并深入,我看着她挺立的双峰在我的抽插下不断地地起伏,整个脸又向下埋进她的胸膛,真的是舒服极了,肉棒此刻更加硬挺,加快了抽送她的速度。本来以爲射了第一次后可以再持久些,可是她紧密的阴道并不允许,又让我很快有了要射精的念头,我不断地加速并做最后的冲刺,终于又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她体内,并用力顶至她的最深处,直到泄光爲止才舍不得地拔了出来。

我办完事后,坐在她旁边,她则是无力地摊在一旁,我替她扣上钮扣,并用手将她阴道周围的落红血渍擦拭干净,并替她穿好内裤。

她哭得好伤心,不断地锤打着我,

「爲什麽你要这麽对我?!」

我什麽话都没说,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她旁边。

当晚,我又载她回家。到她家门口,她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而我也悻悻然地离开。

隔天,我仍然是开最后一个班次,到了图书馆的那一站我停车,门一开后上车的人不是她,我关上了车门,正准备离开,忽然后照镜后方有一个人正挥着手要我停车,我开了后门让她上了车,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手上还拎着一袋东西。

我见她缓步地朝我走进,我并没有开车,只是关上了后车门,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只能带有忏悔的心情静静地望着她。

没过多久,她忽然发出声音对我道:

「大叔!饿了吗?!」

我很错愕地回道:

「有一点。」

她举起拿在手上的一袋东西道:

「这是我替你买的宵夜,快吃吧!」

东西我接过手中后她就笑嘻嘻地坐在我的正后方,我问她道:

「一样是在xx社区下车吗?」

她这时摇摇头道:

「不,我要在起站下。」

我回过头来狐疑地看着她,她的答案是笑得很肯定。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