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学生校园 » 正文

淫乱的桥梁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一)

我在这里是说人与人之间的桥梁。

谢文杰今年十五岁,是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他因性格内向,很少和其他同学说话。他做什麽都是默默无语地做,他的各科成绩非常好,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所以老师们和同学们也喜欢他,不排除他。

一天,是一个新学期刚开学不久,大家很空闲因没什麽要做。大约是下午2点钟左右,同学们正在休息,谢文杰坐在一个大树下,突然,他听有人叫文杰,他向声音的发出处望去,他看到是他班的国文老师站在不远处的老师办公室门前叫他并向他招手。

她叫张咏梅,今年37岁,未婚,和谢文杰(是跟母亲姓的)的母亲谢雪心是好朋友。她俩人在中学已是好朋友了,那时,俩人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毕业后,谢雪心因谢文杰的父亲的猛追,而最后嫁给他。但张咏梅断续升大学,最后做了老师。她俩人现在非常好,经常互相来往。所以谢文杰秘底下叫张咏梅做“梅姨”,在班上或有外人处就叫“老师”。

他走到张咏梅的身边问:“什麽事?”

“因刚刚开学,刚搬来宿舍,有几件大家似要搬,所以叫你来帮一帮手。”她一边说着,一边领他走向她的宿舍。

在她的房间,他按她的指示把家似搬过这搬那。因房是刚刚配给的,所以还没有空调,又在九月初的天气(南方而言),谢文杰弄得满头大汗,全身湿透,他把他的衣裤全除掉,只穿着内裤(运动裤)。他断续他的工作,这时他用铁锤在墙壁上打两颗钉准备挂一幅大油画。

他打好一只钉,准备打第二只钉,他没有拿上第二只钉,把它放在下面的桌面上,他只好弯下身去取,在他弯下身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张老师除掉身上的长裤长衫只穿着内衣裤在搬来搬去,上身只穿着一件宽身的背心和乳罩,虽然有乳罩罩住乳房,但她的乳房过于大,起码有35寸,胸前两团肉只她的动而动着。他再往下望,见三角内裤紧紧包着阴部,整个阴像个小馒头一样微微凸起,从内裤处反映出两腿间黑黑的一片,有几条阴毛还露出在内裤外面,她正在专心工作着,不知谢文杰在望向她。

谢文杰感到自己的脸和身体比刚才还热,肉棒已把运动裤建了一个小帐篷,他连忙用手按住,拾起桌上的钉转过面去准备打,他走上矮凳上,大力拿起锤子打在钉子上,但他的脑子却满是刚才张咏梅的画面。他也想张咏梅是他的老师和母亲的好友,如果她对母亲说自己对她的无礼,母亲一定痛骂他,他很爱他的母亲,因小时父母离婚,他是和母亲生活的。所以他又想看又不敢看,满脑子是想与不想的交战,根本无心钉钉子。

突然,他大叫一声,拇指上传来一阵剧痛,把他从思想上回过神来,原来拇指被锤子打着,他抛下锤子,用手拿着痛处并走下矮凳坐在旁边的桌面上。在谢文杰叫的时候,张咏梅已望向他,见他很痛苦,于是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拿过他的拇指一看,大半个指甲已黑了,她痛心地用手揉揉,并向指甲吹几吹,说:

“痛不痛?如果给雪心看到一定痛心死,和一定骂我叫你来帮我搬东西。”她一边说着一边吹气。

他感到一阵暖烘烘的热气吹在指上没有这麽痛,他望着她正在吹着气,望低一点,那半裸的丰满胸部因呼吸及吹气而起伏着,他想把眼光移开,但眼睛好像不向自己指挥,望在她的唇和丰满的乳房上,他的肉棒又竖起来了。竖起的肉棒头刚好顶在她那微微凸起的阴部上,她没有离开的意思,把阴部向前挺进压住他的肉棒,他感到软绵绵的,一股从来没有的感觉和热气自肉棒传向全身,他兴奋极了,肉棒又胀硬了许多。

她擡起头看他一眼,他也在看着她,两人相对脸红、微笑。他的右手伸到她背后把她抱向自己,丰满的双乳压在胸膛上,感觉难于形容。他自她口中拔出拇指并伸到她的颈后拿住,伸头过去与她口对口吻着,他们来个法国式热吻。一边吻着,他的左右手又伸到她的背心里解开了乳罩,双手放回胸前揉搓着双乳,拇指和食指还捏弄着乳头。

