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初恋情人的Sarah新婚之夜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序章

今天,是我的初恋情人sarah结婚的日子。

2个月前从她手中收到这张请帖起,我便一直气到今天,原来这2年她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家有钱而已!(妈的!我连巾也没有巾过她!)而最可限的是她居然在我爸的酒店举行婚宴,而且还敢叫我给她打个折扣!我当然是装得很乐意,还说会帮她好好的布置,给她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我还叫她到我爸的婚纱店选礼服,当作是我的贺礼。

「卓贤,我今天到你的婚纱店选衣服,你会在店里吗?」

「会呀!三点多人比较少,那个时间行吗?」我真想不到sarah真的这么不要脸。

「那好吧,待会见!」然后她欢天喜地的挂线。

「卓生午安!」

「我三点多有个朋友来选礼服!你们帮我推说我有事出去了,我交待过叫她自己随便挑啦!那个sarah你们都见过吧?」

「见过!」两个女店员急急的应道。

然后,我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等待sarah到来。

「这几件我想穿久了!」我从监听器看到sarah高兴的嚷着。

「真的想不到你嫁的不是我家的公子!」

「卓先生还真大方呀!」

「你的未婚夫条件很好吗?怎么舍得掉下这个金矿?」

二个三八职员还真的当我不在,在sarah挑衣服时不停的问东问西,直到sarah挑好了2件婚纱、5件晚礼服,因为要帮她量尺寸才停口。

「sarah小姐,你的尺码多少?」

「33.23.34。」

「身高?」

「五尺五。」

「那你把衣服脱掉,我还要帮你仔细量一下。」

「可是,那……」sarah指着会客室天花的监听器。

「那没关系啦,只有卓先生的房间可以看到啦,他又不在……」这个三八早不想起晚不想起。

「不要啦,到试身室啦,反正那够大。」sarah嚷着。

「也好,顺道试一下这件婚纱,尺码跟你说的差不多。」然后两个兴高采烈的走进更衣室。而我在办公室看着六个从双面镜后,那些摄影机传来的影像……

「这个更衣室有够夸张的,天花地面连四面墙都是镜!」sarah一边嚷道,一边把自己的上衣翻起,露出了粉红色襄空的胸罩。

「你的身材真棒呀!这可免得在婚纱里穿束衣。」女店员看着她把牛仔裤脱下时说着。

「这样行吗?」只穿着内衣裤的sarah红着脸问道。

「不行,要把胸罩也脱下,你选的婚纱可用不着这个。」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sarah慢慢的把胸罩脱下,露出了一对碗型乳房,粉红色的小乳头。天啊,好美!

「你把手举起吧,我先帮你量胸部。」

sarah依着店员所说把手放在头上,一脸害羞的站着。

「啊……」店员把尺围在sarah乳头上,sarah不自觉叫了一声。

「你可还真敏感啊!」店员一边笑着,一边恶作剧的把尺越拉越紧,我看着sarah的乳房往雨边挤,中间还凹进去了。

「啊……啊……你正经点好不好,这是因为我还没有给人巾过啦!啊……不要再拉啦!啊……」

「好啦,可是真想不到卓先生还真的忍得住呀!居然没巾过你。好啦,要量腰部了。」

「哈……哈……你快点……啦,我怕……痒啦!」

「好啦……23寸……再来是下围。」店员边记录边说:「34……再来是量内胯。」

女店员把尺从腰部围着sarah的阴部,我见她瞄到sarah不好意思的闭着眼,恶作剧的把尺边往上拉。

「啊……不要啦!啊……不要擦啦……啊……啊……」店员还拉着尺磨擦她的下阴,sarah抵受不了刺激,软趴在地上。

「好爽吧……你的内裤全湿了!你真的好敏感啦!」店员边说边更用力的磨着。

「啊……嗯……啊啊……不……要……」

店员见越拉越过瘾,还把sarah的内裤下胯往旁边翻开,想把尺直接往粉红色的阴唇擦。sarah突然不知怎的,抢了店员的尺,还推说要试婚纱,把店员赶了出更衣室,之后坐在地上不断喘气。而我只注视着那两片阴唇,后悔以往怎么装君子,错过一尝香泽的机会……

慢着,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sarah竟拿着那把尺子在磨自己的阴唇,我真的想不到……她还喊着她未婚夫的名子!!

差不多过了两分钟,她才满足的穿好衣服走出更衣室,向店员草草谈了拿衣服的日期便走了。

我满意地把录像机按停,然后急急的走出办公室,趁店员不注意时把尺收起来。

下午二点多,sarah和她的丈夫、四个兄弟和两个姊妹先到会场,她看到会场华丽的怖置,兴奋的拉着她老公说不知怎么报答我,哈!我早就想好啦!

四点多的时候,宾客开始来了,有3个客人拉着新郎打麻将,sarah拉着伴娘想去换衣服,我见机不可失,便拿着那个袋着那把尺跟录像带的袋子跟了进去。

「我要换衣服啦!」sarah见到推门进了新娘房的我。

「这是我给你的贺礼。」我把袋子交过去。

「卓贤……你给我的已经太多啦。」

「这位漂亮的小姐,可以给我们十分钟时间吗?」我向着伴娘说,然后她看着sarah点头便走了出去。

「你做的真的太多了!」

「先看看喜不喜欢?」我指着她手上的袋子,当她看到里面的「贺礼」时,明显的呆了一下。

「我说过要给你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怒瞪着我说,我却自顾自的把录像机和电视机打开,而当她看到电视的影像,她给吓得呆了。

「这卷带子和你手上的是一样的,我还拷贝了不少copy呢!」

「你想怎么样?」她看着电视呆呆道。

我把裤子的拉炼往下拉,拿出自己的鸡巴:「给你一个一生难忘的婚礼!」说完便把呆着的她的头按低,把发涨的鸡巴强挤入她口中,不停的插……

(一)

「呀!」当我正插得过瘾的时候,sarah居然用手把我的丸子用力抓了一下,痛得我泪水直流,痛得跪在地上,而sarah则想趁机夺门而出。

「你不想外面的人知道你的糗事,就给我站住!」我连忙喝道。

果然她给我这样一喝,准备开门的手缓缓放下,一脸无助的呆站着。

「他妈的!敢抓我!」我狠狠的往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把这个放进你的阴道里面!」我从西装袋拿出一个遥控震荡器,得意的把玩着,而sarah当然吓得不知所措,而我更得意的指着电视机说着:「你刚才看到外面的大屏幕吧,我只要把它亮着,外面的人也可以看到新娘子的精彩一面呀!哈哈哈……」

「真的只是这样?……那你给我自己放好了。」

我还以为她真的答应,原来是要给我耍花样,好,我就先跟你玩一下!然后就把那个震荡器放到她手中。

「你先转过去嘛!你这样看着我会不好意思啦!」

「我就是要看着你放呀!」

「不要嘛……」

「我就是要!」

她跟我一来一往的吵着,最后知道说不服我,突然就把那个震荡器往我方向丢,我想不到她会这样,给她丢个正着。

「他妈的!原本我只是想要你帮我吹一下的,可是你这个三八竟敢抓我的丸子,现在还敢丢我,你真的把我惹火了。你现在最好趴在桌上,让我把这个放进去,不然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给亮着!」

「不要……呜……求求你……不要啦!」

「我再问一次,趴还是不趴?!」

「不要嘛……」

「我的忍耐力有限,我再数十声,你不给我乖乖趴在桌上,我就把外面的屏幕给亮着!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待我数到「二」的时候,sarah终于投降了,慢慢的把双手放在桌上,慢慢的把上身趴在桌上,屁股高高的擡着。

「把婚纱拉起!」我以命令的口吻说着,sarah却意外的听话,用双手把婚纱拉起,露出白色的内裤!我慢慢把头凑过去:「比电视上的漂亮多了!」我当然不会放过羞辱她的机会,而她只懂把脸死贴在桌上,不停的落泪。

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sarah,我可以进来吗?」原来是她的伴娘。

「再等一下,快好了!」sarah当然不想给其他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所以匆忙的应道。

