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下属的极品骚妻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自从2010年公司将我从一个普通的业务员提升为安徽省区经理,每个月就只有三分之一时间呆在西安,虽然老婆舍不得让我去,可为了那翻了好几倍的收入,她最终也同意了,只是从此以后每次和我做爱都非常疯狂,在西安的一个多星期里基本上天天都要,尤其是临出差的那两天,每天晚上都要和我做三、四次,不把我搞得精疲力尽不算完。

  老婆不说我也知道她什么意思,不就是想把我榨干,省得去了安徽偷吃嘛!对这点我还是有点窃喜的,因为以前和老婆做可没这么疯狂,中规中矩的没什么花样,结婚几年了,对这事都有点麻木了。现在好啦,要的次数多不说,她也变得十分主动,原来从不和我一起看的岛国电影也一起看上了,并学着片子里的女优一样为我服务玩点新花样,让我好一阵鸡动。

  剩下的三分之二时间就要在安徽做和尚咯,不是咱狼军欲望不强哈,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呀!结婚前在西安有一次和朋友玩大了,就把陪酒的小妞搞到床上去了,一夜风流结果悲催的中标了。虽说花点钱治好了,却在心里有了阴影,从此对这种欢场女子就提不起劲儿。我的生活从此就被切割成两部份,一部份是被火热的激情燃烧着,一部份却像掉进冰窖一样寂寞寒冷。

  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的冰火交加的生活,没想到竟被一个熟女坏了我的不坏金身,而且还是我底下的片区主任的老婆;更刺激的是,第一次就在她老公身边让我操了她的骚屄。

  话说那还是2011年的6月,我们省区下属的合肥办主任吴秦家里的老房子要拆迁,而他买的新房要到九月份才交房,没办法,租呗!结果他跑了几个地方都没看上合适的房子。

  一次吃饭的时候说起这事,让他很是埋怨了一番政府现在的拆迁政策,最后他试探的对我说:「冯总,和你商量个事,你那房子位置不错,面积也大,要不就让我在你那搭个伙借住半年,等我的房子装修好了就搬走,您看行不?」

  也是当时喝了点酒,再加上平时和吴秦相处得也不错,我就没太考虑答应了他。第二天想起来这事就有点后悔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这吴秦刚结婚还没满两年,他搬过来势必还有他老婆一起,这好家伙,他们晚上要是玩得兴起可不是苦了我?

  想到这,我就准备给他打电话说说看能不能推掉,谁知道他的电话先打过来了,直接说已经收拾好东西了,一会儿就过来,还让合肥办的两个业务代表先到我这里帮着收拾。我一看,这推辞的话可没办法说出口了,只好说:「你小子动作还挺快啊!那让他们俩先过来收拾一下给你腾个房间出来。」

  不一会儿小王和小刘就来了,其实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三室两厅的房子里面家俱、电器是房东配好的,挺齐全,除了我经常使用的客厅、餐厅、卧室外,其它两个房间平时基本没用,就是放了一些公司发的会议礼品和宣传材料,只需要把一间房里的杂物收拾到另一间就行了。

  小王、小刘正收拾着,吴秦开着车来了,上来一块腾出来一间卧室就把自己的东西搬了进来。差不多到下午三点多,房子搞好后吴秦说,晚上他做东,谢谢我收留他们两口子,我也没推辞,就约了个地方。

  等吃饭的时候,吴秦说他老婆临时加班,要晚来一会儿,就不等她了,我们四个就开始喝上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吴秦接了个电话后对我说:「冯总,我老婆到了,我去接下她,一会儿我们两口子可要好好敬你几杯啊!」我说:「少贫了,快去吧!」

  等吴秦屁颠屁颠出去后,小刘笑呵呵的对我说:「冯总,你不知道吧,我们吴主任对他老婆那可是言听计从呀,标准的妻管严。不过把他老婆也看得够紧,一天好几个电话。」小王介面道:「那是,你老婆要是也这么漂亮,肯定比主任还看得紧。」我是听说过吴秦的老婆是个美女,可还真没见过,平时省区聚会因为我是一个人在合肥,所以大家也都没带过家属。

  正说着,包间门被推开了,可能是因为已经喝了点酒,自控能力有点下降,吴秦领着老婆一进包间我眼睛就有点直了,人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只见从门口走进来的美女身高差不多有170公分,穿着一身深色的职业套装,有着一种成

熟的美,比一般少妇更为风骚撩人,体态丰腴、面如秋月、眼媚若水,娥眉不画而翠,樱唇不点而朱,十指纤纤、柔若无骨、秀发如瀑、素颜映雪,修长的双腿加上富有弹性的臀部,全身散发着一层婀娜妩媚的意态。