因肉棒的涨痛,他不断顶着她的阴部,不知不觉龟头把两块布顶入裂缝中,她的淫水已流出来了,虽隔着两层布,但一样贴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就快要射了,他加速地往后又往前顶,她也知他要射了,也扭动着屁股来,他感到腰部一凉,一股童子精射了。

他虽射了但肉棒还像刚才一样硬,龟头顶在她的裂缝里。

他们接着吻,但他的双手还玩着乳房,她在他耳边说抱她到床。他抱着她走向床,她的双腿缠在他的腰,肉棒还一直顶着阴部,她的双手也抱紧他的肩膀,他的双手一样在背心里揉搓着乳房。

当他们来床边,他把她放在床上,他急忙除掉自己的运动裤,肉棒高高地向上竖起并一跳一跳的,她也正在除下背心,两只大乳房挂在胸前,完全没有下垂的迹像,在乳房中竖起两粒深红的大提子,好看极了。他爬上床坐在她双腿旁并把她的内裤除掉,眼前一亮,他终于看到真正的阴部(以前只在a片和a书中见到),一阵淫水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里,又香又腥。

他看到她的整个阴户,她的阴户比他在a片和a书中看到的女人的阴户生高了许多。又密又黑的阴毛只生在阴阜的小丘上,大阴唇已分开露出红红的小阴唇和花生粒的阴核,淫水正源源不断流出来,把大小阴唇和阴毛都弄湿了。他伸手过去捏揉着阴核,同时也挖着阴户,淫水流出更多。

他把头伏在她的双乳上,用口含住乳头吸吮着并轻轻的咬,有时舔下乳晕整个乳房,手也抓住另外一个乳房,捏、揉、搓着,她发出快乐的呻吟:“哼……哼……唔唔……哼……哼哼……哼……唔……唔唔……唔……”

她的手伸过来拿住肉棒套动着,还用指甲轻轻地刮着龟头,他忍不住了,不得不把口离开乳头低哼着,异性帮打手枪确实比他自己打手枪好得多,肉棒比前又硬了许多。

他坐起来并爬在她的双腿中间,两手抓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持着肉棒对准阴户,他并不急插入去,只用龟头在阴户口摩擦着,她不断地扭动着和往上顶着屁股,说:“里面好痒,好杰仔,快插入同梅姨上止痒嘛。”

他也不想太爲难她,腰部用力一挺,肉棒入了1/3,她的阴道紧得有如处女,肉壁紧紧包住肉棒,暖暖的但有点痛,但他忍住。过了一会,她不痛了,叫他插入试试,他又插入少许,她只是皱一下眉头,没叫痛,他大胆地大力插入全根,龟头顶在花心上,她又皱一皱眉头叫了声“啊!”并用腿缠住他的腰。

他微微抽插着,淫水又多了,在淫水的涧滑下,阴道没刚才这麽紧了,肉棒抽插起来的动作快了,她也放开缠住他的腰的腿,他照着从a书和a片学来的知识,用九浅一深和八浅二深的插法,把她插得呻吟不断: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杰仔……嗯嗯、喔、你肏死阿姨了……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肏死婊子了……喔、喔、喔……”

她大力扭动屁股,并用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着,他知道她要快泄了,就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里面,然后大力插入,飞快地做着同样的动作,她叫得更大声。突然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同时腰部一酸一凉,一大股阳精也射入她的花心。

他俩喘着气躺在床上拥抱着并互相爱抚,谈笑着。

“梅姨,你好飘亮啊,身材好fit,两只奶子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下面的洞洞又紧又湿,夹得肉棒好舒服。”他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搓揉着奶子。

“小杰,梅姨已经上了年纪,身材有些走样了,没以前这麽好。你的肉棒不因你的年龄的比例而言,比有些大人还大还长。”

她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握着松软的肉棒套弄着,他的肉棒在她的努力下,又开始逐渐变硬了。他伸头过去用口吻着她的脸胧、耳根,最后他们来个法国热吻,直到呼吸困难才分开。

他的双手一直搓揉着双乳,他感到她的乳头变硬了。他开始从颈吻下去,停在乳房上,再由乳边吻上乳头,用牙齿轻咬着、和用舌头舔着,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她呻吟起来了,“嗯……嗯……”地叫着,手更加用心套弄,还用手指甲轻轻地撩刮着龟头。

他的双手离开乳房伸下去到她的阴部,整个部阴全湿了,淫水又再流出来,阴核也竖起来了,他用两个手指捏住并轻轻搓着。同时,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并进进出出抽插起来。

她的呻吟声又大了:“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屁股不断地扭着、挺着,“里面好痒啊……嗯嗯……插入点……我要大鸡巴……”她说着,并手用力拉他已经有80%硬的肉棒去她的阴穴处。

他大声叫痛,拍打她的手力并说:“要干,肉棒还未硬啊!”

