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正文

的士高里的激情[全集]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还是老地方,熟悉到那个门前知客妹妹一见到我们,就摇着大屁股甩着步子
向我们迎来。小康自然不放过机会,张开怀抱一把搂住,一只手不老实地在她大
屁股狠抓了把,抓得知客妹妹哎呀狂叫。旁边几个保安看了贼贼地在那里偷笑。

二楼是表演厅,不过我从来不在那里坐的,依稀看到里面台上一个高个美女
在那里唱歌。声音还不错,姿势可就不敢恭维.
远远地看去倒像在那里上演怨女
自摸。

直上三楼,熟悉的狂劲的高当面扑来,我的精神立刻莫名振奋.
带我们上楼
的部长也是老相识了,爲我们找了个好位置。小康叫了一打啤酒。不由分说,两
人先斗起骰盅来,边玩边物色美眉。果然,在我左手边坐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
孩子,因爲灯光昏暗,加上我的眼睛散光加近视,我实在看不清她长得怎麽样。

但感觉上她应该二十岁上下,披肩长发又是我的最爱。看来可以成爲我的对
像。

虽然有了目标,不过按经验来说,我们还是要再观察一会的,我们还要搞清
楚她一伙有多少人,是否有男人跟着,男人跟她是什麽关系.
这些东西对于在的
高泡马子的人来说,一定是要具备的。根据目测,她们面前没有杯子,只放着三
支啤酒瓶,虽不知瓶里有没有酒,所以她那一桌绝不会超过三个人。

果然不久后,从舞池回来一个穿白衣裙的女孩,也是长头发的,哈,我心里
暗自高兴,耐着心情继续观察。那卑鄙的小康趁我走神,毫不留情的连杀了我十
几盘,搞得我屁股还没坐热就喝了四支酒。

情况明朗了,原来那黑白双煞果然只是两人来玩的。我向小康打了个眼色,
做惯先锋的小康二话不说,拿起支酒就往那张台上凑。凭着他嘻皮笑脸的搭讪,
很快就跟那黑衣服玩起骰盅。我等他们杀了几盘,也拿起支酒向白衣裙靠近。

走近一看,这穿白衣裙的女孩子大概在二十二三岁左右,长相还可以,就是
眼睛是单眼皮,看上去不够精神,嘴稍大了点,脸上总是带着莫名奇妙的惊讶表
情。再转头扫了黑衣女孩一眼,对这女孩的感觉可好多了,白净的肤色在的高忽
明忽暗的灯光下特别抢眼,眼大嘴小,笑起来的时候很灿烂。

这两个黑白双煞摇骰盅的水平还真的够差,我趁她们输得无精打采的时候,
连忙邀请她们蹦的去。给酒精挥发得头晕脑涨的她们欣然接受。我很自然地拉过
白衣裙的手向舞池走去,她的手稍微抽动了下,给我抓得紧了没抽出,只好任我
拉着。

四人在疯狂的人群中淹没,狂劲的音乐让人忘乎所以。说实在的,我这个人
很缺少跳舞的细胞,蹦了这麽多年的的高,那舞姿仍然令人不敢恭维.
以前曾有
女孩形容我跳的高时的舞姿就像个四脚螃蟹。所以我每次跳的时候总会惹人笑。

果然,那个白裙女孩一见我跳得滑稽,突然哈哈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久经
沙场的我当然面不改色,反而更夸张地摆弄动作。那边黑衣女孩发现我们这里的
情况,饶有兴趣地向我这里靠近。小康见情况不对,灰溜溜地跟在后面。

看得出这两个女的常跳的高,跳得有板有眼的,跟我那搞笑的动作真是有天
壤之别,还好有小康这高手在旁,要不我这老脸虽然有墙般厚也要挂不住了。小
康这家伙越跳越不老实了,边跳边不时去搂那黑衣女孩。按照经验,一般在这种
环境下,只要你不要袭击女孩子的敏感部位,她们都不会拒绝的。

满身大汗回到酒桌,四人的关系已经贴近了不少,很快问到那白裙的原来叫
小雯,黑衣的叫小琦。问她们是做什麽工作的,得到的回答说是在外企工作的,
至于做什麽我也没放在心上,谁会管她们这个。

