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 RSS Novels - 口袋淫书
你的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正文

我的大奶同事人妻小依(3)心机

作者:Anonymous | 浏览:

------前言:这集是改写过的结果,所以没有了先前预告的尾牙宴。

我本来在这系列就打算让大量的旧角色回锅。在过去第一,二部的小依系列,创造了不少还堪用的角色,如果都不拿来重用,实在太可惜了。在欣赏本文时,回味当时原文,也应该是不错的乐趣。

一样,并没有预设任何第四集的时间表或是内容走向。什么都可以改,什么事也都可以发生。去年看了一部美国影集冰与火之歌,里面一堆以为是主角的角色,半路就被作者赐死了。这种故事,才是最精彩的。

请欣赏这集大奶同事人妻小依。

agal2.21.2014

——————————————————————-

上次在小依家欣赏活春宫的画面,让我接下来一个月,不夸张,每天至少靠着想像小依的大奶被干的晃个不停的脑海影片,真的是每天至少打一枪。搞的一个月来我都快虚脱了。

终于一个月后我比较冷静了,才开始认真想我应该进一步追踪我们公司这个巨乳淫娃女同事。那次拿到的钥匙一直都没用过,我认真的上网研究了一阵,花了上万块(超心痛,我一个月收入也才三万台币出头)买了一组隐藏

式无线基地台网路摄影子母机。有一个主机跟两个子机。我花了一个跷班的早上,佯称我出去跑客户,实则杀到小依的家中。

在客厅的天花板角落装了主摄影机,在卧房以及厨房的天花板也各装一个。本来想要在浴室也装的,但一来浴室天花板又低又没有适合的地方,再来是小依浴室是干湿分离式的,她真正淋浴的地方即使视讯装天花板也看不到

,就算了。至于会装厨房是因为也没别的地方好装了,就想说厨房没cover到,就装一下,也许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装好后那周工作突然爆忙,一时就搁下了这回事,直到第二周才得以准时下班。那天礼拜一晚上七点,我吃完饭后悠闲的打开电脑。先开了小依家里的视讯,咦?怎么一片黑暗?

是坏了吗?我狐疑许久,试探性的改打开小依办公桌的视讯。果然没错,小依还在公司里,家里大概因为老公还没回来所以灯是暗的。

我看着小依认真打着电脑,想说大概要等晚一点小依回家再来偷看吧。

这时,小依的手机响了。

喂?…啊,你到啦,好好好,直接进来外汇部。找不到再call我~bye.

小依俐落的挂上电话。从她口气听不出有什么异样,但我不禁好奇起来,想起上次muscle也是晚上跑来结果两人干上一炮,这次会不会是同样事件重演呢?我赶忙认真盯着萤幕。

没多久,两个男子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人身高差不多都一米七左右,前面那个看起来一脸宅男样,带个眼镜,瘦瘦的,后面男子比较壮,肚子微突有点胖,没戴眼镜,理个平头。

前面那个男的一眼看到小依就热情的打招呼:表姐~~好久不见啊!

对啊士杰!去年你退伍我们请你吃饭就没再看过你了!小依开心的打招呼。

表姐你真的是,一年比一年漂亮。士杰看着小依,嘴甜的赞美。

讨厌你少乱说了。小依笑嗔道,有外人在你安份点。这位是你介绍的…你的长官吧?

对,表姐我介绍一下喔,这是我当兵时的士官长,李督(编按:台湾国军编制里士官长最上级为督导长。但会作到督导长年纪也不大,常是三四十歳就作到了。).士杰赶忙介绍。

你好你好。小依礼貌的伸手握手。

(编按:有关士杰的故事,请见〔我的大奶女友小依(12〕精彩大结局)

那位李士官长赶忙伸手。陈小姐你好,我是士杰以前长官,他们都叫我忠哥或阿忠都可以,忠诚的忠。我跟士杰很好,他退伍后我们还很常联络,出来打球或吃饭什么的。

忠哥,幸会幸会,也谢谢你多照顾我们士杰啊!小依翩然笑道。

好说好说。忠哥虽然口中在客套应答着,但从我看视讯的角度,他从进门起,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小依高高隆起的胸部。我也不怪他,小依的巨乳包里在紧身的白衬杉下,每个扣子像是被撑到快要爆开,要人眼光不注意也难。

那,士杰,你说忠哥是想要…?小依问道

嗯,忠哥说有打算作一些个人理财规画,他有买一些定存跟一些股票基金,但因为看你们公司日前有打广告在讲理财产品,他问我的意见,我说我表姐刚好在那里作事,就来问你啰!士杰笑笑

是啊,这方面我真的不懂,士杰既然提到,我就一起来请教陈小姐你了。忠哥也附和着。

叫我小依就好啦~小依甜甜的笑着,那画面配上她颈子以下那犯规的巨乳真叫人不性奋也难。嗯,可惜我没有在作个人理专耶!我是作外汇的。会购买外汇产品的都是企业,不太是个人喔~

啊,表姐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建议?士杰道,而他身后的忠哥明显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有啊,我帮你找我们公司的理专部门,我有几个好朋友在那里作,我找一个给你最好的建议!小依笑笑的说。

啊…好吧,那就麻烦表姐啰。士杰也笑笑着说。表姐要找漂亮一点的喔,我可是跟忠哥说xx金控都是像我表姐一样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喔!

你少不正经了你。小依嗔道作势要拍打士杰。好啦我一定找一个漂亮的女生,好吧?

要比陈小姐漂亮,我看,应该很难喔。忠哥忍不住说了那么一句,小依的俏脸上了一层红晕,三人有点尴尬了起来。

好啦,那,我们不打扰了,我们先走啰!那有什么好建议表姐你再打给我。士杰赶忙说道。他拉着忠哥,而忠哥还不时回头望着小依,似乎是要多留恋一点小依美好的身材。

小依坐了下来,继续打着电脑。又一会,手机又响起。小依直接把手机按扩音,两手继续用着电脑。

喂,老婆?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这应该是我近距离看到的那位阿嘉吧。想到上次画面,老二又硬了起来。

老公~你回家了吗?