他跪起身子,爬过向她的头部用手拿住放在她的口边说:“妳要fuck,先同我吹硬它。”

她张开口把整个龟头含住,用牙齿轻轻咬乱着,并吐出舌尖舔着马眼和吸吮起来,再含入整支肉棒子,还用舌头缠住肉棒磨着,不断重覆着刚才的动作。她的吹功非常好,肉棒已经硬到发痛了,他呻吟起来:“梅姨,你舔得我很舒服,我硬了。”

她一听他这样说,立刻把肉棒吐出并推倒他躺在床上,她跨在他的两腿间,用手扶住肉棒对准阴穴然后坐下去,但只入了龟头,其它的还在外面,很困难入去,因她的小穴长得比正常人爲高,所以她把身子向前伏在他的身上,这样,她微微一用力坐下,他也用劲向上一挺,整根肉棒就入去了,她马上急不待地一上一下干着,他也向上挺着臀部来帮她。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多得顺着他的屁股流下,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她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知她没力了,就把她放倒在床上和把两腿搁在肩上,用手握住肉棒在洞口磨着,有时还压着充血的阴核。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流出来,屁股不断地扭动着向上挺,口中不断发出呻吟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杰仔不要玩了、梅姨、里面好痒啊嗯嗯……喔喔喔……快点把肉棒插入帮梅姨止止痒吧。”

他收起玩弄的心,把肉棒对准目标用力一挺,肉棒入了一半,再一挺便全根没入阴道中,她吐出欢愉的叫声。他迅速地抽动肉棒在阴道一进一出,在大量淫水的涧滑下,抽棒起来更加快了。他低头看一看,肉棒的插入把整个阴部凹了下去,抽出时把血红的小阴唇露了出来。他飞快地做着活塞运动,她不断地挺着臀部向上配合他的抽插,还呻吟着: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杰仔……喔喔喔……”

她的头不断地摇摆着,汗水把头发弄湿了并满头乱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插得我要好……舒服啊……我要升天了……泄了……”

他知她又要快泄了,更加快速地和大力地抽插着。一会儿,他感到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因泄身而昏过去,他并没有因她的昏迷而停止抽插,反而抽插得又快又大力。她在他的抽插下醒过来,又呻吟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嗯……”

他见这姿势用过了,是时候要变换一下。他走下床去,并把她的屁股拖到床边,来一个老汉推车,用手拿住肉棒,对准阴穴用力插入,双手时而拿住她的双脚、时而伸到前面玩弄乳房,她的双脚勾住他的下腰,他又开始了抽插运动。在约三、四百下后,她又要快泄了,臀部挺得更快,呻吟得更大声,好像不怕别人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真要死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在他的龟头上,他感到好舒服,肉棒要快射了,他飞快地抽插几十下,一大股阳精便射入她子宫深处。

他俩喘着气舒服地拥抱对方,四目相交,笑了。但他看到她的眼中有泪,他关心地问:“梅姨,什麽事?是不是我不解温柔弄痛了你?对不起。”

她又笑又哭地说:“杰仔,不关你事,是梅姨自己一时想起这五、六年来从来没有今天这麽快乐和舒服。爲什麽不好像你妈一样早点结婚生仔,这时不是有个儿子像你这麽大吗?自己痒的时候也有儿子用呢!我样样输给你妈,读书的时候,我没她那麽漂亮和好身材,又有这麽多男人追。”

他一边爲她擦泪,一边说话安慰她,他也想他一定尽力把梅姨的肚子搞大。他的双手又不安本份了,手掌握住乳房搓揉着,用口吻着她的口,舌头伸入她口中,口水也顺着舌头流进她口内,她的舌头缠住他的舌头再吃着他的口水。有时她也伸舌头过去也让他吃自己的口水。

她的双乳又涨大了,乳头也硬了,性欲又来了,淫水也多了,使阴道又开始热起来了,他那还插在阴道里的软软肉棒又开始逐渐变硬了。虽然只有一半的硬度,但他也能慢慢地抽插起来。

她想呻吟,但因口被他的口吻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的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用劲推着,想使他更加插深一点。

