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乡野痞医06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她这时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的,看来是太突然了。

  “现在?现在不行,要不改天吧!改天,今天时间太晚了,我还得骑车回家,

天可能都要黑了。”

  “哦,好,我改天亲自去请你吃饭。”

  这时麻三打铁趁热的说道:“对了,老同学,今天还真有事要求你呢!”

  麻三想借着严璨对自己有意思来利用一把,刚刚把话说完,严璨便一把拉住

麻三的手说道:“呵呵,看你说的,不就是帮忙吗?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都尽

量帮你。你说吧!就等你金口一开呢!”

  麻三呵呵一笑,说道:“老同学,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吧!我洗耳恭听。”

  “嗯,好的,我有个妹妹她现在想找一份工作,就是想做医药这方面的,你

看看能不能找个活给她做。”

  严璨一听,顿时说道:“老同学,你是不是看准我们这里来的?我们这个分

店刚好缺一个人。好,就这样,你和她说一下,请她明天就过来上班,要是她就

在这里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睡在这里,我马上帮她分配宿舍。”

  麻三一听,简直要乐疯了,心想: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个妮子办事竟如此

雷厉风行,看来这个严璨还是有利用价值啊!

  麻三激动的拉起严璨的手,他想她不是想得到自己吗?何不对她好点?想到

这里,麻三便在她的手上轻轻的摸了摸;严璨心里高兴极了,两眼充满了亮光,

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你说,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呀?”

  还没等麻三说话,严璨倒先说起来了,麻三一听可吓了一跳。心想:看来这

个女人还是不能有进一步的接触,不然,她心里那丁点火星会死灰复燃啊!想到

这里顿时把她的手松开了。

  “这里都是人,别人听了会笑话的。快松手,等我妹妹的事都安顿好了再说。

要是你觉得行,我现在就把小宁妹妹给你带来吧!”

  “好的,没问题,你现在去叫吧!药可能就快备好了,你交代的事,我一定

会办好的,放心。”

  两人说完后,麻三便骑着车子去叫小宁,一路上兴高采烈的,心想:女人就

是这么好搞,看来人长得帅倒是活得累啊!只要想搞的是个女人就能上啊!

  “小宁妹妹,哥给你找到工作了,而且还是去医药公司上班,你看怎么样啊?”

  小宁正坐在路边的藤椅上发呆呢!一听到好消息,顿时站了起来道:“真的

啊?进哥,好啊!好啊!我喜欢,我太喜欢了。”说着小宁竟一下子抱住了麻三。

  麻三怎么也没想到小宁会如此激动,只感觉小宁的体香让自己着迷,淡淡的

发香在鼻子?打着转,他感觉如同到了迷魂阵似的,紧贴着的身子软软、嫩嫩的,

感觉美妙极了。小宁可是自己非常想得到的女孩啊!只是不忍伤害这个孩子,她

的清纯、她的清秀都让自己真的不忍心,且多了一分疼爱,既有亲情的那种真爱,

又有着强烈想占有她的那种邪恶的欲念,让麻三心里矛盾极了。

  他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小宁的背上,温温、热热的,轻抚上去能感觉到里面的

身子肯定很滑,手还是忍不住往下了一点,而后一下子弹了起来,因为麻三的手

触到了小宁露出来的小蛮腰。

  “呵呵,妹妹不怕,有哥在就没事。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在医药公司里的

主任是我的同学,要不然这工作也没这么好找。呵呵,有什么事你就找她,保证

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掉。”

  小宁呵呵一笑说道:“好啊、好啊。进哥,你说我怎么感谢你呢?我……”

  小宁嘟着嘴,像是撒娇的样子,一脸的桃红。

  “呵呵,没事,等哥有困难,你再帮哥就可以了。哥啊,越来越不中用了,

用得着你的时候多着呢!”

  麻三说着,心里却老想着能跟小宁做一回是最好的了,可是现实中怎么也做

不出,大哥哥的形象倒成了他兽行的阻碍。

  这时天色不早了,看来今天想早点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了,但是麻三觉得

能和小宁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值得。想到这里他笑了笑,

载着小宁便向医药公司骑去。

  到了那里,严璨很开心的接待二人,还买了饮料,看来很热情!麻三对她是

千恩万谢,说不尽的好话;严璨也是笑脸相迎,对小宁像是对亲妹妹一样。

  “璨姐,我什么也不会,以后请你多多指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骂我、打我

都可以。”小宁觉得这份工作得来太不容易了,除了要感谢全进哥,还要谢的就

是这个漂亮的严璨姐。

  严璨呵呵一笑,瞄了一下麻三说道:“看你说的,我们俩是多年的老同学,

这点事算什么。对了,这里都是医学院里出来的,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她们,哪

个要是对你不好,看我不开除她。”

  身后几个正忙着的女孩:听,应道:“看你说的,你这个主任的面子怎么也

得给啊!再说了,小宁的加入给我们带来了生机,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就凭她

那漂亮的脸蛋,我们的客户也会越来越多啊!”

  几个人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所以没多久就聊开了,麻三看到这么和谐的

场面,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

  安顿好小宁后,麻三就准备离开。还要赶着回家,不然老婆又要多想了。

  临走时,严璨笑了笑说道:“全进,我对你够意思吧!”

  麻三乐得像开了花似的,拉起她的手说道:“够意思、够意思。我都不知道

怎么感谢你了!”

