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安慰朋友的女友——香琳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安慰朋友的女友——香琳

我叫阿杰,跟阿杉是十多年的朋友与同学,而他有一个交往了多年的女友香
琳,是在我们俩当兵时认识并开始交往的,当我知道时,他们已经交往一段时间
了。

也因为阿杉常常跟香琳提起我这个相交多年的同学与好友,于是当香琳初次
见到我时,便刻意地亲近讨好我,而我对香琳的那也一直不错,刚看到时就有想
上她的冲动了,只是毕竟是朋友的女友,直到发生了某件事,才让我如愿地上了
这个没干过不知她真的那么骚的香琳。

为何说亲近讨好我呢?因为那时的香琳对阿杉的了解绝对不会比我多,所以
总是喜欢趁阿杉不在时问东问西的,比如阿杉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友啦、以前在
学校时怎样之类的事……

介绍一下阿杉的女友香琳,长得蛮漂亮的,身高不是很高,约160公分,
三围是33c、25、34;小穴上的毛有些少,但是小穴是嫩又紧,还会一张
一合的吸着进入到小穴里的东西,且淫水多又敏感……别问我为啥会知道,都又
干又抠的那么多次了,还能不熟吗?您说是吧?客倌。

接下来让我们来说说为啥香琳会被我这个与阿杉多年朋友给上了甚至是淩辱
吧!事情是发生在我们退伍之后,香琳也从她家搬出来跟阿杉同住后的某一天去
ktv唱歌后……

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大伙在几天前就已约好了要去帮我庆生。说起我这人
啊,长相还算不错,但对女孩子体贴又温柔,所以很有女孩子的缘,所以免不了
的当然有很多妹妹来帮我庆生啰!

但是就这样的不巧,阿杉的前女友小慧也来帮我庆生,因为我们大家都是同
学的缘故,所以都认识了十几年,于是就聊了开来,而阿杉更是回想起以前的点
滴,忽略了现任女友香琳。

小慧:「阿杉,好久不见啊!近来过得如何啊?」

阿杉:「还不错啊!退伍不久,找了份工作正在做。」

阿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你男友呢?」

小慧:「酸溜溜的,你很在意吗?呵……好啦,不逗你啦!已经分了。他背
着我找别的女人,被我抓到,所以分啰……也许是报应吧!就像当初的我。」

看到旧情人多喝了几杯、已经有点醉的阿杉说着:「算了,事情已经过了那
么久了,就别再提了……其实这些年来,你还是在我心中占了很大的地位……你
知吗?」

小慧听了后感叹说了声:「如果……一切可以重来的话……但你的身边已经
有了陪伴你的人了。」

在旁的我看到他们两人说完后,两人对望着都陷入了沈思中……我也替他们
感到可惜,曾经以为他们两人真的可以一起步入礼堂的,谁知出现了一个横刀夺
爱的公子哥,仗着有钱加上花言巧语,硬是骗得阿杉的前女友小慧晕头转向的离
开了阿杉,才有现在的情形出现。唉……

突然间,我看见了这时坐在阿杉旁的香琳,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看见了愤
怒、不甘、与哀伤……才发现,阿杉不该在女友在的时说那些话的。

也许是阿杉有些醉了,所以慧忘了他的女友香琳还在旁边啊!这下惨了,等
等恐怕又要当和事佬了。唉……

我努力地向阿杉眨眼,不知是没看到还是已经醉了,总之阿杉只顾着跟小慧
说话。却忘了正牌女友香琳正在旁边的事。唉……兄弟,我帮不了你啰,自求多
福吧!

我只好跟香琳东聊西扯的聊了起来,试着让她忘了刚刚所听到的那些事,但
是香琳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我陪她喝酒,这可难为了我啊!

我知道香琳是不太会喝酒的女孩子,也知道她这样喝很快就会醉倒的……这
时,阿杉终于发现了香琳怎么一直喝酒?赶紧叫她不要喝了,还看着我示意我劝
劝她,这时的我也只能摇头苦笑。

终于,喝了过多酒的香琳醉倒了,这时小慧也说时间晚了,她该回去了,而
我们也差不多快要散场了。

阿杉:「小慧,我送你回去好吗?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小慧:「这样好吗?你女友不是在那?我想我还是自己坐车回去好了。」

阿杉:「不行,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好了。阿杰,香琳已经醉了,你看是
不是能……」

我:「行了,行了……我知啦!你就把小慧安全的送回家吧!」

阿杉:「谢了……这样可以吧?小慧。」

小慧眼中带着复杂的深意看了阿杉一眼,说:「好吧,那就麻烦你了。」说
完后两人起身准备要离开之时,我拉住了阿杉小声说道:「你小子可要早点回来
啊!香琳摆明不太高兴了,别害我到时又不知怎么对她说。」

阿杉:「去去去∼∼放心吧!我能去多久?她家在哪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好啦,好啦。你也喝了不少,路上小心点。」就这样,阿杉跟小慧还
有其他的朋友都一一的走光了,就只剩下我跟香琳。我试着叫了叫她,但真的醉
到不醒人事,只好先让香琳在包厢内休息。

想想还是再去加点时间让她休息一下好了,这时,服务人员以为我们都走光
了,要进去整理收拾环境,而我也没发现有人进了包厢,就这样去了柜台准备延
长时间。

别问我为啥不用服务铃或对讲机,就是这样刚好,前一个客人搞坏了,只好
亲自跑一趟了;但我也很感谢前一个客人搞坏了它,所以才有机会看到香琳淫荡
的一面啊!

我们所在的ktv是x柜,在15楼,我下去直到延长完时间后再到我回到
包厢花了我快三十分钟——不晓得是哪个该死的一直占住电梯不让它下来,害我
等了半天。

上去后回到包厢前却发现,怎么门没关好?我记得我下去前有关上啊,难道
我没关好吗?真是怪了!

