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经验故事 » 正文

在深圳夜总会工作的一些经历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闲来无聊,说说之前在夜场上班的一些经历,着实令我疑惑至今。至于爲什麽发生那麽多匪夷所思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有人愿意看容我以后一一回忆。
 
 
2005年我在深圳一家夜总会任职楼面部长,那是朋友介绍进去的,和经理交谈后就由朋友带我熟悉房间和一些相关事物,朋友在里面是营销经理,熟悉的朋友都应该知道营销还是比较好玩的,他女朋友是在大厅伴舞的,对了,他女朋友是四川德阳的,和一位非常出名的超女是同学。
 
 
我们那个夜场一公60多个ktv包房,一个演艺大厅,大厅每晚会由3位固定歌手唱歌,有时候有走场的,我的工作还是比较好玩,每天6点上班打卡,然后检查卫生,安排工作,工作就是负责你那个区域的服务员不要出乱子,卫生是否合格,礼仪服务是否到位,安排客人,最后替客人买单,没事的时候就去楼上抽烟,或者跑出去打老虎机,对于那个时候来说还是满足了,毕竟才18岁。
 
 
先说一个房间的事情,我们那里的房间开头都是6开头,比如610,,612,613,615等,刚做不久的时候我发现在走廊角落的615房间没用,我问过服务员他说那是专门用来堆放杂物的地方,我也没在意,后来才发现一个问题,爲什麽615不空出来呢?堆杂物的话地下室就足够了,周末或者节假日常常慢房,大中小包括豪华房都满了,对于这个疑问我问过我们主任,也就是我们老大,他说之前这里是足浴城,好像这里之前发生过火灾吧,烧死了很多人,后来我才知道,在这夜场之前这里是足浴城,之前一场大火让这里荒废了一段时间,至于爲什麽这个房间不用我当时想也许是我多虑罢。
 
 
后来上面管理严了,我们这些小部长经常上班时间偷懒睡觉打老虎机也被曝光了,这令我们非常不爽,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一般615房间没人进去,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因爲我白天上了一天的网,所以上班时间就昏昏欲睡,于是我就叫张强(部长)帮我看着,如果老大找人就叫他来615叫我,当时只记的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觉,于是就到615房,进去里面有许多坏掉的桌椅,杯具等等,还有一排沙发,我想之前应该带过客吧?我没想多的,就睡过去了,突然在就睡觉的时候感觉身体突然动不了了,之前有过相关经历,就感觉看见好多人在房间里面哭,有的手上拿着钱,好像是钱,什麽人都有,还有好多人来看我,感觉都人白色的,只记得当时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能看到那些废弃的桌椅,沙发,但是怎麽也醒不来,突然轰的一声,门开了,阿南,快点,李经理在找你,阿强叫我了,当时就第一个冲出房间,然后一个晚上都不敢睡觉,因爲太真实了。
 
 
那天晚上总是心神不甯,晚上2点半下班回到宿舍脑袋总是很乱,说说我们宿舍,夜场干过的朋友都知道,这里面是伙食非常好,周一到周日每天饭菜各不相同,还有很好喝的靓烫,可宿舍就是垃圾堆了,在说里面的哥们儿又没一个爱干净的,由于才来这里不久,所以又没钱租房子。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我就把我今天晚上上班的事情给我旁边的阿中说了,想不到他居然吃惊的看着我,好像还带点敬佩,他说陈部,那里面你还真睡过呀?我说怎麽?看他那样子好像他真知道点什麽,我也来劲了,递给他一支双喜烟,他说那房间闹鬼,随后他给我说了个小段子,他说之前有个女部长,有一次在安排那个房间的客人,女部长就站在门口写单,然后对服务员说,615房倒8杯茶…,站在一旁服务员把茶水端进去的时候出来还带了两杯出来,随即女部长问他爲什麽送茶不送完,服务员说里面只有6个人呀,女部长急了,说怎麽可能,由于他们一直站在门口,女部长立马进去问,想教训一下新来的服务员,进去再怎麽数,结果还是只有6个,女部长就问,先生,刚才房间那两位女士呢?这一问,问得客人一头雾水,带头那位说我们只有6个人,没有女士,快给我们拿酒。女部长马上意识到了,所以什麽也没说,结果第2天就走人了。
 
 
阿中给我讲这个事的时候旁边的几位哥们也过来了,感觉都是来仰慕我的,其中有个广西的张的很黑的服务员,叫阿斌,他说怎麽可能云云,阿中说你才来多久,你知道个p,有本事你去那房间睡一觉?结果阿斌还是没去,后来的事情也蹊跷起来。
 
 
也许是由于身体一直较弱,身体不好的和八字底的人能看见…还真不是瞎说,后来我就很少进那房间了,不是怕,只是没必要给自己找事,过了一个礼拜,我掉到大厅,大厅虽然累了许多,但是能看见歌手们表演,和一些漂亮mm跳舞也值了,阿中和阿斌也是看大厅的,还有几个关系不怎麽好的,晚上下班了阿中叫住我他说他又有收获了,意思是他又偷了几瓶酒,由于我是部长,晚上虽然是2点下班但是也要值班,值班是轮流来的,这几天伦到我了,心想晚上又可以喝酒了,我特别喜欢喝酒。
 