「那好,我在这等你,你好了就叫我一声,很多人在找你呀!」伴娘在外面叫着。

sarah明显地焦急起来,压低着声线对我说:「你快点弄啦,我要出去了。」

「哈!好呀,那你得好好合作,把内裤拉低一点呀!」

sarah明显地急得要死,真的把内裤拉下,露出白皙的屁股,我看着那紧闭的阴户,不自主的把脸凑近,用鼻子顶着她的阴户:「还真的有点香呀,以前连巾都不给我巾,现在却这么急要给我玩弄呀!」

「我求你不要再耍我啦!快点放进来吧,不然美美(她的伴娘啦)会怀疑的啦!」

「好吧,你这么想要这个,那我就给你啦!」说完就把她的两片阴唇翻开,把震荡器慢慢放进去,可是真的太紧了,我只好用震荡器开了,刺激着她的阴道口,以便有淫水流出来帮助润滑一下。

「嗯……嗯……不……要……弄……啦!」

「你嘴里说不要,脸上却挂着想要的样子,而且你还真的很敏感呀!」我看着她全湿的阴部,想着差不多可以放进去了,于是把震荡器放了一半进去。

「啊!」sarah突然大声喊着,显然还是受不了硬物入侵自己未经人道的处女阴道,这一喊可把我吓得把震荡器掉了在地上。

「sarah!没事吧?」美美在外面叫道。

「没……没事啦!有蟑螂啦!」她的急智还不错啊。

「那……那有没有捉到?」美美也怕蟑螂嘛。

「我在捉啦!你先不要进来呀!」我抢着道。

「那我在门外等啦!」

「卓贤,不要再弄了,很痛呀!」sarah哭求着说。我当然不管她,而且更直接的用手指刺激她的阴部,而sarah害怕美美听到,只是低声喊着不要,软趴在桌上摇着屁股,希望能逃过我的攻击。

我见她的阴部已经很湿了,便偷偷的站起来,把硬得要命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去,「啊!好紧呀!」我在心中暗爽,sarah却默默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直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处女膜,她才发觉插在她的阴道里的已经不是我的手指,「不要……拔出来啦……我求求你不要弄破它啦……」她急得快疯了,双手双脚不断乱抓乱踢,却又不敢大声叫出来。

「是你自己白痴,两根手指加起来也没有那么粗啦!你现在才发现!」我说着,还故意地把阴茎弄得一下一下的抖动。

「这跟起初说的不一样,嗯……拔……出来……啦!我……丈夫……知……道……就死……定了。」

「你还敢跟我说起初,是谁说过不是爱我的钱?两个月前你又说过什么?我等这天等得快要疯了,要怪就怪你自己好惹不惹,偏要惹着我吧!」

「是我不好啦,我求你了,除了今天,以后你想怎样都可以啦,先把它拔出来好吗?」

「这样也不错啊!」我说着便把阴茎慢慢的拉出,把龟头顶着她的阴道口:「你确定?」

sarah如释重负的「嗯」了一声,再次软软的趴在桌上……

「啊呀……」我突然猛力一顶,整条阴茎插穿了她的处女膜,直顶着她的子宫,弄得sarah忍不住拗腰大叫(想不到我也蛮痛就是啦)。

「又有蟑螂吗?」美美又在外面叫着。

「是啊!这次很大只(支)呀!你别叫啦,你叫它又跑掉了!」我抢着说,然后把阴茎拔出来。

看到阴茎上泄着血渍和sarah下体流出的血,我满意的把地上的震荡器拾起,然后看着呆了的她,拿起卫生纸帮她擦掉血渍,再把震荡器挤进了她的阴道,然后把她的内裤套上。

「……你……嗯……嗯……」sarah用怨毒的目光瞪着我,双眼却不断流泪。

「你瞪着我也没用啦!我本来真的只想把震荡器放进去啦,是你开那些白痴条件害得我忍不住。我拿着你的带子,不用你的同意,我想怎样都可以啦,而且把你的处女给震荡器抢走也未免太浪费了,你还要感激我没有插到最后呀!哈哈哈……」

「这里有一张纸,你依着上面写的时间,给我乖乖的自己一个走进来,而且不可以把那个震荡器拿出来,不然后果你自己负责呀!」说完,我便独个儿的往门口方向走去。

(二)

「抓到了吗?」当我把门拉开的时候,一直站在门外的美美一脸惊慌的向我打探着。

「抓到了,不过sarah好像还是很害怕,一直哭过不停,你进去看看她吧!」说完,美美就走进新娘房去看sarah,而我就往麻将房的方向走去。

当我走近了麻将房,看到sarah的丈夫心神不定的在打麻将,见到我的出现就好像得救般不断向我招手叫着:「卓生,你过来打好不好?我要招呼客人啦!」

「不啦!我不会打啦!」我说着慢慢的向他走近。

「好啦!输的算我啦!」

「我真的没有打过啦!我只是来告诉你,刚才sarah在新娘房看到只蟑螂,一直哭不停,我才来叫你去看……」

我还没有说完,他就急得要命的跑了出去,留下他的朋友不知所措的坐着,而我当然也跟去着看了。

「老公……呜……」当我走到新娘房门外,看到背对着我的sarah还在一直哭,她丈夫抱着她不停安慰她,而美美就呆站着,还对着我苦笑,显然她刚才一点办法都没有。

差不多过了两分钟,sarah才慢慢的平伏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偷偷的把震荡器用遥控器开动,sarah吓得叫了出末,而她的丈夫和美美以为又有蟑螂,男的左顾右盼,女的吓得跳坐在桌上,还露出了在枣红色短裙内的黑色内裤,而sarah双脚合得紧紧的,腰肢扭个不停。

最好笑的是她丈夫眼定定的看着美美的内裤,完全不理sarah的死活。这也难怪啦!这个美美真的人如其名,长得一点都不比sarah差,看得我也想把她好好插一下。

而当sarah被她老公越来越涨的阴茎顶着时,发现他盯着美美不理自己的死活,把他狠狠的推了一巴,却忘了自己双脚发软,跟她丈夫双双倒在地上。她丈夫这才知道闯了祸,连忙把sarah抱起不停赔罪。

我想这场闹剧也演得差不多了,就把震荡器关掉,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我到了男厕旁边,确定没有人,就把手掌放在玻璃墙上,把一度密门打开,走了进去(这可是我在这两个月前找人在走廊加建的,当然连我老爸也瞒着啦!而且门是用掌纹辨识系统开启的,除了我就没有人可以进去),里面装着6个x6个电视合成的大屏幕,每个都接着一个监听器或是针孔式偷拍器,当然新娘房就装了十多个,女厕每格都有一个。

我坐在长沙发上,留意着新娘房的情况,原来sarah的丈夫已经不在里面,我把其中一个监听器放到最大,因为sarah正在挑要换的衣服,我可不想错过精彩的镜头。

「就这一件吧!」sarah把浅绿色的开胸大露背晚装拿给美美。

「之前你不是答应你丈夫不穿这件的吗?而且只有两条鱼丝吊着,等一下敬茶的时候太危险了!长辈看到也会不满的啦!」

「谁叫你穿得太漂亮,把我的风头都抢走,就连我的丈夫也给你吸引住,我不这样,人家会以为你才是新娘呢!」sarah明显的怀恨在心,语带双关的说着。

「你不要这样赌气啦!都是我不好啦!」美美一脸抱歉。

「我不管,我就是要穿这个!」sarah还是坚持着。

美美说不过她,只好把晚装拿着,然后把sarah婚纱的拉炼往下拉,帮sarah把婚妙脱下,露出了白皙的乳房,直到婚纱掉到她的脚下,她才下意识的跨前一步,等美美把它收起时,不知是否震荡器的关系,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急促的把双脚合好。

美美忙着把婚纱收好,当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待她把婚纱收好后,便把晚装卷好放在地上,跪着叫sarah跨进去让自己帮地穿上去。

sarah怕震荡器的事给美美发现,便推说害羞,要美美把面转过去。

「怕什么啦?!你的裸体从中学我就看习惯啦!你装给谁看呀?!快点啦,外面的人一直在等了!」美美说着,还用手把sarah的一只脚拉起,却看到内裤湿了一大片,中间还有一点点的红色,「哗!你怎么湿了一大片,还流着血呀!?」美美真的给吓到了,一脸不知所措;而sarah更是一脸慌张,张大了口不懂得应对。

我的心就沈下了谷底,我的淩辱计划才刚开始,我可是花了两个月设计,还有很多点子没有玩,可不能在这里给弄翻呀!