  “好,想感谢我那还不容易,等我需要你感谢的时候,我就会去索讨。”说

完还诡异的一笑。

  麻三也笑了,指了指她的小鼻子说道:“哈哈,说笑啊?你呀,不会这样啦

そ呵呵,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走吧!下回再聊啊!”

  严璨笑着目送麻三远去。

  麻三感觉这次的事情出奇的顺利,不但见到了让人心疼的小宁,也把困扰自

己许久的事情解决了,还遇到了这么一个漂亮、又骚又浪的陈纯红。这可真是想

什么得什么,是不是老天爷看他上辈子过得太苦,所以现在多给点福享?他美美

的想着,哼着小曲慢慢的出了城,骑到了乡间的柏油路上。

  地里的玉米已经钻了出来,看上去金灿灿的。麻三心想:今年风调雨顺,看

来又是一个好年景,地里的活虽然没做过太多,但是这种浓浓的乡土气息着实让

自己喜上心头,虽不及城里那么卫生,但是村中那弯曲的小道、淡淡的芳香、大

风吹过农田,所带来的不但是美景,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恬静,那是在城里永远

都感觉不到的感觉。

  现在的人们几乎没什么事情了,就等着收成玉米。日头现在落得很快,似乎

天色要昏暗了起来,麻三忍不住脚下用力,急速的往家里赶去。

  后架上的药瓶子碰撞着,麻三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快到自己家了,路也变得

不好走,刚一转湾就看到十字路口的房子,看来建得差不多了,麻三顿时感到非

常的不爽,难不成真的会威胁到自己的前途?那天询问盖房子的人说这里要盖医

  此时里面的人正忙碌着,并没有在意他的存在。麻三觉得也没必要计较这个,

便用力骑着事子下了道,骑在这条路上感觉好像在坐摇摇车,一蹦一跳的,比按

摩椅还厉害,直硌疼麻三的大鸡巴。

  刚到家门口,他正想着如何跟老婆解释,哪知刚下车,一盆水就泼了出来,

不偏不倚刚好泼了麻三一身。麻三心一凉,心想:坏了,看样子是老婆生气了,

他吓得愣在那里没动。这时刚刚泼完水的孔翠忽然感觉不对,探出头望了望门口,

这一望就看到丈夫一副落汤鸡的模样,立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呀!进,你怎么弄成这样啦!”

  孔翠满脸通红,一脸的不好意思,赶紧把手里的盆子放在墙角,双手在围裙

上擦了擦,跑了过来。

  “怎么成这样了?还不拜你所赐啊!”

  麻三察言观色,觉得老婆并不是因为生气所以泼水,于是放松了下来。

  “哎呀,烦都烦死了,在路上不顺,这回到家里就让你弄一身脏水,看来以

后要倒霉了。”说完连麻三自己都觉得都虚伪。

  孔翠笑了笑说道:“看你这张乌鸦嘴,说的是什么话啊!以后不准说这些不

吉利的话,懂吗?”

  孔翠手忙脚乱的捂着他的嘴,麻三笑了笑说:“好,以后不说了。来,这回

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保证让你舒服!”

  “哼!什么啊?还让我舒服,我没病没灾的就舒服,其他的都无所谓了,只

要你对我好,比什么都重要。”

  麻三看着她小鸟依人的样子,一把将她搂了过来,在她的小腰上摸了一把,

附在耳畔说道:“嗳,我们要个小子吧!”

  孔翠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干嘛那么着急?反正现在还年轻,再等等

吧!

  快点进去了,在这里让别人看到多不好。“说完孔翠就一闪身先进了院门。

  麻?一这时抖了抖身上的水,只见上面还有涮锅后留下来的菜渣呢!

  “你先回房坐着,我给你找件衣服换上。”

  孔翠利落的进了堂屋给麻三找衣服,麻三把车子停好,也跟着进了屋,没想

到跟陈纯红做了之后,觉得自己下身有用不完的劲,望向扭着屁股的老婆,真恨

不得插上一炮。这时还没等孔翠回过神,麻三就扑了过来。

  “啊!”孔翠被扑了个正着,麻三抱着她的腰就摔在了床上。

  “看你,大白天的还干这啊?到晚上吧!晚上我躺着让你弄,弄成什么样都

行,就现在不行。”

  麻三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手一用力,把孔翠的裤子给拉了下来,顿时两瓣

浑圆的屁股呈现在麻三的眼前,麻三的大鸡巴已经翘起来了,他伸手把拉链拉开,

掏出来就捅了上去。可能好久没干老婆了,紧得要命,捅了两回硬是没进去。

  “别插了,疼死了。一点前戏都没有,哪能进得去。”

  麻三也知道,但是此时已经等不及了,双手扒开两瓣屁股,翻开两片大阴唇

硬是塞了进去。这一下虽然进去了,孔翠却疼得大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屋子里闪过一道影子。

  “姐、姐夫,你们干嘛?大白天的。”

  虽然声音不大,但可把两个人都吓死了。麻三的鸡巴一下子软了下来,孔翠

更是羞得要死,急忙将裤子拉了上来。

  “妹妹,你怎么来了?”

  麻三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姨子孔溪,心想:这个丫头怎么来了?真是太气人

了,早不来晚不来。但是望着小姨子那股浪劲,又忍不住看了一眼。

  “怎么,姐夫不认得我了?看得那么仔细。”

  这一句说得麻三真有点不好意思,心想:这个女孩子的嘴太厉害了,还是含

蓄点吧!