所谓酒能乱性,喝完刚才叫的那打酒后又叫了一打,但仍然在一个钟头内给
我们四个消化清光。这时四个人手脚开始没那麽老实起来。小康这家伙把手放在
小雯的腿上,我心里暗骂,tmd你这小子怎麽把我的女人先动上了。不过这小
琦让我的感觉更好,就老实不客气地搂住她的腰,小琦只是扭了扭屁股,并没有
拒绝的意思。

我看两个女孩喝得也差不多了,应该到了前奏的时刻。用手捅了捅小康,不
等小康行动,我拉住小琦就向舞池里冲.

找了个比较黑的角落,那里有两个大音箱,强劲的音乐足够让喝了点酒的人
头脑发涨,兴奋不已。我不喜欢在跳的高时磕药,但却喜欢学那些磕了药的人,
抱着个音箱甩头.
小琦也许看到我的样子有趣,也在一边学着我撑着音箱摇头晃
脑.

我一看,嘿,机会马上就到了,毫不犹豫地从后面搂着她,鼻子埋在她的头
发上闻着发香,身子随着她的晃动而晃动,真是爽极了,最重要的是搂着她的手
发挥空间大得很啊。

小琦给我搂着继续蹦跳着,而此时更有力量的音乐响起,我在她腰间蠕动的
手要始慢慢向上,当感觉到摸到凸起部位的时候,小琦突然用手把我的手掌往下
拨了一下。哈,她还在做抵抗,我一发狠,猛地搂紧她,嘴巴向她的右边耳朵吻
去。也许是太痒,她将右手臂擡高阻止我的进攻,大好机会不容错失,我将我的
两只手掌覆盖她胸前的山丘上了,隔着衣服感觉弹性不错.

小琦被我偷袭成功,双掖将我的手臂夹着,并没有什麽表示。我暗喜之下,
加重了手掌力道。她的胸部不算很大,但我的手掌还是应该握不满.
吻着她耳朵
的嘴开始尽量往她脸上移动,但她还在跳着舞,我没办法亲吻到她,又一发狠,
我将她的身体猛地转过来,不等她反应过来,我的嘴巴已经印在她的嘴上,眼睛
看到她充满惊讶的双眼,我的右手已经从她的衣摆下伸了进去,迅速抓住了她的
乳房,感到她热热的身躯上湿湿地都是汗水。

小琦象征性地推了推我,但很快就把手缠在我的腰间,闭着的牙齿被我撬开
后,我的舌头长驱而入。她嘴上带着酒气,但舌头软软地感觉很好。右手将她的
右边胸罩向上拉开,手掌迫不及待地将整个乳房握住,揉捏了几下试试手感,感
到确实很有弹性。手掌抽回,两个手指找到乳头捏了捏,她的乳头不大,但很敏
感,给我捏了捏就硬了。

我们处的地方比较黑,旁边的人一定还以爲我们是对情侣,在搞贴身舞呢。

那感觉真是刺激,我将小琦顶在音箱边,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边继续吸吮
她的舌头,直把她搞得呼吸困难才放开她,她迅速将胸罩整理好,抹着口边的唾
液,低着头往座位上走去,我只好在后面跟着。

回到座位,小康和小雯不知道到哪里跳舞去了,我没心思理他们,坐在小琦
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腰说道:「感觉怎麽样?」

看不清小琦的脸,不知道她有没有脸红,但见她低着头不语,我又探过头在
她耳朵边说道:「不如我带你出去玩?」

小琦突然笑脸如花地提过一支酒,伸到我面前说:「好哇,你把这支酒一口
气喝完了我就跟你走。」

晕啊,这个时候我肚里装的全是酒,还让我一口气把一支酒干完?她存心要
我难堪啊。我一边看着她喝酒后红扑扑的脸,一边衡量着肚子里的酒会不会因爲
再喝而受不了。

她近似嘲笑般地说道:「怎麽?不行了啊?」

一时酒气上涌,我再不犹豫地提起酒,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之势,一口气
将酒倒进了我的胃里.
酒在我的肚里翻腾,头脑一涨,拉起小琦就向往走。