我急急站起来,正准备打开通往新娘房的暗门,却听到美美笑说:「哎哟,你月经来了!今夜怎么洞房?」

听到她这样说,我和sarah都吁了一口大气。

「不会这么巧吧?!刚才还给文俊(她丈夫吧?)顶得很爽,湿了一大片的说。」

我真的有点佩服sarah的急才,这也想得到!

「那你加条卫生巾进去啦,有带吗?」美美笑着问道。

sarah从手袋里拿出卫生巾:「有啦!我也知道差不多该来了,早就准备好了。」(哗!还真的有啊!)说着就把内裤拉下,准备把它贴上去。

「哗!这是什么来的?」美美指着sarah下体,阴唇里震荡器外露的电线惊叫。

「这次真的完了!」我心里不停的喊着。

(三)

「这……这……你不要问啦!」sarah一脸不知所措的说着。

「你把什么东西放进去了?快点告诉我啦!不然的话我自己拿出来看!」美美还真的把手伸过去要把那个震荡器拿出来,sarah则急忙的把内裤拉起,左支右绌的躲着美美的手。

而我在密室内心烦意乱的,不知道该不该冲出去,「对了!必要时还可用那个嘛!」我想着就安心的坐回去沙发,看着美美和sarah两个你追我逐的。

可能因为sarah的阴道里放着震荡器的关系,跑不久便给美美拉着她的内裤,一把扯下到小腿,sarah被内裤绊着,一个不小心就往前,整个人趴在地上,美美当然不放过这个机会,把sarah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后用自己的双脚把sarah的双脚撑开,伸手拉着震荡器的电线。

「我要拉出来啦!」美美还故意戏弄sarah地说着。

「不行啦……不可以拉出来啦!」

美美当然不管sarah的叫喊,把震荡器一把拉了出来,挂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脸孔,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而sarah只是伏在地上不停抽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文俊放进去的吗?」美美真的给吓到,瞎猜着说。

「他是有点变态啦!说什么方便今晚插进去,还不准我拔出来……」

哈!sarah还真厉害,居然赖到她丈夫的头上。这也难怪,变态的男人到处都是,总比跟人家说给强暴好多了。

「怪不得他刚才盯着我的内裤,真的想不到啊……」

美美居然还真的容易骗啊!对不起了文先生!

「我想可能是处女膜给弄破了才出血的!」sarah见她好骗,顺势的说着。

「那不要放回去了!」美美露出怜悯的表情:「你今天还要招呼客人,这样子你可受不了的!」

「不成啦!他知道会生气的,你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好了!」sarah一面委屈的说着,然后就走到那套绿色晚礼服的中间:「快点帮我穿上这个啦!我受不了会告诉你的了!」然后向美美展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美美流露出一个佩服的表情,就慢慢地走过去帮sarah穿衣服。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我还真的蛮难过的,尤其是看到sarah那个动人的笑脸,我不自主的想起,我不是答应过要她一生都那样子快乐的吗?我一直处处忍耐,过往不停的想些新点子,只是想她能够像那样快乐,我……我怎么会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而且,今天是她的新婚……

「呀……新婚?!」

「对!那是她自己自找的,像她这种荡妇!根本不用可怜她!你敢为了这个姓文的抛弃我!我可不会给你们有好日子过的!!」

想到这里,我把暗门打开,把sarah带来的东西乱翻了一把,终于给我找到了她的备用内衣裤,还有一条粉紫色的t-back内裤,「想必是穿那套晚装时穿的吧!不过,我可要全部收起来啦!」然后我满意地走回密室,继续余下的好戏。

「新娘子出来了!」美美拉着sarah那套晚装裙的底部从新娘房走出大厅,随即惹来一大堆忌妒跟淫邪的目光,而文俊就急得要死的跑了过去。

「你不是答应过我不穿这件的吗?!」他责问着sarah。

「我不够吸引力嘛!要怪就怪你刚才做过的好事!」sarah不屑的回应着。

文俊自知刚才把sarah惹气了,也不敢再多说,只好拖着sarah到处招呼宾客。

在屏幕上看着sarah两夫妻一直忙着应付一大堆的宾客,迎宾啦、应酬啦、敬茶啦、拍照啦,安排宾客们的座位啦……忙个不可开交。而美美总是一脸耽忧的跟在旁边,,看到sarah稍有难色时,总会瞪着姓文那只龟公看,最好笑的是他也总是一脸抱歉的低下头,想是为了盯着美美的内裤的事吧!可怜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做了替死鬼!

有些时候,我还把那个震荡器开动,把sarah弄得弯腰抱腹,害得他要一边扶着面露难色的妻子,一边应对着美美怨毒的目光。还有些男宾客总会盯着sarah的胸部看,一面期待新娘子春光乍泄的目光,弄得他左支右绌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当然乐不可支,而且美美不时弯腰为sarah把裙拉起的走光镜头,还有那个挺着屁股姿势,真的恨不得把我硬直的阴茎插进去,想着今天晚上定要找个机会跟她来个一发才行。还好离跟sarah约定的时间不远,可要把这些欲念一并发泄在她身上!

过了不知多久,看到sarah跟丈夫耳语几句后,就拉着美美走了去洗手间。我看一看手表,哗!已经快八点半了,sarah这个三八敢给我爽约,待会定要你好受!

「忙死了!厕所也不能去!早知道就旅行结婚好了!」sarah一走进洗手间就对美美抱怨着。

「一生人一次,算了吧!我这陪衬的也快累昏了!你好歹也是新娘呀!」美美没好气的回着嘴。

「是啦!我欠你这辈子好了!」sarah见美美面露不悦,就自己乖乖的打圆场:「好了,快上厕所吧!还要赶出去呢!」说着便跟美美各自的走了进去便格。

正当我想把美美所在的镜头放大时,我见到洗手间的门给打开了,进来的竟然是文俊的两个兄弟,还各自的拿着掌型摄录机。之后看到他们拿出一块小镜子偷拍两个美女如厕的情况,我急忙打开了密门,站在女洗手间等他们出来。

过了不久,他们两个急匆匆的走出来,跟我打个照面,就给我拉了进旁边的男洗手间去。

我确定里面没有人,就把「清洁中」的牌子挂在门外,然后把门锁上,跟着便板起面孔对着他们。他俩起初还装作走错了洗手间,直到我把他俩的摄录机从口袋拿出来,他们才跪在地上求我放过他们,还说只要不告发他们,要他俩做什么都可以!

「那你们等一下就借机把这包迷药给美美喝下去,然后一起把她扶进新娘房去,我保证不会告诉其他人,而且还有你们好处。」说完,我就把迷药放在其中一个人手上往外走。

「对了!」两个人听到我说话,急忙回头,「你们把皮包给我!」然后又是急忙的把皮包拿出来交到我手上,「还有,把你们的电话号码给我写下来!」之后我就独个儿的往大厅走去。

当文俊远远的见到我时,便一直向我招手叫我过去,而sarah则低着头不敢看我一眼,然后瞪大眼睛才想起把约定给忘了。算了吧,待会儿我会一起算的!