  “呵呵,看你说的,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只是觉得奇怪,你不是离家出走了

吗?”

  “离家出走,哼!我能去哪啊!还不是找了我以前的那几个男朋友玩了玩,

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回来了,别忘了,我还要跟着你学医呢!怎么,忘了?”

  孔翠一听孔溪的话,顿时说道:“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啊,快点闭上你那张

嘴。”

  “姐,我说的是什么话,难不成是狗话?夫,还好意思说我,看看你们,大

白天的,当着人家未成年女孩面前做这事,不知羞。”孔溪伶牙利齿,得理不饶

人。

  “你……那还不是你来的不是时候啊!”

  “是你们做的不是时候吧!你看看别人家,哪一家大白天的做爱啊?还埋怨

我。”

  说着孔溪竟一屁股坐在竹椅上。

  麻三趁着她没注意,把裤子整理好。孔翠这时也弄好了,望着妹妹说道:

“你从哪来的啊,饿不饿?”

  “饿了也不让你做饭,刚干完那事脏死了!”

  “你……”

  孔翠望着这个不讲理的妹妹真是无话可说了,只好回道:“还不想给你做呢!”

  “姐夫,走,教我学医去。”说完孔溪两眼狠狠的望着麻三,麻三似乎从她

的眼神里得到了什么讯息,觉得她的话不能违背,不然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于是便应了声:“好,要是没事,我就教妹妹去。”说着他就想拉着孔溪向药房

去。

  哪里知道孔溪呵呵一笑,从身后拿出一个假阳具说道:“姐夫,别急,你跟

我说说这个东西怎么用啊?我想学这个。”

  麻三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心想:这个小姨子真是太大胆了,怎么把这个东

西都拿出来了?

  孔翠一看,顿时眼红了,两只眼睛冒着火光,看来气不小啊!

  “姐,你看看这个像什么东西啊?比起姐夫的大还是小啊?”

  孔翠一句话都没说,麻三可吓坏了,心想:我的小祖宗啊,这可让我怎么解

释啊!

  想到这里,他一下子抢了过来,说道:“你拿这个干嘛?你用不上,这是给

人家看病用的。”

  孔溪捂着嘴望向麻三,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说道:“姐夫,我好像也病

了,你给我治治,好吗?”

  “你可真不要脸。”

  说着孔翠冲麻三吐了一口唾沫后走了。

  麻三看情况不妙,心想:这么好的东西,怎么变得不要脸了,真是的,这原

本是件好事,现在倒变成了一场闹剧。

  到了晚上,孔溪竟然拿了这根假阳具走了,说过两天再回来。小姨子走了,

麻三的心也放下了,心想:走了就好,要不然说不定晚上还得伺候她啊!

  晚饭时,二人都没有说上几句话,一直到了晚上,麻三洗了澡就钻进被窝,

不由分说抱起孔翠。出乎意料的,孔翠竟然没有穿衣服,两只圆溜溜的奶子让麻

三抓了个正着,但是此时的麻三倒是没敢揉捏,因为孔翠先说话了。

  “怎么了?来呀!上来啊!我早就等着你了。”

  她这么一说,弄得麻三一头雾水,怎么也捉摸不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愣着干什么呀!来呀!我想了,来插我呀!”

  麻三听着耳朵痒痒的,下身的鸡巴一下顶了起来,但是身子还是不敢靠近,

心想:

  会不会是老婆使诈,在被子里塞把剪刀,等着将他“喀嚓”给剪了。

  “你不是在生气吗?怎么现在……”

  “生什么气啊,我不是和我妹妹做做样子吗?看妹妹手里拿着那东西,我心

里也痒痒的,你说要让我舒服舒服,是不是想用这个试试啊?”

  麻三一听,一把搂过孔翠,在她的粉颈上轻轻的亲了亲,瘦得孔翠笑得花枝

乱颜。

  “那你早说啊!吓得我大气没敢喘一个。”说完麻三一下子跳下床,把藏在

碗柜里的情趣用品拿了出来。

  “你可真是的,怎么收到那里啊!”

  麻三嘻嘻一笑道:“我还不是怕被你扔了,这可是给人家治病或兜卖的,扔

了就可惜了。”

  孔翠看了看说道:“这是什么玩意啊?真的做得挺像的,这个怎么用啊?”

  “呵呵,这个最好用了,你看看,这里装上两个干电池,再轻轻一推就行了。”

  这时,被启动开关的假阳具“嗡嗡”的转动了起来,龟头闪着七彩的光,看

样子比真家伙还带劲啊!

  “这东西对身体有害处吗?别用了,身体会不舒服的。”

  “看你说的,这材料都是环保的,绝对安全。要不先给你试试?”

  “呵呵,好啊。不过会不会委屈了你的小弟弟啊?”

  麻三一乐,笑了笑说道:“等把你的情绪拉高了起来,再用真家伙,你以为

不用啊?那不亏大了,最后还是得请出我的老二把你插得投降。”

  “呵呵,来啊、来啊!”

  孔翠望着打开的阳具,麻三这时拿出了一瓶润滑油在上面涂了一层。

  “呀,这是什么东西,涂那个干嘛?”