这时肉棒完全硬了,他开始疯狂的抽插,她也疯狂地叫着,如果现在不是已经四点多钟学生已经放学了,我想很多人会听到。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老……公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喔喔喔、我真要死了……泄了……”

又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的龟头上,她又昏了过去。

因泄了几次的关系,他没觉得自己要出了,便继续抽插着。几十下之后,她醒过来了,又开始叫床着。他拔出肉棒,肉棒因不停地运动而变得红红的,淫水粘满了整支又红又硬的棒子。肉棒不断地向上向下跳动着像向她挑战、问好。

他把她反转过来,俯卧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阴户只露出一小半,因她的阴部生长在前面多一点,直觉告诉他很难插入,他拿住枕头放在她的臀部下,把她的阴户整个顶起来,他把她的双腿分开大大的。淫水正从阴穴流出来,他用手握住肉棒对准桃源洞,用劲挺了两挺便完全进入了,他抽插起来时次次都把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全根插入。

“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死我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淫水把她臀部下面的枕头弄湿了大半,她不断地呻吟着,他也全力用劲做着活塞运动。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我要上天了……”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他飞快地抽插几下,一股热热的阴精已喷在他的龟头上。同时,他感到自己也要射了,肉棒在作最后的冲剌,抽插起来快了许多,腰部一酸,一股热热的阳精射入他子宫。

她爽得在不停打颤着,他没有立刻自她阴道抽出肉棒,他让肉棒阻塞住精液的倒流,让精液多些流入子宫,这样怀孕的机会会高些。

他隔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抽出来,那时已五点多钟了。他们整理好了一切,手拉着手亲密地走出校园。

(二)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就是大半个学期过去了。谢文杰和张咏梅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他们做爱的次数也多了,大多数都在张咏梅的房间,有时在放学后的课室,公园里……等等。

这天,天气像要快下雨,天空布满着黑云,湿度非常大,所以天气很闷热。但高年级的学生要上夜校,夜校是6:30到9:00。大家虽然坐在教室里自习,因热的关系,个个不怎麽用功。大约在八点多钟,张咏梅来到教室叫谢文杰出去帮手做些,因他成绩好加上老师们经常喜欢叫那些成绩好的同学去帮手做一些事情(例如是印一批复习广义),所以同学个个没怀疑,个个还希望老师叫的是自己因这样才能在上课的时间走出课室,今晚的天气这麽热,个个都希望走出去凉快。

他跟着她走到建筑物的暗处,她见没人注意他们,她带着他从黑暗处一直走到学校后山的竹林中,其实那儿一部分是竹,另一部分是树木,有松树、枫树、等。他们在林中停下来,谢文杰急不及待抱住张咏梅,一手抓住乳房隔着衣服搓揉起来,一手伸进她的裤内去摸弄阴户,口也吻着她的口,还吃着对方的口水。

忽然,张咏梅推开他说:“杰仔,不要这麽心急嘛,我有话同你说,等我说完再继续嘛,ok?”

她俩并排坐在横生于地面的大树上。他们没有说话,只是手拉着手对望着。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会看到对方的脸因他们坐得太近了。

张咏梅终于打破沈默,说:“杰,月经已没来了一个多星期了,我今天早上用验孕棒检验,结果是阳性反应,证明我怀孕了,下午到医院的妇産科检查,医生说我有了两个多星期。我好高兴,我以爲这一世不可以有baby了,现在有了,我开心。多谢你,给我有做母亲的机会。”

他听后也很开心,他同自己讲自己的努力没白费,她终于大肚了。他俩开心地拥抱着、吻着,他的手又伸到她的衣里隔着乳罩抚弄奶子。不久,他解开了她的上衣和乳罩,跟着要解她的裤子。她的手伸下去阻住他的手,说:“医生说要等胎儿稳定下来才能做爱,如果不是就会流産,阿姨等了十几廿年才有机会怀孕做母亲,我想你也不想阿姨流産吧?”

“但我现在怎麽办呢?”他一边说着同时用手拿起她的手放在胯下,她也感到那隔着裤子的肉棒已硬了,她笑了笑,坐在地上然后用手解开他的裤头把肉棒掏出来,肉棒已很硬了向上一跳一跳。她用手握住,头靠过去用口含着肉棒,像吃雪条一样吸吮着,有时吐出只含住龟头舔着,用舌尖顶着马眼,还牙齿轻轻地咬着龟头乱着。过一阵她离开龟头,舔着阴茎还舔下在袋子上用口含入一个蛋,一会儿,又含住另外一个。

她的吸功非常好,他呻吟起来,以免会让人注意,他不敢大声叫,只是小声地哼:“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high,好舒服啊!”

