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美人图第三集第三章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第三章  凤凰浴火

伊山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异景,茫然想道:

「这就是极乐世界吗?」

望眼看去,四周到处都是雾气升腾,茫茫一片。

雾气的颜色呈乳白色,远处却有粉红色雾气飘荡,丝丝向这边涌来。

远处,也有黄色雾气涌起,四处漫卷,与腓红雾气渗入白雾中,渐渐融合为
柔媚色彩,弥漫在伊山近的周围。

清风拂来,雾色微散,渐渐化为透明。

伊山近的视线渐可及远,惊讶地发现自己飘浮于虚空之中,脚下空荡荡一片,
没有任何可借力的地方。

天空中突然响起悠扬的乐声,柔和光芒从天上照射下来,映在他的身上,将
他的脸微微映红。

无数花瓣从天空飘然落下,在清风中漫天飞舞,搅得虚空中到处飘满花雨。

紧接着,无数鲜花悠悠落下,在空中争奇斗艳,缓缓绽放。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醉人的花香,伊山近被各式各样的奇异鲜花包围在中问,
瞪「果然是琼玉瑶台,随心所化吗?」

伊山近惊异思忖着,向那女子问道:疮是哪里,你是谁?「

天女微微一笑,如鲜花盛开,令人迷醉:「此地是美人图内,妾身是图内画
灵。」

「美人图里面的空间?」伊山近愕然瞪大眼睛,四周遥望,只见玉山巍峨,
占地广阔,茫茫无际。

此图中的空间,辽阔无边,而且可以化出玉峰瑶台,显然是能够感受到他的
心意。

曾经听人说过,上古神仙拥有强大法宝,就像《太极图》、《山河社稷图》
中,有无尽广阔的区域,虽是幻象,却与实景没有什么分别。

当初赤精子手持《太极图》,将逆徒化入图中,卷起随手一抖,将逆徒化为
飞灰。

又有杨敌借来《山河社稷图》,将上古妖猴收入图内,生擒回去,明正典刑,
都是市井说书先生口中啧啧赞叹的神奇法宝。

今日一见,才知道仙家宝贝,果然变幻万端,令人叹为观止。

那女子悠然微笑,柔声道:「自从老主人将妾身封在此地,已经过了两千余
作,今日方才得见公子,实是媚灵之幸!」

「你叫媚灵吗?」伊山近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突然看到云雾衣衫飘涌,露
出胸前如玉肌肤,欺霜赛雪,散发莹润光泽。

伊山近不禁暗自咽了一口口水,眼中射出欲望的光芒他

绝美女子看到他的目光,抿嘴咯咯娇笑起来,声音如银铃一般清脆动听。

樱唇微启,香气袭来,她在欢笑中腰肢轻摆,诱人的魅力如潮水般涌来,将
伊山近的心吞没。

雪白的酥胸微露,玉乳高耸,随着欢笑而微微颤动,看着云衣内雪白柔嫩的
乳房,虽然只看到一点,却也让伊山近欲火狂升,不能自已。

如此绝色美女,简直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妩媚性感女子,伊山近热血上头,低
吼一声,就向她扑了过去。

在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将她按倒在地上,用自己的大肉棒粗暴地插进
她的嫩穴,干得她哭泣呻吟,让自己享受到无上的快乐激情。

美女咯咯娇笑,柳腰轻扭,将他的扑势轻松躲过。

伊山近从她的身边冲过,已经冲出瑶台,踏足虚空云雾之中,却没有向下跌
落。

他立足云雾中,回身望向笑得花枝招展的妩媚美女,虽然还是欲火中烧,心
中却有一丝清醒,惊愕想道:「为什么见了她,我就忍耐不住心里的欲望?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媚术?」

想到这里,他立即跌坐于地,盘膝坐于云雾中,默恶心诀,运起海纳功,抵
御心中欲火。

灵力在经脉中运转,可越是运功,心中欲火就燃烧得越是旺盛,简直像要烧
穿理智一般。

终于,他忍不住跳起来,两眼通红地低吼一声,向着那美女来了一个饿虎扑
食,恨不得当场将她按倒在地上,用大肉棒狠狠干她个死去活来!