  “这个是润滑的,不然会伤到里面的肉,没事。”

  麻三说着往老婆的屁股就插了进去,孔翠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假东西在里面

还在动,弄得她痒得要命,捂着肚子叫着。

  “啊,受不了啊!还没有你那个舒服。”

  就在这时,门外“嘎嘎”的叫了几声,二人还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而外面的人看里面有灯光,便清了清嗓子叫了两声:“全进,全进在家吗?”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浑厚而沈稳,听上去岁数不小了。

  “全进,在不在家啊?”说话时仍不停的咳着。这时院子里的鹅叫个不停,

原动踏步的走着,看来是想伺机而动。“有人吗?”^!

  当他叫了第三遍时,孔翠耳尖听到了,叫了一声麻三:“老公,你听听外面,

好像有人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哦,这人真是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

  “看你说的,人家生病还分时候啊!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麻三没办法,只好穿好衣服,披了件外套出去了。借着月光看去,顿时笑脸

相迎,说道:“二爷,你怎么来了,快点进屋吧!”

  原来是上了岁数的二爷,在这个村子里也是辈分最大的。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唉呀,全进,你看看这人啊,老了真是不中用,天一凉就不舒服。原本只是

点感冒,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下面又出了毛病。”

  麻三一听,心想:这位上了岁数的二爷莫非还想干那事?出毛病了?麻三不

解的望着二爷。

  二爷看麻三那诡怪的眼神,说道:“你小子怎么了,眼睛不舒服?”

  “没、没有啊,我舒服的很。对了,二爷,你说你哪里不舒服啊?”

  “下面。”

  “下面?你下面?不会是老二吧?”

  。;爷哈哈大笑了起来,掀起门帘说道:“呵呵,你这个傻孩子,我都什么

岁数了,亏你还能想得出来。下面不是只有那个东西吧!我说的是解不出来、拉

不出来啦!你这孩子真是的。”

  麻三一听,顿时哈哈笑了起来,进屋给二爷递了杯茶水,开了三天的药,而

后从药柜上拿了一瓶马应龙放在一起,递给二爷说道:“二爷你的胃不好,吃了

饭再喝药,这个是擦在屁股里的,挤上一点就好。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早点过

来告诉我,不过,一般应该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

  “好、好,这个东西擦里面就行了。呵呵,这东西是不是跟拖拉机里的机油

差不多啊?”

  “呵呵,二爷,你真是见多识广,对、对,就是润滑的。”

  二爷拿着这个东西望了望,读着上面的字,虽然每个字都读错了,但是麻三

还是陪笑着,最后终于把老人送走了。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想:终于走了,

现在老婆肯定已经等不及睡着了,还是赶紧去看看吧!

  想到这里麻三便悄悄的走回房去,刚刚走到门前,就听到里面竟有呻吟声,

不会吧!不会是老婆不需要他,就自己干起来了吧!

  他轻轻把门拉开了一条缝,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可真是愣住了。只见孔翠

再也不是白天那种文静、矜持、知书达理的样子,而变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浪妇,

一只手摸着奶子,一下左一下右,另一只手则拿着自慰器插进自己的嫩穴里,一

进一出、一深一浅的自慰着呢!听着自慰器“嗡嗡”的声响,麻三觉得这应该是

最快的速度了,老婆不是说弄得肉疼吗?怎么开这么快?

  麻三忍不住想看看女人自慰是什么样子,这时的孔翠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忘我似的疯狂动作着,最后竟躺在了床上,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她竟

“啊”的一声尖叫。不一会儿,她终于缓缓的把那东西拔了出来,伸出双手把沾

满爱液的假阳具举在上面,静静的看着,脸?甜甜的笑着。

  麻三心想:这样也好,也省事了。他急忙装成要走进去的样子,孔翠这时也

察觉到了,急忙把东西擦了擦,放在桌子上,转过身去装成熟睡的样子。

  麻三心里当然明白,看来今天孔翠不需要自己了,算了,自己也去睡吧!他

站在床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老婆,你太累了,早点歇息吧!等有空时候我们

再做,唉,我有这么好的老婆真该知足啊!”说着自己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孔翠刚刚自慰过了,也没那么大的瘾了,心想:不做也好,反正今天下身也

爽过了,甚至觉得比老公的还灵活呢!

  孔翠一大早就被小草的妈妈叫过去打毛衣,离去前叮嘱说:“你今天会在家

里吧?有什么事就去找我。”

  麻三一听,急忙说道:“老婆,没事,我等等还要去城里一下,一会儿就回

来了,那个药今天才有,昨天给别人看病都没有了,今天必须拿来。”

  “哦,好、好,随便吧!快去快回。”

  麻三心想:老婆你可真是我的好老婆,说真的,今天还是想去找陈纯红,那

个小妮子真是让我一晚上没睡好,一闭眼,都是她那美丽的模样、玲珑的身材、

销魂的床功。他打从心里感谢老天爷,让自己重生在这个全进的身上。

  他对着镜子打扮了一番,满意的笑了笑,心想:这模样真的好帅啊!

  又是重复的路,眼前的一切与往常一样,心情却是十分激动,他一路激昂的

骑着车子,吹着“牛得草”的小调,不知不觉的到了老街。

  但眼前的情景却让他的心凉了半截,只见门是拉下的,门上挂了一个牌子:

“今日外出,三曰后回来。”

  麻三这下所有的激情都没了,心想:怎么出去了呢?