他兴奋起来,感到就要射了,双手用劲固定她的头,臀部不断前后动着,他在她的口抽插起来,因肉棒太长,插入她的喉咙中,她感到呼吸有些困难有晕厥的感觉。他快速地抽插着像插阴户一样,不久,他感到腰部一酸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咽喉。他一直抽插着,等射出全部的精液才停止抽插。她想咽下全部的精液,但有些还是从她口角流出来滴在地上,她忙吐出舌头舔净口角的唇上的精液。她还用口舔干净肉棒上的精液,然后帮他穿好裤子。他们又细声谈着心。

“杰,对不起,暂时这一两个月不能同你性交,如你想要,我只能用口和手帮你解决。”张咏梅卧在他的手臂上说着。

他说:“我又不是白痴,没关系,一两个月不能性交,我明白的,我也不想你有事,你打算以后怎麽办呢?你会不会告诉我妈啊?”

她说:“我会告诉的,因我们是好朋友,这是她的孙子,不过过些时日再告诉她,下个星期我会辞职的安心养胎的。其它的等baby出世再算。好吗?”

他听后好快乐,他想她现在什麽事同自己商量不是当自己是丈夫吗。他当然表示好。

最后他们卿卿我我十几分钟离开了树林。

一星期眨眼间过去了,这几天对谢文杰来说很难受的,本来几乎天天有洞插来解决青春期间的密集性欲,但现在忽然间没有,你说多难受呢?他唯有自己用五姑娘解决。在家里看到身材丰满而性感的母亲和在外面那些性感的女人们,他真想强暴她们。最后理念克制住自己的冲动。这样做是违法的要坐牢的。

今天是星期六,只是早上有几堂课。好快就过去了,同学们急忙走出校园回家去了,但谢文杰偏偏不像其它同学从正门走出,他是从后面的小操场走出去小街上,在那里有一架日産的nissan在等他,他走上车,那人给他一个吻,让我们一看那人原来是张咏梅。他的手也抓住她的奶子搓揉着,她没有理会,只是对他笑了笑,说:“不要这样嘛,给人看到不太好吧。我有一个好消息要话你听,希望你会喜欢。”

他问:“什麽?”

她说:“现在不说你知,等吃完午饭时再说。不要说得太早,免得等会你没心情吃午饭。是了,我说你知,我已辞职了,明天我同你去你家将我怀孕的好消息说给你妈听,我想她一定会好高兴的。”

她载着他来到一个位于城市边的餐厅,这里好清静又离学校远,保证不会遇到熟悉的人。

他们走到餐厅最内里的桌子边坐下,点了几个菜和二碗米饭。他们很快吃完了,他望着她问:“什麽事?”她看看桌上的饭菜吃了差不多,又望一望没人来才说:“有一个很美的女人要做你暂时的情妇,她要像我一样怀着你的孩子。你说好不好?”

他问:“是谁?她爲什麽要怀我的孩子?”

她说:“这个女人你也认识的,她叫我暂时不要说给你听。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离婚的原因是她的老公说她没仔生,其实她已到医生那里验过,一切都正常。她要你给她怀孕,是她想证明给她的老公看她是有仔生的,她老公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要她离婚。”

他说:“你说她很美,如想找男人,我看多的是吧。”

她说:“不是,她不是一个淫乱的女人,叫她随便要个男人,她怎样都是不会的。她是我的好朋友,你妈也认识的,我跟她讲你和我的事。她这样才想试一试。如果有了baby,她要你负责任的。她还说如果你要报酬,她可以给笔钱你。”

他想自己已经十多日没插过女人,现在有女人自动送上门,不要就是傻子。便说:“好,不过我不要什麽报酬,我又不是做鸭。奇怪,你不吃醋,还**女人给我认识?”