忽然间,我听到了包厢里面传来「嗯……嗯……啊啊……嗯……」的微弱声
音。这时我心里面觉得很奇怪,里面不是只有香琳在吗?怎会有淫叫声呢?莫非
香琳在自慰?这也太大胆了点吧!于是我轻轻的将那未关的门推开了更大些点门
缝,看到了让我差点喷鼻血的一幕:

香琳的短裙已经被脱掉丢在一旁,而上半身呢,只剩一件胸罩,胸罩已被推
到上面去,两个乳房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两个乳头被一只一张嘴又吸又舔的。

而内裤更是已被脱到挂在脚边了,我更发现,那毛不多的小穴正插着两根手
指在抽动,小穴上的阴蒂有一只姆指正在揉又搓,且一直在那进进出出的抽插不
停。这时我发现那两根手指上,在每次抽出时,总带出大量经过灯光反映的淫水
流出。

而香琳的口中已经开始发出「嗯……啊……啊……嗯……嗯……」的呻吟声
音,并越来越大声……突然间听到了「啊」的一声,香琳竟然高潮了!喷了一堆
阴精出来后,无力地在喘息着;下面的小穴及菊花湿得一塌糊涂,小穴还一直不
停流出证明她爽极了的淫水……

这时趴在香琳身上的男人出声了:「哇靠!以前每次都听一些做得比较久的
服务员说有时有免费的漂亮妹妹可以爽,没想到今天真的给我遇到了,而且还那
么骚,随便挖她小穴几下就流得一地的水。而且小穴还一夹一吸的吸着我的手,
真像上面的嘴巴。爽死了,真是个骚货啊!不晓得等等鸡巴干进去时,一吸一夹
的感觉,那会怎样的爽?虽然等一下清理麻烦了一点,但是值得。嘿嘿……」

听到这的我,终于知道包厢内的这名陌生男子是哪来的了,原来是个服务人
员。他准备整理客人离去的包厢,进来后却发现包厢内还有一个女客人躺在椅子
上,呼喊几次后发现是个喝醉的妹妹。

看着姿色不错的醉美人,心中的淫念便浮起来,加上听过那么多服务员说曾
遇这种好康的……好不容易自己遇到了,怎会如此容易地放过呢?

就在这时,那个服务员还在努力地挑逗着香琳,刚刚高潮过后的香琳,在服
务员努力地舔着她那嫩得像小女孩似的小穴穴及阴蒂时,强烈的快感又再开始袭
来……我只听见香琳在那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一直在叫着什么听不太
清楚,只听得到:「嗯……嗯……啊啊……啊……嗯……嗯……好舒服……」

那个男服务员还一边舔,一边把香琳的小穴吸得「啧啧」有声,还一边说:
「果然是够骚,才刚泄过又湿成这样!」还说:「我不叫阿杉啦,你别叫错。正
准备干你的我叫阿贤,想被插的话叫声『贤哥哥』、『亲哥哥』还是『亲老公』
来听听,别一直叫什么杉啊杉的,我保证用鸡巴让你欠干的小穴爽上天啦!」说
完还顺便把他那早硬了半天又黑又粗的鸡巴拿了出来,塞进了香琳的口中。

我看着塞入了香琳口中一根又黑又粗的鸡巴,听着香琳口中发出「鸣鸣」声
而呻吟不出来的香琳,心里面在想着:『也没多大啊!我的小弟还比他大多了。
嘿嘿……』

在我正得意之时,突然想到,那个服务员刚刚说什么「我不是阿杉,我叫阿
贤」是啥意思?难道是我刚刚听不清楚香琳在叫什么的呻吟声,她是在叫阿杉?

坏了!原来是香琳还在醉酒中,根本不在发骚,想被人干,敢情是她把现在
趴在她身上的服务员当成了阿杉正准备要跟她做爱。

她虽然气归气,但心里还是有阿杉的存在啊!作为她老公朋的我,怎能这样
看着她被人给上了?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男人。就算要上,也是我来啊!这样我怎
么对的起阿杉,怎么对得起十几年的朋友,又怎么对得起香琳对我的信任呢?
只是当我这样想时,我所不知的是,阿杉这时也正跟小慧在附近motel
的床上进行激烈的抽插运动中,正用那根插过香琳的鸡巴,插入别的女人小慧的
小穴中。他也完全不知自己的女友香琳正在思念着他,也正面临着属于他才能插
的小穴穴正要插入一根比他还大的肉棒,造成往后的香琳成了一个只爱大鸡巴干
她小穴的淫女。
 
  
  
  
  
  
  
  
  
  
  
  
  
  
  
  
  
  
  
  
  
  
  
  
  
  
  
  
  
  
  
 
正当我准备开门冲入阻止那个服务员的时候,却听见长长的一声「啊……」
慢慢地越来越小声……而鸡巴已顶入湿答答小穴的男人,则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后说:「噢……从没干过这么爽的小穴,太爽了!没想到这么紧,还一张一合地
吸着我的肉棒。干了那么多女人还没干过这种的,原以为这么骚的女人应该被操
到都松了,没想到会是这么紧,爽啊!」

听到这话我知道,来不及了,唉……插进去了!阿杉,我帮不了你了。这时
的我什么也不能做,就算叫他拔出来,也是被干过了,索性继续看着那个叫阿贤
的男人用他那粗黑肉棒奸淫香琳好了。反正都插进去了,看个免费的秀也好。兴
奋下的我,渐渐地忘了刚刚觉得对阿杉的抱歉心情了。

这时的香琳还没酒醒,若她醒来后发现正在插她小穴的人不是阿杉的话,会
怎样呢?管她的,想也没用,反正我现在听到的都是香琳淫荡的呻吟声音,这代
表她也很爽啊!清醒后时,反正她也爽过了,能如何呢?现在我就看这场现场秀
吧!

这时从包厢内开始传来了两个人有规律的肉体拍打节奏声,「啪!啪!啪!
啪!」的响,而且一直不断地听见阿贤的肉棒与香琳小穴抽插时「啵……啵……
啵……」的声响,及每次抽出肉棒与插入小穴时带出淫水的「唧……唧……」声
音。

而且我一直看见那黑得发亮的龟头顶开小穴口把肉棒插进阴道时,把小阴唇
的嫩肉挤入小穴内;抽出鸡巴拉出那油亮龟头时,又把那嫩肉用龟头冠拉出小穴
外的景色而使我兴奋不已,大鸡巴肉棒也硬得发痛。

而香琳也一直在「啊……嗯……好爽……好大……插得我好深……嗯……」
的叫,并且努力地跟趴在她身上、鸡巴正在她穴内冲撞的男人舌吻,还未完全清
醒的香琳被插得一直叫说:「阿杉……哦……你插得我好舒服……」

其实这时的香琳经过一次的泄身后,已经清醒多了,但是经过刚刚高潮泄身
后让她很懒得起身,于是便一直躺着闭目休息。但她总是觉得怪怪的,为何阿杉
突然干上了自己呢?前一刻阿杉跟前女友说的话她还未消气啊!为何现在还敢趴
在她身上就干起来?