女子轻拂衣袖,纤柔玉体飘然飞退,看上去动作不快,却一眨眼就离他十几
步,根本就扑不到她半片衣角。

伊山近扑了几下,徒劳无功,停下来努力让自己神智清醒,暗叫道:「不好!
心里肯定有问题,如果追不上她,会不会欲火焚心而死?」

那美丽女子抬袖掩口,柔柔而笑,妩媚明眸中尽是戏谵笑意。

「海纳功我都练到这么高层了,还是一点用都没有,该怎么办才好?」

伊山近剧烈地喘息着,下体肉棒高高挺起,硬得像铁棍一样,满脸滚烫通红,
胸中就像着了火,被烧得越发痛苦。

脑中灵光一闪,伊山近突然想起自己还知道另一套修仙功诀,只是一直没有
修练成功过,现在死马当成活马医,拚命试一下好了!

他立即跌坐盘膝,运起当初从洞府玉壁上看到的修仙法诀,让灵力从另一经
脉中穿过,运行这套法门。

从前练习这功法时,灵力总是无法进入相应的经脉,但此时微一动念,灵力
从丹田涌出,如水银泻地般,顺利地流入了那难以开启的经脉之中。

伊山近心中一喜,立即感觉到神志清醒了许多,精神大振,立即催动灵力,
让它循着玉壁金字上所说的经脉路线运行起来。

雾气渗入他的肌肤,从前艰涩不通的经脉,此时在云雾渗透之中,竟然十分
顺滑,灵力可以顺利通过,虽然时而还有痛楚艰难,却已经是极大的进展了。

灵力很快在这套新的经脉中运行了一个周天,伊山近毫不停顿,将功诀一遍
遍地修练起来,渐渐神志清醒,感觉欲火虽然仍是旺盛,却已经能够掌握,不至
于剧然失控了。

那女子怔怔地凝视着他,如画般的眉宇中现出一抹惊异,幽幽叹息道:「果
然是《烟客真经》!原来你真的是老主人的传人?」

伊山近又将灵力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后,睁开眼睛,凝视着这美女,问:
「你说的老主人,是指谢希烟?」

在他眼中,这女子仍是美丽性感,浑身上下透出无尽媚意,诱人至极,显然
并非单靠媚术诱人,只凭她本身姿质,就已经是天下超一流的绝丽女子了。

天女点头,幽叹道:「自从妾身被他降服以来,拜他做了主人,被封在这美
人图中作画灵,已经两千余年,公子是我成为画丛后见到的第一人,自然是他的
传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进入到这美人图中!」

她容颜怅惘寂寞,幽幽叹息声中,让人忍不住也随着她一起心酸起来。

「媚术好强!」伊山近暗自心惊,开始细细询问她的来历。

这女子两千年没有见过人,突然有人陪她说话,心中也有些兴奋,对他倒也
有问则答,解释此图的来历。

原来谢希烟炼器的本领也是天下一流,而且心高气傲,因为听说上古时仙家
所拥有的法宝,如《太极图》、《山河社稷图》之中别有乾坤,妙用无穷,也发
誓要炼出一件法宝来,不能被上古仙人比了下去。