她说:“我吃醋,不甘心你和另外的女人搞,但我看你只是十几日没插就看女人时眼睛发光,我好担心你会做出违法的事。我只不过是你现时的女人,我们年纪差这麽多,将来在一起是没可能的。你将来是谢氏集团的董事长,会有大量年轻的而漂亮的女人等住你吧。我不会这麽蠢来困住你。只要现在你对我好就行了。”

她见他说好,便站起来准备结帐走人,他也站起来,用身体挡住其它人的视线,伸手过去握了握她的奶子说:“我怎麽不对你好呢?”她会心笑了笑。这时有侍者从后面走来,他放手。他俩结了帐走出餐厅上了车,她并驾车载他来到在郊区的一所小型别寓门前,她拿出遥控器打开铁门并驶进去。

车在停车位停下来,他迅速走出车,眼前是一个有二、三公亩这麽大,里面种着好多花,有的花在长花、有的在怒放,各式各样都有,好看极了。他看到一间二层的小洋房建在花园的右边,后面有一个小游泳池。四周建有一条三米高的围墙,墙围住整个大花园和屋子。

他跟她走入去小洋房的一楼,有一个高贵而美丽的中年女人坐在大厅的梳发上等着他们。高贵的中年女人看来有些紧张,她看到他们进来忙站起来并走过来打招呼。他一看原来这个女人是王安妮。这个王安妮他和母亲是认识的,过去还有一段时间是她和他的母亲走得好近,她们经常互访互助着对方,因那时他的父亲和她的丈夫是一起合作做生意,经常走在一起,所以他们的太太也走在一起。虽然现在她和没有经常走在一起,但是经常有通**。他叫她王阿姨。

望去她的身材好苗条,很均匀,三围大约是34b、25、35左右,身高有5尺6寸。当他俩走近他只高她一、二寸。她穿着半透明的睡衣,里面什麽也没穿,除了一条小小的三角裤。双乳把睡衣高高地顶起,清楚地看到两点红红的乳头。因没扣上钮扣的关系,整条乳沟、肚脐和整个臀部露出来,在两腿上的阴阜像一个馒头一样凸起。她走过来,走起路来,乳房震动着。

她首先说:“小杰,已经五、六年没见,想不到你长大了,有阿姨这麽高,我记得那时你只有在阿姨的胸口至地上这麽高呢。手臂这麽大,好强壮。”她朝梅姨点点头,梅姨也向她点点头,大概是她问梅姨的结果,梅姨是说ok。她的脸现了红晕,把手伸过去拿住他的手想拉他到梳发坐下。

他趁机拉她走到他面前,她用害羞的眼光望着他,他伸手到后面抱住她,口对住她口吻下,不久,他们的舌头交错着,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贪婪地吸吮着对方的唾液。她的双手也抱紧他,但他的双手在她背后上下抚摸起来。不久,他的左手缩到前面,并伸进三角裤摸在她的阴部上,阴毛只有少许,它们生在阴阜上,很柔软的,摸起来感觉很好,手指在大阴唇上摸着、挖着并挖进小阴唇和阴道里面。他这时也触到一个像花生米一样小的阴核,他用母指和食指轻力捏着并旋转着,她颤动一下身子,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不一会儿,淫水流了出来,他把中指插入她的阴道并抽插起来,淫水越来越多出来把他的手弄得满都是,在淫水的涧滑下,他的中指插起来快得多,淫水不断流出,像江河泛滥。口因在互吻着,只发出“唔、唔”的呻吟声。他的右手也缩到前面并伸进睡衣里握住乳房,手正好握住整个乳房,手搓揉起来。他的口也离开她的口,一会儿吻着脸、耳垂,一会儿吻着颈部。她也叫出声音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站在一旁的张咏梅看到他们急成这样子,她伸手把王安妮的睡衣和三角内裤除掉然后走到谢文杰的背后待他除掉牛仔裤和内裤。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露在空气中,她用手把肉棒插入王安妮的双腿分开的裂缝,要她用双腿夹着他的肉棒,大腿上的软肉把肉棒夹得很舒服,他禁不住叫出声来。张咏梅走到王安妮的背后坐在地上,她伸头到王安妮的屁股下的两腿中,张口含住龟头吸吮着、轻咬着。他也呻吟起来,和王安妮的呻吟声交错在一起。

肉棒在这样的剌激下,硬到无可再硬了。他的手指这时已插入了两只,手指抽插着也在阴道里挖着,淫水不断地流出在他的手掌上,从手掌上滴下肉棒上再顺着双腿流落地上,把地上都弄湿了。她叫得格外大声,屁股扭动起来,他也挖得和抽插得起劲。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

他感到她的阴道在收缩,加快抽插和挖的速度。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手指上,她吐出舒服的叫声。