  吴秦没注意到我的失态,回头对他老婆说:「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省区经理冯总。冯总,这是我老婆聂霞。」聂霞这时已经走到我左边的座位旁,笑着对我说:「冯总,不好意思呀!公司临时有个会,来晚了,您可别在意,房子的事还要多谢您呐!」

  我赶忙定了定神,说道:「没事没事,现在的职业女性也不好当呀!来,坐下聊。虽说吴秦是我下属,那是公事上,私事上那还不跟兄弟一样。你叫我冯哥就好,别那么客气。」

  接下来大家入座,吴秦坐我左边,聂霞坐他的左边,五个人是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聂霞今年27岁,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做部门经理。聂霞虽说是个女的,但酒量也不小,一直和我们一样喝的白酒,和吴秦一起敬了我好几杯也是口到杯干。

  期间聂霞估计是觉得喝酒喝得有点热,把衬衣扣子解开了两个,这下她只要稍有动作就从衬衣里露出了无限风光,估计是戴的那种半罩杯的乳罩,感觉时不时的就将半颗乳房都呈现在你的眼前一样,让我这顿饭吃的是好不尴尬。为啥?这么香艳的景像,让我的鸡巴时不时的就向美女起立致敬。

  因为第二天还都有工作,所以大家也就早早的散了,我也领着两个新房客回到家里各自睡觉。而我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现出聂霞那美丽的脸庞,幻想着她尖挺的双峰、粉红如婴儿般的乳头、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肤,手不由得握住我的鸡巴,在坚挺如钢的肉棒上不断地上下套弄,脑海中构想着白天那端庄贤淑、清秀佳人的聂霞晚上在床上却很是风骚的,犹如荡妇在我的身下娇吟。我手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又一阵酥麻后,我的龟头射出了浓黏白稠的精液。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习惯性的进了卫生间洗漱,完毕后掏出鸡巴小便,因为还在晨勃阶段,想撒出来还得费点劲儿。正运气着呢,卫生间的门一下被打开,紧接着就听「啊」的一声惊呼,我扭头一看,竟然是聂霞!

  只见她穿着睡衣,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脸上满是惊讶之色,两眼呆呆的看着我的下身,我也被吓了一跳呆住了。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三、五秒钟,我俩才反应过来,她赶快扭头出去进了房间,我也赶快穿好裤头来到她房间门口。

  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敲门。对不起呀,以后一定注意,绝没下次了。」我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是个什么反应,不敢多说什么,赶快回到自己房间,关好门开始穿衣服。

  过了一会儿才听见她那边有动静,估计是去卫生间洗漱了。我赶快拿上东西冲着卫生间喊了一句:「我出门了啊!」她估计是正在刷牙,听我要出门赶快叫住我:「等……唔……等……」过一会儿她出来对我说:「冯哥,吴秦不在,今天的事就别让他知道。」我应了一声就赶快出门了。

  出门后才想到吴秦今天要到肥东县,走得早,幸好呀,以后可要注意了。不过刚才聂霞一惊一乍的胸前两个乳房也随之乱颤,那叫个波涛胸涌哈,让我不禁小小的意淫了一番。

  自从发生了那天早上的事后,我和聂霞之间好像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暧昧气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几次我都发现聂霞在偷偷的瞄我,可只要两人的眼光对视上,她的脸就变得红扑扑的,赶忙移开自己的眼神。我呢,虽觉得没什么大事,但也觉得面对她怪不好意思的,毕竟自己的鸡巴正是勃起的时候被眼前这个美女也直勾勾的盯着看了好几秒钟。

  『呃……不知道她会不会拿我的鸡巴和吴秦比呢?』我邪恶的想道:『吴秦这小子哪辈子修来的福,能操上这样的极品美女,咱就没这艳福咯!』

  就这样到了八月底,合肥的天气来过的人都知道,沤热沤热的闷得人难受,我就经常和吴秦、聂霞两口子到楼下的夜市吃个小龙虾、喝几瓶啤酒爽一爽。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这天他们两口子不知道因为啥事拌了几句嘴,闹得挺不愉快的,我在中间就做和事佬,叫下楼吃个夜市缓解下他俩的矛盾。

  聂霞本身的酒量应该就比吴秦强,再加上我看聂霞今天有点故意灌醉他的意思,没两下,六、七瓶啤酒就进了吴秦的肚里,我和聂霞这时一人也就是喝了两瓶而已。一会儿吴秦就趴到桌上睡了,我就和聂霞你一瓶我一瓶的也喝了不少。