他到处搜集珍奇材质,准备炼制法宝,并为此不惜灭了几个修仙门派,将他
们历代珍藏的珍稀炼器材料横扫一空。

初步炼制此图用了他几十年的时光,后来又降服了一个兰心慧质的女修,将
她封在图中作为画灵。

这女子本也是出身于修仙名门,在修仙界名声显赫,被人视为当时最美的仙
子,只是在争夺门派之主的斗争中败下阵来,被逐出本门,流落江湖,飘零无定,
时受欺凌。

她在被众多窥伺她美色、法宝的修士围攻时,谢希烟偶然路过,将所有在场
修士击得神魂皆灭,顺手将她封在美人图中,逼她作了画灵,并为她取名为媚灵。

这女子倒也倔强,宁死不屈,除非谢希烟能答应她,替她降服原来的门派,
报了自己被逐出本门的大恨,才肯供他驱策。

谢希烟也没什么意见,再大的门派他都敢孤身去灭,于是将美人图收好,放
入炉中重新炼制。

一年之后,美人图初步成形。他又将图收入温火匣中,继续下一步的炼制。

那放置美人图的长匣,其实也是一件法宝,将未炼制完成的法宝放在里面,
它自然会生出阴阳真火,以温火缓缓炼制,直到法宝材质稳定,精魂神魄凝为一
体时为止。

美人图中有如此广阔的空间,简直可以和上古时同类的仙宝相比,炼制起来
自然极为费力,就算谢希烟天资与能力绝高,也只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将它缓慢
炼制成形,才不至于因操之过急而炼制失败,浪费了这许多极难搜集的珍奇材质。

这一炼,就炼了一千年。直到千年之后,美人图彻底成型,所有材质凝为一
体,匣中温火才缓缓熄灭,自此炼制成功。

而这千年中,这女子也持续不断地修练谢希烟留下来的功法,最终与美人图
合而为一,成为了本图的管理者,操控由心。自此名为媚灵,在此图中寂寞度日。

因为所修功法的缘故,她自有从前的玉洁冰清、清丽动人,又有后来登至极
顶的妩媚性感,单只一个媚眼抛去,就足以令男人心神动荡,欲火狂升。

伊山近因为修练烟客真经的缘故,对她的媚术还有些抵抗力,但她天生丽质
与骨子里的性感妩媚,却是男人无法抵挡的,即使他这么小的男人也不例外。

想到这里,伊山近暗叹一声。他们的年龄从外表看起来相差有一倍,实际上
却相差了有二十倍左右,在她面前,他连小弟弟都算不上。

媚灵却彷佛看出他的心思,笑嘻嘻地道:「小弟弟,我的来历都说了,你的
来历又怎么样呢?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

伊山近搔搔头,尴尬地道:「其实,我不是谢希烟的徒弟,只不过修练过他
留下来的功法。那个谢希烟早就不在了,传说是被人围攻死掉,已经好多年了。
我到这里来,是被人追杀,不小心进来的。」

「追杀?是她们追杀你吗?」

媚灵随手一挥,天空中突然浮现出一幅巨大的画卷,卷中现出九名女子的身
影,正是赵飞凤与彩凤八剑婢。

从图中可以看到,她们正手持利剑,在洞府中走来走去,四处搜寻,眼中杀
机涌动。

赵飞凤还在大声下令:「找到那个小子,不用多说,一剑刺死,免除后患!」

听着画卷中传来的声音,伊山近气得脸色通红,紧握双拳,指甲深深地嵌入
掌,uo

媚灵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柔声问道:「你是不是很想报仇?」

伊山近用力点头,媚灵微微一笑,柔声道:「我当初被封在此地,就受了老
主人的命令,协助进入此图的人,做他想做的事。但前提是,他必须得到美人图
的承认才行。」

伊山近精神一振,如果能有她帮助,或者真的有希望报仇雪恨!