她因泄了无力站在那里,他和张咏梅扶她到梳发的背后让她坐在梳发背上,他蹲下去并分开她的双腿,他的头伏进她的双腿间,口对住满是淫水的阴户吻下去,他用手分开大阴唇,舌头舔在红红小阴唇上还用舌尖插入阴道内搞着,右手的手指还捏着因允血像一个小葡萄子一样大,也用指甲轻轻地剌着。淫水又开始流出来了,他更快地舔着,还用口含着阴核吸吮、再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并伸出舌头舔着。他把她舔醒过来,她又开始兴奋起来了,淫水越流越多,把下面的梳发背弄湿了一大片。她叫起来:

“唔……唔……唔……唔……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插入点,里面好痒啊……”

她还用手用劲拉他的头紧紧贴住阴部,像要把整个头塞进阴道里去止痒。

他看是时候了,扶她下来站在地上,他要她反过来并伏在梳发背上,她的双手弯曲放在梳发背上,头伏在手臂上,整个屁股露出来,阴户也露出来,阴户表面满是他的唾液和她的淫水。他走到屁股后面,用手拿着肉棒放在屁股沟中顶几下,然后对准阴户插入去,她的阴道很紧,周围的肉壁紧紧夹住肉棒,他只插入了龟头准备又再插入,她已叫痛了。

“阿姨已经六、七年没给肉棒插过,你的肉棒又这麽大,轻点插,不然我受不了,现在感觉像处女给人开苞一样。”

他认爲她讲的没错,现在像处女一样紧,他虽没插过处女,但从a书里可以意识到。他轻轻地插入,等她不叫痛了再插入少许,肉棒已入了大半,还有二寸露在外面,他不理得她虽然还在痛,大力一挺,全根没入阴道了,她痛得身子颤动着:“杰仔,你好狠……”

肉壁紧紧夹住肉棒,肉棒有点痛,他轻轻地抽插着肉棒,她已感到不怎麽痛了,屁股扭动着,嘴里发出:“嗯嗯嗯……嗯嗯嗯嗯……插深点,快点……嗯嗯嗯……嗯嗯嗯嗯……大力插吧!”

他再加快加大抽插的速度,“嗯嗯嗯……嗯嗯嗯嗯……是这样……嗯……插死我……插死这个淫妇……嗯嗯嗯……嗯嗯嗯嗯……”他运用九深一浅或八深二浅的插法,插得她淫水越来越多,流出阴穴顺着大腿流下地上,屁股不断向后扭动配合他的抽插,淫声叫个不停。因抽插的关系,垂挂在胸前的二个肉球前后左右摇摆起来。

张咏梅跪在梳发上,他伸出双手到她的胸前搓揉着两个大木瓜,并用手指捏弄着两个乳头。他的双手拿住她的臀部两边,看到她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禁不住用手握住两块肥大的屁股肉,手指在那屁股洞口扣着,一会儿,他想插入去,手指伸到肉棒和阴户的交合处,在那里用淫水弄湿手指然后伸回来,对准屁眼插入去,一下插入全部,屁洞很紧。

“好痛,快抽出来,那里不是用来插的……嗯……嗯……嗯……”肉棒抽插的快感使她说不来,只知大声叫,他抽动手指,手指上满是黄黄的屎。

在双重抽插的情况下,她叫得更大声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不行了,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大鸡巴哥哥……喔喔喔……插死小妹了……fuck
me
hard……我要死了……要泄了……”

他感她的阴道在收缩全身颤抖,加快抽插的速度,根根全入,不久,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

他并没有停止抽插,反而还比刚才快、狠得多。她因泄了,双腿无力站在那里,双脚软了身子也慢慢地向下垂下,他拔出在屁眼中的手指,伸双手伸到她的肚下,手掌互握着挽住她的身子。他断续抽插着,抽离大半根肉棒只留龟头在阴道里又整支插入,她又醒过来了,又开始呻吟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时张咏梅感有些倦了,她在坐梳发坐下来,她看他俩正在如火如茶着,王安妮摇摆着头把头发和汗水弄得满头蓬乱。她抓住她的头,对准她的口吻下去,她们的舌头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搞着,互相吞着对方的口水。因口被塞着,王安妮只有“唔……唔……唔……唔……哼哼……哼……”的叫着。

大约四百下左右,他感到她的身体不断颤抖着,跟住一股热热的阴精喷在他龟头上。阴精把龟头热得很舒服,同时,他感到腰眼一酸,精关一松,一大股阳精射入她的子宫深处,这股阳精整整射了几次才停止。