 
下班之后他们搞好卫生我们就去房间玩了,还有几个dj公主和张部和他女朋友,他们只是唱唱歌,强那天说反正说是不是愚见什麽不干净的东西了,我说没有,只是做了一个梦,他说哦,他说看你身体那麽弱要锻炼阿,不然这种地方很容易遇见不干净的东西的,我没说什麽,一会他和他女朋友就走了,随后那两个dj也走了,就只有我和阿中了,我们喝了8瓶酒,注意,是小瓶的,我说我得上个厕所,我叫他在房间等我,我们那里男女分开的,就在我到厕所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个衣着比较暴露的女人在女厕所门口吐,不确定是不是吐,感觉是吧,我没见过,不是dj,也不是推广小姐,我就以爲是客人,我也没在意,等我上完厕所她还在那里,我怕她出什麽事,我就过去看她,毕竟是我值班,当我过去的时候她就走,朝大厅走,我没看见她脸,我也跟着过去,走到拐角处没看见人了,只有阿中在那里玩火机,我想他在拐角中间,于是问他刚才那个女的去哪个房间了,他说没见到女的,没人过去,我也没跟他说什麽,记得那天晚上去上网上到天亮才回去的,后来一直做能,梦见好多人在哭,z
 
 
没多久我老乡辞职了,在这里也快2个月了,有一次我在房间帮客人买单的时候看见有个人拿上一个杯子,对dj说你喝36杯这些钱就是你的了,dj假装镇定的拿起酒杯说好呀,结果和了20多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那男人却在那里得意的笑,这种地方的人基本都是心术不正之人,
 
 
我老乡走了第二天晚上下班,我和那几个dj和阿强约好在888喝酒,由于他女朋友不在,想不到他一喝酒就乱性了,结果把人家吓跑了,后来因爲阿强实在没法回去了,我就只有在公司陪他了,那时只有两个保安值班,一个守后门,另一个则在办公室,因爲办公室有监控,等阿强睡了之后我还没有睡意,就在电梯口坐下抽烟,忘了说了,888房就在电梯楼,电梯是直通上面宾馆的,大概4点钟左右,我在沙发上正要睡着的时候一个声音把我弄醒了,就看见对面走廊好像有两个人在说话,因爲过了营业时间,所以开的都是壁灯,就看见两个人在对面走廊劲头交谈什麽,我以爲是公司内部人员,就没多想,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睡意,就点了根烟,看见他们还在那里,大概描述一下,就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凭体形判断的,一会又从房间走出一人,突然感觉自己不能动弹,我知道自己又压住了,但是还能清楚的看见那些人,当时就努力的让自己醒过来,还是失败了,我看见那些人一进一出,有的在比划什麽,还有的正在向我这边走来,突然一正疼痛把我惊醒了,原来是烟头烫到手了,我醒来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马上跑到办公室,保安是河南的,已经熟睡,我叫他把刚才888电梯旁那个房间的记录翻给我看,他看我当时紧张的样子,马上翻到了,他说什麽都没有阿,虽然很模糊,但是应该没什麽吧,我也不知道说什麽好了,会到888,阿强还在睡觉,等到天亮才回去,
 
 
那天一直没睡好,总是做些支离破碎的梦。
 
 
至于楼上有朋友说爲什麽还在那里做,也许当时并不惧怕那些东西,还有就是那里我当时做得比较开心,我喜欢结交朋友喝酒,我是一个好奇心很强且胆子较大的人,任何稀奇古怪不可理喻的事我都不怕,但是后来爲什麽会遇见那些…就不能理解了。
 
 
那天晚上的事我没跟任何人说,包括阿强和阿中他们,我一再强调是自己眼花了。
第2节
 
 
那件事过后的一天,晚上点完到,检查了卫生,觉得时间尚早,就把我们楼面另外一个部长周雷叫上,我和他关系并不怎麽样,只是他那个时候也喜欢打老虎机,于是我们就骑上采购的电车,出去吃了一碗面,然后去游戏机室,因爲就算是夏天我们还是得穿工衣,所以在里面就有些热就把外套脱了,但是后来手气不好,钱输完了,当时非常郁闷,加上可能脱了外套着凉了,所以头就很晕,就是那种只想倒在床上睡觉的晕,我叫周雷把我扶回去的。回去才7点半,还没多少客人,我当时实在不行了,就想找个地方睡觉,哪里呢?其他房间肯定不行,待会来客人就麻烦了,就只有去615,也许别人会害怕,但是那天实在是太辛苦了,再多站一会就要吐了。
 
 
615旁边是613,我跟613看房的服务员说待会儿经理找我就说我在厕所,然后进来叫我。
 
 
朋友们,不知你们有过这种感觉?就是在梦中感觉自己在做梦,其实不是,和鬼压身不是一个概念,很难形容。
 
 
当时我就知道自己睡着了,并且还知道刚才我爲什麽来睡觉,也知道我刚才交待给服务员的一些话,反正什麽都知道,就是醒不过来,然后我就看见墙壁里面走出好多人来,我似乎还在数,看他们一个个难过的样子,有的在哭泣,有的似乎在跪在地上求救,有的在上空漂浮,都是白花花的人,然后有一个生音响起,我知道外面在放音乐了,但是就是醒不过来,我还知道放的什麽哥,是那首天天都会放上一遍的,别说我的眼泪…,我似乎一直在挣扎,后来服务员进来了,阿南,快点,经理刚才问过你,我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大厅确实是放的《别说我的眼泪…》,我当时第一个反应是马上跑到大厅里,因爲那里人多,然后回想刚才的事情,只觉得顿时头不晕了,全身都是汗水。
 