「怎么得到承认?」伊山近涩声问道,心中有些紧张。

「那就得通过试练!」媚灵仰头向天,突然纵身一跃,如离弦利箭般直冲上
天,在云雾中消失了踪影。

「等一下,是什么试练?怎么才算通过?」伊山近在她身后大喊,却只能看
着她香踪飘缈,再不留下半点踪迹。

伊山近呆立半晌,突然觉得心浮气躁,欲火狂升,心中暗叫不好,立即盘膝
坐下,默运烟客真经,让灵力在经脉中流动。

那丝丝排红云雾中,都带着催情的力量,渗入他的体内,如果不能适当应对,
可能会欲火焚身而死。

伊山近闭目调息,让灵力流过经脉,将那一丝丝腓红云雾化解,消融在灵力

中。

那些腓红云雾,遇到他的灵力,如雪落水,立即融入经脉,让灵力迅速增长,

渐变得壮大。

伊山近暗自惊讶,却不遐多想,只顾运行灵力,让灵力如水流般在经脉中流
动。

这股水流,开始时如细水溪流,后来渐渐增长,不停地吸收着腓红云雾力量,

终化为强大灵力,如河流般涌动在经脉之中。

云雾越来越浓,弥漫在整个天地之中,将他的身体彻底包围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伊山近收功站起,看着四周包裹着自己的团团云雾,眼中精
光暴射,那各色云雾竟似被他眼中的光芒穿透,变得稀薄起来。

即使四周依然云雾涌动,伊山近的目光却已经可以透出数十丈之外,清楚地
看出,这些群山、云雾,都不过是法宝中蕴含的法力,化出的幻象。

经历了此中修练,伊山近体内蕴含的灵力暴涨,实力大为增强,比之从前要
强了许多倍。

他一直无法修练的烟客真经,现在终于可以练成,威力奇大,让体内灵力增
长速度极快,比之海纳功要强得多了。

「难道谢希烟留下这心诀,就是作为美人图的钥匙的吗?还是说,在美人图
中修练烟客真经,才有可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仰起头,望向天空中央的皓月。

那皎洁的圆月,将柔和的光芒洒向整个空间。

在他的灵眼看来,圆月洒出的并不止是光芒,还有无尽的法力,支撑着这个
空间的运行。

那就是整个空间的中心,以及所有防护法阵的阵眼。如果要成为这个空间的
主宰者,也许就应该从正中心处下手。

疾风吹来,英俊少年站在瑶台之上,衣衫被吹得向后拂动,猎猎作响。

想起媚灵离开时留下的暗示,伊山近突然在风中长啸一声,纵身跃起,如离
弦利箭般笔直射向天空中心的明月。

他的身体穿透云雾,飞速射去,耳边听着风声呼呼作响,眼前的圆月越来越
大,迅速地接近了它。

在这个空间,外界的许多法则都被改变,就像他可以轻松飞起一般。一旦拥
有了烟客真经锻炼出来的灵力,操控本世界的法则并不是太难的事。

转瞬间,他就已经飞到了明月之前。此时的明月,已经有数百丈广阔,光芒
却依然柔和皎洁。

看着那明月已经近在前方,伊山近举起右拳,厉啸一声,挥拳砸向它的中、
心。

他的身体如箭射去,右拳狠狠砸中月心,向着里面穿透进去。

一股强大灵力透入明月中心,明月发出一声清冽的脆响,整个空间都为之震
动。

伊山近悬停在明月之前,咬紧牙关将体内灵力驱入明月中心,只觉那里有庞
大的吸力,源源不绝地吸收着他的灵力,迅速将他的灵力抽空,只剩一个躯壳,
最终力尽而竭,心志一松,向着地面落下去。

天空中心,明月迸发出灿烂的光芒,洒向整个世界。脚下的群玉山峰震动起
来,清风云雾也都发出阵阵呼啸。

那是欣喜的呼喊声,整个空间都兴奋得颤抖,为它们有了新的主宰者而欢呼。

伊山近的身体在空中缓缓飘落,于风雾中舒展着四肢,看着天空明月,只觉
-片心旷神怡。

他刚才修练灵力结束时,感觉灵力涌过心头,突然福至心灵,霍然明白要掌
控这个世界,只有如此做不可。

在这个世界,谢希烟留下了太多的讯息。有时不用人说,他自然就会明白,
彷佛在空气中都有讯息涌入心中,让他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他也知道,现在只是掌控这个世界的第一步,随着他的灵力越来越强,这个
空间最终将成为他的私有物,被他得心应手地驱动使用。