还没,你呢?你不是要加班?阿嘉道

对呀,不过我快弄完了。待会要回去了。小依回答,手指依然敲着键盘。

这样啊。老婆,我前阵子跟你说我最近在去一个健身房,那边今天晚上有课程。我想我就直接去好了,运动完再回家。

喔,是那个…我国中同学…中汉那家?小依停下手指,声音明显不自在了起来。我不禁起疑,该不会又是旧情人吧???!!

对啊,我上礼拜有跟你讲,中汉我们也一两年没见了,他上上礼拜突然找上我,说要给我超级尊贵会员,我月缴只要一百五十元就能享受他们月缴两千五的福利。我当然要好好用啊!阿嘉说道。

啊…那今晚是也有活动吗?小依问道,声音依然怪怪的不大自然。

嗯,中汉说要带我作一个完整的重训套餐跟水池肌力重训。我想试试看。阿嘉说道。

喔…那,你几点回来?小依问道

中汉说大概会到九点半十点吧!阿嘉说道。

(编按:有关中汉的故事,请见〔我的大奶女友小依(7〕国中同学会)

好吧,那…晚点见啰!小依虽然似乎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话,还是俐落的道了晚安,阿嘉也回应后挂上。

挂了电话后,小依若有所思的停了下来,一会又再继续打着字。没多久,她似乎决定收工,把电脑关上,东西收一收,拎起包包,关上灯光,就出了门。

我这时也把监看她办公桌的视讯关了,开始看电视。大概半小时一小时后再来监看小依的家!

一看电视,就忘了时间,一晃眼一小时就过了。我想起时赶忙打开视讯,找着小依的芳踪。小依这时已换下白天的ol套装,我心下暗自怨悔着错过她换衣服的美好画面。小依穿上一件细肩连身小洋装,脱了袜子穿着拖鞋,

十分居家,而傲人胸部依然遮不住,隐约露出深不可测的乳沟事业线。

忽然间,门铃响起。小依皱了眉,似乎很疑惑是谁。她到了门口,打开门,惊呼出来。中汉!你怎么在这里!

从门口进来一个年轻男子,全身是肌肉,但不像先前那位muscle那么夸张,就是个阳光年轻男生,年纪和小依相近。他捧着一盒礼盒,在小依邀请下走进了家里。

你怎么来这里?我以为你跟我老公在你们健身房不是吗?小依边招呼中汉,边去倒了两杯水。

你老公还在勤奋的健身啊。我是因为我们最近有作一个纪念礼盒,里面是我们健身房合作的周边企业推出的一些,补给品和健身用具,像是水壸之类的。送一盒给你们。中汉笑着说

那怎么好意思!还劳驾你送来!小依赶忙道谢。

中汉笑笑,没什么,一点小意思。我刚好也是拜访客户,我们尊贵客户我都亲自送一盒。阿嘉兄也是尊贵客户,当然要来送啰。

哪有,是你对他太好,你让他免费呀!小依甜甜的笑着,中汉似乎看的有点痴了。你要不要喝什么?茶或什么?果汁?只给你喝水好像太寒酸!

我不用…不然,果汁好了,什么果汁都可以,谢谢。中汉先拒绝,又改变心意。

小依起身去厨房时,我发现一件怪事。中汉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我视讯看不出来,然后手在小依的那杯水上挥了一下。是我的错觉吗?

小依回来了,拿了一杯果汁给中汉。来来来,老同学,请喝。

谢谢你,小依。中汉深喝了一口,你也喝点水吧,还招呼我,太见外了。

哈哈!没有啦!小依俏美的笑道,拿起她那杯水,喝了一大口。中汉目不转睛的看着小依喝下大半,表情明显是放心了的样子。

此中必然有鬼!我有种又兴奋又期待的感觉。

中汉等小依喝完,就起身。那,小依,我先走啰,还要去拜访别的客户。中汉起来时,口袋似乎掉出什么东西在沙发上,但他和小依似乎都没发现。小依送他到门口出去。

方才的画面,有太多诡异的地方,我不禁开始想是怎么回事。这时小依则似乎就正常的在作居家的活动,收一收杯子,开个电视,收一下碗盘等。我也想说大概接下来不会有精彩的画面,直到她老公回来吧。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好像有点事发生了。我原本已经在上网闲晃了,每几分钟瞄一下视讯,但看到这画面我忍不住完全盯着我的电脑萤幕视讯画面~

只见小依坐在沙发上,一手一直挥着像是在搧风,一手开始把自己细肩带洋装的肩带连同胸罩肩带推滑落。她满面通红,呼吸急促。我看呆了,小依是怎么了?

唔,怎么突然那么热。小依自言自语道,她去打开了电扇,但似乎还是全身燥热。她拿起卫生纸不停擦汗。而我注意到她双腿呈很不自然的夹紧,似乎在忍着下体怎么样的感觉。

小依似是故作镇定,边开着电视边漫无目的的转台。我必需说这画面已经够香艳了,这位巨乳美女同事肩带落下露出裸肩,双颊发红着在看电视。这…这是在发情吗?

这时,门铃又响了。小依像是跳了起来,赶忙把肩带拉好,头发拨好,装作若无其事的去应门。

啊,你怎么又来了?小依声音传来。

不好意思,小依,我手表好像忘在你们沙发了。中汉的身影出现在镜头前。他到了沙发,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一支手表。

是喔,在我们家吗?小依问道

对啊,真是,超笨的。哈哈。中汉笑笑。他忽然转过来看着小依。小依你还好吗?怎么好像很热的样子?大冷天的还开电扇?

啊,没事…小依忸怩的说,就莫名其妙好像很热,没事…

怎么会呢?是感冒了吗?中汉不待说完,伸手摸了小依额头。好像也不烫啊?

中汉手一摸到小依额头,小依像是电到一样身子轻微抖动了一下。

哇,小依,你…你怎么好像很…敏感…?中汉试探性的说

没,没有…呼…小依手不停的搧着自己,肩带滑下,她伸手去拉起来,整个脸胀红而呼吸急促,而且程度似乎比方才更为严重。这不用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有问题了吧!