「卓先生,你跑去哪了?你坐过去,让我们给你敬杯茶!」待我走到他们面前,想不到他跟我这样说。

「不用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sarah经常说要结婚就得办个一生难忘的婚礼,要不是你,我这个小职员怎么能够满足到她的!不要客气,来茶!」说着便把我拉到台上坐着,就那样两夫妻跪着向我敬茶。

这个白痴,我可是毁了你老婆的清白啊,还要向我敬茶!哈!!

sarah当然一面不悦的把茶举过来,我看得不爽,得意的向她调侃着:「这个婚礼有够难忘吗?」

「还好……」她低着头,低声应道。

「你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啊!」我咄咄迫人的问道。

「怎么会呢?已经很足够了!」她丈夫抢着说。

「你们放心好了,我还为你们准备了不少节目,待会我们进新娘房好好详谈吧!」说着便伸手准备接过sarah手中的茶,同时用另一只手偷偷的把震荡器给开动。

她手一软就把茶给打翻了,倒得自己的礼服胸前湿了一大片,还把我们裤脚给弄湿了。文俊连忙向我赔罪,然后急拉着sarah去换衣服,我慌忙的跟在她们后面,把文俊给拉着:「你有备用的裤子吗?」我故意向他问道。

「我帮你问一下我弟弟有没有带来吧!」文俊说完就叫sarah自己进去换衣服,自个儿的跑去找他的兄弟,留下sarah呆呆的站着,不知所措的面对着我。

「你居然敢给我爽约,你真的不怕我把一切都公开的样子啊?」

sarah一听我这样说,吓得一脸要哭的样子。我看到那两个偷看的兄弟把美美给缠着,而且又没有人往这边看,就把sarah推了进新娘房。

「你想怎么样!」才刚上了门,sarah就惊叫着。

我自顾自的把裤子的拉炼拉低,把阴茎掏出来:「我刚才还没爽到,你还要我闭了这么久,趁你丈夫还未进来,本想把你好好地插一下,可是为免你丈夫怀疑,只好借你的小嘴用一下罗!」说完就把她给按得跪在地上,使劲的插起她的嘴巴来。

她好像怕她丈夫随时会撞进来,变得非常合作,不停地吸啜着我的阴茎,还不时用舌头舔我的龟头,想快点把我的精液吸出来。

果然给她这样强攻之下,我很快就想泄了,当然我不会浪费掉我的精液,紧抱着她的头说:「给我全部喝下去!」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浪射,把她射得一口都是,然后等她痛苦地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后,我才满足地走出去。

我走到外面找着文俊,推说有事要先走,然后偷偷的走回去密室,看那两个色鬼的证件。原来一个叫文雄,一个叫文天,不是真的兄弟吧!?这可越来越好玩了!还真的来了两个有意思的好帮手呀!

sarah还呆坐在新娘房,好不容易地站了起来,发现美美始终没有跟进来,只好挑了一件及膝的浅红色晚装自己换上,正好要出去的时候,却跟扶住美美进来的两个色鬼打了个照脸。

sarah见到美美快昏的样子,一时也不懂得怎么应对,反而是两个色鬼抢着说:「刚才她突然说头晕目眩的,叫我们把她带进来休息一下的。」(应该是喝了我的迷药啦!)

「不……好……意思,可能……太……太……」累字还没有说出口,美美就昏睡过去了。

「嫂子,那现在您怎么办!酒席快开了!」文雄问道。

「卓生呢?」

这个三八怀疑是我搞的鬼主意吧!?

「刚才走了,哥还送了他出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道。(妈的,还真的是亲兄弟!)

「那把她放在椅子让她休息一下吧!她睡醒会自己出来的了。」

当他们把美美安顿好后,便走了出去。我从密门走了进新娘房,偷偷的把门锁上,为免看不到有人走近新娘房,我把美美抱到密室的沙发上,然后架好向文雄他们没收的摄录机,开始享用这要我闭了一天的美人。

「美美,因为我怕有人会发现我们的好事,只好快点完事啦!反正你没有两个小时是不会醒来的,要怪就怪你认识sarah那个贱人啦!」说完,我把美美红色的短裙拉到胸上,露出那标致的身段。

她胸围比sarah还要大一点,上面穿着黑色的蕾丝胸罩被我往上一拉,露出了一对大乳房,那对乳头却真的大了一点,而且看上去也没有sarah的乳房那样结实,还好乳头是粉红色的,看得我还是一口咬了下去。两只手也闲不到哪里去,往她全身乱摸一通的,原来她不止乳房软软的,全身都像棉花糖般软绵绵,而且阴唇还是粉红色,闭合得紧紧的,如果不是情况不容许,真的要把她好好干上一整晚!

我看到外面的准备要吃第二度菜,我想下一度菜后sarah就要进来换衣服啦!所以只好掏出自己的阴茎,把美美的内裤往旁边一拉,拨开她那紧闭的阴唇,把龟头慢慢的插进去……

「妈的!怎么这么难插,上天不是为了补偿我,一天给我干两个处女吧?」我心里暗爽,腰部更用力的往下插,美美「嗯嗯呀呀」的轻叹着,还以为在做梦吧?

「天呀!真的要感激您!」我顶到了美美的处女膜!果然是处女,「难怪人家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着便使劲地戳破了她的处女膜,一直插到阴道尽头,然后不断地来回抽插着。

可能是第一次的关系,插了差不多两分钟我就感到快要泄了,只好停着忍耐一下,往她两个乳房不停的攻击,直到想射的意欲减低了很多,才再次猛烈的来回抽送。而当美美「嗯嗯呀呀」的轻叹声变得越来越急促,我终于举白旗投降,把我要射出的精液全部往她阴道里面喷。

「虽然很累人,可还真的是有够爽的!」我边说着,边把我的阴茎往美美的口里插,把残余在阴茎的精液往她她里送,顺道清洁一下附在阴茎上的精液,怎知道这样一插,我的阴茎又硬起来,可是想到时候差不多了,也只好不舍的站起来做善后工作。

我赶忙把美美抱起来坐着,把她的内裤脱下放在她的阴道外,不断按压着她的下腹部,把大部份的精液放出来,直到再也没有精液流出来了,然后帮她穿上sarah的粉紫色t-back内裤,才把她的胸罩裤跟衣服拉好。

我往屏幕那边看,发觉第三度菜也差不多吃完了,sarah果然拉着她丈夫往这边走,我急忙的把美美抱回去,把她放好坐着,还故意的把她的双脚微微张开,然后急急的跑去把锁打开,再跑回密室把密门关上。

「刚好!」就在密门关上的同时,sarah也把新娘房的门打开,而跟着来的文俊明显已喝了不少酒,连走路也有点不稳,需要sarah扶着走。

「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嘛!还好吧?」sarah说着便把他扶到美美对面的椅子上坐着,自己却忙着换衣服。才把拉炼拉下来,好像终于想起还插在阴道里面的震荡器,楞住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才面对着她丈夫,往拉炼把手插了进去,偷偷的把震荡器给拉了出来,接着把晚装连内裤脱了下来,全身赤裸的对着她老公,然后小心的把内裤跟震荡器包在晚装内收好。

正在找备用内裤时,她丈夫猛地把她从后抱起,不安份的往她身上乱摸,摸到她的下阴时,我才惊觉她已把阴毛修剪过,多余的杂毛都不见了,而且由倒三角形剃成直直的一行,是想给她丈夫一个难忘的第一次吧!她丈夫当然看得忍不住,从后把她抱起放了在桌上。

「你也想要了吧?」文俊边说边把发涨了的阴茎掏出来,想把吓得不懂应对的妻子来个就地正法,怎知却换来狠狠的一巴掌。

「你少变态了,美美也在这里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的!」说着把她丈夫推开,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来。

文俊只好乖乖的再坐回去,看着对面碍着自己大事的美美,狠不得把她掉出去,却无然中给他瞄到红色短裙内明显的粉紫色部份,看到双眼像要掉出来,完全不管他妻子就在不远处。

不知道sarah是否给人看得太爽,或是找不到内衣的关系,居然换上那件粉紫的晚装。这件晚装胸部的中间开了一个洞,而且我偷偷的把这套裙的尺寸拿了去改,变成了贴身晚装,裙子改短到刚好盖到屁股,连胸垫也换成最薄的一种。待她穿上身才发觉太暴露了,胸前两点明显的突起来了,而且裙子这么短,走动的时候圆浑的屁股总会往外露出一点,而且坐下时露出的也就更多,短得差不多要见到下阴。

「嫂子,衣服换好了没有?爸妈说要给宾客敬酒啦!」正当sarah犹豫不决的时候,文雄那个色鬼在外面叫着。

「等一下,快好了!」sarah急着应道,然后把带来的袋子翻了又翻:「至少也得穿件内裤呀,明明有带来的,你过来帮我找一下啦!」说着往她丈夫那边看,却给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道看什么看得那么专心。

朝着他的视线看,却给她发现美美黑色的内裤变成了粉紫色的,很像自己不见了的其中一件内裤,一面疑惑的正想过去证实,却又想起丈夫还在,就板起面孔把他给赶了出去。

当她拉起美美的短裙,发现那条真的是自己的内裤时,不停的把美美摇着:「你怎么拿了我的内裤来穿嘛?你醒醒啦!」

「嫂子!好了没?」文雄又在嚷着。

「好了!」说着把美美的内裤脱了下来,穿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把美美的裙子拉好,再看看自己胸前的两点没有突得那么厉害,就急得要死的往外走。