小琦给我拉着,一边想抽回手,一边叫道:「你拉我去那里啊?小雯还没来
呢。」

我没给她拉回手:「等会再给电话他们。」

出了的高,路边排队的的士足有十几辆,我找了架最近的,开了门把小琦推
了进去,自已一头钻了进去倒在小琦的怀里,嘴里叫道:「***酒店。」

的士司机那还不明白的,油门一踩,转了个漂亮的弯,向酒店直奔而去。

小琦有点着急地说道:「小雯怎麽办?等会找不到我她会着急的。」

真是有点白痴的小姑娘,我肚里喝着啤酒暗骂,这时代还怕找不到人的?嘴
里说道:「好啦,我打个电话给小康还不行麽?」

电话打了半天都没打通,我对小琦说也许是的高太吵了听不到,等下他们没
找到我们,一定会打电话来的,边说边把手往她怀里伸去。

小琦低下头轻声道:「你带我去酒店干什麽?你就知道我一定跟着你去?」

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只好故作玄虚地将食指放在嘴上,嘘地一声后,小
琦果然闭上了嘴巴。这一招真是屡试屡灵啊。

***酒店很近,不到几分钟就到了。要了间三楼的房后我急忙冲了上去,
呵,不要以爲我性急啊,我是酒喝多了,第一想把尿放放,第二想把胃里翻腾的
东西给处理出来。

单人房间不大,放了张床外只有两张沙发和一张台几,台几上一部电视机,
床头柜可以控制灯光。洗手间也小得可怜,可取的是洗手间里的洗手台有点大。

我关上洗手间的门,上吐下放后,精神好了很多。出来后,看到小琦躺在床
上,红红的脸蛋可爱极了。

我把鞋子换成酒店里提供的拖鞋,爬上床涎着脸说道:「宝贝,我们来个鸳
鸯浴先哦。」

小琦猛地跳起来,叫道:「我不,我要先洗。」说完,向洗手间逃跑似地冲
去。

没想到她有这举动,我有心追着去也来不急了,只好将衣服脱掉,只穿着一
条内裤,心不在心不在焉地看起电视来。

当洗手间的门打开时,小琦只披着浴袍走了出来,她竟然连头都洗了,湿漉
漉的。手里拿着换下的衣服,明显看到胸罩就在其中。

强压住上涌的欲火,我也胡乱洗了一个澡,最重要的是用酒店的牙膏牙刷刷
了一次牙,再将泡妞必不可少的口香糖快速咬了两条,浴袍也懒得穿,赤祼着身
体,挥着小弟弟走了出来。

小琦正看着电视,发觉我出来就看了过来,见到我全身赤裸,啐了一声道:
「难看死了,怎麽也不用东西遮遮,露体狂。」

我双手做五爪状,凶狠地说道:「我不是露体狂,我是摧残狂。」

说完向小琦扑去,小琦尖叫了一声,向床的那一边逃跑,但哪逃得了,被我
一把搂住,推倒在床上。我压着她,伸手去解她的浴袍,她在我身下扭动着,嘴
里叫着不要,手臂却已经缠上我的脖子。

不费什麽力气就把小琦身体解放了出来,我连忙起身看个仔细,乳房很圆,
粉红的乳晕上挺立着可爱的小乳头,腰很细,最多只有二十五码,臀部的弧度很
美,阴毛不多,腿夹着只露出一点黑三角,大腿丰满浑圆.
总体来说,她的身材
是我喜欢的那种.

她发现我在看她的身体,突然显得有点害羞,说道:「你把灯关了,我不习
惯.

我微笑着不理她,伏下身含住一边的乳头吸了起来,一过拉着她的手引到我
的小弟弟那边。她的手动动我的肉棒,竟然缩了缩,靠,搞得我有点像在搞处女
感觉.