  他想着陈纯红的美,黯然的往小宁那里去。他想:既然见不到陈纯红,就去

看看那个可爱的小妹妹也可以,虽然不能占有她的身体,但至少精神上是满足的。

第八回铁蛋抓奸

  城里的人比村里多太多了,麻三都不太敢骑在车道上,他把车子转到人行道

上,晃晃悠悠的向医药公司赶去,城本来就不大,不一会儿就到了。

  麻三站在门外面整理了一下衣服,清了清嗓子,把车子停在门口锁好,再仔

细检查一遍确实没事才站起身。

  “嗨!”麻三打了个招呼,可是却没有得到以前那种反应,前台的女孩看了

看麻三后,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走错了?这里是医药公司,闲人不

得入内。”

  麻三看了看,不对劲,这不是以前那几个熟悉的女孩,怎么搞的,现在这里

冷冷清清的,而且这个前台小姐非常面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不会突然之间这里的人都消失了吧!

  不会吧,那小宁呢?小宁去哪了?麻三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请问你们这里的主任是严璨吗?”

  前台的女孩红着脸说:“是的,怎么了,你找她有事?”

  “哦,那就好、那就好。对了,还有一个叫小宁的姑娘也在这里吧?”

  女孩笑了笑说:“是的,怎么了?你到底要找谁啊?要不你先留个电话,之

后我16再让她们回复你,怎么样?今天她们去总公司培训了,只有几个人在这

里。”

  麻三一听,明白了,抹了一把冷汗,微微一笑道:“小妹妹,没事的,我只

是问一下。都在就好,我以为一下蒸发了呢。呵呵,那好,你先忙吧!我改天再

来。没事、没事。”

  “哦,好的,那您慢走,对了,要不要进点货啊?”女孩还真是做生意的料,

竟没忘记问这这话。

  “不了、不了,昨天刚进的,今天就是来看看。你先忙吧!我得回去了。”

  说完麻三一转身就出了门,照例打开锁,扶着车把,抹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

发,骑车赶往家里。心想:今天是怎么搞的啊?真是有点邪门,昨天来的时候,

下身的老一一差点累死在战场,今天想找人打一炮,倒连个人都没找着,看来那

老黄历上说的不错:“今日不宜出门。”说不定就是会有什么倒霉的事,还是快

点回去吧!想到这里,他快速的往家里赶去。

  麻三一路上边走边小心的望着左右,恐怕会有什么意外。但就在他小心翼翼

的骑车时,突然在路口出现了一个人,麻三还没看清楚那人,就听见“啊”的一

声惨叫,那人倒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那样子看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驾鹤西

归了。

  “不行了,你得赔我条腿啊!我不能活了!”

  也不知怎么搞的,一下子就围过来了十几个人,看长相都不像是什么好人。

  “怎么了,兄弟?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撞了我的兄弟!”

  躺在地上的家伙伸出手指向麻三,麻三这时想到,还真让老黄历猜准了,今

天可真不吉利,遇上小混混了。

  这种招数他在以前当乞丐的时候早就用过了,这身后可不只这十几个人,说

不定一叫喊,半街的人都会来啊!万一弄僵了,说不定自己身体的哪个部位就被

废了,更甚者得理不饶人的找到你家去。

  想到这里他便低下头,拉起躺在地上的家伙,说道:“大哥,我真的不是故

意的。我也是个穷光蛋,这不借了二大爷家的钱来城里才买了件衣服,想说明天

去见见人家姑娘,看看能不能被看上;要是看不上啊,我这一辈子就要打光棍了,

你看看我这袜子”麻三长个心眼,这袜子昨天都磨破了,今天来城里的时候才想

起来,还怕见了陈纯红被笑话呢,没想到这回倒用得上场了。“

  “这袜子啊,都露脚后跟了。”

  后面来的这几个家伙一看,顿时吐了口唾沫,朝着躺在地上的家伙踹了一脚。

  “妈的,看看你什么眼光啊,也不找个有钱的,找这种纸老虎有什么用啊!

走,快点起来。”

  躺在地上的这位不乐意了,说道:“大哥,不行,你看我的脚真的受伤了耶,

要不我们再搜搜,看他身上还有没有钱。”

  麻三一听,不行啊!怎么说身上都还有点现金,不能就这么被搜出来了,但

还没等到他喊,只见一个家伙朝他头上就是一下。

  “妈的,你傻啊,为了那几毛钱,去蹲牢房值吗?做事不用大脑啊!还他妈

的长得这么大个,猪脑袋!”

  说完就朝着他的脸打了几巴掌道:“以后干活清醒点。”

  那家伙只好提着蹭破皮的腿一瘸一瘸的跟着走了,麻三倒觉得这帮人真好玩,

没想到自己略使小计便逃过此劫,看来人不能考虑的太多了,考虑多了就理不出

头绪了,要是刚才这几位不想那么多,兴许还能把自己身上的钱全部搜去吃个便

饭。

  麻三乐呵呵的跨上车,急忙往家里骑去,他再也不敢在路上耽搁了,还是回

到家里安全。

  所以一路上他什么都没想,一直猛蹬,不久后便到了家里。

  刚回到家里,只见孔翠正想出门,这时他猛地想起,刚进村的时候见村中间

有不少人,好像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快点,外面又闹事了!”