「美美还没有醒过来吗?」sarah一出门外,文雄就假好心的问道。

sarah瞪了站在他旁边的文俊一眼:「睡得死死的,就算给人占了便宜也不会知道的啦!」

之后文俊拉着sarah不停赔罪,文雄则跟在旁边盯着sarah看,一副要把她吃下去的样子。

其后,sarah和文俊拉着大堆人开始敬起酒来,也不知有多少道目光往sarah的身体乱扫,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的。

好不容易才回到主家席坐下,丈夫却又被灌得死死的趴在桌上,一班兄弟姊妹还跑过来说要玩新郎新娘,sarah没他们办法,跟他们往台上走,文俊的父母说新郎这样趴着睡太难看,就吩咐他弟弟把他扶进去新娘房休息,文雄好不容易的把文俊安顿好,就赶着回去加入大伙儿的游戏。

正当sarah回答着一些没有太多人关心的问题时,原本不省人事的文俊却突然张开了双眼,跑过去把门锁上,然后走到美美旁边,打量着她的身体。

「美美!美美!」文俊不断摇着她试探的叫着,见她依然睡得死死的就大胆起来,拉开了她的双脚,发现她的内裤给脱了,兴奋得一头裁了下去,也不管她是否会醒过来,伸出了舌头往她阴道不停的舔。

「原来味道是腥腥臭臭的。」显然这个姓文的没有经验,吸着我的精液也不知道!

过了不久,他摸够了就掏出阴茎,把美美拉低了一点,然后擡起了她双脚,一副准备要插进去的样子。

「要怪就怪你刚才碍着我们夫妻洞房,只好先拿你抵住我的欲望!」说完就真插了进去,然后不停地抽插着。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我偷偷的把释放迷烟的掣按下,直到文俊晕倒了,我才戴起了防毒面罩走了过去,看到软趴在美美身上的又俊,我得意的笑了:「原本是为了预防万一才装上这个的,还真想不到弄到这么意外的收获啊!」说着把房间内的抽气机给开了。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后,我才把防毒面罩除掉,拨了个电话给文雄:「我是卓贤,你们那边玩够了没有?」

「还有几个游戏。」文雄战战兢兢的答道。

「十分钟后,你跟文天两个把sarah带过来新娘房,我跟你们玩更精彩的游戏!」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掉,走过去准备把文俊叫醒……

(四)

文俊给我打得面颊通红,才倦极的把双眼睁开,见到面前的美美,下意识的又抽插起来。过了不久才发现在旁边一直盯着他们看的我,才猛的站了起来,求我不要告诉sarah。

「sarah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不告诉她自己嫁了给一个爱偷吃的人,而且你好搞不搞,还搞上了她的朋友,我肯帮你,美美也不会放过你呀!」

「美美从以前就喜欢我,也不知勾引了我多少遍,只要你肯答应,她那边肯定没有问题啦!」

他妈的!我真的怎么样也没想到,面前这个白痴既没我帅,只是一个受薪阶级,鸡巴也没我的长,我真的不敢相信,可是见他一副吃定的样子,我又有点动摇了。

「凭你!?」

「这个年头选老公流行老实型吧!」他得意的说着。

我给他气得要死,一拳的往他面上挥:「他妈的!你在求我,还给我在这里自鸣得意,你真的想我告诉sarah的样子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求求你,不要告诉sarah,你要我怎么都可以啦!」倒在地上的文俊知道把我惹火了,急得跪地求饶。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callout红不让大成功,「sarah等一下会进来,你乖乖的听我的说话,我保证你可以把刚才没有做完的完成!」然后就把一张咭纸放到他手中。

「这太过份了吧!」文俊把那张咭片看完后,一面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那我只有把我刚才见到的告诉sarah啦!」

「你迫人太甚啦!」文俊一面不在乎的:「那你说呀!看她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哈哈!你看看这个吧!」我把电视机亮着,屏幕播放着他刚才干美美的影像,他自知大势已去,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sarah跟着文雄、文天两兄弟走了进来,见到应该走了的我,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过了很久才强挤出一个笑容:「你不是说有事先走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想起忘了玩新人啊!」我得意的笑着。

「那你还是晚了,刚刚已经过了!要你白走一趟了!」sarah露出了更得意的表情。

「你放心好了,我为你们准备的游戏一定更精彩,而且你丈夫也答应了参加这个游戏,不过,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说完后我把另外一张咭纸交到她手中,这一张基本上跟刚才给文俊看的一样,只是加了「不想你丈夫知道你已经被我干过……」那一堆迫胁性的句子进去而已。

「你真的已答应了吗?」sarah把那张咭纸看完后,一脸震惊的问她丈夫,却看到文俊连正眼看着她回答也不敢,只是无力的点头,看得她面如死灰,低下头不停的流着泪。

我见她一直哭过不停,只好开口催促她:「我可等得不耐烦了,玩,还是不玩!?」

「你可以先把他们叫出去吗?!」sarah自知没得选择,指着文雄两兄弟说,文俊也急着和应道:「她始终是他俩的嫂子,始终不太好吧!」

「哈!就是他们在才好玩呀!」说着我板起了面:「你们再跟我讨价,我就让他俩把刚才还没有玩到新郎的人都叫进来!」

她俩给我这样一吓,就不敢再说什么,然后我走了过去,把我早准备好的两套眼罩跟随身听拿了出来,吩咐文雄、文天帮她俩戴好,之后把椅子搬到美美旁边,拉着sarah坐了过去。

「这个游戏是为了考验新郎对新娘的了解程度。」我得意的向文雄两兄弟说着。

「这可普通到极点啦!」文雄一脸个没趣的应道。

「哈!可是新郎只可以用舌头去分辨,而且不准舐到胸部以上、阴唇以下的部位!」他俩听我说完,立刻换了一副急不及待的样子。「好啦!过去把美美跟sarah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把她们双脚分开绑在椅子两旁!」

「这可不太好吧!」文雄装着君子的嘴面:「她毕竟是我的嫂子啊!」听得sarah一脸感激,真的有两下子的。

「那就换我来脱吧!」我见他这么聪明,故意帮他一把:「不过我不敢保证我的双手不乱摸啊!」

sarah听我这么一说,反过去求文雄帮她脱衣服,免得给我蹂躏。文雄这个变态还真的有够厉害,装着一脸不情愿的走了过去,一边拉着sarah的裙子两边,一边还装君子的把眼睛闭上,然后把sarah的晚装慢慢往上翻。可是这套晚装真的太贴身了,便宜了文雄的双手,一直贴着sarah的身体,翻到了胸部时,还装作卡得太紧,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拉,双手压得胸部的肉往两边挤,文雄显然不能自拔,一动也不动的。

sarah给他的手一直压着,变得脸红耳热,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最后受不了,才不好意思的催促他赶快脱,文雄这才像如梦初醒地,急急的把晚装脱了下来,还过头问我:「这样子好了吧!?」

我当然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把内裤也脱掉!」

他一听到我这样说,就把双手往sarah的内裤两边往下拉,怎知道那条t-back内裤的带子被屁股的两团肉夹得死死的,文雄就叫sarah把双脚分开一点,怎知道sarah才刚把脚分开,他就一手从她下阴穿到后面,吓得她立刻把脚合紧,把文雄的手贴住了自己的阴户,文雄见机不可失,装作要把手拉出来,用手磨起她的阴唇来。

sarah不知道是否给他摸得太爽了,双脚夹得死死的,还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文俊发觉不对劲,喝着叫文雄正经一点,他才急急的把内裤拉下,然后把sarah绑好在椅子上。

再看看旁边的文天,早就已经把美美脱了个赤溜清光绑好,我就把文俊拉到sarah的旁边:「你先用舌头找出你的妻子,确定以后再告诉我。你选对的话就可以提早洞房,不然我就要代替你罗!」然后把他跟sarah的随身听开着并调到最大声,准备看这一场好戏。

「大哥为何这么听你的说话!?而且好像一定会猜到的样子!?」文雄这才怀疑的问道。

「他刚才装醉把美美搞上了,却不幸给我撞破!」我看着在死命舐美美的文俊:「而且她才刚给插过,阴道一定比较阔啦!」

「怪不得他不怕嫂子给你搞上啦!」文雄露出一副佩服的神情。

「可是不管他猜对与否,我也把sarah搞定啦!」然后告诉文雄两兄弟下一步计划。

(五)

我看着已经转了过去舐sarah的文俊:「好了!也差不多啦!」说着便走了过去把文俊给拉起,调低了他的随身听的音量,而文天则把sarah那一部关掉了。

「左边还是右边?!」我怕文俊听不到,大声的问着。

文俊自信满满的说:「左边!」当我跟他说他答对了的时候,他更得意的笑了,sarah也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那就唯有请你们即场洞房啦!」

「那劳烦你们在外面等啦!」文俊一心想打发我们。

「那可不成,要做就在我们面前做!」我得意的笑着道。sarah听我这么一说,吓得不停摇头,文俊也只是一心想解困,便推说还要出去招呼客人,不做了!