握住我的肉棒后,她似乎也很动情了,或许是我刺激了她的乳头,她呻吟着
扭动身体.
我的嘴向上找到她的嘴,她立刻将舌头伸出给我吸吮,在啧啧声中,
我的手游过她的小腹到达下体的毛绒处,她配合地把腿张开,我的手指在她小穴
外徘徊了几下后,将中指插了进去。

那里已经湿润了,里面很热,很紧.
我忍不住离开她的热吻,将身体退到床
边,擡高她的双腿以方便看她的小穴。

不出我所料,她的小穴果然很嫩,翻出的阴唇是粉红色的,看来她做爱的次
数不会太多。我的手指在里面很坏地抠动着,她闭着眼睛享受我的服务,嘴里不
时发出轻微的呻吟。

我不喜欢帮女人口交,但喜欢女人替我口交,不过不知道小琦愿不愿意,所
以我也不想因爲口交的事把气氛搞坏。将她的身体摸个遍后,见她小穴里的水越
流越多,再加上我的肉棒也再无耐性等待。我把她的腿往两边拉开,自已半跪着
将肉棒向她的小穴凑去。

她感觉到了我的动作,突然张开眼睛道:「你不戴套的吗?那可不行啊。」

我一愕,说道:「我没有套,你有吗?」

其实床头柜的拖箱里有酒店提供的避孕套,但我不想用。

小琦挣扎着起来说道:「我也没有,怎麽办?」

我要试着劝服她:「没关系啦,你怕有宝宝的话,等会做完了我去买药给你
吃。」

小琦摇头道:「那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安全第一啊。」

我装着恍然大悟:「哦,你怕我有病啊,你放心好啦,要不你检查检查。」

说完挺起肉棒凑到她的面前。

小琦看着我高高翘起的肉棒,抿了抿嘴说道:「你的这个……有点大,那麽
长啊。」

我这个晕啊,平时我只恨自已的肉棒不够大不够长,比起一起鬼混的哥们,
我只觉惭愧。这小姑娘平时一定没怎麽见过男人的这玩意,而且见过的也一定是
三等残废的那种.

我呵呵一笑,解说道:「你看看,我这小弟弟像是有病的吗?而且我跟你保
证,我这个人绝不滥交。」这句话有点违背良心,但那情况下谁还管这麽多。

小琦捏着我的肉棒左看右看,突然扑哧地笑道:「你小弟弟怎麽这麽嫩?这
麽白?我以前看………」也许认爲自已说得太浪,说了一半就红着脸不说了。

我心里这个苦啊,我的小弟弟的确是白嫩了点,这我是绝对承认的,而且也
给女孩子说多了,本来心里承受能力已经麻木,可是这话在她口中说出,听在耳
朵里不知怎的,刺耳得很。

看小琦仍旧像在研究古生物似地摆弄我的肉棒,我不耐烦了,说道:「好了
吧,没问题了是不是?」

小琦点了点头,嗯一声说道:「我不知道,我又不会看,相信你就是了。」

我将肉棒顶前了一点说:「小弟弟给你玩了这麽久,是不是该补偿一下?再
说这东西只看不尝也不行,要不你用嘴尝尝看,看它是不是有病?」

小琦呸了一声,说道:「想要我帮你含,说就好了,还这麽多废话。」说完
张开嘴就将我的肉棒含进了一半。

我看不到自已的脸,想必此时我的脸一定是白一块红一块,还好心里的那种
哭笑不得的感觉马上给肉棒上传来的刺激淹没,要不然我还真要发脾气了。

她口交的技术不好,牙齿老划到我的龟头,我忍着痛享受了二分多钟,实在
受不了了,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好啦好啦,等下没等出精,我小弟弟先出血
了。」

可能她不明白我的意思,疑惑地看着我,我将她推倒,伏身吻她的脸,这时
不想吻她嘴,我可不想吃我肉棒流出的东西,腾出一只手抓住肉棒对准肉穴插出
进去。小穴很紧,肉棒中进了一半就觉得有点痛。

而小琦嘤咛一声地呻吟道:「我都说你的大了,还这麽用力,会痛啊。」

我不理她,继续向里面挺了挺,全进去了后停了下来感觉里面带来的温度。

我不由地说道:「好紧,真舒服。」的确,小穴夹得很紧,加上里面温暖的
温度,相信没有点经验的人撑不过二分钟。

肉棒在小穴里稍作休息之后,我开始抽插,对付这类做爱不太多的女孩子,
一定要快速抽插,这样很容易将她送上高潮。我每次都将肉棒尽量抽起,又用力
插进去,刚开始时因爲小穴太紧而感到肉棒很痛,但抽插十来回后,明显感到顺
畅多了。