  她被我弄得也无力反抗,就乖乖地搂着我让我与她热烈地舌吻,两条舌头沾满了唾液纠缠在一起,直吻得聂霞呼吸都感到困难,乳房和骚屄被侵犯带来的快感充斥着她的胸膛。

  我的嘴离开她的双唇,像个饥饿的孩子,一边猛吸乳头,一边抓住聂霞的大奶子,在奶子上摸揉搓捏,左右的摆动,然后跪到床上去,双手扳着她的香肩,面对着羞红俏丽的脸庞,低低的对聂霞说:「宝贝儿,让我看看你的浪穴吧!」

  「不要嘛!我怕……」聂霞娇柔地说。

  「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吃了你吗?」

  「就是怕你会吃的我……痛……」聂霞的眼眸一白,风骚的说道。

  「呵呵,小霞,你放心啦,我会温柔地把你吃掉的。」

  我送给聂霞一个热吻,褪掉她的小吊带,看着她一对涨卜卜的乳房,随着聂霞的呼吸,颤抖抖的如海洋里的万顷波浪。我伏身低头,用口含着那一粒小小的肉球,不住地以舌尖舔舐。

  聂霞被吸舐得混身乱颤的叫道:「嗯……冯哥呀……我的好哥哥……不要再吸啦……哼嗯……我痒得要死哩……」

  我继续加强进攻聂霞那对富有弹性的乳房,两颗有如葡萄的乳头被舔得硬如花生似的,而浑身酸软无力,心内欲火如焚,她只好说:「你……哥……你……哦……好……好舒服……唔……唔……」

  我的手顺着聂霞那修长的大腿抚摸上去,急不可待地褪下聂霞的裙子,抚摸着她浑圆的屁股和布满芳草的地方,两边肉阜高高隆起,中间有一道小溪,正潺潺地流着淫水。聂霞的整个骚屄已湿透了,淫水顺着骚屄口向下流去,屁眼周围

也湿了一片。

  我哪按得住欲火,就把手放在阴毛上轻轻揉着,在我不断的揉弄之下,聂霞的阴户发热,两片阴唇不时地抖动着,同时紧紧夹住双腿不住地蠕动。

  我把聂霞的双腿分开,用食指按在阴唇上由下往上移动,当手指触到敏感的阴蒂时,她如同受到电殛一样,娇躯不停地颤抖,把头别了开去,嘴里梦呓般的哼叫着:「嗯……啊……冯哥……你别这样,快把手拿开,啊……受不了啊……呀……」

  聂霞阴户里的淫水禁不住地流出来,把我的手弄得湿漉漉的,中指很顺利地就插进了她的骚屄,抠弄着她的嫩肉。她的淫欲快速地上升,纤腰扭摆、心跳加速,阴道内奇痒无比,不断地流出淫水来。

  我说:「唷!小霞,你的淫水真多呀!」    「嗯……好哥哥,我受不了了……」

  我把头伸到聂霞的大腿间,清楚地看见她的三角形草原已经被淫水浸湿,两片饱满的鲍鱼像鱼嘴般开合着,我说:「哈,看你的骚屄,急着吞鸡巴呢!」我不由分说就钻进聂霞那温暖的大腿中间,鼻尖顶住她的阴蒂,伸长舌头在骚屄舔着大小阴唇。

  我挺起舌头,像鸡巴一样插进她的骚屄,左右转动舌尖感觉她的阴道肉壁,一手向上伸去握住了挺立的乳房,一手摁压着阴蒂。聂霞的阴蒂不断涨大起来,高升的欲火和舒畅的感觉使她禁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

  「啊……我受不了了……啊……哥,别蹭了……啊……哦……啊……痒……哥……我的好哥哥……快……啊……快……啊……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去吧……啊……别弄了……别弄了……快操我吧……」

  我每吸吮一下,她就呻吟一声,我不停地用力含住聂霞的嫩屄,吮吸着里面流出的淫水。不知是她本性淫荡,还是因为和老公吴秦睡在一张床上却和我如此的放荡淫靡给她带来了一定的罪恶感,让她紧张而带来了更强烈的快感,我只是口手并用的抠弄、吮吸她的骚屄不到五分钟,她就突然放声高叫起来。

  「哦……哥……你太棒了……快……快……用力……啊……啊……我要……哥……我要……啊……啊……啊……」她的双腿用力地将骚屄高高抬起,臀部则不停地前后摆动,这时我的手指就感到了骚屄里的滚滚热流喷涌而出,聂霞就在我的手上得到了我带给她的第一次高潮。

  高潮过后,美女瘫软的躺在床上,离她老公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而谁能想到她的高潮却是我带给她的。我看着这刺激的画面,鸡巴硬得一跳一跳的,一把抓住她的双腿分开,身子向前一顶,就把鸡巴顶在被阴精打得湿乎乎的阴道口。