 
告诉大家一个小方法,当你头痛或者感冒的话去鬼屋呆呆,出来保准没事了。
 
 
后来就很少打老虎机了,由于打老虎机经常耽误工作,所以被上级批评过无数次了,酒倒还是经常喝,别看哥们我肚皮不大,啤酒喝个七八瓶那是没啥问题的,那件事情之后我也没向其他人说,因爲这毕竟说出来影响不好,我只用没事,你不惹它们,它们不会害你来安慰自己,所以经常下班之后找一个房间叫上几个玩得比较好的dj和同事一起happy,经常和我们玩的dj有阿会和小丹,其实做dj挺不容易的,许多变态的客人想着法子爲难她们。
 
 
后来我恋爱了,是和dj部的一个女孩子,叫小其,重庆的,长得很可爱,经常看见她被客人劝酒等等,我心情很复杂,以至于后来我想我是否真接受得了他的工作,但是我还是喜欢他的,在我差不多做了2个半月的时候我就自己租房子了,摆脱了那个‘垃圾窝’,租的一室一厅,价格是550元/月,但是那些梦还是会常常伴随我。
 
 
刚租房子不久,大概才几天吧,有天晚上下班了,我发觉我没有带钥匙,我们租房子不久所以钥匙只有我一个人有的,我等小其等到2点半,我说我忘记带钥匙了,商量之后只有等到明天白天才能请人打开,现在只有在外面住了,她就说你跟周部长和保安商量一下,今天我们就在公司睡,我说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我怎麽放心,我等会还要和周雷他们在房间玩一下,小其笑了笑,我说我帮你去楼上宾馆开个房间,于是我就把小其带到6楼花了80块开了个小房,然后我就下午找值班的周雷还有他的小老婆另外还有几个内保去房间喝酒唱歌。
 
 
我那天清楚的记得周雷唱了一首张学友的歌,然后就被他老婆揣跑了,阿南,林哥你们慢慢玩啊(林哥我我们场子内保老大),我先回去了,他走了之后我和林哥他们就喝了一点酒,大概4点左右吧,他们拿出了k粉和摇头—,我看见我就向他们到别走了,他们也知道我是不沾那些东西的,我去厕所小解,准备去888豪华房那边乘电梯,我到厕所的时候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地上,说男人因爲他长得实在强壮,体形较大,比我174的个子高一大半个头,穿的黑色裤子和白色的衣服,当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于是我问他,我说‘先生请问你有什麽需要吗?’他没应我,我在问了一声,他说我找水,我说你要水是吧?我说我们吧台有,要不要去大厅坐一下,我去帮你倒?他还是没理我,就在这个时候小其打电话给我了,小其说‘南,还在喝呀,我有点怕,你上来看看我行吗?’我也回了几句,那个时候我一直记得,就在我转身的时候那个高个子已经不见了,当时第一个反映你们会怎麽做?我马上拿起电话,跑去找林哥和他的兄弟,我把我遇到的情况跟他们说了一下,林哥说,笑话,你一定是眼花了,以前经常有这种眼花的人,哈哈快回去吧’看他的样子知道他们已经磕药了,所以跟他们也说不清,于是我就直接去888旁边的电梯,就连那个时候我都不相信自己见到的,然后来到6楼,小其已经没睡了,他说她一直在等我。
 
 
就这样,我们一直聊天到天亮,然后去找开锁的,那时我始终没向她,包括朋友详细提过,那件事之后我请了几天假,然后就在家里疯狂玩游戏,那个时候很喜欢玩ps2,所以整天沈迷游戏,一不玩游戏就会想那些离奇的事,但我并不是很怕,因爲我虽然身体弱八字低但是我始终相信,那些坏蛋都不怕,都没被鬼害,你一个平头老百姓怕啥?
 
 
那次不明经理之后我就专门去宿舍找阿中,下午他还在熟睡,把他叫醒,阿斌也醒了,‘陈部,怎麽这麽早,不陪小其呀?’我说好久没来宿舍了,过来看看,我就试探性的问,我说你们睡觉有没有做很奇怪的梦?’阿中大笑,说‘阿南你都有老婆的人了,还做春梦啊?’说这他们都笑了,我说少扯,不是,是恶梦,他们都说没有,我就把我做恶梦的事情给他们说了,这时阿斌说我八字低,就叫我去市场天桥下哪里找人看看,我想这也是一个解决的办法,虽然不怕,但是却影响了我正常睡眠吧,于是我就和阿中一起去市场,没叫小其,因爲不想她多滤。
 
 
我和阿中到天桥下面找到一个算那东西的老头,我把我做恶梦的情况给老头说了,老头大惊,仿佛做梦的是他自己一样,接着把我手摸了摸,问了我八字,然后说:‘你命周xx底,xx不足,再加上你犯到了xxx,我这里帮你做一个xxx来消除xxx,如果你再有此类情况就来找我我一定xxx掉xxx,另外做这道xx是xxx那里求的,要50元’,我和阿中唯一能听懂的只有最后一句话,最后老者见我们都很迷惑,就简单的说,就是我们买他一道符,可以不用做恶梦了。
 
 
结果我还是给了50元,也许是好奇吧,想证明一下老头到底有不有能耐,回来按照老者之方法,把符带在身上,按照老者的说法是除了洗澡,任何时候都要带上,这样xx才不能有机会接近你。
 
 
紧接着,第2天不知道爲什麽生意出奇的好,就在我去帮人买单的时候看中房的服务员紧张的跑过来,等他喘完气说:‘阿南,快去666,小其好象出了点事…’我打惑,把手上的钱给了周雷就向666房跑去,一过去我看到小其在门口抽泣,我过去问得结果,原来被客人欺负,纠缠之中还扭伤了脚,当时我手上拿着几个帐本,我把帐本狠狠的向666门砸过去,也许惊动了里面的人,里面的人有一个走了出来,我把外套脱了直接踩在地上准备迎战,这时候阿强和许多dj还有服务员都看到了,很多人过来拉我,阿强把我甩开,他告诉我我这样做的后果是直接走人,我冷静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用拳头砸向门,我当时什麽也没做,就直接把小其扶起来,然后把她背回家,我们交谈了很多,他也权我说没事,叫我继续上班云云,这里闲话就不多说了,那个时候已经是1点半了,我就隐忍着来到了公司,阿强知道我心情不好,立即把他卡里面的两打酒在吧台取了出来。
 
 
然后下班了我们就和阿强和他女朋友还有阿会他们在房间喝酒,女孩子都在唱歌,阿强在陪我喝酒,并且说了很多劝我的话,我只记得我当时很悲伤,就像你们看见自己的姑娘被欺负而无能爲力的悲伤,当我们把酒喝完了的时候小会他们已经走了,我知道我当时喝醉了,虽然没喝多少,但是我知道我喝高了,我是被阿强扶到大厅的,先说一说我们大厅,大厅是正前方是一个很大的供歌手舞者表演的地方,然后下面就是许多雅座,两边还有一些卡坐,等于是卡坐把大厅周围边上围起来的,阿强见我实在走不动了,就把我扶到卡坐上面,当时其他的我已经记忆模糊,包括后来阿强去哪里了也模糊不清了。
第3节
 
 
但是我还是有知觉的,我知道我爲什麽喝酒,知道我很伤心,就像小时候自己心爱的玩具被别人抢走自己却无力取回般,但是小其是不能和玩具相提并论的,在卡坐上我就觉得天旋地转,一种坍塌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就那样在卡坐上坐着,不知道爲什麽坐着,也许在等待别人来叫我,甚至我当时哭没哭我都记不清了,就在那个时候一些很嘈杂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看见许多人在我身边晃来晃去,似乎都很忙碌一样,都是白色的,有的好象还对我笑,我连动都动不了了,心里很窝火,就大声的骂,似乎声音只能我一个人听见,我说你们都是谁,我现在已经够他妈的难过了,你们不要来烦我了云云,反正借着酒劲就使劲骂。
 
 
有些白人还跑到舞台上面去,有些则蹲在地上,有些似乎还在奔跑,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印象最深的有一个女人还走到我面前,我看不清他样子,我记忆不清我骂了多久,也记忆不青那些晃了多久,然后我就叫阿强的名字,还有保安,当我气急败坏的时候我一脚就把卡坐前面的烟灰缸替了下去,紧接着哗的一声,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几个熟悉的人过来帮帮我,帮我拿杯水,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叫我名字,随着这声音那些白色影子也逐渐消失。
 
 
后面才知道是保安听见破碎的声音就跑出来看,结果看见我喝多了就把我扶到房间里休息。然后一觉天亮。醒来才知道阿强也喝多了,我一直以爲我昨天晚上是做梦,但是后面证实那个烟灰缸确实打烂了。
 
 
也许有朋友觉得我胆子很大,其实有那麽多朋友老乡还有小其是我留下来的主要原因,还有就是工作比较轻松,有歌唱有酒喝,当时我已知足。
 
 
那天晚上过后我和小其还是正常上班。只是告诉她以后应该怎麽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而我却对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些东西一直耿耿于怀,过了几天我又去宿舍找阿中他们,这里说一下,阿中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我跟他没有上下级之分,工作上也不会爲难他的。阿中看到我特别高兴,陈部,又来啦,我把他叫出来,把我那天晚上遇到的事给他说了一遍,他说怎麽可能?你不是求了符的吗?我说那符没用,被骗了。那你打算怎麽办?要不把强哥叫出来吧,他也许能告诉你怎麽做,阿中说。我说也好,于是我就打电话把阿强叫了出来。还有他女朋友,我们一起去附近的奶茶店喝的奶茶。
 
 
今天怎麽不去打老虎机呀?还请我出来喝茶了,阿强故意调侃我。我就把我们叫他出来的目的说给他听了,当然,他和他女朋友听了之后都非常诧异,他女朋友说真有这事?以前经常听我姐妹说我都不相信,要是有我倒想见识一下。然后阿强问我打算怎麽办,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是让经理和老总他们知道了肯定炒鱿鱼,所以我一再叮嘱他们要保密。
 
 
我说其实我也不怕,就是觉得不安心,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3个都仰头大笑,以爲我在和他们开玩笑。然后阿强女朋友倒是说话了,他说你应该多锻炼身体,八字低就带点附身符之类的用来辟邪。然后他女朋友似乎对我的遭遇有着浓厚的兴趣,一再追问我在哪里见到。然后阿强说叫我最好一个人别在场子里呆,有什麽事叫上他或者服务员。
 
 
后来差不多平息了一段时间,知道8月一号左右那几天,不知道爲什麽那几天特别忙,我那个时候刚好管理大厅,大厅是最忙的。因爲客人很多,走了又来。在8月开始那几天,记得有天晚上有两个服务员自离了,所以人手不够,最后我也要帮着他们搬一下空酒箱。等到2点钟左右,只有一间房有客人了,并且里面也没有dj和推广员了,只有一个服务员守在门口,我值班,我要等到所有人走完,然后通知保安才可以走,那天晚上小其没有等我,和她姐妹下回去了。其他人也都相继回去。
 