中汉的反应也很奇怪,不是说要送医院或什么的,倒是像是在打量什么的一直仔细看着小依的反应。小依,我看,如果你太热,不然去冲个澡好了?中汉提议

啊…好…不…没关系,我还好,小依脸红着说

不然,这样好了,中汉到小依身后,我学过一点推拿,我帮你推一下清凉穴,应该会好一些?中汉话还没说完,两手已经扶上小依的肩头,小依身子猛然一震。不…不用…没关系…

中汉开始揉着小依的肩膀,手都没有逾距,就一直在肩带外缘来回揉着。

小依,这样舒服一点没?中汉假好心的询问着。

唔…好像…小依已经开始有点恍神了。

中汉见她没有阻止,开始把手试探性的滑向她肩带,接着两手一推,小洋装肩带,胸罩肩带两边双双滑落,衣物上缘滑到乳房露出大半。中汉的手开始慢慢往下游移,直接开始按摩着小依的乳房上缘。

你…你别…小依似乎想要推开,却摊软半斜靠在中汉怀中。中汉扶着小依慢慢坐下,让小依背对他,斜躺在他怀中。中汉的手仍自试探性的在乳房上缘画着圈圈半按半揉着。

你…不要…乱摸…小依这时眼睛已经全闭起来,脸颊胀红,全身酥软,口中呢喃几不可辩。

中汉见时机成熟,把胸罩背扣一解,绷!胸罩弹开,中汉大手一拨,小依胸罩和衣服全被拉到腰间。小依硕大的巨乳毫无保留的赤裸裸的弹出来。中汉完全不浪费时间,两手一左一右,啪!大力抓住小依的乳房狠命揉了下去

你干嘛…啊!小依的声音忽然上扬了起来,反抗的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声音就变了。中汉开始用力揉,两手紧紧抓住根本抓不下的巨乳划圈方向揉着。小依不停发出呢喃声,根本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成份,反而完全是爽翻的声音

小依,这样有比较舒服吗?中汉贼贼的问着,手下老实不客气的抓着那两大奶球。

有…有…好舒服…嗯哼…小依骚浪的回应。她修长的美腿紧紧夹着又打开,似乎是下体在收缩着,上身无力任中汉大揉特揉,摊软在中汉的狼爪中。

我就跟你说,我很懂推拿的,你记得那次你来我们健身房,我也把你按的很舒服,对吧…中汉淫邪的笑着。

啊…啊…好舒服…小依呻吟着,完全闭目享受着中汉的服务。

小依,我看你腿一直夹一直夹,要不要也按一下啊?

啊…没事的…没…事的…啊…

应该不是没事吧…中汉伸手去把小依双腿拉开,手一摸,看起来小依内裤已经湿透了。中汉得意的拿湿透的指在小依面前晃着。喏,是怎么回事呀,小依同学…

啊…就。。就很湿,我也不知道怎么这样…小依双目半开半闭,双颊红透娇嗔,让人看了简直欲火快爆发!

中汉起身,让小依斜靠在沙发上,走到小依面前,慢慢的把小依的内裤整个脱掉。湿搭搭的…湿成这样,小依…中汉故意摇头啧啧嘲笑她。小依脸红着急促的呼吸,说不出话来。

中汉接着把整件连身裙往上脱了,让小依全身上一丝不挂。小依一手无力的垂在身旁,一手象征性的抚遮着根本遮不住的巨乳。中汉开始边解衣服边端详着小依美丽的胴体,只见小依下半身正兀自微微颤着,不时全身像是有

点痉孪的全身僵紧再放松,而两腿夹紧又张开,这时的小依已经顾不得是不是门户洞开被中汉看光光,似乎已经全然沈浸在全身发情的高潮中。

小依,你好像,好像,很想要喔?中汉故意装明知故问,轻轻戳戳小依的小穴,只见湿透的小穴立刻一缩,小依又全身一紧再放松。

我…好难受…中汉…小依嚅道。这时她已经一手抓着自己的大奶正自爱抚着,一手不顾形象伸揉着自己的小穴。

好难受吗?需要我怎么样帮你呢?中汉假好心的问道,像是等待送上门的猎物的狮子一般,只差口水没滴下来。

想…想放进去…小依轻声说道,两手仍自我揉弄个不停

想什么放进去?找按摩棒吗?中汉淫笑着。你们家有按摩棒吗?我可以帮你拿。

不…我们…没有…小依喘着道

那要什么放进去呢?好难想喔…中汉故意挑逗着小依。这时中汉也早已脱到一丝不挂,肉棒早硬挺挺的一跳一跳的。

想要…棒棒…小依像蚊子声音般答道

小依,这样不行喔,我听不到呢。中汉淫笑着

想要…想要你用肉棒…插进来…拜托嘛…中汉…小依娇声求着,边喘着气

啊,想要用肉棒插你吗,可是你有老公耶,这样好吗?小依同学。中汉故意问

想…想要…小依喘着。一下下…一下下就好…阿嘉…他不会…发现…

真的吗?好的,没问题。中汉后退了几步。那,小依同学…想要棒棒,要先帮棒棒服务啊。中汉挺着他的坚硬的腹肌,肉棒早硬到翘到不行。他坐在客厅茶几的边缘,胜利者姿态等着小依的下一步。

接下来显然也不需要解释。小依虚脱的起身,中汉叫住她。等等,想要肉棒的要跟发情的小母狗一样,狗爬式过来才对呀。

小依喘着气照作,狗爬式趴在地上开始前进,到了中汉前面,她跪趴着,张开口开始吸吮着中汉的硬屌。

唔…唔…好棒…中汉倒吸一口气,满足的享用小依的口交。我从视讯的角度看,根本跟a片完全没有差别,小依裸体美巨乳垂下,随着她每一吸一吐的动作微微晃着。小依的樱桃小口不停吸着,双颊用力的吸到整个口包覆

着中汉的硬屌,中汉一边摸着小依的秀发和脸颊。

好舒服…唔唔唔…看来你平常被阿嘉训练的很好。对吧,小依?

唔…唔唔唔…小依嘴巴被肉棒塞满,只能认份的继续吸。

啊!…停停停…呼…中汉赶忙抽出肉棒,差点射出来。很好,太棒了,小依,来…

中汉扶起小依让小依背对他趴扶在沙发,并双腿张开呈倒v字形。只见小依丰满的美臀仍轻微的摇着,像是发情的母狗一样。

你喔,还没干进去你的小骚穴就又湿又在那里收缩…中汉调笑着轻拍打小依的美臀。想不想要啊?