「不行啦!我正看得兴奋,我等这场真人表演等很久了。」我走到文俊的旁边偷偷对他说:「还是你想sarah知道你刚才干的好事!?而且也为你的老二着想吧!」

「如果我连这个都答应你,我老婆可也会恼我一辈子,你做个好心吧!」然后他一面坚决的对着我说:「这个我死也不会答应!」

我也想不到他真的敢跟我反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呀想,终于给我想到一个更好玩的方法,然后对着文俊说:「那你给我把美美干掉好了!」

「不!刚才已经是很过份了!我拜托你,这本来就跟美美没有关系的呀!」sarah给我吓倒了,不停的摇头向我求饶。

「哈!你刚才只会顾着害怕自己被看光,有没有想过美美呀!?到现在才装姊妹情深呀!装给谁看呀!?」

sarah给我这么一说,登时无言以对,我越说越高兴:「你放心好了,刚才还有人跟我说,美美早就看上你丈夫啦!而且勾引过他不知几次,我这可是帮她完成心愿,她知道了还要感激我呀!」

「文俊!这是真的吗?」她真的接受不到,祈求文俊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一直听不到任何声音,等得久了,还一脸绝望的哭着,而他丈夫只能呆呆的站着,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见事情这样子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好再加一点压力:「好啦!如果你们不想美美被干,文先生也不想表演给我看,那不如换我表演,跟美丽的新娘来一发好了!」

这一着果然有效,文俊一心保护妻子的清白,无奈的答应我跟美美干一场:「不过,你要先把我妻子放出去!」

「好吧!她进来太久也会惹人怀疑,文雄、文天,你俩先跟sarah出去吧!」

「不要!如果你敢跟美美乱来,我可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你再待在这里,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我说着还向文雄使了个眼色,那色鬼果然知我心意,向sarah推说着大哥只是为了她不要再受辱,不要再叫大哥难堪之类之类,拉起她穿衣服去。

我见sarah那边大致搞定,就吩咐文天把sarah的随身听拿去帮美美戴上,顺道把她的双手绑在椅背,免得她等一下醒来破坏了我的计划,然后等待文雄他们出去……

「好了,该走的都走了!」我边向文俊说着边把美美拉低一点,直到她屁股悬空,头部顶着椅背,我才叫文俊把他那发硬已久的阴茎插进美美的阴道。我见他左支右绌,费了一大堆功夫才插进了阴道,美美的双眼却在这时候微微的震动了一下,我想她也快醒了,也就只好加快进展速度。

「我只说过给你干他,就是说只能够干,双手不能乱摸!而且我也怕看得兴奋的时候你给我发难,只好把你绑住啦!」我说着把文俊的双手也绑到椅背的顶端,他却出乎意料的合作,一点反抗也没有。

「为免你们给外面的声音影向雅兴,我会再把随身听的声音调高,不过你可不要叫得太大声啦!」说着把美美的随身听开着:「你听到音乐后就可以自由发挥啦!」我把他的随身听的声音也开着,然后走到美美躺着的椅子后面,欣赏这一场好戏。

「呀……!!」文俊插了不久,沈睡多时的美美终于醒了。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蹂躏着自己的下体,而且自己一丝不挂的被绑着,不期然的发出一轮惊叫声,文俊给她吓得动也不敢动,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怎么会是你!?还戴着那个鬼眼罩!」看来美美已把他认出来了:「以前总是一副老实人的样子,拒绝了我好几次,现在又把人家弄成这样……」(他妈的,想不到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把我的玉洁之躯给沾污了,你怎么赔我?……」(我就是看不到她的表情,也知道她是一个骚货啦!)

「你怎么不答我呀!?这是干什么的,还开这么大声!怎么连你也戴着!?你跟sarah也是这样做的吗!?」她还是一直说个不停:「你不会也听不到吧!答我一下好吗?喂……!!」(还真的有够烦的!)

「嗯……你不要一直不动好吗?撑得我好辛苦呀!喂……动呀!」说着还摇着自己的屁股,然后还挺起了腰肢,抽插起来。

一直呆着的文俊,收到她这样的回应,也知道搞定了,就把停了半晌的阴茎再次急促的抽插起来……

「啊……好……好爽……呀!我……我……爽死……死啦!」美美给她插得浪叫声不绝,直到差不多五分钟之后,文俊又一轮急攻之下,才软趴在她身上,两个人气急败坏的喘气,我就趁这个机会偷偷的把他俩的随身听的遥控器关掉。

「呀……呀……我……我爱……爱死你……了!」美美还闭着眼沈醉当中,而文俊也好不到哪里去,一直趴在美美胸前喘气,并没有发现音乐已经停了。

「呜……呜……嗯……呜……」

「你是给我干得太高兴,喜极而泣啦?」文俊听到有隐弱的哭声,嘲笑着美美。

「我……我是很……很高兴啦,可是还没有要哭……的程度啦……你听错了吧!?」

「呜……呜……嗯……呜……嗯……嗯……」

「还装!我可是听得很清楚啦!」文俊露出更得意的样子说着。

「那是你老婆啦!」我突然走了过去,随即把他的眼罩拉掉了,当他眼睛适应过来,见到面前哭成泪人似的sarah,吓得连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而美美见到我先是一声大叫,然后听到sarah也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几个人一直僵持着,而我则乐坐在一旁等看好戏。

「你们可对得起我!」哭完了的sarah首先发难,文俊就一直赔不是,说什么迫不得已……

「你还敢说被迫,刚才你可是乐翻天了!还在打情骂俏!」sarah越说越气,文俊也自知理亏,低下头不敢再说什么,sarah随即转移目标:「我一直当你如亲生姊妹,你却一直在打我老公主意!」

「亲生姊妹?!」一直傍着她的美美听到sarah这么一说,立刻气上心头:「你还真敢说,想当初是谁先看上文俊,又是谁说帮我搭路,然后把他给抢走了?!」

「我可跟你谈过,要怪就怪你当初装好人、装大方!」

「对!我就是后悔当初装好人,才一直万般不愿的也待在你旁边,等一天你回到那个白痴有钱人身边,可是他还真的有够烂,连文俊也斗不过!」美美这个三八还骂到我的头上。

「哥!爸妈说要送客了,你们好了吗?」就在她们骂个不停不休之际,文雄两兄弟在外面吵着。sarah不知怎的跑了过去开门,然后把他俩拉了进来,又急忙的把门关上,门才一关上,又趋促着sarah她们快点出去。

「你快把衣服穿好!」sarah边说边把文俊的双手解开,把美美放着不管,然后自己忙着补妆,待一切弄妥后,拉着文俊正要出去,却给盯着美美发呆的两个色鬼挡住了门口。看了他俩一会,然后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回过头看着我:「你说过要我难忘的,还记得吗?」

「记得!」我猜到她想干什么,看着文雄两兄弟说着:「你们可要好好听嫂子的话。」文雄这个老奸巨滑明显也猜到了,只是文天还是呆着点头。

sarah先把文俊推了出去,然后对文雄两兄弟说:「你们两个可以把美美好好的干个够,知道吗?」

他俩听完,急不及待的走到美美身旁乱摸一通。

「呀……不……不要!」美美吓得不停大叫:「卓生,救救我!」

「我只是一个烂透的白痴,帮不到你啦,哈……」说着就跟着sarah往大厅走去。

(六)