这强大的法宝,绝不止有这么点功用,其中的奥秘,将由他一点点地发掘。

他的身体轻松如羽,飘然落向玉山顶部。

一双温暖柔滑的玉手接住了他,媚灵出现在他的身边,粉面含春,柔声微笑
道:「恭喜公子,这么快就通过了第一层试练!」

伊山近成功地掌控了本世界的中心,心情开朗,充满豪情,微笑看着她,突
然伸出手,捏向她高耸颤动的乳房。

媚灵娇呼一声,慌忙退后,玉乳却被他轻捏了一把,羞得俏脸微红,掩胸悴
道:

「公子怎么这么不正经!」

伊山近只觉指问滑腻,冰肌玉肤手感极好,彷佛还有什么东西从指尖流入体
内,让他的心坪然跳动,下体肉棒暴胀,在胯问支起了帐篷。

媚灵掩面不肯多看,娇躯疾退到数丈外,阵道:「公子不要以为掌控了明月
心就可以对妾身为所欲为了,还早着呢!」

伊山近心情愉悦,无惧无畏,扬声笑道:「那要怎么才能一亲你的香泽?」

「至少要变得很强,那样才能彻底掌控美人图,那时妾身自然予取予求了!」
美人柔声说道,明眸轻扫他的下体,媚意无限。

她又幽幽叹道:「其实老主人建立这个空间,也是想要锻炼后世子弟的,好
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变得很强。可惜他收徒要求太严,一直都没有收徒,妾身等了
两千年,才等到公子出现,请公子不要让妾失望!」

伊山近一挥手道:「先不说那个,我有些仇敌在外面,先替我收了她们!」

他的心神已经部分融入空间之中,知道了美人图的一些功用,自然想用它来
对付外面的九名女子。

……

崎山底部的洞府之中,那几名美女仍在仔细搜寻伊山近的下落。

在美人图内部的空间中,伊山近打坐修练已经有一天一夜,而外面却只过了
顿饭工夫,仙家法宝的奇异力量,果然是凡人不能忖度的。

赵飞凤仰头望着天空中高悬的美人图,神色变换不定。

那上面的美人,已经渐渐隐去,而图画射出的光芒也在变幻,时强时弱,到
了后来还发出微微的嗡声,彷佛在欣喜欢呼一般。

她自然不知道那是美人图在沉寂千年后终于认主后的狂喜表现,心中却也在
打鼓,回身喝道:「小彤,快出去叫人来把这里团团围住,就算找不到那个臭小
子,也绝不能让这法宝出什么闪失!」

守在门边的一个俊俏美婢答应一声,回身就向门外走去。

突然之间,悬停在空中的美人图金光大作,将灿斓光华充满整个洞府。

所有的美婢都惊呆了,小彤也立住脚步,惊讶地回头看向美人图。

在图画之中,媚灵的身形缓缓浮现,姿态却与刚才有些不同,目光柔媚地望
着那九名凡人女子,唇边带着一丝轻蔑怜悯的笑容。

云雾涌现,自图中喷薄而出。一个身影在雾中现出,在金光照耀下,恍若从
天而降的神明。

八剑婢都惊得不知所措,只有赵飞凤微眯双眼,努力运足内力到眼上,抵御
着耀眼金光的照射,突然怒喝一声:「原来是你这个臭小子在装神弄鬼!」

腓红云雾缭绕之下,伊山近从雾中踏咄,朗声喝道:「你们这群倚强凌弱、
抢男霸女的贱婢,今日就是你们的报应临头了!」

他伸手一指赵飞凤,怒喝道:「贱人!」又向八剑婢喝道:「贱婢!你们当
初抢我付出重大牺牲才换来的美玉时,可想过有今天吗?」

小碧离他最近,被他一声「贱婢」骂得满脸通红,娇叱一声,纵身冲上,挺
剑疾刺向他的肩头。

伊山近身形一闪,速度快捷至极,轻松地将她的剑势躲开,冷笑道:「放下
屠刀,犹未为晚。如果不能回头向善,今日小爷就要替天行道了!,」

洞府门口的小彤最是伶牙俐齿,跟人拌嘴是一把好手,闻声回骂道:「你这
个臭小子、乞丐出身的小杂种、卖屁股混出头来的兔子、被人赶得四处乱窜的丧
家之犬,也配说替天行道的话?还是滚回去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尊容吧!」