小琦的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我每次的抽插都让她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嘴
里喃喃说道:「你……你别这麽……重啊………好痛的……」

给她搂着不好办事,我挣脱她的怀抱,拉开她的双腿,自已半蹲着干她,这
样又可以看到自已的肉棒在她小穴里来回摩擦的情形,又可以看到她被我干得强
忍刺激的表情,是我最喜欢的做爱姿势。

小琦流了很多水,搞得我和她的阴毛上都是,我把她的腿尽量拉起,她的小
穴整个朝上向着,我像做伏卧撑似的干她,也许这样更刺激到她的肉穴,小琦刚
才还强忍着不敢呻吟太大声,但此时她终于忍不住大叫道:「啊……你别这样搞
啊………我不行啊……我要死了……」

没理她的叫声,我又猛干了数十下后示意她转个身体,这老汉推车的姿势凭
谁都懂,小琦有气无力地转过身,把手撑在枕头上,屁股向着我。我嫌自已在床
上这样干她太累,从后面搂着她的腰将她拉到床边,自已下了床站着,肉棒刚好
在小穴的高度,连忙挥捧直入,继续冲刺。

没几下小琦就把头埋在床上,连叫声都好像没力气了。因爲喝了酒的缘故,
半个钟头的死命作战都没让我有想射的感觉,两手绕过小琦的腰揉捏她的乳房,
前胯贴着她的屁股,肉棒依然快速地耕作。

小琦终于受不了这样抽插,突然整个身体向一边倒,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
双手紧紧地抓住背单,而身体不由自主地激烈颤抖着。

我知道她的第一个高潮来了,连忙用力扶着她的身体,肉棒放慢速度地轻轻
抽插着,等到她小穴的抽搐停了后,才慢慢把她放下躺在床上,只见她的头发披
在脸上,嘴角流出的口水还挂着,全身渗出细细的汗水。

我摆正她的身体,轻轻地吻了吻她说道:「怎麽?累了吗?」

小琦点了点头,突然,又把手臂缠在我脖子上,说道:「我刚才来高潮了,
我……我还没试过高潮,好美啊。」

我心里不由升起一股自豪感,好奇心起,问道:「你跟多少男人做过爱啊?

他们不能满足你吗?」

征服了的女人真是言听计从,小琦老老实实地说道:「有五六个了,他们没
有让我有这样的高潮,你很厉害。」

有点惭愧,要不是酒精的作用,我还真没这能耐呢,一直不停地做将近一个
钟头,那是我的记录了。不过这可不能说出来,忍着腰间的巨大酸痛,我从她身
上滚了下来,手在肉棒上套了套,说道:「这算什麽,你看我还没射精呢。」

天,肉棒也是痛得厉害。

小琦将头睡在我的怀里,说道:「你去洗洗,我……我再用嘴帮你。」

想到她的牙齿,我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刚弄过,很脏,洗也洗不
干净.
」突然想到昨晚看的a片里的境头,那部片有很多情节是讲肛交的。

说实在话,肛交我还从未试过呢。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兴奋,侧过身体将手
覆在小琦的乳房上玩弄着,亲昵地说道:「小琦,你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我可真
是爱死了。」

小琦正被我的体贴感动得不知所以,又被我赞了一赞,笑靥如花地搂着我说
道:「你也是棒啊,要不我给你做女朋友?」

我吓得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用力定了定神,微笑道:「那可太好了,不过
这事以后再说,小琦,我还想要,你受得了麽?」

小琦不由自主地伸手在胯下摸了摸,皱着眉头说道:「涨涨的,里面痛呢,
谁叫你不要命地搞这麽重。」

我嘻皮笑脸地说道:「要不我们试试肛交?」

小琦竟然不知道肛交是什麽,疑惑地说道:「肛交?是什麽?我不会啊。」

我翻身压住她,说道:「我会就行了,就试试吧。」

小琦似乎想要推辞,但我已经把她的腿擡起放在我的肩上,看着她那可爱的
菊花点,刚刚有点软下去的肉棒立刻开始充血。因爲怕不够润滑,我将肉棒插进
小琦的肉穴里抽了几下,没等小琦皱着眉头反对,我把沾满小琦淫水的肉棒对准
了菊花点,屁股一沈,龟头就陷进肛门一小半了。