  “谁?谁家啊?”麻三也是爱看热闹的人,一听又有事了,急忙问道。

  孔翠帮着他把车子停好,拉着他边跑边说道:“还能有谁啊?金鸽家呀!金

鸽的老公回来了,听说她公公也来了,这回可热闹了,真不知道金鸽会有什么下

场,肯定是不好过。”

  麻三一听,心疼了起来,心想: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就遇到这种事呢!但转

念一想,这事可跟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想到这里他又想打退堂鼓了。

  “你磨蹭什么啊?快点走,说不定又要让你把她背回来了,让你感受一?人

家的体温。”

  麻三说了一声:“小翠,你在说什么呀?好了,快走吧。”

  他想到这样躲躲闪闪的,还不如老实面对,老话说的好:“是福不是祸,是

祸躲不过。”

  这时街上的人越聚越多,看来不亚于上回婶子在街上闹的时候。还没到金鸽

家,吵架的声音已传入耳中,还是婶子那个嗓门大声的骂着:“你这个死老头子,

我以为你能帮我说几句话呢!谁知道你这副德性啊!来了竟没一点反应,你的脑

袋是不是让驴给坐了!”

  全银柱这时也开口道:“你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快点回家去吧!”

  这时麻三二人跟几个乡亲赶到了金鸽家,看到人们已经把大门口围得水泄不

通了。

  全银柱拉着婶子就要回家,婶子却一下子将他的手打开,暴跳如雷道:“看

看你那样,我就是要乡亲们听听,着谁对谁不对!你说那个金鸽天天什么事都不

让她做,吃香的、喝辣的,连一点肉沫都留给她,可是她就是不争气,天天只看

个孩子都看不好。你说说,她还能做什么?我儿子也是好久才来一回,是不是天

天闲得发骚啊!我今天可把话讲到这,今天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们看着办吧!”

  樊美花可不是一般人,对你好起来会让你寒毛直竖,但是现在看来,那都是

装出来的,现在这才是她的本性。没有见到金鸽,看样子她也不敢在这里,说不

定婶子一急,抄起什么东西就打过去。

  但是全银柱显然不喜欢她这个样子,大叫了一声:“樊美花,快点给我回家!

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我?呵呵,好啊,看来你出去这几年翅膀也硬了,怎么?不要我这个

人老珠黄的老婆子了?好啊,那你就收拾我吧!来啊,打我啊,打这,脸上这,

来,打啊!”

  全银柱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乡亲,面子挂不住了,喝斥道:“别给脸不要脸,

快点进去!”

  这时全银柱的儿子也从里面出来了,拉着妈妈就往内走,看样子全银柱的儿

子对于死孩子的事也是无所谓。

  “你这个傻儿子,现在你是受害者呀!你还不让我说话?难不成让我们家也

绝户呀!那可让我怎么活啊!我的天啊,你们都变了,现在我倒成了你们的累赘

了?好好,你们不管我也不管,我走,我回娘家去,省得你们看着心烦。”

  儿子全厚厚将他妈妈硬是拉了进去。人们议论纷纷,整个巷子热闹极了。

  “我说全厚厚,你小子也真是的,不就是死了一个孩子吗?再播一回种不就

妥了,怕什么啊?要是觉得生不出来,让哥帮你这个忙,哈哈。”

  大家一听,这是谁啊?人家的孩子都死了还说这样的话,真是太不要脸了。

大家的目光都忍不住看了过去,一个长得矮矮黑黑的家伙,原来这个家伙不是别

人,正是见了女人就犯贱的铁蛋,这个拉砖的家伙也不知道骚扰过多少妇女,人

们都让他给烦透了0“没事的给我滚一边去!”这时站在大门口的全银柱,大声

的吼了一句。

  “嘿,你这个老小子还想打我不成?看看你那样,我可告诉你,你小子做的

事,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要是把我逼急了,看我不揭发你,让你在全村擡不起

头来。”

  人们一听,都愣了,望着铁蛋,非常想知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难不成看上

去正经八百的全银柱,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少在这里耍嘴皮子,小心我把你的腿掰断喂狗。”

  说完一转头对樊美花说道:“还不快点进去,在这里丢不丢人啊!不要脸的

娘儿们。”他一个用力硬是把樊美花给拉了进去。而后“砰”的一声,门紧紧的

锁了起来。

  人们看没什么好看的了,顿时就把铁蛋给围了起来,好事的人都忍不住问起

铁蛋。

  这时,矮人半个头的铁蛋仰头望着大家,笑道:“哼!我可告诉你们,在这

村里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你们天天蹲在家里知道什么啊?我是日行千里,夜行

八里,我一天走过的路,恐怕你们一辈子都走不了。得了,欲知后事,且听明日

分晓。走啰,这事有关于人家的私事,再说了,这个老小子也没有做对不起我的

事,我不好意思说,要是哪一天对我不利了,我再告诉大家。”说着铁蛋乐呵呵

的,哼着大平调消失在大街上。

  麻三拉了拉孔翠说道:“走吧!人都走了。”

  “那当然了,走。”

  孔翠挽着麻三的手说道:“老公,你说说看,这个铁蛋说的话是真的吗?”

  “这个铁蛋的话有几句能信呀!没准就是想逞能吧!我想没什么可信度。”

  “我觉得也是,这个家伙不是好东西,听他们聊天的时候说,这个家伙老是

摸人家的屁股,还偷看人家洗澡呢!”

  麻三点点头,说道:“那你自己在家里可得小心,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

来,别让他吃你豆腐啊!”

  “他敢?再说了,你不天天在家吗?他哪里敢啊!没事的,放心吧!看他那

小个子啊,说不定还打不过我呢!”