伊山近听得眼睛发红,回头怒视她一眼,愤然道:「果然是口舌伶俐,怪不
得昨夜把你主人的洞洞舔得水花四溅,让她叫得震天响!」

此言一出,所有美女都震得向后退了一步,这才知道,自己这些天在洞中放
肆交欢的淫乱场面都让他看到了。

赵飞凤面红耳赤,忍不住夹紧双腿,想到自己的蜜穴、菊花还有所有女子隐
秘之处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杀意大增,咬牙怒道:「快杀了他!」

小碧答应一声,正要挺剑上前,却见伊山近向她们扫视一眼,冷笑道:「干
晕了你家女主人之后,又把你这七个姊妹的洞洞都舔了一遍,让她们淫声浪语,
叫得让人动魄惊心!要说毒舌女,你可算是天下第一了!」八剑婢「,嘿嘿,果
然是」贱婢「啊!」

八剑婢闻声都羞得面红耳赤,心中剧震,羞惭至极,一想到昨夜自己的淫浪
丑态都被这小子看光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碧也羞得眼中泪光涌现,看他又要张嘴,生怕他再说出自己昨夜与主人和
姊妹们放浪交欢的丑事,立即纵身疾射向前,挺剑刺向他的嘴,只想一剑将他的
口舌刺穿,免得他再在这里大放厥词。

原本她杀人时还有些犹豫,现在却真的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剑如蛟龙,速
度快极。

伊山近眼中寒光射出,丝毫不躲闪,神手向天一指,喝道:「收!」

天空中的美人图往他指尖所指方向,迅速一个旋转,疾速射向小碧,向着她
的身体卷来。

剑势虽快,却快不过仙家法宝,只见金光一闪,小碧的身影凭空消失,只有
美人图在她原来所在的地方掠过,化出一道幽香风,飘散风中。

「小碧!」几名剑婢都失声惊呼起来,震骇得无法形容。

「不好,他已经会用这法宝了!」赵飞凤失声叫道,心中惶惑恐惧一起袭来,
懊悔无及。

两名美婢尖叫着疾扑向前,挺剑刺向他的胸膛。伊山近微微冷笑,手指旋转,
指挥着美人图在空中飞过,如利刃般斩向两人,只见金光一闪,两名俏婢消失不
见,空留风中残香。

伊山近伸手向上一指,美人图高高地飞起,悬在空中,上面除了媚灵之外,
又多出三个与她并排的美少女画像,都是擎着利剑疾刺的动作,显得英武娇俏,
楚楚动人。

剩下的剑婢吓得目瞪口呆,认得画上那三名少女分明是自己的姊妹,怎么会
落到了画上?

伊山近踏步向前,指挥着美人图在风中呼啸穿梭,疾射来去,轰然击在一个
剑婢身上,将她化作一道光芒,收入图中。

「结剑阵!」剩下的剑婢壮着瞻子娇喝道,围住伊山近,以残缺的剑阵围攻
他,却被他伸手疾指,空中图画如疾风卷来,迅速将她们收入图中。

只有小彤离他最远,见姊妹们纷纷化为美人图中的画像,惊得心胆俱裂,再
也顾不上去救她们,转身就逃,向着洞府门外冲去。

「果然是婊子无情!」伊山近咬牙恨道。想起自己被轮奸后被抛弃在与这洞
府相似的地方的经历,眼圈都红了,恨恨地伸手一指,美人图洒下一片金光,如
疾风般从她背后追去,只向她身上一卷,就将她收入图内,化为了画卷中的第九
个画像。

赵飞凤站在洞府最深处,看得浑身发抖。

仙家法宝的厉害,她比别人都要清楚,也知道凡人是无法对抗修士。可是谁
能想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乞丐小子,竟然也能用仙家法宝,难道他也是修
士吗?