可是当听到趴在自已那美妙身体上的这个男人说什么他不是阿杉,而是叫阿
贤时,她已经想睁开眼来看看这个声音不一样、说自己不是阿杉的人到底是不是
在开自己的玩笑,但当她正想睁开眼睛看的那一瞬间,却看见的是一支不算小的
黑色肉棒正往她的嘴里插去……加上敏感的她感受到小穴传来那飘飘然的感觉,
便无暇细想了,也不想再去思考压在身上的男人是否是自己的男友了。

可是当那个男人将火烫烫的肉棒插入到她那嫩穴中时,她马上确定又清楚地
感觉到,正趴在她身体上面与那根插入她小穴的鸡巴,绝不是她最心爱的男友阿
杉所拥有的那根细长的肉棒,因为正插在小穴内的鸡巴,粗得太多了!虽然没男
友的那么长,但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所以她一直不敢睁开眼睛看;加上她的小穴
也已经被挖到很痒,她也很需要。

到后来的舌吻,更是确定了趴在她身上正用鸡巴抽插她的人肯定不是自己男
友,只因男友是不抽烟的,而这个人则满口烟味。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继续装
着不知情地喊着阿杉的名字。

实际上小穴内却插着一个叫阿贤的男人的粗肉棒在帮自己小穴止痒,自己只
能放声地淫叫来舒缓她内心的不安与激情,也将错就错地借酒意未退,让那根鸡
巴继续奸淫自己的小穴,以解决小穴那又麻又痒的感觉。

但香琳不知的是,在这间她被干得淫声浪叫的包厢门外,一个她男友阿杉的
多年朋友正看着她被奸淫后而淫浪的一举一动,没有遗漏地全收进他的眼底,还
兴奋得拉出了他那根又粗又长及硬得发痛的肉棒在自慰着……

经过那男人在香琳小穴中努力地抽插了十多分钟之后,香琳的阴道已经湿透
了,里面更是极度的酥麻,大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淫水流得整个菊花都
湿透了,这时的香琳只知呻吟浪叫:「好棒∼∼用力∼∼啊∼∼呜∼∼哦∼∼太
美了∼∼你好棒∼∼啊∼∼啊啊啊∼∼把鸡巴用力地干我啊∼∼呜哦∼∼啊啊啊
啊∼∼用力地插爆香琳的小穴啊∼∼啊∼∼嗯嗯嗯∼∼啊啊∼∼」

阿贤淫笑着:「小骚货,被鸡巴一插就变成如此淫荡。我干!干!哈哈∼∼
爽不爽啊?」边说的同时,还用他双手用力地抓着香琳那33c的双乳,搓圆揉
扁的让双乳变形,并用力地吸舔那已充血直挺站立的乳头,吸得「啧啧」有声,
让香琳爽到不能言语,只知无义意地浪叫呻吟。

这时香琳的脸上跟胸前已开始开始出现红晕,并开始大声的呻吟着:「啊啊
啊啊∼∼你干得我好爽!我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
我∼∼啊∼∼要∼∼飞了∼∼啊啊啊啊啊∼∼」

在她歇斯底里的叫喊中,并努力地扭着自己的腰,让那湿透的小穴与那粗黑
的鸡巴更紧密地结合及磨擦之时,香琳的小穴再次涌出大量的淫液,香琳第二次
泄了。

香琳本来夹紧阿贤腰部的美腿,此时已经无力再夹了,整个人摊在椅子上无
力地喘息着,而阿贤的黑粗鸡巴依旧在香琳的小穴中狂插猛抽中……

终于在香琳高潮后的几分钟内,阿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鸡巴插入小穴的动
作也越来越快……听着那急促的呼吸声,快速地抽插的鸡巴让香琳的小穴又酥麻
了起来,而香琳也知道阿贤就要射了。

快感一波波传来的香琳并没忘记这几天是她的危险日,急忙喊着:「不行,
你不能射在里面啊!快点拔出来……快啊……我这几天是危险日,不能射在里面
的,快拔……啊……好烫……啊啊啊∼∼啊啊……」

在香琳还没说完时,阿贤已经忍不住地在黑粗鸡巴筋肉暴跳一抖一抖下,在
香琳那温热的小穴里将那一波又一波滚烫的精液射进了香琳那满是淫水的小穴里
面深处,烫得香琳是浪叫不止。

而香琳更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因为阿贤那滚烫的精液灌浇,再次迎来了小
穴的高潮,及再次喷出了像山洪暴发的淫水阴精,也让香琳爽到都虚脱了整个躺
在那,心里在想着跟阿杉时从来没有过这感觉。

当那变软的肉棒滑出小穴时,还发出「啵」的一声;而被干得激烈的小穴整
个都合不上,一张一合地就像在喘息似的,随之而来的是慢慢从小穴流出的白色
精液与混合的阴精……

当我看到这一幕时,太刺激了,精关一松,精液马上一喷而出……

这时,从我去续加时间后到现在已快两个小时了,马上续唱的时间又将结束
了。那个奸淫了香琳后的阿贤慢慢地穿好衣服,淫笑地看着那还一张一合慢慢流
出他精液的小穴主人香琳说:「第一次遇到这么骚的,爽死了!小穴还会一吸一
夹的,真是会夹鸡巴啊!」

「小淫妇,哪天想再干的话,记得来这找我,保证干到你爽得不知人事。记
住,我叫阿贤,在这楼服务的。嘿嘿……要是觉得干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帮你多
找几根鸡巴一起来干你的。哈∼∼哈哈∼∼」说完即淫笑着开门离开。

我马上躲到旁边的厕所里,而香琳则是不好意思地装作高潮还没过,不回答
他的话,依旧躺在那,双脚打得开开的,任由小穴中的白色精液及淫水慢慢地流
出,等待那个男人离去。

看着小穴里精液流出的这一幕,我发现香琳竟是如此淫荡,让我开始也想要
跟她搞上一次了,也想试试我的大鸡巴肉棒插进那淫穴时的感觉。嘿嘿……我心
里开始出现了邪恶的念头。
 当那个阿贤离开后,我偷偷的朝包厢内看去,发现小穴里还慢慢流出精液及
淫水的香琳依旧是躺在那喘息,连衣服也还没穿上,放着那浑圆的33c双乳及
慢慢消退的乳头,还有那被干得太猛合不上的小穴,让我尽收眼底……

这样也不是办法,难不成要我等她回味完穿好衣服后才进去吗?于是我开始
故意先在外面大声喊叫装作好像跟人吵起来似的,让她知道我将要进来,赶快整
理。

听到我声音后的香琳果然急了,马上开始找她的衣服及裙子,由于刚刚被奸
淫时,衣服都被乱丢,急忙之下,连小穴内的淫水及精液都来不及擦去,慌忙中
却没有发现那被脱去的胸罩及内裤,于是只有将那在手边抓到的衣服及裙子急急
忙忙的穿上。

正在这时,才刚穿好就看见我推门进来,心里跳了一下,脸红的想说:『真
是好险,再慢点就被阿杰看到我没穿衣服的双乳及小穴了。』

看着推门进来后的我口中念念有词,香琳想着:『不晓得阿杰会不会发现刚
刚的事?』

我念念有词的看见衣服跟裙子都已穿上而脸红的香琳,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
说刚刚我去加时间,结果坐电梯时还真是倒楣,刚好故障……被卡在里面一个小
时多……才刚被救出来,刚刚就是在刚他们吵这事……等等的。

香琳听了后以为真的是如此,红着脸心里面想着:『还好刚刚阿杰没看到我
被奸淫时那淫浪的样子,不然真是羞死人了!』其实她哪里知道,我不止看了,
还从头看到尾呢!

我看着香琳,她所坐的位置旁边还有一大片的水渍,也就是刚刚躺在那被奸
淫的香琳所流出的淫水,看来是来不及擦掉吧?我故意慢慢地走向刚刚香琳被奸
淫的那张椅子,选在水渍的旁边坐了下去,并将手无意地放了上去。

「咦?怎会有水啊!香琳妳刚刚是不是打翻东西吗?」嘿嘿∼∼我这是明知
故问啊!

香琳看着我所摸的地方,那哪是水啊,明明就是刚刚她所流下的淫水,但她
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于是脸再次红起来的香琳支支吾吾的说:「好……好像……
有吧!刚刚我醉了躺在椅子上时,翻身时……好像有去踢到茶水的样子,可能是
那时踢倒的吧!」

我心里面想着:『是啊,是水没有错啊!只是那是从妳小穴里流出的淫水罢
了。』嘿嘿……但我当然不能说出来啊,于是点头说:「还好不是热水,不然烫
到就不好了。」

香琳怕我再问下去,突然想到,为何不见她男友阿杉呢?于是开口问我说:
「阿杉呢?为何没看到他?他去哪了……还有其他人呢?」

我:「其他人早就先回去了,但是妳喝醉了,又叫不醒妳,所以想说让妳多
休息一会,于是便跑去再加时间,谁知反而被锁在电梯里面。真是倒楣,到现在
才刚回来。」

(其实我心里正在想,休息我看是不可能有啦,反而更累了是真的,被人干
成那么爽的样子,不累才怪!不过也幸好有加时间,才能看到香琳被奸淫精采的
一幕。嘿嘿∼∼虽然主角不是我。)

香琳「喔」了一声,但又想到我好像还是没告诉她,男友阿杉呢?于是再次
的问了我:「那阿杉呢?也跟其他人一起先走了?他为何没等我?就这样丢下我
一个人在这?」
本来我是不太想说的,我知道说了香琳肯定会不高兴,但眼见没办法瞒过去
了,只好说出来了:「阿杉他说不放心小慧一个人回去,所以送她回去了。而他
那时有交代我,帮他送妳回家,所以才会只剩我们两人。但算算时间他应该也快
回到你们家了吧,所以我们差不多也该走了。」

果然就如我所想的,香琳开始嘟起了那看似性感小小的嘴,脸整个都沈了下
来。我不敢看着生气的她,只好将眼睛四处看,逃避她那哀怨的脸色。

就在这时,眼尖的我突然看到一件不该出现的东西,桌脚旁怎会有一件白色
的内裤呢?奇怪,为何那么像刚刚被阿贤干的时候挂在香琳脚上的那件内裤?

在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香琳那穿着裙子的两腿间时,我突然发现了香琳衣
服上的两个凸起的点,莫非……香琳刚刚身上内衣裤都来不及穿?而在桌脚旁的
那件白色内裤正是她的?
 
  
  
  
  
  
  
  
  
  
  
  
  
  
  
  
  
  
  
  
  
  
  
  
  
  
  
  
  
  
  
 
生气地思考中的香琳一点也没发现,男友的好友正两眼贪婪地看着她胸前那
两个凸起的乳豆,正直挺挺的表示着……

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是对的,于是我急忙再向四周寻找,看是否还有胸罩的存
在,好像不愿令我失望似的,果然在旁边椅子的角落找到了那个白色的胸罩。嘿
嘿∼∼

这时的香琳也发现了我怎么好像在找东西的样子,便问我说:「阿杰,你在
找什么啊?要不要我帮你找?」

我回答说:「刚刚好像掉了十块钱,想说找找看掉在哪了。」

这时香琳突然想起,自己目前是胸罩跟内裤因为刚刚一时找不到都没穿,等
等要是被阿杰发现了可就不好意思了……

就在这时,香琳发现我的眼光看向了某一个地方,急忙顺着我的眼光方向看
去,这一看就发现了自己的胸罩就静静地躺在那椅子的角落,怪不得自己刚刚找
不到,可却偏偏被阿杰看到了。现在的她又不好意思去捡起来穿,这不等于告诉
了阿杰她现在没穿胸罩吗?该怎么办好呢?急得香琳脸都红了。

这时的香琳只能祈祷阿杰别想到这胸罩是她的,更别想到现在她是没穿胸罩
的,香琳甚至忘了那还有精液在慢慢流出的小穴外没有内裤的事。但早已猜到的
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她啊!