「女人还真的惹不得啊!」我向着走开不远的sarah说着。

「你不是最喜欢看那些场面吗?怎么跟出来了!?」sarah一脸不屑的向我回了一句。

「哈!你可真的搞不清立场!我的目标可是你呀!」我得意的笑着:「刚才看得过瘾吗?能告诉我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跟别人做爱是什么感觉吗?」

「你不要再说了好吗?」sarah眼眶里的泪水又像要涌出来的样子,好不容易才止住了,激动的对我喝道:「你是要把我逼疯才高兴吗?!」

「你不想说就算了吧!又何必那么激动!」我一脸不在乎的:「反正还是会有人告诉我的,我也不急着知道啦,你还是快点过去吧,客人都在等了!」说完我就留下了一脸困惑的sarah,自顾自的走到一旁坐下。

差不多过了三十分钟,那些宾客才走光了,sarah两夫妻的父母走了过来说了一大堆客套话,而她们两个站在一旁一脸死灰的看着我。过了不知多久,文俊的父母发现文雄两兄弟不见了,嚷着要找他们,我推说刚才见过他们,匆匆忙忙的走了去新娘房找他们。

当我走进了新娘房,看到美美双手还被绑住,被喷得全脸都是精液,而且红肿的下体还一直倒流着白浊的精液,双眼却出乎意料的倔强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

「你可错过了一场精彩大战,这个女的可真的紧得要命!」坐在一旁抽烟的文雄见我进来,眉飞色舞的向我说着:「可是这女的还她妈的倔强,怎么插都不肯叫,害我们两兄弟连干了三次!」(怪不得肿成那样啦!)

「你们的父母在找啦,快点出去吧!」我催促他们出去,免得外面的人起疑心:「我在这里做善后工作,你们要设法把外面的人都赶走,当然,sarah两夫妻要留下来!」

当我说完,他俩连跑带跳的走了出去,留下我跟美美两个人。我看着美美还真的有点难过,毕竟我的第一次经验是在她身上得到的,而且她两个小时之前还是一个未尝人道的少女,现在却被玩弄成这个样子……

我看得久了,心里一种内疚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自觉的拿起了毛巾往她身上抹,然后把她双手的绳解开,怎知美美突然扑上来抱着我,一直哭个不停。

过了不久,她又突然止住了哭声,迳自的走了开去穿衣服。「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待她把妆化好,突然这么对我说着,而我只懂呆呆的看着她,然后示意叫她继续说下去:「我刚才所受的折磨,我要原原本本的给sarah那个贱人尝一遍!」

「女人果然不好惹啊!」我立刻摆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个可好办,不过待会你可要好好的按我的计划实行。」

待我把计划的大概告诉美美后,我就拉着她往外走,看到差不多所有人也走了,只剩下文雄三兄弟、他们的父母跟sarah几个人,跟我的待应不知道在吵什么。

待我走近他们,才知道他们在吵价钱跟当初说好的差太多了,当然这都是我的主意啦!

「怎么这么吵啦?」我故意的向他们嚷着。

「卓贤,你看看,怎么跟当初说的差了这么多!?」sarah急得如热锅蚂蚁一样拉着我责问起来。我假意的向侍应手上拿过帐单,随便看了一会,便偷偷的向侍应打了个眼色。

「卓生,他们的宾客开了不少红酒,而且全都是最高级的,所以才会这么贵呀!」待应急着向我解释,当然,这也是我事先安排的啦!

「可是当初说好酒水全免的!」文俊理直气壮的对我说着。

「我有跟宾客说过,只包汽水跟啤酒而已!」侍应立刻回上一句。

「你们也听到吧!这我真的没办法啦,我不可能叫我爸做亏本生意吧!」我装作无奈的向他们说着。

「你帮忙想个办法好吗?这么贵我们怎么付得起啦!」sarah拉着我哀求道,文俊的父母也哭着向我哀求。

「好啦,我叫他们再算一遍,顺道打个电话给我爸,看看有没有转机吧!」然后我随便拨了个电话,胡乱的说了几句话又把电话挂掉:「家佣说我爸刚去洗澡,我等一下再打回去好了。」

「那要再等多久?」sarah焦急的向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一面着紧的说着:「我想你们先回去吧,你们也忙了一整天了。」

sarah急着回话:「不用啦,不知道结果回去也是睡不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后悔自己错过了逃脱的机会,却一时间想不到补救方法,良久才把张开的嘴巴合上。

我趁机向文雄打了个眼色,他也真的知我心意,嚷着怕父母累坏,说要先送他俩回去休息,我也顺水推舟的说:「你们就先回去吧,放心好了,我爸只有我这么一个不肖儿,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反正我们待在这里也是帮倒忙,」文老先生对着他老婆说:「我们先回去吧!」说着把他老婆拉起,拖着文雄往大门的方向走,到了大门前又回头嚷着:
「俊!记得早点回来,新婚之夜可不能待在外头!」然后看了看手表:「一点前要回到家,知道吗?」当他看到文俊用力的点头,才满意的走了出去。

我看看手表,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就走了开去,拨了个电话给文雄:「记得速去速回,等你!」然后吩咐在收拾东西的员工下班,准备最后的节目。

「我重新算了一遍,而且跟我爸商量过,最便宜也要这个价钱!」过了差不多十五分钟,我拿着新的帐单回去。

「这还差十万有多啊!」sarah惊叫道。

「其实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大数目啦!只要你们把最后的游戏完戍,我分文不收也可以。」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文俊气得发疯:「我可不会再受你摆布,大不了被拉去坐牢!」

「那你们两夫妻跟兄弟们一起坐好了!」一直沈默不语,自个儿坐在一旁的美美终于在最适当的时候开腔了:「强奸罪跟教唆罪也差不了多少,出来再当夫妻好了!」

sarah她们一直在担心着帐单的事,明显的没有发现美美的存在,给她这么一说,刚才的倔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美美见机不可失,立即补上一句:「想一家平安,就把这个游戏玩完!不然我可要报警了!」说完,还把几张我事先交给她的咭纸放到她们三个人手上。

sarah跟她丈夫看完,面色死到不能再死,而文天却禁不住露出兴奋的表情。然后美美还故意的向她们问道:「虽然你们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不过我也不想强迫人,如果你们不想坐牢,又愿意的话,就请先上台准备!」

她们三人见已势成骑虎,只好乖乖的往台上走去。

我跟美美把四张椅子背对着大门放好,然后吩咐文俊两兄弟把所有的衣服脱光,再把他俩绑好在椅上,又把眼罩跟随身听往他们三个人身上戴好,一切准备妥当,就只等文雄那浑蛋回来……

再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文雄那色鬼满身大汗的赶了回来,我把一切大概讲述之后,也把他照样绑好,然后我自顾自的把衣物脱清,坐到剩下的一张椅子上。

「你也看清楚面前的几个人了吧?」美美得意的向sarah说着:「那你等一下好好的找出文俊啦!」然后也帮她把眼罩跟随身听戴好,双手绑到背后。

「这里有四张咭片,分别代表他们的号码,你抽到的就得帮那个人吹箫三分钟,吹不出来就得脱一件衣服,猜错也脱一件。脱光了还猜不着,我就在你身上加些小玩物,直到你猜到文俊为止!」

「为免你怀疑我全心作弄,你抽咭的时候,我会把你的眼罩脱掉。」美美对sarah解释着说:「不过,当然要背对他们啦!」说着便把她的眼罩拉高,把几张咭片递了过去。

「一号!」美美把sarah交到她手上的咭片号码大声念出来,然后把她们四个人的随身听给开了,再把sarah原地不停转了起来,直到她不支倒地后才拉到我身边,把她的嘴对准我发涨挺硬的阴茎,跟着又急步的住文俊前面跪了下去。

(七)

sarah不知道面前用阴茎顶着自已嘴唇的是谁,一直迟迟不肯张开口,美美也只好跟着呆呆的用嘴把文俊的阴茎顶着。很快的三分钟就过去了,美美只好把sarah拉起,然后急忙的把几个人的随身听关掉。

「哈!既然你这么守妇道,也只好请你脱啦!」美美边把各人的眼罩拉起:「要脱哪一件?说吧!」

sarah脸如死灰的呆站着,良久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美美等得不耐烦:「你不选,就让我来选好了!」说着还把剪刀拿起,抓着sarah的衣服的胸口,一把剪了下去,把她的衣服左右分开了两半。

「呀!不要……!」sarah的晚装内只穿着那条粉紫色的t-back内裤,吓得急急的跪在地上以双脚护住坦露的胸部,美美却还不放过她,把她的衣服往后拉,弄得她的双手被往后高高的举着,两个美女玩起角力来。

「呀……!」sarah双手被长期往后拗着,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终于过了不久,把身体慢慢的往后仰,露出了那对碗型乳房,而且双脚也不自觉的微微张开,看得我差点忍不住了!