想…想…好想要…小依完全配合的应声,胸腰压低,美臀显的更翘更高。好想要…

想要什么?中汉轻拍着小依的美臀肉

想要…想要你干进来…干我…。小依呻吟道

中汉把肉棒对着小依湿润的小穴,滋!整根肉棒一下就滑进去,直接插到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没想到平日气质甜美的小依发情起来整个淫声浪语比av女优还骚淫,我在萤幕前都快hold不住要喷精了。

中汉抓着小依的臀肉不停抽插,每一下都干到底,而每干到底小依垂下的大奶就会剧烈的晃着。

中汉把小依一手往后拉,小依另一手勉力撑着沙发,中汉拉住小依的一手当施力,让小依晃动的大奶更一览无遗。

小依…中汉喘着气道,终于干到你了,我好想干你好久了…

啊…中汉…啊啊啊…小依喘着气浪叫,好爽,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中汉两手一伸,环抱住小依的木瓜般大奶,不停抽送着,嘴亲吻着小依的裸背,两手不停抓揉着那不停从指尖溢出的巨乳嫩肉,而肉体交合啪啪作响回绕在客厅里。

你喜欢这样吗?小依…中汉边吻着小依的背边问,天啊,连你背亲起来都好舒服…

你把人家…把人家干的好舒服…小依娇声道。这时中汉抽插速度已经放慢,肉棒每一下深情的进出,小依酥软的享受着。

中汉停了下来,坐在沙发上,让小依坐起来正面对着他。小依双颊泛红,眼神凌乱,嘴角含笑,从镜头前看起来,简直就是甜美女神。小依甜甜笑着,两手搂着中汉的脖子,中汉一边忙着调整肉棒,让两人以面对面坐姿交合

着。

小依主动吻上中汉,只见小依闭着双眼,舌尖湿吻着中汉,中汉边回应小依的热吻,两手也不闲着,毫无顾忌的抓住小依压在自己胸前的大奶球,不停的揉着。

唔…嗯…小依吻着中汉,中汉又揉又抓着小依的大奶,也开始用腰力开始抽插。两个人边湿吻着边交ᕘ着。中汉不刻意快速,只是让小依的小穴包覆着他的肉棒,自己随意的前后左右顶着,一边享受着小依的热吻以及享用

小依那凶猛大爆奶的触感。

小依,嗯嗯…中汉边吻着边赞叹,你这样好骚,又好美…嗯唔…

不等他说完,小依捧着中汉的脸又主动的热吻起来,下体和中汉交合着。小依上下扭腰,巨乳毫无抵抗的滑过中汉的手,任其玩弄揉压。中汉手不停忙着,腰也一直不规则的顶着,和小依的身影交织在一起。我在萤幕前看了

简直快要中风。

中汉大概决定再展开一波攻势,开始加速。当中汉开始抽插时小依似是快感开始快速堆积,无暇再热吻,享受每一下从下体小穴传来的快感。

啊!啊~啊…好,好舒服…小依浪叫着。

中汉斜躺了在沙发扶手,变成小依以女上男下的骑乘位。小依也毫不被动,只见她的上半裸身细腰不停的扭着,口里不停的浪叫。啊!对…啊!啊!啊!顶。。顶到…啊!啊…

中汉一边躺着享受小依这巨乳纤腰骑乘位的攻势,手也不客气的往上抓那两个沈甸甸如水球般的裸巨乳。中汉又抓又揉又伸手指逗弄着小依乳头,只见小依淫荡的又前后摇又浪叫,完全把理智抛在一边。

中汉…啊,你…好爽…啊…好。。好爽…

小依…中汉一手仍自揉着她的大奶,一手故意伸到小依嘴边。只见小依淫乱的吸吮着中汉的手指,自己用手揉着自己另一边的乳房,形成一个淫乱至极的画面!

小依…中汉喘着气,你好骚,我好爱你喔…

哪有,都是你…小依浪叫着,都是你害人家变那么淫荡…

你明明就很淫荡…中汉腰部用力一顶,小依浪叫了出来。

啊!你…不要…啊!啊!啊!。。你好坏…啊!原来中汉不停的用他的腹肌卯足力让肉棒往上顶,每顶一下小依坐在中汉肉棒上完全没有支撑,只能认命的抵抗着每一下肉棒直顶花心的快感。那个画面实在太震憾,小依骑

乘位一边一手扶着中汉的腹部,一手淫乱的自己揉着自己的g罩杯豪乳,淫乱的扭腰,而中汉每一下攻击突刺小依就会浪叫一声,头发散落,实在是淫荡指数破表啊!这真的是白天甜美的外汇部美女人妻陈芝依吗?我快要晕

倒了。

中汉停了下来,把小依扶倒躺在沙发上,自己跪在沙发上,把小依的长腿架在肩上,肉棒用力一送。小依应声叫了出来。

啊!你…啊!啊!啊!顶到了顶到了顶到了顶到了…啊啊啊啊啊…

这招爽不爽啊?小依?中汉把小依下半身抬起稍为离开沙发,每一下肉棒像打椿机一样不停插到最深

啊!!啊啊啊啊…要死掉了…要被干死掉了…

爽不爽?小依?爽不爽?中汉粗暴的揉着小依的大奶,腰部大力的抽送,这时他已经是全速冲刺了,完全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似是要把眼前这个发情的淫乱大奶妹干到升天。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要死掉了要死掉了…

那画面,小依真的像是快被干翻了,大奶子晃到看了都快晕了!

我快不行了…小依…我要射了…中汉喘着气冲刺着。

啊啊啊…射给我…射进来…。啊啊啊啊…

可以吗?小依…中汉勉力问着,可以射进去吗?