「早知道就不要惹他了……」深深的侮意从赵飞凤心中涌起,想起自己为了
几块美玉、一个少女惹下这么大的强敌,悔恨便如毒蛇般噬咬着她的心。

「这样下去,本帮就会覆灭了啊,先父留下的基业……」赵飞凤咬紧朱唇,
绝望地想着,「现在怎么办,是逃跑,还是跪下求饶?」

她一向、心高气傲,对于帮中的帮众都是高高在上,更不用说伊山近这样的
乞丐了,一想起从前他在街上讨饭的可怜模样,心中鄙夷之意大增,咬牙想道:
「不行,我怎么能向这个下贱乞丐低头!他休想!」

如果不投降的话,就只有逃跑或拚死一战了。以赵飞凤的武功实力,或者真
有逃脱的可能,但她一眼看去,见到画卷中楚楚动人的八名美婢,心中大震:
「我怎么能把她们丢下,自己一个人逃走?」

她凌厉的目光落到伊山近胯间,一眼就看出他肉棒挺起,已经处于半硬状态,
看向她的眼神也微带邪意,显然是已经动了淫欲。

「我要是逃走了,小碧她们岂不是要被这臭小子拿来发泄欲火?」

一想到这里,赵飞凤心中妒火剧燃,怒叱一声,纵身疾速冲向伊山近,挥掌
轰击他的胸膛。

伊山近冷笑一声,伸手一指,美人图从空中飞射过来,抵在她的面前,挡住
她这一掌,金光暴射,向着赵飞凤卷去。

赵飞凤只觉一股强大的吸力向自己吸来,心中震骇得亡魂大冒,慌忙运足内
力,布满玉体,拼尽力量抵挡美人图的吸力。

她也曾受过仙师一言半句的随口指点,知道怎么用内力来抵挡仙家法宝的力
量,虽然以凡人内力抵挡修士灵力如螳臂当车一般,但若对上初入门不久的小修
士,还勉强有一战之力。

这样做,果然有效。吸力到她身上,被遍布身体的内力挡住,无法将她吸入
画中。

飕的一声,她身上所穿的漂亮衣裙上却无内力,都被一吸而入,图画中最末
尾处浮现出一套衣裙图案,还配着束发钗环,与那些持剑美少女并列。

画卷中位于第一的媚灵愕然瞪大美目,掩口娇笑起来,彷佛看到了很有趣的
事情。

这个时候的赵飞凤,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头青丝也披散开来,光溜溜地站
在大殿中央,妙处毕露。

伊山近愕然瞪着她,也仰天大笑起来:「赵帮主的身子,果然美得紧哪!」

她身材高挑,冰肌玉肤现出诱人光泽,高耸的玉峰在胸前微微颤动,嫣红乳
头因紧张而挺立。

纤腰盈盈一握,美腿修长,曲线柔美至极。在洁白玉腿中间,乌黑细毛随风
飘摇,粉红嫩穴在毛间忽隐忽现,别有一番动人滋味。

赵飞凤面红耳赤,羞怒不堪,看着他的目光不怀好意地向自己下礼打量,乳
房嫩穴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毫不客气地对自己身体大肆视奸,让她气得几乎晕去。

雪白贝齿紧咬樱唇,几乎咬出血来。赵飞凤奋力催动内力,抵御强劲的吸力,
美目中精光暴射,现出坚忍不拔的眼神。

伊山近笑容渐敛,面色凝重起来。

他现在心意与美人图相通,能感觉到美人图所受的阻碍,当下催动灵力,指
挥美人图增强吸力,向她卷去。

赵飞凤陡然厉吼一声,身上内力暴增,密布于冰肌玉肤之上。

美人图现出金光,照耀在她的赤裸娇躯上。被灵力一逼,内力也发生变化,
仿若有熊熊火焰疾速燃起,在她的肌肤上喷射吞吐。

她所修练的,原本就是家传的刚猛内力,内蕴火性,一记火焰掌绝学击出,
能让敌人如受火焚。现在被灵力激验,现出了原有的火焰特性。

金光照耀之下,英武美丽的绝色佳人一丝不挂地站在殿中,浑身上下熊熊火
光缭绕,彷佛女火神一般,令人震撼敬畏。

伊山近脸色发白,不断地催动灵力,指挥美人图与她相抗。

他在离开美人图中的空间之前,曾向媚灵询问过控制此图的初层法诀,因此
才能指挥它收取凡人,如果遇到仙家修士,就难以奏功了。

他本想这些仇敌都是出身凡俗,虽然自己灵力不足,只能用低等法诀收取凡
人,却也足够了,谁知赵飞凤竟然如此难缠,自己运足灵力收她,她竟然还有能
力对抗。

大殿之中,一个面如美玉的男孩,与一名高挑性感的美女相对站立,竭尽力
量地对抗,各都吃力万分,却是谁也不肯退缩。

伊山近狂运灵力,美人图金光大盛,撰向一丝不挂的窈窕美人。

赵飞凤闷哼一声,心神动荡,胸中痛楚,也疾运内力相抗,俏脸胀得通红。

在灵力与内力、仙宝和法力影响之下,她的雪白肌肤越来越红,最终变得像
红宝石般,烁烁散发着妖艳光芒。

长长的青丝随风飘散开来,化为宝石红色,妖艳绚丽,动人心魄。

即使是美腿中间方寸之地,覆盖嫩穴的柔细阴毛也渐渐变成红色,随风飘摇,
仿若火中劲草。

突然,她胯下轰的一声,一股火焰从嫩穴中喷射出来,燃烧在美腿中间,彷
佛火莲一般,熊熊燃烧,摇动问放射着灿斓光芒。

在内力与灵力对抗之下,她运用内力过猛,被激出心火,竟然出现这样的异
景。

伊山近讶然盯着火中嫩穴,唇角抽动,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赵飞凤羞得脸如火烧,凝眸怒视着他,拚命狂运内力,心志坚定,踏出玉足,
向前走了一步。

伊山近身子一晃,嘴角突然溢出血来。

灵力对抗,极为凶险。赵飞凤受仙人指点,竟然能用内力发挥出类似灵力的
威力,让他内腑受震,忍不住就要吐血。

赵飞凤精神大振,冷笑着向他走来,虽然每一步都极是费力,却仍坚定不拔,
步步踏在玉石地面上,震得地面微摇。

「这贱人!难道就这么让她得手?」伊山近瞪目怒视着她,想起从前一次次
被她夺宝、灭口、劫美、刺杀的大仇,心中怒火狂燃,陡然厉喝一声,催动丹田
最后的灵力,如长江大河般狂涌向美人图。

刹那之间,美人图光芒大盛,充满整个洞府,耀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与此同时,赵飞凤身上内力也爆发开来,在灵力作用之下,化为大片火焰,
将她整个人裹在烈焰之中。

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性感曼妙身材纤毫毕现,健美玉体飘然飞起,向着
美人图疾射而去。

就像浴火凤凰一般,这绝世美人哀鸣一声,纵身投入图中,化为一道火光,
消失不见。

美人图爆发出灿烂的火光,许久之后才平息下来。

伊山近仰起头,从那洁白如玉的图画之中,看到最末一位,却是张开双臂、
展翅欲飞的赵飞凤,姿态英武,容貌凄美,令人心动。

伊山近心中一松,仰天大笑,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地,晕厥在地面上。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