 
后半夜是很无聊的,我也不清楚那帮变态客人要几点才走,有可能67点都不一定,我就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下来抽烟,大厅我坐的位置是对着走廊尽头的电梯口的。现在我觉得许多恐怖电影里面与电梯有关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就在我定神思考问题的时候看到电梯突然开了,由于灯光昏暗,加上距离较远,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然后里面站着两个人,是女人,个子都差不多,穿的绿色衣服,这点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她们一直没出来,就在里面。那几个哥们搞什麽鬼?是不是不会用电梯,我心里嘀咕着。我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看他们搞什麽东西。等到我抽第2支眼的时候,他们还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这就着急了,虽然电梯不是我们场子专用的,但是我还是有必要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麽,于是我就走了过去,边走也边说话,我说你们是不是找人,他们看见我过去也跟着出来了,就向右边走,我们的距离始终有30左右,我也跟着看他们走,然后他们到了拐角处,拐角过去就是走廊尽头,尽头就是615房,我又大声的说,小姐,那边没有人了,当他们拐过角之后我大概走了10多米才到拐角处,然后拐角过去一条直线就没看到人了,那一条走廊有十多个房间,门都关上的。于是我马上用对讲机呼保安,一会保安过来电梯口看到我问‘怎麽了阿南?’,刚才我看见两个女人过这边来了,你帮我找一找。‘女人?你眼花了吧,这边的房间我早就锁上了,别人进不去的,你是不是想唱歌呀,唱的话去那666那边吧,我不会给经理他们不会知道的’,唱歌我还找你呀,我心里想,我说确实有,我明明看见过来的,错不了。他看我执着的样子知道 不过我,他说‘哎呀,服了你了,我们去找阿彪,他在办公室,让他帮你看一下有没有什麽鬼女人,不然你还说我不帮你。’然后我们就去办公室,阿彪当时是一个人在那里写什麽东西,我们叫他翻刚才我记录出来,我们也在一边看。
 
 
电脑上面清清楚楚,记录结果是时间2点45,电梯门开了然后停了一分钟左右,然后自动关上。没有什麽女人。然后阿彪说也许电梯出现故障了,没什麽问题。然后感觉自己没事找事一样就走了。出来之后等到客人买完单我就直接叫保安开前门走的前门,没走后门,然后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倒头就睡。看到小其睡觉的样子那麽可爱,我心里就坚定了许多,认爲我拥有这麽美好的东西,还在乎那些做什麽。其实这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的一个幌子罢了。
 
 
昨天写到电梯那件事,我回到家看到小其安静的熟睡了,看到那美丽的面孔我还惧怕什麽?要问我当时怕不怕,我觉得不怕,也不知道爲什麽,我就是不怕,唯一的感受就是疑惑,我也没多想,因爲我知道,至始至终我都是想不通的,这一点我还是很明白。
 
 
那天早上后来发生什麽事我记忆已模糊,只记得睡得很死,到了6点半才被小其叫起来吃饭,那天她褒的南瓜汤,起来之后就觉得全身无力,全身发热,似乎我自己知道我感冒似的。你包里那东西是什麽?小其问,哦,我那天和阿中在街上随便求的一道符,没什麽。我敷衍到。那上面怎麽还有一些鬼怪之类的字?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没有,怎麽会有,公司里面那麽多人,能有什麽事呀?我反驳到。没事最好,最近好象瘦了,多吃点,小其说,然后就去洗衣服了。怎麽说呢,当时真的挺幸福的,看到小其洗衣服的背影,还不时转过头来叫我多吃点饭。我相信我没理由不陪着她的。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就让我觉得事情远远不是那麽简单。也许早点告诉小其,我们的结果,以至于后来也不会分开的。
 
 
说到这里写一个小其给我讲起的一个鬼故事,讲之前他一本正经的告诉我是真的,
 
 
那是在她小时候的事,他们在重庆某镇上,有一次生病了,她妈妈就把她送到她外婆家照顾,因爲他父母要上班,所以爲了她感冒能得到更好的照顾就把她送大哦她外婆家。她外婆还是挺疼她的,晚上睡觉都是和她外婆一起睡,有一次半夜腥来的时候突然听见有喘气的声音(这里她描述了一下他外婆房间的格局,卧室有一户窗户,窗户外面是另外一栋楼房,楼房边上有一排水管又上至下,她外婆的窗户正对着那从下面延伸到上面的水管的),她当时想喝水,就叫她外婆,但是没叫腥,于是她就自己下床去倒水,不一会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喘息声,似乎是从窗户外面传来的,于是年幼的小其就把窗户打开,这一打开如果是胆小的成年人一定得给吓晕,他说一打开窗户就看见对面那栋楼上的水管上面有一个人在慢慢的往上爬,她给我的形容是那个人衣服很破烂,皮肤很白,她当时端着一个水杯,哗的一下就给摔在地上了,然后把他外婆给惊腥了,小其哭着叫她外婆,把他看到的一切告诉了他外婆,她外婆下床之后就没看到那个人了,然后他外婆不知道说了一些什麽话就把窗户关了起来,就把小其抱上床了。后来当小其问起他外婆这件事的时候他外婆就说那是专门吓唬小孩儿的什麽什麽搞忘了。
第4节
 
 
那个时候我也一直想过爲什麽会遇见那些事,我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不会刻意的去想,该做什麽,我没对小其提起过,因爲我不想影响我们的生活,因爲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稍微我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她的情绪,我知道那个时候她是很喜欢我的。所以我觉得我没必要告诉她。
 
 
后来我和周雷还有阿强他们关系都特别好了,经常我们几个人还有各自的女朋友一起出去逛街,没过多久我也买电脑了,挺便宜的,一千多快吧,因爲我对硬件要求不高,能上网能看电影即可,我喜欢看恐怖片,当然是欧美的像《隔山有眼》《德洲电锯……》《电锯惊魂》《致命弯道》等等,每一个恐怖的镜头都能满足我的视觉需要,经常把小其吓得全身发抖。
 
 
后来至从那天晚上电梯那件事之后我就差不多半个月没值班了,都是下班晚上和小其一起准时回家,2点多下班,我们会去吃一点消夜,或者叫上阿强他们两口子一起去喝粥,然后回去和小其打闹一翻就休息了。每天晚上都是小其先入睡,我都会上网上到4点左右才会有睡意,主要是多和朋友玩了一下cs。
 
 
有一天晚上我们闹完之后等小其睡了之后,我继续打开浩方平台,当时不知爲什麽,总觉得玩起来不顺手,玩cs的朋友都知道cs只要桌子不平是会很大程度上的影响发挥的,我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原来是桌子不平,因爲我们电脑桌是买的二手的,所以出现这些问题是能够理解的,那怎麽办呢?只有找点东西来垫在桌子下面,但是我就想到了找木块,但是木块只有我们阳台上有(阳台是和隔壁阳台共用的),因爲我们没什麽需要,所以平时我们是不会去阳台,只有搬来的第一天去过,阳台很脏,很多污水。我就去阳台找一点小木块,当时已经是淩晨3点多,阳台很黑,我就把手机拿上,可以给我一点光亮,当我在阳台寻找的时候(刚才说了阳台是和隔壁通用的,所以阳台能看见隔壁的卧室),看见隔壁的卧室还有昏暗的灯光,依稀能够看见还有人影,应该是一个女的,黑黑的影子,从体形判断应该是一个少妇。我想作爲一个男人都些许有那麽点好奇,我就多停留了一会,感觉那个女人应该很高。当时也没多想,找好木块之后就继续回去玩游戏。
 
 
也许许多事情真的是缘分,不止人和人之间。后来几天不知道爲什麽,我晚上都会不由自主的去阳台看看隔壁的那个窗户,每次窗户上那个影子也会似乎故意让我看到一样。有时我会在阳台上抽一支烟,看看楼下还有没有人经过,隔壁一定是开的壁灯吧,所以光线才那麽差。过不久灯就会自己熄掉,所以也看不到了,然后就进去休息了,通常多则几分钟,少则看一下就走。有时候我会想平时怎麽没看见里面有人出来呢?也许他们是白天上班晚上休息吧,毕竟和我们时间有些出入,因爲我也是刚在这里住不久。
 
 
直到过了大概一个礼拜,我出去买菜的时候终于第一次看见隔壁邻居有人出来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年纪30上下,还在搬一些东西,‘你住这里啊?’男的和我打了招呼,我说是呀,他说他和他老婆回湖南老家很久了,现在刚过来,想不到邻居又换人了。听他们这麽一说我就犯糊涂了,你们以前不是住这里吗?我问,是呀,但是我老婆他家里出了点事,然后回去呆了一段时间,这房子一直空着,现在才回来,看我们都打扫这麽久了,脏死了,男人说。原来是这样,那不打扰你们了我去买菜了。我说到。
 
 
路上我一直在想,那晚上那个女人是谁?会不会是小偷云云,但是不会是小偷,一定不会。我记得那天在我想这事的时候差点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那天晚上我照样去阳台看了一下,看到是挂了窗帘了,还有男人和女人说话的声音。后来几天我就再也没看了。
 
 
直到有一天我和我的小其一起去我们楼下一家老乡开的面观吃饭,老板是我们那里人,由于经常在他那里吃面,所以就熟了,老板问我住在哪里,说最近房子都好便宜了,我说我住在他们后面的xx楼,他说那栋楼以前自杀过人,是一个女人,虽然在深圳这地方不是很希奇,但是在我们那栋楼我还是继续问了一下,我说怎麽那麽想不开呢,在几楼自杀的?也许是爲情吧,我也不知道几楼。后来小其说会不会是我们住的那里呀?我说胡说,怎麽可能我们运气那麽好,那我们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于是我就在我们的楼下买了一包烟,顺便问起了刚才的事,老板说就在去年这楼的xxx号,老板说的意思也是爲情死的。那不就是我们隔壁?小其瞧瞧对我说,我说是呀,然后我们就回去收拾东西准备搬了,上楼的时候又碰见那男人了,他还问我们爲什麽搬,我撒了一个慌说我们要回老家了,但是我没跟小其说我那天晚上看到的东西。
 
 
后来搬到阿强他们那栋楼就方便许多了,有时候我会想,615那条走廊到底有些什麽?爲什麽就我能够遇到?假如我把这些事说出去会有什麽后果?想了半天只有第3个问题我能够想到,就是如果这件事穿传出去的话就是直接走人,这不是砸场子吗?所以我还是继续上班,继续下班了和我的哥们兄弟醉生梦死,继续每天回到家里和小其打闹然后打几盘cs就睡觉。
 
 
后来生意就特别好,也许是因爲暑假的原因吧,8月末的时候我基本都是看大厅,看大厅不能偷懒,但是可以听歌手唱歌,我们那里是固定有3个歌手,到了8点半过后就会把乐器搬出来表演,其中一个我印象特别身,也是重庆人,算我半个老乡吧,叫安哥,当然不是许志安,唱歌长得很好,特别是eason的,如果你就光听的话你绝对会说就是eason了,下午上班之前他们和那些伴舞的来公司大厅自己练习,我经常在那个时候跟他们学习唱歌的技巧。
 