啊啊啊…给我…射进来…射的满满的…啊啊啊…

求我啊…中汉已经胀红了脸要作最后冲刺了。他把小依的腿放下,让小依双腿勾在他背后,两手用力抓着小依的大奶到变形,每一下用力抽插。

求你…啊啊啊…干死我…通通射进来…啊啊啊…小依浪叫着。

中汉边用全力抽插,边往前俯身亲吻小依。小依原本两手反抓着沙发抵着每一下被干的快感,这时热情的回吻着,只见她的纤纤玉手围着中汉的头,舌头不停吻着,还不停发出淫声,中汉则一边全力抽插一边拥吻着眼前这个

小骚货。

中汉把头抬起来,两手抓着小依的大奶作支撑。小依双手乱抓着中汉的前臂,任他用力抓着自己的大乳房,不停的抽插,愈插愈快。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小依的浪叫已经到连音了,整个人已经完全在高潮绝顶升天了。

中汉持续用力抓压着小依的白嫩大奶球,直到最后关头,中汉手一放,改抓小依的细腰,几乎是要把小依的腰抓断似的,下半身全力抽插啪啪啪啪的作响。小依的大奶晃到最激烈几乎是快速的乳波,配合着小依淫浪的淫叫声

,我再也受不了,不停打手枪的肉棒彻底释放。萤幕上,中汉也终于到最后一刻,他用力一桶,低吼一声,下半身用力的送,插,挺进,再挺进,每一下都把每一波浓浓的热精灌进小依的小穴中。

伴着小依惊呼,中汉用力的射出最后一滴精液,终于虚脱的倒在小依的身上,满足的微笑着看着她。

小依喘气逐渐变慢,双颊依然潮红。她张开眼,一双妙目看着中汉。

小依…中汉轻抚着小依凌乱的头发,终于,终于跟你合为一体了,刚真是太棒了…对吧?中汉轻吻着小依的脸颊。

小依不答,只是继续调整呼吸。中汉再度吻着小依。不过小依似乎没再热情的回吻,中汉也吻了一会就停了下来。

气氛似乎有异,小依大概是恢复理智了,她试图坐了起来,但中汉的肉棒还在她小穴里。小依脸红,半推着中汉,喂…她娇声,我要起来啦,你那根。。要抽出来吧?

不,让我在你里面享受你的温度…中汉抱着她不放。而且小依,你的身材真的是极品,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会让人光看就想狠狠干你,你皮肤白,眼睛大,腰细,腿又细又长,重点是奶又美又白嫩又大,实在让人受不了

。唔…想到这里,我又硬了起来…

不会吧?!又硬起来?小依吓了一跳。中汉把肉棒抽出来,,果然虽然没有硬到最硬,但已经是勃起翘起的状况。

你也未免太快了吧!小依惊呼。这时,她意识到自己下体开始汨汨的流出精液,她尖叫一声,赶忙跳起来,跑到餐桌拿了卫生纸抵住下体,每流出来一些就擦掉。

讨厌,你会不会射太多啦…小依嗔道,不停擦拭着下体。她那又生气又虚脱的表情实在太可爱,搭配她这时一丝不挂的大奶细腰,实在是无法形容的绝对极品啊!

我想中汉也跟我有一样感觉,他的肉棒已经完全一柱擎天了。他站起来,走到小依身边。

你干嘛?小依防备的问。中汉把小依手上卫生纸丢地上,吻上小依,一手又摸上她的大奶。都是你,你害我又硬了…

喂…你。。小依话未说完,中汉猛力让小依转过身,扶着餐桌,肉棒从背后直接插入。

喂…啊!啊!啊…你怎么…啊!啊!啊!啊!…只见小依被干的再度淫声大作,两个裸大奶一直无防备的晃着。小依双眉紧邹,双目紧目,用力抵着中汉每一下插入的肉棒攻势。

小依,你这种极品大奶妹,真的让人想一干再干…中汉伸手抓着她的大奶,嘴唇咸湿的亲吻她的耳垂。

你…啊啊啊啊啊…好坏…啊啊啊…都射了一次还想再干…啊啊啊…

可是因为你被干的很爽啊…中汉这时已经两手抓上小依的大奶了,每一下紧密的接合抽插着。

这时,门铃响起!

小依和中汉两人吓了一大跳,中汉停下抽插的动作,小依顾不得中汉肉棒还在里面,赶忙走向门口,从对讲机小萤幕往外看,露出大惊的表情。

啊,士杰,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小依惊呼

表姐,我跟忠哥在附近喝酒,原本要回去突然想到你们住附近,想说来跟你跟姐夫打个招呼,顺便上去借个厕所,泡个茶解个酒。会不会太冒昧?

你们…怎么不先打电话…啊!最后一下小依又再度淫叫一声,赶忙用手摀住嘴,原来中汉恶作剧的用肉棒再顶了一下。

我们想说很近就直接来了…表姐你还好吧?怎么了?士杰关心的声音传来。

我没事,没事…啊!没事…小依瞪了中汉一眼,你等一下,我正在。。我正在洗澡,你们等五分钟,五分钟我帮你开门,你们先在一楼等一下…

好…士杰的声音还没完,小依赶忙挂上对讲机,中汉这时大概兴奋指数破表了,立刻开始抓住小依的腰全力抽干!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啊啊啊…好坏…啊啊啊啊…

干,小依,你真的超淫荡,被干也淫荡,连讲话都淫荡…中汉持续啪啪啪啪的抽插着。

我哪有…啊啊啊啊啊啊…小依继续浪叫着,你…你快点结束…啊啊啊…我要…让他们上来…

我好想一直干,一直干啊…中汉喘着气,两手不规则的揉着小依的大奶球,唔唔…好啦…我这次就早点射了…唔唔…啊!嘶…

中汉抓着小依的大奶,腰部用力挺送,再度抽搐着射精了。

小依待他射完,赶忙抽身,弯腰把衣服扔给他,快速的催中汉快离开。中汉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看的出连射两发快虚脱了。

我可以再找你吗?小依美女。。中汉凌乱的穿上衣服,留恋的问道

想都别想,我有空跟你讲清楚,今天这简直是乱来…不准说出去,知道吗?!我再跟你讲清楚…小依边说着边把中汉推出门,用力把门关上。

关上门后,小依赶忙收拾残局,把地上连身裙,胸罩,内裤全都捡起来,卫生纸都捡起来丢垃圾桶,冲进房间。小依到房间才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这时忽然听到声音,门打开来。

我的天啊!我在萤幕前面看,会不会太刺激?比电影还夸张耶!