我看着文俊那个色鬼,自己的妻子被淩辱,却一点阻止的意思也没有,阴茎竟还高高的挺着。文雄、文天两个可能还没有回过气来,阴茎只懂微微轻颤,完全没有站起来的能力。

我看也闹得差不多了,就开口催促美美:「快点来第二个吧!」

美美吐了吐舌头,才把sarah的衣服剪掉,然后又把咭纸拿起:「第几张?」

「左手边第一张。」sarah低下头唤道。

「二号!」美美看了看咭片,然后又忙着把各人的眼罩跟随身听弄好,又把她转了起来,当然,最后又是把被转得昏头转向的sarah带到我面前,并把她的头按了下来。

不知道sarah是否怕内裤被脱掉,这次变得异常积极,一巾到我的阴茎就张开口吸得死死的,然后不停的上下套弄,舌头也灵巧的舐着我的阴茎顶端。就在这个时候,我故意向美美说道:「还好她不知道刚才的是文俊,不然那个色鬼忍不住喷得她一口精液,我现在就没有这么过瘾!」

就在我刚说完的时候,sarah急促的动作忽然止住了,我知道美美不负我所托,故意没有把sarah的随身听弄开而让她听到我的说话,我知道往后的计划可放心交托美美了。

我越想越爽,不期然把阴茎在sarah口中抽插起来,加上她那几近全裸的肉体诱惑和刚才的闹剧,我终于忍受不住,双手按着她的头,把精液全射到她口中,然后一把拉开了她的听筒:「给我全部吞下去,不然就把你老公的眼罩拿掉!」

她听我这么一说,苦着面把口中精液全部吞下。

「恭喜你,成功了!」美美重复着之前的动作,然后把剩下的两张咭片放到sarah面前:「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

美美听到sarah这么一说,就把她拉到了文雄旁边,随随便便的念了声四号,然后又忙着把一切准备动作做好,而为免她起疑心,这次也把她的随身听开了,然后把她拉到文雄的面前按了下去。

这次sarah始终难逃厄运,因为不管她怎么努力舐弄文雄的阴茎,甚至乎当他看着sarah被脱至全裸,他的阴茎还只是勉强的大了一点。而文天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经过sarah一番努力,阴茎在最后的时候才挺起,在还没有爽到的情况下,小桃唇的主人已被拉起,准备接受最后的惩罚。

sarah看到美美倒得一地都是的性玩具,面如死土的站着,美美左挑右选,一时把乳头夹拿起,一时又把特大号的电动阳具拿起,也不知玩了多少遍,把sarah吓得花容失色,泪水直流,才照约定把那罐花了我二十圆的催情膏拿在手中:「就这个吧!」

「这是什么来的?」sarah看着美美把一堆药膏挤在两指上,吓得不停往后退。

「很快你就会知道的啦!」美美一个箭步往前冲,把她拉倒在她上,然后用两只脚顶开了她的大腿,把膏药涂进了她的阴道内壁:「好了,现在你可以猜哪个是你丈夫了!不过你可要小心选,等一下你还要跟你选的那个来一场真人表演啊!」

文俊像怕sarah选错,不停发疯的叫着:「不……你千万不要选,不要啊!」直到他听到sarah大声叫了「一号!」才开怀的笑了起来。

「哈!我真的有点失望啦!想不到会给你猜到!」我走到了文俊的身旁,把录音用的咪高峰接到他的随身听:「为了让你太太的呻吟声能直接的打进脑海,这是我特别准备的,待会你可以放心洞房,因为我会把你两个弟弟的眼罩跟随身听弄好。」

说完,我走到不停磨擦着大腿的sarah旁边,把绑着她双手的绳解开:「不过为了补偿他们,只好让sarah来一场事前表演啦!」

「而且,尊夫人也忍受不了啦!」我看着sarah被解开了的手,已经急不及待放在阴唇外把弄着,另一只手用力抓住左边高耸着的乳房。过了不久,还把中指插进了阴道,使劲的抽插着,还发出了惊人的浪叫声,看得我才刚泄过的阴茎为这精彩的一幕再度举旗致敬。

「啊……嗯……嗯……老……老公……快快……快救……救啊……我……」sarah的手指越插越快,却还是抵受不了药膏的刺激,不停地向文俊求救。

「她如没有得到精液的中和,药力就会一直持续着!」我走到文俊身旁,拿着咪高峰得意的说着:「你刚才不想洞房而干了美美,这次可要我代你解救你老婆啦?」

「好吧……我……我做……」文俊看着痛苦的妻子,终于低头了。

我示意美美把文雄两兄弟的随身听开着,然后再把她们四个人的眼罩弄好,「我答应过你的,放心表演给我们两个看吧!」跟着把sarah的随身听拿到手上开着,拿起椅子放到文俊旁边坐了下去,打了个手势叫美美把sarah带到我面前。

「我可不会给你们夫妻在我面前太爽,sarah得把耳筒戴上,文俊你就跟不会说话的打气娃姓一样啦!」说着便把咪高峰贴在sarah下颚:「你丈夫就在你面前,自己骑上去吧!」然后把耳筒戴在她耳上。

「呀……嗯……好……好痛呀!」sarah忍耐已久,一拿起阴茎就对准阴道口一屁股坐了下去,痛得眼泪直流,可是在药力的刺激下,屁股还是不停的上下摆动着。

「啊……老公……你……你的好……好大……好爽……我受……受……不了啦!」

「呀!老婆!我受……受不了啦!」说着就把精液一口气的射进阴道里,可是sarah仍像无底深潭似的一直在动,待文俊的阴茎软叭叭的才站了起来。

「老……老公……挺高点……好……好爽……呀!你插大……大力点!!」

sarah放浪的呻吟声还不停地透过咪高峰传送过去,待文俊稍为清醒一点:「老婆!你怎么啦?老婆!!」

「没用的,你老婆听不到啦!」我把他的耳筒拉掉。

「老……老公……好好爽……呀……!你插大……大力点!大力点!!」接着而来的是清晰不过的浪叫声。

就在此时,美美把他的眼罩拉起。

「不……不要……!!」文俊看到自己的妻子抱着我不停地上下摆动,还以为那个是自己老公,激动得不停嚎啕大哭:「我要把你杀了!呀……!!」

「我终于知道,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被别人干,是会想杀人的!」说着我把sarah抱起放到地上,捉住她大腿再使劲的抽插着:「刚才被你干的是美美啦!」

「老……老公……好好爽……呀……!我……我要……来……来了……!!呀!!」乐在其中的她还在享受着,还被我插得升天了!

插不了多久,我也忍不住泄了。

「不……不要停……好……好痒啊!」就在我把精液射完,阴茎开始发软的时候,她又痛苦的叫了起来,而美美就在这个时间把她的眼罩跟耳筒拿掉。

当sarah看到还把阴茎留在她体内的不是文俊而是我时,眼睛睁得快要掉下来了,张大嘴说不出半句话来。可是她的身体可不让她停下来,药力还是弄得她不停左右的摆弄着。

而我就在这时侯站了起来,面对着满腔怒火的文俊道:「看来我一个人的精液不够中和你老婆的药性,你可以叫你弟弟在她面前自慰,然后在快射精的时候插进去,不然的话,她可待不过十分钟!」跟着把文雄、文天两个放开。

文俊看着妻子无助的眼神,只好点头示意准许两个弟弟上前。两个急色鬼冲上前去,对着美丽的嫂子不停地套弄着自己的阴茎……

我对着美美笑了笑,头也不回的独自离开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