  反正看样子这聂霞也是个人前端庄、背后淫荡的熟妇,我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什么的,使劲儿向前一顶,「噗哧」一声整根鸡巴就没根而入。这熟妇被我这大力的一插惊呼:「啊!哥……你慢点呀……」我这时也已被欲火冲昏头脑,不管不顾的就在聂霞的骚屄里冲刺起来。

  大概狂抽猛插了五、六十下,感觉积攒的欲望有所发泄就减慢抽插的速度,享受着鸡巴在温热的骚屄里进出的快感:「唔……小霞……我爱死你的小穴……啊……唔……」

  「啊……哥……好痒……嗯……啊……」渐渐地,聂霞也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叫了起来,胸部上的乳房也随着我腰部的摆动,像画圈圈的上下摇动。

  见她此时已能享受性交的乐趣,我更加在她身上努力耕耘开发这块宝地,干得她小小的骚屄内充满了湿热的液体。拂乱的长发、淫荡的神情、摇摆的臀瓣,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使我感到无比刺激。尤其是看到她老公吴秦就在旁边睡得那么香,使得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骚屄内的感觉。

  「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冲刺。

  「啊……啊……嗯……哥……好舒服……唔……唔……」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回荡在整间卧室里面。

  我看到旁边昏睡的吴秦,心里泛起一个邪恶的念头,又操了聂霞几十下让她趴在床上,改成后入式的姿势,然后边操她边推着她,让她爬到老公吴秦的小腹上。这时我紧紧地抱着她的屁股,让鸡巴就深深的插在骚屄里不动了。

  我对她说:「小霞,我要看你给吴秦撸管。快,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不然我就不操你啦!」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就你花样多,这你都想得出来。唉……好吧,谁让哥的鸡巴操得我从没这么舒服过。」说完就解开老公的裤子,把裤子和裤头都向下拉去,露出了吴秦软塌塌躺在腿间的鸡巴,双手揉搓着吴秦的鸡巴就给他撸起了管子。

  想到我身下这个女人在被我操的时候还在帮她老公撸管,我就兴奋不已,干这样的骚妇真是太爽啦!鸡巴抽插的速度不禁越来越快,操得聂霞穴浪翻飞、淫水四溅,整个房间只剩下了「劈啪!劈啪!」的肉撞声,「吧唧……吧唧……」的操穴声,以及熟妇「嗯嗯……啊啊……」的叫床声。

  吴秦这货怪不得守不住这么漂亮的老婆,只让聂霞给他套弄了四、五分钟,鸡巴还没全硬就交货了。看到这个景像,我知道身下正在被操的女人需要什么,于是就减慢了抽插速度,也不玩什么九浅一深了,每次都把鸡巴抽到骚屄口,再很猛的用力一插到底。这样的操法虽然不快,但是每一下都很解馋,能够很好地释放聂霞的淫欲,直操得聂霞高潮连连、淫语不断。

  「啊……啊啊……爽……好爽……冯哥,你的鸡巴真大,插得我爽死了……啊……霞的屄快让你操穿了,啊……用力……哥……用力操……你操死我……我都甘心……快……用力……别停下来……哥……啊……我的屄快让你操烂了……我……好好……啊……哥……啊……用力……你干死霞吧……霞的屄永远是你的了……操啊……用力操……哥……操得霞好爽……」

  这样操了聂霞十分钟左右,已经让她连续喷精两次,整个人浑身无力、四肢大张的趴在床上,只能稍稍撅起屁股让我操她的骚穴,嘴里除了「哼哼唧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我也觉得精关一阵阵发紧,龟头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把聂霞的身子翻过来,两腿向上折起压在她的两个奶子上,让她的骚屄被腿夹得紧紧的,我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继续狂风暴雨般的操她。又操了她一百来下,终于精关大开,七、八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喷洒在聂霞的阴道最深处。

  激情过后,我俩就在吴秦的身旁相拥而卧,我和他老婆的身体紧紧搂抱在一起,聂霞对我诉说着婚后和吴秦在性事上的种种不和谐。我暗自高兴,心想要不是吴秦这小子雄风难振,这么风骚撩人的熟妇哪能这么容易被我上了呀?看来以后要给他多安排点去下面县份视察的工作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就帮着聂霞打扫战场,与聂霞长久热吻后,才恋恋不舍地回到自己房间睡觉了。

  从此只要吴秦一出差,我俩就约到宾馆里疯玩一次,每次的体验都让人回味无穷。可惜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半年左右,到11月吴秦的房子装修完毕,他俩就从我这里搬走了,和聂霞单独见面的机会变得少得可怜,只能隔很久才能找个理由约上一次操她。唉!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