我笑着坏坏的看着她,开始想着要如何戏弄香琳了。于是我便故意装作很惊
讶地发现了胸罩,还大声说:「怎会有一件胸罩在那?」并示意叫她来看,直把
香琳羞得脸红到可以滴出汁来了。

我更顺手捡起了那胸罩,说:「咦!为何这里会有胸罩啊?香琳妳来看,我
记得刚刚来之前没有啊!怪了,难道是香琳妳的?」

香琳红着脸的说:「怎么可能是我的!在哪里?我看看。」

刚想站起身走过来拿的香琳却马上发现,她一动,那被灌满精液的小穴里好
像就有东西要流出来了,加上又没有内裤穿在身上,只怕会顺着流到裙子外的腿
上……只怕会被阿杰看见。

吓得她马上坐回椅子上说:「可能是前一个客人留下的吧!刚刚我们进来时
灯光又没多亮,就算多了东西可能也没看清楚吧!」

我心里面在想:『真能掰啊!服务人员都不会进来打扫吗?不过我不会说出
来的。嘿嘿……』

这时我也想到为何她刚站起来却又马上又坐回椅子上的原因,故意不说破。

看她那个样子真的很有趣,明明连她的小穴被插入了鸡巴,还被射在里面的
事都知道了,还得故意装不知。但为了要干到阿杉的女友——香琳,只能努力配
合她,陪她装傻啰!嘿嘿……等我干到妳后,看妳怎么装?骚货装清纯,明明被
干进去时就浪到不行!

我装傻的说:「哦!可能是吧,也许真的太暗了没看清楚。」我拿起来晃一
下,看她脸红得跟什么似的。

当香琳以为就没事了的时候,我突然的一个动作,让她的脸再次红了起来,
我:「哇!好香的味道啊!」我把香琳的胸罩放在鼻子上嗅了嗅:「还有乳房的
香味呢!」

香琳:「阿杰,你……你怎么这样啊!」

我:「哪样啊?」(我故意装不懂的说)

香琳:「你怎么拿……拿……拿去……」

说了半天终究还是说不出来,而且香琳整个脸都红到脖子去了。我看到呆住
了,真是太可爱了!跟刚刚淫荡发骚的香琳简直是两个人啊!

我再次决定,我一定要把她搞到手,看着她在我的大鸡巴肉棒抽插下浪叫不
已的样子,让她爽到不能自己。嘿嘿……(我是不是坏了点啊?客倌。)

我:「妳是指我拿去闻吗?这是妳的吗?妳刚才不是说了不是妳的吗?既然
不是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香琳红着脸的说:「就……就……就算不是我的,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啊,你
怎能在女孩子面前做这样的事呢?」

我故意笑着说:「我可是只有在我信任的人、还是我喜欢的人面前才会做出
这样的事喔!」

香琳有点吃味的反问我说:「那我算是你信任的人啰!总不可能是你喜欢的
人吧?」

我回答说:「不一定唷!自己猜啊,说不定妳两个都是喔!」

香琳心里出现异样的高兴感觉说:「可是那个不知是谁的,你这样做说不定
有不好的事啊!」

我:「怎么说,什么叫不好的事?妳说个例子给我听听。」

香琳又气又好笑,看着哈哈大笑而带着色色眼神的我说:「我……我……我
不知道啦,随便你啦!哼∼∼」

就在她哭笑不得时,我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话:「如果这是我喜欢的人的胸罩
该有多好啊!好香的乳香啊!真想就这么轻轻的咬上一口乳头,让她感到这是幸
福的事。」

这时的我偷偷的看了香琳一眼,嘿嘿,她脸红心跳,激动地看着我,眼神也
渐渐地变得温柔带着丝丝的情意。

当发现我用那深情的眼神在看着她时,紧张地赶紧避开了我的眼神,低着头
想着我刚刚说的话:『我会是他所喜欢的那个人吗?会是他想轻咬我的乳头的那
个人吗?』想到连小穴再次湿了起来也没注意。

就在香琳还在思考着时,我再次故意装作不经意地「又」突然发现了一件她
「也」不会承认是属于她的内裤,让原本已经恢复平常脸色的香琳,再次脸红了
起来。

香琳心急的想着:『怎么连内裤都被阿杰发现了?那他会不会也发现我刚刚
正在这跟别人做着原本只有杉跟我才会做的事呢?』

而我再次照旧把内裤拿起来闻,急得香琳不知该说什么好,但心里却想着:
『啊……他的脸那么靠近我小穴碰过的地方,啊……』想着想着,香琳的小穴更
加的湿了起来。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我居然去舔那经过小穴触碰流下爱液而沾湿的的内裤,
香琳不可置信地张大眼睛的看着我。但小穴内却越来越湿,而且有种酥痒难耐的
感觉一直从小穴里冲上脑中……怎么办?香琳的心里不安的慌乱了起来。

突然想起了刚刚小穴被鸡巴插入的那阵快感来:『怎么……我怎会变得如此
呢?才刚刚被奸淫,现在又开始想要根硕大的鸡巴来插小穴了呢?』

脸红的香琳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你……你……为什么要舔那个啊?」
问完后香琳已整个羞得头低到不能再低,而且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喔,没有啊!看到怎么内裤会湿湿的?想说是不是妳刚刚踢倒的水,
于是舔舔看啊!不过好像不是水,有点酸酸咸咸的,还有点尿骚味道。」

(其实在说这些话时,我下面的肉棒早就硬得不像话了,若不是刚刚已射过
一次了,恐怕早就将香琳就地正法了。)

香琳:「那你还舔它!你……你真是……」

我:「难道内裤是妳的?」我故意问道。

香琳红着脸说:「当……当然不是啊!我……我的有穿在身上啦!怎么可能
是我的……把它丢掉啦!」

『哈哈∼∼这真是睁眼说瞎话啊!最好是穿在身上。』我心里这么想着,但
却不动声色的突然把胸罩跟内裤都快速地往我的包包里面收。嘿嘿!

香琳:「你……你怎么……还把它收起来啊!不丢掉吗?」

哈∼∼说话都不敢看着我了,这样还学说谎。嘿嘿,我可不会笨到让妳拿回
去有机会再穿起来呀,我就要妳露点的走出去。嘿嘿!