小依慌乱的四顾左右,随手抓了一件白色毛巾式浴衣,把自己围上。问题是那浴衣是半截的,有点短,只到稍为遮住小依的下体的长度,而且也没有扣子,小依要一手用力抓住才不会春光外现。但这时士杰跟忠哥已经进来了

你们…你们怎么进来的?太快了吧…小依走出来,一阵慌乱的招呼他们坐。

我们刚在一楼,有个男的匆匆忙忙跑出来,我们就上来了,上来门又没锁,想说就…表姐你不用招呼,我去借厕所就好。士杰自己走到厕所。

忠哥从坐到沙发上第一刻,就一双眼死盯着小依的胸前。小依被他盯的不太自在,起身道,你们是想喝茶吗?我去泡。。

好,杨太太,谢谢你…忠哥看了小依下半身摆明没穿,吞了吞口水道。

小依走到厨房,意识到自己现在全身只有一这条浴巾了,她一手遮拉着,一手泡着茶。把茶包放进热水后,把茶杯放在小碟子上,一手端着一手拉着衣服走出来。

忠哥的眼神从没有离开过小依的胸前,而小依小心翼翼的走到忠哥前面,把茶杯放下。

这时精彩画面出现了。弯腰时因为杯子不易平衡,小依只得另一只手也过去扶,但就这样五秒钟,等于是是她对着忠哥弯腰,胸前两粒垂下的巨乳几乎大半露出来。忠哥眼睛瞪大像是快掉出来一样。那画面刚好视讯看的很清

楚,循着忠哥的视线,很显然小依是上半身没内衣,下半身没内裤,全身只披着一条毛巾。

忠哥呼吸开始急促了,他像是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伸手去抓,但自制力快要到极限一样。小依这时脸也迅速胀红,不知道是不是发情未退,她动作开始不自然起来。

杨太太,你好漂亮…忠哥莫名其妙绷出这句话

小依脸更红了,只得顾左右而言他。忠哥,你酒味好重,你们刚是喝很多吗?

没有很多…杨太太,为什么你招待客人的时候…会不穿衣服,只披毛巾,让你的ㄋㄟ ㄋㄟ见客呢?忠哥直接明讲了。

哇靠,果然是军人本色,忠哥超有种!

小依脸整个红到不行,我。。我没有…

你的确没有,没有穿内衣吧…忠哥一屁股坐到小依旁边,脸凑到小依的胸部前面,眼睛只距离小依露出一半的乳房内缘不到十公分。

我。。有…没有…我是说…是有还是没有呢?杨太太。忠哥抬头看看小依,小依粉脸胀红,眼神涣散,身体微微扭着,根本不像是抗拒,反倒是像用肢体语言在勾引他。忠哥真的卯起来了,一手把浴衣拨开一半,露出小依大半个胴体!

啊!你。。你干嘛…小依轻呼

忠哥瞪大眼睛,像是从没看过这么大的乳房。杨太太…你的奶…好大…

讨厌…小依已经脸红到脖子了,但身体微微颤抖着,似是在克制发情。

忠哥不知是否看出来了,也或是完全是军人不怕死的精神,他另一手一挥,小依的浴巾全部滑落,忠哥一手一边,两手直接罩在小依的大奶上。

啊!不可以…这样…唔唔…小依惊呼完声音迅速变小,最后忠哥吻上小依,小依作势挣扎着,但根本不像是认真挣扎。

忠哥两手开始大揉特揉。杨太太…忠哥亲一亲又舔一舔小依的脸,边满口醉意的淫笑,你的奶好大好好揉…

忠哥…你酒气好重…啊!啊啊…嗯…啊…小依立刻开始低声呻吟,而忠哥除了恣意揉着她的大奶外也开始轻轻揉着她的奶头。只见小依全身开始娇扭,下半身不自主的扭动,双腿又放松又弯起。

你喜欢人家这样揉你ㄋㄟ ㄋㄟ头吗?杨太太…忠哥在小依耳边低语着。

唔…唔唔…小依看来是再度进入一波发情期,一手压着忠哥的手来揉自己的奶,一手开始摸自己的下体,全身娇扭着,她白嫩的胴体与忠哥黑胖的身躯一对比,更显的小依绝品身材。

表姐…士杰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站在小依前面吃惊的看着忠哥享用小依的巨乳,我才去上个厕所,你们怎么变成这样…

啊…士杰…不要看…小依浪叫道,身体仍不住娇扭着。士杰大概理智断裂了吧,立刻坐到小依旁边,也伸手来揉小依的乳房。

表姐…我。。老实说,我一直都想摸你的大奶…士杰小声的说

士杰…不可以…啊啊啊…小依娇喘着

这根本就是比方才小依和中汉大战更刺激的画面:小依全身光溜溜的,两个大奶子分别让一左一右的两个男人大揉特揉,而小依发情到什么都不管,两手不知所措。而且有一个还是小依表弟!这会不会太扯!

忠哥军人本色再度发挥,他果断起身,把裤子一拉,掏出肉棒,就塞到小依嘴里。小依也认份的开始帮他口交。士杰这时则占住了两边乳房,把头埋进去,又吸又揉的。

杨太太…你很会吹喇叭嘛…忠哥扶着小依的头,醉醺醺的说

唔…唔…小依认真的口交着。

士杰又吸又玩的,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表姐…你的奶。。怎么可以那么大,那么软,又那么白啊?唔…又把头埋进去开始吸了。

士杰,头走开…忠哥把士杰头一推,把肉棒抽出来,塞到小依的乳房之间。杨太太,用奶帮我夹…

唔…小依认命的两手用乳房夹住忠哥的肉棒,因为胸部太大,整根肉棒埋进去。忠哥满意的前后抽插,享受小依奶肉的包覆。

士杰没有奶可以摸,开始全身上下其手,他轻抚着小依的长腿,又伸舌去轻触小依的脸。表姐…不能怪我乱来,我们一来你就没穿衣服在发情,我们两个男人哪受的了啊…

我哪有…发情…小依已经完全在不知所云了,只见两个人摸遍她全身,特别轮流进攻她的大奶。

哇靠,看来杨太太,今天我是要提枪上阵了。忠哥退后一步,准备要直捣花心。

这时,小依手机响了!

三个人像是电到一样停下来,小依赶忙推开两人接起来。喂?…你快到了?好…好…待会见。。拜拜!