 
8月末小其因他母亲生日请假回家,走之前一再叮嘱我不要找其他女人,倘若找了,她回来一定要我好看。
 
 
她走了之后我下班就很晚才回家了,那段时间公司里面的人也特别活跃,2点钟下班的话大厅还有许多内部人员打牌,玩色子。
 
 
那天照样准时下班,收拾好之后我就和阿中一起去上网,因爲阿强是有老婆的人了,所以叫他不合适,听说他那几天夜夜笙歌,呵~~。我们来到附近的黑网吧,因爲大网吧有一段距离,在加上我自己家有电脑所以也没网卡,和阿中一起上网的主要原因是教他玩cs,我平时一般不去黑网吧,因爲里面都很脏,里面很嘈杂。
 
 
那天我记得我们一进去里面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让我不由自主的捏了一下鼻子,本来我有鼻炎。开门进去那场面叫一个壮观,齐刷刷的一排男性同志统一锁定性教育频道,部分哥们儿翘着二郎腿并把指头放进嘴里露出一副极其陶醉的表情,当时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和阿中找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玩cs途中我向阿中申请去上大号,叫他先和bot玩一会,那网吧厕所在二楼,估计一楼以前是厕所的地方重新拆了然后利用起来放电脑了吧,因爲我看到一楼有一间唯一的单间。二楼上去是木质楼梯,二楼也不大,很黑,只有厕所有灯,然后厕所旁边好象有一铺床,也许是老板自己睡觉的地方吧。床边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挂了些衣服。
 
 
厕所里面和我大号的过程就不形容了,在我正在方便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背凉凉的,不是自己乱想,当时正是夏天,所以我感觉后背凉凉的,当时我穿的工衣,也就是白色衬衣,我扭过头去看,后面是一堵十分严实的墙。当时我头上还在冒汗,就感觉后背很冷,彻骨的冷,当我方便完起身出来的时候,突然看见床的最角落那里坐了一个人,很正常的人,虽然看不清楚样子,因爲他的衣者打扮都很正常,刚才怎麽没注意到,也许刚才眼花了吧,我现在记得清清楚楚就在我下楼的时候,大概还有4步到5步之间的样子突然背后面一个人推了我一把,当时我就直接5步当一步跳下来,然后扑在楼梯口对面的墙上,手被撞了一下,由于老板的主机就在楼梯口不远,老板看见我摔下来马上就站了起来,然后看见我还能走路马上又坐了下去,当时虽然手没多大碍,但是当时已经麻了。
第5节
 
 
这时阿中马上过来,老板看见我朋友也过来了,就站起来假惺惺的问道:“兄弟怎麽这麽不小心呀?”,‘靠,你还问我,他妈的是你楼上有人推我下来的,你还问我,’老板着急了,以爲我们耍无赖,“楼上哪里有人推你下来,明明是你自己摔下来的,你可不要乱扯哦,”“你还说我乱扯,难道是你自己摔下来的吗?你知道还是我知道?”“楼上人都没有,你说是谁推你的?推你也要有人吧?我们也是做小生意的,以后小心点嘛”这时候老板就很客气了,因爲开黑网吧的多多少少都不能乱得罪人,因爲一旦有人举报的话他就完了。后面的废话就不多说了,因爲一说下去就没完了,结果是他楼上确实没人,我们都上去看过,只有老板的几件臭衣服和臭鞋。
 
 
后来我们就马上回去了,但是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阿中一路上都在安慰我,其实他也不相信的,他说那些东西就是怕恶人,八字低的人就能看到,当时我没在意他那荒谬的逻辑,我只认爲自己很倒霉。记得后面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好象是什麽白内障什麽,当时我听了把他骂了一顿,我说你眼睛才有白内障,然后就去他们宿舍睡觉。
 
 
后来再也没去那网吧了,那个时候的心情是自己也不知道出了什麽问题,或者触犯了什麽东西,就是第一次去了615房间之后才发生这些事情的。至今那些白色的,哭泣的,上下浮动的人都历历在目。
 
 
8月末那些梦还是会伴随着我,似乎成了yj梦了,每个月都要来个几次,当时我不知道也许找到了梦的根源,其他问题也许都会迎刃而解了吧。然后我就开始想念小其,她走的时候留了纸条给我,上面有一些思念的语句。睡觉之前我会看上几遍,然后想想他因爲我又喝酒而气急败坏的样子,就什麽都不怕了,只想他能快点回来。当时我的爱情已经战胜了一切。
 
 
做车到机场,然后确定她的位置,老远就看见一个身材比较瘦弱的女孩子坐在那里,当时就像突然找到已经丢失很久的宝藏一样,飞奔过去,看到她我突然吓了一跳,你……头发怎麽?怎搞成这个样子了?怎麽了?不认识了呀?你不是不喜欢我以前的卷发吗?小其顽皮的说。但是也不用搞成刘海呀?这样看起来更加小了。,我说道。没关系,你承认你老就行了,小其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以前许多朋友都说小其是清纯版的杨丞琳,当时我说杨某某是谁呀?后来差了资料才知道是一唱歌的。
 
 
然后小其就说我们今天就在机场玩吧,你教我打桌球呢,我说不行,我还得回去上班,刚才出来都没请假,待会回去经理那里还不知道怎麽交代,然后我带他去吃了她最喜欢吃的牛肉面,接着我们就坐公车回去了。
 
 
然后我们一起去了公司,在走廊上面我们都碰见了经理,经理看见我们什麽也没说,就对我说陈南,现在几点钟了,还不去检查卫生,我连忙说是。虽然经理是比较严厉的,但是对我还是很好,不会爲难我的。
 