我:「啊,妳都说不是妳的了,我就留起来当纪念咩!来这种地方可以捡到
这种东西还真是少见啊!妳说不是吗?」

说不过我的香琳,又想不到办法拿回来穿上,最后,没办法的她只好眼睁睁
的看着我收起了她那两件刚刚还穿在身上、带有淫水的内裤及胸罩。

正当香琳正在想着,等等该如何不被发现没穿内衣裤的回家的时,我的话语
在她耳边响起:「我们该准备走了喔!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再不走的话可能又
要被收钱了。何况我也该准备送妳回家了。」这时的香琳只好无奈地准备起身随
我一起走了。

但她随即又想到,没有内裤套住的小穴,里面的精液还有刚刚又流出来的淫
水,肯定会随着双脚的走动而流出来。可是不走又不行,阿杰一定会很奇怪的,
于是只好努力地夹紧粉嫩的小穴站起来,慢慢小步小步的走着,有时还不稳的差
点跌倒。

我心里好笑的看着香琳慢慢小步小步的走着,心里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于
是急忙上前扶住她,问道:「是不是酒醉还没醒啊?」

香琳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好像是吧……头还有些晕,谢谢你扶我喔!」

我当然知道她不会说,其实是她的小穴有精液跟淫水会流出来……只是不扶
还好,一扶之下香琳身体更软了。闻着我身上散发出的男人味道,加上我扶她时
故意刚好把手扶在靠近乳房的地方,还有意无意地用手指去轻拂她那乳房上的乳
豆……

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我更加的三不五时就故意碰到乳豆,让她敏感的身体
又再次热了起来。而且我更故意加大脚步的走着,在我半扶半抱之下,香琳也只
好跟着我稍微加大了脚步。

但香琳自己也感觉到不知是精液还是淫水已顺着小穴往大腿流了下来,有些
都还滴到了地过的地面上,让她是又急又气,又不好意思的红着脸。

而我则是偷偷看着那滴在地的「精淫液」混合体,大鸡巴又顶得老高,刚好
香琳却因为害羞只好低着头往下看,却发现了我那顶得半天高的大鸡巴帐蓬,更
是不好意思了,那小乳豆还一直被阿杰有意无意地摸着。

这时香琳猜想,也许……我已发现了她没有穿胸罩在身上,说不定连她没有
穿内裤的事都知了。搞得她不要我扶也不是,会脚软;扶了,被一直碰到乳房及
乳头,让身体更是发软,而且小穴里的淫水一直不受香琳那努力夹紧的小穴控制
的流了出来……

这时从我们面前经过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个胸前两点凸的女人,看得目不
转睛的。如果这时有人走在香琳身后的话,更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裙子后面有
一堆很大湿湿的水渍及从行走的两腿间滴落到地面的水滴。

当然我也有注意到那些眼里发火的色狼,嘿嘿……要是现在把香琳放在这的
话,我想那些色狼肯定马上就掏出一根根的鸡巴,当场奸淫起香琳了吧?

而那些经过身边的男人,不管是否有女友在身旁,每个人的裤子都被自己身
上那根鸡巴顶得高高的,就像随时要探出头似的。香琳看见一根根躲在帐篷后的
鸡巴,身体更加火热了,开始想像着若是被那一根根的鸡巴插入小穴,那感觉该
是如何的舒服啊!

看着香琳那迷失了眼神的样子,我敢肯定若我把现在的香琳放在这的话,她
肯定抓住肉棒就当场插起来了吧!但目前的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要插她小
穴的那根大鸡巴……是我的!嘿嘿……

好不容易走到了电梯口(也滴了一路)在等电梯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这不正是那个刚刚在包厢里用他的粗鸡巴插得香琳泄了三次并将精液灌进她小穴
内,让我看了一场奸淫秀的服务员阿贤吗?

当他看着香琳那一路滴在地面的淫水出现在电梯口时,裙子后面还一大片的
水渍,下面的鸡巴早就又硬了起来,心里面想着:『真想再把这个骚货带进包厢
里好好的操个几次啊,淫水滴成这个样子,可惜旁边站了一个男人。』就是我在
香琳旁边,他误以为我是她男友,只好心里想着:『你这马子真不错干啊!又骚
又淫。』
他一边用色色的眼神看着香琳,并说:「先生,你女友长得真是漂亮又好看
(干)啊!」看着我摸在她的乳头上时又说了句:「谢谢你们光临!希望下次能
有机会再为『妳』服务。」我知道他这句是说给香琳听的,这个「妳」字还说得
特别重。

香琳想到小穴中还灌满眼前人的精液,脸红的低着头不敢看他。我则是有意
地回答他说:「她不是我女友喔,只是朋友而已。不过你真有礼貌,改天来还是
会找你来服务的。」我淫笑地看着他说。

那个服务员阿贤听了后,更是淫笑地看着我那仍旧摸在被他亲过的香琳乳头
上,心里想着:『果然是够骚啊!不是男友也这样被人家摸着乳头,而且连胸罩
都没穿,还滴了一路的淫水……我看是客兄吧?还朋友咧!刚被我奸淫完就马上
又找了一个准备再干了。』就这样看着我们走入了电梯中。

直到好不容易终于走到了我停车的地方上了车,香琳的脸已经红得不行,呼
吸也急促了起来。

当我把她的车门关上时,我向后看了一眼,果然后面那一堆人个个都顶着个
帐蓬,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身影消失在车里的香琳叹息啊!嘿嘿……『想爽吗?
若有机会的话会让你们试的,反正又不是我女友啊!』我坏坏的看着车内的香琳
想着。
 
  
  
  
  
  
  
  
  
  
  
  
  
  
  
  
  
  
  
  
  
  
  
  
  
  
  
  
  
  
  
 
当我进车里后,香琳依旧是红着脸看着我,只因那从她小内内流出的不知是
淫水还是精液的东西仍缓缓的流出...把我车的座椅都沾湿了...也让一坐
到椅子上的香琳马上发现了她湿的不像话的裙子...