  “那是。”

  二人一唱一和的往家里走去。这一夜,两个人在床上聊得很久,不知道什么

时候睡着了。第一一天起来,麻三也没有想别的,就在家里看看病,没事的时候

就看看书,因为他在想着城里的陈纯红要二天之后才能回来,虽然他表面上跟没

事似的,但是心里可急的,看来这个陈纯红对他的影响极大,在他的心里,陈纯

红几乎成了他依赖的对象,没有她,心里总是挺失落的。

  在家里憋久了,就想出去走走。十字路口总是人们聚在一起聊天的好地方,

四面八方的乡亲们都拎着小板凳、竹椅子出来,说这说那的议论个不停,一见到

麻三出来都打起了招呼:“全进出来了,你可是很少有这闲工夫啊!今天不忙吗?”

  麻三笑道:“呵呵,不忙,这段时间天气好,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没什么事,

还是你们好,没事就在一块聊聊天、说说话。”

  “呵呵,那还不都是你的功劳,要是这村里没你这个医生,恐怕早就不行了。

来、来,坐到这里的垫子上吧!”

  “呵呵,别这么说,大家平时多锻炼一下身体,秋天到了,别急着加衣服,

平常多吃点大蒜泥什么的,预防一下就没事了。这病啊,专钻身子弱的人。”

  “那倒也是,前几天进儿拿给我的药还真管用,还没蹲到茅坑里,屎就出来

了。”

  这时二爷的声音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哪里,你那东西啊,老了,要不改天让医生给你换一个塑料的。哈哈。”

  人们开心的说着话。不远处,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往这边来了。

  “你看看那个是不是全银柱啊?”

  几个老头、老婆婆眯着眼看了半天道:“是、是,看样子像,以前穿得邋邋

遢遢的,现在你看,衣帽整洁,洋气不少,看来在外面打工不错,有了钱穿着很

神气了。”

  “看样子像挣钱了。可是我们不行了,老了,跑不动了。”

  几个老人家无奈的说着。麻三看了看,果真是全银柱,看样子像是要赶集,

现在他的孙子刚死,怎么还有这种闲心啊?难不成他真的不在乎这个孙子?可是

对于三代单传的全银柱来说,那应该是百般呵护才对啊?

  说着说着,全银柱就来到了跟前,全进便对他打了个招呼:“银柱,你这是

去哪啊?”

  银柱笑了笑说道:“不去哪,看看麦种去,这秋一过,还得早点回去。工地

上忙得很。”

  “看你说的,这工地要紧,还是家要紧?怎么也不能把家里的农活给耽搁了

不是。”

  “不会,放心吧,我两边都不耽搁。走了,还忙着呢!”说着银柱便骑上车

子走了。

  这时,二爷倒冷不防的说了一句:“嘿,这个银柱也真是的,身上还飘着香

味啊。”这么一说还真是,大家此时都闻到了:“嘿,真是越活越年轻。”

  没过多久,村子西边开来了一辆拖拉机,大家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铁蛋,他

走到东头这一堆人中大声的说道:“都闲头呀?我给你们跑新闻去。”

  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好事鬼,起哄着说道:“好、好,快去吧!早去早回啊,

带点大点的新闻,别弄些听不进去的。”

  车子虽然走远了,但是铁蛋还是大声的回道:“好,保证大到爆炸。”

  话说为什么铁蛋总跟全银柱过不去呢?这其中都是有渊源的。

  在前些年时,铁蛋还没有买车做拉砖的生意,当时想跟着全银柱去做工,但

全银柱本来就看不起这个长得矮矮的铁蛋,所以在工地从来没给他好脸色过,不

时还故意找铁蛋麻烦。

  铁蛋是人小但志气不小,就想要好好干出一番作为来让他看看,便努力的干,

这倒是没什么,就是一个女人的出现,一一人开始发生了争执。这个铁蛋虽说人

小,但是心眼不小,见了好看的女人总想去占点便宜,偷吃人家豆腐什么的,这

个女人在?地ね7做饭,铁蛋就瞄准了她,不时的调戏她,可是色胆包天的他,

怎么也没有想到全银柱心里也惦记着她。女人都是要哄的,铁蛋长着一张甜蜜蜜

的嘴,弄得做饭的女人很是高兴,正在二人谈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平常正经八百

的全银柱却正大光明的和铁蛋抢了起来。

  对于女人来说,当然喜欢高大帅气一点的,铁蛋比起全银柱那就低了一个等

级了,于是女人开始把心倾向了全银柱,最后把铁蛋惹毛了,去城里弄了一包药,

趁跟女人出来讲清楚的那一天把她给上了,求个心里平衡。

  这个铁蛋也真是够呛的,上了就上了,还把全银柱拉出来喝酒,把上了女人

的事说给他听,如何把她灌醉的、如何把她骗到租屋处的、如何脱她的衣服、先

脱什么、后脱什么,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最后全银柱火了,暴打了铁蛋

一顿,第二天请工头喝了顿酒,硬是把铁蛋给炒鱿鱼了。这时火了的铁蛋就想找

机会报这个仇,所以回到家里,东借西凑的买了一辆拖拉机,干起了自己的事业。

  这么多年了,他一尚都尾随在全银柱后头,就像黑幕里的一双眼睛,所以他

一见到全银柱出了门,便开苦车子追了上去。

  自行车骑得再快也跑不过拖拉机,没多久就看到了全银柱,这时铁蛋放慢脚

步,慢慢的尾随其后。车子不一会儿就到了镇上,铁蛋开着车子紧紧的跟着,生

怕一下跟丢了,正在此时,全银柱走到卖状馒的地方,把车子停在那里,铁蛋这

下急了,心想:

  这个家伙真是的,怎么停在这里了?自己的车子可没地方放呀!