 
然后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小其则去找她的姐妹和他们dj部的老大去了。
 
 
小其回来后我的生活又走上了正常的轨迹,后来有一次我们楼面的一个主任和客人发生冲突,结果在外面被砍了,所以后面老实勤奋的阿强,则顺理成章的升爲楼面主任,主要管理物品输出。工作轻松许多,工资也涨了几百。他上去之后接替他位置的是新来的一个部长,听说是推广部的妈咪介绍近来的。这个人一近来我就不是很喜欢。
 
 
就在阿强升值的那天下午,他把几个部长请到他家里吃饭,还有湖南的副经理,新来的部长,周雷等。当时都谈得比较开心,那个新来的bz坐在小其旁边的,就借着酒劲和小其开起了比较过分的荤玩笑,也许他不知道小其是我的女朋友,当时由于经理他们也在那里,我就没发火,后来他说了一句让我实在受不了的话,我当时立马站了起来,甩开了桌面上的杯子,你他妈的算什麽东西,你给我说话注意一点,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当时情绪很激动的骂了他一顿,周围的人都吓傻了,然后阿强知道我喝多了,他和周雷就站起来劝我,经理也对我使了眼色。我当时也知道自己失态了,然后就把小其带走了。路上小其一直挽着我,说了一些劝我的话。我没听进去。
 
 
后来我和那个家伙就很少说话了,后来我下班就和阿强,阿强女朋友,还有小其我们一起回去。就很少在公司逗留了。
 
 
直到9月中旬某天,那天我值班,新来的那个bz叫张立(希望他不上天涯),张力就和一些人去了房间玩,当时我还记得上次他调戏小其的事,于是我就进去对他说快走之类的话,不然明天老大知道就不好了,当时张力很诚恳了和我道歉,还把我和等我的小其叫去对我们道了谦,他说南哥,上次是我不对云云。我这人心比较软,所以后来也就没放心上去,当时就高兴,和小其一起和他们喝了点酒,小其酒量应该很好,也许因爲和他们第一次喝酒的原因,所以我和小其喝了很多。大概3点半左右,也许是张力卡上没酒了的缘故,就没拿酒来了,我说没酒了是不是?小其出去买酒过来,顺便我叫她买包烟。
 
 
不知道爲什麽,那天我吐了,吐得混天暗地,然后出来就顿在厕所外面的走廊,那里前面就是615走廊的拐角,当时我就感觉快晕死了,全身都麻木了,然后看见几个从那边走过来站在我旁边,当时我还想怎麽穿那麽土的衣服,但是就是动不了,还想吐,然后突然看到其中一个人的脸居然是黑的,就像被火烧过一样,还流着浓水。当时我就慢慢站起来,大声的说你们是什麽鬼东西,爲什麽来找我,爲什麽不去找别人,我一直破口大骂。然后他们就向615房间那边走过去。直接穿到门里面去了。然后我就看见615那边的几排门突然一齐发出哗的一声。
 
 
这个时候我马上就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666那边去找张力他们,小其已经回来了,她说她等了我很久。当时不知道爲什麽,脑袋突然就情形了很多,于是我马上就把小其带走了,当时就有一个强烈的想法,就是不想小其在那里,让他受到伤害。张力就说了句南哥,慢走啊,上次的事不要记在心上云云。
 
 
后来小其经常跟我说她以后结婚了要我帮她买多大多大一个戒指云云,我每次敷衍说是。然后看到她还是很开心的满足的在那里傻笑我就觉得挺自责的,我也经试图劝说小其去做姿客,我在不是好好的吗?姿客又很累的,整天都站着,你是不是担心我被人欺负或者担心我跟别人跑了呀?那你把我看紧点咯……小其乐呵呵的说。我傻笑。
 
 
后来我工资涨,但是也挺忙的,还要到前面马路旁边负责招工,那时是和周雷一起负责的,本来还有一个bz,但是那家伙比较懒,下午根本起不来。所以我们那段时间经常要把桌子搬到外面,招完了还要继续搬回大厅,挺忙。
 
 
下午我们在外面顶着大太阳招人的时候我就和周雷边抽烟边聊天,我说那个615怎麽不拿来用呢?我也不清楚,应该那里挺邪门的吧,我也是听以前的老员工说的,周雷说。我说我每次经过那里都感觉里面有人似的,你想多了吧,是不是打老虎机打晕了呀?周雷笑到。
 
 
晚上在大厅检查物品的时候经理突然叫住了我,成南,xx号桌的椅子有点坏了,怎麽没检查到?快点拿到615去,再重新去换一把好的过来。当时提到615我就有点不耐烦,本来想叫服务员去的,但是经理都发话了,我就不敢怠慢。于是就提着椅子向615走去。
 
 
我照经理的吩咐,把xx台的椅子拿到615去,当时一开门就感觉一股凉意袭来,让我小抖了一下,里面还是老样子,一正中一个电视,还有3排沙发,沙发上面的墙壁挂着几幅画,房间中间就堆着一些废弃的杯具和桌椅,也许一直没人在里面呆的缘故吧,感觉布满了灰尘,幸好旁边613房还有人唱歌,歌声给我壮,我直接把椅子往里面一丢,就退出来了。这是我第3次去615房,刚好这天晚上我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我记忆清晰。
 
 
我们那场子房间的分布就像中间一点分,然后延伸出去几条走廊,走廊两边则是一排房间,基本都是小房和中房,上档次的房间一般都分布在大厅的周围,有的走廊没路,有的则通往大厅或者后门。大厅走过去就是前台。走廊的地毯是深红色,墙壁是金色,也许有些年份了,所以金色墙纸也不那麽金光闪闪了,顔色有些暗淡了。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经验故事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