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的样子,发动了车子开始行驶...但眼尖的香琳却
也发现了我裤子那鼓起的帐蓬..所以脸更红的转过头看着窗外...想像着我
顶起帐蓬的那根巨物,是否也像那个阿贤一样,能带给她那羞人的感觉呢?

就在这时,香琳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号码是男友阿杉打的来...

香琳生气的接起了手机:「酸溜溜的说,这是谁啊?还记得打电话给我,还
以为你已经忘了我呢?我在哪里?正要回家的路上啊...你怎么了?为什么好
像很累的样子?还一直在喘气呢?怎么旁边还有鸣∼鸣∼鸣的声音?」

「什么?没事?你说你不回去了...阿文说三缺一要你去他那打麻将?你
不带我去就让我一个人回去?让我一个人在家吗?」

听到这里的我只觉得,兄弟啊...你难不成正用你那根插过香琳小穴的机
巴现在正插在前女友的小穴里抽插还边跟你现在的女友讲电话?会不会太爽了点

其实跟我想的也没差多少,差别是...不是插在前女友小慧的小穴里,而
是她的嘴巴里面,刚刚射在小慧的小穴内,久未被插的小慧还意犹未尽,正努力
的吸着阿杉的机,想要再来一次,所以才会让香琳听到鸣鸣声...

听着香琳说话的口气..我知道,这架是吵定了...果然,没几句话就气
呼呼的挂了...唉...这下我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过了一会,却发现香琳一直都没说话,可以想见她很生气,以为男友已回到
两人爱的小窝在等她,我不经意的看了香琳一眼,却发现香琳已是哭的泪流满面
了...

我只能安慰她说别想太多...打个麻将而已,天亮就回来了啊,没事的.
..

沈默..还是沈默,就在我觉得受不了的时..香琳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
「他(阿杉)是不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有时真的不得不佩服女人的直觉...见不我不作声,彷佛自问自答似的,
你就算不说我想也知道一定是的...这叫我怎么回答呢...唉..

再次的沈默了一阵子,就在我觉得是否该说些什么之时,一个问句又这么的
突然出现了:「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句话的我一时呆住了,这..这..话叫我如何回答呢..

香琳望向我再次说出:「回答我...」

看着她的眼神简直就像看到我内心深处去,我只好说..若说不喜欢你是骗
人的..但是你是我朋友的女友啊....

前面那里右转进去..我:「右转??你家还没到啊,而且前面右转进去是
...是motel耶..你..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香琳「他可以如此对我,我又何必守着他呢?既然他正在寻找他的快乐,我
又为何让自己寂寞难耐」聪明的香琳,想必也猜到那男友的喘息声是代表着什么
...

兄弟啊..你可怪不得我了,你以前常教我说,送上门来的怎可不要,虽说
现在送上门的是你女友,但你也正在用你的鸡巴插着「前」女友的小穴啊...

既然你现在用不到,我就当个好人,用我的大鸡巴肉棒帮你好好疏通你「现
任」女友的小穴,并「照顾跟灌溉的」....嘿嘿..
 

相信现在的你也正努力的把鸡巴插进你那前女友的小穴内灌精才是...放
心..做朋友的我不会让她寂寞的...

于是,我们便在香琳的坚持下进到了motel其中的一间里面...

当铁门要完全关上前,我假意的问了香琳一句:「你真决定要这样做吗?不
怕阿杉知道?」

这时香琳反而一手就伸过来抓住了我那一直顶的高高帐篷的肉棒:「你早就
知道那胸罩跟内裤是我的了吧?我早发现你拿我的内裤时下面就...」

「而且阿杉自己也正在...哪会关心现在的我在做什么,更何况我们只有
一次,而你跟我都不说的话..他怎会知?」香琳红着脸的说。

「而且在我听到你曾暗示你喜欢我的时,其实我内心很挣扎..我是阿杉的
女友,而你又是阿杉最好的朋友,我们本是不可能的,但他今天这样对我,我实
在觉得没必要这样伤心..因为我还有你啊..你说是吗?』说完后,香琳的头
更低了...

我马上高兴的回答说:「这是当然的啦。」心里暗暗的想着∼「真是多谢阿
杉你的帮忙啊,让我这么快就有机会搞上你女友。但是绝不可能贯有一次的..
嘿嘿..就算以后要用奸的,也不可能让你就这样跑掉的∼」

香琳听完后开心的笑着..忽然她想到问了一句「阿杰..你是不是有看见
我在包箱时被...」

我笑着不回答她反而问了句:「被怎样?我故意装不懂的问着,好啦我们先
上去再慢慢聊你觉得如何呢?还是你打算要就这么一直坐在车里呢?」

打开心防后的香琳又想到她那湿的不能再湿的裙子,再也顾不得害羞的跟着
我往房间走了上去...

到了房间里,香琳急忙的进了浴室,因为老实说除了那个衣服上的激凸乳豆
外..下身的裙子还真是湿的一踏糊涂,都黏在屁股及大腿上了,就连我的椅座
上刚刚香琳起来时都整个湿成不像样...

也难怪香琳那么急忙的要去洗澡了..嘿嘿...我也急忙的脱掉了衣服想
进去来个鸳鸯浴,从浴室的外面玻璃上就能看的到香琳慢慢脱下衣服后那美好的
身材了..看的让我的大肉棒也快受不了啊...直想马上插入那诱人的小穴内
...

马上跟着溜了进去,却把香琳吓了一跳,连忙赶我出去...说她不好意思
啦...我心里明白,其实她是想把小穴里的那个阿贤的精液洗掉,不想让我知
道她刚刚被人奸淫的事罢了...

我笑着说了一句话:『都看过了还怕啥羞啊,真是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让香琳思考了起来「我看过?我啥时看的?为何她一点都不知呢?」

想想了后香琳突然意识到,阿杰该不会是在我被那个服务员奸淫时看到的吧

香琳带着试探的口气问说:「你该不是有看见包箱里发生的事吧,若你当时
看到了为何不救我,而看着我被他奸淫,还让他把鸡巴插进我的小穴里(虽然那
时的感觉很舒服),你还说你喜欢我,怎愿意让我被他....你是骗我的是吗
?」

听着香琳那猜测的语气,我邪恶的回答她:「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不是骗你
的,尤其是你被鸡巴插进小穴时淫水流的满椅子时那淫荡样子,我更爱的不得了
,就是喜欢那样真实的你...」

香琳脸红的听着那令她羞愧回答的我,又问我说:「那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我坏坏的想着(其实从头到尾都看了,连还没插入前都看到了,但我怎能照实
说呢?这不是让她怪我还没插进去就该救她了啊,怪我见死不救吗?