  没办法,见全银柱下了车子就往胡同里钻,铁蛋也急了,急忙开到一间商店

的门口停了下来。跳下车子跑到柜台处,喘着气说道:“老板娘……老板娘帮个

忙,帮我看一下车子,我给你一一块钱好吗?”

  老板娘看他急成那个样子,笑了笑说道:“给五块吧!五块就帮你看,不然

丢了不管。”

  铁蛋一听火了,说道:“我说嫂子啊,我拉一天的砖,累死累活的才十块钱,

你倒好,一张嘴就五块,不怕风大掮了舌头啊?两块不行是吧!那我走了。”

  刚要出门,老板娘便大声的叫了起来:“别、别,大兄弟,跟你开玩笑的。

哪能说走就走呢?来吧。”

  说着先把钱抢到手,摆摆手说道:“放心,快点走吧,你在这里挡着影响生

意。”要是在平常,铁蛋非把摊子给掀翻不可,但是今天情况特殊,他黑着脸走

了出来,急跑几步,发现胡同里的全银柱还没走远,便跟了上去。

  他看得非常清楚,只见全银柱一闪身进了一个小院子。

  这镇上可不比城里,这里租房子的少,一般出租的也是附近本地人的老房子,

和北京的四合院一样,堂屋、厨房、厕所都一应俱全。全银柱进去的这家看上去

  铁蛋心想:妈的,你行,在外面还租了房子。但是转念一想,不要弄错了,

万一是来亲戚家串门子的就完了。他想探个究竟,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这时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还挺嫩的。

  “你可真狠心,让人家在这里独守空房,这里我可不敢多住,害怕死了。你

看看偏房里还供着一个死人像,可把我吓死了。”

  “呵呵,不怕,在家里死人多正常,是不?就在这里住上个把月,等玉米一

收成,我们就回工地去。”

  “那你什么时候把我接过来啊?”

  “接哪啊?看你说的,我们都说好了,怎么现在又说这事啊!”

  女人看来还真想过来,那不是大乱套了吗?但是铁蛋是巴不得啊!他笑了笑,

心里开心极了。

  “好了,不说了,快点进来吧!你不知道我这两天想死你了。”

  “想什么啊?”

  “想你老二啊!你知道吗?一个星期没干了,还说不想,是不是你老二不中

用了?要是那样,各走各的算了。”

  全银柱一听,哈哈大笑道:“我老二一翘不把你顶到天上去。我现在就让你

试试,看看到底谁不行。”

  女人一听,推着他大声的喊了起来:“不要,我还没洗澡呢!你也得洗,要

是不洗不让你干。”

  “好、好,那我们去澡堂洗洗。”

  “走……”

  铁蛋一听,坏了,二人要出来了,吓得急忙撤退,心想:好啊,银柱你就等

着吧!看看我怎么整你,你这回完了。

  铁蛋急忙跑了出来,把这个地方记清楚了,躲在角落里看着两个人往澡堂走

去,这回可是看得真清楚,没一点假,他内心充满了干劲,就等着看好戏呢!有

了底的铁蛋心里高兴极了。

  他开着四轮拖拉机几近疯狂的往村里赶去。

  刚刚开到村子里,就碰到正赶往田地的樊美花,铁蛋望了望她,笑着说道:

“呵呵,嫂子,你往哪去啊?”

  “叫奶奶。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头晕得连辈分都不分了。”说着樊美花甩

了一下手,看了看他。

  铁蛋倒是呵呵一笑,说道:“没事,可是嫂子你得稳住,等过两天,我告诉

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个消息,绝对比康熙下江南都轰动啊!”

  “没工夫跟你闲扯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得洗衣服呢!我那老头子

几件脏衣服都没来得及洗呢!”说着樊美花一脸的幸福,看来孙子的死,并没在

她的心里留?多少阴霾。

  “好、好,看来你老公的到来给你生活增添了不少喜气。嫂子,是不是昨天

晚上你们那个那个了?”铁蛋嘻皮笑脸的说着。

  樊美花呵呵一笑,说道:“滚一边去,没空搭理你。”

  说着一脸的幸福开在脸上,扭着大屁股向村边的大河走去,拿着的盆里很明

显看得出那衣服上的污秽,似乎记录着昨晚那久别的激烈战场。

  铁蛋想了想,笑着说道:“好,走啰。”

  说着铁蛋就拍拍屁股,上车走人了。他可不是就这样走了,他是想把这事弄

大了再传开,不然他觉得不够过瘾,咽不下这口气啊!

  此时的麻三正觉得无聊,这两天太难熬了,陈纯红似乎成了他的心病,造成

他吃什么都没胃口,做什么都觉得没有意思。那标致的身材、黑色制服、卡通内

裤、令他销魂的床上功夫,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念念不忘,他觉得自己仿佛得了相

思病了。他望着院子里成双成对走着的两只鹅发愣,两只鹅扭着大屁股,无忧无

虑的晃着,时走时停,时而相视嘎嘎叫着。老婆这时出去了,家里静得出奇。

  “叩、叩!”一阵敲门声轻轻传来,麻三一下子站了起来,似乎有一种会有

什么事情发生的预感。

  会是谁呢?一连串的名字浮现出来:孔利、小霞还是金鸽,但更希望是小宁,

还是姜银?他心里忐忑不安了起来。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