肉棒没因射精的关系而软下来,还硬硬地插在阴道里。他没抽动,他也很倦了,伏在她的背上喘着气。

他拔出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走过去坐在梳发上,身体靠在梳发背双脚八字分开放在茶几上,舒服地吐出十几天忍住没穴插的气。张咏梅用纸巾温柔地爲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王安妮也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小杰,你很历害,阿姨给你干到散了似的,我最近六、七年没有滋味,多谢你了。”说完给他一个吻。

这时她看到他那半软半硬的肉棒,肉棒因刚干完穴的关系,整支都是占满淫水,龟头红黑红黑发着光。她伸手下去握紧肉棒并套弄着,说:“我们上去二楼的房间再做过。”说完拉着他和张咏梅一起走到二楼的睡房里。

二楼的房间是主人房,很大,墙上有个大窗子,窗帘打开着,光线很充足。有一张大床在中间,房边有一张大的化妆台和椅子,在大床相对的桌上上有台电视。在床的右边有一个大浴室,是用玻璃围着的,从外面可以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她正以69的恣势躺在床上,女上男下互相吻着对方的性器官。

他的舌头在裂缝中上下舔着,还用双手指把大阴唇分开,方便舔在小阴唇和内部的嫩肉。淫水逐渐多了并流了出来,他如遇仙泉一样把它吞下肚。阴核已充血涨大像一颗花生米一样大,自小阴唇上角竖起,他含住它吸吮着,吐出舌尖舔着并轻咬着,她打了几个冷颤。这时淫水像江河缺堤一样流出,越来越多,他吞也吞不及这麽多,其它自他的下额流下在床单上。

她手握住肉棒往口里塞,把肉茎和龟头一下吞入口中,吸吮起来,舌头缠着阴茎舔着。有时吐出肉茎只含住龟头,吸吮、用牙齿轻咬着,还用舌小去舔龟头上的裂缝。有时离开龟头舔着阴茎。在她的高超口技下,肉棒像一枝木棍笔直竖起来了。张咏梅在房看着,也不甘寂莫,除了自己的衣裤只穿着小小的内裤,爬上床来伏下头,嘴对着肉茎一直吻下袋子上,把袋子里的其中一颗卵蛋含入口里吸吮着、用牙轻轻地刮着袋子的皮,一会又含住另一颗,用同样的方法舔着。在上下夹攻下,肉棒硬到有点痛,他感到想射,他不得不把口离开她的下口,呻吟起来:“嗯……嗯……嗯……”

他推开王安妮坐起来,她自觉躺在床中间,并向上举起双腿并大大分开,这样整个臀部挺起,阴部也裸露在他面前。他跪在屁股后的双腿中间,用手握住肉棒准阴户大力插进,在淫水的涧滑下,肉棒一下入了大半,再挺一下,全根没入了。他见肉棒已全入了,开始抽插起来,他不用什麽插法,下下抽出全根只留龟头在阴道口然后又一下全根插进。他把她插得呼天抢地似的叫着,臀部不断挺高来迎合他的抽插。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插得人家要死了……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鸡巴哥哥……喔……你真会插穴,插得人家飘飘然舒服死了……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张咏梅在房用纸巾爲他擦着汗,他的手伸到她胸前大力握住乳房,乳房在手的大力握下变了形,她大声叫痛并叫他放手:“不要这麽大力,个ball都给你捏得快破了!”他没停手,反而伸另外一只手用力握住另外一只乳房。她大声叫痛。她们叫痛声和呻吟在房间回响着,他听后更加兴奋,抽插也快了。

“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阴道大力收缩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在阴精热烫着龟头,抽插十几下,他也射出精来,把她烫得颤抖着。他的双手也放开张咏梅的双乳,她舒了一口气,软下身去仰躺在床上,双乳上留着红红的十指引和很多指甲印。他也在她们中间躺下去,手伸过去摸着俩人的阴户睡着了。

当他想来的时候,他发觉两房空空的,她们不知去了那里。他在二楼找遍了两个房间和厕所,但空空如也。他走下去一楼找,当他走到楼梯口已闻到饭香了,他看看楼梯口房边墙上的挂钟,已经5:30pm了,他也感到有点肚饿了,计算一下,已经在这里5个多小时了。

他三步并作二步走下去直入厨房里,她俩人正在分工合作,一人在炒菜,另一人在做其它的。他静悄悄走出来不打扰她们。他在客厅坐下来并打**回家告诉母亲,自己今晚不回家了。他母亲话不行,他要王安妮和张咏梅跟母亲说,他母亲才同意他。
全文完
原po是正妹!
我最爱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学生校园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