我可没那么笨啊,要是真的救了哪来后面的好戏可看...嘿嘿..)于是我
回她说..

「我从电梯出来后,要进包箱前听到你的呻吟声往里面看才看到的,那时好像
正是你用双脚,用力夹紧那个人的腰而狂扭你的腰,后来妳整个摊在椅上,那之后
妳也知的,一下就结束了..我想应该是他射了吧..」我装做回想的样子说出.
..

香琳听着阿杰所说的情形,回想起那时好像正是自己第二次高潮要来之时,所
以自己无法不拼命的扭腰,以求那快感来临..几乎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那样做
...

没想到那淫荡的样子,就这样被阿杰看到了,他会不会认为我真是个淫荡的女
人呢?自己真的是那么淫荡的女人吗?香琳不敢相信的在心里问着自己..也担心
阿杰将这样的自己告诉阿杉..

但想着想着..香琳又想起了当时插在自己小穴内的那只粗黑肉棒,虽然没有
男友阿杉那么长,但插入自己小穴时那鸡巴塞满小穴的充实感,却怎么也不是男友
阿杉鸡巴插进来时所能有的感觉...想到这,香琳的小穴内淫水又开始流了出来
...脸也红了起来...

看着香琳那红润的脸色,却又不说话的样子,及在我眼前那毛不多的小穴上已
经有一滴一滴的水珠像长丝一般的滴往地上,我知道香琳想起了被服务员的鸡巴插
入小穴时奸淫的快感,那诱人的小穴已反映出她的想法...
但还在意淫的香琳并未发现这个情形...直到我喊了她后,才恢复那害羞的
脸看着我说:「你确定你是那时看到的?如果是的话,那你救我也来不及了,都已
被奸...奸...了...也插进小穴了,就算拔出来难道就不算了吗?唉..
.」

「何况那时我的小穴是又酥痒又麻,正需要那鸡巴来止痒,怎会舍得他拔出去
..」香琳红着脸的在心里想着...又想到,我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说完后湘琳又再次的沈默了下来..而我知道,香琳还是不愿承认那时淫荡的
样子,才是真的的自己..此时香琳再次开口了...

香琳害羞的问我说:「既然你有看到了我...被奸...奸了..你..真
的...还会喜欢我,真的还会要我吗?你会告诉阿杉吗?」

香琳:『那时的我是那么的淫...淫荡,那时的我真的是我吗?』说完后香
琳的头低到不能再低的问着自己...

我用色色的眼神看着慢慢的接受那淫荡的样子才是真实的她说:「香琳...
把头?起来看我...」

「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是要喜欢她的全部喔,并不是说只有喜欢你可爱时还
是漂亮时的样子,就算你那淫荡时的样子,我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啊,何况我刚不也
说过了,就是喜欢你被鸡巴插进小穴时那淫荡的样子啊...」

「老实说,我在外面看到你被那个男的奸淫时..你知道我当时肉棒多硬吗?
多想就这么的冲进将我的大鸡巴也插进你那诱人的小穴里...所以你认为我会想
告诉阿杉说我亲眼看着他女友被人奸淫而我在旁边观看吗?」

「何况一直看着那个服务员那沾满你淫水的鸡巴,一直将香琳你小穴的小阴唇
插进穴里又抽出穴外还带出你的大量淫水,我多么就想拉下他换我将我的大鸡巴插
进你的小穴内啊,你知吗?」

香琳:「讨厌啦,你这个坏蛋,不帮人家就算了,还想换你自己用你的大鸡巴
肉棒来干人家的小穴...阿杉真是白认识你这个朋友了..还想跟那个阿贤用鸡
巴...一起...奸...奸...我」

香琳:『哼...不理你了...』

我:『别这样咩...我说的是真的啊..不信你看..你看我光想到刚刚你
那小穴被阿贤机巴插的样子,我的大鸡巴肉棒就变成这样了..』指着我那变大又
变硬的巨大肉棒...

香琳听了我的话后,双眼看向了我还穿着内裤的下体,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香
琳就离不开眼了...想着..就算会被阿杉知道,她也要试一试阿杰的大鸡巴奸
淫自己的滋味..

香琳发现到刚才还穿着裤子时摸到阿杰的鸡巴就已经觉得很大了...而现在
只穿着内裤的阿杰,那根巨大的鸡巴看来更大了...

而且好像还比男友阿杉平时插进自己小穴内的鸡巴及刚刚将那鸡巴干进自己小
穴奸淫她的那个阿贤黑肉棒还要更粗更长...

看着我那比曾经?过她小穴的那两根鸡巴还大几号的大鸡巴肉棒,香琳已开始
想像着被我那根大鸡巴肉棒插入她小穴内时不知是何等的快感...香琳的小嫩穴
又开始再次的流起了淫水...

看着香琳看着我的大鸡巴肉棒目不转睛,眼睛发亮、猛吞口水的样子...我
笑笑的摇了摇头..果然是骚穴遇浪女..不是淫女不够骚...只要鸡巴大..
.就怕不够吃啊...看来...除了怕我告诉阿杉她被奸淫的事外,靠着我的大
鸡巴,也能让她成为我的专用「精」库吧....嘿嘿...

而且我想若是不够努力的话,可能是喂不饱这个骚啊,就像刚刚若不是亲眼看
见香琳被奸,还泄了3次的话,只怕会以为她性欲只有这些而已...

而结果却是,刚刚已经奸的泄了3次了,现在看见了我那大鸡巴,小穴又开始
滴出了淫水,这摆明就是她刚刚被插还插不够啊...所以我可以想见,等等真是
有得搞了,我真怀疑..阿杉平时真的满足的了香琳吗?如此重口味的香琳...
恐怕不是1次2次的高潮可以搞定的啊...

而在听了我的话后的香琳也开始想着「既然阿杰对如此淫荡样子的我又不反感
,反而还很喜欢,那我何必去压抑我想要鸡巴插进我小穴的样子,我要做自已,我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