挂上电话,小依也像是恢复理智。我老公要回来了。你们两个现在给我离开!她努力板起脸来。

说实在的,看着她的大奶还在微微晃着,底下小穴还若隐若现的流出白白的液体,她板起脸根本没有威严。反而让我又想要再打一枪了。但两人似是被老公这词吓到,赶忙穿好衣服起身准备离去。

士杰在门口时回了头。表姐…他想说什么

快走,快走~小依催促着。你什么也别肖想,别作梦!快走快走…

士杰和忠哥这样讪讪的离开了,小依如释重负的倒坐在沙发上。她没休息太久,赶忙起身去换衣服。我这时已经打了第二枪,心满意足的关了视讯。不知道小依被内射了两泡,精液慢慢流出来的画面会不会被阿嘉发现呢?

常偷看小依,其实对我的工作很不好。

我接下来又是每天一两枪,对象当然都是我的女神小依。于是每天去工作都很萎靡。

约两周过去,妮妮再度找我出差。这次这个客户,是国内知名电子业的c董。妮妮兴奋的说,c董决定下一个testorder,小规模买进我们产品,而他的小规模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大单一张了!

只是很奇怪的,c董决定的签约地点是在林森北路一个叫龙挥酒店的地方。感觉有点怪,但反正我陪着妮妮,c董这种国内知名的大企业家,三不五时会有新闻的那种人,应该不至于作什么吧?

当晚九点钟,我和妮妮依约到了龙挥酒店。一进去,一个服务生带我们进了豪华包厢,里面有c董,另两个中年人,以及三个小姐。

啊,你们来啦。c董挥挥手。来,我来介绍,这是我们产品经理丁经理,这是我的副总,方副。

c董好,方副好,丁经理好。妮妮甜美的问好。我是xx金控的陈心妮,这位是我的partner鲁诚之。

好,很好,来,喝酒!c董大手一挥,身旁小姐递上我和妮妮各一杯小酒杯。还没拿近就闻到重重的酒味,铁定是个凶猛的烈酒。

我敬他们,一口干了。妮妮则是优雅的沾沾嘴唇,就放了桌上。

陈专员,我们c董赏酒,你连喝都不喝,会不会太不给面子啦?丁经理忽然发难。

妮妮吓了一跳,啊,丁经理,不好意思,我平常不太喝酒的…

喂,你搞清楚啊,我们xx电子是什么规模,今天下你们单是给你面子,你连酒一口也不喝?丁经理咄咄逼人。

眼见情势立刻变僵,我赶快跳出来。各位长官,这是男生的工作。来,我帮心妮喝。

不用!你谁啊,闪一边!丁经理作势生气。陈专员,一句话,喝不喝?

我…妮妮吓到了,看着c董,没想到这位平常在电视上看起来和蔼可亲的c董,居然默不作声,只一边自顾自饮酒,冷眼旁观。

妮妮鼓起勇气,好,我喝!她拿起酒杯,只喝了一口,酒气太重,一口呛到,手一滑,酒杯掉到地上,碎了。

煞那间,没人讲话,只有背景音乐小声的持续。我知道,惨了。

那位vp方副总手一挥,三个小姐赶忙去清理碎杯子。方副总看她清理完,一句话,都出去!三个小姐立刻快步出了包厢。

方副总回头,陈专员,你是存心跟我们c董过不去吗?

各位长官,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是手滑,绝对不是…

你他妈还狡辩!你他妈对c董摔杯子,你找死吗!丁经理喝斥。

妮妮似乎快哭出来了,各位长官,请原谅我,我是小女生,什么都不懂…

小女生个屁!你今天这样一来就摆态,不喝酒,没大没小,还摔杯子,这样我们xx电子还跟你签他妈合约?签了你们不就永远把我们当棒槌!丁经理说

对不起,丁经理,请千万不要砍单,拜托拜托,我作什么都可以,我给你跪…妮妮索性跪下,我在一旁不知是拉她还是一起跟着跪,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跪屁!丁经理大怒,你他妈…好,作什么都可以是吧?这样吧!丁经理走到跪着的妮妮前面。你帮我吹出来,我就当没发生过!

什么?…吹?妮妮一头雾水,但我已有不详预感。

干你装在室喔!丁经理前进一步,明显裤档里勃起,碰到妮妮的头顶。给我吹,让我出来,我就当没事!

老丁!c董开口了,妮妮和我想说他应该看不下去要出来圆场了。我们感激的看着他。丁经理回头,是!董事长!

不料c董下一句话让我们心一沈。搞屁啊,只有你?三个都要!

是!丁经理恭敬的回答,一回头就奸笑。陈专员,你从c董开始服务,再来是方副,再来是我。吹到射出来为止,吞下去,再吹下一个。三个都出来,单子就是你们的了。不然就带着你的烂单子回家吧!

妮妮杏眼圆瞪,像是挣扎犹豫着要不要为了自己的前途,作这最终极的犠牲…

我站在一旁,感觉该作什么。长官们,拜托,放过心妮,我,我可以作更多更over的事…..

你他妈死gay炮闭嘴!谁想被你吹啊!丁经理恶狠狠的说

我,我是说…

我看你是gay,能帮男人吹就不放过吧?丁经理口出秽言,真难想像这是xx电子的水准!

没关系,小鲁…妮妮下定决心,谢谢你。我来。

c董哈哈大笑。这样就对了!

妮妮缓缓的走到c董跟前,跪下来,把他拉链拉开,掏出已经勃起的硬肉棒,开始吸。

唔,还不错嘛,陈专员…c董满意的说。

我在一旁干尬至极,只见妮妮顺从的帮c董口交。我实在不忍卒睹,别过头去。

喂那个。。那个gay是吧?撇过头去干嘛?耍态吗?丁经理根本没事找碴,干!

我…我也不能得罪他,只得默默的转回头。

c董一边享受妮妮的口技,一边开口了。那个,找个人帮他吹。这里有个很优的,…cindy对吧!叫cindy来,转抬一节,把这小子吹出来!