小琦马上感觉到了,吃了一惊,弓起身体想要起来,叫道:「不能搞那里,
你变态的。」

我死死地抓住她的双腿,小琦没能爬起来,屁股继续用力顶着,紧紧的肛门
把我肉棒夹得痛得厉害,可才进了一个龟头.
我轻轻地利用龟头抽插着,果然立
刻又进去了不少。天,肛门比肉穴要紧多了。

爲了安慰小琦,我说道:「别动啦,我已经进去了,你看,不痛吧。」

小琦信以爲真,躺回床上喘着气道:「刚才有点痛,涨得厉害,不舒服。」

我贼贼地笑道:「等会儿你就知道爽了。」

用着暗劲,我努力继续将肉棒往她的肛门里塞,终于,随着我的活塞运动,
肉棒渐渐陷入了肛门内。

而小琦也痛得大叫起来:「要死的你啊,痛死了,真的痛啊。」

不去理会她,我慢慢地体会第一次肛交的滋味,感到不知道是不是肛门内的
肠道太短,肉棒老觉得插不到底,我放开她的双腿,掰着小琦屁股两边向外拉,
尽量让她的肛门张大点,也尽量让我的肉棒进得更深。

累得我满头大汗之后,肉棒在小琦肛门内开始感到顺畅,看到小琦可爱的肉
穴,我将右手的中指插了进去抠了起来。

小琦由开始的呼叫慢慢转成呻吟,在两个洞都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她显得比
刚才还要兴奋,拉起个枕头盖在脸上,在枕头下她不断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肛门实在太紧,我的肉棒在它的积压下终于频临终点,我大声地喘着气,一
下一下地用力地顶进,两人的肌肤因爲激烈相交而发出辟啪的响声,配合着我的
喘气声和小琦的呻吟声,呵,真是令人人心振奋.

射精的快感将我的全身神经都绷了起来,精液分了几次射进小琦的肛门内,
没想把肉棒拔出,我趴在小琦的身上感受着快感和疲累,顺手把小琦脸上的枕头
拿开,只见小琦半张着小嘴,满脸的汗水把头发弄得一缕一缕的格外迷人,忍不
住在她脸上吻了吻。

软掉的肉棒在肛门内没停留多久,因爲小琦的肛门会自动夹紧,肉棒让它一
夹就滑了出来。我连忙起身拿过纸巾帮自已和小琦清理了下战场。看到白色的精
液缓缓地从小琦肛门流出来,那感觉真好啊。

洗了个鸳鸯浴后,刚回到卧房,电话就响起了,一看是小康打来的,我连忙
按接听,那边小康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操,这女的真他妈的爽,你那里搞得怎
麽样了?」

我暗笑,说道:「刚结束,你们在那里?」

小康说道:「老地方,***酒店啊,你呢?」

我靠,原来我们在同一家酒店,连忙说了房号给小康,没想到小康的炮房就
在我这间隔几间而已,真是失策啊,要是大家商量好的话,今晚上包个双人房,
来个四人大战多爽,事已如此,只好挽着小琦来到和小康房间,只见房间里面一
片狼藉,小康和小雯已经穿好了衣服,小雯见到我们有点不好意思,偷偷地对小
琦打了个鬼脸。

我伸手就在她脸上掐了一下说道:「怎麽样?小康是不是没两分钟就鸣金收
鼓了?」

小雯反手把我的手挡开,脱口说道:「呸,足足弄了我大半个钟,快搞死人
了。」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小琦拉着她咯叽,说道:「我看你好像春风满面,不像要死的人啊。」

欢声笑语中,我和小康对望了一眼,我的眼神中说:「要不再来一炮?」

小康摇了摇头,意思累惨了,你要就你再上吧。

我瞪着眼看着他,看了看表,竟然淩晨快四点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经验故事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