是!丁经理立刻出去,在包厢里还可听到他在外面对服务生大呼小叫。

约莫几分钟,只见c董眉头一皱,身子一僵,似乎是射了。妮妮把头慢慢退出,似是含了一嘴精液。

吞下去。那位形象和蔼的c董厉声道。

妮妮听话的用力一吞,似乎很难吞,她随手抓了桌上一杯茶润了口,就前进准备开始帮方副总口交。

这时,包厢门一开,丁经理走进来,身后进来一个美熟女,年约三十几。

我必需说,虽然在当下很不开心,但那位美熟女让人眼睛一亮。她皮肤好,五官美艳,重点是胸部也超大,至少有f罩杯吧。她有种恬淡的气质,化上酒店的浓妆,完全是av女优三十几歳轻熟女系的极品啊!

c董,好久不见啊。这位美女轻轻笑着点头。她穿一件半透明镂空亮片连身长裙,开叉到腰间露出美腿。镂空可见乳房形装,巨乳轮廓清晰可见。妮妮绝对是美女,但论气质,胸型,完全被她比下去。

(有关cindy故事,请见〔巨乳总裁夫人卉宜(六)酒国名花〕)

cindy,你正在别的包厢啊?c董问

是啊,不过c董说要转抬,我马上来呀。一节而已,没问题。cindy甜甜的笑着。

这时妮妮已经在帮方副总口交了,c董催促着cindy到我这边。cindy听话的过来了,我整个人手脚冒汗,因为从没有那么极品的美女对我这么近走过来。

这位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cindy甜笑着

我。。我叫小鲁…我口吃的答着。

眼角的余光我瞟到妮妮似乎在瞪我,但我现在真的…心跳加快,手脚无力。cindy扶我坐在沙发边,她跪着,樱桃小嘴仍带着浅浅的微笑,含起一个冰块,把我裤档解开。我挺立的肉棒已经弹出来了。cindy笑笑的揉揉它,

它被一揉胀的更痛了。

cindy含着冰块,含起我的小弟弟。我不禁啊~的叫出来。妮妮瞪了我一眼,我眼角看到她似乎已经在喝水,正准备要帮丁经理吹。我无暇顾及这个,因为我的肉棒正经历强大的考验-又柔又冰又酥床又爽,而我一低头会看到

cindy甜美的脸蛋,和隐约看到她的巨乳…看到她的大奶我肉棒更硬了。先前看小依春宫那么多次,但这次是实际有个超巨乳美女在…在帮我口交啊!

cindy脸上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她扶我的手去摸她的胸部。我根本失去力气,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在下半身,而我手摸到了一个软软圆圆的触感。这…这奶的触感,比先前妮妮的乳房,还要大,还要软,还要舒服啊!

cindy手引导我,不只是外缘,她把一边肩带解下,左边乳房几乎全露出,带我的手整个覆盖上她的大奶。我摸到她的裸乳那瞬间,我就知道我完了,再也hold不住了,肉棒在她灵活的舌尖下再也抵抗不了。我闷哼一声,腰一

紧,噗滋噗滋的就全部射进她的小嘴里了。

我边射,cindy还边吸着,让我肉棒更一阵酥麻,全身更缺氧。直到我射完,cindy退出我的肉棒,仍是浅浅笑着,拿了一张卫生纸,吐出了我的精液在卫生纸上。

哈哈哈,看来不是gay嘛?!c董奸笑着。干,好废,大概三分钟不到吧?江经理嘲笑着。

你们别笑他了。我觉得他挺可爱的。cindy这时已经喝了茶清理了口,笑着替我反击。她优雅的走了过来,轻扶着我的脸,深深的亲了一口。你很棒,要好好照顾你的partner。她在我耳边悄声说。

刹那间,我觉得我好废,好逊,好像完全被看穿一样,我的肉体诚实的不甩我的意志力,我心仪的女孩在一旁我救不了她,连帮我吹出来的酒国名花,都一眼看穿我。

我虚脱的靠在沙发边,只见江经理在备文件,c董在签约。妮妮一脸冷艳,不笑的她看起来比平常更冰冷。c董签完字,她皮笑肉不笑的道谢了。接着走过来,粗鲁的拉起我。走了啦!烂软在这里,丢男人的脸!

哈哈!小子你被笑啰!在江经理的嘲笑声中,我仓惶的离开包厢。

一路出了酒店,我试着想讲话,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妮妮板着一张俏脸一言不发。

我终于打破沈默。妮妮,无论你在生什么气,都是我不好。不要生气…我知道,他们这群人很烂,很糟。忘了他们,我们回去找老板,我挺你,你需要什么我都挺你。

妮妮白了我一眼,不答腔。

这样一直持续到她上了我的车,还是一言不发,看着外面。开到一半,我发现她在小声的啜泣。我慌了,开始好声歹声的安慰她,但她一点也不理我,只自轻声的轻泣着。

终于到了她家门口。妮妮拎着背包,头也不回的走出去。我赶忙下车,冲上去。

妮妮,不要这样,你要骂我什么都好,求求你,跟我讲一句话,一句话也好…我哀求着。

妮妮转过来,俏脸杏眼瞪着我。我想起无数夜里我对着波多野结衣的无码片打枪的夜晚,心里想的都是她-陈心妮这张美丽的脸。

妮妮用力一挥,打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在夜里格外大声。

我抚着我被打的脸,对不起,是我错了。打的好,你再打我吧~~~~我认真的说。

妮妮看着我。小鲁,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那cindy,很美,很正,你很喜欢她?

我…我不知道要说什么,答是也不对,答不是…我明明就三分钟就射啦?要怎么解释?

妮妮眼角流下泪来。你在cindy的嘴巴里…那个,你脸上的表情…我永远不会忘记。小鲁,你……

妮妮停住不语,头一别,一言不发的走了。我摸摸被甩了巴掌的脸,默默的走回车上。到了车门发现,我钥匙没拿起来,而车子自动锁上了。还发动着的引擎的车子,就这样停在

妮妮的家门口,跟我现在心情一样,不知如何是好。------后记

1. 要在刚射精完立刻射,对年轻有在练身体来说,其实不是作不到的,只是会很虚很累而已。所以故事情节不算太夸张。

2. 故事里,得罪产业界大老然后以口交作赎罪换业绩,其类似故事,的确有流传在台湾某金控圈子里。

这圈子,是很黑暗的啊~

  • 本文来自: YesJAV.com,欢迎转载, 请保留出处!
  • 相关标签:人妻熟女  
  • 相关内容: